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40部分

,气喘吁吁。
“我也要去。“她拉着李良的衣角,那双带泪的眼眸充满祈求的看着他。她也要去救严澈叔叔,严澈叔叔出事了,想到这里……她的眼泪落得更凶了……
李良看着,发现,水当当的情况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至少,对于严澈,她还是有感觉的。“不用,你留下。”李良当然不可能带着水当当去,他要拉开水当当拽着他衣角的手,可是,水当当拽的死紧。
“放手!”李良无奈,只得朝她吼道。谁知他这一吼,水当当哇的哭了起来:“哇呜呜呜……不要……我也要去……”她死死的抓着李良的衣角,小孩子开始闹脾气了。林雪雪哀怨的拧了李良的胳膊一下,怒目瞪着他,意思是,不许他这么吼当当!
“你为什么要去?”李良就盯着水当当泪眼的眼眸,非常严肃的问道。
“因为……”因为什么?水当当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然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她的心告诉她,她要去救严澈叔叔……她怕……怕严澈叔叔出事……
“不知道就不要去,你以为是去过家家吗?”李良一把甩开水当当的小手,转身便冲了出去,救严澈可不是闹着玩的,冲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吼了一声:“老婆,看着水当当,别让她乱来。”然后,身影便消失在门口……
“不要,我也要去——“水当当抬脚就要冲出去,林雪雪和方老太太死死的拉着她,水当当用力的挣扎,挣扎的太用力了,林雪雪和方老太太差点抓不住了……
“当当姐姐——”楼梯上,传来一声清脆的童声……水当当停止了挣扎转身,望着已经跑到楼梯口的东东,然后,忽然跑过去一把将东东抱在怀里,放声痛哭了起来……
“东东,严澈叔叔他出事了呜呜呜呜……我不要他出事……”
“当当姐姐你放心吧,严澈叔叔他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坏,所谓祸害遗千年,他一定不会出事的!”小东东像个小大人一样安慰着水当当,他心底的另一个声音也在告诉她:妈咪,爸爸他不会有事的……
如果……严澈真的是他的爸爸……
……
冰凉,冷硬,还有绑在身上的让人难以动弹的绳索,沉醉许久的严澈终于苏醒了……
黑暗笼罩着他的眼球,他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甚至连他自己的身体他都看不清,这一切都黑的可怕。严澈开始挣扎,才发现他的手脚都被绳索紧紧的捆绑着,他动弹不得。
“是谁?出来!”严澈朝着黑暗大吼了一声……他试着挪动自己的身体,却不小心撞倒了自己的后背,嘶——他疼的抽了一口气……
他的头是非常沉重的疼,昏昏沉沉的感觉告诉他,他的酒还没有多么清醒,但是,这样模糊的意识,他依然能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
酒精最能麻痹人的意识,也能让人暂时忘了痛苦。没错,当时从方家离开之后,严澈就租了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然后又过起了他蜗居买醉的生活,他完全是把酒当成三餐的食物,喝了睡,醒了继续喝,酒喝完之后,就再打电话叫人送来。
严澈并不知道自己在酒店里关了多久,他只知道,当他就要失去最后一次喝酒的意识的时候,他看见有几个黑衣人破门而入,当他喝完酒闭上眼躺在地上的时候,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们将他抬了起来,慢慢的把他抬了出去。
再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笼中之囚。
黑暗中,严澈大睁着眼睛企图把黑暗的一切都看清,突然,一道强烈的光束,直接照到了他的身上,刺眼的强光让他猛的闭上眼。再次睁眼的时候,室内已经是一片明亮了。
严澈抬眼前望,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张长沙发椅上,而他,就躺在男人面前的冰凉的地板上。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严澈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和他公司有生意往来的和苍广景。
和苍广景是个日本人,两年前来中国与黑马集团洽谈生意,和苍数码与黑马网络当时谈成了一笔不怎么愉快的交易……
严澈冷眼的瞪着他:“是你,没想到会是你。”时隔两年,没想到和苍还会再来中国。
和苍广景高高在上的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后站着一排人高马大的黑衣人,全都是肃然冷酷的表情。和苍广景扬着嘴角盯着地上像只困兽一样的严澈,忽然就严厉了起来:“我说是请严总来作客,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还不给严总松绑?”他对着身后的黑衣人说话,可是眼睛却是盯在严澈身上的。
黑衣人很快给严澈松了绑,并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请坐。”待严澈站直了身体,和苍广景很客气的向他邀请。严澈瞥了他一眼,非常淡定的在他左侧的沙发椅上落了座。
啪啪——和苍广景在空中拍了两个响亮的巴掌,房门在这时候开启,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端了一个茶盏进来,在严澈与和苍广景面前的茶几边跪坐下来。和服女子看起来非常年轻,不过20岁的年纪,一双水眸巧笑嫣然瞟了一下严澈,然后飞快的回眸,看着和苍广景。
“父亲。“女子轻启朱唇,清脆的声音似银铃一般动听。叫完和苍,她又转过头来,含羞带怯的唤了一声:“严澈哥哥。”
“严总,我女儿和苍静子,想必你还记得吧?”和苍指着自己的女儿,轻声开口。
严澈点了点头,和苍静子,他当然不会忘记。
……
两年前,和苍静子跟随和苍广景来中国,当时,她刚满18岁,和苍先生便带她来中国观光,作为她18岁的生日礼物。和苍广景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所以,和苍静子也多少会点中文。她可爱、漂亮,又是和苍广景的独生女,自然是娇生惯养长大。
第一天来中国的时候,和苍广景要和严澈谈生意,她大小姐却非要和苍广景陪她出去转转,熟悉一下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当时,和苍广景与严澈在会议室里面几乎把一切条件都敲定了,静子小姐一脚踹开了会议室的门,很是嚣张。
和苍广景对这个唯一的女儿可谓是宠爱有加,简直是把她宠到天上去了。当时和苍静子像只花蝴蝶一样的飞进会议室里,打断了严澈与何苍广景进行到差不多的交易,严澈一脸阴霾,而和苍广景只是笑着摸着和苍静子的脑袋,非常宠溺的看着她。
严澈一阵沉默,一句话也不说,而和苍静子腻在自己父亲怀里许久,在和苍广景说他要谈生意,让她乖一点,出去等等说了有不下五遍之后,她才抬头看了眼和苍广景对面的严澈。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口和苍静子的视线被定住了……
似能工巧匠雕刻出来的俊美无铸的脸庞,精致的五官,浓黑的眉和那双漂亮至极的眼睛,薄唇轻泯一盏茶,眼神看似淡漠,其实泛着浓浓的不悦,神态看似悠闲,其实已然透着各种不耐。好美好摄人心魂的一个男人!
和苍静子当时就像是种了某种魔咒一样,突然间就指着严澈,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要他!”
严澈眼神微变,但只是刹那,继而又悠闲的喝着茶口和苍广景则笑着说道:“静子,不可以这么没礼貌,你要他做什么?”
和苍静子收回手,这才发现她真是说的什么丢脸现眼的话啊!她马上摇着自己父亲的手臂,撒娇的嗲声道:“父亲,我要他做我的导游啦,可以吗?”
和苍静子知道,她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而魅惑的男人,和这个男人比起来,大日本帝国的那些偶像天团,通通都不算啥!和苍静子抬头再瞄了严澈一眼,天哪,他好淡定,而她的心正疯狂的跳动着……他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可是,她却被他电到了……
“严总,这是我女儿和苍静子,她是第一次来中国,人生地不熟的,可不可以请你带她在本市里逛逛?”和苍先生非常客气的对严澈道,见严澈始终冷着一张脸,似乎并不怎么乐意当导游,所以,他又补充了一句:“生意的事可以放下,慢慢谈,到时候我们公司可能需要大量的订单,今年的新品数码相机就要发布了……”
“可以。“严澈还没等和苍广景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严澈心里清楚,和苍广景的意思是,如果他不当他女儿的劳什子导游的话,这单生意他可能不做了,如果他同意他女儿的要求,那么,这单生意可以做的更大。
严澈在桌子底下握紧了拳头,他从来是不受威胁的人,只是,这次,这笔生意非常重要,黑马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大问题,他急需一笔极大的款项来周转,如果不是因为这点,和苍广景是绝对威胁不了他的!
当时严澈同意之后,立刻就被和苍静子粘上了。严澈带她去各处游玩,和苍静子像只八爪鱼一样的粘着他。在和苍静子的眼里,酷酷的不怎么说话的严澈真的是迷死人了,她和严澈只相处了五天,而这五天……她发现她有点离不开他了……
严澈带和苍静子去的地方不少,可是有些地方他却坚决不肯陪她去,那些地方都是严澈曾经与当当一起去过的地方,严澈绝不允许自己带着别的女人去亵渎他和当当的圣地。严澈所在的城市是海滨城市,而他却从来不带静子去海边,所以,和苍静子很不高兴。
“严澈哥哥,你为什么不带我去海边?我要去海边!”车子里,和苍静子纤柔的身躯一个劲的往严澈身边靠,尽管严澈的身上传来阴冷的气息,可是,她还是勇往直前,她相信用她的热情一定可以融化掉严澈的冷酷。
“老刘,带她去海边。”严澈说完,直接开了车门,长腿迈出,和苍静子还没贴上他的身,他人已经在车外了。带和苍静子游玩的这几天,严澈从来不开车,所以,和苍静子还不爽一点,就是到哪有司机老刘当灯泡,可恶!
严澈前脚跨出车子,和苍静子后脚就跟上了,她一跳下车就去拉严澈的衣服,严澈长腿迈开,轻松躲过了。和苍静子在他身后直跺脚,而严澈已经快步走进了办公楼。和苍静子明白,当他不想理自己的时候,她就是怎么缠,他也不会理自己。
和苍静子跺了下脚,然后钻回车子,让司机送她回她和父亲入住的酒店。
严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立刻拨通了和苍广景的电话,要求他尽快谈合约事宜。和苍广景同意第二天就和严澈谈合约。
第二天和苍广景果真如约来到严澈的公司,两个人已经敲定了合约的内容,只不过,和苍广景还有一个条件。
“严总,你对我女儿印象如何?”和苍广景期待的看着严澈,昨晚上女儿跟他说了一个晚上严澈如何如何好,她是多么的喜欢他和苍广景对严澈印象也非常好,年纪轻轻就有自己的公司,而且,公司的前景一片光明,严澈又长得一表人才,他是怎么看怎么喜欢。这样的人做女婿,他非常满意!
“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严澈冷淡的回答让和苍广景一阵窝火,他的女儿怎么说也是千金小姐,长相的话也是甜美可爱,配给严澈,那算便宜他了,没想到严澈这么不识相。
“可否和小女交往看看?”和苍压下心中的火,女儿对严澈是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他现在还不想惹恼严澈。
“对不起,我有未婚妻了。”严澈一句话直接拒绝了。
当时,这件事情惹的和苍很不高兴,和苍好言好语,严澈就是要拒绝他的女儿。当时和苍用取消那单生意来威胁严澈,没想到严澈根本就不受威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后来,这单生意还是签下了,因为,和苍公司的数码产品很快就要上市了,再找别的网络公司合作已经来不及了。所以,那次的合作,成了非常不愉快的合作。
……
2年后的和苍静子,轻声轻语,似乎被调教的异常乖巧温顺。她表演了一遍日本的茶道,然后,恭恭敬敬的端了一杯递给严澈。
严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下了和苍静子的茶,仰头一饮而尽,茶的个中滋味,他没偿出个所以然来。和苍广景摇了摇头:“可惜了一杯好茶。”
严澈喝了一杯,和苍静子又递给他一杯,他依然没有犹豫的喝下了,茶发源于中国,饮茶又能解酒,恰好,他脑袋因为酒精的作用依然昏昏沉沉的,所以,和苍静子递过来多少杯茶,他都照喝不误,直到一壶茶,被他一个人喝个精光。
“都下去吧。”和苍广景挥了挥手,他身后的黑衣人全都井然有序的退了出去,然后和苍广景也跟着起身。
“和苍,你这是什么意思?”把他绑来了,现在又为什么全部都退了出去?
和苍走到门口,才对房间内的严澈说道:“严澈,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两年前,严澈说他有未婚妻,和苍相信了,回日本后才知道,他是骗他的。也听说严澈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和苍以为,他是个传统的中国人!
“关门。“和苍摆了摇手,他身边的黑衣人便将房门关上了。
房间里面顿时只剩下严澈和和苍静子,严澈坐在沙发上一阵窝火,而和苍静子靠近他,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严澈哥哥。”严澈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走开。“他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和苍静子,长腿迈开,快速的走到门边,转动门把手,发现,门开不了。
砰砰砰!“该死的,快开门!”严澈猛力的敲着房门,房门外传来和苍广景的声音:“严澈,好好享受吧。”
而他的身边,和苍静子正慢慢的朝他靠近,“严澈哥哥,这两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我……我真的很喜欢你……”和苍静子说完一脸娇羞的低下头……她现在的样子和当初的盛气凌人的千金小姐比起来,真的变了很多……
严澈直觉得一股燥热从小腹一直传上胸口……
“该死的,那茶水有问题!”严澈猛的将和苍静子推开。
“啊——”和苍静子被严澈推到地上,小PP撞在地板上,她疼的轻叫出声,而眼神却特别无辜的看着严澈:“严澈哥哥,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啊!”喜欢一个人有错吗?
和苍静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纤弱的身子又开始朝严澈靠近……
“该死的!你别过来!”严澈吼道……小腹下的火苗越烧越旺了……
……
再说一次我爱你Chapter108(完)
“你别过来,听见没有!”盛怒的严澈朝和苍静子大声的吼道,同时他的身体也远离门有1.5米远的地方,然后,抬起长腿,用力的朝门踢去,一声巨响之后,门巍然不动。
“该死的,开门!”眼看着和苍静子一点一点的朝他靠近,严澈是又急又恼,不停的踢着门,可那门经过严澈暴力的捶残之后,还是一点开启的意思都没有。
“严澈哥哥,你别白费力气了,这个房间是特地为我们准备的。”和苍静子薄唇轻启,娇羞依旧,轻解罗裳,和服下的酥胸已经若隐若现了。
“嘶——”严澈倒抽了一口冷气,毕竟是正常的男人,再加上被下了不正常的药物,严澈的生理反应永远直接于他的心理反应。严澈握紧了拳头,他很想揍她!
严澈是会打女人的,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6岁的严澈已经具备了打女人的潜质了。可是,打女人的男人不是人。严澈上幼儿园的时候给了某个女孩一巴掌,那是因为,那个女孩触犯了他的底线,打了他的当当,所以,他一气之下给了那个女孩一巴掌。如今,当当不在这里,和苍静子也没有伤害当当,所以,他再怎么混蛋都不会打她的!
“严澈哥哥,你别生气,我父亲这么做都是为我们好,他说生米煮成熟饭了,你就会娶我了。”和苍静子轻轻开口,若隐若现的白皙皮肤,惹的严澈一阵燥热不安。
“胡扯!我死都不会娶你!”严澈立刻开口反驳和苍静子,别说他心里只有当当,就算他心里没有任何人,这样被霸王硬上攻,任何男人都不会妥协娶她,充其量只是玩玩罢了。
“严澈哥哥……”严澈强硬拒绝的态度让和苍静子好不伤心,眼儿低垂,几滴泪水就这样滴落在地板上,低头几秒钟之后,她慢慢的抬起头:“严澈哥哥,我知道你以前不喜欢我,可是现在我改了,大家都说我变的更讨人喜欢了。严澈哥哥,你只是没有了解我,等你了解我,认识我之后,你一定会喜欢我的。”
和苍静子说完,娇小的身子终于将严澈挤到了门板上。
“滚开!”严澈又是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推,和苍静子第二次掉倒在地上,只是这次的动作,让她肩上随时都会滑落的和服彻底滑落了,她白皙性感的上半身完全裸(和谐)露在空气中。
“嘶——”严澈又抽了一口冷气。他知道自己身上药效完全发作了,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女人来降降火。他越过地上的和苍静子,懊恼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这个房间里只有几张沙发和一张很大的双人床,根本就连个浴室都没有,他想冲凉水降火都成了不可能的事。
就在他懊恼的几乎要发狂的时候,他发现墙上的一副壁画竟然透着微弱的光芒,他冲到壁画旁边,抬手将壁画从墙上撕了下来,他惊喜的发现,原来壁画后面是一面大窗户。他迫不及待的打开窗户,伸头出窗外,“Shit!”他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房间至少在五楼,跳窗的话无疑是自杀!
窗户外面是一片大自然的风光,和着微风吹过房子外面的一整片树林,树枝摩擦,吱吱作响。看来这是郊区的一栋房子,严澈就算是想求救都无门。
窗外夕阳无限好,晚霞染红了大半片的天空,这本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景,而严澈却无心欣赏,他回头望进屋内,和苍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沙发椅上,悠闲自若的泡着茶,胸前的风景依旧美丽。
“该死的,把衣服拉上!”严澈怒吼一声,和苍静子捧着新泡的茶,一点也没把严澈的吼声听进耳里,她勾唇微微一笑,摆了两杯茶在茶几上,招呼严澈:“严澈哥哥,坐下来喝杯茶吧。”
严澈瞪了她一眼,视线转回窗外,只听见和苍静子继续说道:“严澈哥哥,如果,你不想要我,那也可以,只要你能撑过明天早上,明天早上我父亲便会派人开门。还有,这里是五楼,如果你想跳窗的话,我也不拦你,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没掉死,楼下的人一定会把你抬回来的。”
闻言,严澈仔细的向楼下望去,围墙外面确实有几颗人头在走动。这里是五楼,他当然不会傻到跳楼,如果学当当用床单拼接成绳的话,那么一床床单是绝对不可能拼到一楼的。他懊恼的在和苍静子面前坐下,冷冷的视线直盯着她的脸,看得和苍静子又害羞的红了脸。
“严澈哥哥,你很热吧?来,喝口凉茶降降火吧。”她递上一杯茶到严澈面前,严澈面色一沉,用力扫落那杯茶。
热?岂止是很热,他现在浑身就像是被火烧一般,炙热难耐。和苍静子递过来的茶他又怎么会再喝?现在的药效他还能支撑住,如果再加点量他可能就把持不住了。
“别以为关着我我就没办法了!”严澈身形一闪,掐住了和苍静子的脖子,把她从沙发上拖了起来,一路将和苍静子拖到门边,放开掐住她脖子的手,用力的抓上她的手臂。
“叫!大声的叫!”他摇晃着和苍静子的身体,和苍静子胸前的两颗球也连带晃动了起来。“Shit!”严澈又低抽了一口气,用力的捏着她的手臂。
和苍静子疼的直皱眉,泪珠也顺着眼角滑下,但是,她的个性也是倔,任严澈捏的她多疼,她都不为所动。她只是紧咬着唇,一脸委屈的看着严澈。
严澈很火大,“你快点叫,不叫的话我掐死你!”严澈现在真的是气的想杀人了,他恨不得杀了和苍静子。
严澈凶恶的眼神让和苍静子有些害怕,她终于开口轻轻的叫了一声,这叫声却惹的严澈浑身更加燥热难耐起来。他终于痛下狠手,啪!他狠狠的甩了和苍静子一个巴掌。“啊——”和苍静子吃了疼,终于叫出了一声让严澈很满意的叫声——疼痛痛苦的叫声。
严澈相信,和苍广景不会置自己的女儿于不顾的!只要和苍静子痛苦的叫声传出去,和苍广景必定会开门查看。
“很好,就是这样叫的,继续!”严澈冷着脸威胁和苍静子,可是和苍静子这回偏就不叫了,她噘着嘴,流着眼泪看着严澈,那张脸上的表情异常坚定,不叫,她死都不会叫的!
“你找打?”严澈瞪大眼,那张漂亮的脸显得特别的狰狞。
“我是不会叫的,你打死我吧!”和苍静子不相信严澈会打死自己,所以,她抬眸,坚定而又无惧的看着严澈。
“你!”严澈抬起的手顿在了空中,他打了她第一巴掌,没有后悔!如果不是她和他该死的父亲设计他,他现在也不会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可是要他打她第二个巴掌,他发现她有些下不了手,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丝属于当当的倔强……
“当当!”他大叫了一声,非常粗鲁的将和苍静子楼进怀里!该死的!他快忍不住了!
“严澈哥哥,别忍,要我吧,我一直在等着你……”和苍静子在严澈怀里轻声的开口……
有五年了,严澈没有碰过女人,他自认自制力强过别的男人,可是他现在是中了药了,那药像是烈火一样焚烧着他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再不降火的话,迟早会被烧死!该死的!他将和苍静子楼的死紧,恨不得将她捏碎!
“咔——”就在这时候,门锁一动,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严澈条件反射的放开和苍静子,他本想第一时间冲出去,可是在看到来人的时候,他所有的警惕都放下了。
“该死的,你怎么不早点来?”严澈冲着李良吼道。
“啊?”李良瞪大眼,严澈是怨他没早点来还是来早了?他看了眼严澈身后的和苍静子,和苍静子紧紧的揪着胸前的衣服,忙遮住自己外泄的春光。李良一副非常了然的样子:“我来早了?要不,我现在退出去,你们继续?”
李良看严澈那潮红的脸,分明就是欲求不满的样子。李良真是太鄙视他了!亏他为他这个好兄弟的生命安全担心着,可他倒好,软玉温香在怀,还怨他打扰了他的好事。他真是瞎子点灯——瞎操心啊!
“你他妈的没看见我中药了,快,带我去和寿路86号!”李良的话惹的严澈一阵恼火,他现在快被烧焦了,他还有心情跟他开玩笑。他要当当,立刻马上!
严澈吼完,李良便上前去扶住他的身体,严澈面色潮红,连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看来,严澈真的是被要折磨到不行了。
“严澈哥哥别走,我可以帮你的,我可以帮你的!”和苍静子冲上前,死死的拉着严澈的衣服苦苦哀求着。在发现李良的视线放在她的胸前的时候,“啊——”她惊叫一声,放开严澈,忙用手挡在自己胸前。
李良鄙视的瞥了和苍静子一眼,他会看是给她面子,她的咪咪可没有他的宝贝雪儿好看。留下一个人哭的肝肠寸断的和苍静子,李良扶着严澈慢慢的走出房门。
房间外面的地板上,躺着n具黑衣人的躯体,严澈虽然难受,但是他还是勉强撑着给了李良一句赞美:“这几年,你的身手进步了。”
“那是。“李良很骄傲的点了点头。他是典型的灰太狼,他的身手完全是他的宝贝老婆训练出来的。那么多黑衣人围攻他,如果不是因为他耐打,他要撂倒那么多人,怕是困难了。“这几年你忙着工作都不关心兄弟我,你不知道……”李良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
“可以了,你不知道我快撑不住了吗?还不送我去和寿路86号。”严澈阴着脸打断了李良的话,他要是再说下去,他的下面会炸掉。
李良扶着严澈进了车子,开车的时候不时的往严澈身上瞄,严澈终于受不了他的眼神,怒道:“有P快放!”
“远水难解近火,我看那个小日本挺不错的,你为什么不……先吃了再说?”李良知道,严澈所说的那个地址就是水当当现在的住址,只是水当当现在的状况,严澈真的可以吃了她吗?
严澈沉下脸,稍作沉默。是的,有好几次,他想把和苍静子按在身下,可是,他强忍着自己的生理上的欲(和谐)望,告诉自己,不能对不起当当。5年前,白晓晨事件就是例子,而他,绝对不会让白晓晨事件真的发生!
他的女人只有一个,也只能是水当当!
“如果换作你,你会怎么做?”严澈反问道。
李良握着方向盘的手短暂的僵住,如果换作他……心里面想着好几种可能,但是,最后,他还是发现自己不能确定。他转头望着严澈,说道:“兄弟,你会及时出现,对吧?”就像他及时出现一样。
“难说。”严澈摇了摇头。
李良白了他一眼,“靠!这么没良心!”嘴里面虽然这么抱怨,但是李良知道,如果他出事了,严澈一定会第一时间前来营救。而他,和严澈一样,希望这营救来得越早越好。灰太狼虽然很享受红太狼的平底锅,但是,平底锅还是用来煎羊肉最好。
……
当李良扶着严澈走进方家的时候,水当当是第一个迎上前来的人,她的脸微红,脸颊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到严澈被李良扶进来,她的泪水再一次决堤了。
“叔叔,你哪里疼?当当给你涂药药。”
严澈脸上痛苦的表情让水当当很直观的理解为,他是身上有剧烈的疼痛才会如此的。没错,严澈承认他很疼,他下面的好兄弟都快疼炸了!
“叔叔哪里都疼,我们先上楼再说。”严澈挣开李良的搀扶,将自己半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水当当身上。
“恩,好,楼上有药水,当当给你涂。”水当当很天真的扶着严澈,严澈半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她只是感觉到他有点重,并不觉得吃力。严澈的薄唇几乎碰触到她的颈项,她感到很痒,但是并没有闪躲。
香!很香,这就是他的当当的味道,严澈靠近水当当的颈项,用力的呼吸着她颈间的芬芳,他的手更是不自觉地将她抱紧。
大门距楼上的距离不短,据李良的观察,水当当一个人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把严澈扶上楼的,所以,他上前想要帮忙,而严澈的声音先于他的动作。
“李良,过来扶我一下。”李良翻了个白眼,严澈果然是不忘要使唤他。
当水当当和李良一起把严澈扶到楼上水当当房里的时候,一堆人都跟了进来,有满脸焦急的林雪雪,有一脸愤怒的小东东,有一脸莫名的方老太太,严澈被放在了床上,几个人便围在床边像欣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看着他。
“我说你们是不是该出去了?”他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欲(和谐)火烧过头,他真的是半死不活了。
方老太太牵着小东东的手对严澈表示关心:“我们看看你伤哪了,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方老太太的眼神里看不出来是真的关心还是幸灾乐祸,倒是小东东脸上的表情很直白,直接就是捂着小嘴偷笑,那漂亮的眼眸似乎在说:“严澈,你也有今天啊!”
严澈闭上眼,不耐的吼了一声:“李良!”
李良对天翻了个白眼,靠!又使唤他!但是,他又不能置严澈不顾,如果这会他烧成不举,那么他可是罪大恶极!于是乎,李良向房间里面的闲杂人等摆了摆手,说道:“当当留下就好了,我们大家都出去吧。”说话间,手也很自觉的将不情愿的老太太、小朋友推了出去。待会这间房间可能会上演老少不宜的画面,所以老的小的还是不要凑热闹了。
另外,“老婆,别看了,我们回家看儿子吧,指不定都哭干喉咙了。”李良朝着还在里面看着水当当忙碌着找药箱的身影的林雪雪叫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水当当就在这里,严澈不会让她再消失一次,所以,你要姐妹情深,改天也可以啊!现在还是回家母子情深要紧。”李良冲回屋里,拉上自己的老婆,然后把老中少三人全都推出屋外,末了,自己也站出门外,啪嗒一声把门给反锁了。
“欺,你干吗锁门啊?”老太太有意见了,当当和严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发生什么事那才奇怪呢,虽然严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可他怎么说也是个成熟男人了!“你干吗把门锁了!”老太太非常生气的瞪着李良。
“啊?锁了吗?”李良推了推门,掰了掰门把手,确定门真的锁得很严实之后,他才开口:“哎呀,我不知道,你这门太高级了,我就轻轻关上,没想到它就给反锁了,呵呵……”李良开始装傻。
“你不知道当当和严澈就两个人在里面啊!”老太太指着李良的鼻子,好像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是未婚夫妻。”李良对着老太太打哈哈。
“我妈咪才不是严澈的未婚妻!”这会,一直保持着一定沉默的小东东突然开口了,他一开口就是反驳严澈与水当当的未婚夫妻论,顺便还爆了自己的料。
“小鬼,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李良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因为这个小鬼刚刚说水当当是他的妈咪?水当当连孩子都生了?
“我说,我妈咪才不是严澈的未婚妻。”小东东气呼呼的鼓起嘴,再次强调了他妈咪和严澈一滴关系都没有的事实!
李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哈哈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方老太太,你看他们连孩子都有了,你还担心什么呢?走走走,该干吗干吗去,今天晚上的时间就留给那对久别重逢的小情人吧。”
李良说完,像是赶小鸡一样的要把几个人赶到楼下去,小东东小小的身子钻过李良的手臂下面,来到房门口猛力的敲着门。“当当姐姐开门,但当姐姐开门——”他敲的用力,喊的也卖力,可是里面就是没有传出半点声音。
李良赶紧冲过去把小东东扛在肩膀上,一路把他扛到楼下,用力的将他抛到沙发上,恶狠狠的瞪着沙发上张牙舞爪要冲过来咬他的小东东:“你别吵,别打扰你爸爸妈妈久别重逢,重温旧梦。”这孩子真是一点都不孝顺,他家的宝贝可不能像他这样。
“他不是我爸爸,他是混蛋,把我妈咪害成那样的混蛋!”
“很好,你骂的太好了!李叔叔非常支持你骂他,但是,你还是乖乖的吃了饭,洗洗睡,OK?”李良竖起了大拇指,非常佩服这小子的勇气,他要是敢在严澈面前这么骂他,不知道严澈那个大混蛋会怎么收拾这个小混蛋?
方老太太赶紧坐下来,将小东东抱在怀里,轻声的安抚着他:“东东小宝贝,别激动,让奶奶先把事情问清楚了。”小东东这时候倒是听话,还真的不动了,瞪着那双圆乎乎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良。
“李良,严澈他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方老太太问道。
“没事,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春恩浩荡,他中药了而已。”李良说的调侃。
方老太太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拔高了音量:“什么?那当当岂不是……”听说中了春(和谐)药的男人如狼似虎,这样的话,当当岂不是要受苦受难了?这该死的严澈,这时候过来找当当,把当当当什么了?
“方老太太您就放心吧,严澈他自有分寸,你把他儿子看好了,别让他破坏他两的好事就成。”李良说完,笑眯眯的看了小东东一眼,那小家伙的那双眼睛倒是和严澈的非常像,只不过严澈的瞳眸里透着冷淡,而他,贼乎贼乎的。
李良说完,拉着林雪雪就离开方家,而方老太太抱着小东东,一大一小的眼睛直盯着楼上看,同样是满脸的担忧,只不过,担忧的性质不一样。
“奶奶,严澈会不会欺负妈咪?”小东东问。
方奶奶轻声的叹了口气,唉,何止是欺负?“东东小宝贝啊,奶奶问你个问题啊!如果严澈是你爸爸,现在他洗心革面,要求你们原谅他,你会原谅他吗?”
小东东偏头想了想,“我不知道,不过,如果妈咪原谅他了,要跟他走,那我也没办法……”小东东说得很无奈,但是其实,他心底的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他,他希望严澈是他的爸爸……因为……他长得帅,车开得好……
“不管怎么样,东东永远都是奶奶的宝贝孙子!”方老太太在东东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响亮的吻,想到当当和东东就要离开家里了,她的眼眶渐渐的湿润了……
……
第二天早上,严澈是被水当当的哭声吵醒的……
水当当枕在严澈的手臂上,轻声的哭泣着,严澈睁眼,便看到了水当当哭红的小脸以及肿胀的红唇,轻声的哭泣声溢出红唇,严澈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唔……”吃她,吃不够她……
“不要……”水当当用力的推开严澈,她好痛的,全身上下哪里都痛,连嘴巴都好痛,她这么痛了,他还要亲她!过分!
“当当,对不起……”他附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他知道他昨天晚上翻身变猛兽了,但是,他也是没办法的……那药的效力实在是很猛……好吧,还有一点他承认……是他……太想要她了……
“我好饿了,我要吃饭,吃皮蛋瘦肉粥。”水当当窝在严澈的怀里,轻声的撒娇道。
“好,我帮你穿衣,带你去吃饭。”严澈无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