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18部分

留在家里啊!她的儿子~她有三年没有见过他了…
“妈。”严澈淡淡的叫了一声。他这一声尽管冷淡,可是苏橙整颗心都暖了起来。
“澈儿,你想吃什么?妈咪做给你吃?红烧鱼,你最喜欢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苏橙已经围上围裙准备进厨房了。尽管,她知道她的厨艺不精,但是,她还是很想为儿子做一顿好吃的。
“妈。”严澈叫住了苏橙。其实,妈并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吃红烧鱼,他以前在餐桌上抢红烧鱼,只是因为:当当喜欢。他喜欢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当当喜欢。
苏橙转过头,一脸困惑的看着他。他似乎有心事。
“当当在家吗?”严澈问。
苏橙轻声的叹了口气,她的儿子似乎很喜欢当当,那么,她该怎么办?他不可以喜欢当当的啊!因为当当是…
Chapter068
苏橙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如果澈儿真的喜欢当当,那么该怎么办才好?当当她…当当她…想到当当的身份,她就忍不住哀伤起来。黯淡的眼眸中已经隐隐泛着泪光了。
“妈,你怎么了?”严澈注意到苏橙的异样,开口问道,语气颇为关心。
苏橙摇了摇头,平定了下情绪,这才问道:“你找当当吗?昨天你不是送她回学校了?怎么了?你和她闹别扭了?”
严澈沉着眸着并没有说话,苏橙以为他是默认了,又继续说道:“当当她是忘了你了,但是,她总是会想起你来的,你不要急,慢慢来,千万别逼她。”
“妈,当当她为什么会流严?她怎么会怀孕的?”严澈在心中挣扎了很久,终于将他心里的疑问问出口。可是,他这话一出口,显然,苏橙比他更吃惊。
“你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瞪大了眼睛,身体摇摇晃晃的,严澈忙扶住她。“当当她什么时候怀过孕?”澈儿为什么会这么问?当当怎么可能怀过孕?当当一直乖巧,澈儿刚去美国的前两年,可能心情比较抑郁,但也不至于积当她忘了澈儿之后,她又变回原来那个活泼开朗的当当,怎么会?
“澈儿,你别胡说,当当怎么可能怀孕!三年来,她都没有跟哪个男生走的比较近过,和她最好的也是那个叫雪雪的女孩。澈儿,你听谁胡说的?这传出去,当当在学校里还怎么抬头做人啊…”苏橙又焦又躁,到底是谁在造当当的谣?
严澈仔细观察了下苏橙的反应,看起来不像是装的,也就是说,当当怀过孕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知情。这么说,这件事情,当当刻意隐瞒了。为什么?为什么要隐瞒?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三年前的那个男孩又是谁?
“妈,您说的对,当当不可能怀孕的。我现在要去找她,我先走了。”严澈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苏橙跟出门口,看到他钻进车里扬长而去,她的心有些隐隐作痛”他是她的亲生儿子,可是,她却不能认他。
仔细想了想,澈儿问的事情确实有些蹊跷,当当怀过孕?这怎么可能?三年来,当当一直住校,学校里也没什么新闻传到家里。大一的上学期,她也是住校,可是,她每个星期都回家一次,她看起来和平常没有区别,这中间怎么会出了怀孕这事?但是…如果没有风,又怎么会起浪呢?如果没有谁在嚼舌根,澈儿又怎么会这么问?
苏橙倚在门框边再三思索了几分钟,进屋拿了包包就出门去了。她还是决定去正翰的公司问问正翰,当当跟她爸爸特别亲,也许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也不一定。
严澈很是气恼,轿车飞快的开在马路上,偶尔与其它车擦身而过,依然可以听到司机谩骂的声音,“赶着去投胎啊,开这么快!”
严澈依然我行我素开的飞快,他有不好的预感,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找不到当当,他的当当究竟是去了哪里?突然,放在驾驶座中间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公司的内线电话。
他火大的接起了电话,吼道:“张秘书,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
电话那头,张秘书皱了皱眉,将话筒往耳边移远点,总裁的声音真是所谓的震耳欲聋。她盯着那边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男人,又将话筒拿到耳边:“总裁,安氏集团的安总找您,说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和您谈。”她特地在“很重要的事”五个字上加了重音。
严澈听到安总两个字,紧急的刹了车,对着话筒又是一吼:“你说谁?”
电话那头,张秘书简直想哭了,总裁真是在残害她美丽的耳朵啊!她迟早有一天会变成听障患者。“总裁,是安氏集团的安泉安总经理找您。”说完,她已经很自觉的把话筒拿开耳朵一米之远的地方。
那边严澈没有继续吼话,而是一把摔了电话,脚踩油门,车轮又跟抹了油似的转的飞快。安泉,没想到你直接找上门来了。
嘭!公室的门是被人一脚踢开的,而敢踢总裁办公室门的人,除了严澈,目前恐怕没有第二个人。
严澈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张秘书赶紧迎了上去,“总裁。”
严澈盯着坐在沙发椅上悠闲喝茶的男人,声音很冷,“张秘书,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
“是。”张秘书盯着自家总裁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她看出来了,她们年纪轻轻,英俊多金的总裁和安氏集团的安总经理有深仇大恨口她再看了眼悠闲喝茶的安总经理,他一脸淡定的样子,完全不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了。他忍不住替他担心着。
“张秘书,还不滚出去!”严澈朝她吼道,这个女人,她还站在这里干吗?他还没怪她怎么把狗放进来,她现在还有胆子盯着安泉不放?
“是,是,是。”张秘书赶紧退了出去,当然出门的时候没忘了把门关上。安总经理,您还是自求多福吧。她们年轻英俊的总裁,发起火来,脾气是相当的火爆。
严澈慢慢的移动着脚步,那边悠闲喝茶的男人连头都没抬一下。他也是不疾不徐的朝他靠近,直到他在安泉面前落了座,安泉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喝喝看,我泡的茶一定有不一样的味道。”安泉倒了一杯茶摆在严澈面前。他要进这个办公室,没人拦的住他。而这茶几上茶具、纯净水、电热水壶一应俱全,他自然是不客气的泡起茶来。
严澈没有碰摆在他面前的那杯茶,身体懒懒的往沙发后面一靠,这才语气淡漠的问道:“你来做什么?”他强压着看到安泉时心中的怒火,以及胃里恶心翻搅的感觉。他靠在沙发背上,眼神藐视的盯着安泉。
安泉淡然一笑,对于他的不善态度,他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他并不期望他会对他热情欢迎,其实,他现在愿意看他一眼,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来看看老朋友,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安泉举起茶杯,轻泯了一口。然后,视线一直放在严澈身上,他还是那哥懒散玩世不恭的样子,他就喜欢他这种态度,似乎什么事都成足在胸,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所以,破坏他的好事,让他失意,让他崩溃,是安泉现在最想看到。他想看看,当他的公司变成了安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当他最喜欢的女人变成他安泉的女人,他还会这么无所谓,这么骄傲吗?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哭着求他,哭着对他说,他错了!他不应该叫他滚,更不该藐视他对他的爱!是啊!安泉发现,他到现在还是那么喜欢面前的男人。
他依然顶着一张让万千少女为之疯狂的脸,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气质,他就像个王子一样,在女生心目中,也许是个白马王子,可是,在他安泉心里,他只是个搪瓷王子。是的,他要摧毁他,把他捏碎,让他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他!
他不自觉的扬起嘴角,而这肆虐的笑容映入严澈的眼里,却是相当的刺眼。“我记得我们早在6年前就已经不是朋友了。”他无情的说出了事实。
安泉眼睛一亮,笑的好不开心:“原来,你记得这么清楚。”
看着他的笑容,严澈觉得他又想吐了。他举起面前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随后才想起来,这杯茶是安泉泡的,也是安泉递给他的,他开始对着茶几旁的垃圾桶猛吐了起来。“呕~”胃里翻搅的难受…
“看来,你很不欢迎我。”安泉盯着他漂亮的眉眼,视线在他脸上游走,似乎在描绘着他眉眼的每一根线条。他太美,比女人还美,可柔,可刚,这就是面前那个男人的魅力。
“我这里只欢迎人,从来不欢迎狗。”严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残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滚吧!”
“你!”安泉被他激怒了。他说他是狗,还叫他滚!这是第二次,他毫不客气的叫他滚,他记住了!
安泉慢慢站了起来,整了整身上的西装,这才慢悠悠的移动着脚步。临到门口的时候,他扶着门把,盯着严澈盛怒的脸,道:“你不想知道水当当的下落?”
严澈闻言,立刻失控,像一只愤怒的狮子一样朝安泉扑了过去。“你!是你抓了她?你到底想干什么?”该死的!他竟然忘了安泉这个卑鄙小人。他居然抓了他的当当!该死的!
安泉低头,轻舔了一下严澈揪着他衣领的拳头。“呕~”下一秒,严澈已经放手干呕了起来。他发现,严澈和水当当,他们兄妹两人还真是不可思议的相像,两个人明明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对他的反应,却走出奇的一致。他只不过轻轻的吻了一下水当当的脸颊,她就抱着肚子,蹲在地上拼命的呕吐。
原来,对这对兄妹来说,他安泉真是有够恶心的,他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你想找她,那就跟我来吧。”安泉说完,开了门走了出去…
正文Chapter069
“你想找她,那就跟我来吧。”安泉说完,开了门走了出去。严澈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走到大楼底层的停车场,安泉非常绅士的开了他那辆劳斯莱斯的车门,“请上车。”
严澈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不情不愿的钻进车里。只不过,他自己开了后座的车门,并没有坐安泉为他制定的位置——驾驶座旁侧的座位。
安泉的车开的不是很快,错!是相当慢,对于严澈来说,这样的速度简直是龟速。“开快点儿。”他不耐烦的吼了一声。
安泉看着后视镜里他烦躁不安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果然,那个女孩才是他的弱点。“不急,水当当现在应该正玩得开心。”
他这话,潜台词太重,而且容易让人想歪。严澈就想歪了。“你到底把她怎么了?你要是敢伤害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不、不、不,我怎么会伤害她呢?我正打算追求她,我知道你是她的哥哥,怎么样,对我这个妹婿还满意吧?”安泉一边说话,一边观察严澈的反应,果真,他面色铁青,漂亮的脸已经有些狰狞,但是,他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严澈彻底被他惹恼了,他不顾安泉正在开车,拳头握紧,毫无征兆的冲安泉那张恶心的脸挥去,正中安泉的脸颊。
安泉吃了痛,摇头晃脑了几下,那车也在马路上打滑,险些撞到马路上的车辆。安泉眼冒金星,脚上紧急踩了刹车,吱……车停稳了。
安泉气恼的转过头,“你不要命了?”他厚道。可随即,严澈的拳头又挥了过来,这回他已经有所准备,头一歪,严澈的拳头打偏了。
“她不是我妹妹,她是我的女人!你休想打她的注意!”严澈吼道。盛怒的他已经完全失了理智,他忘了他就在车里,而安泉正在开车。
“是吗?可是,我听说她已经不记得你了,当你是陌生人一样。”安泉出言挑衅,简直是继续挑战严澈的耐力。严澈果真是年轻气盛,又加上对水当当过分在乎,所以,安泉的三言两语,便挑的他完全试了理智。
他一脚踢开车车门,迅速的钻了出来。拉开安泉驾驶座的门,揪着安泉的领子,把他从驾驶座里拖了出来。下一秒拳头已经挥了过去。
安泉,严澈两个人都是跆拳道黑带高手,这要打起来怕是一时半会儿都不会分出胜负。两人在马路上你来我往,你打我躲,或者干脆不躲,打得不亦乐乎。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了。
安泉气喘吁吁,在严澈挥了他一个拳头之后,他喊了卡。“听,你是想把警察引过来么?你还想不想见水当当了?”安泉毕竟是长了严澈两岁,考虑事情难免会多想一些层面。围观看戏的人越来越多,已经堵塞了交通,怕是再下去,便会把警察惹来。
严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他挂了彩,安泉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冷冷瞪了安泉一眼,率先钻进车里。
车子启动,只是这回,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安泉强忍着眼角的痛楚,勉强睁眼看后视镜里严澈的表情,那美丽的脸上挂了不少彩,但是他依然一脸骄傲,神情淡漠,就好像刚刚抓狂的人不是他。
安泉感叹,这就是严澈,他可以一会儿抓狂的像个疯子,会儿又高雅的像个王子。他让她为之疯狂。
严澈倚在车窗上,看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他的心里烦躁不已。他无法想象他的当当现在怎么样了,因为安泉的行事作风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而现在,他能做的,就是配合,就是坐在车里等。如果,安泉伤害了当当,那么,他要他家破人亡!
……
水当当睁眼的时候,发现她躺在一张大床上,房间漆黑一片。她摸索着下了床,慢慢的挪动着脚步,黑暗中,她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处比较光亮的一片……窗户?她朝那窗户靠近,果真摸到了窗帘一样的东西,她用力一拉,阳光马上钻进了屋里,耀了她的眼。
一刹那的刺眼让她不适应,挣扎了好久才勉强睁开眼,由于阳光的侵入,房间整个明亮了起来,她这才看清这间房间的摆设,这个房间,陌生的让她惊慌。
她到底在哪里?记忆开始倒带,她记得她和雪雪出了医院的门,门口刚好停了一辆车,车里钻出几个黑衣黑裤带着墨镜意思黑社会的人,一下子把她和雪雪拉进车里。她开始拼命的尖叫,知道后颈吃了一记闷痛,她就失去了意识了。醒来的时候,就是现在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到底睡了多久?这里又是哪里?是谁把她绑来的?雪雪呢?雪雪在哪里?她试图去开房间的门,可是,房门被锁死了。她望向窗外,远远地望过去蔚蓝一片,她是在海边?
她开始拼命的捶打着房门,“喂!有人在吗?开门,快点儿开门!”水当当绝对不是图案若、只会哭哭啼啼的女生,她用力的捶打这房门,打到手都痛了,房门之外还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她往后退了几步,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抬腿,踢!木质的房门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巍然不动。她有些气恼,搬起房间内的椅子,用力的朝房门砸去,然后,人往后闪了几米远。那椅子撞到房门,反弹了一下,巨响加闷响过后,椅子坏掉了,那房门还是一点儿被破坏的迹象都没有。
水当当颓然的坐在地毯上,感叹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连个门都坚固的跟铜墙铁壁一样?似乎一声刹车声想起,她惊喜的跑到窗边,窗下的院子里果真停了一辆银色的轿车。然后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水当当瞪大了眼。
把她绑架到这里来是严澈的于兴节目么?
……
车一停,严澈便迫不及待的下了车,身影迅速的冲进海边别墅里。别墅内,五个黑衣保镖占城一排,见到随后进来的安泉,非常整齐的想安泉鞠了一躬:“安总。”
安泉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下去去了。五个报表齐刷刷的朝外面走去,然后像几尊大佛一样,负手站在门口。安泉脱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然后,姿势懒散的坐在沙发上。
他身上的某些部位还隐隐有些痛,都是拜严澈所赐。所以,他见到沙发,便迫不及待的靠了上去。
“人呢?她在哪里?”严澈等着他那双漂亮如星辰的眼睛,盯着安泉,他的拳头又不自觉的握紧了。瞧着安泉的姿态,他似乎已经忘了,他是带他来找水当当的。
这时候,楼上传来死命的敲门声,伴随着水当当的嘶吼:“喂!严澈,你给我开门!喂!开门”嘭!嘭!嘭!水当当拼命的捶着门,这声音听得严澈心都疼了。他往楼上冲了上去,找到了那件拼命作响的房门。
“当当,退后。”他说,声音严肃不容拒绝。
水当当反射性的往后面退了几步,只听一声巨响,她一惊,往后弹跳了一下,那门应声倒地。水当当瞪大眼,这门也是看人做们的?为什么她踢得时候就倒不了,严澈一踢就倒了?
她瞪着严澈,非常生气,他绑到海边来是要干嘛?现在这处英雄救美,然后,再来个海边度假?很好玩吗?
“雪雪呢?”来不及发脾气,严澈已经冲了进来,将她抱紧怀里。她搞不清楚状况了……“喂!唔……”才开口,便被他攫住了红唇。
他用力、努力的吻着她,她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以后,他一定要时时刻刻在她身边,绝不能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水当当用力的推他,她已经受不了他的吻了,每次都吻得急,吻得特别饥渴,会让她以为他几百年没接过吻,可是,他们不久前才刚刚圈圈叉叉过。
“严澈!”当他终于放开她,她有些懊恼的看着他。他们明明才认识两天!两天而已啊!他可不可以不要每次吻她都吻得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当然。她,不是他的谁!
严澈拉着水当当下楼,水当当这才看清安泉的脸,陌生而又熟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她有想不起来他是谁。安泉勾唇,看着手牵手的两个人,他心里抽疼了一下。他该恨自己不是女人,还是该怨严澈为什么偏偏是个男人。
安泉嘴角的笑意刺了水当当的眼,她觉得这个笑容特别恶心。她恍然大悟,她想起来了,一个月前,她站在马路边上,不小心发了个呆,然后,这个男人走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记,她当时就恶心的吐了,就算那时候她发现那个男人其实长得很帅,很好看,但是,她依然觉得被陌生人那样亲,真的很恶心。
一个月前,安泉得到消息,严澈不久就要回国。所以,他心情好,刚好看到水当当,就忍不住逗了他一下。她的反应时直接蹲在地上,呕吐,这倒是让他觉得新鲜。但凡被他亲过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被他的魅力折服,像水当当那样,蹲在地上死命呕吐的女人,还真是第一个。
安泉当时并没有想到,水当当忘了严澈,同时也忘了他。他只是一味她厌恶他,如此而已。
“喂!是你这个变态!是你把我绑来的?”水当当指着安泉的鼻子,骂他。她想,她误会严澈了。
水当当的反应让安泉明白了,她忘了他,忘了一年前,他们见过面,他还跟她说了几句让她终身难忘的话,不过,现在看来,她已经全都忘了。
“小澈,难得来一趟,不如,留下来吃顿饭?”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只是严澈的眉眼,他叫他小澈,他记得,几年前,他一直是这么叫他的。
严澈嘴角抽搐了几下,心中早已经燃起来熊熊的怒火,既然安泉要和他斗,那么他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他会让安氏集团在安泉的手里,画上句话的。
他没有说话,拉着水当当就要往大门外走去,但是水当当哪里愿意就这么被他拖着走,她抓着沙发的靠背,不肯走。“等下,我还不知道雪雪在哪里啊!”如果雪雪还在这里,那她怎么可以扔下她一个人走掉?
“留下来吃完饭,我就把她放了。”安泉,擅长抓住别人的弱点,然后加以利用。现在,他知道严澈不想留下,也得留下了。
……
吃饭就吃饭,她水当当怕他不成!现在,围着饭桌而坐的三人,面色各异,各怀心事。
安泉往严澈的碗里夹了块红烧排骨,轻声问:“怎么?饭菜不合你的口味?”
严澈的嘴角一阵抽搐,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从刚刚被他牵著手,到现在他都没有放手的水当当被他捏疼了。脸上一丝痛苦闪过,严澈有所察觉,立刻松了手。
水当当的受获得自由了,立马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也许那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男人不饿,但是她是真的饿啊!桌上的菜有红烧排骨,糖醋鱼,青椒炒肉丝,水煮菠菜……总之,非常的和她的胃口。
但是她不能一个人享受独食,于是,就算嘴里还咬着一根肉丝,她还是看着安泉问道:“那个……怎么称呼?”
安泉没看她,他的视线一直放在严澈身上,直接吐了两个字出来:“安泉。”
安全?水当当瞪眼,这个名字…真的一点也不适合他,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安全。她已经见识过了,其实,他是个变态。现在,他一直盯着严澈那张妖孽的脸看,分明就是更加的变态。等一下,她忽然狐疑的望向严澈,他们两个人不是有一腿吧?
严澈瞪了水当当一眼,表示:你那是什么眼神。水当当赶紧转回头,冲向安泉问道:“安全,你好,请问一下,你现在可以把雪雪放了吗?”她的视线砰往楼上瞄去,竖起耳朵,希望能够听到楼上有什么砰砰啪啪的声音,类似砸门的声音。但是,她失望了,楼上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不在这里,她早就被送回去了。”安泉凉凉的道。
水当当喷饭,她上当了?可恶!她突然间放下筷子,“我吃饱了,我要走了。”说完,人已经站了起来。
严澈从一开始就冷眼与安全(此处貌似应该为安泉)对视,并没有碰过桌上的一筷一碗,这会当当要走了,他更是求之不得,抬手间,已然握住了当当的手。
水当当朝他点了点头,表示他还算讲义气,与她共进退。所以,她反而主动牵着他走了。
“三年前,水当当流产,是颜亦寒送她去医院的。”安泉抬头,貌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
而这一句,立刻留住了严澈的身影,更让水当当火冒三丈的冲了回来。“我流产?我怎么会流产,你胡说八道什么?”
严澈沉着脸,那个三年前的男孩就是颜亦寒吗?颜亦寒,石油大亨颜之默的孙子,现在在美国哈佛大学的商学院留学。严澈毕业的时候,颜亦寒刚入学。
他有些心痛的问:“那个孩子,是他的吗?”
流产?孩子?根本就没有的事!“颜亦寒只是我高中的同学,你说的流产,孩子的事,根本就没有。”在水当当的记忆里,孩子的确不存在。只要是让她心痛的记忆,都不复存在。
水当当的否认直接让严澈读成狡辩了,他几近疯狂的摇晃着水当当的身体:“我再问一遍,那个孩子是他的吗?”他脸上狰狞,声大如雷,一向胆子不小的水当当竟然被他吓到了,眼角泛着泪光。
她挣开了严澈,拉开门跑了出去,严澈后脚便跟了上去。严澈的追逐让水当当更加害怕,她盲目的往前跑,直到脚下传来湿意,她才惊觉,她跑进海里了?海水淹到她的脚踝了,她心里更慌了,因为,她怕水。
“当当…”严澈的声音传来。
水当当抬头,看到离她不远处的严澈,她慌张无措了起来:“你不要过来。”泪水已经滑落她的脸颊了…她这是牵头挡道的,后有追兵。她真后悔,刚刚跑的时候没注意,忘记了她是在海边。
严澈想起了苏橙的话,“当当她忘了你了,你不要逼她,她总会想起你的。”而现在,他好像真的在逼她了。
“当当乖,快回来。”他轻声轻语的哄着她,他不想逼她,看见当当脸上的泪水,他的心都痛了。他错了,他不该失了理智,不该冲她吼,不该那么凶的对她。
水当当倒是想回去啊,只是,严澈刚刚的表现完全像另一个人一样,他看她的眼神简直就好像她和她有深仇大恨一样,她不敢回去,她怕他生气起来会…会打她!对,何止是打她,她怀疑他会吃了她。
可是现在,海浪一点一点的打在她的小腿上,她的身体有些颤抖了,她真的怕水。学校里的游泳课她都不敢去上,因为,她怕水。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怕水,可是,只要是看到一堆的水将她包围,她就很害怕。
严澈看出水当当的异样,慢慢的移动脚步想要朝她靠近,但是水当当的观察力特别敏锐,她看见他朝她走近,忙何止(应该是喝止)他:“你别过来,你,啊~”一声惊叫,水当当的身体便倒在了海水里。一阵强浪袭来,她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严澈的视线里了。
原来,这会正是涨潮时分,夕阳照在翻滚的海浪上,海面上一片橙红…
“当当~”
男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通过海浪传向远方,在海面上久久的回响…
Chapter70
“当当~~~”
严澈飞身扑进海水里,海水肆意翻滚,几个浪头打得他差点失了平衡,他在海里面拼命的游,拼命地喊叫着。终于,让他看到不远处的一抹白色漂浮的身影。他朝身影游过去,将那抹白色的身影紧紧地抱在怀里。
“当当,你醒醒。”将水当当放在岸边,严澈轻轻的拍打着她的面颊,嘴里面不断地叫喊着她的名字。“当当,你醒醒…”
水当当闭着眼睛,脸色已经被海水浸泡的发白,任严澈如何叫唤,水当当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当当,你千万不要有事。当当,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全部。如果失去你,我该怎么办?
他按压着水当当的胸腹,海水从水当当的嘴里慢慢地的流出来,他给她做人工呼吸,一下又一下,可是水当当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当当~”他抬头喊了一声,泪水已经将他的视线模糊了。
“小澈,送医院。”
严澈抬头,诧异地看着将车开到海边的安泉,可是他没心思多想,抱着水当当迅速地钻进车里,车子引擎发动,开始在马路上拼搏,与时间作斗争。
当当……看着怀里脸上苍白的水当当,严澈的心很痛,很痛……他恨自己,他不该逼她的……就算那个孩子是那个颜亦寒的的又怎么样?他爱当当,就算去美国的三年她背叛了他又怎么样,他爱她啊!
当当……你醒过来,醒过来,看看我,我是恶魔,你曾经挂在嘴边的恶魔。就算你现在并不记得我了,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只要你现在在我身边,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我是你的恶魔的……
当当……你快醒过来,以后,我绝对不会带你去海边了,不,不,不,只要是有水的地方,我都不会带你去。当当,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当当,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当当……我爱你……我爱你……
安泉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泪流满面的严澈,他的心抽疼,抽疼的。这是第一次,他看到严澈哭。以前,练跆拳道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会因为鼻青脸肿而哭泣过,甚至连他都承受不了那个苦,可是,严澈没有,他没有哭,他只是拼命的练习,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他们两个人是同时获得的跆拳道黑带的荣誉,只是因为年龄的关系,两个人的级别有差,但是,安泉知道,严澈的水平就对不会比他低。他们有正面交锋过,总是在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之后,分不出胜负。
安全的视线又放回马路上,他不能看,他再看他的心就会很痛,很痛。他恨,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他是男人,他也是男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恋情,本就不被世俗所承认,更何况,严澈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水当当!安泉握紧了方向盘。他真的很不得她死,但是,也不是现在。如果,他就冷眼旁观,看着水当当死去,那么心痛万分的严澈,会不会殉情?他知道,他会!所以,他必须救水当当!
安泉将车开得飞快,现在,他和严澈都不希望水当当死,只是两个人的动机不一样。
严澈抚着水当当的脸颊,轻吻着她的额头,喃喃低语:“当当,你不要离开我……不要……”
……
医院,急救室。
严澈和安泉就坐在急救室的门外,焦急地等待着,严澈低着头,安泉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但是他知道,他现在一定接近着崩溃的边缘,只要里面一传出噩耗,他马上就会崩溃!
这样的严澈,莫名的让他心疼,他靠近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他,如果可以,他真想把他狠狠的抱紧怀里。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伸出手,轻抚着她的后背,然后,小声的安慰他,小澈,你放心,水当当一定不会有事的。
但是,她的手还没来得及碰上严澈的后背,一道充满威严的男性嗓音如五雷轰顶一般改了过来,他反射性的收回手。
“严澈,是你是怎么照顾当当的?你口口声声要我把她交给你,那现在呢,你才回来三天,当当就已经生死未卜了,你是想要她死,你是想报复她不记得你了嘛?”水正翰像只发怒的公狮一样,一把揪起了严澈的衣领,让他直视他。
严澈,双目暗淡无光,脸色憔悴,看的苏橙的心都痛了。当当出事了,澈儿肯定是哔他们还担心的。她拉着水正翰的手臂没声音带着哭腔:“老公,你别激动,一声现在还在抢救,当当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水正翰转头,怒视着苏橙:“瞧瞧你儿子干的好事,一通电话,就是告诉我们当当你谁了。当当一起拿就溺过水,所以,她很怕水。”他说完,又转向严澈,“你说,你怎么会让她再次溺水呢?你是怎么照顾她的?你这样还想让我把她交给你?”
水正翰一气之下,太瘦扇了严澈一记响亮的耳光。啪!巴掌声在医院的走廊里回响……严澈一动不动的,双目无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一样,水正翰打了一巴掌还是不解气,抬手想要再打一巴掌,却被苏橙拉住了手腕。
“瞧瞧你的好儿子,他是怎么对我女儿的!”他以为他信誓旦旦的说当当是他的,那么他就相信他一定会替他好好照顾当当的,可是,现在,他把他的当当照顾到急救室里去了。
听着水正翰的话,苏橙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了,她的儿子,他的女儿,难道澈儿不是他的儿子嘛?难道当当就是他的女儿吗?澈儿……你怎么可以这么喜欢当当……不可以的……你们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苏橙默默的留着眼泪,她心痛,头痛……水正翰的话在她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回响,他的儿子爱上了她的妹妹,乱了,一切都乱了……
突然,一阵眩晕的感觉袭来,苏橙两眼一黑,在听见一声焦急的“老婆”之后,她便失去意识了。
滴滴滴
病床旁边的生命机发出断断续续的滴叫声,病床上,一个女孩带着呼吸器,苍白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血色,可是,双目紧闭,似乎睡的很沉,似乎永远都醒不过来。
“当当”病床边上,一个面色憔悴的男人手握着女孩的手掌,薄唇轻轻的摩擦着女孩子的手臂,浅吻这女孩的手心,喃喃低语:“当当,你快醒过来吧,你都睡了三天了,你醒来看看我,不要再睡了,再睡就成猪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混着生命机的滴滴声,显得特别的模糊不清。他眼眶发红,神情憔悴,眼神黯淡,只盯着女孩沉默的睡颜。他好怕,怕当当就这样一睡不醒。
“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现在短暂的失去意识,至于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只能看女孩自己的造化了。”一声的话不断的在男人的脑海里徘徊……他的当当会变成植物人吗?不,不会的!她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他笑,对他生气,对他说不认识他。
“当当,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吧?你会醒过来的,是吧?”他浅吻这她的手心,在她的手心青青的用舌尖够累出最美妙的文字:“当当,我爱你!”她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全部,他绝对不能失去她!
病房的门轻轻的开启,水正翰扶着苏橙走了进来,看到严澈的时候,水正翰一脸的嫌恶。“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我女儿我自己会看,不用你照顾。你滚!”水正翰大声的吼道。
“老公……“苏橙扯了扯他的衣角。“你不要这样,澈儿她……”儿子憔悴的脸庞让苏橙看着心都疼了,三天来,他不吃不喝的守在当当的病床前,他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怎么吃得消啊?
“澈儿,你先回去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吧。”苏橙走到严澈身边,小声的劝着他。严澈盯着水当当的脸,还是一动不动的。似乎水正翰的声音和苏橙的声音他都没听见。
“你还坐着干什么?没听见你妈的话么?你是想当当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你死在这里么?”
“老公……”水正翰的口不择言让苏橙哀怨的瞪了他一眼。
严澈的身体微怔了一下,水正翰的话,他听明白了。原来,爸爸的心还是向着他的……“妈,我回家,当当醒过来的时候,打家里电话。”他站了起来,开了门,最后敲了一眼沉睡的水当当,然后依依不舍的关上门。
他知道,三天的不吃不喝,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吃不消了。爸爸的话中话他明白,他要等当当醒过来,所以,他绝对不能倒下!
……
夜幕降临,医院里面一片安静,走廊上几乎没有行人过往,搅基的脚步声这时候出现,显得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