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37部分

过去,蹲下身抱起了东东小小的身子,当司机打电话回来说他出了车祸,东东上了那辆撞他的车,她好担心东东会被人拐卖了。因为,奶奶说,他们都长的太漂亮了,会有变态的叔叔想要把他们骗走的。
抱着怀里的东东,她好开心,好开心。一个晚上的忐忑不安总算走过去了。”东东,姐姐再也不要去医院了,姐姐以后要去接东东回家!”她要跟爸爸说她不想去医院看医生了,她没有生病,她的身体好好的呀!
“好啊!姐姐,我们明天去小美家玩吧?”被水当当抱进屋的东东开口,小脑袋磨蹭着当当的脸颊,一脸吃豆腐的表情。妈咪呀,这是他的妈咪,可是,他却不能开口叫她,因为他的妈咪忘了,什么都忘了,把他是她的儿子都忘了。
“小美是谁?”水当当把他放在了沙发上,随即在他的身边坐下,斜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小美就是我们班的同学啊,你不记得了?你每次去接我的时候,都冲在我前面去抱你的那个女生啊?”难道妈妈的失忆症越来越严重了,她不仅忘了过去,连现在经历的事情都忘了吗?
“小美?”水当当偏头想了想,“是不是讲话的时候像个小男孩的那个女生?”她记得东东班里面有个女生,特别豪气,讲话的时候喜欢拍着胸脯打包票,俨然像个小男孩一样。
“是,大概就是她了。”当当妈咪说的还真对,付佳美一点女生样子都没有,听说她是学校里的女霸王,鬼知道呢?
两个人聊着,这时候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我的东东小宝贝,你可算回来了,可担心死奶奶了。”然后,那道身影非常矫健的从楼梯上飞奔而下,一把抱住了沙发上的小东东,“唔哇一一”在小东东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
“哇,奶奶,不要这么多口水。”小东东忙抬手,擦了擦脸上方老太太留下的黏乎乎的口水,然后,有点嫌恶的皱起眉头。
“哇一一呜呜呜……我们的东东竟然嫌弃奶奶,奶奶好伤心啊!”方老太太抹了一把辛酸泪,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小东东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瞥了眼墙上的挂钟,终于不耐烦的说道:“奶奶,都晚上“点了,你吵着邻居了。”
方老太太大张嘴巴,才?点?话说,本来方老太太是和水当当一起坐在客厅里面,边看电视边等东东回来的,结果,等到快9点的时候,东东还是没回来。方老太太平常到9点就睡的人,实在是坐不住了,于是,先上楼睡觉了。
因为方浩晚上有事,不在家里,所以,客厅里面只留下水当当一个人在等东东。方老太太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发现自己竟然睡不着,而且,睁着眼睛瞪了好久,她觉得有几个世纪那么久,还是睡不着。于是,她终于决定爬起来。
当她开门出去的时候,发现楼下的灯还亮着,听见了当当和东东的声音,于是忙冲了下来。
此时,东东一说“点,方老太太抿着嘴不高兴了。”东东,没有下次了。”她沉着脸开口。
“是的,长官!”东东抬起手做了个敬礼的动作。奶奶不明说,他也明白,奶奶的意思是,下次,他可不能这么晚回来。
他的动作让水当当瞧见他中指和食指间夹着的那张卡片,她眼明手快的把卡片抽了过来。黑马网络集团执行总裁一一严澈。这几个字又黑又大,很轻易的便映入她的眼帘。
“这是?”她有些疑惑的问出口,严澈,是谁?
“哦,姐姐,我告诉你哦一一”东东一看到那张名片就来了兴致,有点小兴奋,“那个叔叔他好厉害的,车开的好快,咻咻咻,没几下就把前面的车超过了。我长大后要向他拜师学艺。”他当开车是耍杂耍呢!
“你坐的他的车?”水当当一听,脸都青了,开很快?那不是很危险?她将那张名片收进口袋里,“姐姐不要你坐他的车,也不要你学开车。”嘟着小嘴,她不高兴了。东东总是这么不听话,自作主张。像今天这样,多么危险的事情,他好像是越危险越觉得刺激,一点都不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
东东盯着那张被当当收进口袋里的名片,小脸一下子胯了下来,好在想起司机那里还有一张,他的心情马上由阴转多云了。
“是,好,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小东东频频点头,一副很尊重长官的小兵样子。方老太太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嗔念一句:“你这个小鬼,鬼灵精。”
然后,小东东呵呵的笑了起来,水当当与方老太太也跟着轻声笑着,三个人,和乐融融,很是幸福的样子。只是,小东东心里在想着,他希望妈妈能够更幸福……
第二天,小东东带着水当当赶赴付家。付佳美开门,一见她最喜爱的当当姐姐忙把她拉进自己的闺房,然后秀自己的洋娃娃给她看,很是骄傲的说着:“当当姐姐,你看,我有个洋娃娃,很像你哦,漂亮吧?”
“恩,很漂亮。”水当当点了点头。原来,小美也喜欢洋娃娃,她也喜欢呢。不过,爸爸说,她是个大人了,不能玩小孩子的东西.
“我告诉你哦,当当姐姐,这个娃娃就这一个,别人都没有哦。这是黑马网络集团出的一款限量款的纪念品,在每年的7月7号他们都会出一款纪念品,这个娃娃是去年出的,每年的纪念品都不一样。”付佳美抓着小脑袋一脸疑惑,“不过,很奇怪的是,他们每年都款纪念品都有7个,就这个娃娃,仅此一个。”
“就这么一个,那要买的话,一定很贵吧?”水当当也想买这样的娃娃了,可是,爸爸不肯……她觉得爸爸有点讨厌了……以前爸爸多疼她,多爱她,现在的爸爸看到她的时候,远远就躲开了,只除了在家里的时候,爸爸不会那么夸张。
在家里的时候,爸爸总是跟她保持着一米的距离,他说:“当当乖,别靠爸爸这么近,爸爸是个正常的男人,会受不了的。”她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受不了,她只是想,大概爸爸不喜欢她,想到这里,她有点伤心了,小脸轻皱成一团。而这时候,小东东正好进来了,他看见当当姐姐不高兴,立刻冲上前揪着小佳美的领子,“你欺负我姐姐!”他瞪着付佳美。
“东东,你放手,小美她拿娃娃给我看,她没有欺负我。”水当当忙解释道。
“什么娃娃?”小东东终于放开付佳美的领子,“是这个吗?”然后,他的魔爪一伸一一
“哇一一”付佳美嚎啕大哭了起来,“你赔我娃娃,方丁东你个小王八蛋,你弄坏我的娃娃,你赔,你赔。”
水当当有点无措的站在一旁,庶怎么回事?
小东东盯着自己手里的娃娃脑袋,他只不过伸手把娃娃“拿”了过来,谁知道娃娃的脑袋就和身体分了家。”真是的,哭什么,装上不就行了。”他知道这种娃娃是可拆卸的,既然可以拆,那就一定可以装起来。
“咦,娃娃的身体里面好像有东西?”在把娃娃的脑袋安回去的时候,小东东发现娃娃的身体里面有一团纸,他伸出指头抠啊抠,终于把那团纸抠出来了。根据手上的触感来看,纸里面似乎包着东西。
小东东把娃娃的身体和脑袋都塞到小美的怀里,然后,迅速的打开那张纸,纸里面,包着一个闪闪发亮的戒指。
“好漂亮啊一”女孩子总是喜欢美丽的事物,看到那可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水当当和小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
“那戒指”门口突然传来付文刚的声音,房内的几个人同时转过头,好奇的看着他。”那戒指好像是真的。”付文刚轻声的开口。戒环是白金打造的,上面镶嵌的那颗钻石有7克拉吧,很大,很闪。那质地,绝不像是给小孩玩的假戒指。”这戒指是哪来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根本就没钱买这么好的戒指。
小东东把戒指也塞到付佳美的手中,扔了手上的那团纸,抢过她手里的娃娃,开始安装了起来。”戒指是这娃娃里找的。”水当当开口,替小东东解释道。
“娃娃里面找的?”付文刚瞪大眼,不敢置信。这娃娃是他去年的时候参加学校的员工活动,那时候,黑马网络集团为学校捐了大笔款项,给学校建了一座新的教学楼,学校里为了感谢黑马集团,特地举办了一个晚会,那晚,还有抽奖活动。而他,抽中了那个娃娃。
他当时不以为然,觉得黑马的奖品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抽的特等奖是个娃娃?那时候,一等奖是台空调,他宁愿要一等奖也不要特等奖。虽然同事们都说他很幸运,能得到黑马集团每年7月7号推出的限量款纪念品,全球仅此一件,但是,他还是觉得空调比较实在。好在娃娃拿回家的时候,小美很喜欢,看到小美抱着娃娃时开心的笑容,他觉得,女儿的笑容比十台空调都来得珍贵。他终于承认自己抽到了最好的奖品。
“娃娃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吗?”他瞪着眼睛问。
水当当捡起地上被小东东扔掉的纸团,亲手交到付文刚的手里。付文刚看着她那张和娃娃神似的脸庞,怔愣了好几秒没有接过那张纸。”付叔叔,还有纸,给你。”水当当开口,将手里的纸又往前递了递。
付叔叔?付文刚整张脸都黑了。她叫自己付叔叔啊!这一声好不讽刺的扎在了付文刚的心口上,他想起小东东还要给他做媒,想把他和当当凑在一块,现在当当一声叔叔叫的那么自然,他情何以堪?她果然不是他能肖想的女孩。
付文刚接过当当手里的纸条,展开来,上面果然有一连窜的字,而且不是打印出来的,而是手写的黑字。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有多爱你?你不会忘了吧,在我每次爱你的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告诉你,我爱你!你不见了,到现在,有四年了。我想你想得快疯了,这样的四年和曾经的三年比起来,那三年的痛苦煎熬远没有这四年来的痛苦!至少,三年前,我知道,你一直在那里等着我!可是,这四年来,你在哪里?当当!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再说一次我爱你!我求求你,当当,你快回来,再等下去,我会发疯的!”
付文刚一字不漏的念出了纸条的内容,当念到当当两个字的时候,他停顿了片刻,那个当当,是他面前站着的这个当当吗?有可能吗?他抬头看了当当一眼,这一看,他惊呆了,当当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当当”
“当当姐姐”
几个人都惊讶于水当当的反应,为什么她听到这段话的时候竟然会哭的那样伤心?当当是当当吗?不会吧?小东东更惊讶,难不成妈咪想起来了?这段话真的跟她有关?
“呜呜呜”水当当开始轻泣出声,“呜呜呜好感动,太感人了,那个当当赶快回去,有人在等毗呜呜呜……”当当边哭边说着。
“啊?”几个人大张嘴巴,差点没惊掉下巴,仔细想想这段话确实挺感人的,只是至于哭成这样吗?
“呃当当……”付文刚想要开口安慰她,不过,小东东已经抢先一步了。
“当当姐姐,好了,不哭了,付叔叔做好午餐了,我们去吃饭吧。”他朝付文刚使了使眼色。小东东心里面有点失望,看来妈咪什么都没想起来,而且,那段话里面的当当,应该只是名字一样罢了,巧合啦!
接收到小东东的眼色,付文刚赶紧附和道:“是啊,是啊,午饭做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水当当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很乖巧的点了点头:“恩,吃饭。”她还真是个6岁的娃了。
吃饭的时候,付文刚一直盯着水当当瞅,瞅的她有些不自在,小孩子的童真立马表现出来了:“叔叔,你为什么要看我?”她咬着筷子,一脸莫名的看着付文刚。
付文刚被当当这么一问,瞬间尴尬了,手里的汤匙掉在他面前的汤碗里,里面的汤溅开来,汤碗边的桌面上都是汤水,他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巾擦拭着。
叔叔?当当叫的还真是顺口啊!付文刚忍不住在内心讽刺了自己一下,当当虽然是个成年人,可毕竟心智还是个孩子,庶叫他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啊!
“呵……”叔叔是想看当当吃的高不高兴,叔叔做的饭菜好不好吃。”好吧,叔叔就是叔叔了,付文刚认了,这样的女孩,他怎么忍心告诉她,她根本就不该叫他叔叔,他不过大她万岁,五岁的差距能是叔叔的差距吗?
水当当一听,美丽的小脸上漾开了一抹灿烂无比的笑容,她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恩,叔叔做的饭菜好好吃,比家里王婆婆做的还好吃。”
“当当姐姐,你又记错了,家里那个是陈婆婆,不是王婆婆!”小东东无奈的纠正道,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妈咪每次都把陈婆婆当成王婆婆。
“是吗?哦”水当当轻皱起眉,真奇怪,她记得家里的保姆婆婆明明就姓王,怎么东东老是说姓陈呢?她的小脑袋瓜开始纠结起来。
经过这一顿饭的时间,小东东认真的观察着当当妈咪和付叔叔之间的互动,只能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发现,他的妈咪对付叔叔真的是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他的妈咪和他一样,只是完全的把付叔叔当成叔叔。
不是有个少女情怀什么的,他以为妈咪至少也会有。付叔叔长的也是一表人才,估计在学校里面少不了有女老师、女学生爱慕他啊!妈咪怎么一点少女的害羞都没有表现出来?是不是相处的时间不够久?
“付叔叔,吃过饭了,你带我们去游乐园玩吧,我当当姐姐最喜欢玩过山车了。”这一点,本来小东东就是不知道的,只是某天爸爸开车的时候路过游乐园,那可刺激了,当时妈咪看着天上飞速窜行的过山车,激动的泪流满面,直哭着要去玩。
大概爸爸有过山车恐惧症,愣是妈咪怎么哭,他就是不答应,最后还是他东东小大人搞定了爸爸。由于他年纪太小,不被允许玩,所以,爸爸就带着妈咪玩去了。那时候,他眼巴巴的在下面看,不过,爸爸妈咪下来的时候,可精彩了。
本来,哭的一直都是妈咪,没想到,爸爸下来后,抱着大树狂吐,他站在旁边看爸爸,哇塞,爸爸眼角有泪水呢。他当时就狠狠的把爸爸嘲笑了一把,不过,介于爸爸的悲惨样子,他对过山车有那么一点点恐惧啦。
他提议去游乐场主要是想试试看付叔叔会不会跟爸爸一样,对过山车过敏,如果他能和妈咪一起玩的开心的话,也许,妈咪就会喜欢上他?恩,他自己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
“恩,好。”付文刚微笑着点点头。
严澈正好要去赶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而很不幸的是,他所坐的那辆车子在市中心游乐园附近抛锚了,也就是说,他和凌秘书很可能会迟到,而这个会议,又关乎这上百万的生意,很重要很重要。
“对,在市中心游乐园附近,马上派辆车子来,速度要快!”
严澈冷着脸坐在车里,而他身边的凌秘书正打电话叫公司另派车子来。他脸上沉着的表情,还真看不出来他有多紧张,倒是凌秘书,紧张的直冒冷汗。那可是上百万的生意啊,对方还是很不讲情面的角色,这要是迟到了,这生意估计就这么泡汤了。
凌秘书紧张的握着电话,手心直冒汗,而这时候,严澈却状似悠闲的打开了车门,长腿在下一秒就踏了出去。游乐园的喧嚣声音他在车子里就听到了,这个游乐园,这个位置,让他想起了那一年,当当和林雪雪一起来游乐园,而他,在外面等了她们好几个小时,那时候,他抽了有整整一包的烟。
他的长腿慢慢的迈了出去,8年了,这里慢慢的变化着,可是,他仍然记得当初他站的那个位置,那个位置可以看到高高的摩天轮,还可以听到过山车上人们的惊声尖叫。他抬头,那高处的过山车像条巨龙一样在空中盘旋,他似乎觉得那过山车是扎进了他的心口,他的心抽疼抽疼的……
当当,你到底在哪里?你躲了这么久了,够了吧,该出来了吧?
高处的过山车慢慢的减速,然后停了下来。而就在过山车停下的刹那,严澈的身体疾速的冲进了游乐园。
“严总,你去哪里?车子来了。”凌秘书已经唤不住他的身影了,他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进了游乐园里。凌秘书踩着高跟鞋的身子立刻追了上去,可是,严澈的身影还是在游乐园的人山人海里消失了。
严澈的目标很明确,直奔过山车,当他冲过去的时候,过山车上的人已经下来的差不多了,他的视线在人群中穿梭,然后,锁定在那个熟悉的身影上,在看到她身边的一个男人和两个孩子之后,他的拳头握得死紧。
男人牵着男孩,男孩牵着她,她牵着女孩,四个人,俨然是一家四口,他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一样。而他,在原地怔愣了几秒之后,终于爆炸了。
他像个疯子一样朝渐行渐远的那一家四口冲了过去……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他抱着她的身子,在她耳边发了疯一样的怒吼。而她,毫无悬念的惊吓出声,挣扎,惊声尖叫……
“啊一一不要一一”好恐怖,这位叔叔好吓人,她的耳朵痛痛的,她的身子也痛痛的,“呜呜呜你放开我”她的挣扎并没有让严澈放手,反而让他将她抱的更紧,所以,她放弃了挣扎,轻声抽泣了起来。
“你放开我姐姐!”小东东冲上前一把咬住了严澈的大腿,整齐的小牙齿咬的毫不留情。他没想到这位叔叔一一他想要拜师学开车的师父竟然突然冒出来,他本来还有点高兴,可是,他一上来就欺负妈咪,他当然不会饶了他。
严澈并没有放开紧抱着当当的手,倒是小东东的话让他有些震惊,他喃喃的重复着:“姐姐?”当当什么时候成了人家的姐姐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的声音依然是吼声如雷。
“我说放开我姐姐!”小东东咬的牙都疼了,可是,这位叔叔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他不觉得很疼吗?他可记得被邻居家那三岁的小妹妹咬了一下,可疼了。他忍不住感慨这位叔叔的皮可真厚。
“这位先生,你有话好好说,你吓到当当了。”付文刚也赶紧上前劝话,他看当当在那个陌生男子怀里哭泣的样子,他的心都疼了。
严澈瞪了付文刚好久,才想起应该先安抚怀中的当当。他才要开口安抚她,水当当倒是先开口祈求了:“呜呜”叔枚放开我……当当好痛……”
“什么?你叫我什么?”严澈瞪大眼,摇晃着水当当的身体,他幻听了吧,他是一定是幻听了,不然他怎么会听到当当叫他叔叔?
“叔叔。”当当瑟缩着小脑袋,轻声的开口,两只大大的眼珠里面盈满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是,她的样子任何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心疼,更不忍心对她怎么样,可是严澈和别人不一样,他当下就吼出声:“我他妈的是你叔叔?”怒火中烧的眼睛可以说是恶狠狠的瞪着当当,俊美无铸的脸庞上满是狰狞的青筋,水当当又被吓的挣扎了起来。
“呜呜呜”放开我……你放开我……“水当当的小手不断的捶打着严澈的胸膛,那样子俨然像是个闹小脾气的小女朋友。严澈无奈,只得放柔了声音:“好了,当当,我错了,你别闹了好不好?我们回家吧。”严澈说完,拉住她的手腕,转身就要把她带走。
小东东死死的抱着严澈的大腿,两排整齐的牙齿吱吱作响,“叔叔,我看错你了!”他没想到他一出现就是来抢他妈咪的,可恶!咬死他!小东东的两排牙齿继续作战。
“小鬼,别逼我!”严澈也是咬牙切齿的,现在,要生气的,最生气的,绝对他是第一个!当当出走,一走就是五年,她跟他告别了吗?当年他不告而别去美国是他的错,现在,她不告而别离开他四年,又是谁的错?
“呜呜呜”叔叔,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唔……”
严澈彻底被惹恼了,她一口一声叔叔,简直比叫他哥哥还让人难以忍受,他低头,目光锁住她的红唇,毫不客气的吻了下去。
这一吻,无关情欲,是思念,深深的思念,他将这五年来,浓浓的思念化在这深吻里,从他们亲密接触的口里一直传递到她的心里,当当,你可知道,这五年来,我是怎样的想着你?这一个吻,就这一个吻,又怎么能表达的了我对你的浓烈的思念之情?
水当当不明白,她本来很讨厌很讨厌这个叔叔的,他突然冲过来抱住她,然后,在她耳边乱吼乱叫的,吵的她耳朵都快聋了,可是现在,他在亲她俟?准确的说,他不是在亲她,是啃、是咬、是吮吸,他的饥渴让她怀怀疑她嘴里是不是有糖,不然的话,他怎么像饿了几辈子一样?
我圈圈你个叉叉!这位叔叔竟然当着他的面亲他的妈咪俟?小东东瞪大眼,想抬头看,却又不敢看,非礼勿视啊!他只能紧紧抱着这位叔叔的大腿,咬紧牙关,绝不放口。
付文刚捂住了付佳美的眼睛,付佳美小嘴喃喃低语:“爸爸,那位叔叔在非礼当当姐姐啊,你快去揍他啊!”
付文刚站在原地不动,其实他才是被揍的一个,他看着和那紧密亲吻的两个人,他就觉得好像被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他有眼睛,而且是四只眼,他绝对不会看错,水当当对他的反应不是嫌恶……而是喜欢的”欢喜的”甚至,她还不自觉地回应着他。
身体的最本能反应才是她心底最渴望的声音……当当”是喜欢那个男人的……
付文刚气馁了,毫无斗志了。因为,他的竞争对手是那个男人,他知道那个男人强自己太多了,光是外表,他比自己俊朗年轻,而且,应该是女学生心目中的美男子那一型。再说性格,他承认自己有点小懦弱,在那个强势的男人面前,他是绝对不会赢的”他放弃了,真的”彻底放弃了。
严澈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欠当他又看见水当当惨白的脸,他才发现,他又差一点把她吻窒息了”,“傻瓜,呼吸懂不懂?”他语气是明显的责备,可是,看她的眼神却带着笑意。
高兴吗?那是肯定的!他找了她五年,今天终于找到她了,他能不高兴吗?他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然后附在她耳边低语:“当当,五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的声音不同于刚刚的火爆,而是无限的温柔,像是魔咒一样,定住了水当当的身形。水当当全身就像是被点住了岤道,她就像个洋娃娃,睁着毫无焦距的眼睛。严澈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迈开,也不管还挂在他腿上的小东东,就那么带着小东东走出了游乐园。
“爸爸,你快追啊,当当姐姐被那个坏叔叔带走了,你快追啊!”付佳美拉着付文刚的手,焦急的呼唤着他,可是付文刚,他就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严澈一出游乐园的大门,凌秘书就看见她了,只是,他怀里抱着一个女孩,腿上又吊着一个男孩,凌秘书当场石化了,什么状况啊?
“凌秘书,还站着干吗?把这小鬼给我拉开!”他找的是当当,这谁家的小鬼,从哪来回哪去!
凌秘书机械般的上前,把小东东从严澈的大腿上剥了下来,然后,紧紧的抓着死命挣扎的小鬼,看着自家的总裁抱着那个女孩钻进了新派来的那辆车里。
“不要,放开她!”小东东在凌秘书的手下拼命挣扎,他看着自己的妈咪就那样被抱走了,他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不要!不要!不要一一
被严澈抱进车子里久久没有反应的水当当,在听见东东无比凄厉的叫喊声后,她终于清醒了过来,扑到窗户上,小手在窗户拼命的抓着:“东东一一”她的喊声已经被车子带走了……
紧紧抓着小东东的凌秘书,在严澈的车子开走之后,她还是搞不清楚状况。只是,“啊一一“手上传来剧痛”原来,是小东东咬了她一口,凌秘书条伴反射的放开了他。
方丁东望着车子远去的方向,心理面暗暗发誓:严澈是吧,我一定会把我妈咪抢回来的!你休想再碰我妈咪一根汗毛!
Chapter105
这是一间非常宽敞明亮的客厅,天花板上的巨型水晶吊灯发出金色的光芒,照在|乳|白色的地板上,反射出一室的富丽堂皇。而客厅的高级沙发上,却坐着一个女子,小鸟依人般的附在男人的怀中,轻声的哭泣着。
“好了,别哭了,乖,不哭……”男人轻抚着女子的美背,在她耳边低声的沉吟着。男人有着一张极其俊美妖孽的脸庞,但此时似乎是因为经不住女人哭声的折磨,男人的眉头紧皱,一脸杀气,仿佛要杀人一般。
女子并没有因为男人的轻声轻语而停止哭泣,她的手在男人的背后,不断的使着力气敲打着男人瘦削却结实的后背,嘴里溢出的除了哭声,还有一串的抱怨:“你讨厌,你放开我……讨厌。”
男人的脸色更阴沉了,想发火,但又极力的隐忍着。
“好,我讨厌,我非常讨厌,你现在可以不哭了吗?“男人无奈的推开女子的身体,漂亮深邃的眼眸直盯着女人的泪眼,白皙的大掌抚上女子的面颊,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傻瓜,有什么好哭的,回家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男人一一就是严澈,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对于再次见到当当,他的心中已经充满喜悦,错,简直是狂喜。他低下头想要亲吻当当脸上的泪痕,可是,却被水当当偏头躲过了。他的头僵在她的耳畔。
“当当,你不想我吗?”他轻声的问出口。他知道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关于这五年来她所经历的一切,他都想知道,但是,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的问她,现在,他很想知道,这五年来,她是否像他一样,发狂一样的想着她?
“呜呜呜……叔叔,我要回家,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水当当只管继续哭。这个叔叔好讨厌,把她绑架了,现在,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东东在哪里,她不想和东东分开,“呜呜呜……东东……”她忍不住轻声的叫唤着东东的名字。
“该死的!”严澈轻声的咒骂了一句,又是叔叔,“我不是你哥哥,也不是你叔叔!”他在她耳边大声的吼了一句。
“呜呜哇一一”这一吼,不得了了,原本是轻声哭泣的水当当,放开嗓门大哭了起来。“爸爸,我好怕,你快来接当当回来……”水当当嘴里不断的嚷嚷着爸爸接她回家,而且,那说话的语气,俨然像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严澈终于发现,水当当不正常了。
从看到她与男人小孩在一起,严澈的怒火中烧,到现在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他狂喜过头,他发现他被愤怒和喜悦冲昏了头脑,不然他怎么到现在才发现,他的当当,好像有点不正常。
“当当,我是谁?”严澈摆正水当当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
“呜呜呜……“水当当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这才幽幽的说道:“叔叔,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当当怎么会知道?”她的泪眼里面,竟然还隐隐泛着对严澈鄙视的光芒。
“你今年多大了?”严澈一脸怀疑的看着水当当,他的当当不像是在演戏欺骗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当当伸出手指,很认真的数了一遍,最后,抬起泪眼,同样认真的告诉严澈:“我……我不知道,爸爸说我是大人了……可是,奶奶说我不如,东东说他五岁,那我就六岁好了,所以,大概我是六岁……”她自己也不确定。
“爸爸?谁是你爸爸?”当当认定的爸爸不是只有家里那个臭老头吗?现在,她口中的爸爸又是谁?
“爸爸就是爸爸啊!”水当当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潮红的脸上布满的是天真的表情,那双美丽的泪眼瞪着严澈,似乎觉得他好像不那么可怕了。
严澈盯着水当当看,久久无法回神,当年,当当溺水后失忆了,现在,她当自己是六岁的孩童,无论是表情还是讲话的语气,都完全是个孩童的模样。而且,她似乎又忘了他,不仅忘了他,还忘了她自己,还有爸爸和妈咪!严澈的拳头在手中握紧,该死的,这回她又出了什么事,是比溺水更严重吗?
“当当乖,你困不困?”既然找到她了,明天就把她带回家去,也许见过爸爸、妈咪之后,她会想起什么吧。现在,他问什么她都不知道,只能洗洗睡了。而关于当当口中的爸爸,他知道那个叫东东的小鬼有他的名片,他不用去找他们,他们也会自动找上门的!
“呜呜呜呜……困……可是我要回家,我要东东……”想到家,想到东东,水当当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严澈轻声的叹了口气,起身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直接抱到楼上,抱进了浴室里。
“我不要这里洗澡,我要回家洗澡。”严澈才把水当当放进浴缸里,水当当就开始挣扎了,嘴里直嚷着要回家洗澡。严澈双手捧着她的脑袋,薄唇又盖了过去。亲她,真是一箭双雕。不仅可以堵住她吵闹的声音,更可以一解他相思之苦。
等到严澈终于放开水当当的红唇,她果然不吵不闹了,而是瞪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严澈:“叔叔,我嘴里很甜吗?”不然的话,这位叔叔为什么要一直吃自己?
“是,很甜。”严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水当当更疑惑了:“可是,爸爸都没说过当当的嘴很甜啊!”东东也没说过,都没人说过,就这个漂亮的叔叔这么说,她舔了舔自己的红唇,发现,其实一点都不甜,她终于忍不住怀疑,这位叔叔的舌头有问题!
是,虽然她舔唇的动作很诱人,让他身上的某样又热又硬的东西高高的竖了起来,可是,他最在意的还是她那句“爸爸都没说过当当的嘴很甜。”他脸上的温度瞬间降到零下好几度。“他也像我这样亲你?”该死的,她口中的爸爸究竟是哪个猥琐老男人,他一定要割了他的舌头!
“没有呢,爸爸从来不亲我。”水当当给了否定的答案,严澈脸上的温度逐渐回升,可她立刻又补了一句:“都是我主动亲他的。”
“该死的,你怎么可以亲其他男人!”她这无邪天真的一句,让严澈瞬间爆发,朝她大声的吼了一句。漂亮的眉眼狠砺的瞪着水当当,握紧的拳头就好像随时都会掐上水当当的脖子。好吧,只有六岁的水当当,被他这么一吼,“哇一一”的一声,又开哭了。
“呜呜呜呜……我要回家……”然后,又开始嚷着要回家了!
她坐在浴缸里面猛哭,严澈蹲在浴缸外面,有点手忙脚乱,他抬手擦她眼泪吧,她大力的把他的手给甩开了,他一个劲的劝她不哭,跟她道歉,她还是哇哇直哭,严澈终于忍不住要感慨一下:当当小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动不动就哭,可不是她的个性!
“好,明天,明天我送你回家!”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用力的朝小当当点头。小当当杵着泪眼,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真的吗?”
“当然,我绝不骗你!”他没有骗过她,从来没有,只是,他口中的家与她口中的家,不是同一个而已。
浴缸里很快放满了热水,水当当的衣服也湿透了,贴在她的身上,完美的曲线若隐若现。惹的严澈一阵燥热,他三两下剥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像饿狼一样盯着浴缸中的小羊。
小羊瞪着一双还带着泪湿的眼,瞅着严澈一丝不挂的身躯,很认真的开口:“叔叔,你为什么脱衣服?”
严澈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这样单纯的当当,也许吃起来更容易,只是,有点变味而已,他可不想被当成是有恋童癖的老变态啊!他抬脚,爬进了浴缸里,将水当当抱在怀里。
“叔叔,你也要洗澡?”
“是。”严澈轻咬着水当当的耳朵,大掌开始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游移。水当当却在他的手爬上她的酥胸的时候,一把拍掉他的手。严澈本来有点郁闷,但是,在看到水当当开始宽衣解带之后,他更郁闷了。难道当当比他还想要?
“当当,你在干什么?”
“脱衣服啊,洗澡不是要脱衣服?”水当当说的理所当然,只是严澈,开始咬牙切齿起来。他的当当究竟知不知道?现在的她很危险,还是,她已经习惯了与男人坦诚相见?这空白的五年,当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心开始抽疼抽疼。
“当当,你不介意叔叔和你一起洗澡?”
“我……我也不知道,叔叔你介意和当当一起洗澡吗?爸爸就很介意,不过,东东很喜欢和我一起洗澡。”讲到叔叔,她有点困惑,讲到爸爸,她有点难过,讲到东东,她很是开心。
严澈的心很疼很疼,他的当当不仅当自己是六岁的孩子,而且小时候的活泼机灵全然没有了,现在的她,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任何人给她添上颜色,她也许都不会拒绝。他忍不住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当当,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再也不会!除非我死!
“叔叔,你抱着我,我不能脱衣服了……”
“没关系,我帮你脆,”
“叔叔,你是不是要拿棍子打我?当当的pp上有硬硬的东西,好难受……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