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34部分

发了疯一样朝严澈冲了过去。严澈眼都没眨一下,黑棋的身体冲过来,他弯腰就给黑棋一记勾拳,黑棋被他打中了下巴,“啊——”他惊呼一声,嘴里的一颗牙飞了出去。
“你敢动我的当当?”严澈冷眼瞪着黑棋,黑棋摇晃的身子还没站稳,他就给黑棋补上一脚。黑棋远远的飞了出去,被小五和小六接住了。
“小五,小六,一起上。”黑棋打架从来都是单打独斗,这回,他被严澈打的狼狈,甚至可以说是失了一只眼睛,他气火攻心,吩咐小五和小六一起上。小五和小六两个人都是身高超过一米九的混血儿,虽然没有什么真功夫,不过,在身高和力气上,他们显然很占优势。
但是,严澈才不管他们有多高。小五和小六冲过来只几分钟,严澈已经把他们全打趴在地上了。而他们,非常没义气的将他们的老大出卖了:“人不是我杀的,是他杀的。”“也不关我的事,真的是他杀的。”小五和小六,他们都指着黑棋。
黑棋瞪大眼,没想到死到临头,他的两个手下会出卖他?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走后门偷溜,结果,他的身体在看到突然闯入的一些人后,瑟瑟发抖着…那些人手里拿着枪,身上还穿着警服。
“不许动。”不管是前门还是后门,闯进来的警察已经将他们全部包围了。水当当抱着齐言一直哭,在看到警察出现的时候,她终于安了心,两眼一闭,嘴里喃喃的嚷着:“快点救救他”然后,她整个人虚弱的倒进了一具温暖的胸怀…一个星期后,医院。
齐言当时被送到急诊室时已经奄奄一息了,那一刀真的插(和谐)进他的心脏里,而且,他失血过多,大脑严重缺氧。经过医生的一番抢救,他暂时保住了性命,但是,医生说,他随时都可能会死…
齐言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水当当也在他的病床前守了一个星期,以泪洗面的一个星期让她变得特别憔悴。都是因为她,齐言才会受伤的,都是因为她…如果那时严澈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主动回去,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绑匪要绑的是她,齐言只不过是和她在一起罢了。
水当当望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齐言,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双目紧闭,水当当多希望他能睁开眼,多希望他此刻能够用他灿烂的笑容看着她,叫她一声:“当当”
“当当”一声轻柔的呼唤把水当当从睡梦中叫醒,她欣喜的抬头,看到病床上的齐言还是老样子,双目紧闭,脸色愈发的苍白。她的脸上挂着浓浓的失望,她转过头看到了严澈,她没有说话,只是又把头转回来。她把齐言的手握在了手里,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齐言,你快醒醒,你已经睡了一个星期了,再不醒,姐姐就不要你这个弟弟了。”
严澈看着水当当,她深情的凝望着齐言,她的眼神里满是爱怜,他没有生气,也不吃醋,他深邃的眼眸里闪过许许多多的光芒,让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复杂。
警方已经查出来那三个绑匪的身份,确定了他们是警方一直在通缉的“黑三角”,他们三个人都是混血儿,都是因为母亲被外国男人欺骗而生下的孩子。他们还没出生的时候,父亲就逃之夭夭回国去了,于是,他们只由母亲带大。
从小就被抛弃,还有加上遗传了父亲的肤色,使得他们上学的时候受同学歧视、嘲笑。高中时代,三个人很有缘分的相识了,并且组成了“黑三角”的小帮派,帮派成员就他们三个。
黑棋是老大的本名,而小五、小六则是昵称。这昵称的背后自然是有一段故事,但是,这个故事不是重点。重点是,警方从他们的口中问出了此次事件的主使人。他们说没见过那个人的真面目,但是听声音,是个外国妞。
警察问严澈说水当当是否和人结怨?当时,严澈联想到外国妞就一下子想到了乔琳娜。可能吗?会是她吗?乔琳娜被警方传到警局,与黑棋对峙之后,黑棋万般肯定的点着头:“是她,就是她让我们干的。”
乔琳娜被警察传话的时候就吓的半死,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好事,可来警察局,人家都说死了人,她心里怕的要命。坐在黑棋对面与黑棋对峙时,她的手心直冒冷汗。当黑棋伸出食指指着她说就是她的时候,她已经彻底崩溃了。
“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有叫他杀人啊!”她当下就发狂的吼叫了起来。她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个敢和严澈上(和谐)床的女人,她并没有想要那个女人的命啊!
结合了黑棋等人的供词和乔琳娜的供词,警方确定了乔琳娜真的没有买凶杀人,但是她以蓄意伤人罪被拘留了三天,三天后,她父亲出面。乔琳娜被遣回美国,并且永生不得再踏入中国境内。
而三个绑匪,前科加现罪,恐怕牢底要被他们坐穿了。
严澈的手搭在水当当的肩膀上,她憔悴的面容让他看了好心疼,他幽幽的开口:“当当,回去休息一会儿,我来照顾他。”
对于齐言,严澈很是内疚。当当的手机里面,被他装上了gps他想知道她在哪里,易如反掌。那天,当当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去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开始急了。他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当当爱的人是他,没齐言什么事。可是,他最后还是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了。
当他根据手机里导航仪的显示找到水当当的手机时,她的手机在齐言车上的包包里,而她和齐言,都不见了。于是他急了,他疯了,他问饭店门口的警卫,警卫告诉他,晚上的时候看到一个那对男女出了饭店后,就被人弄晕了绑进车里。
那个警卫反应也很快,立刻冲进店里召集人手,可是再出来的时候,他们人已经不见了。警卫当时就报了警,警方调出了门口的监控录像,因为距离有点远,画面比较模糊,不过,当时的情况也都拍了下来。两个人晕倒后就被抬进了另一辆车里,录像里面,车牌号码有点模糊,但是可以清楚的辨认出来绑匪的车牌号。
严澈立刻打电话给警方,警方那边,说已经在调查了。当严澈赶到警察局的时候,警方已经查出了重要线索,那辆车停在郊区的一栋废弃的厂房里。严澈知道了地点,不顾警方的阻拦率先开车自己先去了,这就是为什么严澈先到,警察后到的原因。
严澈有点自责,他如果早点出来找当当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如果早点让大老板把乔琳娜带回去,就更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齐言…他终归也是有责任的…他保护了他的当当,他感谢他…如果不是齐言拖延了时间,那么受苦的人就是当当…望着病床上的齐言,严澈衷心的希望他能够快点醒过来。
“严澈,你去上班吧,齐言有我看着就好。”齐言的父亲齐尚前几天去了澳洲,齐言出事的当天,他赶不回来,但是第二天他就出现在医院里了。那时候,齐尚伤心欲绝。他盯着床上的齐言,看着床边的水当当,说了一句:“当当,你要好好照顾你弟弟。”然后,他的人就发疯一样跑了出去。这一个星期差不多要过去了,齐尚没有再出现一次。
“当当,我留下来陪你。”严澈不想走,他的当当守着别的男人,那么他就守着他的当当。
“不用,你去公司!”水当当的态度非常坚决。她是有点怨严澈的,但是,她又不能怨严澈。乔琳娜是严澈惹来的,可是,严澈是无心的,谁会想到乔琳娜会那么疯狂?她只是怨自己,都是她害了齐言,都是她!齐言是为了救她才会…想到这,水当当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当当…我…”严澈还是想留下来…
“我叫你走你听见没有?”水当当朝他吼了一声。她现在不想看见他,不想看见任何人,她只希望齐言醒过来,齐言醒过来,看到她守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我马上走,你别激动…我马上走。”严澈走到门边,在门口看了好几秒钟,他终于关上门走了出去。本以为他和当当已经算回到原来了,现在却又出了这事,李良那混蛋说的对,“老天在惩罚你呢,不让你好过,谁让当年你一走了之的!”没错,老天在惩罚他,所以他和当当的感情才会多灾多难。
水当当又趴在病床前睡着了,她不想睡的,可是哭着哭着又睡着了。似乎有一双手在轻轻的撩起她的头发,她愤怒的抬起头,往身后望去,身后没有半个人影,她以为严澈又来了…那么…如果不是做梦的话,就是有人在弄她的头发了…她慢慢的转过头,很慢很慢,她怕转快了,会很快发现自己在做梦。当她转过头,再一次泪流满面。齐言…他醒了,而且,真如水当当所预知的那样,他对她笑,笑的异常灿烂,只是,他的脸色是苍白的,嘴唇更是白的吓人。
“当当”他轻轻的开口,叫着水当当的名字,很轻,但是水当当还是听见了。
“你别说话,我去叫医生,马上。”她放开齐言的手就要站起身,可是,齐言反抓住她的手。
“当当,别走”齐言一脸祈求的看着水当当,水当当弓着的身子又重新坐了下来。“好,我不走,你别说话,好好休息。”她轻声的开口,齐言终于醒过来了,她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告诉齐言她有多高兴。
齐言想要摇头,可是,他发现他根本就动不了。他想要告诉当当,告诉她,他要说话,他必须说话,他怕他不说话,以后就没机会了。
“当当,我…好高兴…好高兴…你就在…我身边…你没事…我可以保护你了…”齐言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很轻很轻,就好像随时会断气一样。
“齐言,你别说话了,好不好?”水当当很害怕,她想起身去叫医生,可是,齐言紧紧的抓着她的手。
“当当…我…我要.说话…我…怕…怕再.再…不说话…就…来不及了…”齐言紧紧的抓着水当当的手,他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才把这句话说出来。
“当…当我…我爱…我爱你…”齐言看着水当当,说的断断续续的,他说话已经不是出声了,而是出的气息…
“我知道,齐言,你不要说话了,你放手,我去叫医生过来,你放手好不好?”水当当的泪水一点一滴的掉了下来,他在说他爱她…她一直到都知道他喜欢她…她一直把他当小朋友一样,她以为,他不懂爱是什么…她以为他对她,只是一时冲动罢了…可如今他这奄奄一息的告白,让水当当泪如雨下…“当当如果…还有下辈子…你会爱我吗?”齐言一脸期待的看着水当当。
水当当用力的点了点头,“会,我会。”
“谢谢你…当当.”齐言终于放开了水当当的手,他的手抚上水当当泪湿的面颊,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很轻很轻,轻到水当当根本就感觉不到脸上的触感。
“当当…下辈子下辈子我做你…你亲弟…弟…好不好?”
“好。”水当当抬手,逝去了齐言眼角的泪水。“不要下辈子,这辈子就是。”
“这辈子…”齐言的眼神黯了黯…这辈子他还有可能吗?“下辈…子吧…我是…你亲弟弟…你会爱我…的…到时候…你再遇到严澈…你依然…会…爱我…因为…姐姐一定会爱弟弟的…”齐言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喘气了。
水当当看着齐言的样子,心急不已:“齐言,你别说了…别说话了…我马上叫医生…”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她站起身子,发现自己竟然站不起来,真是该死!
“当当…我们…我们…约好的下辈子…你不要忘了…我就做你亲弟弟…亲弟弟…就好…”齐言喘着气说完这最后一句,那双黑亮澄澈的眼眸,终于慢慢的闭上了。病房里的生命机上,曲线变成直线,并且发出长长的鸣叫声…鸣叫不止…
“啊——医生——”水当当发疯一样的冲了出去。
病房外面,水当当被严澈紧紧的抱在怀里,泣不成声。当医生被水当当的叫声唤来的时候,马上对齐言进行急救,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病房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起搏器、电击,医生能做的都做了。
病房门开启的时候,齐尚陪着医生一起出来,他的眼眶泛红,整个人异常的颓然。医生低着头轻轻的叹了口气,“准备后事吧…”
“啊——不要——”水当当的哭喊回荡在整个病房内,齐言的床上盖了一块白布,她的脑海里浮现齐言对她笑的样子,她终于伤心过度晕倒了…
“当当,下辈子,我们一定做亲姐弟…”
齐言的丧礼办的很简单,简单到只有齐尚、水当当他们一家在齐言的墓碑前,默许凝望。水当当无声的哭泣着,她的脑海里不断回想的是齐言临终前的那几句话,她跪在齐言的坟前,天上下起了小雨…
大人们都退下了,只留下水当当和严澈,水当当跪着,严澈在在她身边为她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而雨水,全都淋在他的身上。他只是默默的看着水当当哭,他的眼眶泛红,他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齐言死后,水当当把自己关在家里,关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她不见任何人,包括严澈。水正翰给她送饭,默默的放在她的房门口,她会很准时的端进去吃,吃完了会放回房门口。所有人都知道她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所以也就由着她。
直到学校开学,她才主动走出房门。当她开门出来的时候,她脸上忧郁的表情水正翰非常熟悉,这表情和当年严澈离开后是一样的,有一段时间,她显得特别的抑郁,闷闷不乐的,也不常说话。水正翰看着她,很是担心。
严澈开车送水当当去学校,他们两个一起出现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严澈是水家的养子已经不是秘密,严澈喜欢水当当,那更不是秘密。只是,暑假前,他们还是冤家,暑假过后,就不知道他们感情是好是坏了。
“当当…”水当当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却被严澈拉住了手腕,她又坐回车里,疑惑的看着严澈。
严澈的唇在下一秒盖了过来,“唔…”水当当一把推开严澈,严澈一脸受伤的看着她。他几乎已经不记得上次吻她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突如其来的吻让水当当一时手足无措,条件反射的推开了他,看到他的眼眸之中满是失望与受伤的神情,她犹犹豫豫的开了口:“对不起…严澈…我…”、“没关系,你去上课吧,我下午来接你。”严澈动作自然的在水当当额上印下一个吻。水当当看了他几秒钟,开了车门下了车。
齐言的死,她不知道该怨谁,怨绑匪吗?绑匪是乔琳娜雇来的;怨乔琳娜吗?乔琳娜的目标是她;怨她吗?她也是因为严澈才成为乔琳娜憎恨的目标;怨严澈吗?他也不想乔琳娜喜欢他。所以,到底该怨谁?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的时候,齐尚打来电话,是水正翰接的,那时候,水当当闹自闭,齐尚的电话也不接,所以,水正翰就在她的饭菜盘子上饭了一张纸条。
“当当,齐言走了,你齐叔叔打算去澳洲常住,有空来看看我。齐言的死,不是谁能预料得到的,所以,你也别太难过,把齐言忘了吧,就当你从来没有遇到过他。把齐言忘了吧…”
能忘吗?她能把齐言忘了吗?齐言是被她害死的!被她害死的!
开学的第一天,集训。火辣的太阳下,同学们站成排的听校长念经,而水当当脑海里反复出现的是齐言那张带笑的脸,太阳毒,她心烦意乱,以至于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她的额上、脸上、手心开始冒汗,她都不知道…
直到,听到有人喊:“水当当晕倒了,快把她送到医务室里…”她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意识…
医务室的医生是个老中医,市医院退休出来的。因为一脸老古,平常面上不带笑容,非常严肃的样子,所以同学们都戏称她叫灭绝师太。水当当醒过来的时候,灭绝师太正瞪着她那双澄亮的眼睛,一脸惋惜的看着她。
“同学,你身体有点虚。”灭绝师太一开口,水当当便愣住了。没想到灭绝师太这么有幽默感,身体有点虚是什么意思?她瞪大了疑惑的眼睛。
“去医院检查检查,是去是留,你自己看着办。”灭绝师太又开口。
她没头没尾的话完全把水当当愣住了,现在简直可以用一头雾水来形容她。她只是觉得应该是太阳太大,加上精神不集中,她大概是中暑了,灭绝师太所说的是去是留,是什么意思呢?她继续瞪着疑惑的眼。
“你怀孕了。”灭绝师太叹了口气,淡淡的开口。
“什么?”
“我刚刚给你把脉,发现你有喜脉,具体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也许我是错的,你还是学生,这个孩子是去是留你自己看着办吧。”灭绝师叹开始收拾东西,抬眼看水当当,示意这位同学可以走了。
她怀孕了?走出医务室的门,水当当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十六岁那年第一次怀孕,这回她又有了严澈的孩子?只是这个孩子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她想起暑假的时候,她和严澈那个的时候,严澈并没有做防护措施,而她自己也忘了吃药了。那时候,两个人基本上是在公司,偷偷摸摸的在一起,水当当心里怕的是被家里人发现,哪里还管肚子的事。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她的肚子里真的又有宝宝了吗?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有,这个宝宝…她想留啊!她不想再失去她和严澈的孩子…不想再失去了…她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失去了齐言,她真的不想再失去了…
她回宿舍拿了自己的包包,大太阳底下,同学们还在听校长念经,她悄悄的绕开,从另一条道出来,在校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火速赶到了医院。
医生诊断结果,她怀孕了,一个月零二十天。她真的怀孕了?她摸着肚子,嘴角漾起了一个幸福的笑容。也许这几天太过伤心,这孩子,算是喜事吗?但是,这孩子,她能生下来吗?她坐在出租车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爸爸妈妈知道了,是会高兴还是会不高兴?
出租车停在了她家门口,她下了车,慢慢的走进屋里。她怀孕的这件事,她一时消化不了,她不知道应该马上告诉严澈,还是再等等…严澈应该是会高兴的吧…他一直嚷嚷着要再给她一个孩子…水当当现在最担心的,还是爸爸和妈咪的态度。
爸爸对严澈,那简直是把他当仇人一样,可是,水当当知道,爸爸到底是心疼他的。刀子嘴豆腐心,爸爸是真把严澈当自己的儿子才会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耻。严澈,也只是对她比较霸道了点…他伤她…都是无意的…
至于妈咪…在家里的时候,水当当就明显感觉到了,只要她和严澈稍微表现的亲密一点,妈咪就会不高兴,沉着脸看着他们,一脸心痛…是的,心痛…水当当不知道她是为什么心痛…是因为白晓晨吗?白晓晨成不了她的媳妇了,所以,她心疼了吗?
她明显感觉到妈咪没有以前那么喜欢她了,白晓晨那会,妈咪似乎很高兴自己有了孙子,那么,她怀孕了,妈咪会不会也很高兴?她怀的是严澈的孩子,可是,白晓晨不是。妈咪不喜欢她和严澈在一起,这一点,她表现的很明显。
在家里的时候,水当当总是叫严澈哥哥,哥哥长哥哥短的常惹得严澈气恼不以。她偶尔向严澈撒撒娇,可是,这样常常会惹来妈咪怒目瞪着她,她知道妈咪不喜欢她和严澈在一起,那么,如果妈咪知道,她和严澈已经暗度陈仓很久了,她会反对到底吗?
水当当开门进去,楼上却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是爸爸和妈咪在争执。水当当很奇怪,爸爸和妈咪从来不吵架的,这会怎么会吵的这么凶?她扶着楼梯慢慢上楼。
“水正翰,你敢说你没有对不起我?”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想?我怎么可能对不起你?”
“好,如果你没有,那么澈儿是你的孩子,当当也是你的孩子,你凭什么那么偏心当当?”
“你自己看看澈儿都做了什么好事,他做的那些事,我能不生气吗?”
“呜呜呜…他就算再混蛋,也是我们的亲生儿子,你上次居然差点把他打死掉,水正翰你好狠的心啊!你是希望他也和齐言一样没了你才高兴了是不是?”
“澈儿是我们的亲生儿子,可是,当当也是我们的孩子!”
“是,对,当当也是亲生的!”苏橙歇斯底里的吼道,意有他指。
楼上的两个人情绪都特别激动,声音像利刃一样扎进了水当当的心里。她的脚像是定住了一般,她的脸已经被泪水浸透了,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手里的包掉了,她飞速的跑了出去。
严澈…她和严澈…竟然是亲兄妹…她坐在出租车里,出租车司机问她要去哪里,她只是流着泪不说话…她和严澈是亲兄妹…亲兄妹…她脑子里反反复复的闪动着爸爸妈咪的话…她和严澈,是亲兄妹!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哭,这么漂亮的姑娘哭的他心都疼了,可是她生意还是得做,他上有老下有小要养。他犹豫着要不要再问一下这姑娘要去哪,那姑娘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终于说了一个地址。
水当当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当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可是,却有人告诉她,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亲哥哥的,她和她的亲哥哥乱(和谐)伦,然后,她还怀了他的孩子。她接受不了这样的变化,真的接受不了…
她坐在车里,哭得歇斯底里。老天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她以为孩子是礼物,结果,孩子却是她致命的伤害。严澈,是她的亲哥哥,亲哥哥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早点告诉她呢?为什么他们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一直和她相亲相爱的,告诉她,他爱她的人,是她的亲哥哥!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哥哥的,真是好笑,太好笑了!哈哈哈…水当当坐在出租车里,突然发了疯一样的又哭又笑起来。这个孩子…孩子怎么办?“呜呜…呜…”还有她,她怎么办?她和严澈怎么办?
水家的别墅里,水当当还没有听完整的话还在继续着…
“是,对,当当也是亲生的!”苏橙歇斯底里的吼道。她的表情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水正翰,当当是你亲生的,可不是我的!
“老婆,你这是什么话?你不也一直把当当当成是自己的女儿吗?”水正翰完全不理解苏橙此刻的歇斯底里。
“是啊!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我一直在帮你养私生女!”
“苏橙,你胡说八道什么?!”面对苏橙这样的指控,水正翰也怒了。
“难道不是吗?你对当当那么好,难道当当不是你和齐紫萱的女儿?”
“什么?苏橙,你疯了,你怎么会这么怀疑我?你对的起紫萱和严肃吗?”面对水正翰的指责,苏橙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当年的事情也渐渐的在她脑海里浮现,当当为什么会被水家收养,而他们的亲生儿子又怎么会流落在孤儿院,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还得从20年前回忆起…
想爱与被痛Chapter100
水当当是齐紫萱和严肃的女儿,本该姓严。当初严澈非要改名,于是水正翰才出了个主意让他姓严的,自己的儿子姓了自己最好兄弟的姓,也算是把当当的姓还给她了。
水正翰和严素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大学的时候,两人是室友,还是那种上下铺的兄弟,建立了一定的革命感情。当时,严肃和大一的小学妹齐紫萱恋的不亦乐呼,整日在水正翰面前提小萱小萱的。
水正翰对严素口中的小萱很是好奇,他没见过严肃的小萱,那时候,严肃还兴致勃勃的要介绍她们认识。于是有一回,严肃带着水正翰去小萱她们班里。水正翰远远的就看见一对亲密相依的女孩,严肃指着其中一个女孩告诉他:“那就是我的小萱——”严肃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而水正翰大喊糟糕。
两个女孩漂亮的不分上下,而且,相视而笑,笑容非常甜美。其中一个穿着紫色洋裙的女孩笑起来,那样子深深的牵动了水正翰的心,他当时并不知道严肃在指着谁,他只是下意识的想,紫色的衣服,齐紫萱。
他对她一见钟情…
“对不起,我想到我还有一件很急很急的事要做,我先走了,改天再介绍我们认识。”当时他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跑。他从来不知道,他竟然会对兄弟的女人一见钟情,他更不知道,一见钟情就是这样子的。
看见她,他为她脸红心跳,想要将自己的心掏给她看,想要她知道他对她的感情。
水正翰开始害怕,害怕严肃跟他提小萱了,严肃一提小萱,他脑海里就会浮现那张绝美的小脸,他的心就开始狂跳不已。
“翰子,我告诉你,你今天半路跑了太可惜了,小萱她…”
严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水正翰打断了:“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你家小萱了,赶紧玩你的游戏去吧。”没错,严肃一提小萱,水正翰就紧张,他有点厌恶自己,竟然对兄弟的女人动了心。
后来的日子,严肃只要一提小萱,水正翰就泛起神经质来。再后来,严肃连提小萱的兴致都没有了。每天一样和水正翰打球、一起吃饭,兄弟俩依然哥俩好,只是,严肃再没有那张兴致勃勃的脸,水正翰也没有带着微笑聆听他讲他的小萱。
尽管,水正翰一直在避免严肃提小萱,让他对小萱念念不忘,但是,夜里,睡梦里,他常常会梦见那张美丽的脸,那双带笑的眼睛。她长长的头发很柔顺的披在肩膀上,她轻轻的和身旁的女孩说话的神情,经常在他梦里演了一遍又一遍。
他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开始没事的时候背着严肃去小萱的班里,在走廊外面远远的观望。小萱要么一个人坐在教室里面安静的看书,要么和一个女孩有说有笑的,水正翰曾经假装路人,慢慢的在她们走路的时候从旁边经过,小萱的声音很轻,很动听。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柔美。
水正翰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开始上课的时候想着她,下课的时候想着她,甚至,在和严肃一起打球的时候也想着她…他喜欢上了兄弟的女人,真是该死!
那时候,他就是这样想的,想自己真是该死,所以,当严肃手里的球不小心砸到他头上的时候,他想砸的好!
“翰子,你没事吧?”当时,水正翰被砸了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严肃急死了,以为他被球砸傻了,忙上前晃晃他的身体。
“严肃——”这时候,远远传来一声悦耳动听的女声,似叮叮当当的紫风铃一样,传入严肃的耳中,下一秒,严肃的手臂被一个漂亮的女孩亲密的挽住了。
“老婆,亲一个。”严肃没顾上水正翰,低头就在女孩唇上印下一吻,女孩低着头,脸上是害羞的潮红。“严肃,你真是不正经!”“嘻嘻——”严肃笑的贼死了。
当时,两人的亲密样子深深的刺痛了水正翰的眼,他竟然想也没有想,出拳就把没有半点准备的严肃打了一个踉跄。
“严肃——”女孩上前紧紧的抱着严肃的身体,怒目瞪着水正翰:“你怎么打他?你们不是最好的兄弟吗?”
是啊!最好的兄弟?现在对水正翰来说简直是讽刺,他为了兄弟,不敢向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白,可是,自己的兄弟却和别的女孩亲密,还亲昵的和她亲吻,叫她老婆。而且,这个女孩,他也见过很多次,她就是和小萱有说有笑的那个女孩。“严肃,你就是这么对小萱的?你跟我说,你很爱她的!”水正翰朝严肃吼道。
严肃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脸莫名的看着他:“对啊!我是很爱她啊!”他完全不理解,水正翰的反常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哪里表现的不爱小萱了?
“那你还亲她?你应该亲的人是小萱!”水正翰指着女孩的鼻子。
女孩瞪大了眼睛,大大的眼珠子转啊转!她真的很想把手伸到严肃的好兄弟头上,探探看他到底有没有发烧,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是吃错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我就是小萱啊!”她一脸疑惑的指着自己。
“你怎么可能是小萱?”水正翰还是不想相信,一脸鄙视的看着她。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大名顶顶的齐紫萱就是我!”齐紫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了一个特别豪气的动作。
“你真的是齐紫萱?”如果她是齐紫萱,那么,他看到的那个穿紫衣的女孩又是谁?
“废话,不信你可以问问别人啊!你随便拉个人问问,大家都知道我,我很出名的。我可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这个学校的!”讲到第一名,齐紫萱特别骄傲,她哪年不是第一名啊!她以后也要拿第一名的奖学金。
齐紫萱的话让水正翰惊愕了好几秒钟,但惊愕之后便是狂喜!天哪!他一直搞了个乌龙,原来他喜欢的女孩根本就不是小萱,根本就不是自己兄弟的女人,那他还等什么?行动啊!他忽然拔腿就跑,留下了一脸莫名的严肃和齐紫萱。
水正翰跟踪过那个女孩,她总是在每个星期三的下午出现在学校图书馆里,她会认真的挑一本书,然后安静的看一下午。她挑书的时候,水正翰会远远的躲着,痴迷的看着她。那时候,他还以为她是小萱,他只敢远远的看着她,甚至不敢放任自己的心狂跳。
她会坐在角落里认真的看书,她安静的看一下午书,他会坐在远处,同样安静的看着,只不过,他看的不是书,是她!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哦不,他本来就是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带着一份雀跃的心,跑进了图书馆里,馆外的管理员还特地提醒他:“同学,图书馆里禁止做剧烈运动和喧哗。”
他回头尴尬的笑了笑,他的笑容,倒是把管理员老师惊住了。他同齐紫萱一样,怀疑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平常,水正翰可是惹不得的,整一个小霸王。巨霸道的一个脾气,你说他一句吧,他就回你十句,一般人不敢跟他冲突。
刚刚管理员老师就是因为不知道是他,所以,才把他叫住的,要是知道是他,那他绝对不敢惹这小霸王。
水正翰心情好啊!特别好!他原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现在,他不用压抑了!他直接冲到女孩常坐的那个位置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看着女孩。女孩从看书的专注里抽回神,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往边上移了一个位置。
她动,水正翰自然也是跟着动的,他还在因为疾速的奔跑而喘着气,她还是皱着眉头看着他。“那个…”她轻轻的开口,发现自己好像认识他,他叫水正翰来着,人见人怕的魔王,她决定不说话了,站起身,她想,这书她是没法看了。
水正翰拉住了她的手腕,那双黝黑的双目紧紧紧盯着她的眉眼,他轻声的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盯着被他抓住的手腕,厌恶的皱了皱眉,她用力的挣,可是挣不开,只好小声的开口,“你放手!”在图书馆里,不能大声。
“做我女朋友吧?”没等她回答他的第一个问题,他的第二个问题已经问出口。
女孩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听说魔王拒绝了很多倒追他的女孩,大家一直都在猜测他不是有问题,现在,他倒跑来追她这个美术系的系花了,他是什么意思?是想证明他没问题吗?
“我没空陪你玩。”她轻声的开口。
“我不是玩,我真要你做我女朋友,做我女朋友?”他拉着她坐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他的身子前倾,脸在她面前放大。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女孩直接拒绝了他。她本就不认识他,加上他又是出了名的恶名在外,她对他不可能有好感的。既然没有感情,又怎么能做男女朋友?
“那你喜欢谁?”水正翰问,问的咬牙切齿,只要那人不是他的兄弟,他就揍得他满地找牙!
“我现在不想谈感情,只想好好读书。”她给了他一个很官方的回答。
“做我女朋友也可以好好读书。”水正翰,他是非要她不可了!他肖想她太久了,曾经,他以为她是兄弟的女人,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得到她,现在,她原来一直都在等着他啊!他要她是他的女人!
“你这人怎么蛮不讲理啊?”女孩紧皱着眉头,忍不住大声的埋怨起他来。而这一大声,偌大的图书馆里,所有有都朝她看了。她忙低下头。她一向低调,根本就不想引人注目的,可是,她不引人注目都难,因为她是系花,又和女状元齐紫萱是闺蜜,她想人家不认识她都难了。
“做我女朋友。”水正翰还是坚持着他的坚持。
女孩有点被他惹恼了,迅速的收拾了桌上的书,霍得站了起身,抬步匆忙的走了出去,然而,水正翰又该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甚至用力把她拉了回去。
她重心不稳,朝水正翰压了过去,安静的图书馆里,传来椅子和人倒地的声音,还有一阵唏嘘声。“呜呜呜——”
女孩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瞪了他一眼,哭着跑出图书馆。水正翰摸着微湿的唇,脸上挂着很满意很满意的微笑,他傻傻的回味着女孩印在他唇上的那个轻柔的触感,没想到啊!他们这么快就亲嘴了…
“图书馆里的浪漫一吻”“魔王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