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27部分

把恶魔和我的录取通知书锁进了抽屉里,恶魔,一中你没有机会了…你再也不能故意考输我了…恶魔,你会后悔吗?离开我,去美国,你在那边后悔了吗?
9月中旬,恶魔离开已经两个月多,期间,我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
我在一中住校,这一回,安然不是我的同班同学,也不是我的舍友。最幸运的是,我和雪雪又同班了。只是这次,我们不再是同桌了。
齐叔叔偶尔会来来看我,我会问他齐胖子在澳洲的事情,但是,他从来只是一句话:他在澳洲很好。关于齐胖子,齐叔叔明显不愿和我多说。我知道,我很想恶魔,但我从来不问爸爸妈咪关于恶魔的消息,他没有主动联系我,我又何必主动关心他?爸爸偶尔欲言又止,我会在他开口的时候摇头:“如果你想跟我说哥哥的事情,那不必了,我不想知道。”
我发现我变了,自从恶魔离开之后,我就变的有些冷漠,恶魔走了以后,我在一中再没有受到徘挤了,以前是别人不理我,但是现在,却是我主动疏远别人。除了雪雪,我几乎不与其他人说话。
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现在不那么热衷考大学了,我不知道我的梦想变成了什么…仿佛恶魔走了以后,我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甚至学习也是这样。我常常感到累,在上课的时候昏昏欲睡,变的很好吃,原本瘦弱的身材,两个月之内长胖了不少,身材看起来匀称了许多,雪雪会夸我,说我变漂亮了。
这个周末,班里组织了一个户外活动,爬山。我本是不想去的,可能雪雪发现了我这两个月的变化,积极劝说我多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拗不过雪雪的热情,我终于答应了。
爬山的时候,我和雪雪是走在后面的,还有一个人,始终以3米的距离跟在我们身后。走在半山腰的时候,雪雪终于忍不住开口调侃他了:“我说颜亦寒,你到底看上我们两个谁了,为什么老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雪雪本来是羞涩不爱说话的,可是能因为我经常冷着一张脸的关系,她想方设法的逗我,现在她变的开朗了不少。
颜亦寒,常常迟到早退,被老师点名批评,所以,就算我不注意他,他都很难不被人注意到。他有着一张俊秀好看的脸,身材和恶魔差不多,都是标准的衣架子,如果恶魔只是冷,那么他便是酷,两个人的身上总能找到相似之处…
所以,看到他…我便会不自觉地想到恶魔…
因为雪雪的话,一向摆着一张酷脸的颜亦寒,居然脸红了,他的视线放在我的身上,我一慌,已经明白了。
“雪雪。”我有些不高兴的看着雪雪,她让我知道了我不想知道的事情。我和恶魔之间的关系…她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恶魔的离开,我的郁郁寡欢,她也是知道的…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开心,想让我忘了恶魔…可是…我怎么会忘了他?
我拉着雪雪加快了脚步,那个颜亦寒也是,我们快他也快,我们慢他也慢,始终和我们保持着3米的距离,他就这样,一路跟着我们来到山顶。
山顶上,同学们玩起了传花鼓的游戏,雪雪加入了大家的游戏中,我一个人站在山顶上,往远处眺望。记忆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候,在另一座山上,恶魔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俯瞰山下,而现在…
“当当…”一声柔柔的叫唤…
我欣喜的转过头,“恶…”我欲出口的魔字,吞回了肚子里。不是!不是他!我真傻…恶魔现在应该在美国,他怎么可能会站在我的身边,轻轻的叫着我的名字。
“是你。”我的声音有些冷,因为看到他我真的很不高兴,颜亦寒,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不必像个刺猬一样的防备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现在变成这样了吗?只说了一句话就像个刺猬一样?我皱眉:“颜亦寒,你这话怎么说?”
他没有看我,视线望向远方,山脚下城镇离我们是那么遥远,他淡淡的吐了一句:“你受过伤。”
哼!自以为是!颜亦寒,你懂什么!
“你受过伤,所以你不再相信任何人。”他转过头来,补充道。“我们是一样的。”
是吗?我瞪着他,“这么说来,你也受过伤了?”
颜亦寒没有回话,转头望向远方,久久之后才道:“我和你一样,不再信任任何人。”
“错!我和你不一样!”颜亦寒,我和你不一样,我还有信任的人!至少,我相信恶魔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
我转身,不想跟他说话了,因为他,总是会让我不自觉地想起恶魔…恶魔…我已经开始在心里默默的恨他了…他可以走,但是他不该不告而别!
“水当当,我们交往吧。”
颜亦寒的声音止住了我离去的脚步,我的身体顿了顿。我可以为了报复恶魔而选择和他交往,可是这样作贱自己又有什么意义?我什么都没说,我想雪雪她们游戏也玩的差不多了,我们该下山了。
“水当当,我们交往!”颜亦寒拉住了我的手臂,我转头看他,他那不容拒绝的眼神好讨厌!就跟恶魔的一样!霸道无理!
“你放手。”我用力想要挣开他的手,他紧紧的拉着我,想要将我拉近他。可是我又怎么会让他得逞,我没忘了自己学过空手道,我站好了,一脚朝颜亦寒踢去。我不知道是他身手不好,还是他是故意的,总之我踢中了他的小腹,他闷哼了一声,还是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放。
“你!”我带着怒气踢出的这一脚,杀伤力绝对不轻的,可是,他为什么不躲?
“做我女朋友!”他深邃的黑眸紧紧盯着我愤怒的双眼,语气依旧坚定的“命令”道。
“你放不放手?”我怒目瞪着他,他的固执,他的独断,为什么和恶魔那么像?看着他,我老是会把恶魔的影子叠在他的身上,但是我知道,他不是恶魔!
“你做不做我女朋友?”他是摆明了我不答应绝不放手了。真是个神经病!“我?要身材没身材,要美貌没美貌的,你到底看上我哪里了?”我忍无可忍朝他吼道,谁知他僵住了,视线直盯着我身后。我转过头,雪雪还有其他同学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大家都一脸惊愕的看着我和颜亦寒。
呃…我尴尬了…条件反射的想收手,可那颜亦寒还是抓的死紧…
我火了!哪有这样的人!“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骂他!只说了一个“你”字便说不出话来,双目瞪着他,很想踢他,但是,怕这个傻瓜不闪不躲,万一踢出个内伤,那我还得负法律责任。
“大家听好了,从今天开始,水当当是我颜亦寒的女朋友。”颜亦寒望着我身后的同学们,大声的宣布着,不止是我瞪大眼了,几乎所有人都瞪大双眼。
这个人!相比于恶魔的霸道,他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啪!我心里顿时升起了一把火,一巴掌打在颜亦寒帅气的脸上,火红的巴掌印片刻之内就爬上了他俊美的脸。身后,一片议论声平地而起…
“水当当,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对啊,颜亦寒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知道他什么身份吗?他是石油大亨颜之默的孙子。”“他看上你,你还敬酒不吃吃罚酒!”“也不想想你自己怎么样?”“别以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大家都忘了。”
“我以前都做什么了?你们说啊?”我用力的挣开被颜亦寒抓住的手,奇怪,这次,我居然挣的那么容易。我转身就朝身后那些同学吼道,没想到,我在她们心里如此不堪,难道这一切又是那个安然在背后操控吗?
“水当当,你以前和齐太子夜不归宿还搂搂抱抱的,你忘了?我们可忘不了。当初,只要是一中和飞扬的学生,有手机的都会收到一条彩信。到现在,你和齐太子抱在一起的甜蜜样子,在我们脑海里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
彩信?我忽然想起那一夜,恶魔怒气冲冲的摔了爸爸从少管所拿回来的手机,那时候,貌似就是一条信息把他给惹毛了,难道就是她们说的彩信吗?
“你们别说了,那都是误会。”雪雪赶紧站出来解释,我看她的脸色不好,好像要哭的样子,看着我,脸上是一脸的抱歉。“当当,对不起…”
是啊!她觉得对不起我,因为,如果不是她将极力劝我来这里,那么,我也不会被当众羞辱,也好,这样,我的名声臭了,应该就没有人会喜欢我了,再没有人会不顾我的意愿,要我做他的女朋友了吧?
我看了看那些嘲笑我的同学们,在她们的心里面,我水当当估计就是个仗着自己学习成绩好,有老师背后撑腰,喜欢勾引男同学的狐狸精吧。随便了,恶魔都不在了,我还在乎这些做什么?
“雪雪,我先下山了,你们玩。”我转身,朝着下山的山路走去,我想下山了,我有点累了,我想起了齐胖子,想起了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吃夜宵,想起了吃鸡腿时,他那一张天真无邪的脸。
“我送你。”颜亦寒一个箭步跟上来,再次拉住了我的手腕,深遂的眼眸一直盯着我的脸,我在他的眼眸里看到了我的脸,一张泪流满面的脸。原来,不知不觉间,我哭了…
那一天,阳光很明媚,微风和煦。恶魔也是这样,拉住了我的手,骑在机车上,不过,他说了五个字:“去哪?我送你。”
“我不用你送!你滚,滚到美国去,再也不要回来了!”我朝颜亦寒吼道,这一刻,我分不清他是颜亦寒还是恶魔了,我只想发泄我心中的怒火!两个月来,我没有恶魔的任何消息…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水当当,你疯了。”颜亦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是啊,我疯了,恶魔走后,我就疯了。从恶魔6岁来我家,我就从来没有和恶魔分开这么久,两个月了,我能告诉他我很想他吗?我能吗?
“放手。”我用力的挣开了颜亦寒的掌握,这次,不知道是我没站稳,还是我用力过猛,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山路是个斜坡,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眼看就要摔了下去,颜亦寒慌忙间朝我扑了过来。
他抱着我在山路山一路往下滚,我知道他已近尽量护着我了,可是,我的身体还是感到阵阵的疼痛…最后,颜亦寒撞到了一棵树上,我撞到了他的身上…
痛…好痛…我的肚子好痛,好痛,那是一种揪心的疼…疼的我几乎出不了气…下体似乎被粘稠的液体占据了…
“啊~当当,好多血…好多血…”我听到雪雪的哭喊声…然后…两眼一黑,便什么都没有听见了…
Chapter084
他的手用力一拉,系在白晓晨腰间的睡衣腰带瞬间被解开,只要他轻轻撩开白晓晨身上的白色丝质睡袍,白晓晨的身躯便会完全裸(和谐)露在他的眼前。但是,他放在白晓晨腰间的手抖了抖,猛然收回了回来。
“该死的!”他怒吼了一声,而这一声正好将床上的白晓晨惊醒。
白晓晨扑扇着长长的睫毛,缓缓的睁开眼,看到安泉,她的眼眸之中闪过刹那的惊喜,她慢慢的直起身,坐在床上,微笑的看着安泉。
“安总,你来了。”他到出现,她是欣喜的,甚至可以说是惊喜。
安泉的双眼,只勾勾的盯着白晓晨胸前裸(和谐)露的大片肌肤,她不知道,由于她的起身的动作,她的睡袍自动松开,没有穿内衣的酥胸伴着沟壑大片的映入安泉的眼帘,安泉看得移不开眼,
“该死的!”他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他的怒斥以及他直勾勾的视线让白晓晨察觉到异样,顺着他的视线低头一看,放声尖叫:“啊——”然后,动作迅速的拉拢了身上的睡袍。
安泉冷眼看着她,而楼下的陈妈和小雨火速冲了上来,白晓晨的尖叫让她们以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结果,冲进房间看到的却是,白晓晨紧紧的环住自己的身躯,而少爷站在她面前一脸的无所谓,她们唯一联想到的就是:少爷终于动手了。
认识安泉的人都了解他,他是个生意人,不会做亏本的生意。所以,陈妈和小雨都知道,晓晨小姐迟早要被少爷吃掉,只是,看现在她环住身子颤抖的样子,似乎晓晨小姐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立场。
两个人很自觉的退出房间,顺道把房门给关上了。
白晓晨脸色绯红,双目盯着安泉看,眼眸之中充满愧疚。“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她不知道她睡前忘了把睡衣穿好,现在,竟然让安泉碰到这么尴尬的一幕。
安泉深邃的眼眸盯着白晓晨看了数秒之后,那张看不清表情的脸上,终于挂着一抹清晰的微笑:“娃娃的胸部很漂亮。”他状似不经意的出口,却让她的脸更红了。她低着头,短暂的沉默。
“你睡够了吗?还是还想睡?要不要我陪你?”安泉问,最后一句话却故意问的暧昧。他上扬的嘴角将他的坏心眼显露无疑。
“不,不,不!”她慌张的摇了摇头,“我睡饱了,你…你先下去好?”她想穿好衣服了再下去找他。
“那好,我在楼下等你。别让我等太久,我的娃娃。”安泉凑近脸,在她绯红的颊上印下轻柔的一吻。刚刚的尴尬加上现在的这一吻,让白晓晨的心跳更加剧烈起来。她抚着胸口,目送安泉离开房间。
……
楼下的沙发上,安泉懊恼的握着手中的抱枕,死死的揉捏着,似乎要将手中的抱枕碎尸万段。该死的!多少女人勾引他,他都没反应,可是,独独一个白晓晨,却让他升起了想要她的欲望。
真是该死!该死!不会让严澈说中了,其实,他是喜欢女人的?那么,为什么其她女人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没反应,她们甚至比白晓晨要成熟妩媚千万倍,白晓晨一个无意间的动作,那白里透红的水蜜桃却在他的脑海里重复出现,挥之不去?为什么?他不喜欢女人,他的心非常确定,但是,他的身体不确定了…
该死的!他站起身,直接冲进了楼下的浴室里,他迫切的需要冷水,需要冷水来冰冻他身上不该产生的火热的感觉。
所以,当白晓晨下楼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安泉,浓浓的失望一下子让她美丽的眉眼微皱起来。他走了…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她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本事充满光彩的小脸,一下子黯淡无光了起来,他怎么不等她一他不知道她等他等了一天了吗?
安泉从浴室里开门出来,便是看到沙发上低垂着头,看起来闷闷不乐的白晓晨。修长的双腿朝她靠近,她抬头,看到他,眼眸之中闪过刹那的惊喜。“安总!”她开心的唤了一声。
她穿着一件低胸的连衣裙,旗袍似的设计将她堪称完美的身材展露无疑,她低坐在沙发上,胸前的沟壑深似谷。安泉盯着她胸前的沟壑,他一下子就联想到她胸前的两颗水蜜桃。他觉得,他需要再冲一次冷水。
“安总,我们今天出去吗?”习惯了安泉早上来,然后,一早就带着她出门玩一整天,今天,他来的比较晚,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带她出去玩。安泉闭上眼,沉默不语。他已经几天没有见到白晓晨了,他想,应该是太久没见,所以产生了新鲜感,所以才会对她有反应的!他这样说服自己。
“出去,当然出去。”
他粗暴的冲过去,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拖出去塞进车里,车子猛速行走的时候,他看都不看她一眼。安泉,他的心中全是懊恼!他要严澈,要他求饶,要他求他爱他,他要的,一直都不变,绝对不会是白晓晨!
他就这样烦躁着情绪带她出去吃了晚餐,然后,例行的看电影没有看,他直接驱车把她送了回来,被他送回来,她心底有浓浓的失望。
她做错什么了吗?他不和她说话,甚至暗自生着闷气。安泉牵着她下车的时候,晓晨看见陈妈和小雨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然后,她们两个人齐声道:“少爷,少夫人来找您了。”少夫人指的是夏桑迪,谁都知道,她和安泉已经定了婚。
闻言,安泉的脸色聚变,牵着白晓晨,一脸铁青的走进别墅里。
夏桑迪一看见他,就冲了上来,她来势汹汹,安泉赶紧将白晓晨藏于身后,他护花一般的挡在白晓晨面前。
夏桑迪很生气,很生气。安泉,从来不随便玩女人,甚至连女人自己送上门他都不屑一顾,她以为这样的男人靠的住,至少不花心,可没想到,安泉竟然背着她养了个情妇。本来,这事别人说,她是绝对不敢相信的,可是,她看到的事实却是如此。
“好啊,安泉,还没结婚,你就养了个小情妇,结婚了以后,那还得了?”夏桑迪,一个千金小姐,生气起来却颇有泼妇的架势。
“我…我不是…。我和安总,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白晓晨从安泉身后探出脑袋,为自己也为安泉辩解道。
“不是那种关系,那你说是什么关系?”夏桑迪的声音拔尖了不少,言语之中也尽是讽刺的语气。他知道安泉养着这小妹妹很久了,这样还不是那种关系?
“我…”白晓晨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她现在也不清楚,她和安泉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没错,我是养着她了,不过,她不是我的小情妇,她是我心爱的女孩。”安泉勾唇,故意将他和白晓晨的关系摸黑。他就是想让夏桑迪死心,别再缠着他了。天天准时出现在他家,他看到她就心烦,所以,他干脆搬去公司住,结果,夏大小姐拜访的地方也改成了安氏集团总部大楼。
“安泉,你!”夏桑迪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是他心爱的女孩,那么她夏桑迪又是谁?“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别忘了,你和我订婚了,就是我夏桑迪的男人,别想去招惹其他女人!”
“你要是不满意这桩婚事,可以退婚。”安泉冷声,将身边的白晓晨紧紧的抱在怀中,宣誓着他想要白晓晨的决心。
夏桑迪闻言,气的是直跺脚,她本想上前给白晓晨一个耳光,当做是教训,可是,安泉却将她护在怀中,安泉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她,敢碰白晓晨试试看!
夏桑迪不是傻瓜,她不会和安泉发生正面冲突,她也绝不同意退婚!她和安泉的婚事,是父母之言,媒妁之约,这件事情,她决定交给双方的父母来处理。她相信安伯伯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的!安家怎么会可能会要白晓晨做媳妇?
“安泉,走着瞧。”她跺了下脚,愤愤的离开了别墅。
盯着夏桑迪离去的背影消失在别墅大门之外,白晓晨这才抬头看安泉,安泉刮了下她的小鼻子,笑道:“傻瓜,我是开玩笑的,你别有心理负担。我这么说,都是为了骗夏桑迪。”安泉解释道。
白晓晨垂下眼帘,陡然间又倍感失望了,他说她是他心爱的女孩,也是开玩笑的吧…
她的失望,她的表情变化,全都尽收安泉的眼底,安泉勾起嘴角,很满意的笑了。白晓晨,应该是爱上他了。那么,他的下一步计划,马上就可以进行了…
……
远在美国水当当,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准确的说,其实一点也不陌生。电话,是安泉打来的。
“水当当,在美国玩的开心吧?”安泉的语气,似乎两个人很熟。
“……”木当当完全不知道,也不想和他说什么!
“我想也是,严澈住院一个多月了,你都不管不顾,你可真够狠心的!”
“什么?”电话这头,水当当已经拔高了声音。“安泉,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你不知道严澈住院啊?”安泉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
“安泉,是不是你?一定是你害的!”水当当的第一反应就是,印象里,严澈似乎很讨厌安泉。
“哦,他现在身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陪着他,我想,他应该会像你忘了他一样把你忘记了。”
“什么女孩,安泉你给我说清楚了……”水当当激动了。
嘟嘟嘟…电话那头,只剩下一窜的忙音…
Chapter085
美国,哈佛大学。
水当当来美国,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几天她和林雪雪把哈佛大学逛了个遍,所有严澈曾经留下足迹的地方她都逛了一遍,那三年,他都是在这里过的…
“当当,差不多该回国了吧?”说话的是林雪雪,此时,她和水当当坐在一处花圃边上的长椅上,哈佛大学的绿化做得相当好,环境优美,风景秀丽,不愧是美国第一学府。
当初,当当说想来美国看看哈佛大学,她就知道,她一直忘不了严澈离开的那三年。他走了,孩子没了,她也忘了他。那三年就好像是戏剧一般,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当然。
林雪雪非常仗义的说要陪她一起去美国,当水爸忙着谈生意的时候,当当也好有个照应。于是,两人结伴在美国,只逛了一个地方,哈佛。林雪雪知道,这一次严澈伤当当很深,当当住院住了一个月,都是他害的,而他竟然也不来看她,就像当初他不告而别去美国一样,一封信或者邮件都没发回来。
林雪雪知道,当当表面上什么都不说,其实,心里非常难过。如果她不在乎,那么又何必千里迢迢跑来美国?
“雪雪,你想回去吗?”水当当反问道。她还没准备好回去该如何面对严澈,当他抱着她在蓬头下面淋水,当他强势的进入她的身体,当她全身发烫,头疼欲裂,而他毫无顾忌猛烈的撞击她的身体的时候,那一刻的他是多么的可怕…
她不知道回去之后,他会怎么对她…那一天他喝醉了酒,只是因为齐言,他就发了疯一样的要她…甚至不顾她因为淋冷水而发烧的身体…这样暴力的他,太可怕了…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可是,他对她的爱充满占有欲,这样的爱,很危险…
“呃…”林雪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老实说,她看当当好像还不是很想回去,但是,她真的很想回去找李良大叔算账,他竟然找她找到她家里去了,还当着他妈妈的面将两人的关系讲的很暧昧,说什么两人是忘年之恋,天哪,差9、10岁的,还能是忘年之恋?当然,这个不管是“万年”还是几年之恋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和他,压根就没恋!
林雪雪的妈妈打了国际长途,将她大骂了一通,说什么那个李良虽然长得是一表人才,可是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她是坚决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的!林雪雪真的是冤死了!她一定得找李大叔回去跟她妈说清楚!
“那…”水当当犹豫的开口,“那你就先…”水当当本想告诉雪雪,如果她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反正,她是要等爸爸回去的时候一起回去的,结果——
“当当——”一道充满欣喜的男声打断了水当当的话。
水当当与林雪雪同时回头,脸上惊讶的表情大同小异,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口:“颜亦寒?”
颜亦寒笑了,俊美的脸膀上挂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显然,看到水当当,他的心情很好。“我就听大家都在说,这几天学校里面来了两个中国美女,我在纳闷着究竟是怎样的美女让他们念念不忘,原来是你们俩啊!”他边说,边在水当当身边坐下。
“喂!颜亦寒,拜托你拍马屁注意点,我又不是美女,别把我归在美女那一类。”林雪雪举着小拳头,朝颜亦寒挥了挥表示抗议。当当才是真的美女,她呢就是绿叶。而她,甘当绿叶。
“你们来了很多天了,怎么不来找我?”听说她们来了有几天了,可是水当当却没有找过他,颜亦寒欣喜的眼眸之中难免闪过一丝失望。
“你要学习,怕打扰你学习啊!呵呵…”水当当站了起来,尴尬的笑了笑,说实话,她压根就忘了颜亦寒还在哈佛学习,心里关顾着想严澈了…是啊,想严澈啊…尽管有些怕他,但是,她却很想他…
他也许还在生气吧…生她和齐言的气…所以,一向霸道的他,一个月过去了,他连找都没有找过她…
“我…”颜亦寒知道,“他要学习”成了水当当拒绝找他的借口。“你们怎么会来美国的?难道?你们想当交换生?”颜亦寒期望见到水当当,希望她能与他在一起,所以,他总是往他期望的方向想,他忘了,要当哈佛的交换生,轮也轮不上水当当的那所二流大学的。
“当当——”水当当还没回答颜亦寒的问题,便听到远处又传来另一声叫唤,而这声叫唤,比颜亦寒的要熟悉许多,但是,不是太熟悉,所以,她知道,不是严澈的,她转头,果真眼底是浓浓的失望…
齐言朝水当当飞奔而去,靠近她时,已经一把将水当当抱进怀里,水当当脸色微变,而严亦寒更是骤变。“你!你是谁?”他冲上前去,一把拉开齐言高大的身躯。两个同样高大的男生,愤愤的对视着!颜亦寒并不认识齐言,所以,对他一出现就抱着水当当的行为表示非常的不满!
“我?你又是谁?”齐言这才看清,原来当当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竟然直接问他是谁,一点礼貌和规矩都不懂。
“我是颜亦寒,当当的…”的什么,颜亦寒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他和当当之间的关系。
“我是齐言,当当的弟弟。”这是他和水当当商量好的,所以,齐言说得理直气壮。而颜亦寒眉头紧锁,他知道水当当就一个哥哥严澈,貌似是没有弟弟的!这个弟弟一定是他自作多情安上去的头衔!
“你喜欢她?”颜亦寒问。他知道这个齐严看当当的眼神不一样,不只是弟弟那么简单。
齐言点了点头:“是又怎么样?”他从来不屑隐藏他对当当的感情,他是喜欢当当,可是,当当说,只当他是弟弟,这让他情何以堪…而现在,他只想待在当当的身边就好…
水当当住院的那一个月,齐言也不知道,因为,齐尚把他带回澳洲,齐尚是坚决反对齐言和水当当在一起的!一个月后,齐言实在是想念水当当,打了好几通电话去水当当家,都没人接,最后,王婆婆终于接了电话,她告诉齐言,水当当去美国上大学了。
显然,这是个错误的信息。王婆婆以为,水当当休了学,那天傍晚又跟老爷说她要去美国什么“哈我”大学,王婆婆直觉的以为水当当是去美国上大学了。
所以,尽管王婆婆提供了错误的信息,但是,齐言还是很快找到了水当当。从澳洲飞去美国,齐尚并没有阻止他,他很高兴,很高兴,所以,一看到当当,就忍不住心底的快乐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对于相继出现的两个男孩,水当当并不欣喜,她只是淡淡的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思绪早已经飘到不知哪里去了。
“你知不知道,当当是严澈的女人?”颜亦寒觉得他必须提醒一下这个齐言,水当当与严澈之间,那是谁都不能介入的!如果可以的话,也是他颜亦寒能介入,还轮不到齐言。
说到严澈,齐言就怒了。“他算什么?他不就是以当当哥哥的身份长大,然后先入为主了,如果当当不是先认识他,那么,当当的男人轮也轮不到他!”
颜亦寒突然笑了,齐言还真的是“弟弟”呢,果真比较幼稚。有些事、有些人,那都是命运。水当当与严澈,从小就纠缠不休,这便是命运。这与先遇到谁,后遇到谁,没有关系,如果当当不喜欢,那么他石油大亨的孙子,绝对不会比严澈差。她忘了严澈的时候,她也没有爱上他…
颜亦寒的笑容,让齐言觉得特别刺眼,他抡起拳头一拳打了过去,颜亦寒结实的挨了一拳,恼怒的他自然是还手打了回去。没想到,两个外表同样都是斯文俊美型的男人,打起架来,还真是不要命,两个人已经打成一团了,而林雪雪忙着劝架,她们都顾不上一旁的水当当。
水当当接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给她的人叫安泉,“严澈住院一个多月了,你都不管不顾,你可真够狠心的!”安泉这句话如五雷轰顶一般,水当当站在原地,傻愣愣的。严澈怎么会住院?住院的不该是她吗?受虐待的人是她又不是他,他为什么会住院?
安泉说,严澈身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陪着他,严澈会像她忘了他一样忘了她,会吗?不会的,严澈绝对不会忘了她…泪水至她的眼角滑落…她一直在心里埋怨着严澈不来看她,却不知道,原来他也和她一样躺在医院里…不行,她要回去看他!
她晃过神来,冲上前拉住林雪雪的手,“雪雪,走。”
林雪雪被动的跟着她跑,当她看到水当当泪湿的面颊,她愣了一刹那。
她是被水当当硬拖着走的,老实说,水当当的速度让被拉着跑的林雪雪几次差点一头扎地上,林雪雪边跟着她跑,边纳闷,为什么当当突然哭了?
当齐言和颜亦寒追出去的时候,水当当和林雪雪正好钻进出租车里扬长而去。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都是你的错!”互相埋怨着,拳头准备好,又开打了…
严澈…等着我…我马上回去…
想爱与被痛Chapter086
当水当当和林雪雪坐上回国的飞机,安泉正坐在养着白晓晨的别墅里悠闲的喝着茶,他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胜利的微笑,白晓晨坐在他的对面,不理解他微笑的深意。
“安总,你心情很好?”白晓晨问道,她不明白安泉今天晚上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现在时间晚上10点多,是他平常送她回来的时间,而今天,却是他出现的时间。
安泉抬头看她,也不说话。深邃的眼眸盯着白晓晨,仿佛是要将她看穿。他泯了一口茶,才轻轻开口:“娃娃,你喜欢严澈吗?”这些天白晓晨天天去医院看严澈,今天也不例外。
“我…没有…”白晓晨一时无措,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喜欢严澈,确实,她是有些喜欢他的。严澈性子冷,相比于安泉的对她的温柔,严澈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她喜欢和严澈聊天,因为,他会很冷很冷的告诉你很多知识。而安泉,她更希望能和他聊一些他自己的事情,只是,面对安泉时,她就‘是不能像面对严澈一样坦然,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题,而安泉,让她有所顾忌。
她知道,他太深沉,看她的时候,总是带着思考的眼神,她知道,他对她好,是有目的的,但是…她就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对她的好…
她喜欢他对她笑,很好看,相比于严澈美人,他的笑容就吝啬许多,她给他讲笑话,都撼动不了他冰封的嘴角,而安泉,总是不时的对她微笑,她喜欢他的笑容,很温暖。
“你喜欢他!”安泉很笃定的说着。
白晓晨瞬间抬起头,什么?她瞪大眼睛盯着安泉…他以为她喜欢严澈吗?那他会怎么样?如果她喜欢的人是严澈…他会怎么样?会吃醋吗?
白晓晨啊白晓晨,你究竟是在奢望什么?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就算他喜欢你,那么他的家人也是不会接受一个未成年少女的吧…16岁的年龄,也许有着26岁的心境,但是,毕竟还是16岁…
“去换件漂亮的衣服,我们现在要出门。”安泉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现在水当当应该已经坐上飞机了,也许很快就会出现在严澈的病房,他必须马上行动,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白晓晨瞪大眼,再次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现在?现在时间是北京时间晚上10点25分,他确定现在要出去吗?
“对,就是现在,马上去换衣服。”看见她′疑惑的眼神,安泉确定的点了点头。
白晓晨忙冲上楼,五分钟后下来,她已经换上了一件雪白色的雪纺连衣裙,身材稍微娇小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个放大版的洋娃娃。她跑下楼的时候,及膝的裙摆飞舞起来,她就像个精灵一样朝安泉飞奔而来,安泉不自觉地抱住她冲过来的身子。
“小心点,别这么莽莽撞撞的,摔着了怎么办?”安泉语气责备,可是,这话语谁听着会不知道,安泉是在关心她。
白晓晨脸瞬间爆红了,“我…我…”她还是延续了和安泉说话一贯的紧张感,“我…怕你等不急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还要出门,所以,她怕安泉会赶时间。
“我不急,走吧,先带你去吃宵夜。”安泉的手臂揽上白晓晨的腰间,柔软的触感以及白晓晨身上淡淡的清香,一点一点的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摇了摇头,告诉自己他要的人一直都是严澈。
安泉带着白晓晨吃过宵夜,白晓晨以为他们就要回来了,可是,安泉却将车子驶向了别墅相反的方向,白晓晨疑惑,“还要去哪里吗?”都已经这么晚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安泉道,专心的开着车子,视线一直放在公路上,表示不再接受白晓晨的问话。白晓晨安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盯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城市的夜晚,如此绚丽多彩,如果,安泉的车再开的慢点就好了。
慢慢的,白晓晨觉得车窗外面的风景有些熟悉,直到安泉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她才恍然惊觉。“你要来看严澈吗?”白晓晨瞪着眼睛问安泉。
安泉并没有回答白晓晨的问题,停好了车子,将白晓晨往医院里面带,医院病房的探病时间截止是晚上9点,而现在,已经11点多了,这么晚了,恐怕是看不到严澈了。
可是,奇怪的是,安泉拉着白晓晨横冲直撞,最后坐了电梯直接到了严澈病房的门口,也没有一个医生护士出来阻挠,白晓晨在严澈的病房门口东张西望,真的没有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