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41部分

宠溺的亲了下她的额头,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的当当啊……他不会再让她不见了……
“叔叔,不是要去吃饭了……”
“思……再抱一会儿就好。”
“……。”
……
当严澈牵着水当当的手下楼,方浩已经坐在餐桌边,悠闲的喝着早茶,他抬头眯了严澈一眼,意有所指的道:“吃饱了?”
严澈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拥着水当当朝餐厅内走去。
“爸爸,当当没吃,当当饿。”水当当急忙开口,爸爸不会把饭都吃了,没给她留饭吧?
这时候方老太太端着一个碗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将碗往餐桌上一放,招呼水当当:“当当,来来来,把这燕窝粥喝了。”当当昨晚一定是被严澈炸干了,现在,要好好补补啊!
“哦,好。”水当当很是乖巧的端起粥喝了起来,喝了两口似乎想到了什么,汤勺停在嘴边,她抬头看着方老太太:“奶奶,还有没有,给严澈叔叔也端一碗吧。”
方老太太白了严澈一眼,道:“他?我看他吃十碗虎鞭都不够补!”
“哈哈哈——”方浩很没形象的哈哈大笑了起来11
严澈冷眼瞪着他,“方浩,我们谈谈。”说完,转头看着水当当,却是柔情似水,“当当,你乖乖的坐下来吃粥,等着我。”
水当当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严澈叔叔要她等他干吗?
……
客厅里面,两个男人相视而坐,彼此眼里都坦露出一股傲气,两人相视而望,似乎谁也看不顺眼谁。
“我要带当当回去。”严澈冷声开口。方浩现在的态度应该是相信他了,昨夜,方浩并没有过来砸门,说明,方浩已经相信了他和当当的关系,只要方浩不阻挠,那一切就都好办。不过,就算方浩阻挠,他也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当当带走的。
“随便,只要当当愿意,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我绝不允许你勉强她。”怎么说当当也叫了他五年的“爸爸”了,他这个“爸爸”一定要尽职尽贵才行。
“哼!当当一定是愿意的!”严澈冷哼一声,与其说是他自信,倒不如说是他对当当有信心。他抬头往餐厅望去,水当当正巧笑嫣然的看着他,这样的笑容让他欣喜,也让他心痛,他的当当,他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想起过去?想起他不是叔叔,也不是哥哥,是她的男人!
“你今天就要带她走?”方浩皱眉,轻声问道。
“是。马上就走。”严澈点了点头,他一刻都等不及要把当当带回去了,今天,他必须把当当带到家里,去见爸爸妈妈。也许,看到爸爸妈妈,当当会想起什么也说不定。
“东东的幼儿园就要放学了,当当每天都去接东东放学的,今天你陪当当一起去吧。”平日里,如果他不忙的话,也会陪当当一起去,忙的话,就是司机陪当当去了。
“那个小鬼,我想不必了。”严澈皱了皱眉,提到那个小鬼,他就很头疼。他说当当是他的妈咪,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他是当当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你不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了吧?”方浩挑眉。
“他不是我儿子。”严澈非常确定的开口,“他也不可能是当当的孩子!”
“你这么肯定?”方浩皱眉,是什么原因让严澈坚定,东东也不是当当的孩子呢?
“我带小鬼验过DNA,他不是我儿子。”
“什么?你带他验了DNA了?他真的不是你的孩子?那他会是谁的孩子?”方浩张大嘴边,这简直是一大惊吓,转念又想,难道当年当当离开严澈的原因,是因为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吗?那么,那个人到底是谁?
“既然这样,那我不可能让你把当当带走,因为,东东的确是当当的亲生儿子!”十月怀胎,千真万确,没有生错,也没有抱错,就是东东。
“不可能,我不相信!”当当不可能怀了别人的孩子!绝对不可能!严澈握紧拳头,如果这是方浩想要让他死心而刺激他,那么,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不相信,我可以拿东东的出生证明给你看。”
“不必了。”严澈摇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年头,什么都可以造假,何况是一张出生证明。
严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自走到水当当的身边,彼时水当当的燕窝粥刚见底,她才放下勺子,严澈就把她带入怀中。看到严澈一脸阴郁,水当当轻声的问:“叔叔,你怎么了?”为什么和爸爸说完话之后,他看起来好生气?
“我不是你叔叔!”严澈生气的朝水当当吼道,她要什么时候才会明白,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劳什子叔叔!
“我……”水当当被严澈这么一吼,两眼就开始泛着泪光了,好像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喂!严澈,你怎么可以凶她!”方老太太一把将水当当从严澈怀里拉开,护在她的身后,像是老鹰保护小鸡一样保护着当当。“你不知道当当现在是小孩子吗?”方老太太尖着嗓子:“你个王八蛋!”
“当当,过来。”严澈朝水当当伸手。
方老太太身后的水当当脚步轻移,似乎很想过去,可是,方老太太却挡在水当当前面:“当当,别过去,他是只狼,会吃人的!”
水当当站在老太太身后,为难的直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叔叔叫她的时候就像有一种魔力,她就是不想过去,可是脚也会不自觉地移动着……想要朝他走过去……
方老太太挡在水当当前面,以为已经把水当当和严澈完全隔开了,谁知道严澈身形快如闪电,很快的就绕过方老太太,将水当当打横抱起。要走出去的时候,方浩堵在了餐厅门口。他附在严澈耳边轻声的说着:“不管怎么样,东东是当当的孩子,他们两个谁也离不开谁。就算当当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她的本能还是护着东东的,你要带她走,就要考虑清楚后果。
说完,方浩让开了道,严澈抱着水当当就直接把她抱出别墅,水当当被他抱走的时候,一直对着方浩喊爸爸,方浩眼眶微红,他现在怎么感觉自己就是在嫁女儿的老头,哦不,是送女儿,这简直就是把当当白白送给严澈了,太便宜他了!
严澈将水当当抱出方家别墅,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址,车子便驶了出去,严澈抱着水当当,还在为方浩的话苦恼,所以,他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车子后面,有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
出租车的昏驾驶座前正好摆了一个电子钟,上面显示了时间和日期,水当当看到那上面的时间,顿时紧张了起来。
“叔叔,叔叔,东东放学了,我们先去接他好不好?”水当当坐在严澈的怀里,转过头来,稍显焦急的看着严澈。
严澈沉着脸,直接将水当当的话忽视掉了。
“叔叔,我要去接东东,我要去接东东……”水当当喃喃自语着,声音已经明显有点哽咽了。今天是星期一,是东东上学的日子,她不接东东的话,东东会不高兴的,东东不高兴的话,就会不理她好几天,她不要东东不理她……
“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那小鬼等下打电话叫方浩去接。”严澈道。他必须带当当回家,爸爸妈妈同样为了当当的失踪憔悴了5年了,当当失踪的那一年,妈妈内疚的几近崩溃,爸爸就把公司转手了,专心在家里照顾妈妈。两个老人和他一样,都盼着赶快找到当当……
“呜呜呜……不要……我要去接东东……我要下车……叔叔你放我下车……”水当当开始抹泪哭泣起来,那样子还真有点小时候当当的犟脾气,不过,以前的当当是不会轻易掉眼泪的。
严澈低头吻去了水当当眼角的泪水,在她耳边轻声的开口:“好,就去接东东,你告诉司机地址。”
……
当严澈与水当当来到幼儿园的时候,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正好都往外面冲,东东也是如此,他远远的就看见严澈拥着当当妈咪,那样子好不亲密,而且,帅哥美女站在一起,那画面怎么看怎么和谐。
“喂,方丁东,那个人怎么回事?你妈咪和他在一起了吗?”说话的是付佳美,只有她知道水当当是方丁东的妈咪。而且那个他,付佳美也见过,就是那天在游乐园抢了当当姐姐的那个坏叔叔!
“他是我爸爸。”小东东骄傲的说着。他发现,好多同学的目光都放在了严澈和她妈咪身上,每个人都像是看呆了一样,傻傻的等着自己的父母叫,才知道要移动脚步。连东东都觉得自己被那副完美的景像迷住了。因为,他发现他的脚动不了。
“啊?方丁东,他真的是你爸爸?”也只有付佳美知道,方浩不是方丁东的亲生父亲。只是,方丁东这个混蛋,有爸爸还要将她爸爸介绍给当当,他是耍她玩的吗?
“不知道,也许。”方丁东摇了摇头,但是,他真的希望严澈是他的爸爸了……
一来到幼儿园,严澈就恼火,那张阴沉的脸从来没有云开雾散过,可是,就算是他冷着一张脸,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还是都围在他和当当身边,一个劲的说着:“哇——今天是漂亮的叔叔陪着当当姐姐来的——”
严澈握紧了拳头,为什么他是叔叔,当当就是姐姐?
倒是水当当,对小朋友们的话欣然接受了,还笑的一脸阳光灿烂,在看见小东东的时候,她很开心的朝他挥了挥手:“东东,姐姐在这里。”
小东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当当妈咪才会说:“东东,妈咪在这里。”
小东东朝水当当跑了过去,抱着当当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妈咪。”水当当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声的埋怨着:“东东,你又乱叫了。”小东东抱着水当当的大腿,欲哭无泪……
三个人手牵手走出学校的大门,严澈牵着水当当,水当当牵着小东东。小东东虽然很想像别的小朋友那样,被父母牵在中间,但鉴于他和严澈“有仇”,他坚决不让严澈碰他一下下,不过严澈好像并没有兴趣要碰他。
“东东,东东,那个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吗?”有幼儿园的同学缠在小东东的身边,好奇的问着。谁都知道东东的姐姐是个弱智,竟然能找到那么帅的男朋友,不过,不得不承认她长的很漂亮。
小东东呲之以鼻:“才不是,他只是我姐姐的追求者之一!”小东东有意无意的抬高了水当当的身价,谁说没有人追他的妈咪,一堆人,只不过,都不是什么好人罢人,他们看中的,都是妈咪的美色。一堆小朋友围着小东东问东问西的,小东东很快的就与水当当被挤开了。
而严澈那边,战况也同样精彩,被n个幼儿园的小女孩挤开,他不得不放开水当当的手,小女孩们一个个缠着他,要跟他合照,他阴着脸,憋了一肚子的火,沉着一张阴郁的脸,而小女孩们完全不为他的脸色所惊吓,反而很兴奋的叫道:“叔叔,你好酷哦~”
水当当一个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马路边,突然间严澈和小东东都被挤开了,她觉得一阵心慌,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推了她一下,水当当的身体朝马路中央冲了出去,而那一辆一直跟着他们的车子这时候疾速的朝水当当驶了过去……
“当当……”
“妈咪……”
严澈和小东东几乎是同时朝水当当冲了过去,这期间还推倒了不少小朋友,严澈身形迅速的将水当当从马路中间抱了回来,然而小东东止在马路边的身影已经躲闪不及……
“小鬼——”严澈焦急的喊了他一声。小东东瞪大眼睛看着那辆车撞上了自己……
“嘭~”小小的身体被汽车擦过之后,倒在了地上……
“啊——”水当当看着躺在地上的小东东,情绪异常激动的哭叫了起来。“啊——啊——不要,不要——”她朝小东东扑了过去,跪在他的身边,仰天长嚎了一声:“啊——”然后,整个人便虚脱的晕了过去……
……
“澈儿是我们的亲生儿子,可是,当当也是我们的孩子!”
“是,对,当当也是亲生的!”
“你怀孕了——”
“当当妈咪,我不是弟弟啊——你是我妈咪——”
“天哪,有个孩子被车撞了——”
病床上水当当满头大汗,睡梦中的她狠命的皱着眉头,脑子里响过各种声音,爸爸和妈妈的歇斯底里,医生的轻言轻语,东东的无邪童声,还有惊雷般的呼声……
“啊——”水当当尖叫了一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看到了熟悉的白色环境,她知道自己第n次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她手脚麻利的跳下床,开了病房的门就跑了出去,在走廊上像只无头苍蝇般转来转去,终于让她看到走廊尽头,那倚着白墙吞云吐雾的严澈。
她朝他跑了过去,拉着他的双臂,焦急的问道:“严澈,东东呢,东东在哪里?”泪水湿润了她的面颊……
“你叫我什么?”严澈瞪大眼,嘴里的香烟掉在了地上。他是不是太烦躁了,烟抽太多了所以产生了错觉,他好像听见当当叫他严澈而不是叔叔?
水当当拉着严澈的手臂,急的直跳脚,“东东呢?东东怎么样了?他在哪里?”
“当当,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严澈按住水当当不安的身体,凝神问道。
“我要知道东东怎么样了?严澈你告诉我,东东怎么样了?”水当当拉着严澈手臂的手忽然用力了起来,指甲深深的陷进严澈的肉里。
严澈!他没有听错,她叫他严澈!不是什么该死的叔叔,那说明,她真的想起来了。
“当当,别担心,东东会没事的,医生正在里面抢救。”严澈的大掌轻轻的拍上水当当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她。这时候,急症室的房门打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水当当忙放开严澈冲了过去。
“护士,孩子怎么样了?没事吧?”
“小孩失血过多,医院里库存的血用完了……”
“我有血,我给他输血,抽我的血。”护士还没说完,水当当便打断了她的话。
“你是什么血型的?”护士挑眉问道。
“A型,护士,我是小孩的妈妈,我……”
“小孩的妈妈也没用,小孩是O型血,需要输O型血才可以。”
水当当忙指着严澈说道:“他是O型血,他可以输血的。”护士抬头看向严澈,严澈朝护士点了点头,示意他的确是O型血。
“你是小孩的父亲吧?跟我来吧。”
严澈跟在护士的身后,淡淡的开口:“不是。”这声音像刺一样的扎进了水当当的心里,怎么不是?怎么可能不是?
在严澈输血给小东东之后,小东东总算是得救了,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残了半条腿,将来走路不成问题,只是不宜做剧烈的运动。
“医生,那他走路的时候会不会瘸腿?”医生报告完小东东的情况后,水当当拉着他继续问道。
“走路不成问题,看不出来什么,只是,不能跑步,更不能游泳,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不然的话,什么问题都是有可能的。”医生解释道。
“谢谢你,医生。”水当当忙点头向医生致谢。医生挥手,示意小护士跟他离开病房。小护士出门的时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却被耳尖的严澈听到了,他拉住护士的手臂,“你说什么?大点声。”他的声音怔住了小护士……
“没,没说什么……”小护士看着他,有些害怕的吞吞吐吐着。
“说。”严澈手上用力,小护士吃痛的皱着眉。
小护士真是后悔的想扇自己一个耳光,她只是看不过去,明明小孩与这个男人的DNA比对相似度是98%,他们是父子,可是这个男人却说不是。于是,她很鄙视的小声唠叨了一句:“现在的男人一个个都没有半点责任心,明明是他儿子,却说不是,什么男人啊这是!”而她自认为只比蚊子大声一点的唠叨,竟然被这个男人听见了,真是衰……
“你说他是我儿子?怎么说?”严澈冷眼瞪着护士。明明他带小鬼验过DNA,DNA检测结果证明小鬼不是他的儿子,这会怎么这个护士又说是了?
“你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放手啦,疼死了。”小护士挣扎着要挣开严澈的大掌,严澈还想开口问,但是,水当当先他一步开了口:“严澈,让护士小姐走。”
水当当放话了,严澈无奈,只得放开小护士,小护士得获自由,飞快的跑了出去。避灾避难,速度为上。
“当当,这小鬼……“严澈盯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小东东,他现在安静的样子,还真有点恐怖。
“严澈,东东是我的孩子,我会负一切责任的……”水当当望着床上的东东,无声的落泪……她不会忘记……东东是她和她哥哥的孩子……是不被允许的孩
子……被诅咒的孩子……所以他才会有今天的不幸……
她握住东东的小手,在心里轻声的说着:“东东,妈妈对不起你……”她不该把他生下来,让他一辈子都要面对那么尴尬的身份……还好,他是个正常的孩子……只要,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那么,他一样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活下去……现在,对她来说,只有东东才是最重要的……东东是她生命的全部……
“当当,你是什么意思?那个小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亲兄妹吧……我怎么可能会生下你的孩子……”亲兄
妹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更别说有个孩子了……
严澈紧紧握着拳头,他知道,他的当当又乱来了,在没有证实的情况下,胡乱的下了定论!
“谁说我们是亲兄妹的!”严澈吼——
“当当,不是的……”另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同时传了进来,下一秒,一道纤弱的身影已经冲了进来,跪在了水当当的面前。“当当,不是的,他不是你哥哥,你们不是兄妹。”
“妈。”水当当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苏橙,大声的叫了一声,身体从椅子上滑落,与苏橙相互跪着。
水当当的这一声妈叫的本已经是泪流满面的苏橙,那眼泪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涌了出来。“当当。”她扑上去抱住当当的身子,两个人抱在一起哇哇的猛哭了起来。随后进来的水正翰也在门口抹眼泪……
他的女儿,他的宝贝当当终于回来了。
“爸爸。”水当当抱着苏橙,眼角的余光瞄到了门口站着的水正斡,朗声开口叫了一声爸爸。这爸爸一叫,水正翰也忍不住老泪横流了。“诶~”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抬手用袖子又抹了一把眼泪。
一家团圆,水当当的误会也终于解开了……
“这么说,我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水当当在听完两老的解释后,疑惑的问。
苏橙和水正翰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对,不是。你是严肃和齐紫萱的女儿。”
“还有,齐叔叔是我舅舅,齐言是我表弟?”想到齐言,水当当的心口还在隐隐作痛……她知道……在她封闭自我的那一段时间,她之所以把东东当成弟弟,是她,还惦念着她和齐言的约定……
“当当,下辈子,我做你亲弟弟好不好?”“好……”
齐言……你知不知道?原来你本来就是我弟弟……
“是,没错,齐尚是你舅舅,齐言是你表弟。”水正翰点了点头。
“那……我和他……”水当当的手指向严澈,不干置信的问道:“我和他不
是亲兄妹?”
水正翰微笑的点了点头,“当然不是,你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水当当破涕为笑,扑过去抱住严澈,兴奋的说道:“严澈,你不是我哥哥,你知道吗?你不是我哥哥!”
严澈低头看着她,但笑不语。
“严澈,东东是我们的孩子,东东不是怪物——”她兴奋的叫道。随即又低声的抽泣了起来,“都是我的错,我没弄清楚就走了,害了东东……也害你们为我担心……”想起来,是她浪费了这五年本来该一家三口甜蜜的时光……
但是,方奶奶和方浩爸爸人也好好……
严澈紧紧的拥着投怀送抱的水当当,抬手帮她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当当,别哭,没事了,现在,我们重逢了。以后,我绝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严澈霸道的宣布着。
水当当挣开严澈的怀抱,转身看向苏橙和水正翰,“爸爸、妈妈……我……”她不是他们的女儿了……但是……他们一直是她的爸爸妈妈……
“当当,爸爸妈妈欢迎你回来——”水正翰和苏橙异口同声。
“爸爸,妈妈——”水当当挣开严澈的怀抱,朝着苏橙和水正翰扑了过去,三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这一刻,幸福冉冉升起……
……
病床上的小东东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晃动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他那双如沁夜星辰般的美目,看到病床边趴着的水当当,他轻轻的叫了一声:“当当姐姐……”小手也抚上水当当的脑袋……他好渴,想喝水……
水当当像是触电一般的惊醒,看到苏醒的小东东,她未干的眼角又湿润了,“东东,你醒了,告诉妈咪,你有没有哪里痛?”水当当一脸焦急的看着小东东,拉着他的小手,在他身上上下的打量着。
妈咪?小东东的眼眶湿润了,下一秒他激动的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咪!”终于,他的妈咪知道,他是她的儿子了。
水当当扶着小东东坐了起来,小东东这才发现他的左腿竟然一点知觉都没有,怎么回事?他被车撞了还不痛?其实,他有点高兴,被车撞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妈咪。
“东东,没事的,会好的,医生说会好的。”水当当坐在小东东的病床边,轻轻的将他拥入怀中,在他耳边喃喃低语……
“恩。”小东东很勇敢的点了点头,他相信妈咪!小东东轻轻的推开水当当,妈咪抱得他好紧,他好难受。尤其是绑着绷带的头更是隐隐作痛。“妈咪,痛……放……”他轻轻的喊出声。
水当当急忙放开他,“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头上有擦伤,医生说,幸好是擦伤。“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勉强挤了一个微笑:“我们的东东命很大呢。”
“妈咪,我口渴……”
“好,我马上去倒水。”水当当放开小东东,匆忙的往病房外面冲,在病房门口的时候却撞到严澈了:“严澈,东东醒了,你帮我照顾他,我去给他倒水。”说完,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严澈大脚迈进病房,锐利的眼眸直盯着小东东瞅,看得小东东一阵心虚。他靠在床头,闭上眼假装休息。
“小鬼,上次验DNA你捣鬼了?”谁料,严澈那个暴力男竟然毫不客气的掐上了他的脖子,他这行为,说严澈是小东东的亲爹,恐怕连鬼都不相信。
“呃……”小东东被严澈掐有点疼,话说,他是不是脖子也被车撞骨折了,不然,严澈怎么把他捏的这么痛?他的小手爬上严澈的手臂,用尖尖的指甲狠命的抓着他,可是,严澈还不放手。
小东东强忍的眼泪溢出了眼眶,严澈终于放开了他……
“是又怎样?怎么样,我妈咪是不是也说我不是你儿子?”当时,在医院抽血的时候,医生把装着每个人鲜血的小试管都编了号,小东东只不过是把编号撕了下来,换个管子贴,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严澈勾了勾唇,笑的邪魅:“很遗憾小鬼,我就是你亲爹!”
小东东怒气冲冲的瞪着严澈……亲爹……也不错啦……只要…他不谋杀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行……
……
尾声。
三个月之后,某幼儿园的美术课堂上,一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小男孩正埋头在桌面上画着画,一个小女孩慢慢的蹭到了他的身边。
“喂,方丁东,你在画什么?”小女孩开口,她看到画纸上有两个人,一个王子模样和一个公主模样,不过,方丁东画的真丑。
“付佳美,我改名了,不要叫我方丁东了,我叫水丁东!”小男孩抬起头,有些小愤怒的瞪着女孩。
“啊?为什么要改名?”女孩瞪大圆亮的眼睛。
“因为今天,我爸爸要嫁给我妈妈,我妈妈姓水,叫水当当,所以我也姓水!”
“啊?你没来上学的这三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丁当姐姐变成了水当当了?
小东东非常骄傲的扬起头:“付佳美,以后,我有亲爸爸也有亲妈妈了——”
“到底怎么回事嘛,你告诉我嘛!”付佳美拉着他的袖子,语气是十足的撒娇。
“等中午他们登记完来接我放学你就知道了,嘿嘿——”小东东决定故弄玄虚,埋头继续画着他的画,画上是一堆穿着婚纱的新郎新娘,过几天爸爸和妈妈就要结婚了,他要把这幅画当成结婚礼物送给他们!
于是,任是小佳美缠破了喉咙,小东东就是不再理她了,埋头在自己的画上,画上面,他故意把新郎画的很丑,凸眼、巨口,那张脸俨然是个怪物一般,小东东的嘴角上扬,一脸诡计。
嘿嘿,这是他送给爸爸的惊喜……
……
严澈开着保时捷飞快的在马路上狂奔,今天是良辰吉日,是他和当当成为法定夫妻的日子。没错,严澈之所以开得飞快,是因为他等不及要去民政局登记了。本来,在小东东苏醒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要带当当去登记结婚,可是,当当非要等小东东完全康复了才肯去。
小东东在医院里面住了差不多三个月,严澈也利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将那起肇事的主谋拉出了水面。
那一天,当当是被人推了一把才会扑出马路,那辆来势汹汹的车子分明是有备而来,严澈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起意外。查了两个月,终于把那个肇事的司机揪了出来,也查出了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谋——和苍静子。
那一天严澈就算是中了春(和谐)药也不愿碰和苍静子,让和苍静子越想越恼火,她派人跟踪李良与严澈的车子,发现他们在方家落脚后,严澈一个晚上都没有出来,第二天,严澈却抱着一个女孩从方家出来,和苍静子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她绝对不会原谅那个得到严澈的女人!于是,她安排了一切,让人趁严澈不注意的时候推那个女人到马路上,然后,车子猛速开过去,假装这是一场意外……
可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严澈的鼎力配合之下,警方终于破了这个案子,并将相关人员绳之以法。由于和苍静子是日本人,所以,只能将她遣送回国,交给日本警方处理。
和苍静子和她的父亲和苍广景被限定终身不得踏入中国的土地半步。这件事情也算圆满解决了。
水当当坐在严澈的车子里忐忑不安,在目睹了东东被车撞伤之后,她现在很怕车子,也怕严澈开这么快,会撞到人或车。
“严澈,开慢点,我求你了,开慢一点。”
应了水当当的要求,严澈只能慢慢的将车速减为龟速。虽然他很心急,恨不得当当立刻马上成为他明正言顺的老婆,但是,当当苍白的脸色让他无限的心疼,所以,她说减速,他一定减。
突然,水当当整个人急躁了起来,“严澈停车,靠边停车,快点停车。”
有没有搞错?龟速他已经受不了了,现在还要停车?严澈冷着脸,将车子停在路边。车子一停,水当当便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刚刚在车子里的时候,她看到了马路边绿化带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所以,她才喊严澈停车的。现在,那个熟悉的身影背影对着她,他的怀里正楼着一个女孩,低头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
“齐言——”水当当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声……没错,她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是齐言的……是齐言的……水当当泪流满面……怎么可能呢?又怎么可能呢?她会看到已经死去了的齐言吗?
那个背影听到声音,竟然慢慢的转过头来,先是一脸疑惑,然后,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你是?当当姐?”那张脸和齐言一模一样,连笑容都像是克隆出来的。
水当当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这个人……这个人他真的是齐言……
“齐言——”水当当哭喊了一声,扑进了齐言的怀抱,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齐言一脸的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安慰怀中的女孩,那女孩忽然被一只大掌拉离了他的怀抱,转而投进了另一个怀抱。一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男人正冷着眼眸瞪着他,那眼眸之中满是猜疑。
而那个女孩,正杵着泪眼看着他。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水当当。“当当姐,这是我爸爸给你的。对了,你本人比照片要好看许多,呵呵——”他从来没有见过水当当,不过,他见过她的照片,爸爸说,照片里笑的很灿烂的女孩,是他的表姐——水当当。
“对了,当当姐,这是我女朋友小小,我已经把信给你了,我想带着小小到处玩一下,可以吗?”齐言将他身边的女孩往前轻轻一堆,并且很有礼貌的开口征询水当当的意见,爸爸说,要他亲自将信送到水当当手里,他本来打算玩会再送去水家,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了当当姐,真好,他省事了。
水当当瞪大眼睁,齐言他……似乎完全不记得她了……她有些伤感,但也有些欣慰……这样不是很好么?他还叫着自己当当姐呢……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微笑的说道:“恩,去吧,晚上可以去我家吃饭,呵呵——”
“好啊,谢谢当当姐——”齐言刚刚回中国,对中国的一切都充满好奇——谢过水当当之后,他拉着小小的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那个小小,她的眼睛像你,会说话。”严澈在水当当耳边冷不伶仃的说道。
可水当当迫不及待的拆了齐言交给她的信了:
“当当,原谅齐叔叔,骗了你,骗了大家。齐言他,没有死……那天在医院里抢救……齐言活过来了,可是医生说……他将成为植物人,也许有醒的一天,也许永远都不会醒……怕你内疚……怕你难过……怕你放弃自己幸福守着是个植物人的齐言……齐叔叔无奈之下,只好和医生商量好……让你们都以为齐言死了。我把齐言带到美国……期待他有醒过来的一天,皇天不负苦心人,在小小的细心照顾和医生的治疗之下,一年前,齐言他竟然醒了过来……他醒了……忘了你……甚至连我他都忘了……有一段时间,他相信的人只有他的看护——我们的中国女孩小小。幸亏,在小小的帮助下,他慢慢的打开了心房,接受了我……这些年,我一直没和你们联系……在齐言完全康复的现在,我把他送回中国,让你知道他还好好的……当当……齐言现在很幸福……齐叔叔也希望你能够忘记过去,享受属于你的幸福——”
看完了信,水当当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她完全忽略了严澈的话,抱着严澈上窜下跳:“严澈,你看见了没有,是齐言,他没死,他真的没死!”真好,真好,她本来以为老天爷对她很残忍,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老天爷很宠她。
“严澈,我们结婚吧——”她情不不自禁的说出口……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齐叔叔,你放心吧,她会享受她现在所拥有的幸福,并且好好珍惜……
“那当然。”严澈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这一刻,他也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2011年6月16号,水当当与严澈在民政局正式登记结婚,严澈的户口重新迁回水家,而水家的户口本里,也添了一个大人物,那就是水家的小祖宗——水丁东。
至于,那本户口本里还会再加什么人物,那就要问问严澈严总了,不过,严总对老婆温柔体贴,对别人那是冷得可以冻死人,不想死的还是不要八卦了——
(全书完)
白小兔番外001孩子……
洁白的医院病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药水的气味,病床上一个脸色极其苍白的女孩安安静静的躺着,吊瓶上的点滴随着女孩的心跳很有节奏的一点一滴的滴落,病床边上,一双充满老茧的手紧紧的握着女孩洁白的纤手。
“晓晨……你快醒醒……都是爸爸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带着哭腔的苍老嗓音在病房内回响。白中野抬手抹了一把辛酸泪,又重新握住了白晓晨的手。医生说晓晨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她都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为什么还不醒?
这几日,白中野被安泉刻意调到外地出差,有多日没见女儿的他,迫不及待的回到家乡的城市,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女儿住院的消息。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白晓晨已经出了急救室,安静的躺在了病床上,而安泉,站在病房外面,一脸阴郁的抽着烟。
“你来的正好,照顾她。”安泉只留下这么几个字,便匆忙熄了烟,然后,留给白中野一个无情的背影。白中野什么都来不及问,安泉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女儿像过去那样,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白中野当下老泪横流,坐在病床边猛哭了一把。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晓晨的病不是治好了,怎么还会住院?
医生来查房,白中野终于逮住了机会,忙拉着医生的胳膊问道:“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眼白中野,轻声的叹了口气:“你是她的父亲?你这父亲是怎么当的?她还未成年,你怎么能让她胡来?现在怀了孩子,可惜……”
“医生,你说什么?晓晨怀了孩子?”白中野抓住医生的手突然用力,医生猛的皱起眉,连连说了两个“放手,放手。”
白中野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尴尬的放开手。但是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