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44部分

所以,不能守在晓晨小姐身边,如果她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下来跟我说。”
“那是,肯定的,林妈,晓晨在这里多亏您照顾了。”
“哪里,哪里,我就是被雇来的,照顾晓晨小姐是应该的,更何况,晓晨小姐是那么的讨人喜欢。”林妈被白中野这么一说,脸还真的不好意思的红了。
白中野和林妈寒暄了两句之后,就带着那位表姐上楼去了。
白晓晨生病了吗?没有。她一直记得,爸爸告诉她,今天她一定要装病等他来,所以,此刻,她正躺在床上焦急的等着白中野。
房门别轻轻的推开,她很想迅速坐起来看看是谁进来了,可是,要是林妈,那她装病就装不下去了。
“晓晨。”
一听,是爸爸的声音。白晓晨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白中野,她脸上绽放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爸爸,你来了。”看到白中野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他有些疑惑的问道:“爸爸,她是…”
“你的替身。”白中野开口。
……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白中野带着表姐从楼上下来了,表姐还是老样子,头一直低着,帽子盖住她整个脑袋,林妈只是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白经理,要走了吗?晓晨小姐说些什么了?她又说是哪里不舒服吗?”林妈关心的问。
“哦,呵呵…没事,她只是说太困了,还想睡,所以,我们就待了一个小时就下来了。林妈,晓晨还想要继续睡一会,你吃中饭的时候再去叫她吧。”白中野说道。
林妈点了点头:“好的,那白经理,您慢走。”
于是,白中野带着表姐顺利的离开了别墅。在坐上离开别墅的出租车前、表姐竟然抬起头望别墅的方向望了一眼,虽然,还是没有露出她的脸,她的表情,但是,从她钻进出租车时慢慢吞吞的样子,可以看出…她似乎很舍不得离开…
“走吧。”白中野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的说道。
表姐终于弯下腰,咬牙钻进了出租车里…
……
金韵豪园大酒店是安氏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作为安氏集团继承人的安泉,她的婚礼,自然要选在自家的酒店举行。
酒店二楼的豪华宴会厅已经坐满了客人,正前方搭建的小型舞台上,婚礼的司仪大声的宣布着,“婚礼开始,新郎新娘入场。”
伴随着结婚进行曲的音乐,新娘挽着新郎缓缓入场。红色的地毯上,新娘一袭白纱拖地,身后一男一女两名花童拉着新娘长长的裙摆,跟在新娘身后。
新娘,夏氏企业千金夏桑迪小姐,身上一件白色的露肩婚纱,修身的剪裁展露她完美的身材,她紧紧挽着新郎的手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新郎,安氏集团继承人安泉先生,黑色的西装穿在他伟岸的身躯上,更添他天生高贵的气质,俊逸非凡的脸庞,以及那挺拔的身姿,加上身边美轮美奂的新娘,他无疑是在场所有未婚男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安泉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随着婚礼进行曲播放结束,他和他的新娘也来到了舞台中央,牧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就等着主持这场万众期待的婚礼。
安泰坐在第一桌贵宾席上,安泉今天的表现太令他满意了。新娘挽着他出场,他优雅的就像个王子。他本来还在担心安泉会胡来,现在,看安泉那张始终带着笑意的脸,他想,他该放心了。
“安董事长,我女儿和贵公子真是郎才女貌,呵呵…”坐在安泰身边的,夏氏集团董事长——夏晋霆很满意的感慨道。小舞台上的两个人,完全是一对金童玉女,般配的不能再般配了。
“是啊,呵呵,夏董事长,我儿子与贵千金这桩婚事简直是天作之合了。”
坐在一起的安泰河夏晋霆连连赞叹这桩美满的婚事,两个人都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小舞台上,牧师终于缓缓开口,看着新郎,慎重的问道:“安泉,你是否愿意接受夏桑迪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所有人都看着安泉,夏桑迪也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安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他魅惑众生的笑容,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缓缓开口…
番外009小姐的反常
“我不愿意。”
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眼光中,安泉缓缓开口,说出了四个字,夏桑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安泰河夏晋霆更是尴尬的无地自容。
“安泉,你在说什么胡话?”安泰冲着小舞台上的安泉咆哮。安泉,这关键的时候,你怎么能临阵倒戈?这么到人在看着,你想让安家颜面尽失吗?
“爸,我没有说胡话,是牧师问我的,我只是说实话罢了。”安泉的声音镇定的无比优雅,他扬着唇,似乎只是再说一句家常话。
啪!夏桑迪颤抖着身子,狠狠的给了安泉一巴掌。“为了那个小贱人是吧?她有什么好的!”
安泉带笑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扬手就还夏桑迪一个巴掌:“贱人,你有什么资格骂她?”
啪!安泉的这一巴掌比夏桑迪的还要响亮。
夏桑迪捂着红肿的脸,泪流满面的瞪着他,冲着他歇斯底里的吼道:“你骂我贱人?我贱吗?我至少没有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你是没有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但是。”安泉扬手,手上已经多了一叠7寸的照片,手轻轻一挥,照片飘落舞台,洒在了红色的地毯上。为了让台下的观众看得更清楚,他特意让人洗了7寸那么大。“你难道要告诉我,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是我?”
洒落一地的照片,照片里面一男一女,赤*裸的身躯紧紧的纠缠在一次,很明显,这是一组艳照,而艳照的女主人正是夏桑迪,而男主人公,不是安泉,是环宇影视的少东——宇文泽西。看到那些照片,夏桑迪当下变了脸色。实现在人群中搜索,那个照片里的男主人公正坐在贵宾席上,他的表情波澜不惊。
“宇文泽西,你什么意思!”她冲下小舞台,朝宇文泽西跑了过去。她和他仅仅只有那一次,那一次,她知道安泉在外面养了一个小女人,她很生气,喝多了,才会被宇文泽西趁人之危的!
宇文泽西举起红酒杯,轻泯了一口红酒,微微皱起眉。这夏桑迪就像是这红酒一样,刚入口,确实不怎么美味,可是,越到后面,就越发现,这红酒让人回味无穷。夏桑迪是夏晋霆的独生女,出了名的骄纵跋扈,名声可以说是差强人意。
那一天,在酒吧遇到喝醉酒的夏桑迪,是他第一次正面和她接触,他本来不想理这位所谓的的大小姐,可是,夏桑迪却自己送上门了。
“喂,你要不要和我一夜情?”夏桑迪小姐的第一句话,果真很惊人。
宇文泽西错愕的盯着她看了许久,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裙子很短,露出了她诱人的长腿,紧身衣裹着她胸前的饱满,在他的眼前晃啊晃,很是诱人。
他想,像她这样火辣的女人,应该玩过很多男人,他的男性荷尔蒙告诉他,他不介意当她第n个男人。
于是,他将醉酒的她带上车,带到了他的住处。
喝醉酒的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热情,两个人一进门,很快就滚到床上去了,宇文泽西进入她的时候,她杀猪一般的尖叫声才让他发现,原来,她还是个小C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识让他莫名的更加兴奋了起来…
那一晚,美妙的让他难以忘怀…
夏桑迪第二天清醒的时候就已经后悔莫及了,甩了一个耳光骂他被逼之后,气冲冲的夺门而出,宇文泽西发现,这个小辣椒还是挺有趣的。
后来他又去找过她,但是,她都避他如瘟神,并且一再的警告他:她和他之间只是一夜情,什么也没有。
很遗憾,他希望和她有n夜情。
那些照片是宇文泽西的表弟范凯自动招供交出来的。“哥,我们几个哥们最近打了个赌,看谁能拍出最唯美的造爱场景,所以,我在你房间装了微型摄像头。”
宇文泽西不是什么纯情的男人,他的那张床究竟躺过多少女人,他自己最清楚,他会定期从酒吧带个女人回家过夜,这点,范凯也很清楚。
这次范凯主动招供,是因为,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是夏桑迪。
“哥,你怎么会把到她?听说她很辣,脾气很大,想把她的都被她踹到断子绝孙了。”范凯用一种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宇文泽西。
宇文泽西二话不说,将他暴打一顿。
“把摄像头给我拆了!”想到自己的私生活一直被这小子窥视,他就一阵恶寒。
“好吧…”范凯的语气很是可惜,“哥,你真是一代猛男。”他很欠揍的补充道。
不无意外,宇文泽西又把他揍了一顿,并且,勒令他把所有的底片都交出来。结果,范凯就交了一段他和夏桑迪造爱时的视频。“哥,只有这一段,我才刚装上去,你晚上就把夏小姐带回来了。你表弟我没这么变态好不好?”
宇文泽西瞪了他一眼,勉强相信了他。
现在,夏桑迪跑来质问他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来。他只知道他不希望她嫁给安泉,如此而已。
宇文泽西知道安泉并不想娶夏桑迪,多以,找上安泉,说他可以帮他退了这桩婚事。对于突然跑来要他跟夏桑迪退婚的宇文泽西,安泉很好奇他的理由。宇文泽西也不隐瞒直接告诉安泉,他要她!
安泉冷眼瞥了他一眼,夏桑迪那样的女人也有人要?
本来,退婚的事可以再商量,至少不是让夏桑迪这么难堪,但是,安泉执意要让夏桑迪身败名裂!想到心高气傲的夏桑迪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屈服于他,宇文泽西决定无条件配合安泉,反正,他宇文泽西的名声也不怎么样。
“宇文泽西,你——”见宇文泽西悠然喝酒,那态度实在是惹恼了夏桑迪,她扬手就想要给他一巴掌,宇文泽西手一抬,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和你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夜情。”他将她当初送给她的话,还给她。
夏桑迪冲开宇文泽西的手,羞愤的跑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当众羞辱,夏晋霆气得直发抖,转头对安泰冷哼了一声,“你养的好儿子!”负手怒气冲冲的离开。
“各位,没有婚礼了,大家请自便。”小舞台上,安泉抓着话筒,看着台下气的瑟瑟发抖的安泰,悠然开口。“晚宴还是有,大家随意。就当庆祝我安泉甩了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哼!”安泰冷哼一声,愤然离去。
婚礼的两大家长都气走了,宾客们留下来也就没有意思了,纷纷退场。整个二楼大厅很快就人烟稀少,只剩下工作人员,和安家的保安。
安泉以为夏桑迪一定会闹得不可收拾,没想到,宇文泽西的一句话就把她给气跑了。
“你不去追她?”安泉在宇文泽西面前坐下,所有的宾客都走光了,只剩下宇文泽西,还在优雅的喝着红酒。
“安总经理,哦,不,你很快是安氏集团的董事长了,安董事长,麻烦你在打别人的女人之前,先问问她的主人。”
“哦,夏桑迪值得宇文大少这么重视她?”安泉挑眉。
“我说过,我要她!”
“原来宇文大少喜欢捡别人不要的破鞋。”安泉优雅的扬起嘴角。
“她就算是破鞋,也只有我穿过。”宇文泽西毫不介意的说道。
“你最好看好你的女人,要是她敢在动我的女人一根汗毛,下次,别说是给你一个面子,就是你父亲的面子我都不会给!”安泉的表情忽然变得冷冽起来。
“你放心,夏桑迪就交给我调教了。”宇文泽西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婚礼,在安泉的据婚,夏桑迪与他人有染的丑闻里,宣布取消。
……
安泉的私人别墅。
林妈第n次上楼来看白晓晨。推开房门的时候,白晓晨还是躺在床上,她已经一天没下床了。
晓晨小姐今天真的有些反常,平常,她都坚持要母|乳|喂养孩子,可是今天,她居然让她抱孩子去喂奶粉。她一直躺在床上,将脸埋在被窝里,连午饭都是让她送到房间,林妈再次上楼的时候,发现晓晨小姐已经把午饭吃光光了,这和平常胃口比较差的晓晨小姐一点都不像,何况,她说今天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的话,食欲怎么会比平常要好?
看着床上鼓鼓的身影,林妈朝床铺靠近,越是靠近,越是发现,床上的身影在瑟瑟发抖。林妈顿时紧张了,“晓晨小姐,你没事吧?你怎么在发抖啊,让林妈看看你的脸色好不好?”
床上的身影将被子抓的更紧,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我…我没事…别管我…”晓晨小姐的声音也比平常要粗犷一点。
林妈动手想要去拉被子,可是,床上的人儿却把被子拉的死紧。
“我说了我没事了,你还不滚出去!”床上的人儿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林妈有些错愕的收回抓着被子的手,晓晨小姐是很有教养的一个女孩,她从来不吼人,更不会说粗话。但是,因为她是下人,不好说主子什么,只好说了一句,“晓晨小姐,那晚餐我端上来给你吃吧。”然后,林妈就皱着眉头下楼了。
下楼的时候,正好听到外面院子里有车声,林妈疑惑的冲到门口去看,竟然是今天的准新郎。林妈奇怪了,少爷此时应该在婚宴现场,怎么会跑到晓晨小姐这里?
车门开启,安泉春光满面的下了车,似乎心情很好的杨子。看见林妈很煞风景的站在门口,安泉不高兴的问道:“小姐呢?”
“少爷,你回来的正好,小姐今天好奇怪,你快去楼上看看吧。”
番外010狸猫换太子
安泉挑眉,带着些许怒气,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林妈有些发福的身体微微往后瑟缩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答道:“不知道……小姐从早上到现在都没下过床,她说人不舒服,可是问她哪里不舒服,他又不说……”林妈抬头瞥了安泉一眼,老天啊,少爷的脸看起来真臭……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不是说过,小姐有事一定要通知我?”安泉怒道。
“今天是少爷结婚的日子,我……”她怎么敢打电话打扰他?再说了,早上白经理来看过了,都说小姐没什么事,她想小姐昨天还好好的,总不至于突然生什么病吧?少爷今天结婚的消息小姐早就知道了,兴许她是为这事不高兴呢。
安泉瞪了林妈一眼,快步的走上楼。
手握在门把上,咔咔咔……门从里面反锁了。
安泉顿时气极,一脚揣在房门上。嘭~门没有被踹开。
“白晓晨,你给老子开门,听见没有,你又闹什么脾气?开门!”连踢了好几下门,也吼的天雷勾动地火,可是,门内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相反的,隔壁婴儿房的宝宝被吓到哇哇的哭了起来。
“白晓晨,你的宝贝儿子哭了,你还不开门?”想到白晓晨天天将孩子抱在怀里,想想都有些吃味。忍无可忍,带着最大的怒火,安泉一脚将房门踹开了。
冲进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影往窗户外面跳下,他的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冲到窗户外面,拉过垂下窗外的床单,往下一看,那人已经爬到二楼的一半了。这是别墅的二楼,二楼的层高只有5米,倒是整个一楼有7米高,那人看到脸色铁青的安泉,吓得大惊失色,脚一滑,挂在了空中。
“呜呜呜……救命啊~”喵喵,16岁的高中生,小太妹一枚。平常也就怕怕2、3米的围墙,所以,现在,吊在有10米高的外墙上,她吓都吓死掉了。
安泉发现她不是白晓晨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屋内,将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个遍,确定没有白晓晨的影子之后,他才又冲到窗边。
“白晓晨呢?”他冲着喵喵吼道。该死的,白晓晨那个小女人死哪去了?
“呜呜呜……你先把我拉上去……”喵喵泪眼婆娑的看着安泉,两只小腿一直在空中蹬啊蹬啊,就是找不到着力点。
安泉没有动,冷眼看着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两名保安冲了上来。
喵喵被拉上来的时候,腿都软了,一下子就跪在地上,那两只泪眼还不断的制造泪水,呜呜呜的哭声哭的安泉心烦意乱。白晓晨不见了,房间里却多了个陌生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林妈给我叫上来。”安泉冷冷的扫了那两名保安一眼,他白养他们了,连个小女人都看不住!
林马上来了,看到喵喵,却没看到白晓晨,顿时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她忙将今天早上白中野带着所谓的表姐来看晓晨小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安泉听完,脸色更沉了。不自觉的握紧拳头,眸光之中顿时充满杀气。白中野,你好样的,演了这么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说,白中野把白晓晨带到哪里去了?”怒火滔天的安泉,掐着喵喵的脖子,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喵喵像一只小野猫一样对安泉张牙舞爪的,被掐住脖子,她几乎不能呼吸,小脸涨的通红,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少爷,快放手,你要把她掐死了。”林妈赶紧上前劝说,他真的怕此刻失去理智的安泉会掐死那个女孩,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
安泉手一挥,又将喵喵甩在了地上,喵喵趴在地上直喘气,天啊,早知道就不要这一千块钱了,她的命可不是只值一千啊!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了,那个老头给我一千块,让我来配合他演戏,他说是要等到太阳下山我就可以走了。”其实,她刚来这别墅门口的时候就后悔了,别墅外面两个保安看着,说明这栋房子肯定不安全,现在果然被她猜中了。什么太阳下山就可以走了,现在太阳都没下山,她都走不了。
林妈最后一次上来看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好要走了。林妈前脚刚下楼,她后脚就跟上了,水知道在楼梯口就看到门口看起来面色不善的安泉,
她吓得又跑回楼上,冲进房间,咔擦把门锁了。翻箱倒柜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一把剪刀,把床单剪成布条,才结成绳,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他吓死掉了,绑好床单就跳到床台上,才没爬两步就叫那男人给抓了,她好倒霉!现在,差那一点给那男人掐死,这次,真是亏大了。
白中野!安泉握紧拳头,手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面。脸上猛暴青筋,俊逸的脸庞变得狰狞吓人,喵喵始终低着头,她完全不敢看他。
“把她给我扔出去!”安泉像一只猛狮一样,冲着所有人吼道:“滚,通通给我滚。”
两名保安赶紧拖着喵喵遁逃,林妈带着泪光的眼眸深深看了安泉一眼,关上门,流着眼泪默默下楼。晓晨小姐,少爷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离开?少爷今天结婚,他都跑回来看你,可是,你却让少爷那么伤心?晓晨小姐,你快点回来吧,别闹脾气了……
去往S省P市大巴上,白晓晨伏在白中野的怀里,一直泪流不止。3个小时的车程,她也哭了3分小时。白中野明白,要晓晨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就像他,他也不愿意舍弃自己的女儿。
“晓晨,你年纪还小,等到了p市,我们隐姓埋名重新生活,爸爸相信一定会有更好的男人在等着你的,你们将来还会有属于你们的孩子,晓晨,忘了过去,忘了安泉,忘了孩子吧……”
叫她忘记,谈何容易?她和安泉之间,经历了那样的刻骨铭心,他强势占有,他的利用,他后来的百般呵护,他的无情,他后来的状态温情……还有……他们的孩子……叫她怎么忘记?
“爸爸……你不要担心……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恢复过来的……只是现在……我真的没办法……呜呜呜……”白晓晨说了几句,又哭了起来。长途巴士上有人侧目,但也没有人会关心的问一问,这女孩怎么了?
人可以热情如火,却也能冷漠似水……
……
“安总,海关、机场那边都查了,没有出境记录,我想,他们应该还在中国。”
安泉拍的一声挂了电话!大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都扫落在地。
还在中国?!中国这么大怎么找?
白晓晨,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拿起电话,啪啪啪摁了一组号码之后,安泉又拨了过去:“给我登报,找。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女人!”安泉冲着电话那头吼道。
“是,安总。”
电话挂上,安泉颓然的靠在椅背上,手扶着额头,他真的是伤脑筋了。中国这么大,如果娃娃刻意要躲,那要找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抽出一根烟,无比烦躁的吸了起来。
“安总,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各位股东请你去会议室。”秘书推开门,走了进来。
安泉掐掉了手上的烟,疲惫的站了起来。白晓晨离开三天,这三天,他夜夜难眠,整个人颓然了不少。他整了整身上的西装,强打起精神,虽然俊脸上疲惫难掩,但那种天生王者的气质还是散发出来了。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安氏集团的几个大股东,今天,安泉要求重新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出安氏集团的董事长,对安泰,他决定取而代之。
“各位,今天召开这个股东大会的目的,我想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明人不说暗话,按照董事会的规定,董事长是由股份占有最多的股东来当的,大家都知道我父亲安泰拥有安氏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安氏集团创业以来,最大的股东。”
说道这里,安泉顿了顿,因为,下面的股动们已经讨论开了。
“安总,怎么今天的会议董事长没有出席?”拥有安氏百分之三的股份的陈董是安泰的生死之交,尽管,安泉是安泰的儿子,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安泰怎么能不在场?
“他出不出席不重要,反正,从今天开始,董事长要换人了。”安泉冷眼看着陈董。
“哦,你好大的口气。”门口,传来一声威严无比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门口,只见安泰气势恢宏的走了进来。他站在安泉的身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安泉无奈,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坐到侧位上。
“安泉,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收购公司的股份,怎么,你现在的股份比我多了?“安泰在他让出的位置上落了座,略显苍老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
“哼!”安泉冷哼一声,甩了一叠文件在桌上。
安泰拿起文件,翻了几页,微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脸上竟挂着非常满意的笑容。
“不愧是我安泰的儿子,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你收购了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安泰的眉眼之中难掩笑意。
“哼!”安泉又是冷哼!
番外011他叫安念晨
“白分之二十六,加上你原先的百分之十,你已经拥有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了,的却可以将我取而代之。”安泰不怒反笑道。对于自己儿子的本事,他一向都很有自信。安泉能够成功收购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他乐见其成。安泉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整个安氏肯东是由安泉来继承的。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麻烦你退位吧。”安泉冷笑道。
“呵呵……这么着急将你的父亲取而代之?”安泰失笑,“反正将来整个安氏都是你的,我能有什么意见?而且,对于你的能力,爸爸深信不疑,所以,这个安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你当之无愧。”安泰一脸骄傲。
这小子,为了收购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那么,在场的各位董事,你们有什么意见吗?”安泉锐利的视线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那个陈董身上。刚刚就他的意见最多。
“没意见,恭喜安总成为安氏集团的新董事长。”陈董会了意,见安泰一副满意的不得了的神情,他自然是不敢有意见了。安泰曾经跟他说过,见安泉还年轻,心性不定,不会让他这么早接管安氏的。现在临时变卦,恐怕有什么黑幕吧。
“那大家散会吧!”安泉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等一下。”安泰唤住了他的脚步。“各位股东朋友,你们可以先走了,我和我儿子有些私人问题要解决一下。”他示意其他人可以先走了。
等到其他股东都走光了,安泰才看着安泉,有些考究的问道:“听说,你的那个小女人扔下我的宝贝孙子跑了?这一点都不像安泉,他想要的东西,他总会不择手段的得到,而且,到手了,他就绝不会放手。现在,那个女人那么容易就跑了,是不是说……那个小女人对他一点都不重要?
“这是我的私事,轮不到你来管。”安泉愤恨道。
“怎么跟爸爸说话的?怎么,当了董事长了就忘了我是你爸爸了?”安泰脸色一沉,抬手用它的烟斗敲了安泉的脑袋。“我关心你都不行?”他没那么铁石心肠,尤其见过白晓晨之后,他确实挺喜欢那个女孩的。虽然出身卑微,但是气质却有那么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夏家千金何她比起来,都逊色不少。
“不劳您费心。”安泉一点都不领情。
“我知道,你还在恨爸爸给你安排的亲事,可是,你当众给夏桑迪难堪,为这事,夏晋霆已经跟爸爸翻脸了,他和我们公司的合作,也要撤掉,你知道这事会让我们公司损失多少吗?”
“多少?”安泉挑眉,“在你的眼里只有公司,只有钱吧?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们兄妹几个!”安泉有些失控的吼道。
从小,他就被灌输事事丫要争第一的思想,因为,他是未来安氏集团的继承人!所以,他比别人都努力学习,练跆拳道也比别人用功!所以在认识严澈的时候,他的随性,他的毫无压力的活着让他很是羡慕。严澈是个天才,年纪比他小,却远比他聪明。教练对他总是又恨又爱,说他天赋好,却不认真练习,如果他肯用功的话,他的成就一定更好!
他和严澈一起取得跆拳道黑带的殊荣,他为此流了太多的汗水,而严澈能随便考O蛋,但是他却要努力的考100.如果没有100,回家将要面对的是父亲最严厉的责备。
“你不要再和严澈混在一起了,他不学无术,将来肯定成不了才。”这是安泰对当年年仅14的严澈的论断。
可是,只有安泉知道,严澈,他太深藏不露了!与其说他喜欢严澈,倒不如说是他把严澈当成了另一个自己,他渴望的另一个自己就是像严澈那样的,很随意,很冷漠,自己无欲无求,更没有人对他强加期许!
可是,当严澈开始频繁的对她说起水当当的时候,他发现,无欲无求的严澈也有了念想。这不是他的严澈!不是他心中的严澈!所以,他恨水当当!是她!毁了那个少年!
安泉摇了摇头,现在,他已经想清楚了,他对严澈,不过是因为嫉妒,嫉妒他什么都比自己强,嫉妒他毫不费力的就成了父亲心目中的那个人中龙凤,他嫉妒他!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他!
利用白晓晨去拆散严澈和水当当的感情,是他最后悔的事情!他不该利用娃娃的!当她满身是血躺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她是那么单纯纤弱的一个女孩,他什么都不求,只求一份平安快乐。
娃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休想离开我!
“没想到,我在你的心里是这样的形象”安泰叹了口气,安泉抬起头看他,才发现他的眼眶已经泛红。“我承认,过去,为了这个公司,我对你们兄妹三个的关心不够,对你这个唯一的男孩更是严厉,可是,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威力将来安家的子子孙孙能够衣食无忧啊!”安泰抹了意吧辛酸泪。当然,他不会说,这其中也有他作为男人想要成就霸业的野心,而这野心,他已经在安泉身上看到了。
“好了,过去的事不提,咱就提现在的事,那个,你的宝贝孙子我想接回安家大宅子里照顾,你看怎么样?”安泰充满期望的看着安泉,然后,安泉给了他一记冷眼,安泰不死心的继续说道:“还在的母亲已经狠心的抛弃了他,孩子的父亲有没有空照顾他,当然由我这个退休了没事干的爷爷来照顾他了,不然,他真的很可怜啊……等于就是没爹、没妈、么爷爷……”
“够了,随便你!”安泉厉声打断了安泰,抬脚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安泰坐在会议室里,笑的春风得意,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陈董,下午有空吗?什么?我怎么会改变主意?唉……阿泉孙子都给我生了一个,你说我这当爷爷的怎么好意思不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对的,退婚,没错!孩子是私生子。下午我就带您去接我的宝贝孙子,好好,恭喜就不要了,我这儿子啊,没把我气死就不错了。行,就这样,待会儿老地方见。”收了电话,安泰抽着烟斗,满面春风的走出会议室。
……
P市的某个小岛上。
百中野和白晓晨就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小岛上安家落户了。百中野买了一座两层楼的小名宿,这偏僻的地方,房子很普通,但也相当便宜。房子面朝大海,正如一首诗里面写的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白晓晨一到这个地方就喜欢上这里了。
百中野给她找了一所当地高中念书,给了她一个星期的时间平复一下心情之后,今天她就正式到学校上课了。
生过孩子之后的白晓晨,皮肤更加细腻白皙,身材也略微丰腴了一些。和这座小岛上那些豆芽菜女孩比起来,她走到哪里都是引人侧目的。可不是,她才走到她即将报到的高一三班的门口,就已经有多位隔壁班的男生侧脸看她,没注意,撞到了墙壁。
白晓晨一到学校,就惊艳的荣升为该校的校花。在这座海边小岛上,很少有皮肤白皙的女孩,所以,白晓晨的出现,无疑是在小岛菊群中插了一朵白色的牡丹花,那个惊艳啊!
“大家好,我叫白…白晓月。”百中野已经打定了主意,两个人隐姓埋名,所以,连假的身份证都准备好了。白晓晨第一天报到,就报了假名。
啪~无比热烈的掌声,白晓晨当下就红了脸,他没有想到,同学们会这么欢迎她。这是她第一天上她渴望已久的高中,尽管,这所学校一点都不出名,可是,那样热情的掌声,很快的温暖了她的心。他很感谢她的爸爸,这里真的是很好的地方。
上学的第一天,他就收到了10封情书,但是,这十封情书并没有为难她,反而深深地温暖了她的心。也许夸她漂亮,也许夸她好有气质,也许夸她人很好相处,但是,最温暖的还是那句“晓月同学,我喜欢你,希望你能在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家乡过的开心。”
她很惊讶于这些人,别人的情书都是在“我喜欢你之后”加上“做我女朋友”之类的字眼,可是他们,却只是对她表示祝愿和欢迎,甚至有女孩,说很喜欢她,想和她做好朋友。
尽管很想念孩子……很想念他……但是,在今天之后,他觉得,在这里,她完全可以重新生活!
……
安家的大宅子。
安泉走进大宅,就看到父亲和他的朋友陈董在追一个小婴儿玩,毫无疑问,那个小婴儿就是被他母亲抛弃的他的儿子。
“阿泉,你快来看,他长得比较像你,不过,鼻子这比较像他母亲,很精致的小鼻子。”安泰一看到安泉就兴奋的招呼他,可是安泉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脱下外套交给佣人之后,径自往楼桑走去。
见安泉目中无人,安泰也不勉强他,他心情不好,可以理解的,安泰决定继续喝陈董讨论孩子的名字问题。
“陈董,我看叫安非凡,你觉得怎么样?我安泰的宝贝孙子,一定非同凡响!”安泰的声音很是兴奋。
“安念晨。”楼梯上,却传来安泉冷漠无情的声音,“孩子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安念晨。”
安念晨……白晓晨……
番外012回去找他吗
“安念晨……”安泰将名字轻轻的重复了一遍,随即了然一笑:“呵呵……,小宝贝啊,原来你爸爸还是很想你妈妈的。”
安泉面色一变,冷哼一声,继续往楼上走去。
白晓晨啊白晓晨,你是向天借了胆所以才敢逃跑的吧?你最好祈祷别让我太快找到你!
……
远在P市南部小岛上的白晓晨在被窝里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迎接着海边的日出,又是和谐美好的一天。白晓晨正逐渐的融入新的生活中。这小岛上民风淳朴,岛民又是那么的热情好客,一大早就有邻居的同学夏树来找她一起上学,白晓晨可以说是受从若惊。
“夏树同学……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一起上学……我很高兴……”白晓晨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哎呀!”夏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晓月姐姐,你刚搬来的那个星期,本来我就该来串门的,可是……我看你好像总是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样子,有点不好相处,所以,我也就没敢来了……”夏树看了看白晓晨的脸色,发现她还是笑的那么温柔,没有生气,于是继续说道:“我和你是同班同学哦,我看你昨天自我介绍的时候,人还蛮好的,所以,我今天就壮胆来找你一起上学了。”而且,晓月姐长得真的好漂亮。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知道,她经常和晓月姐一起走会不会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