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后湮宫》-第50部分

很傻很白的望了一眼他们,终于插了一句话。
  “不需你懂,”诗楠执着扇子,摸着我的发,笑得温柔,“只要知道我们对你的好便成了。”
  虞美人突然神情古怪,怔了怔,眼神飘忽着望向一旁无欲无求,完全失去了记忆的魅舐。
  突然间,似乎一下子全明了鸟……
  番外八 梓泉趣事
  虞美人上回儿死皮赖脸的大闹了一番宅子,入赘计划未遂。
  他整个下午似乎是受了霁雪话中字里行间的影响,死死盯着魅舐看了好久,灰青着一张脸,端着茶碗的手都在抖,似乎思想上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具体是什么……也没人跟我说,似乎是人人都知道,就我被蒙在鼓里,一问都一副讳莫如深的脸,这叫一个俊啊。
  我低头咬帕子……纳闷啊,憋得慌。
  原以为经过这一遭虞美人会知难而退,却没料到没过几天,他就搬到了我们家宅院隔壁,人来了还不算……居然把整个勾栏都搬过来了。
  据他的话说,山不转水转,不许进门就不进,难不成还不让他搬隔壁。
  有志气!是个人才……
  这每日早上一开门,隔壁勾栏里扑面而来的脂粉味儿,熏得人晕忽忽的,一到夜里这叫一个歌舞升平,挠的人心痒痒,无奈相公们看管的严实,围墙也实在是高,生完敛迹后我也良家妇女了好一阵子,没再做这红杏出墙偷鸡摸狗的事儿,体力上不比以往……
  这个心理上。
  嗯,如果谁能承受红青光着身子就披着一高叉露腿的红衫袍子,端着一盏烛火,整个晚上在你面前晃来晃去的,还时不时的叼个红细绳,飞个媚眼,献宝一样的捣鼓出一屋子的闺房情趣品,以言行色诱,招呼你一并与他慵懒得靠在榻上翻看那春宫图,再趁你不备,绑了个牢固,以行动马蚤扰之。
  ……
  你就会知道……这家伙的功夫,比勾栏的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 —|||
  我庆幸,至今还活着。
  每日与相公们调个小情,喝个酒儿,摸个小手……日子也就这么快活的过了,原本还以为诸事还比较顺心意,却没想到不安与躁乱竟会传染,除了隔壁那个勾栏里那个虞美人鸡飞狗跳的在闹腾……俺们家宅院也闹腾起来了……
  这一切,都归咎与一个人的出现。
  “我说泉大人,你不好好呆在你爱人的皇宫跑我这儿来干什么……不知道巽王已经派出精兵千万,想要征讨这儿把你虏回去么。”我饮了一口茶,清清嗓子,掀着眼皮望着他。
  “管他呢。”这个梓泉脸上笑得无所谓,几年不见了,他倒是愈发的俊朗了,想必在巽国过得很好,只是不知道少了哪根筋,居然吵架离宫出走,来投奔我了。他低头逗着怀里的敛迹,“巽王要真敢把你这儿怎么样,你拿把刀子横在我脖子上,把我架出去,保管没事。”
  “旁边还有一勾栏,”我手横在桌上凑近了说,“你总不能让你家老公弄得别人生意也做不成吧。”
  “勾栏?!我还白活了这么久都没逛过。”我看到这个清华穿越高才生两眼睛都冒贼光了,“要不……你陪我去见识见识?”
  “爹爹,三爹……娘又想要去逛勾栏。”原本趴在他怀里的敛迹突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特亢奋。
  我们俩大惊,只拿手去捂她的嘴。
  这小屁娃眨啊眨的,眼眯成了月牙弯,小黄鼠狼似的。
  “又想去哪儿了。”红青托着一叠看起来是衣袍的东西走了过来,那一双凤眼扫了过来,三分嗔七分调情。“平日里把你伺候的还不够么,总想着去风流快活,每隔个十天八天的就有闲人跑来了宅里。”
  我讪笑……
  梓泉抖了抖,作为一个闲人他不负众望,反过头来义愤填膺地对我饶舌,“你丫顶的,艳福不浅,话说这古代不都是三妻四妾的么,你丫反过来了还不说,为什么我就活得这么遭罪。”
  说完那屁股还在垫褥上挪了挪。
  我斜了一眼,“你也不能总在下面啊,要不要我找霁雪要些药,莫不是又……”又肛裂了。
  他一瞪。
  我立马噤声,佯装咳嗽了几声,忍着笑侧着身子望着红青,一脸好奇的指了指,“你那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照这泉大人说的,做了几件睡袍子,你看怎么样……”
  我捻起一抖。做工精妙,薄……得好。
  梓泉不愧是好哥们儿,我已经满脑子都是狐狸穿这东西的样子了。
  可款式怎么这么奇怪啊,我抬头,插了一句,“你穿?”
  红青摇了摇头,抽了过来,笑得这叫一个情铯,“这性感蝉丝内衣当然是给你穿的,我只是胡乱一说,他便给我画出来了……”
  — —|| 梓泉……敢阴我。
  咒你早些被你家小攻轮回皇宫,七日七夜下不来床。
  娘的……
  我四处张望。
  他人,早就溜鸟。
  晌午。
  一伙人聚在一起吃了饭,居然大厅里一个人影也不见了。
  我难得清闲,趴在石桌上打了会儿瞌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抬头,正巧撞见梓泉托着腮帮子,瞅着我,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
  我一激灵。
  这家伙不会是窥视我貌美如花,瞧着我被相公们瓜分了,所以分外相见恨晚且又无能为力,所以暗自懊悔吧。
  我抓紧衣襟,小声地问了一句,“你干吗……”
  他放了托着脸颊的手,明显可以看到上面有些微肿,他挺憋屈的说,“死丫头,你几个老公的LQ怎么这么高啊,到底是不是人了。”
  “你都去干了什么,”……这脸,不会是是被我的相公打肿的吧。
  “我下午跑去霁雪的宅子,外再唤了赝狄诗楠他们搓麻将。”
  “哪儿来的这东西啊?”我奇了。
  “竹片。”他手劈划着,一本正经得说,“削了好些竹片。”
  “你别把我相公们教坏了,他们压根儿就不会玩儿。”
  “可不是么,会玩,谁还找他们。本想欺负新手,顺便想把霁雪柜子里的几瓶春风一度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药赢到怀里。”
  结果……
  “你把他配了几年的药全拿了,所以他们恼羞成怒把你给打了?”
  我一惊。
  哎呀……这也有可能,霁雪这么心高气傲的人,像是会做这种事的。
  “没。”他很羞愤的摇了摇头,“我输得赊帐……连裤裆都没了。”
  “然后?”
  “我……跑了。”
  我无语了,真是丢我们祖国人民以及穿越民族的脸。
  “可你那脸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仔细瞅了一眼,上面昭然五根手指头印,啧啧……抽得真痛快。
  谁下得狠爪啊。
  “说来话长,我这不寻思着……”他一脸的无畏,继续说着,抓一把瓜子啐着壳,“我也好歹一上过大学本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主修素描么,就找你们家温玉想切磋一些画的技巧。”
  “他这一方面很少钻研,不及诗楠。”
  “非也非也,太厉害了,自愧不如。”
  “啊,你们画得是什么?”
  “春宫。”
  — —|| “我能看看么……”
  他从怀里掏了半天,递出一团纸。
  我将它铺在石桌上,展开……用小石子压好。
  “真是栩栩如生……这煽情,姿势这叫一个暧昧,等等……这男的背看不太清楚,只是这女的脸怎么这么眼熟。”
  我摸摸自己的,一脸黑线。
  他凑近了,小声说,“你也发现了?”
  “妈的……谁不好画,居然画我,温玉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佻了。”
  “可不是么,我就拎着这张纸回来的时候,被红青夺了去,还以为是我画的,看了之后就把纸揉成一团,还赏了我一巴掌。”
  我一把撸起他的肩膀,打商量,“你还是别呆了,早些回去。”
  “为什么?”
  “没事,我怕你们家巽王忆你思狂,弄得战乱四起又苛捐杂税,民不聊生。”
  我一把把他推入房里,手一招,唤来灭人给他打好包袱。
  门一合,大喘一口气。
  我能说么……霁雪赝狄诗楠他们三人合伙出老千,整得他破财又脱衣服么。
  再者,红青刚还一直好好的呆在我这里,后头是被温玉传人叫过去了,在途中又很巧合的撞见了梓泉,若不是刚才那只狐狸在我这里讨带了好处,不然依他那个臭脾气可就不止扇一个巴掌那么简单了。
  温公子平日里这么温谦好客,怎么会做有辱礼教待客不尊的事儿。
  不过,他这个借刀杀人,使得真是高明。
  倘若梓泉再不走,怕是没几个命在这儿玩了。
  世人都说,这皇宫里三千佳丽争宠。
  俺却养了五个绝世美男,这煽风点火的功力可一点也不比旁人差,真是是把醋意吃到底……
  这以后的日子,可真叫人期待。
  番外九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温玉抱着我,细致的吻着我的脸,一寸一寸的,而他在笑,但淌滑下巴的热泪却沾湿了我的脸颊,他说,喜欢你就活该被这么践踏么,卿儿……我是不是该放手了。
  他面容悲伤。
  我心没由来的一抖,痛不欲生。
  手往前一捞,想回握住他,却被甩开。
  他就这么转身,离我而去,那么坚决,背影带着凄然……
  “不!”
  反射性的我一把搂住怀里的人,恨不得将他揉进骨子里。
  突然一阵消魂的声音传来。
  连带着背后一双大手就着轻拍的姿势,便探入了我的袍子里。
  咦,这摸法不熟悉啊。
  我蹙着眉头,闭着眼,暗自琢磨着……
  衣料一角被掀开,一阵凉飕飕的风灌入,紧接着厚实的手掌带着滚烫的体温,急不可耐的抚上了我的肌肤。
  一冷一热。
  让我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神涣散,眨了眨,好容易聚焦了……
  正对上虞婳的一张美脸。
  呆……呆若木鸡。
  他望着我,手撑着头,衣衫已经半褪,眼神含情,手肘隔在我腰间,那灵活的指也没闲着……
  “醒了。”他笑得开心,“我们可以继续了么?”
  什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看着他愈来愈凑近的脸。
  我脑子里又莫名其妙浮现出了温玉的脸,那悲伤的表情就这么撞击着我的小心肝儿。
  “等等……”我怎么就睡在虞美人身边了,双手推拒着眼前的美男,脑子里还浑浑噩噩的,说话也有些结巴,“你你你……离我远一些。”
  “你说什么。”他作势靠了过来,手一捞,便把我又按入了怀里,笑着,表情坏坏的,“靠得太远,我听不清,可否再说一遍?”
  那绵绵长且夹着热气呼在我耳边,带有挑逗的意味。
  腾的一下,我脸红了。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记得,宅子里没美酒了,我与灭人一起出了门,想顺便出去逛逛……结果没走多久,后面有人赶上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
  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虏人啊,这什么世道。
  我敛神,握住了一直马蚤扰着我的那只手,深情款款地说,“我不能做对不起我相公的事。”
  “我们两人一起在被褥里躺了这么久,我早就没了清白名声了。”他很戏剧性的缓缓侧身,低垂着眼帘,睫毛长长的,“你若不要我……我还怎么娶妻生子。”
  喂,
  兄台,这不是女尊社会……
  您,这话说反了吧。
  我推了他一把,也不管他摆的是什么姿势,爬着横过他的身子便要下床。
  虞美人像是急了,拉着我,“你这是要干什么……好不容易几个月才碰到这么一天,能把你虏来这儿。”
  “找个好人家从良吧”我叹了。
  他像是被一盆冷水泼了个透心凉,还死拉着我的袖子,一双眼睛含冤又深情地望着我,“你知道我没卖的,我是这儿的老板。”
  我颌首,俯身套着靴子,“知道。”
  他瞅了瞅我,像是肯定我只是随口说来气他,便笑眯了眼,从后头拽着我的袖子,一股力气冲来,便压倒了我。
  “我初夜不收你银子,你嫖我成么……求你了。”
  — —|| 这倒贴得好。
  词句经典,应该裱起来,当他们勾栏里的口号。
  他像是发情了。
  这屋子里熏得香也怪缠绵的,他整个身子都缠上了我,拖得这叫一个欲罢不能,斜一眼,三分消魂七分矜持,只差没顺便为我服务了。
  哎呀,他的身子怎么这么重。
  那是啥么,顶着我的……
  他就像一只饥渴的小兽,直往我怀里拱,却只知道脱自己的,我有些无奈的望着房梁,深呼一口气,伸着手臂挽着他的脖子,摸向了他柔软如水般的发。
  他诧异的抬头望着我,两只眼睛亮极了。
  我笑了笑。勾着他的脖子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
  他蹙着眉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却又不忍心推开我,正当内心在做极剧烈的挣扎时,我手悄然无息的抚上了他的背,二指一拨,极迅速的封了他的大岤。
  他的小表情真可爱。
  摸了一把,“想嫖我,早了些。”
  他眼弯弯,半眯着眼,似乎很享受我的抚摸,一双眸子里满是欲望,却无奈动弹不得,直勾勾的望着我。
  这虞美人,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或许是跟那死变态在一起呆久了,人也变了,介么的小贱哇。
  我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还没走离床多远。
  虞婳就轻轻地说了,“你走不了的,回来吧。”
  带着点儿小哀求还有隐约逼迫的意思。
  — —||| 理你……
  我手才刚触摸到门板,就听到虞美人气急败坏的声音,“来人,给我逮了她。”
  果然是来了人。
  而且还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死变态,说曹操曹操就到。
  “把他给我快带回来。”虞美人躺在床上,笑得贼兮兮的。
  “是。”
  魅舐面无表情,一步步逼近。
  俺想踹……却突然想到这家伙虽然没了记忆,却还有不容小窥的本事……我若真踹了,估计也是自讨苦吃。
  “饶了我,大爷。”
  大爷笑了。
  一双手就摸上了我的脸。
  身子也压了过来,把我顶在墙上。
  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喂,你好好的干嘛动手动脚。”我望着性情大变的魅舐傻眼了。
  躺在床上的虞美人似乎更震撼,无奈又起不来,“魅舐你在干什么……我让你把她给我带过来,没让你摸……你摸哪儿,娘的!”
  我也想喊娘了。
  魅舐望着我的黑瞳,有着迷茫,那占有欲却是不假的,还带着马蚤扰的意味一直向下望。
  OH MY GOD!
  衣冠不整。
  虞美人在床上嚎得跟那被强的人是他一样,咬牙切齿,“你要敢再动,我劈了你,啊?”
  伴随着那声略带疑问的啊字。
  我就瞪着眼睛,眨啊眨……
  就这么望着魅舐身子倒在了地上。
  出什么状况了。
  不知什么时候敞开的房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把一屋子探头张望看热闹的人封在了外头。
  一双大手,毫不怜香惜玉的将我的衣袍拉紧,赝狄黑着一张脸望着我,后面跟着是气喘吁吁的灭人,此刻手正掩着嘴,诧异的看着这屋里混乱的一切。
  “赝狄……你终于来了。”我激动啊。
  朝他伸出了感激的手。
  他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一只手用力的按在我的肩上,便扛米袋一样把我背了起来。
  “啊……轻点,放我下来。”
  我一阵拳打脚踢。
  无任何效果,反倒是我这一阵子乱颠,晃得我有些想吐了。
  “回去,谁也别提。”黑美人冷冷的吩咐。
  “是。”灭人低头,却也忍不住偷偷打量了一眼我。
  干什么……
  我是受害者好不好,为何用活抓偷荤者这么猥亵的眼神看我……冤孽。
  完了。
  “赝大爷,我真的不是故意让他抓了去,再让人这么摸的。”
  “无须解释。”
  “我要说。”
  “随你。”
  “你信我……”
  “信。”
  “支子,你得了吧……那点M药对灭人我都没用。怎么可能被人一拍,就把你给弄晕了。下回儿你算得时间准一些,我都掐点早来了,还都成这样了,赝公子澡也都洗了一半,你呀……真是让人操心的主子。你看若是我们晚来一步,岂不是让你得逞了。”
  — —||| 有时候家里养了一只心直口快的小白,还真不好。
  番外十 福利章节
  一记闷哼,
  我被摔到了床榻上。暖暖的深陷棉絮之中,被褥很厚又垫了好几层,我浑身舒畅,顺势滚了两个半,一把抱住了枕头。
  赝狄背对着我,把门闩上。
  屋内光线不暗,几缕阳光洒在他身上,背影欣长,勾勒出结实且完美的身段,叫人移不开视线。
  这个人,
  虽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却一直守着尊卑之分,忠心耿耿的,如今这般待我还是第一次。
  怪了,
  莫不是在勾栏里受了刺激?!
  他转身,手环在胸前,
  剑眉蹙着,眉宇间掺杂着忧伤,霸气逼人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种复杂欲言又止的神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那个……你不要听小白胡说八道,我不会收虞……”我爬爬爬。
  他闷不吭声的撩起黑袍子,膝盖抵在了床榻上,压住了我的袍子止住了不安分的动作,仰着下巴望着我,目光威慑力极强,那一瞬间,让我觉得他不在是忠心耿耿的赝狄,而是西域之狼。
  而那习武之人的手却顺着自己的前襟缓缓向下,拉开了系在腰间的带子。
  我被他的行动堵得噤声,
  眨了眨眼,抱紧了枕头,直愣愣的望着。
  黑袍子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做的,比绸缎还要软且亮,还不等熬到腰带抽走,就全松垮垮的了,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了大片蜜色且平坦的胸膛,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靠,小白说什么来着,
  赝狄一听我被人虏了,澡洗了一半就披衣出来寻我了。
  看来,是千真万确的啊。
  从小就习武之人就是不一样,这肌肉也好到适中,
  这身材,这线条,妙不可言,腰杆也结实……我视线向下……倏地荡下的黑袍落在他脚边。
  蓦然睁大眼睛,正对上那……很有精神的家伙。
  忙偏头,
  啧,鼻血喷薄而出,
  这大白天的,他怎么就脱得这么彻底。
  这种性马蚤扰牺牲色相的事,平日里也只有狐狸做得出……黑美人怎么今天也豁出去了。
  感觉手里一空,搂在怀里的枕头就被抽走了。
  我还维持着那个姿势,就被他抚着背搂入了怀里,一股男性特有的阳刚气味迎面而来,身子立马被箍得很紧,紧到像是要被揉入他的肉刻入骨里一般。
  他浑身是那么热,烫得我不敢去触摸……
  “现在是白天。”
  “我若晚一些,你不一样和别人上了床。”
  唔……
  他的大掌滑入了我的前襟里,隔着里衣便一时轻一时重的揉捏了起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避开他轻咬耳朵的举动,小小挣扎着,想爬离。
  他却压着我,将我的腿禁锢在他两腿间,挣扎却也徒劳,只会将衣袍越掀越高,只觉得风凉飕飕的,大腿一片冰凉。
  好热……
  不只是乱动,使得肌肤摩擦,温度徒增,还是由于腹间那股热流徐徐不散……总之,身上越来越无力。
  他伏在我背上,凑了过来想要吻我,那时不时抵在背臀上的家伙,在他一个动作后,突然滑到了我两腿间,那炙热的温度与那一触觉,像是电流般,让我腿发软,支撑不住,差点瘫倒在被褥上。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唔……信我。”
  他的舌出奇的柔软,手以极霸气的力道执在我的脑后,呼吸徐徐的灼热气体,愈发加深了这个吻,这种雄性动物般的占有,引来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的狂热,他的欲望那么真切,让我有些颤栗。
  吻完了,他才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我信。”
  信……干嘛还这样,
  我只觉得头皮发麻,
  后来什么也来不及想,什么也来不及做。
  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团面,
  被他搓软,摊平,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完全没有一点人权啊。
  偶尔也就只能在鼻里哼哼一下。
  哎……
  这个人怎么可以亲那里……唔……
  我浑身无力,脚却被分得更开了,
  原本推拒他的手,竟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环上了他的脖子,轻抚上他乌黑已披散滑至肩头的长发,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想把他拉的更近……
  这么狂野的赝狄是我不曾见过的。
  他仰起头,情深似海的望着我,
  也不知从何处掏来的枕头,抬着我的腰,便塞着垫高了身子。那健硕结实的手臂环着我,伏下身来,蹙着眉。
  我身子一震,
  虽然热得有些混乱,但依然能清晰的知道……这家伙准备干什么……
  “……啊,慢一些。”
  ……很涨的感觉,像是被充实了,他的入侵是缓慢且执著的。
  更紧,紧到合为一体。
  他扳开我的腿,屈身挺进,
  脸上一种隐忍,刚毅的脸上涔着汗,格外的性感。
  房间里只能听到彼此纷乱的呼吸,
  “……衣服还没褪。”我忍着,胡乱拉扯着垮在腰间的布料子,他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他直直闯了进来,霸道而不失温柔。
  一记闷挺,让我哼都没了力气。
  他身体微微晃动,十分有节奏的轻轻顶送,
  高涨的情欲随之澎湃而出,我感觉身体涌流出了什么,全身都软了,
  管他什么衣服……没褪……
  现在思绪渐渐飘得很远,体内一阵阵原始的律动,带来了酥麻与快感……就像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一阵阵暖流袭来,让我有些无措。
  搂着他,不敢松手,
  怕放开了,便会溺死在这一片欲海里。
  呻吟不由自己控制,全数倾泻而出。
  脑子里一片茫然,
  略带疼痛的快感,随着他的动作而送入了身体深处,我已经很倦了……他却像是永远要不够似的。
  享受归享受,思绪也开始飘摇了起来,
  总觉得……这房梁在上方一晃一晃的,床板也吱吱作响。
  看来,明天得叫人来换掉这个旧床了。
  唔……
  赝狄虽没有技巧,在床上也不喜欢说话……
  但耐力却是最持久的。
  唔啊……
  我咬住唇,到底还要多久……这家伙,怎么总要不够……很反常。
  “湮儿……”
  “嗯?”
  “或许他们说得对……”他又一记闷顶,大掌抚着我汗涔涔的额头,满是宠溺的说,“只有把你累得再也下不了床,才不会往家里带小爷了。”
  说归说……可身下的动作却一直没停。
  啊……什么?
  TNND,
  谁说得……唉蚴……您轻一点,不……重一点再快一些。
  “说了半天,你还是不信我。”
  我咬唇,哼了一下,半是呻吟半有些恼意。
  “信。”
  他突然将我往死里顶,收紧手像是要把我搂入被褥里,“所以……帮我生个小赝狄吧。”
  啊,
  谁能告诉我,他这是什么逻辑啊。
  唉呦,我的腰……废了……
  (番外完)
63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