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爱妹【完结+番外】-第6部分

他的眼神让我害怕…那杀人的目光就好像…对…就好像当当欠了他钱一样!
“我们是兄妹?”恶魔语气嘲讽,“恩?”逼迫的脚步,甚至连声音都紧紧逼着当当,“你不是说我是孤儿院来的?”
呃…当当浑身微微颤抖着…话是这么说,可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啊?恶魔这么没品?到现在还记仇?何况我已近偷看过我们家的户口本了,那上面已经有恶魔的名字了,而且身份是爸爸的儿子。当当是爸爸的女儿,所以,恶魔,你就是我哥哥。
“那个…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囧…太紧张用错句子了,“那个…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你说对吧,哥哥?”当当一脸谄媚的看着恶魔,希望当当的友好态度能感化恶魔,让他也对当当好一点,不要像现在一样,看当当的眼神好像要把当当大卸八块…
“我不是你哥哥!”恶魔一个拳头挥过来。
“啊 ̄”当当一惊,条件反射的闭上眼,那一拳没打在当当的脸上,而是打当当脑袋边上的雪白的墙壁上,丝丝鲜血从恶魔的指关节处渗透出来…
“你干什么呀?”看到鲜血从恶魔的拳头上滴下来…当当的心有些痛了…恶魔,你个白痴!你这是拿鸡蛋挑骨头,哦,不对,拿鸡蛋碰石头,你有病啊你?
“你真当我是你哥哥?”
恶魔的手抚上当当的脸颊,指腹轻描着当当的眉眼,我定定的看着他,犹豫着…徘徊着…挣扎着…
没错,我是喜欢他…我也不想把他当哥哥的…可是…我可以和恶魔在一起吗?我们之间可以有什么吗?如果我们之间有爱情…那爸爸妈咪怎么办?他们能接受我们兄妹相恋吗?我们又怎么冲破法律的隔阂,还有道德的谴责?我们是法律上的兄妹了…
最重要的,我不想让那么爱我的爸爸伤心难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好像不希望我和恶魔有除了兄妹感情之外的感情…
所以,恶魔,当当只能用力点头:“对!我当你是哥哥!”以前我从来不当你是哥哥,不当你是我们家的人,现在,当当长大了,懂事了…有些事,必须面对…
“哈哈哈 ̄”恶魔忽然像发了疯一样狂笑出声,拳头举到唇边,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面的血丝,喃喃自语:“哥哥…哥哥…我真没想到…原来你竟当我是哥哥?”
“是的,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说我是你女朋友了。”
为什么?为什么恶魔的眼神那么受伤…为什么看到他那样,当当的心会这么痛…
“哈 ̄”恶魔受伤的眼神刹那间转化为嘲讽,“我的好妹妹,哥哥只不过是拿你当挡箭牌而已,因为他们几个非要我带个女朋友过去,你哥哥我暂时又没有,所以才带你去的,你会不会误会什么了?”
听到恶魔这么说…当当的心更痛了…挡箭牌吗?当当只是挡箭牌…那么,也好…我和恶魔之间…不会有什么…只是兄妹…
“看来,哥哥得赶紧找个正牌女友才行,你说是不是?妹妹?”恶魔的声音,又嘲讽又自嘲…可是,听在当当的耳里,却像刺一样,深深的扎进了当当的心窝…当当不想他找女朋友…
“那个…哥哥…你才15岁,现在找女朋友会不会太早了?早恋影响不好。”说到最后一句,当当佯装严肃…其实,在他残忍的说出当当只是挡箭牌的时候,当当的眼眶里已经泛着湿意了…当当努力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哦?是吗?”恶魔盯着当当瞅了好一会儿,深邃的眼眸深不可测,当当现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了。“那就听妹妹的。”
啊?我以为恶魔会跟我杠到底,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听我的?
“当当,别哭,我愿意等你。”恶魔的手抚上当当的脸,轻轻拭去当当脸颊上的泪水…当当完全傻了…我的眼泪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当当瞪大眼睛,恶魔说愿意等我?等我做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吃饭。”
恶魔竟然会对我笑,而且一改刚才冷嘲热讽的态度,说话的声音还那么温和…
吃过晚饭,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恶魔终于答应送当当回学校。本来,恶魔是想留当当在他租的房子里过夜的,“怕什么?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睡。”这是恶魔的原话。
哼!就是因为不是第一次所以才害怕的!而且明天学校就正式上课了,当当第一天到学校报到,从选班长的现场“逃离”已经是一大罪状了,再加上夜不归宿,那岂不是罪加一等?
所以,当当抵死不从,非要恶魔送我回学校不可,“不送我就自己走!”当当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到我们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才爬下车,那两保安远远的就认出我和恶魔了。由于恶魔踢了其中一个保安一脚,所以,我有些担心:“恶…”差点将恶魔冲口而出了,“呃…你快走!”
“在学校不许和男生眉来眼去的!”切!恶魔又开始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话了。
“你还不快走?”那两保安都快到跟前了。
扑扑 ̄ ̄ ̄恶魔终于发动引擎,两保安跑到当当面前的时候,恶魔已经扬长而去了…
28谣言背后是中伤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在校门口,保安没有为难我,不过我知道,明天早上班主任就该找我了。
宿舍的其她两位舍友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林雪雪还坐在桌前开着台灯看书,看到我,她对我微微一笑,不过还是有些腼腆:“当当,你的书我帮你领回来了,还有这是课程表。”她递给我一张课程表,上面填满了娟秀的字迹。
“雪雪,真的谢谢你,你真好。”我绽开了一朵阳光灿烂的笑容,把今天与恶魔的一些不愉快全抛开了。当当才13岁,承受不了太多东西的…
“水当当,既然回来了就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读。”
这扫兴的声音是谁的啊?当当抬头看,那安然正瞪着两只黑亮的眼珠看着我。失望…太失望了…原来她今天好听的声音都是装出来的…现在那声音还有点严肃,这种口气当当特熟悉,当当摆班长架子的时候,都是这么说话的。
看来,今天的班长就是她了…
“雪雪,我们睡觉吧。”
“好。”
……
第二天早上早读的时候,班主任果真来找我说话了,我们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上,阳光投射过来,当当的影子被拉的老长老长的,不过,俺老班的影子更长,谁让当当长的矮呢,当当的期望是长的像妈咪一样高,妈咪有1.68cm呢!
“水当当,你太让老师失望了。”
这第一句话好像是标准台词:XXX你太让XXX失望了!当当低着头,表示非常认真的听老师的教诲。
“我知道你的入学成绩是班里第一名,可你也不能在开班会的时候跟着那个男孩跑出去啊,那个男孩是谁?”
当当抬起头,看到老师一副恨铁不成刚的表情,呃…有这么严重吗?
“老师…他是我哥哥。”
“你哥哥?”老师一脸怀疑的表情。我知道我和恶魔长的不像,不像才正常啊,要是像那才值得怀疑。
“是的,老师,他叫水清澈,你看,我们都姓水。”当当一脸天真的把恶魔都供出来了。
“水清澈…”老师喃喃重复了一遍,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他!”咋?恶魔真有那么出名?连我们班主任都知道他?
“想不到他是你哥哥…你们兄妹感情怎么样?”
老师为什么这么问?我和恶魔的感情,应该算是-恶劣吧?对的,他以前对我态度多恶劣啊!“老师,我们感情还可以吧?”当当有些不确定,不知道这样的回答老师还满意不?
“老师觉得你最好还是跟你哥哥保持距离,他是出了名的不良少年,我不希望你跟他学坏。”老师说话有些小心翼翼的,可能是觉得当着我的面说恶魔是不良少年有点不太合适。但是当当没有介意这个,当当关心的是,恶魔怎么不良了?
难道和他交高年级的朋友、和他买车租房有关?看来,恶魔的光荣事迹,当当得好好打听打听了。
“老师,你放心吧,当当是当当,哥哥是哥哥,我们不一样的!”当当很没品的和恶魔撇清关系。
铃 ̄ ̄ ̄上课的铃声响了。
“好了,进去上课吧,下次别随便离开学校了。”
“恩。”呼 ̄ ̄ ̄当当松了一口气,转身,赶紧钻进教室里。
……
当当猜的没错,那安然真的是班长,唉!可怜的当当,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不是班长。而当当的悲惨生活,也是这安然一手造成的,但是当当那时候并不知道。
我才来学校第三天,谣言肆起…
“那个水当当,她和飞扬的校草是兄妹,其实也不是亲兄妹,听说他们有暧昧关系。”
“你不知道,那个飞扬的校草已经放话了,我们学校要是哪个男生敢对水当当有非分之想,他就会打断那人的手脚。”
“真想不到,那个水当当那么平板的身材,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那个飞扬的校草怎么会看上她啊?”
“对啊,那个飞扬的校草虽然才读初二,可是把他们高中部的男生都比下去了,他很帅,很有型的!”
“就是啊,那个水当当怎么配得上他啊?何况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兄妹。”
站在旁边偷听那些“八婆”八卦的当当一脸郁闷,他们把恶魔说的那么好,把当当说的这么难听,当当倒是不介意,当当郁闷的是:市一中的女生也喜欢八卦?我以为这里都是一群“热爱”学习的好学生,看来,当当是官方新闻看多了。
趁她们还没发现,当当默默的退开人群。既然你们觉得当当这么差劲,好!当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次年段统考,当当一定要考第一名!
SO,在你们忙着八卦,忙着排挤我,男生也对我退避三舍的时候,当当发奋图强,努力读书,一定考出个第一名让你们有戴眼镜的跌破眼睛,没戴眼镜的惊掉下巴,等着瞧吧!
在宿舍里面,基本上,那个安然是不和当当说话的,那个苏小卉也是,还好雪雪很讲义气,虽然在教室的时候不敢和我说话(怕被同学排挤),但是在宿舍的时候,她还是会跟我说话的。
当当在一中学习的第一个星期,在爸爸的宝马开到校门口的时候,宣告结束。周末了,爸爸来接当当回家。爸爸很关心的问我在一中的学习生活情况,为了不让爸爸担心,当当只得说谎,说当当很好,同学们都很喜欢我。
呜呜呜…杯具…其实当当被排挤了…
到了家,爸爸牵着当当进门。
“当当,你不在家,爸爸还真想你,你有没有想爸爸?”
“当然了,当当很想爸爸和妈咪。”其实,也很想恶魔…自那天恶魔送我回学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到他…
一进门便看到妈咪在饭桌前忙碌的身影,“当当,你回来了,今天妈咪亲自下厨,不过妈咪做的菜没有你王婆婆好吃,呵呵…”妈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好想哭…当当好想哭…好感动…“妈咪!”当当挣开爸爸的手,扑进妈咪的怀里。早知道住校一个星期,妈咪会亲自下厨,那我要是一个月不回家,妈咪会给当当什么惊喜?
……
饭桌上只有我们一家三口,独独少了恶魔,“妈咪,哥哥呢?”妈咪拿筷子的手怔了一下,妈咪美丽的眼睛盯着当当,眼神里是不解,是疑惑。好吧,这是当当第一次主动找恶魔。
“他…”妈咪刚要开口…
“别给我提他!”爸爸很生气的打断了妈咪的话,“来,当当,吃饭。”对着当当说话,却是慈祥温柔的。
怎么了?恶魔他怎么了?
29又见不能说的秘密
爸爸竟然那么生气,想必恶魔又做了什么好事了?可是,当当真的好想知道,恶魔他现在是在哪里啊?难道在他租的那间房子里?
“当当,你哥哥在楼上,等下妈咪会送饭上去给他的。”妈咪给了我一个你不要担心的眼神。
哦 ̄原来在楼上啊 ̄“妈咪,让当当送吧。”当当自告奋勇,可是却惹来妈咪错愕的眼神,与爸爸严厉的目光。
好吧…还是妈咪送吧…“妈咪,你做的菜很好吃,比王婆婆做的还好吃。”赶紧转移话题。
“呵呵,当当喜欢,那就多吃点。”妈咪非常高兴,看来当当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恩。”妈咪做的菜虽然没有王婆婆做的美味,但是当当吃在嘴里,甜在心里。
……
吃过晚饭,爸爸就叫当当上楼写作业了,当当才爬到楼梯的拐角处,便听到妈咪说话,当当忍不住蹲下身来,偷听。
“老公,澈儿关在家里一个星期了,你就原谅他吧,星期一让他去上学好不好?”妈咪替恶魔向爸爸求情,最后一句还带着撒娇的语气。
“那臭小子,学不好好上,天天逃课,让他去学跆拳道,他倒好,把人家打进医院里,现在居然学人家玩车?他才几岁?想把命玩完吗?”一说到恶魔,爸爸就异常激动。
“老公,他已经答应我会好好上课,不打架了,那车也被你没收了,你看,星期一让他去上学吧?”
“唉!”爸爸无奈的叹了口气,“那臭小子就是被你惯坏的!”
“我…呜呜呜…都是我不好,本来就都是我不好…呜呜呜…”妈咪开始嘤嘤哭泣起来,这使得是苦肉计,爸爸最受不了妈咪的眼泪了。
果然,“好了,好了,别哭了,老婆。让他去上学还不行吗?”在妈咪的眼泪攻势下,爸爸就算再生气,也不得不妥协了。
“那我去给澈儿送饭吃。”
当当赶紧奔上楼,跑进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妈咪的脚步声经过当当的房门口,当当很想开门,很想去看看恶魔怎么样了,可是,终究还是没那勇气…
做完了作业,洗了澡,当当爬上床,坐在床上,腿上摆着当当的本本,才打开本本联上网,吓人的事发生了,那QQ竟然自己登录了,然后自动弹出一个聊天窗口。
我不是黑马: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男生和你说话?
晕!恶魔是黑客!绝对的黑客!
水中鱼:拖你的福,不仅男生对我退避三舍,连女生也没一个理我的。
我不是黑马:怎么说?
水中鱼:你让我恶名昭着,臭名远扬,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一个不把我当妖精的。
我不是黑马:转到飞扬来!
水中鱼: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意思是我鄙视你们飞扬中学的人,除非脑抽了,不然谁会从市一中转到飞扬中学去的?
我不是黑马:你希望我转到一中去?
恶魔你想太多了吧?就你那门门不及格的成绩?想转到一中来?好吧,就算你成绩合格了,可是你人品也不合格啊!我们学校的学生(那些个花痴除外)和老师都不喜欢你,说到你的大名就一脸嫌恶的表情。作为你妹妹,我在学校完全抬不起头来,再加上那些个关于我们之间有暧昧的流言,当当在学校里不知道被赏了多少个卫生眼了。
水中鱼:不是最好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你在飞扬挺好的,都是老大了呢。
我不是黑马:也许,你更适合飞扬。
什么话嘛!他这是鄙视我,看轻我!我会让他知道,我更适合一中的!
水中鱼:我要睡觉了,晚上不许偷跑过来。
我不是黑马:我不知道原来你那么期待我去找你。
什么?我瞪大眼睛,刚想回话过去骂他,他马上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不是黑马:今晚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被关禁闭,爸爸把门从外面锁了,我出不去。
呃…还真有点失望…呸呸呸!我们是兄妹!是兄妹啊!
水中鱼: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你逃课去卖身了?
当当等了很久,恶魔那边还没回消息,难道当当玩笑开过火了?恶魔怎么经不起玩笑啊?
我不是黑马:我的身体脏了…你会介意吗?
水中鱼:呃…我睡觉了…
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当当要怎么回答?而且…恶魔的身体…当当想起那天恶魔白皙而性感的胸膛…打住!恶魔的身体,好像跟我没么关系吧?
我不是黑马:你果然还是介意的…
恶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啥?QQ自动退出,电脑自动关机?好吧,没什么好奇怪的,这电脑中病毒了…
只是,恶魔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身体…他不会跟别的女生那个啥了吧?可恶的恶魔!明明答应我不早恋的!明明才14岁!居然跟那些高年级的男生学坏!
可恶的恶魔…
一个晚上,当当在心中不断重复着…可恶的恶魔…然后…不知不觉…睡去…
……
第二天是周六,隔壁邻居家的小月一大早就来找当当了,说是要和我一起去shopping,但是,由于昨天晚上恶魔最后一句话非常影响当当的情绪,所以,我拒绝了小月一起shoping的提议。
小月和恶魔一样,都在飞扬中学读书,想必恶魔的事,小月应该比我了解,我决定刨根究底的问小月。
“小月,我哥在学校有女朋友吗?”
小月伸出她胖嘟嘟的手,往我额头上一探,“没发烧啊?奇怪了。”放下手,还真的一脸疑惑的咬着手指头。
“哪里奇怪了?”我才奇怪呢,我不过问个话,你就觉得我发烧,我是哪里不对了?
“你们兄妹的感情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你以前不都恶魔恶魔的叫他?搞的我以为你喜欢他呢。”
噗 ̄当当一口果汁含在嘴里,一个没忍住全喷出来了,正好污染了我家沙发前的茶几,那上面的茶壶茶杯全都遭了殃。
“你…你…你…怎么知道…”当当震惊过度,一下子结巴了起来。
“啊?原来你真的喜欢他啊 ̄”小月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在学校里啊,没有女朋友,不过学校外面我就不知道了,基本上他在学校的时间,比学校下课十分钟还短。”
What?小月,你夸张了,怎么会比学校下课十分钟还短呢?爸爸每天早上送他上学,每天下午都去接他的啊,就算爸爸没空,妈咪也会接送恶魔的,怎么他就在学校的时间比下课十分钟还短?
“你不相信?这事,我们学校人的都知道,你爸爸前脚刚走,他后脚也溜,到下午放学的时候,他又准时出现,所以,你爸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后来老师打电话告诉你爸,你爸才知道的。这都是上个学期的事了,我也是听学长说的,这个学期估计还是这样吧。我都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他逃课都是去哪?”
小月给了我一个“你很白痴的眼神”,然后抬头望天,“天知地知他知,其他人不知。”
恶魔…你有秘密瞒着当当…而且你的秘密不止一个…
30都不要
那个周末,当当在家里还是没能见到恶魔,就连上网,恶魔的QQ头像也不闪动,他是不是又开始躲着当当了?就算关禁闭,他也可以上网的啊!
恶魔肯定在心里暗爽,反正他就喜欢玩电脑,不喜欢上学,爸爸关他禁闭,他肯定求之不得。所以,对于他,当当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带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当当回到了学校。
虽然好奇着恶魔的秘密,但是,当当真的很忙,要忙着努力学习,好考个年段第一名让大家对我刮目相看,尤其是恶魔,说什么我更适合飞扬!这种明显瞧不起当当的话,他也好意思打出来?
当当在学校里,还是被同学们排挤,下课休息的时候也没人和当当讲八卦,于是,当当就只能埋头读书,这让老师看见了,在班级里面高调的表扬了当当。当时,当当清楚的感觉到,班长安然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不过,当当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老师的表扬让当当很开心,尽管,当当被表扬已经是家常便饭。
现在,当当依然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看书。当当的同桌是雪雪,她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子,每天下课她基本上和当当一样,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手里总是捧着一本包装精美的书,看得津津有味的。
由于当当在一中的特殊性,我也不敢问雪雪她每天看的都是什么书。但是,好奇心特别重的当当,总是时不时的转过小脑袋,盯着雪雪手中的书皮看了好一会儿。
就像现在…
“水同学,水同学…”
嘎?谁在叫我?当当的头180度大转弯,坐在我左侧的齐言正一脸羞涩的看着我。胖猪猪!当当转回头,决定不理他,就当我什么都没听见。
“水同学,水同学…”没听见,没听见,当当什么都没听见。当当盯着桌上的英语课本,假装认真的在念英语。“Hello,nicetometyou?NO!YouaresofatandIamsothin…”我念的估计猪猪听不懂。
一只胖嘟嘟的手伸了过来,一个粉蓝色的信封落在我翻开的英语书上。我转过头,瞪他!猪猪颤抖着收回手,羞涩的小肥脸上布满红晕,那双眼眼神闪烁,似乎有些恐惧在里面。
“拿走!”当当的脾气很坏,非常坏,我大声的吼了一声,那埋头看书的雪雪都被我震到了,拉拉当当的衣袖,小声的问了一句:“当当,怎么了?”然后看到桌上粉蓝色的信封,她语中带笑:“原来是这样啊!”恍然大悟之后,她又继续看她的书了。
“当当…”胖猪猪没有动,一脸倔强的看着我。
不拿是不是?我 ̄
“水当当,外找。”安然的声音传来,我忙抓起桌上那个蓝色信封,往猪猪桌上一砸,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门外,恶魔正笑的阳光灿烂的看着我。
看到这张当当朝思暮想的脸,当当激动的想哭…呸呸呸!什么朝思暮想?不就是有一个星期没见到恶魔了吗?以前也经常没见他,当当都没这情绪,现在当当到底是怎么了?
被关了一个星期的恶魔,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许憔悴,可是依然不减俊秀,在我们学校那些花痴女生的眼里,恶魔还是帅的一塌糊涂。
“过来。”恶魔像召唤小狗狗一样召唤我。
当当心里愤恨,可是脚步还是不自觉的朝恶魔挪去。恶魔一个不耐的眼神射来,下一秒我已经被恶魔拉着跑了…晕啊…又跑…我已经答应我们老班说不随便离开学校的啊 ̄
还是那个小公园,还是那棵树下,恶魔止住了脚步。
当当抬头望树,叫我爬树,我坚决不同意!走大门我都不同意,还让我爬树?再说了,当当穿着校服的裙子,也不方便。
“别让人知道你的号码。”恶魔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啥号码?当当掐着指头算了一下,当当除了身份证号码就是QQ号了,这些,当当还真没准备让人知道。
突然,恶魔手里多了一个盒子。我看着恶魔打开盒子,拿了里面一个黑色的东西出来,然后,他把盒子整个塞给了我。
手机?盒子里躺着的正是一枚白色的手机。当当脑子里立刻闪过校规第108条:学生在校期间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以免影响学习。
我赶紧将这个烫手山芋塞回给恶魔。“我们学校不让用手机。”
“傻瓜!”恶魔刮了一下当当的鼻子,“你不会偷偷用?”
恶魔你别刮我鼻子好不好?以后会长不挺的。还有,就算学校没有规定,我也不想用手机,我用手机和谁联系?而且我哪里有空和谁联系?我要读书!读书!读书!现在的当当发了疯一样要发奋图强!
对滴!只有变强了,学校里的学生才不会排挤我,才不会看不起我!
“反正我就是不要!”没事在身边装个地雷,随时都可能炸死自己,还是不要的好。
“你!”恶魔又生气了,那张英俊的脸有发白,手里抓着那个手机盒子把盒子的边缘都抓坏了,还有,那表情好像要和当当打架。
谁怕谁啊!你跆拳道黑带我好歹也是空手道…呃…高手,上次没打过你是因为环境的问题(床的弹性太好,没站稳),现在咱俩都脚跟着地,我就不信还打不过你!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恶魔你词穷啊?怎么又是这句台词?
当当往后退了一步,“那个,好像快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当当有些怯怯的看着他…
“你!”恶魔怒目瞪着我,突然就抬起一只手…
“啊 ̄ ̄ ̄”
当当闭上眼…恶魔,你真要打我?你都把你们飞扬的老大打进医院了,当当又怎么能打的过你,当当刚刚在心里的豪言壮志都只是在喊口号而已,好吧,当当是个口号专家…错!不能这么讲,当当是文明人兼三好学生专业户,打架斗殴的事情从来不参与…
所以,恶魔,你要打我就打我吧…
嘭!
恶魔抬起的那只手用力的揽过当当的瘦小的身体,当当撞上了恶魔的胸膛,被恶魔紧紧的桎梏在他的怀里,晕…恶魔你力气真大,表勒的这么紧,难受…
当当抬头,泪眼婆娑(学我妈咪的,使的是苦肉计)的看着恶魔:“哥哥…唔…”
恶…恶…恶…恶魔,你竟然在学校里就亲我!!!
31有人要我教训你
天哪~恶魔怎么可以在学校亲我?要是被哪个好事者看到了,那我和恶魔之间的绯闻真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当当提膝,用力一顶,正好命中恶魔的命根子,恶魔一声痛呼,松了手,当当赶紧跳的远远的:“那个…改天见。”我闪~
回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后脚就跟进来了,还好,当当没有迟到。往桌边瞄了一眼,那胖猪猪正好趴在桌上睡的香甜,当当将抽屉、书包仔细检查了个遍,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物体——比如粉蓝色的信封等,当当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仔细听着老师上课,认真做着笔记,突然感觉校服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震动,忙掏出来一看,惊住了:白色的可疑物体,怎么看都好像恶魔刚刚硬要塞给我的手机。手机还在震动,上面显示一条未读消息,当当很小心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老师正在黑板上涂涂写写,而同学们都非常认真的盯着黑板。
当当赶紧趁机将手机掏出来。
澈:水当当,最毒妇人心,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吗?
吓!什么话嘛?“最毒妇人心”怎么可以用在当当身上?
当当小心翼翼的,眼角的余光瞄到老师扫射过来的怀疑视线,赶紧将手机关机,放回口袋里,佯装很认真的在听课。奇怪?那左边的秦胖子睡的那么香,老师怎么一点意见也没有?
……
晚上的时候,躺在被窝里,当当辗转反侧,手里紧紧拽着恶魔给的手机,心里面无限郁闷,恶魔究竟是什么时候把手机往我口袋里塞的?我怎么一滴感觉都没有?
手按在开机键上,犹豫了片刻还是用了力。还好手机开机的时候没有声音,不然估计那个安然要第一个告发当当。恶魔真是体贴,啥都设置好了。
一开机,手机便不停的震动了起来,晕倒…从下午到现在晚上10点,有88条未读消息,来自同一个人:澈。
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名字对应一个号码,那个名字显示的其实就只有一个字:澈。当当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恶魔。话说看着澈真不习惯,于是当当赶紧将澈字改成我最习惯的恶魔。
恶魔:为什么关机?
恶魔:为什么关机?
……
居然前面十几条消息发的都是一样的内容,当当没有回复,直接将手机关了机。恶魔实在不能怨她,她说过了不要的,他还偷塞给她。那颗地雷放在身边,还是拔了引线比较好,所以,手机还是关机藏起来最安全。
将手机放在枕头底下,当当睡的异常安稳…就好像恶魔在身边…
……
第二天上课,当当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座位上。雪雪依然专心看着书,那只胖猪猪还是睡的香甜,真不知道,他这样是怎么考进我们学校的?
“水当当,外找。”又是安然的声音。是谁找我?难道是恶魔找我问罪来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出去。这时,那安然不耐烦的声音又传来了:“水当当,你倒是快点出来啊。”
“哦,好。”当当应了一声,脚步缓慢的往门口挪去,要是恶魔来兴师问罪的,那当当可怎么办?
门外走廊上站着五六个女生,当当东张西望,就是不见恶魔的影子。谁找我?
“你就是水当当?”那五六个女生里面的一个说话了。当当这才把注意力完全放到她们身上,伸出手指头数了一下,六个,女的,长的环肥燕瘦,其中,那个说话的还眼神万般不屑的看着我。
“是你们找我?”
看她们的穿着,当当了了,她们就是所谓的女阿飞,在道上混的。这种人当当才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跟我们走。”后面几个女生上来就要拉我。
我忙往后退了一步,“你们想干吗啊?”当当炯炯有神的眼睛戒备的看着她们。
“你哥哥在和世延高中的男生打架,就快不行了。”那个阿飞大姐大煞有其事的说着,当当眼神怀疑的看着她。
“打架应该找老师啊?”干吗找我?你们想骗我,没门!再说了,恶魔那么厉害,怎么会不行?
“你不知道你哥哥已经是老师的拒绝来往户了吗?老师现在都不管他了!”
啊?大姐大说的好像在理,因为恶魔臭名昭着,还真的是…不过当当怎么都觉得这些人来者不善啊!
“快点,再不去他就要被打死了。”大姐大说着,那些个女生又冲过来拉我了,这回当当没有躲,还真被她们拉着跑了…恶魔…你不会真的在打架吧?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她们,她们把我拉出校门口,就挤上了一辆计程车。“去世延高中。”听到大姐大说出的地点与刚刚的一致,当当心里不禁有些担心…难道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当当心里焦急着,恨不得马上赶到世延高中看个究竟…
……
“大姐,天黑了,都没人了,我们现在好好教训那个狐狸精吧?”
“急什么,去后面看看她醒了没有?”
头好痛啊~当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有个模糊的人影朝我走过来,然后人影越来越清晰,最后一双眼睛在当当的面前放大。那个女生站直身:“大姐,她醒了。”
“把她带过来,这边比较亮。”
那个女生动作粗鲁的将当当从地上拉了起来。当当疑惑着,一步一步朝灯光下走去。越走近,当当就越看清那个坐在灯光下的人影,那个大姐大!四个女生像保镖一样并排站在她的身后。晕~还真有电视里面黑社会的那个阵势。
“跪下。”那个拉着当当的女生一把将当当往前推去,再在当当的腿上用力一踢,当当迎面就给那个大姐大下跪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出来了…好痛…那个女生下脚也太狠了…当当的膝盖好痛…
“你们骗我!”当当转跪为坐,幸亏她们没有绑着我,我赶紧坐在地上揉揉我受伤的膝盖。什么恶魔在打架,什么恶魔快死了,什么都没有,当当才要疼死了呢。
“不骗你,你怎么会来?”那大姐大赏了一个“你白痴”的眼神给我。奇怪,当当突然间觉得她长的好像一个人…
“放我走,不然我要你们好看!”当当恶狠狠的瞪着她们,特别是刚刚那个踢了我一脚的女生,当当瞪得更卖力。
“哈哈~~~”几个女生哈哈笑了起来,那大姐大居高临下的俯视当当:“你可真幼稚。”
呃…十三岁还是幼稚一点的好。当当环顾下四周,想着要怎么从这个仓库里出去。计程车确实把我们都载到了世延高中,可是,那个大姐大却把我骗进了这个废弃的仓库里,她说恶魔他们就在这里面打架。
结果当当进来的时候,别说恶魔,就是一只老鼠也没瞧见。后脑勺重重挨了一击以后,当当就不醒人事了…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到底想干吗?”膝盖终于好了很多,不是那么疼了。
那大姐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咯噔咯噔的朝当当走来,切!居然穿着高跟鞋,小心摔死你!她在当当面前蹲了下来,直视我:“有人要我教训你!”
啥?当当没有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给我打!”
32这盏灯可不省油
“给我打!”大姐大吼完,往后退了几步。
当当赶紧伸出五根手指头,往前一挡:“等一下!”大姐大身后的几个小妹愣住了,没想到祸到临头当当还会喊卡!
“我起来一下。”当当动作麻利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摆开了架势。开玩笑,当当怎么说也是空手道高手,在道场打趴几个比我高的学姐没问题,就你们几个跟当当差不多年纪的女阿飞,当当还会怕你们?
“来啊!”当当朝她们勾勾手指,尤其是刚刚那个踢了我一脚的,当当特记仇!基本上,当当就只朝她一人勾手指。但是,她们几个人都朝当当扑了过来。
啊 ̄哦 ̄嗯 ̄吓 ̄嘿 ̄只半分钟…好吧,十分钟过去…
当当拍拍手,朝地上或躺着、或趴着、或蹲着的五个女生投去鄙视的目光,“啧啧…就你们这本事也想教训我?就你是吧?刚刚踢的我好疼啊!来,站起来。”刚刚那个踢我的女生怯怯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切!竟然长的比我高!鄙视比我高的女生。
当当绕到她的身后,虽然当当刚才瞄的很准,往她肚子上踢了好几脚,但是,她踢我的那一脚,当当还是要讨回来的。所以,我踢!
啊 ̄ ̄ ̄
那女生就像当当刚才一样,膝一曲,跪在了地上。朝她的大姐大投去求助的视线。对滴,她的那位大姐大刚刚一直坐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会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有两手?”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当当,似乎没有要和当当开打的意思。
“那是当然,我学了五年空手道,不是白学的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