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24部分

他本然是想找她的,遇见水当当是他认为最美丽的意外。
“你这事强(和谐)J,你知不知道?”安心好心的提醒他。
“强(和谐)J?你情我愿的,怎么算恨死强J呢?”只要不反抗,那就是愿意的。他知道,水当当是不会反抗的。他望着床上酥胸外露的水当当,舔了舔下唇,喝醉酒的水当当,真是该死的迷人!他的下半身又硬又痛,该死的安心!他瞪着安心,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天不怕地不怕的女阿飞,才18岁的安心,她发现,慕辰杨朝她靠近的时候,她有些害怕了,不自觉的往后退。“喂!慕辰杨,你不会是想。。。”想把她也怎么样了吧?难道,他对飞机场也有兴趣?
“你想太多了。”慕辰杨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安心瞪眼,这还叫她想太多了?都迫不及待的脱衣服了啊!她赶紧躲到沙发椅的后面。
“慕辰杨,你最好现在收手,我保证你没事,不然的话,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的!”安心鼓足勇气威胁他,现在的他,就像一只逐渐靠近小绵羊的饿狼一样,哦不,恶狼!
“安心,你来的还真是时候。”慕辰杨讽刺道。
安心很骄傲的点了点头,那是,今天晚上哥哥订婚,她临时有很重要的事,所以,来迟了,没想到才爬楼梯冲上楼,就看到慕辰杨扶着。。。仔细看了下,不是她姐,是水当当进了电梯,电梯亭子啊了27楼。她马上冲到前台找前台小姐,问了下,27楼还真的有个叫慕辰杨的订了一间房,于是,她马上带着侍应生来开门了。
谢天谢地,她来的真是及时,水当当只不过是被吃了豆腐,慕辰杨的做做真慢,八字连一撇都没画。
“慕辰杨,你喝醉了吧,现在马上离开这里,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看见。”虽然,她看见水当当翻了个身,往她这面躺,那“凶器”挤在一起,胸前的沟壑深似海啊!擦!这就是好身材啊!安心忍不住盯着自己的胸部直皱眉。
“你看见了又怎样?我和水当当你情我愿的,就算是说出去,别人也只会说是水当当勾引我的,因为,她甘愿当严澈的情妇。”这种女人,在他人眼中,只会是个荡妇!
靠!慕辰杨这禽兽果然是不能跟他讲道理的,那么,既然文的不行,就来武的吧。“啊~”安心大吼一声朝慕辰杨扑了过去,勾拳、去掌、侧踢、回旋踢,华丽丽的几招之后,安心被生擒了。她打不过慕辰杨,她知道的。
慕斯辰,是科恩大学武术社的社长。一个社长就算再不济,也不可能是个三脚猫,更何况,他是个比安心高达很多的男人!女人,天上就在力气上输给男人。安心被慕辰杨抓住了手,夹住了腿,动弹不得,唯一能动的,就是那张嘴。
“水当当,你快醒醒,水当当,你快醒醒。”安心狂喊,床上的水当当不知道听到没听到,眉头微皱,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唔。。。”安心赶到后颈一阵麻痹的感觉,两眼一黑,便失去知觉了。
。。。。
严澈是第一个冲进房间的,他看到第一眼,便是床上上半身只穿着胸衣的水当当,他拉起床边的薄被盖上水当当的身体。下一秒,一群人冲了进来,闪光灯开始没命的闪动。
严澈,已经拼命拍照的摄影师、拿着话筒和他一样一脸错愕的记者,这一切,都让慕辰杨措手不及。
“慕少爷,请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床上的那个是水式控股的千金水当当吗?她怎么了?”记者才问了两个问题。没等慕辰杨回答,严澈的身影发了狂一样朝他冲了过来,他还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有人拉着眼眶发红的严澈,不让他继续打慕辰杨。慕辰杨看着面前的一切,闪光灯一闪一闪的,他仿佛回到了去年夏天,9月初,他第一次捡到水当当。。。
去年夏天。
“请问下,学生和办公室在这里吗?”
那一天,慕辰杨坐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门口,一颗小脑袋探了进来,他抬头,被那张漂亮纯真的脸惊艳了一下。“是这里,你找谁?”他轻声道问,暗淡是眼眸透露出他小小的失望,她竟然不认识他?
他是学生会的会长,科恩的风韵人物,几乎没有几个人会不认识他,可是,她竟然不认识他?这一点,让他的自尊心小小的手上了一下。
“哦。”水当当瞄了眼那件所谓的学生会办公室,似乎就里面那么一个男生,英语社的社长不在,她晶亮的眼眸刹那间黯淡了下来,“麻烦你帮我吧这张申请表交给英语社的社长应宁号码?”她非常有礼貌的请他帮忙。
他朝她点了点头,说:“可以。”
看着水当当走了进来,他眼眸中的惊艳更明显了。高挑纤细的身材,蚕食不会太瘦,该凸该凹的一处也没闲着。他竟然盯着她曼妙的身躯移不开眼,知道她一声愠怒的声音传来:“喂!我放桌上了。”
水当当有些生气,看他那斯文的样子,竟然那么没礼貌的盯着她看,难道他是学生会的败类?斯文败类!
“哦,对不起、?慕辰杨晃回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他有轻度近视,平常不戴眼镜,只在看书的时候戴上。
”麻烦你帮我交给应宁应社长。谢谢你了,我先走了,再见。“水当当和他客气了几句,便头也不回的离开那件办公室。其实她有些担心,她想入英语社,却错过了集体报名的时间,现在补报,也不知道那个斯文败类会不会把她的表格交给应宁。
水当当。慕辰杨看着手中的表格,她的名字还真是特别,从此,他记住了她。
后来,水当当顺利的加入了英语社,也知道了慕辰杨是学生会会长,只是开始的时候,她对慕辰杨梅好感,不温不热是,完全公事公办的甚至可以疏远的态度让慕辰杨特别恼火。为了接近她,多谢与她相处的机会,他升她做社团部的部长。为了让她不再不温不火,他特意处处刁难她,找她的茬,他以为她会对他妥协,没想到她想做这么倔,竟然处处与他对着干起来。
学生会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会长与水当当八字相冲,但是,大家更知道,会长对水当当有意思,而水当当似乎一直处在状况外,完全就是个不知情人士的样子。
水当当人长得美,是英语系的系花,慕辰杨看上她,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只是。她看不上慕辰杨,大家就觉得奇怪了。慕辰杨优秀啊!这是学校老师和学生公认的事实,成绩好,体育好,头脑好,能力好,相貌也好,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五好”青年,水当当竟然正眼都不看他一眼。
直到,严澈的出现。水当当不愿意做慕辰杨的正牌女友,甘愿做严澈情妇的消息在学生会里传开了,慕辰杨无论是面子上,还是里子里都过不去了。他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他暗地里追了水当当那么久,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他喜欢她啊!喜欢她的美丽的外表,更喜欢她聪慧的头脑,喜欢她淡漠的表情,更喜欢她与他争执时气恼绯红的脸庞以及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坚决不改的强硬态度。(汗。。。这句。。。)她外表柔弱,可是内心却有着她独有的倔强的小脾气。她对人淡漠,欠缺热情,当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
他喜欢她啊!他并决定他有哪点配不上她,她为什么就不肯正眼瞧他?今天晚上,他看到人群中紧紧依偎着严澈的水当当,他的心特别痛。。。特别痛。。。他喝了很多酒,一杯,一杯的喝,他没有喝醉,他知道自己是清新的。他想找安然,找个替代品来让他忘记水当当,可是,他找不到安然,他的脚步不自觉的一步一步朝肚子在人群中穿梭的水当当靠近,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严澈不在她的身边,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
他错过了多可惜?错过了得到他喜欢的女人的机会多么可惜!所以,他握着一杯自己调制的“挪威森林”就朝水当当走去,善良如她,与他的三言两语便骗她喝下了一杯高浓度的调酒,然后鬼使神差的,他把她带到了她为自己和安然准备的房间。
闪光灯闪个没完,被严澈打了一拳,他嘴角的血丝已经流干,他现在只觉得头昏脑胀,视线模糊,看不清面前围观的人影,有的只是闪光灯的刺眼光芒,他终于受不了的闭上眼,众目睽睽之下,高大的身躯失了重心,慢慢的倒下了。。。
。。。。。。。
一个星期之后,东郊凤凰山的某栋豪华的别墅里。
“严澈~~”一声仰天长啸般的怒吼传了出来。别墅周围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因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每天的这个点上,别墅里都会传出女人的怒吼声,而且,声浪一声盖过一声。
“严澈,你到底还要关我到什么时候?”水当当朝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严澈吼道。严澈挖挖耳朵,慢悠悠的品着茶。真不爽,他的当当都闹了一个星期未果了,居然还不累,还继续闹下去?
“我已经帮你办休学了。”严澈淡淡的道。慕辰杨事件,让他很生气,很生气!他发誓,以后决不让她离开特的势力范围!
“什么?你凭什么帮我办休学啊?你又不是我爸爸!!!”水当当瞪大眼,恶狠狠的盯着严澈,像一只愤怒的小母狮子,而严澈嘴角微微上扬,依旧不疾不徐的喝着茶。可恶!他真的帮她办休学了?学校怎么会同意?至少应该经过爸爸的同意吧,爸爸怎么会让他胡来?
“我请爸爸帮的忙,你那个学不上也罢。”严澈幽幽的道。
虾米?真的是爸爸出马?不是吧,爸爸一看到他就不爽,听到他的名字脸就变黑,怎么会帮他给她办休学?爸爸不可能这么做的,都没问过她的意见,难道是。。。
“严澈,你又和爸爸谈条件了?”除了这点,她是在是想不出来爸爸有什么理由帮严澈随意决定她上不上学的问题。
“当当,过来。”严澈放下茶杯,朝当当招招手,现在,当当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他想把她揉进身体里,好好蹂躏一下。
“严澈,你给我说清楚了,你又和爸爸谈什么条件了?”水当当站在严澈3米远的地方,对他谁的“过来”,她表示没听见。
当当,过来。严澈沉下了脸,声音中明显带着不容抗拒的霸气。水当当知道,他要生气了,但是,倔强如她,她是绝对不会听话的!
“你要是不过来,我就接续把你关在别墅里再关一个星期。”他扬眉,语带威胁。
水当当已经完全跳脚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啊”她发疯了一样朝他扑过来,他长手一览,正中下怀。
“放手,有种你就不要抱我!”水当当挣扎可是手脚还是被他禁锢在他的怀里,现在两人的姿势暧昧极了,水当当是大张着腿跪坐在沙发上的,严澈,正好坐在她两腿间,水当当挣扎间,翘【和谐】臀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他的大腿,他知道,他的兄弟苏醒了。。。。“我有没有种,我的当当最清楚不过了,难道不是吗?”严澈附唇,在水当当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吹拂在水当当的耳垂,扬扬的感觉从耳蜗一直传到扑通扑通猛跳的心脏上。水当当脸红了,因为他话里的暧昧,她脸颊发热,愤怒的脸上挂满了红晕,他不在挣扎,任由严澈湿润的唇舌在她的脸上颈上游走,听他轻声的呢喃。。。
“当当,我不想失去你、、、”
“当当,你不知道那天,我有多害怕、、、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差一点、、、差一点就、、、”
“当当我绝对不允许再有一个姓幕的出现,来伤害你。”
“当当,你是我的谁都不能肖想!”
“当当,我现在有能力保护你,养着你,供着你,你愿意吗?:”
“当当,爸爸说,等我们年龄到了就结婚,可是,我等不急了,怎么办?”
“当当,我想再给你一个我们的孩子,可是,你年龄还小,我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
听着他的一句有一句,水当当哭得泪流满面,好,他想关着他尽关着她好了,只要他安心就好,只要他安心就好。
“当当,你怎么哭了?”口中显现的味道让严澈感到诧异,他的当当怎么哭了?他知道当当一直嫌他太过霸道,可是、、、他要她!非她不可!
“严澈、、、”她还是习惯叫他严澈,不喜欢叫他澈,好在,这一个星期,严澈也不纠正她了。她红着小脸低着头,很小声,很小声的道;“严澈,我、、、我、、、我想、、、我想、、、要你、、、”她的头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声音也是犹如蚊子嗡嗡的叫一般,轻细。真的,好羞人、、、严澈那双瞟了眼眸闪过欣喜,他没听错吧?他的当当说,要他?“当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怕是因为他太渴望了,所以产生幻听,他的小当当怎么可能主动说?一向都是他强势的吻她,吻得她欲罢不能,然后,她的身体才有反应,无意识的迎合他,夜夜温存便是如此的情况。“你听到了的!”水当当有些气恼,他明明就听见了,还问!他不是会读心术吗?应该读得出她现在的心里很渴望和他圈圈叉叉了吧?
“唔、、、”毫不犹豫,严澈的唇附上水当当的红唇,长舌长驱直入,在水当当的口中舔吻着,不断地吸取她口中甜蜜的津液,“唔、、、严澈、、、”水当当不自觉的伸出丁香小舌,与严澈的舌头不多的交缠着、、、“当当,我爱你!”他宣誓着。然后大掌从当当的睡裙里伸了进去再水当当最私密的地方轻轻地抚摸、、、“恩、、、”水当当不自觉的扭动着身躯。“唔、、、”严澈再一次堵着了她的红唇,吻一路往下顺着水当当的锁骨来到水当当傲人的双峰上,严澈另一只手来到水当当的背后,拉链一拉水当当的真丝睡裙就怎么从他的香肩上滑落,雪白的酥胸在严澈的面前展漏无疑,严澈深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的雪峰看。
“当当,你真美。”他由衷地赞美道。
“呀,不要看。”水当当忙用双手遮住她的浑圆,严澈的视线太火热,火热的就好像要把她的胸和【谐】部吞吃入腹。
严澈勾唇,笑的万般邪魅,“怎么,都看过,摸过,吃过了,还害羞吗?”
废话!怎么可能不害羞呢?他每次的眼神都跟第一次的时候一样炙热,烧得他浑身的热了起来,他只是深情地看着她,他的身体就应为他而有了最直接的反应。啊!啊!啊!她好郁闷,每次都这么不矜持!每次他一挑逗,她就比他还渴望!
严澈,你真是一点也不变你的恶魔本质啊?
“啊”说话间,严澈已经低头,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粉红的小珍珠,用力的允吸着,他像个饥饿的婴儿一样,不断地允吸着。“啊~严澈~啊~”水当当不自觉的地喊着他的名字、、、他一边允吸,一遍用他的大掌轻轻的揉捏她的浑圆,他的每一下都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的身体轻颤着,下面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渴望他,她想要他、、、要他把她的身体填满、、、他或舔、或吻、或允吸,逗得水当当胸前的两颗珍珠坚挺无比,他轻轻的呢喃着“当当,你真美、、、她已经颤抖的不行了、、、“严澈、、、要我、、、严澈、、、”她的红唇开始溢出她本能的渴望、、、严澈勾唇,很满意的笑了,他的表现已经让他的兄弟蠢蠢欲动了,当当,我也想要你。”他轻声的说着,大掌顺着她光裸的美背一路往下,准确的抓住了她的小裤裤,让后,轻轻地使力,撕她的小裤裤被他撕裂,他抽出那块破损的布料,放到鼻尖嗅了嗅,“当当,很香。”水当当羞红了脸,囊怒到;“严澈,你好变态啊!”
严澈勾唇,笑容不变。拉着当当的手儿来到他的双腿间,“当当,把他放出来。水当当想着他果然是个变态,老是喜欢叫她动手,好吧,她已经动过还几次了已经很熟练了,她拉下他的裤拉链,脸不红心不跳的,错,她的脸早就红了,心在看到他膨胀的兄弟的时候已经跳出来心口了。
为什么和他的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她好紧张啊!
严澈将水当当抱了起来,他的肿胀就低着水当当的花心,他摆动着臀部,坚挺轻轻地摩擦着水当当的花核、、、他的当当够湿润了、、、“当当,想要吗?”他还是想再听到她说要他、、、“嗯,想。水当当点了点头,羞红的脸热汤无比。”
“想什么?”严澈笑得好不邪恶。
“哎呦,你讨厌了啦,快点啦!”
“快点什么?”严澈继续笑着逗她,虽然,他的兄弟已经肿胀的不行,但是,都她也是一向不错的乐趣。
“快点、、、快点进来啊!”她冲口而出,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把脸埋在他的颈间,又羞又恼。
“啊~~”严澈终于不在逗她,将她压下他,他的肿胀一下子充满他的花【和谐】心,好紧、、、“当当,你好紧、、、“、、、、、嗯、、、严澈,可不可以不要,不要再说这种羞人的话,要做得好不好?”
“啊、、、嗯、、、嗯、、、啊、、、”严澈扶着他的臀部,上下的摆动她的身体,他的XX在她的00里面进进出出,不断地摩擦她的OO、、、【汗、、、太和谐了】
“嗯、、、啊、、、严澈,慢点,慢点,太快了、、、”
“不然,你自己动?”
“不要,好累、、、“那我慢一点、、、”
、、、、“当当不要夹得那么紧、、、”
“嗯、、、啊、、、嗯、、、没有、、、你、、、才不要这么深呢、、、”
“当当,你夹得我太舒服了、、、我怕、、、坚持不久、、、”
“嗯、、、啊、、、啊、、、那、、、那就不要坚持了、、、”
“好。”
“啊、、、好快、、、好快、、、啊、、、”
随着严澈抽【和谐】插得节奏越来越快,快乐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他低吼一声,终于将炙热的种子播撒在她的体内,两人双双累倒在沙发上、、、、、、、、、水当当睁开眼的时候,房间很黑,自由一点火光在空中飞舞,她轻轻的翻了下身子,把头靠在他的大腿上,严澈是坐着的,她躺着。他想,是他抱她上床的吧、、、查觉到她醒了过来,他掐掉了手中的烟,听到她轻轻的开口:“严澈,讨厌,又背着我偷偷的抽烟。”
“饿不饿?想不想吃宵夜。”严澈问。
水当当的脸又瞬间红了,他们才刚刚做过,又要?
严澈用手指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傻瓜.你想到哪里去了。”昏暗的月光下,他的笑容是那么无暇,发自真心的笑容,好好看“严澈,你幸福吗?”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喜欢她,想要占有她,他得到她了,他会觉得幸福吗?反正,现在,她觉得这样躺在他的大腿上,她好章福,她失去了3年多的幸福又回来了,真的好章福!
“傻瓜。”他轻点了她的鼻尖,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要你幸福就好。”而他知道,他的小傻瓜现在抱着他的大腿,心里一定觉得自己很幸福。
“睡吧,明天带你去上班。”他轻声的哄着她。
她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可以出门了?”关了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就像个冷宫的小罪妃一样,等着他来临幸,她就比那小罪妃好点,至少,她知道他夜夜都会回来。
“是,你跟着我。”严澈点了点头。
什么嘛!跟着他,那不是一样跟没出去一样,为什么?为什么她一点自由都没有了,刚觉得挺幸福的,现在觉得特别悲催,每天跟雪雪打电话,听她发大叔的牢马蚤,她很喜欢看雪雪和李良吵架,特别有味道,而她却不能亲眼看着她们吵闹。
李良每天都去学校找雪雪,雪雪烦不胜烦,她现在没学可以上了,怎么可以惨成这样啊?不行,不上学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既然上了差不多快一点的大学了,怎么着也要坚持下去。她不要听严澈的,坚决不听!明天一定要找个机会回去找爸爸!
“严澈,那我们早点睡吧。“对,早点睡觉,明天复学。不能因为严澈一个人,而坏了她的整个人生,她不想当小女人,不要!
.......
“白中野是吧?”餐桌边的男人吹了吹杯中的咖啡,轻轻的泯了一口。
“想预支多少钱?”他抬眸,锐利的眼神让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男人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安总,我想,想预支3万六”靠从严澈那来的两万块,他的女儿晓晨成功的做了手术,只是术后恢复的医药费太昂贵了,他去严澈那敲诈了一次,不好意思再去第二次了。他是安氏的小员工,他的那部破奥拓根本就不值几个钱,所以,他走投无路之下才想到预支工资的办法,希望总经理能够大发善心,同意他预支一年的工资。
“你要钱做什么?”安泉锐利的视线扫向白中野。白中野忙解释道:“我…我不是要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实在是因为我的女儿她.她生病住院了…”女儿晓晨的这一场病,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可是,他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个人拼死拼活把她拉拔大,现在…想着想着,他不禁老泪横痴“你女儿?”安泉的眼眸之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多大了?”他问。
“十..十六了…”白中野不明白,安总问女儿年龄做什么?难道安总他.”他会对晓晨有意思?可是”安总前几天才定了婚的…“有照片没有?”安泉盯着白中野,问。显然,对白晓晨非常有兴趣。
白中野是又惊又喜,忙将怀中女儿的近照掏出来。
“安总,这就是我女儿,晓晨。”
照片中的女孩长的清秀甜美,暖阳中,她的笑容特别和煦灿烂,无忧无虑的表情让人忍不住也跟着快乐起来安泉的嘴角上扬,俊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16岁吗?花一样的年纪,一如当年的水当当…
chapter80
“当当,你在哪里?!”彼时,水当当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严澈的办公室里,电话设免提,电话里面传来林雪雪清甜的声音。水当当靠着转椅转了个圈圈,修长的腿绊在了桌腿上,然后停了下来。
“在严澈的办公室里。雪雪,你知不知道我好惨,我竟然休学了!”她就这样莫名其妙被休学了,被休学了啊!芥天啊!
“啊?”林雪雪那头传来大惊小怪的声音,“你休学了?我以为你请假的...”她的大惊小怪让水当当倍感安慰.严澈和爸爸都不把她休学当大事,让她休就休,当她是什么啊?还是雪雪够朋去。电估那头,林雪雪镇惊不少,“当当.你休学做什么?没必要啊!那个慕辰杨他都退学了,听说现在正在办签证.他家里要送他去法园。”
慕辰杨退学要去法国?这倒也没什么好奇怪了,慕辰杨对她做了那种事情,上了八卦头条,他父女也算是商界才头才脸的人物,出了这事,面子上多过不去,于是,急着把慕辰杨送出国避避风头,那也是人之常特。
“对了,慕辰杨本来要和安氏的千金安然小姐订婚的,听说现在人家安董事长不愿意了。”林雪雪那头又补充道。
原来,慕辰杨真的是要和安然订婚的,那么现在婚事吹了,安然会不会回头来找严澈啊?她以前那么喜欢严恶魔的“不说慕辰杨了。雪雪,你什么时候来奥美玩?”水当当愁眉苦脸.转过身,身后是一大片的落地窗,她能请楚的看到窗外的蓝天白云,还有自由翱翔的鸟儿,佛祖啊,给她一双翅膀吧,她要自由啊!
“我...”林雪雪那头扰豫了。“我不想看到李大叔,所以。我不去了。”
“啊?你们吵架了吗?”水当当瞪大眼,转身,盯着电估,恨不得透过电话看看雪雪现在的表情。
“谁要和他吵架啊!没有的事,当当,你休学了就好好待在严澈身边吧.虽然...我一个人在学校里..没事.我还才事.先这样吧。拜拜”林雪雪说完,径自牲了电估。
水当当盯着话筒,想起了一年前,雪雪豪情壮志的说,她报娜个学校,她也报娜个学校,两个人继续做好姐妹,如今,因为严澈一句估,她就莫名其妙休了学,不行,怎么着,她也得去找老爸问问。
她抓起桌上的包包,突然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忙撕了张纸,给严澈留了张纸冬:“我去爸爸公司了.不用等我吃午饭。”
她把纸条压在桌上的电话旁,那是最显眼的位置,然后,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出租车停在了老爸公司的大楼下,她不是第一次来老爸的公司,所以,她熟门熟路的找到了老爸的办公室,门口,兰秘书把她拦下了。
“当当,先不要进去,里面才客人。”兰秘书自然是认识水当当的。
“兰姐姐,好久不见了了,嘿嘿”水当当对兰灵笑笑,兰姐姐30岁了,大学一毕业就来当老爸的秘书,这几年老爸对她赞赏才加。当年老爸还介绍朋去的儿子给兰姐姐队识,如今兰姐姐巳经嫁给那个爸爸朋友的儿子好几年了,她才个7岁的儿子.水当当见过两次,持别可爱。
“当当,你先去休息室坐一会,兰姐姐马上泡茶给你喝。”兰灵放下手头的资料,站起来领着水当当去休息室,她做水董的秘书很多年了,对于水当当和苏橙,那是相当熟的。她特别喜欢这一家人,没有那种有钱人家的架子,尤其是当当,对她这个小秘书亲近的不得了。
水当当在休息室里坐了挺久,屁股才些坐不住了,爸爸办公室里的客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久了,事情还没谈完?
就在她心情开始急躁起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正好瞄到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齐言!”她原本焦躁不耐的情绪瞬间开朗了起来,她站起来,冲着齐言,笑的阳光灿烂。自从上次在学校分开之后,巳经一个星期没见了,她就想着什么时候约他出来见面聊天啊什么的,不过,可惜了,那时候她被关了,现在,她也不知道,严澈知道她跑过来找爸爸.会生多大的气。
“当当”齐言看到她,同样是又惊又喜,他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将水当当紧紧的抱在怀里。真好,真惊喜。本来,他和爸爸在水伯伯的办公室里,然后,长辈们有悄悄话要说,愣是把他赶了出来,出来的时候,他顶不情愿的,现在。他要是早知道当当在这里,那他决计早就出来了。
“......”水当当被他抱得很窒息,他去了趟澳洲变得比过去热情了,可是,这样的热情还真的让她才点吃不消。“那个..咳咳...咳...”果然是很窒息,她连话都说不请楚了,只能轻轻的咳着...“当当.对不起.我…我太高兴了...”齐言听到水当当的咳嗽声,忙放开手,一脸傀疚的看着她。他有一个星期没有看见当当了,那天在学校分开后,他就一直想着她,想去她家找她,可是...苏阿姨说,她在学校里他去学校找她,那个曾莹说当当好几天没去学校了。
今天正好爸爸才事来找水伯伯,所以,他也就跟着来了。他没期望会见到当当,他只是想问水伯伯当当在哪里,然后,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两个长辈谈生意上的事情,气氛又太过凝重,他不好意思问当当的事情,尤其是,爸爸也在场。齐尚,一直都反对齐言喜欢水当当的。
“当当.你来找水伯伯?”齐言问。
水当当点了点头,她不是来找爸爸,难不成是来参观自家公司的?她对在自家公司工作一点兴趣都没有。
“当当.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齐言问,那双明亮的眼睛充满期待。
“齐言你怎么会在这里?”水当当今天中午是要和爸爸一起吃饭的.顺便讨论一下她的“终身”大事,她要恢复她大学生的身份,她不要让人误会她是严澈的情妇!对于齐言的邀约。她没办法答应下来。
“我和我爸爸一起来的.他和你爸爸再谈事情。”
水当当了然的点点头,原来霸占她老爸时间的是齐言父子俩啊!话说她也才好一阵子没看到齐叔叔了。“那我们中午可以一起吃午饭啊!”水当当高兴的道。难得他们父子俩一齐出现呢,这时候要是妈咪和恶魔也在就完满了,以前,齐胖子和他爸爸曾去过她家吃饭,那一晚上的记忆,还是蛮深刻的。
齐尚和水正翰是一起出办公室的,出门的时候,看到齐言拉着水当当的手站在门口,两个人的脸同时绿了。水当当见状,忙抽出被齐言拉住的手,她不让齐言拉着,齐言非要拉着,这下好,.马上要挨骂了。
“你们...”齐尚愤怒的瞪着齐言,这臭小子,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他那张脸上满是倔强的表情,水当当要脱手,他就是死握住不放。“齐言放手..”水当当小声的说着,爸爸那张阴沉的脸让她很害怕,她没忘了她找爸爸是有事相求,可不是来惹爸爸生气的啊!话说,只不过是和齐言牵个手才那么严重吗?她就觉得对齐言,她才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他像弟弟一样...“不放。”齐言坚定的道。今天他是摆明了要捅破纱窗犟到底了,既然爸爸看到了,那么他就挑明了吧。“爸爸,我喜欢当当,我要和当当在一起。
啪!齐言的话,很没有悬念的得到了齐尚赏给他的一巴掌。
“你再说这种话,就马上给我滚回澳洲去!”齐尚虽然才点年纪了,可是,相貌依旧俊美绝伦,没才人相信,俊美绝伦的他,看起来像30多岁的他,已经40多岁了。更没有人会相信,外表斯文,看起来就一文明人的他,打起齐言巴掌来,那声音一点也不模糊。
“齐叔叔,您别生气,我和齐言”晕..她要解释什么?她和齐言没什么?本来就没什么啊,所以,又才什么好解释的?“齐叔叔,我和齐言,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就把他当弟弟一样。”虽然没什么好解释的,但是,怕齐言继续挨巴掌,她还是解释一下吧。
“啊”手上传来明显的痛感,是齐言,听到她说她只是当他是弟弟,他激动了,抓她手的手不自觉的用了力。
“当当,我不要当你弟弟,我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去好不好?”齐言看着水当当的眼,眼眸之中浓光闪闪,好像好像要哭了...天,齐言除了外表变了,其实本质上还是没变的...水当当被他看得才些头疼..她不想伤害他,不想的...“齐言,其实我觉得我更适合做你姐姐,你说呢?”水当当继续劝着他,连一直沉默的水正翰都忍不住开口了:“齐言,你就把当当当姐姐,你们年纪还小,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喜欢。”
“水伯伯,我知道你喜欢水清澈,因为他是你养的孩子,现在,他从美国回来了,还是个大总载,所以,你更喜欢他了,你想把当当嫁给他是不是?”齐言的特特非常激动,他抓着水当当的手更用力了,水当当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真的,手好痛啊“当当,你不要哭,我会保护你的。”齐言的另一只手爬上水当当的脸,轻轻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齐言,你把她捏疼了,你知不知道?”水正翰怒了,冲着齐言吼了一声尸。
齐言这才反应过来,放开紧抓着水当当的手,水当当立刻冲到水正翰的怀里,一脸戒备的看着齐言。
齐言看着自己的手,没想到,他竟然会伤害当当“当当,对不起..我...”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伤害当当的...“没关系。”水当当道。虽煞,她觉得很不可思议,齐言也是个斯文人啊,怎么力气那么大呢?和严澈那死恶魔有得拼。
“水伯伯,我真的喜欢当当,你觉得我现在才19岁,年纪还小,那么我可以等,等我长大了,我再娶当当,可以吗?”
面对如此真诚的齐言,水正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比起强势的严澈,他其实更喜欢齐言一些,只是,他和当当的关系,注定了他们两个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齐言,告诉你多少遍了,你不可以喜欢当当,你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齐尚气到不行,上前推了齐言一把,“走,马上回澳洲去,你要是不能断了对当当的念头,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爸爸,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当当的?我哪一点比严澈差了?”他承认,在许多方面,他是比严澈差很多,可是,他喜欢当当啊,他为了当当可以去死,严澈他可以吗?
“你就是比严澈优秀一千倍,你也不可以喜欢当当!”齐尚抬手就要再给这个执迷不悟的小子一巴掌,结果水当当冲过去把齐言推开了,然后留下一句:“齐叔叔,齐言交个我好了,这件事特我会处理好的。”她拉着齐言冲出了水氏大楼。
马路边的人行道上,齐言与水当当并肩同行,虽然,水当当已经不肯让他牵她的手了,但是,他觉得能这样跟她一起在马路边上散步也不错,尽管尘土飞扬,车声喧嚣,但是,他依然觉得很烂谩。
水当当现在才点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把齐言拉出来啊!她要跟他说什么?这件事特她要怎么处理?齐言看她的眼神,那满眼都是心型,她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齐言,你几月份生的?”只知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