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46部分

就好像她是一件稀世绝有的艺术品一样,他会情不自禁的说:“娃娃,你真的很美…”
“晓月姐,晓月姐。”夏树轻轻的晃了晃白晓晨的身子,白晓晨这才从晃神中清醒过来,安泉…在她的心里头始终挥散不去……“晓月姐,是不是我表哥太帅了,所以,你才看呆了啊?”夏树开玩笑道。
白晓晨睁大眼睛,看到陈尘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的脸刹那间红了……“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她竟然想到了她跟安泉欢、爱时,那时候的安泉…
“好了,不为难你了,我们进屋去吧,太阳出来了,好晒的。”夏树亲呢的挽着白晓晨走进屋里,然后把她摁坐在电视机对面的长沙发上。
白晓晨有些紧张,因为,随后进来的陈尘风竟然就坐在她的身边.这是除了安泉以外,第一次有男子靠她这么近,坐在同一张沙发上……
夏树冲进厨房,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面还真的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她跑出去对着沙发上气氛有些僵硬的两个人笑了笑:“亲爱的们,家里没吃的人,我出去买,你们看会电视,我马上回来。”
陈尘风站了起来,而他的动作让白晓晨紧张的握紧了小拳头,此刻她的手心已经冒出不少冷汗了。不知道为什么,从陈尘风一坐下来,她就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身上,她的眼睛直盯着前面的电视机,根本就不敢看他…
而电视机里倒映的影像让她更紧张了……这个陈尘风真的是偏着头盯着她看的……
“夏树,我去买吧。”陈尘风开口,充满磁性男音还真的像音乐一样动听…
安泉的声音…其实也很好听的,只不过,他的声音一直都是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只在生气吼人的时候,才会充满怒火,不再是冷冰水…
“不用了,这是我家,就算你是我表哥,来者是客,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买你喜欢吃的东西的。对了,表哥,多多照顾我晓月姐,我走了。”夏树说完,朝陈尘风眨了眨眼睛,然后活力四射的跑了出去。
表哥啊表哥,我就知道你是抵挡不住晓月姐美貌诱惑的,可别说做妹妹的我没给你制造机会啊!生米能不能煮成熟饭,呃…不对,晓月姐能不能看上你,就看你的表现了。
016照片哪来的
夏树走了,整个客厅里面就只剩下陈尘风和白晓晨了。陈尘风又挨着白晓晨坐了下来,白晓晨一阵不自在,握紧的小拳头改揪着裙摆了。
“你好像很紧张?”陈尘风轻声问,真是失败啊,第一次有一个女孩对他紧张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有点怕他,准确的说,是厌恶……从她闪躲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她是真的很不喜欢他。
“没…没有…”与人相处的方式可以改变吗?很难.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尤其这个男人她有点不喜欢的时候,她就是这么紧张。面对安泉的时候,她也会紧张,这种感觉好奇怪,喜欢也紧张,不喜欢也紧张…
“你很讨厌我?”陈尘风清亮的嗓音继续问,他头一低,微微的靠近她。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畔,白晓晨吓的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没有,我没有讨厌你。”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她冲口而出。
“呵呵…”陈尘风失笑了,“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他笑起来,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白晓晨侧头看他,发现,他笑起来的样子挺有一点阳光少年的味道。只不过,他耳垂上的那颗耳钉还是微微的有些晃了她的眼。
“对不起,我…我先回家了。”她说完,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夏树家。
陈尘风望着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有趣,看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被她的美丽吸引了,现在,她这么抗拒排斥他,让他更加的燃起了征服她的欲、望。
白晓月是吧,我还有挺长一段时间休假的,这一段时间,我就不信你不会爱上我!
……
第二天一早,夏树就到白晓晨家窜门了。
白中野去酒店上班,夏树来的时候,白晓晨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还是和住在别墅里面一样,她不怎么喜欢出去走动,只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书。可是,一个人的时候,她又会忍不住想起孩子,想起安泉。
“晓月姐。”夏树一把抢过白晓晨手里的书,喇开嘴,笑的很灿烂。
白晓晨回报她一个微笑:“什么事,这么开心?”
夏树的眼眸之中盈满了闪闪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像夜空中的明星,很是夺目。夏树的长相虽然只能算是清秀,但是,她的活力却让她增添了几分灵动的美。其实,白晓晨有时候很羡慕,羡慕她永远都能这么开心,每天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而她,只要想到孩子,想到安泉,她便会觉得很累很累……
“晓月姐,想不想出海去玩?”夏树的两只眼珠子灵动的转幽着,灿烂的笑脸似乎在告诉白晓晨,出海去玩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
出海?白晓晨记得,刚坐船到这座岛上的时候,她的情绪还是很不稳定,坐在船舱里面,其他人都站在甲板上看海上风光,而他的父亲,守着她,一直和她呆在船舱里,直到到达目的地。
只有站在甲扳上,看着船下的流动的海水,才算真正在海上飘过吧。
“可以吗?可以出海去玩吗?”白晓晨既期待又紧张的问。在海岸上望过去,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世界的尽头似乎就在眼前,可是,当你置身于大海之中的时候,又似乎永远都触不到世界的尽头。坐在海边吹风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海浪很大了,爸爸也常常警告她,要离海岸线远一点,不许靠近海水,现在,她要出海,爸爸要是知道了,应该会生很大的气吧…
可是…她有些渴望在海上漂泊的感觉.会遇到美人鱼吗,美人鱼会不会告诉她,只要她把她的双腿给她了,她就会实现她一个愿望?她的愿望是什么…是什么呢…
“晓月姐,晓月姐。”夏树充满活力的声音已经带着浓浓的不满了,“晓月姐,你怎么那么喜欢发呆啊?我们走吧,船在等着我们呢!”夏树拉起沙发上的白晓晨,就拖着她冲出去了。
码头边停着一艘很漂亮的游艇,游艇不大也不小,感觉就像是那种家庭的私人游艇。夏树拉着白晓晨一跳跳到游艇上,然后,扔下她一个人在留在甲板上,往船舱里跑去。
白晓晨感觉到船开始晃动了,忙拉着甲板上的栏杆,看着船离小码头越来越远,她知道,她开始在海上飘了。她扶着栏杆,低着头看船下的海水,海水随着船的移动而不停的滚动着,偶尔还有小海浪打在船板上。海水很清澈,清澈的可以看到海水下面有鱼在游动。
“喜欢在海上的感觉吗?”一道充满磁性的男声在白晓晨的耳边响起,她吓了一跳,忙转过头,一脸惊愕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我很喜欢大海,喜欢大海的气息,喜欢大海的广阔无边,喜欢这种漫无边际的感觉,它会让人心慌,心慌到忘了缠绕在身上的其他烦恼,只能感受到这一刻心跳加速的感觉。”他转过头去,深邃的棕眸幽幽的望着身边的白晓晨。
“你…你…”白晓晨盯着他看,她没有将他对大海的特殊感受听进耳里,她只是望着他的头发,打量着他的全身,然后很惊讶的问出口:“表哥吗?”
陈尘风失笑,“呵呵…我倒是不介意你也叫我表哥。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叫我尘风,或者……king。”
昨天的黄铯头发,今天已然是一头黑,就连那颗刺目的耳钻也没有了。身上不再是宽松的T恤和牛仔裤,上身穿着一件很干净的白衬衫,下身一条黑色的长裤,和昨天的嘻哈风格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对比。如果不是因为脸是一样的,白晓晨真的会以为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
“你.和昨天很不一样……”白晓晨盯着他,不自觉的说出口。今天他给她的感觉就和这海风一样,很舒服…
“呵呵,是吗?你比较喜欢昨天的我,还是今天的?”他明知故问。昨天那种嘻哈风,当然是为了配合少女的口味,而晓月,她尽管看起来和夏树一样小,但是,显然,她骨子里是个轻熟女。
“我…”白晓晨微微红了脸,他问的…好暧昧…
“你怎么会在这条船上?”白晓晨转移了话题。
陈尘风还是笑,洁白的牙齿,配合上身的白衬衫,和阳光一样的干净。“你不欢迎我?”他反问。
“我…不是……”她又不是这船的主人,谈不上欢不欢迎的。
“我是这艘船的主人。”陈尘风在白晓晨无措的时候,又抛出了一枚炸弹。
“对不起。”白晓晨条件反射的道歉,她上船好像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
“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吗?”陈尘风伸出手,昨天,他伸出的热情的手,被白晓晨的淡漠伤害了,今天,希望他不会那么悲催。
白晓晨犹豫了一下,终于伸出手和他相握,她对他微微一笑:“恩。”只是朋友,而且,他看起来挺诚恳的。
“走,夏树在里面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我们先去吃东西。”陈尘风没有放开手,直接拉着白晓晨就走。
白晓晨被动的跟着他,看着他们还交握在一起的手,她很想说:“可不可以放手?”
但是,她还是吞了吞口水,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
安家大宅。
自从那晚小宝贝与安心同睡,第二天,安心将小宝贝完好无损的交给安泰之后,安泰便认定了,小家伙喜欢他的亲亲姑姑。所以,他很放心的将小、宝贝交给安心照顾,并且强调,如果他去美国回来小宝贝有什么闪失,他会一辈子禁她足,别说是出去玩,她以后就是连家门都不可能踏出一步。
安心哀怨啊~当场就和安泰讨价还价了。“老爸,不如这样吧,反正哥也不管孩子,我们把孩子带到美国,一起去看姐姐,你说怎么样?”
安泰当下变了脸,沉声道:“你想去美国,门都没有!我可不想你去美国,和阿然一样,让人搞大了肚子!”这两个不孝女啊不孝女!
“老爸,其实我喜欢女人。”安心煞有其事的说道。
“嗷。”安泰又敲了安心一记脑门,“别以为你喜欢叶燃我不知道!”
安心抱着小宝贝跳开几步远,心急的否认道:“爸爸,你别胡说八道!我才不会喜欢那个老男人呢!我19岁,他34弘岁了,比我大15岁呢!”
“是啊!”安泰叹了口气,“就因为他用年龄的关系拒绝过你,所以你们俩每次见面才跟仇人一样。”
安心的小脸终于垮了下来,没错,她喜欢叶燃,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他了…那时候,叶燃24岁,她才9岁…(好吧,我不是主角,我的爱情回忆,不重要。)
“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安念晨,你哥哥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你就不要指望他了。我要是回来,安念晨有个三长两短的…”
“好了,好了,老爸我知道。你都威胁我好几遍了,你走吧,再不走,飞机就要起飞了。”
“你个死丫头!”
……
安泰走了以后,安心就肩负起培养安家下一代的重任了。她从早到晚都抱着安家的宝贝,逗他笑,喂他喝奶粉,他一哭,她赶紧拿出杀手锏一一那张夏树与美女的合照,小宝贝只要一看到美女啊,他就不哭了。
安泉下班回家,把外套一脱,只瞄了眼电视机前的安心和她怀里的孩子,然后便直往楼上走去。
安泉几乎要把自己操死,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在书房加班,似乎孩子都没有工作更有吸引力。
“哥,你等一下!”安心在他要上楼的时候及时叫住他。
老哥早出晚归,而且一归就归到书房,再没有出来过,连晚饭都让佣人送到书房。甚至,他连孩子都不多看一眼。安心忍不住要替孩子怨念了,这孩子到底是不是老哥的啊?怎么老哥对他的态度那么冷淡?
安泉冷着黑眸盯着安心,等她下文。
“哥,你不过来看看孩子吗?”安心问道。
安泉没有动,眉一皱,问道:“孩子怎么了?”
“孩子没事啊,很好啊,你过来看看嘛,安念晨小宝贝说想爸爸了,想要爸爸抱抱。”宝贝啊,姑姑对你多好啊,帮你谋福利呢,你以后长大了,有什么好事第一个要惦着的人就是你姑姑我了,了不?
“我去书房了,没事别打绕我。”安泉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转身欲走。
“等一下啊哥,你不看孩子……那,看美女,看美女啊哥。”安心抢过小、宝贝手里的照片,冲着安泉晃了晃。那时候,安泉已经转过身了。小宝贝没了照片,顿时哇哇的哭了起来,安泉因为孩子的哭声,才转回身。
暮然回首,瞥见了安心手里的照片,脸色骤变,照片里的那张脸.该死的!那张脸可不就是他朝思暮想,正在努力翻遍全中国,拼命想要找到的那个小女人吗?
安泉朝安心大步的冲了过去…
瞧老哥那急切的样子,难道他真的想要看美女?安心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老哥平常可厌恶女人了,他一定是良心发现想抱孩子了。她忙把照片收了起来,抱起孩子,在安泉赶到的时候,递到他面前。
“给我。”安泉焦急出口。
安心纳闷了,孩子不是送到他面前了?“给你啊,抱抱。”安心将小宝贝往他怀里推了推。
安泉不耐烦的吼道:“照片!该死的,快点把照片给我!”他吼得很大声,把安心手里的小宝贝吓的是哭的更大声了。安心嘟了嘟嘴,掏出那张照片递给她,发现安泉真的盯着照片里的那个美女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终于要推翻她先前的推断了,原来小宝贝的色狼是有遗传的。
“这张照片哪来的?”安泉盯着照片看,泛红的眼眶,深色的眼眸之中闪过各种情绪。是狂喜,是愤恨,是震惊,也是忧伤…
“这…”安心怔怔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抱着怀里哇哇哭的孩子,可以说,她被安泉的反常吓傻了。
“该死的!这照片到底哪来的?”安泉犹如狂狮一般,冲着安心吼道。
017被他找到了
白晓晨已经渐渐习惯了在南日岛的日子,和陈尘风的相处也是一日比一日融洽,她甩开第一次见他时的偏见,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很有音乐才华的男人。
那一日出海漂泊了一天,她和夏树,还有陈尘风,三个人坐在甲板上,望着大海聊天。夏树是个话唠,所以,话匣子一打开就讲个不停,她说了很多关于陈尘风小时候的趣事,虽然白晓晨不明白夏树的话题为什么要围绕着陈尘风转,但是,光听夏树讲觉得还挺有意思的,陈尘风小时候竟然那么调皮捣蛋。
这日是陈尘风待在南日岛的最后一天,明天陈尘风就要离开南日岛了,三个人约好了今天再次出海的。
白晓晨在家里等夏树来找她,却迟迟不见夏树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点小担心。她坐在客厅里面,看书的心情都没有了。马上就要超过约定的时间了,夏树怎么还不来?
“晓月。”推门进来的不是白晓晨期盼的夏树,而是陈尘风。
“尘风哥,夏树怎么没来?”白晓晨立刻询问夏树的情况。
“她临时有事,今天可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出海了。”陈尘风满脸无奈,其实,今天是他央求夏树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相信晓月应该已经喜欢上他了,所以,他要在船上跟她表白!对于她,他势在必得!
白晓晨听完,希冀的小脸顿时失望的垮了下来,没有夏树,只有她和尘风哥一起出海,那样的话,气氛一定会很僵硬的。
“尘风哥,我……”她轻声开口,边想着推脱的理由……
“晓月,我们不是说好了,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待在岛上,你要陪我玩一天的吗?”陈尘风沉下脸,佯装生气。
她是要陪他一天,可是,前提是夏树也在,如果夏树不在,一个人面对陈尘风,她还是会不自在的。可是,她不习惯拒绝别人合理的要求,所以,她无奈的点了点头:“尘风哥,我们走吧。”
……
轮船行驶在海面上,安泉站在甲板上眺望远处的方向,此刻的他,可以用心急如焚四个字来形容。
从安心那里得到答案之后,他便连夜从家里出发,心急火燎的赶往p市,没有休息直接坐上了去南日岛的游轮。
一直以为,白中野会带她走的远远的,没想到,他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
该死的!逃了一个月,她也该闹够了!
轮船在海面上行驶,如果不是因为马达声够响,安泉真的会以为轮船没有动,他眺望了这么久,连小岛的一角都没有看到。
“安董,不如先去船舱里休息一下吧?船长说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南日岛了。”安泉的秘书,mn。王小心翼翼的开口。连夜被安泉传唤,要他带上该带的资料电脑跟他走,他以为是去美国、日本之类的,至少是出国才这么紧急,没想到,竟是到这南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岛上。
这岛上有啥大生意可谈?
安泉偏过头瞪了mn.王一眼,冷哼:“要休息,你去。”
mn.王瑟缩了一下身子,他只不过好心建议一下,安董有必要这么凶吗?他也很想去休息啊,那间vip舱已经空了好几个钟头了,不睡就别定了,留给有需要的人啊!他倒是很想去睡,可是,董事长在甲板上吹风,他一个小秘书怎么好意思进船舱呼呼大睡。
他决定玉树临风的站在同样玉树临风的董事长身边,陪他一起吹吹风…
……
因为今天出门有些晚了,所以,赶到小码头的时候,正好赶上一艘游轮停靠在岸,游轮上下来不少客人,差点把白晓晨和陈尘风挤散,所以,陈尘风伸出手,抓住了白晓晨的手,拉过她,将她护在身侧。
“晓月,我们等一下,等他们都走过了,我们再过去坐船。”陈尘风挨着白晓晨的脸,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白晓晨低着头,脸微红。
因为陈尘风的小游艇停靠在码头,正好那艘游轮停在游艇的旁边,所以,通往小游艇的那条长长的拍油路被下船的人淹没了,他们只能暂时站在岸边,等下船的人都走散了再过去。
陈尘风伸出手臂,将白晓晨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看着身边不断走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真是感谢他们,给了他这么大一个和晓月亲密接触的机会。平常只要他碰一下她的手她都会躲,今天,她竟然乖乖的让他揽着她,真好。
陈尘风低着头爱怜的看着怀中的女孩,却不知道,远在甲板上的某个男人,已经用杀人的眼神将他杀碎尸万段了。
安泉握紧拳头,看着远处那在人群中卿卿我我的两个人,那个小女人是白晓晨,就算她化成灰他都不会认错!
很好,白晓晨,才离开他一个月,这么快就找了个小白脸了。白晓晨,你真有种!
终于等到人都走光了,陈尘风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白晓晨,虽然很想这样抱着她,可是,今天的表白计划才是最重要的!牵着她的手往游艇上走去,却在半路和两个男人迎面撞上。
陈尘风护着一直低着头的白晓晨,然后,侧过身给他们让路,但是,走在前面的那个男人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意思。
“先生,有什么问题吗?”陈尘风不高兴了,给他让路都不走,莫非这个人是来找茬的?陈尘风挺起身,这才发现,面前的男人比他高出很多。
“放手。”安泉冷冷的开口。他盯着那两只交握的手,眼里的火苗旺的可以把那两只手烧焦。
“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陈尘风瞪眼,真是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而白晓晨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这声音…这声音……她不敢抬头看…这声音是他的吗?是不是因为她太想他了,所以,才会产生幻听?他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抬起头…
“……”她惊的说不出话来.真的是他!小小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怎么会,怎么会,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的脸色很难看,那双漂亮的眼眸盈满怒火”他看起来好生气…好生气…他是来找她的吗?
陈尘风转过头看到白晓晨的表情,他已经可以肯定晓月是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了,只是,他们是什么关系?他还没开口问,安泉已经一拳打了过来了。
“他妈的,我叫你放手!”安泉怒气冲冲的吼道,扬手,毫不客气的给了陈尘风一拳。陈尘风脸上挨了这么重的一拳,两眼冒星星,更是重心不稳的往后倒去,他的身后是一片蔚蓝的海水,他还没有放开白晓晨的手,所以,他掉进海水里的时候,把白晓晨也拉了下去。
“呀。”白晓晨惊叫一声,已经在水里扑通扑通了。
“该死的!”安泉毫不犹豫的跳进水里。
掉进水里之后,陈尘风便放开了白晓晨的手,自己努力的在水里游了起来。他虽然会游泳,可是,水性不是特别好,看到白晓晨在水里挣扎,他还是二话不说的朝她游过去,但是,那个打他的男人已经抢先一步捞过白晓晨,将她带上岸了。
陈尘风艰难的爬上岸,看到白晓晨被放平在地上,那个男人则拼命的给她急救。陈尘风又愧疚又懊恼,都是他把她给带下去,害得她溺水的。可是,如果不是那个莫名其妙打他的男人,他也不会掉水里。
天,他竟然给晓月做人工呼吸,要做也是他做,凭什么是他?陈尘风气急,却也只能站在一旁祈祷,希望晓月不要有事。
“咳咳咳……”白晓晨终于咳出声来,安泉焦急的抱着她:“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我…我好冷……”白晓晨无力的轻语。尽管是夏天,可是,像刚刚那样整个人浸在水里,她还是觉得好冷好冷。
安泉抱紧她,将她从地板上抱了起来。
“王曦,马上去找医生,速度带去滨海酒店。”安泉说完,抱着白晓晨就要走,却发现有人挡着他的道了。“滚!”他的声音冰冷刺骨。陈尘风瑟缩了两下,自动的让开身休。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质,让他不禁有些害怕。
安泉抱着白晓晨奔跑了起来,还不忘出声提醒:“王曦,你最好快点!
我到滨海的时候,医生也必须到!”
mn.王站在陈尘风面前,彬彬有礼的说道:“能告诉我,离这里最近的医生住哪吗?我相信你也需要马上看医生。”
哈欠。陈尘风打了一个喷嚏……
……
滨海度假大酒店离白晓晨的家不远,离码头也就10分钟的车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滨海是白晓晨的父亲一一白中野工作的地方。这世界上有很多巧事,刚好都被白家人碰上了。
安泉抱着白晓晨冲进滨海的时候,白中野正在酒店大堂值班。所以,他很自然的就看到安泉了,再看安泉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他的脸都绿了。
“晓晨,晓晨,你怎么了?”他立刻冲上去,看到安泉怀里脸色苍白的白晓晨,他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根本就来不及细想,为什么安泉会出现在这里。
“她溺水了,马上开间房间。”安泉说道。
“好,你跟我来。”白中野显然忘了,安泉是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他此刻担心的,只有他的女儿一一晓晨。所以,他很主动的带安泉上楼……
白小兔番外018安泉的狠绝
安泉将浑身湿透的白晓晨抱进浴室,白中野不自觉的要跟进去,他冷冷瞪了白中野一眼,命令道:“去找一套干净的衣服。”白中野应了声好就冲出了房间。
在浴缸里面放满热水,将白晓晨轻轻的放进水里,他解开了她的衣服。
白皙的身体还是那么诱人,这是白晓晨生下孩子以后,安泉第一次帮她洗澡,怕她再受凉,他只是匆匆忙忙用水冲了下她的身体,然后抽了浴巾帮她擦身子。
白中野拿了一套酒店女员工的新工作服来,敲着浴室的门:“安总,衣服拿来了。”
“放在门口,去看看王曦带医生来了没有。”安泉习惯性的命令道。
而白中野,竟然也习惯性的听他的命令。安泉天生就是高贵的王者,而白中野,永远只能是他的下属。尽管白中野心里恨着安泉,但同时,他也惧怕着安泉的势力。
匆忙赶到大厅,看到王曦带着个白大褂过来,那白大褂的身后,还跟着陈尘风。白中野对陈尘风的印象挺好的,他知道这小子喜欢他的女儿,本也打算撮合女儿和他一对的,没想到安泉这么快就找来了。
“白叔叔,你看到晓月了吗?有个男人抱她过来。”陈尘风一看到白中野,忙冲上前问道。
白中野冲他点头,给了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王曦是安泉的秘书,自然和白中野是互相认识的,和白中野点头示意之后,几个人在白中野的带领下,匆忙往白晓晨的房间赶。
白中野没有敲门就冲进房间,几个人跟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白晓晨躺在床上,而安泉在对她做少儿不宜的事情。安泉正深情款款的亲吻着白晓晨的脸颊,看她的眼神极尽怜爱。
白中野面上神情复杂,王曦尴尬的红了脸,白大褂一脸的莫名,而陈尘风,显然,他的嘴角猛烈的抽搐着,他气的不行。那个男人凭什么趁人之危随便亲晓月?安泉抬眸,眼神凌厉的扫过众人,最后定格在陈尘风身上,凌厉的眼神瞬间变的阴狠起来。
“医生,傻站着干吗?还不过来看看她,她身体很热,可能发烧了。”他叫得是医生,可眼神却是放在陈尘风身上。
医生背着药箱赶到床前,安泉自动站开,将自己的座位让给医生。经过医生的一番诊断之后,确定白晓晨没有所谓的肺炎之类的大问题,只是稍微有点受凉,发起低烧。幸亏白晓晨落水时间不长,安泉救护及时,所以才没事。
医生开了一些退烧感冒的药之后就走了,但是房间里的其他人似乎很不识相。
“你们还不滚出去?”安泉抬眸,冷冷的瞥了众人,哪怕白中野算是长辈,他也一样毒舌。
白中野有点怕安泉,所以,傻傻站着,不敢开口,而陈尘风不一样,他年轻气盛,重点是,他不认识安泉,所以,他很气愤的冲着安泉吼道:“该滚的是你!晓月的爸爸在这里,要照顾她,也轮不到你!”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真是一点立场都没有。
“晓月?”安泉轻轻的重复了这个名字,转头,黑眸盯着白中野,冷哼道:“白中野,这就是你给白晓晨取的新名字?难怪白晓晨这个人好像凭空在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我找了她一个月都找不到。”
白中野瘦弱的身子轻轻的颤抖着,看了看床上昏迷中的女儿,以及一脸气愤的陈尘风,他终于决定不再隐忍了。“安泉,我已经把欠你的钱都还给你了,从此我们和你一点瓜葛都没有了,请你离开这里,不要再来找我女儿!”
“白中野,你以为你背着我把你亏空公司财务,挪用公款的罪名全都抹清了,我就对你没办法了?如果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以为就凭你?”安泉冷冷的瞪着白中野,“我看在娃娃的面子上决定放你一马,没想到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带着她离开!”安泉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狰狞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此刻是有多愤怒!
“我没有亏空公司财务,挪用公款,这些罪名都是你诬陷我的!”白中野指着安泉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我当初鬼迷心窍才会把晓晨交给你,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可以救晓晨,却没想到,你最终把晓晨害成这样!”
“哦?”安泉挑眉,“我怎么害她了?”
“你把她关在别墅里,派人看着她,囚禁她,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白中野声泪俱下的指控他。
“是吗?”他是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吗?那一段时间,爸爸和夏贱人对娃娃虎视眈眈,他只是想保护她。安泉挑眉,嘴角一扬,讽刺道:“既然我这么囚禁她,你还能把她从我身边带走,白中野,你真长本事了!”
“你!”白中野气急,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冲安泉吼道:“安泉,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陈尘风一直听着白中野对安泉的控诉,心理面惊讶,纯洁无暇的晓月竟然有这么一段难堪的过去。他心里越发的恨安泉了,难怪晓月要改名字,这样的魔鬼一般的男人,真应该躲他躲得远远的!他不介意晓月的过去,只在乎她现在的美好,而这个男人,竟然连她现在的美好都要剥夺!
“你要多少钱才会放过晓月?”陈尘风开口,安泉抬眸,眼中写满震惊之后,竟是诡异般的笑了起来。
而白中野和王曦,听到陈尘风这句话,再看安泉的表情,竟然有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安泉抬脚,一步一步的朝陈尘风走去,他以为这世上可以和他谈条件、敢和他谈条件的人,只有那个不屑和他谈条件的严澈!没想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也敢和他谈条件!
随着安泉一步一步的靠近,陈尘风发现,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诡异了,他手心开始冒汗,但是,他还是强装镇定,继续开口:“你开个价,只要不是太离谱,我都给得起。”出道有一年了,也挣了不少钱,如果这个男人实在是狮子大开口,那么,他就只好向公司借支了,大不了以后不休假了。
安泉高大挺拔的身姿在陈尘风面前站定,嘴角的弧度慢慢的收敛,抿唇便是一脸的威严,他淡淡的开口,随口一问:“你叫什么名字?”
陈尘风没料到他会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怔愣了一会儿,刚要开口,白中野冲过来,将他往门外推:“尘风,你回去,这里没你的事了。”
陈尘风没料到白中野会来推他,被他推了几步推到门口,紧紧的抓着门框,硬是不肯出去。“白叔叔,就让我帮你们吧!我可以的!”
白中野摇了摇头,这孩子毕竟年轻,什么都不知道!白中野知道陈尘风的歌手身份,也在无意中知道,他签约的东家是音皇国际,可是这傻小子竟然连自己东家的幕后老板是谁都不知道,音皇是安氏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安泉一问陈尘风名字的时候,白中野才突然想到这点,所以,赶紧阻止这傻小子再说下去了,他现在最好离开,不然,可能前途都会毁在今天。
“白中野,你何必拦他呢,现在的年轻人,就需要这种自信。”安泉好整以暇的看着陈尘风,自信是好事,但是,他最恨在他面前自信耍臭屁的人!典型的例子就是严澈。严澈没有故意耍自信,他天生就散发着那股该死的自信满满,仿佛一切事物都成竹在胸的气质,他恨这样的人!
陈尘风倒是听出安泉话里的讽刺,他也不管他,只开口祈求一直努力推他出门的白中野:“白叔叔,你相信我,是好歹是音皇国际全力培养的新人歌手,我的专辑卖的非常好,我有足够的钱可以救晓月的。”陈尘风还是习惯叫白晓晨晓月。
完了!白中野颓然的放了手,这傻小子,真的傻,可是,他对晓晨却是一片真心。
没错,一片真心。本来,陈尘风只是想征服白晓晨这样淡漠而美丽的女孩,但是,这一个星期的相处才发现,她并不是天生淡漠,她只是很少和人接触,只要多接触,她也可以是个乐观开朗,甚至可以给人带来温暖的女孩。晓月和所以曾经和他接触过的女孩都不一样,她有美丽的外貌,也有气质的内涵,她不是所有庸脂俗粉比得上的,她现在还小,等她长大了,一定会光芒万丈,所有人都会拜倒在她的白色洋裙下的。
陈尘风认为,现在是他买断晓月的最好机会。他救她脱离魔掌,她一定会一辈子感激他,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
“你是音皇的歌手?”安泉逼近陈尘风。
陈尘风很骄傲的点了点头:“没错!”歌手身份并不令人难以启齿,反而让他觉得自己是明星,自己本该高高在上。“我是King!”他是王者,是属于音乐界的王者!
而安泉,绝对是J商界的王者。
安泉勾唇,俊美无铸的脸上泛起一抹勾人心魄的笑容,他盯着陈尘风,轻启薄唇:“你喜欢她?哪怕为了她,你愿意一无所有?”
陈尘风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你放心,你很快就会一无所有。”安泉凉声开口,淡漠的黑眸之中闪过一抹狠绝。
陈尘风瞪着他,顿时像一只小刺猬竖起了防卫的刺:“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从今天开始,你将失去你的歌手身份,而且,这辈子都没有娱乐公司敢签你。”安泉冷声道。
“哼!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这么说?”陈尘风冷哼,一脸鄙视的看着安泉。这个男人长的狂妄,说话更狂妄。
“就凭我掌握着音皇所有歌手艺人的生杀大权,我要你从此在娱乐界消失!”安泉的黑眸寒光闪烁。
陈尘风根本就不相信安泉的话,反而冲他冷哼:“你倒是挺会说大话的,那我就想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一直在一旁沉默得直冒冷汗懊悔不已的白中野一把将陈尘风拉到身后,冲着安泉就很没尊严的跪了下来。白中野太了解安泉了,他说到做到!陈尘风这傻小子不知道死到临头,反而一再的挑衅安泉的脾气,真是要命。
“安总,我求求你放过他吧,他还年轻,你不能毁了他的前途啊!”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