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21部分

套进去了,傻乎乎的问道。
李良笑,笑的如沐春风,“我想请你当我的女朋友。”御笔,林雪雪已经一拳挥了过去。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你想老牛吃嫩草吃到姐姐头上,没门!”她青春年华,19岁的少女,怎么可能去当一个29岁的老男人的女朋友,除非,她的神经抽了!
林雪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开始追着李良在食堂里猛打,她的小拳头落在李良身上只是给他挠痒痒而已,他一点也不觉得疼,不过,他很享受这种,你追我跑的乐趣。所以,非常配合林雪雪的追逐。
“幼稚!”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在已经没有其他同学的食堂里飘荡,显得特别的清洗,声音,来自门口,来自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不别人,正是严澈,严大总裁。
一身亚曼尼的西装穿在他标准一家子的身上,显得特别的有型,他高达的身躯从门口慢慢的往门内移动,他的目标永远只是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瞪着大眼睛盯着他的水当当。
“当当,想我吗?”
是谁嫌弃李良幼稚的,水当当翻了个白眼,会说这话的他,明显更幼稚,唉唉~~
想爱与被痛Chapter075
“当当,想我吗?”
说话间,严澈已经大大咧咧的做到水当当的身边。大掌伸至水当当脑后,毫不客气的揽过水当当的脑袋,薄唇覆上。
“唔……”又是一个火辣辣的深吻。
那边追逐的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林雪雪红着脸看着面前上演的一出限制级的戏码,好吧,还不算限制级,可是,这在校园的食堂里发生,那也算是禁止级的吧?
“唔……”水当当捶打着严澈的胸腹,他!他!他!他又饥渴了!
“当当,走吧。”严澈终于吃够了她口中的甜蜜,放开她的红唇,起身,拉过她的小手。
“去哪?”她睁大眼睛,问道。
“去公司,我四点还有一个会议要开。”他也是看报表到一半的时候,想她了,随手拿起放在抽屉里的她的课表瞄了瞄,惊喜的发现,她下午没课。
于是,他趁着离开会还有一段时间的空隙,马上驱车来接她了。
“你要开会,那我去干嘛?”他去开会,她去打杂,给他们泡茶吗?
“你可以到我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小睡一下,等开完会我带你去吃饭。”
他都计划好了,他希望随时都能看到他的当当。
“何必麻烦呢?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吃饭。大总裁你忙就不要来找我这个小人物了,免得耽误你的时间。”水当当明明就说的很中肯,可是出口的语气为什么就是那么酸呢?
“当当,你是想要自己走,还是希望我抱你出去?”他沉下脸,语带威胁。他的当当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但是,只有面对他的时候,她受威胁。
“哼!”水当当冷哼一声,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着他移动脚步,小嘴还不忘嘀咕:“小人!”
严澈拉着水当当走出食堂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他似乎想起了一件不重要的事情,他没有转身,只淡淡出口:“李特助,你似乎是本总裁的特助,我想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严澈的意思,李良马上明白了,连他都和水当当一个鼻孔出气,轻声的骂着他:“小人!”他的一丝很浅显,就是身为总裁特助,总裁开会,特助怎么可能不在一旁伺候着。
“雪雪,一起去?”他征求林雪雪的意见,可手上的动作却先一步牵起了林雪雪的手。林雪雪本是犹豫,但是看到当当去了,她也就不在扭捏,任李大叔牵着她,跟着严澈他们,后脚出了食堂的门。
驱车回奥美国际亚洲区总部大楼的时候,李良气恼至极,他本来是拉着林雪雪坐他的宝马的,可是,林雪雪偏要作严澈的保时捷,于是他没撤,只得空车回公司。他多想和林雪雪多相处一会儿,哪怕在车里斗斗嘴,这个短暂的车途也不会孤单。
奥美国际亚洲区总部大楼一共有27层,而严澈,他的办公室绝对是位于最高层,最豪华的顶楼。顶楼奢华的让普通百姓为之惊叹。
林雪雪就是普通百姓,所以,当她踏出27楼电梯的时候,她以为她走错地方了,而这个认识,让她完全从严澈神速飚车的惊吓中抽离了出来,这顶楼给她的惊吓更大!
如果不是严澈带她们上来,而是别人告诉他,这边是办公室,她死都不会相信的!出了电梯,便进入了一个宽敞的大厅,吊顶上大大的吊灯垂下来好几条的玻璃挂珠像个大大的风铃一般,天花板上镶着最昂贵的实木,还雕刻着盘龙的花纹,使得整个天花板气派非凡。
吊灯的纯白色光芒照耀下来,显然是要成为某人的笑柄。“雪儿,你这样走路会不会摔着?要不要大叔扶你?”李良看着林雪雪每走一步都踮着脚尖,心里真是又心疼又好笑,她这样走不累吗?
雪儿?林雪雪皱眉,这有事什么烂陈虎?谁给他胆子让他这么叫她了?她抬眸瞪李良,却因为看到他在灯光下耀眼的五官以及那灿烂的笑容,她承认,她闪了眼了。
“啊~”脚下一个踉跄,再次重心不稳。显然,李良的话应验了。这回,又给了他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只是巧合永远都只是巧合,很难会有第二次,所以,这回,林雪雪只是“单纯”的扑进李良的怀里,让李良抱了个满怀。
李良趁机抱着她紧紧不放。
“啊!臭大叔,你放手。”林雪雪在他怀里挣扎,她想着当当和严澈都在,她和大叔这样暧昧的姿势,实在是太失风雅了。
可是,她转头,惊愕了,宽阔豪华的大厅里哪里还有水当当和严澈的身影,整个空旷的大厅里,回荡的都是她和李良的声音。
“不放,等一下放。”李良啊!李良!你还真是抱上瘾了,软软的香香的小身子,比他过去抱过的所有女人手感都要来的好,他真的舍不得放手了。
“臭大叔,你再不放手我打你了!”
“你打吧,我又不是没被你打过,连踢偶被你踢过了,还怕你打不成。”
“……”林雪雪直接没话说。
水当当是被严澈硬拖走的,她承认,刚出电梯的时候,顶楼的豪华布置,让她以为严澈又带她会酒店了。但是,当他拉着她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看清了里面标准办公室的摆设之后,她相信,这间60平米宽敞的房间,真的是他的办公室。
当然,严澈不是带她来参观他的办公室的,他迫不及待的把她拉来,最终的目的地还是办公室后面的那间更加豪华的休息室,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水当当抛到里面的那张大床上了。
“呀~严澈,你不是要开会吗?”当严澈真的把水当当抛到那张大床上的时候,水当当受惊不小。忙爬起来往床脚挪去,她很好心的提醒他:他四点还有一个会议要开。
严澈头也没抬,并没有看墙上的电子钟,却说出了一个非常准备的时间:“3点50分,还早。”说完,薄唇贴在水当当的耳后轻轻的舔吻了几下。然后一路往下,顺着水当当的颈子来到她的锁骨处,单手就揭开了水当当胸前衬衣的口子,那温热的唇下一秒便覆上水当当胸前的浑圆,一点一点的舔吻着……
“恩……恩……”他这样赤裸裸的挑逗,已经租让水当当起身体反应了。水当当的红唇中缓缓溢出了甜甜的吟语……她不由得弓起了身子……
可是,就在这时候,严澈的身体离开了水当当的身躯,寒意瞬间袭来,她不解的瞪大眼,他不想要了吗?他不是很饥渴吗?
严澈勾唇,笑的万般邪魅:“当当,我去开会,待在这里,别乱跑。”他眼神中的调笑真的很明显。
水当当拉过被子,将她整个人,包括脸和手脚都埋进了被窝里,脸涨得通红,她不多说,只轻轻的发出一声:“哦。”
想,她知道,她真的很想他……想了三年多,快思念了,想的连心都碎了一次……
……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水当当发现自己又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睁眼,轻轻的叹了口气,翻身下了床。拉开挡光的窗帘,夕阳的橙光一下子照了进来,照的她的面颊通红。
她记得她睡着之前,窗帘并没有拉上,这么说,她睡着的时候,严澈回来过,那他为什么不叫醒她呢?
她开了休息室的门,高跟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丁点是声音,办公室里面还是没有严澈的身影,她想,他应该是有事情没有忙完,于是,她开始参观起他的办公室来。
他的办公室很宽敞,办公桌也很大,占了房间的一部分面积,但是,最占面积的还是办公桌前的那套沙发和茶几,她们几乎将整间办公室的一半面积包揽了。
沙发豪华,茶几高档,一件普通的办公室都编的奢华高调了起来,但是,这这间办公室绝不普通,因为,使用这件办公室的人,他--太不普通。
水当当坐在严澈的办公椅上,他的办公桌上有两台电脑,一台惠普一体机,一台索尼笔记本。而最吸引水当当眼球的不是超薄的笔记本,而是,笔记本旁边的那个相框,相框里面,男孩和女孩手牵着手,男孩盯着女孩,女孩盯着摄像头笑得好不开心。
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原来,从那个时候起,严澈的眼神就一直放在她的身上了,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她盯着那个相框,红了眼睛。
咔~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水当当惊慌失措的将相框放回原处,她抬头,本市充满希翼的脸庞,在看到来人后,瞬间平淡无光了起来。
要说她失望,倒是轻的,只是苦了进门来的张欣慧,她是奉了总裁的命令才来办公室找资料的,可是,没想到,她竟然在总裁的办公室碰到美女,她思考了几分钟,终于想到一个词来形容了。“美女大盗,对就是美女大盗!”
张秘书心里想着,嘴里也不自觉地说出口。
“我不是小偷啊!”水当当赶紧解释。这个小小的插曲,让张秘书无所适从。总裁办公室里惊现小妹妹,而小妹妹形迹可疑,难道,现在最新的商业间谍都是长的比较年轻漂亮的?
“既然你不是小偷,那你是?”张秘书皱眉。
“我……”她该说她是什么身份呢?严澈急欲包养的情妇,还是严澈的女朋友……这两个身份好像都不妥,似乎还有一个身份说得过去。“我是他妹妹。”她很肯定的朝张欣慧点了点头。这点头,似乎也是为了说服自己。
“你,还是跟我去见总裁一面,当着总裁的面,我们也好核实下你的真实身份。”张秘书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当面对峙,这方法虽然老土,但是绝对是最直接有效的!
“哦,好吧。”水当当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张秘书出了办公室。
严澈从4点开会一直开到现在6点左右,中间休息了十分钟,他抽了个闲上来看过她,只是看她睡得熟,他想,他昨天晚上一定把她累坏了。他恋慕的看了她几分钟,然后才依依不舍的下楼继续开会。
会议室在18楼,电梯里面,张秘书不时的打量着水当当,她的打量让水当当一阵别扭。“怎么了?我有问题吗?”她轻声的问。
张秘书很想点头,因为她觉得她特别有问题。首先,总部传来的总裁资料显示,严总是个孤儿,根本就没有妹妹。其次这个妹妹长的很清纯,很漂亮,可是往往外表清纯漂亮的,内里都具备狐狸精的本质。最后,她看到她进去的时候,慌张的藏了什么东西。这三点,都说明她很有可能是一个商业间谍。
张秘书不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但是,现在特殊情况,她不得不小心再小心,因为有人在暗中大量收购奥美国际网络亚洲分公司的股票。这时候,来个商业间谍,直捣总裁办公室,难免是为了公司的内部机密。
叮~电梯停在了18楼。
张秘书没有回答水当当的问题,直接跨出电梯,眼神示意她跟上,水当当也不多言,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总裁。”张秘书说完,进了会议室。水当当坐在外面安静的等,她不知道她这一等,张秘书这请示,竟然请了20分钟之久,而里面没有一个人出来告诉他,她现在是要走还是继续等。
她想,反正她都要等严澈开完会,那么她就继续等着吧。突然想起雪雪不知道怎么样了,想打个电话问下,才发现,包包忘在了严澈的休息室里,而手机在包包里。
“这里不是小女生来的地方,真不知道是谁带你来的,赶快滚出去。”一道尖锐刻薄的女声从电梯那边的走道传来。
“喂!你不要推我,要揍我自己会走啊!”另一道委屈哀怨的声音传来,水当当赶快冲了过去。
“雪雪、”真的是雪雪,只是,现在,林雪雪正和一个ol拉拉扯扯的,那个ol穿着很淑女可是动作很不淑女的将林雪雪往电梯里推,而林雪雪则死死拉着电梯的门,硬是不肯进去。水当当瞪大眼,这是怎么回事?
林雪雪觉得自己非常衰、非常倒霉。当当和严澈不见了以后,大叔说,他们两甜蜜去了,叫她千万不要做灯泡的好。也是,她就被大叔骗到了他的办公室。
然后,大叔苦着一张脸,非常诚恳的告诉她,他真的有事想请她帮忙,请她一定要帮他!林雪雪心软,一时不察:“到底什么事?”她这问出口,李良直当她答应了。
“4点了,我得去开会,你在办公室坐会,玩玩电脑,我开完会再回来告诉你,”于是,李良像风一样冲出了办公室。林雪雪开了电脑,玩了一个小时qq游戏,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这时,大叔打来电话。
“雪雪,这会看来没有再一个小时多是开不完的,你再等我一下。”李良说完,匆忙挂了电话。
于是,林雪雪又继续玩她的qq游戏,而那时候,她不知道,其实水当当就在她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房间睡的香甜,可怜的李良,特助没有特别休息室,所以林雪雪玩电脑是玩的又累又困。
等到时间是6点半左右,她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她决定不等了,那个该死的大叔。她拿出手机,看了来电记录,拨了大叔的电话,结果是关机。她又打了个电话给当当,结果同样是关机。
她又气又恼,想起李良说会议室在18楼,她就决定下来看看,到底开的什么会要开那么久?还让不让人吃饭啊?
林雪雪个性有点迷糊,所以,在18楼的时候绕晕了,她一直找会议室却找不到,探头探脑的非常可疑,让秘书部的部长李秋莲给逮到了。
李秋莲,女,27岁,毕业于某一流大学文秘专业而且是研究生学历,所以,平时就趾高气昂觉得自己当秘书高人一等,再说,她是秘书部部长,就连总裁秘书张欣慧都敬她三分。
本来,她看到林雪雪在各间办公司探头探脑的时候,她只是当她是不懂事的孩子,于是,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尽量”温和:“小妹妹,这里不是你这种小女生来的地方,你赶快回去吧。”
林雪雪转过头,看到她,惊喜万分,她就觉得这18楼的员工时不时都去开会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她好感动啊!
“那个,会议室在哪里啊?”林雪雪问,她总算找到根救命的稻草了。
“现在都下班时间了,你想找谁?李秋莲皱了皱眉,这个女孩长的普普通通的,怎么也穿的像样点?李秋莲对林雪雪T恤、牛仔短裤的打扮表示很感冒,穿的这么寒碜……她忍不住嫌弃的瞥了眼林雪雪……
林雪雪哪里会知道察言观色,下一秒她便无意识的为自己被鄙视报了仇,她说:“阿姨,我想找大叔。”她发誓,她真的是无意识的,可能是自己饿晕了吧,一想到大叔,就不自觉的把阿姨叫出口了。
她这一声阿姨叫的啊,怎么能不让李秋莲跳脚。2岁的她一向觉得自己依然年轻漂亮,可是这个看起来十几二十岁的小妹妹竟然叫她……竟然叫她阿姨?
于是乎,下一秒,李秋莲爆发了,揪着林雪雪的头发,一路把她拖到电梯口,边拖边骂:“你这个口无遮拦的小丫头骗子,我是你阿姨?我有那么老吗?”
林雪雪被她揪的头皮发疼,她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马上开口道歉:“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是,李秋莲哪里接受的了她的道歉,她已经怒火中烧,拼死也要把这小丫头扫地出门。她推着林雪雪进电梯,林雪雪死命拉着电梯门,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谁也不让谁,谁也不放手。
这一幕,让水当当目瞪口呆了好久。而林雪雪在挣扎间,终于看到了水当当。
“当当~”她开心的叫出口,拉着电梯门的手不小心松了,然后,李秋莲趁机把她推了进去。林雪雪要冲出来,李秋莲又挡在电梯门口。
“当当,救我。”林雪雪苦巴着眼睛向水当当求救。
水当当自然是冲上前去,开劝了:“这位姐姐,你为什么要推雪雪,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我让她跟你道歉好吗?有话好好说。”水当当一向不喜欢和人吵架,更别说是打架了,一身空手道的本领,没派上什么用场。
李秋莲终于放了手,定睛看着水当当,又是一个小妹妹,只不过,这个小妹妹皮肤白皙,柳眉,嫩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闪发亮,瓜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白色的洋装竟然是……香奈儿限量款?
这个女孩和刚刚那个女孩,明显档次就不一样。
“你们是哪个毛头小子带来的?现在公司员工堕落到连小姐都可以带进公司的吗?”她看着水当当那一袭白色的洋裙,在走廊的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嫉妒像爬山虎一样在她的心底蔓延……
这样的一个20岁左右的女生,怎么穿得起那么高档的裙子,她工作也有2年了,连香奈儿的裙子都买的勉强,何况还是限量版的。
而水当当不知道,她早上随便从严澈套房的衣柜里拿一件穿在身上的裙子,会引发一场羡慕嫉妒恨。李秋莲的话直指水当当和林雪雪是那种置业的小姐。
林雪雪怒了!李秋莲说自己没关系,但是,她竟然把当当也骂了!当当在她的心里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怎么能被这个阿姨亵渎成小姐,太过分了!
“阿姨,我真为严澈公司有你这样素质的人才感到悲哀!”林雪雪说完,还闭上眼默哀了三秒钟,表示她真的赶到很悲哀。
严澈?李秋莲瞳孔瞬间放大,这个女孩竟然直呼严总的大名,听她那口气,似乎很严总很熟,李秋莲这会谨慎了起来。“你……你认识严总?”她不敢置信的问出口。
林雪雪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不认识?她不认识叫嚣个什么劲?严大总裁岂是这种小女生高攀的上的。
“我劝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的话,后果自负。”李秋莲抬高头,开始用鼻孔看人了。“还有,这位……小姐,麻烦你张大眼睛看看,我这么年轻漂亮是阿姨吗?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李秋莲特地在小姐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水当当咬着下唇,决定认真的跟这位“阿姨”一般见识,她到底是什么职位,嚣张成这样的素质?连爸爸公司里面的副总级的女士一个个都很知性而且彬彬有礼,这女人是谁聘进奥美的?虽然,她不怎么关注企业新闻,但是,对奥美这个国际集团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女人的言行举止完全把奥美的形象破坏殆尽!
“你好,请问怎么称呼?”水当当非常有礼貌的问道,她决定了,一定要跟严澈打小报告,这种人留在奥美,只会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我?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不过,就算告诉你又怎样?我是秘书部的部长,李秋莲。”李秋莲很嚣张的报告出她的大名
“哇~”林雪雪鼓掌叫好,“李秋莲阿姨你和李良大叔真的是绝配啊!”一个泼妇,一个赖子,绝了!
“你认识李特助?”李秋莲又大惊小怪了,然后,没等林雪雪摇头,她自己摇头先,“李特助怎么可能搭理你这青涩的小郭子,你别望向了,就凭你?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发育完全了没有!”她直接把林雪雪当成倒追李特助的妖精仙女了。
“你!”林雪雪涨红了脸,气得浑身颤抖了起来,她身材虽然没有当当好,可是,该凸、该翘的也都有啊!身高的话,没有当当的1.68m,但是,好歹也是1.62m,不算娇小玲珑了。这位阿姨的嘴巴真的狠毒!
“我什么我?我说错了吗?你看看你这寒碜的样子……”她盯着雪雪的T恤牛仔啧啧啧的摇头,“这种衣服你也敢穿来勾引李特助?我……”
“李、阿、姨”水当当一字一句的叫出口,“我们会走,所以,麻烦你闭嘴好吗?”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盯着李秋莲,看着她那骄傲的嘴脸,她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人之贱则无敌这句话的真意!
“你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跟我说话?”他27年的人生中,没有人敢用这么轻蔑的眼神看她,甚至在她说话的时候叫她闭嘴。
啪!毫无预兆的,李秋莲给了水当当一个响亮的巴掌。
“啊~”水当当没有尖叫,尖叫声来自雪雪。“当当,你怎么样了?”天呐,那个女人不仅嘴巴毒,而且还动手打当当。
水当当左脸颊火辣辣的疼,小的时候,她挨过妈咪一巴掌,后来妈咪一直很愧疚的补偿她,打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挨过打,这是她19年生涯中的第二个巴掌,而且,这一巴掌严重打击了她强烈的自尊心。
水当当绝对不是软柿子,她不爱和人计较,但不代表她有仇不报,她抬眸,恶狠狠的盯着李秋莲。她的眼神太过凶狠,李秋莲不禁有些害怕,抬手想再给水当当一巴掌,好给自己壮胆,也消消水当当的气焰。
但是,这回,水当当绝对不会让她得逞了。她左手抓住了她上扬的手掌,右手扬起,狠狠的甩了李秋莲一巴掌。然后,水当当打李秋莲的画面定格在李良的视线中。
李良是听见林雪雪的尖叫声才跑过来的,谁知一来就看到严澈的野蛮女友在撒泼,他还以为雪雪出什么事了,原来是水当当在欺负人呐,而那个人,很面熟。
“李特助……呜呜……好痛……她竟然打我。”李秋莲在水当当和林雪雪惊愕的眼神中,小鸟伊人一般的扑进李良的怀里,趴在他胸前嘤嘤哭泣着。
林雪雪张大嘴巴,这李阿姨反应果真是迅速,眼角的余光瞄到李大叔的时候,人已经像花蝴蝶一样飞过去恶人先告状了。
朝李良怀里扑过来的女人,他终于想起来是谁了。秘书部的部长,他才从美国调回来两天,就已经连续N次看到这个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从他面前飘过,甚至好几次“不小心”被他撞到。
怜香惜玉是李良最最原始的本能,尽管他认为怀里的这朵花没有电梯门口那个气呼呼的小家伙香,但是,本能就是本能。所以,他轻轻的开口问道:“李部长,怎么回事?”
李秋莲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李良:“李特助,你都看到了,那个女孩她打我。呜呜呜……”说完,她还不忘凑上她红肿的脸。
“呵呵……”林雪雪笑了,当当这一巴掌打的还真给力,李秋莲的左脸肿的跟馒头似地。
林雪雪的笑容让李良看得有些晃神,真的很美,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真的很没,他盯着林雪雪看呆了。
“李特助,你赶紧为人家做主啊!”见李特助没反应,李秋莲赶紧撒娇提醒。这也是一个检测李特助对自己有没有意思的机会,她将自己做人的ccup紧紧的贴着李良的胸膛。
从李特助刚来公司报道,李秋莲就发誓要把他勾到手。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比他更优秀的总裁,只是,总裁总是摆着一张冷冰冰的脸,不易相处,而且,她和总裁差了7天,她不相信总裁会娶一个年纪比他大的女人做老婆,最多也只是找个情妇而已。
李秋莲自视清高,又怎么甘心做人情妇。所以,当李良一出现在公司,并且第一天上班,大家就为了总裁失踪一个星期的事荒了手脚的时候,他的淡定从容就突出了他非凡的能耐与气质。
再者,李良今天29岁了,正是适婚的不能在适婚的年龄,李秋莲知道,她的白马王子出现了,她的春天来了。
“哦,做什么主?”晃神的李良,根本就没听清楚她刚刚说的话。
“那个女孩,她出手打我,你都看到了啊!”李秋莲像个小女生一样的跺了跺脚。在一旁把她的表演当成戏看的水当当和林雪雪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大叔,是她,是她先打当当的!”在李良抬头看向当当的时候,林雪雪赶紧出声解释。
李良将怀里的李秋莲推开一些,因为,他快被她的“巨|乳|”推到了。还有一点就是,他感觉到背后冰凉一片,快冻着他的心脏了,他的心跳明显变慢了。
“严……严……总裁。”被推开的李秋莲是第一个看到李良身后的严澈的,好冰冷的气场,他冰寒彻骨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年轻,年轻真的不代表什么。20岁的严澈浑身都散发着30岁成熟男人该有的气场,他一步一步的靠近李秋莲,那张绝美的脸上面无表情,只那一双眼眸,冷的好似要把人冻僵。
“你打她了?”他缓缓的开口,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都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了,冷,怎一个冷字了得!
“我……”李秋莲被他震慑的说不出话来。“我……可是,是她先出言不逊的!”她打了水当当,那是事实,可是,谁叫水当当对她不敬!
严澈盯着李秋莲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许久之后,他才开口:“陈部长,她叫什么名字?”公司的人太多了,他也刚上任不久,总是记不清谁是谁。
“严总,她是秘书部部长李秋莲,她……”陈恨生,人力资源部部长,他还想再为李秋莲说点好话,可是,严澈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只问你她是谁。”他的声音,依然是零下几十度的严寒。
“对不起,严总。”陈恨生抬眸,责备的看了一眼李秋莲,她真是给他丢脸了!李秋莲是陈恨生远房侄女,当初,是他的关系,李秋莲才进了秘书部,但是,她办事能力确实不错,工作也做的相当出色,很快,陈恨生顺理成章的给她升了职。
“李秋莲,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严澈的视线从李秋莲的脸上移开,转而落在面颊绯红的当当脸上,他的当当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挨了打。“当当,过来。”他唤她。
水当当赌气,撇过脸不看他,这反而让她那红彤彤的脸儿更加清楚的对着严澈,严澈看着好不心疼。
“张部长,通知下去,如果,哪家公司录用李秋莲,就是和奥美过不去。”严澈的声音很淡很轻,可是,句子里的狠绝意思,谁都听出来了,他是要李秋莲这杯子都别想再工作了。
“不!严总,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我只不过打了她一巴掌,她也打了我了,她根本就没有吃亏,严总……”李秋莲这会完全试了嚣张的气焰了,而且还是真苦的梨花带雨的。
“表舅,你帮我跟严总说说啊!”李秋莲转而请陈恨生帮她求情了,可是陈恨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他也无能为力。他这个远房侄女平视却是娇纵了点,他知道公司里很多人早就对她不满了,唉!现在,他是爱莫能助啊!
严澈没有表情,表舅又不肯帮自己,李秋莲把目标放在了闪在一旁看戏的李良身上:“李特助,你也看见了,她也打了我,她到底和严总什么关系?严总这么维护她?”她问的大声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严澈,为了一个女孩。二话不说就把李秋莲开除了,那个女孩究竟是严澈的谁?
这时,张秘书骄傲了。她本来进去开会的时候想跟严总报告水当当的事,结果,会议一直紧张的进行着,她不敢贸然打算,后来,她忙着记录会议内容,也把稳外的水当当给忘了。
现在,她中南关于相信水当当说的是真话,于是,她很骄傲的开口:“她可是严总的妹妹。”如果不是想女孩所说的是妹妹,严总会这么护着她?
“谁说她是我妹妹?”严澈冰冷的声音混着浓浓的不悦,他冷眼瞪了张秘书一眼,张秘书害怕的缩了缩身子,嘎?不是妹妹?那是啥?
“她是我严澈的女人!”他很骄傲的向众人宣布着。
那边,水当当的脸更红了……
他还真是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不分时间,不分人物啊!现在,他公司的所有部长级主管都盯着她看了。她不好意思的朝他们笑笑:“其实,我真的是他的妹妹,他小时候户口都挂在我家,只不过,现在他长大了,变没良心了,要独立门户所以……唔……”
水当当的红唇被一双愤怒的薄唇堵住了,他惩罚性的深吻着她,许久之后,才放开她,她气喘吁吁,他依然底气十足的朝她吼道:“我说了,我不是你哥哥!”
说完,他又盯着她的红唇不放,水当当赶紧用手捂住嘴,瞪着惊恐的大眼看着他。
好嘛,不是哥哥就不是咯!
Chapter76
“看什么看?还想继续开会吗?”严澈忽然转身,朝着身后那一群看热闹的主管吼道。
几个人本来在后面小声的叽叽喳喳,被他这一吼,顿时散的无影了。开玩笑,有老婆孩子的都在等着他回家,没老婆孩子,也赶着回去找女朋友、哄女朋友,谁还想再开几个小时的会啊!
“当当.我带你去吃饭。”回头对水当当说话,严澈俨然换了一个人一样,那张绝美妖孽的脸上,还桂着一抹心情很好的微笑。
水当当没有回话.回头看了雪雪,吓..雪雪的表情倒是让她吓了一跳,顺着雪雪怒火高燃的视线望去,可不是那个李秋莲,她正晕倒在李良的怀里,而她那个舅舅,早就跑得没影了。
“雪雪。”她在雪雪面前挥了挥手。她就说雪雪和李良有发展前景,可不是,现在雪雪正在吃某人的飞醋呢。
“当当,我先回家了,明天学校里见。”林雪雪很生气,李良大叔抱着李秋莲阿姨的画面,显然特别和谐,他们一个大叔一个阿姨,注定了天生一对!
她有些赌气的死命的按着电梯的按钮,该死的电梯,什么时候跑楼下去了,还不上来,她要立刻马上下去!她斜眼瞄了下,旁边还有一部电梯,长的比较隐晦,她居然一直没注意到。不过,那个电梯怎么没有上下键的按扭?
这时,一直抱着水当当的严澈很好心的伸出一只手,只一个拇指按在电梯旁边的某块塑料区域,然后,电梯king的一声,门开了。
林雪雪瞪大眼,这破电梯还指纹识别的。左边这部电梯是总裁专用电梯,一般人看不出来是电梯,但是,公司里面的人基本上都是知道。水当当她们中午过来的时候坐的就是这部总裁专属电梯,只是那时候,水当当被拖着走.林雪雪被李良缠着逗趣,所以,都没有注意到罢了。
林雪雪最后瞄了一眼怀抱温柔香的李良,嘴里轻轻的哼了一句,“大叔,我看不需要我帮忙什么了,李阿姨一定很乐意效劳。再见!哦不,是不见!”林雪雪说完,钻进了电梯里。
‘.雪儿。”李良想要去追她,可无奈怀里的重量让他严重行动不方便,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雪雪非常生气的离开口他懊恼至极,可是,天生怜香惜玉的本能还是让他不忍心将李秋莲就这么扔下了。
就在林雪雪走后,另一部电梯终于停在了18楼,严澈拥着水当当走了进去,水当当瞄了一眼李良,严澈则是看都不看他,直接当他是不存在。
严澈走了以后,这时候,李秋莲的表舅出现了,他从李良怀里接过李秋莲,李良感激的朝他点点头,然后奔到电梯门口死命的按电梯,现在是虽然才晚上接近7点的时间,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林雪雪一个人离开,希望下去的时候能追到她。
可惜了,他下去的时候没有追到林雪雪。倒是一时昏迷不醒的李秋莲在他离开后睁开眼,她一脸怨念的看着她亲爱的表舅。陈恨生轻声的叹了口气:“秋莲啊!你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
听到他这么说,李秋莲附在他身上哇哇哭了起来。命运有时候很奇怪,她上一流的大学,进一流的公司,可是,就是今天走错了一步,她的人生就陷入一片黑暗了,所有的一流都变成三流,只是因为她打了一个同样打了她的小女生,如此而已。
“严澈,现在我们去哪?”水当当坐在严澈的保时捷里,掏出了包里的手机,她想看看几点了,却发现她的手机竟然关机了。她以为是不是没电了,可是开机起来看,电量还是满满的,那么,是谁把她的手机关了?她抬头,望向驾驶座上的严澈,而严澈同样深情的看着她。
“去吃饭。”他轻声开口,脚下发动机一踩,车子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出去,水当当告诉自己,没事,这速度她早就习惯了,可她的手心还是忍不住冒冷汗。
严澈看着水当当,薄唇紧抿,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悦。“当当,叫我澈。”这一点他已经跟她说过一遍了,他希望她永远记住。
“哥哥。”她甜甜的叫了一声,明知道他不喜欢她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