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第9部分

告文案。
  会议室里已有几个人,个个趴在桌上奋笔疾书,看到苏杨进来了抬起头用迷惘的眼神瞅了他一眼,表情冷漠。苏杨坐定后看题目是写一个补肾产品的电视广告文案,这种文章苏杨从没写过,不过想来和新闻稿没多大区别,思考了片刻就奋笔疾书起来。
  苏杨的思路比较活跃,文案写得很流畅,写好后他摇头晃脑地看了几遍,觉得自己简直是天才。面试小姐收了稿子就示意苏杨回去,说有消息会通知他,听到这话苏杨有点儿胸闷,心想老子起了个大早,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做这张卷子的啊?面试连个人都没见到可真失败。然而见不到人还不算失败,真正失败的是苏杨那篇上佳的文案根本没被通过,那家公司的文案总监看了几眼苏杨写的文案,淡淡说了四个字:“狗屁不通!”然后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篓里。
  苏杨面试的第二家公司是做汽车广告的,这家公司在黄浦区,挨着南浦大桥,公司规模比上一家还要小,直接开在居民楼里,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住房就是这家公司的全部,这让苏杨感到不可思议,居然有这样的公司,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Office吗?这次面试倒是见到人了,而且直接见到了总经理,事实上这家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加起来也不超过个位数,总经理看起来慈眉善目,很是健谈,问了苏杨一些基本情况后,大发感慨说苏杨就是他们急需的人才,他现在代表公司真诚邀请苏杨加盟,虽然公司现在规模不大但前途无量,根据他的规划半年内公司会代理全上海的汽车广告,明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赚老美的钞票,所以只要苏杨在他这里好好工作将来肯定大有前途。
  苏杨长这么大从来没被别人这样承认过,反而弄得不自信起来,同时担心其中有诈,于是旁敲侧击问在这里工作每月能拿多少钱,那老总听后哈哈大笑两声,说绝不少于5000元人民币,苏杨这才放了心,大话也多了起来,说自己才华横溢为人谨慎,一定可以圆满完成公司的任务。
  两个骗子交谈得热烈融洽,仿佛穿着同一条裤子。苏杨心想自己能找到月薪5000元的工作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看回去让那帮孙子怎么嫉妒,于是立即表现出想要加盟的强烈愿望,那老总看苏杨表态后突然话锋一转,说公司现在刚刚起步,所以一开始每月只能给500元,其他钱要看销售业绩,苏杨大吃一惊,心想才几分钟怎么就从5000元变成500元了呢?再说自己应聘的职务是文案,怎么和销售挂钩呢?老总看出苏杨的疑惑,于是解释说公司正处于发展阶段,公司员工都以一当十,文案人员同时也要销售,苏杨这才明白为什么前面进来时看不到几个人在工作,敢情都出去跑业务了,明白猫腻后的苏杨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于是找了个借口向那个还在夸夸其谈的老板道了别,灰溜溜地回去了。
  毕业前苏杨面试了不下十家公司,无一成功,有的公司要求高得吓人,搞市场调研都要MBA,没工作经验直接让你滚蛋。还有公司直接以骗钱为宗旨,各种各样的骗术争奇斗艳,有搞传销让你花3000元买他一堆垃圾化妆品的,有让你先缴200块保证金然后第二天公司就消失的,有说做日化产品实际上让你去菜场卖牙刷的,还有公司说是陆毅的经纪人公司,他们准备把苏杨包装成内地最牛B的偶像,像刘德华一样受人欢迎,而做到这一切只消苏杨缴5000元培训费……
  一次次失败让苏杨变得彻底心灰意懒,更加坚定了毕业前不找工作的决心,任凭白晶晶再怎么威胁恫吓也不为所动,白晶晶见游说无效只得放弃了努力,心想毕业后再找好了,大不了到时自己赚钱养着这个浑蛋,反正饿不死。
  5
  李庄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原谅张楚红,反正他肯定不会原谅自己。如果上天给他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肯定不愿意认识张楚红,他宁可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白痴,哪怕打一辈子光棍也不愿承受爱情破裂后引发的痛,那痛苦无穷无尽、连绵不绝。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夜晚,他和张楚红相恋一周年的纪念日,皎洁的月光下,在他心中犹如圣女的张楚红告诉他,其实这一年内她和三个男人保持着固定性关系,至少还和20个陌生人搞过一夜情,甚至和李庄明隔壁寝室的赵中华在操场上缠绵过一夜。
  李庄明静静地听着这些,刹那间有一种灰飞烟灭的感觉,他像一条不折不扣的疯狗冲上前摇着张楚红的胳膊问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他还不够好?为什么她要背叛他?为什么……
  张楚红一把推开他,然后冷冷地说:“我需要性,可你给不了我,我只能找别人。”
  李庄明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摇头,面如死灰,放声而泣。
  李庄明可以否认很多事实,比如否认7岁那年偷了邻居家一块钱,然后买了平生吃的第一支冰激凌;否认初中时将班上第一名的学习资料全部扔到了垃圾桶,只因为他不想有人学习比他好;否认18岁那年偷偷躲在村里一个叫王金花的寡妇家门口,透过门上的缝隙看王金花洗澡;他甚至会否认自己有一个瘫痪的母亲,有三个姐姐还有两个弟弟,他5岁那年父亲就得了癌症永远离开了他……
  是的,这些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过,他想否认这些事实确保自己能和别人一样正常生活,他害怕被鄙视,更害怕被同情,他不想别人觉得他很可怜,所以他扮酷,他装傻,他要自己变得卓尔不群。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否认自己是一个性功能障碍者。
  当1999年12月的那夜,他成功褪去张楚红的内裤后才发现这个挨千刀的事实,从此活在这个阴影中,他哭过,恐惧万分,深夜里用棍棒敲打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他还偷偷按照电线杆上的黑白小广告的指示在胡同深处找过老军医,吃过各种各样雄性动物的生殖器官,可都没用,该坚硬的地方始终软着,威逼利诱皆无计可施,他觉得自己不是男人,他觉得自己可怜万分,可他不甘心,没有性,但还有爱情,他知道自己真的很爱张楚红,他无法给予她生理上的快乐,每次在关键时刻总是败下阵来,张楚红打他、骂他,甚至侮辱他,他也只得默默承受,为弥补这个缺陷,他像条狗一样去服侍张楚红,恳请她不要离开自己,恳请她再给自己尝试一次的资格。
  而为了表示自己已经过上了正常的男女生活,他看了很多黄碟,每次到图书馆都偷偷看《人之初》,这样在宿舍讨论会上,他就能煞有介事地发言,仿佛和其他人一样享受“性”福。他就这样辛辛苦苦地掩藏着、伪装着,更加辛苦万分地经营着自己岌岌可危的爱情,在某个时刻他似乎达到了目的,张楚红仿佛忽视了自己在和一个性无能谈恋爱,而且颇为大方地接受了李庄明那粗糙愚笨的手指。
  直到那个寒冷的夜晚,李庄明才知道原来手指并不能代替自己不争气的器官,他的良苦用心始终无法维持他们的爱情。面对张楚红的诘问,他哑口无言,破碎的心快要喷腾而出,最后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不怨张楚红,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女人会这样需要性,为什么会为了性让自己的灵魂放荡,难道性比爱还重要吗?
  古人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难道是放屁吗?他对张楚红提出这个疑问,张楚红却只是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对他说:“那是当然,没有爱我顶多是孤独,可没有性,我就会死去。”这位刁蛮的女人看着满脸绝望的李庄明,继而补充:“如果在认识你之前我没有体验过性的美妙,或许我会一心一意地去和你好,可惜,我体验过,所以,请原谅我要离开你。”
  那天,李庄明流了一整夜的泪,无数次告诉自己如果还是一个男人就应该上去狠狠揍这个Yin荡的女人,然后大步离开,永远都不要回头。可他做不到,黎明破晓前他只是再一次像狗一样跪在张楚红面前,恳请她不要分手,只要不分手,什么都可以,哪怕她在他面前和其他男人Zuo爱,他声泪俱下地说:
  “我知道自己很无耻,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你。”
  “如果你能接受,我就无所谓。”张楚红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在李庄明黑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走了。
  天还没有亮,世界依然显得那么安静,没有人在乎黑暗中有一个男人正在低声哭泣。
  “我能接受吗?接受自己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在床上呻吟翻滚吗?一个又一个?”
  李庄明疯狂地拍打自己的胸口,对天呐喊,仿佛大猩猩,撕心裂肺,继而又哈哈大笑起来,仿佛他刚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料,最后当初升的太阳照耀着他眼角的泪水时,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或许这就是命吧,就像为什么别的孩子都能享受到父爱而老天却让他的父亲那么早死,就像别的孩子天天都能快快乐乐地喝冷饮,可他只能靠偷钱才能实现这个梦想,就像有人轻轻松松就能考第一名,而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疯狂学习却只能考第二,李庄明说这些都是命,我挣扎了、反抗了,可是于事无补,所以我只能屈服。
  此后的两年多,李庄明依然尽心尽责地履行着张楚红男友的职责。除了上帝,没有人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包括他最好的朋友苏杨。
  他只是变得越来越怪异,越来越不爱和别人交往,越来越会讽刺别人,谁要冲他瞪眼他二话不说就上去和人武斗,打不过也要半夜拿砖头敲人家头。当然他也越来越哲学,说出来的话往往苦大仇深,充满玄机,让别人费解半天,他写了很多批判性的杂文,有的还在权威媒体发表,很多报纸都为他开了个人专栏,还有媒体称他是F大最后一个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是这个时代如假包换的青年才俊,是维护这个社会民主和自由的中坚力量。
  可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性无能,一个比所有人都活得窝囊的可怜虫。唯此而已。
  6
  基本上,没人想得到马平志会和陈菲儿分手,最起码想不到分手得会那么快,这段曾被F大所有人看好的恋情只维持了短短十个月,虽然这十个月内他们爱得很精彩,但十个月后的他们将和世界上所有的陌生人一样,相逢时无言,分手后遗忘,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现在,关于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版本在F大还流传甚广,有人说马平志压根儿就是一花心大萝卜,说白了就是狗改不了吃屎,这种人说自己会一辈子好好爱一个女人简直是放屁,谁都知道就在毕业前两个月,这个臭流氓勾搭上一个18岁的美少女,所以毫不犹豫地将人老珠黄的陈菲儿无情抛弃。
  可也有人说真正的坏人其实是陈菲儿,因为她是一个外表纯情内心Yin荡的妓女,她一直背着马平志和其他男人有肉体交易,毕业前她在一个地产大亨的车里和该老板云雨大战时被马平志逮了现行,所以才酿成分手的结局。
  还有人说其实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在一起只是在做游戏,马平志享受陈菲儿的肉体,陈菲儿享受马平志的金钱。天亮了说晚安,毕业了要分手,就这么简单,根本不值一提。
  作为两人最好的朋友,苏杨知道上述说法只是脆弱的假象。这个世界上有人分手是因为男盗女娼,有人分手是因为时空太长,有人分手是因为七年之痒,也有人分手是因为坚持理想。毕业即将来临,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细细打算,无数个爱情悲剧就在这时开始默默酝酿,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真相只是因为他们都太有主张,他们要么臣服于对方,要么只能天各一方。
  陈菲儿说毕业后自己要出国继续深造,去澳大利亚或者美国。陈菲儿说只有走出去才能体味人生美好。陈菲儿对自己这个观点深信不疑,她说虽然出国需要很多钞票,但只要能出去,什么都可以放弃,哪怕是爱情。
  关于未来,马平志从没想太多,无论如何,生活总要继续,快乐也好,悲伤也好,一切都是那么不确定,所以他懒得思考毕业后的人生轨迹,“车到山前必有路”永远是他信奉的真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作为他的女人——陈菲儿的人生应该由他来决定,他让她向东她就要向东,他让她向西她只能向西,她要出国更是需要得到他的同意,这其实是狗屁不通的逻辑,可马平志却认为是真理,或许他的家族祖祖辈辈都是男权主义,女人只是名义上的伴侣、实质上的奴隶,所以马平志想当然认为陈菲儿的未来掌握在他手中,他要干什么陈菲儿只能服从。
  对于陈菲儿的出国梦,马平志觉得不但幼稚而且荒谬,在他眼中没有一个城市比上海美丽,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神奇,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地离开这个充满诱惑的地方?他更不明白如果陈菲儿真的离开上海,他们的爱该如何继续,还会不会继续?
  为了毕业后到底出不出国,陈菲儿已记不清和马平志吵了多少次架,吵到最后,所有的理由都变得苍白无力,只剩下互相一味地指责,陈菲儿指责马平志阻碍她人生的发展,马平志指责陈菲儿辜负他的良苦用心,两人都显得那么受伤,并不约而同将分手作为威迫对方的唯一武器。马平志和陈菲儿分手的最后场景,苏杨依然记得无比清晰,就在一条他们走了无数遍的林荫大道上,当事双方在那里完成最后一场争吵,而苏杨只是站在一旁观战,仔细思考。
  和前面N次一样,争吵并没有达成任何妥协,具体细节都可忽略,他们时而抱头痛哭,时而奋力抽打对方脸庞,争吵到最后,马平志突然恢复绅士风度,面露微笑,他心如刀割,却睁眼看天,对着他深爱却又把他深深伤害的女孩说:
  “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所有的海誓山盟到最后只剩下这样一句平淡无奇的话语。苏杨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已经发疯的男女,他们是最相爱的恋人,也是最具杀伤力的敌人。这一切很不真实,让人感觉像在看一场爱情电影。仿佛就在昨天,他们才开始恋爱,陈菲儿嘻嘻哈哈地说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爱,马平志紧紧搂住这个女孩,在她耳边说我们一辈子不要分开,可才过了短短十个月,所有的誓言就烟消云散,不再回来。
  苏杨想如果把四年的故事串联起来重新回顾,用恍然如梦形容毫不为过。张胜利还是天天堵在郝敏宿舍楼下,说要问个明白,然后每晚醉得一塌糊涂,他说只有醉了心才不会痛,醉了他才依然还有梦。
  李庄明仍然管家似的天天围着张楚红转,像一个刚刚吃到糖果的幸福小孩,谁要在他面前说一句张楚红的坏话,他就像疯子一样和别人打架,可有天夜里这个幸福的孩子却扑到苏杨怀里哭得地动山摇,他嘴里不停地唠叨,他说他好恨,恨什么,却无人知道。
  苏杨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一切,为什么马平志和陈菲儿会这么固执,爱情又不是战争,恋人又不是敌人,让一让又何妨?投降又何妨?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伤,为什么一定要闹得天各一方?
  苏杨突然想到了白晶晶,想到了自己和白晶晶间的矛盾其实更严重。想到这点苏杨不寒而栗,他们的明天将会怎样?会不会一样是悲剧收场?到时候自己是痛苦地哭,还是傻傻地笑?是假装坚强,还是彻底绝望?
  本章插曲
  约定好的
  孙子涵
  给不了陪伴 破坏的是安全感
  变冷漠的人 会把委屈列成清单
  逢人细数伤感证明分开有多应该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爱越来越淡
  刚牵手的时候有走到最后的勇敢
  想分手又不缺理由
  约定好的你却当做没说过
  你说放我拼搏想被我保护着
  你说等我练就降龙十八掌就有资格带你流浪
  我本来就孤单再多一点没什么
  懒得吃早餐贪黑看电影没人管
  虽然好久没有你嘟嘴在旁数落我
  才明了我一直难过
  约定好的你却当做没说过
  你说放我拼搏你会乖乖等我
  你说等我练就降龙十八掌就有资格带你流浪
  你说你喜欢有理想的男孩还要能够能够像郭靖可靠实在
  我开始努力开始拼搏不管多难想到有天能保护你就变得勇敢
  当我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宅男你要分手的理由是我没陪伴
  约定好的你却当做没说过
  你说放我拼搏你也说离开我
  你说等我练就降龙十八掌你已经不再想流浪
  未完的情节当倒带重新再看
  当年嘴里的梦像预期一样好吗
  为何我努力地努力地变成另个人
  最后你却又喜欢上一个
  第九章 虚妄之约
  四年前我渴望离家去远方
  四年后我渴望从远方回家
  四年前我们唯一面对的问题是考试
  四年后我们除了考试所有的问题都要面对
  四年前我们谈及爱情,总是羞涩
  四年后我们谈及爱情,却是生涩
  四年前我们为打一个电话四处寻找公用电话
  四年后我们有了苹果四代,却依然四处奔波
  四年前我因为不懂而痛苦
  四年后我因为懂得而痛苦
  四年前我认为我需要很多人的爱
  四年后我知道很多人需要我的爱
  四年又四年
  下一个四年
  我会变成什么样
  1
  毕业了,梦醒了!
  毕业了,分手了!
  毕业了,失业了!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2000年6月苏杨从F大光荣毕业,一个绽放了四年的美丽泡沫正式破灭,另一个更加美丽的泡沫逐渐成形,从此他的生活别有一番风景,只是辨不清是喜还是忧,看不清是罪还是孽,犹如史前的蛮荒人,在面对另一个世界时或欢呼雀跃或泪流满面。
  面对未来,很多毕业生都坚信人生会更加美好。因为他们满腹经纶,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只要稍稍努力就可以赚取很多钞票,他们无须投机倒把也能出人头地,所以他们欢呼雀跃,站在学生生涯的边缘,一边自豪万分地和过去说Bye-bye,一边对充满希望的未来哈哈大笑。
  相比其他同学的兴高采烈,苏杨总保持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平静,一如既往地去图书馆看书,到食堂吃饭,晚上和白晶晶散步,一副安静祥和的模样。苏杨几乎拒绝了所有同学的散伙饭的邀请,拒绝在精美的毕业纪念册上留言,甚至拒绝在校门口合影留念,哪怕是他大学四年里玩得最好的兄弟。他总是用种洞悉一切的口吻对所有依依不舍的人说:“尘归尘,土归土,走的走,留的留。”沧桑得像一个濒临死亡的老道。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冷漠,包括白晶晶,不过她还是在苏杨平缓的眉头发现了一丝忧愁,她发现这个人总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走着F大所有的大路小道,看每一处不起眼的花花草草时眼里噙满泪水。后来白晶晶分析,认为苏杨之所以会拒绝别人只是因为他在拒绝毕业,更是在拒绝社会,其实他比所有人都舍不得分离,哪怕是那些曾被他凝视过的花花草草也舍不得告别,他的心比谁都要柔弱。
  马平志和苏杨一样毕业前没找工作,他想自己开公司,对他而言,每个月为了两三千人民币朝九晚五上班简直是糟蹋青春。2002年上海市政府开始鼓励大学生创业,不但有若干优惠条件而且三年不用缴税。别人开公司最愁没钱投资,马平志最不愁的就是钱,他的富爸爸一看儿子如此胸怀大志,甩手就给他100万作前期运营资金,要是经营不善亏了,就当缴了学费。
  八月底马平志的广告公司在五角场一幢写字楼里轰轰烈烈开张营业,不管什么行业什么产品,他都负责提供咨询和策划方案,反正没有他不能做的业务。马平志说自己根本不懂什么咨询,更不要说策划,但他知道这行来钱快,有“钱”途。他会吹,更会骗,骗不到大不了就跑,所以,他相信自己肯定能成功。
  开业第一天马平志在上海著名的声色犬马场所“天上人间”请苏杨吃饭,同去的还有他新招的秘书方小英,酒桌上马老板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大声点评中国经济华尔街股市道·琼斯指数,皆如数家珍,说得唾沫四溅、日月无光,方小英不失时机递上根“三五”,然后娇滴滴地说:“老板,请抽烟!”
  苏杨边听边点头,并真心祝福他早日成功。讨论完经济后,两人又畅想了会儿未来,对于未来,苏杨很悲观,马平志却很乐观,找不到共同语言,因此气氛有点儿尴尬,幸好有方小英在一旁恰到好处地发骚,不断往马老板嘴里夹菜,劝两人喝酒,还接二连三讲黄丨色笑话逗乐,多少活跃了现场气氛。
  几瓶啤酒下肚,苏杨的思维慢慢活跃起来,苏杨头一歪,白眼球一翻,对着马平志幽幽说:“陈菲儿……陈菲儿出国了。”
  马平志愣了一下,眼圈立即红了起来,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满脸黯然神伤,继而又仰头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怨恨地说:“还提她干什么?我都忘记了!”
  2
  “我都忘记了!”赌徒张胜利压根儿没打算在上海找工作,这个城市留给他太多伤心回忆,一毕业他就收拾行囊回老家继承他父亲如日中天的事业去了,在火车站他对苏杨等一帮送他的兄弟很是轻松地说:
  “我已记不得郝敏是谁,我只记得这四年麻将打得很爽,兄弟们,我会想你们的。”
  那是一趟傍晚六点的火车,列车在如血残阳下长鸣一声,朝北方奔去。据那趟车的列车员回忆,车上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整整哭了一路,无论谁劝都无济于事,没人知道他这么伤心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兄弟,是为了遗忘还是为了告别。
  “我无法忘记,也不想忘记!”已考上本校新闻传播专业研究生的李庄明毕业前学会了抽烟,每个黎明或黄昏,他都躺在那张睡了四年的木板床上,看着进进出出的同学,间或对其中某人淡然微笑一下,然后继续保持他阴冷的姿态。谁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思考什么,他是那么孤僻,还有点儿忧郁,躲在黑暗中一根又一根抽着四块钱一包的中南海香烟,一直抽到烟屁股冒火才甩手扔掉,暗红的烟火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消失不见,从璀璨到消亡只耗时零点几秒。
  苏杨曾坐在李庄明床上和他聊过很多次,具体内容已全部忘记,唯一清晰记得的是李庄明说,他怎么也忘不了张楚红,李庄明靠在墙上,一张腐朽的报纸垂在他瘦骨嶙峋、裸露的胸上,李庄明双目空洞地说张楚红已经回北京了,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他无法再和她相爱了。“没错,她是人尽可夫,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臭表子,可是,我还是那么爱她,这是事实,我们不应该忘记事实,否则就是背叛。”
  “苏杨,你知道真爱一个人却又无法好好去爱有多痛苦吗?”李庄明目光炯炯,然后不等苏杨回答又摇摇头,喃喃自语:“你不会明白的,你怎么会明白呢?你是那么幸福。”
  或许苏杨真的不明白,因为那时他还和白晶晶深深相爱着,他们坚不可摧的爱情让所有人都有理由相信他们会携手到老。可事实上苏杨比谁都明白那种心痛的感觉,因为十年前那夜,当一个叫陈小红的女人离开他时,他已经很清楚爱一个人到底有多痛苦了。
  3
  毕业时,石涛抱着苏杨哭了好几场,哭得苏杨很是莫名其妙,心想我又不是死掉了你干吗哭得这么伤心啊?难道这厮暗恋自己?石涛痛哭流涕地说这几年若非有苏杨的存在,以他一米六的身材绝活不出现在的精彩,所以流点儿眼泪表明心迹实属正常。
  石涛运气不错,顺利落户上海,在一家娱乐周刊做记者,光荣地成为一名狗仔,每月能赚4000块大洋,外加红包若干。刘义军回了福建,带上了他90公斤的女友,他们决定年底就结婚,他们的爱情犹如一面迎风飘荡的黄手帕,是那样璀璨夺目。其他同学留沪的留沪,回家的回家,四年风华烟云,仿佛留下了很多痕迹,又仿佛春梦一场,转眼灰飞烟灭,什么都没留下。
  F大规定7月中旬,所有的毕业生必须离校。苏杨最后一个离开宿舍,走前将宿舍仔细打扫了一遍,所有家具在他的精心照顾下变得一尘不染,做完这一切后,苏杨叫来上海大众的物流车,将四年积攒下的大小行李搬上车。车快开出学校大门时苏杨突然让司机先不要忙着出去,在学校再转一圈。
  那个师傅开了十几年的车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怪人,抱怨了一句后只得照做。F大面积不小,大路小道都绕上一遍又花了半个多小时,苏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头伸到窗外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草一木、一楼一桥,眼中无限伤感。最后车子驶出大门时苏杨将眼睛紧紧闭上,等再睁开眼时世界已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仿佛很熟悉,又仿佛很陌生。
  4
  关于毕业后的生活方向,苏杨曾作过以下畅想:“我会到处流浪,去海南,去西藏,去雅鲁藏布江,去柴达木盆地,看滚滚黄沙,被那些城市里没有的景象感动得泪流满面。那才是真实的人生,如果不去经历,而是一味待在冰冷的钢筋森林,简直苟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上海,或许永远都不再回来,而是在哪个穷山沟里做一名幸福的小学教师,教那些还没有被污染的孩子们语文和历史,告诉他们我们的中华民族是多么神奇,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是多么伟大,告诉他们要爱国,长大了建设我们可爱的国家……哇!想想都很美丽。还有,流浪时我身上不会带钱,一分钱都不带,我不怕挨饿,更不怕穷,因为大风会把钱吹来的。”
  白晶晶愤怒地打断苏杨,破口大骂:“你这个疯子,大风凭什么把钱吹给你?你就知道成天胡说八道,一天到晚做白日梦,脑子进水了,做人要踏实点儿,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我知道你有理想,可理想也要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上,否则就是梦想,你的那些理想上学时说说还可以,到了社会再做梦就是白痴。我毕业后肯定要到外企工作,最好能够做老板秘书,这样可以直接进入上流社会。你根本不知道上海那些有钱人的生活是多么快乐,每个人都说上海好,国际化大都市,繁荣、现代、时尚,个个说得头头是道,可具体好在哪里,却又说不上来,纸醉金迷的场所不是每个人都消费得起的,奔驰不是每个人都能开的,宝马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坐的,一掷千金不是每个人都潇洒得起的。很多上海人劳累了一辈子每天早上蓬头垢面地到公厕倒马桶,这种生活能幸福吗?很多外地人奋斗了一生还要睡棚户区,这种生活的人能够真正读懂上海吗?没有钱就没资格在这个城市生存,没有钱就没资格去畅想美好,没有钱就没资格对未来说东道西,流浪只是一种虚伪的借口,只是对生活的一次极为卑劣的逃避。”
  白晶晶余怒未消,继续挖苦:“大风会把钱吹来?狗屁,大风凭什么把钱吹给你?不要脸,估计大风还没把钱吹来,就把我吹走了。”
  苏杨听了白晶晶的责问非但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吹走吧,统统吹走,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我,多好。”
  白晶晶立即目露恐惧之色,放声尖叫:“鬼啊!我的天,我怎么和一个疯子谈恋爱?”
  5
  2002年12月,苏杨背起行囊毅然走出家门,直奔他理想的所在,身上只带了100块,起程前白晶晶百般阻挠,以死相逼,可还是没能阻挡苏杨奔向理想的决心,白晶晶伤心地在地上打滚,痛哭流涕,对着苏杨的背影哀号:“你滚,走了就永远都不要回来。”
  苏杨站在门口,缓缓回过头来看着白晶晶,用伤感的口吻对地上那个女人说:“对不起,如果我现在不走,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走,如果我这辈子不走一回,我这辈子都不会开心,如果你爱我,就请放了我,等我回来。”
  白晶晶继续打滚和流泪,她知道这个人已彻头彻尾疯了,她除了把手边的茶杯奋力砸向这个疯子,别无他法。
  那扇早就破败的木板门随着苏杨的消失“砰”的一声关上,苏杨瘦弱的背影在消失的光线下更显沧桑,房间里很快变得黑暗,外面呼啸的寒风似乎已钻进房间,天地间充满冬的凄凉,这个伤心的女人一边捶打地面,一边大声怒骂:“疯子,就算你一定要走,也多带点儿钱啊,你这样会饿死的!”
  然而苏杨的生命力远远超过白晶晶的想象,两个月后,苏杨不但没被饿死,甚至连带出去的100块钱都没花完。有一天,白晶晶正睡得七荤八素时,突然听到有人开门,她赶紧从床上蹦了起来,朝外奔去,然后就看到顶着鸟窝头的苏杨,满脸乱七八糟的胡子,整个人完全可以用“面目全非”形容,除了眼睛还有点儿熟悉,白晶晶还以为家里来原始人了,苏杨站在门口看着白晶晶,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过去将她紧紧拥抱。
  白晶晶几乎被苏杨身上那股浓郁的臭气熏倒,但还是强忍着幸福的泪水在苏杨满是老皮的脸上亲了N下,苏杨将白晶晶抱着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对白晶晶说:“晶晶,我想你啊!”
  白晶晶说:“老公,我也想你,想死你了!”苏杨并没接着继续甜言蜜语,而是用焦急的口气说:“晶晶,快去买菜,记得全买肉,我两个月没吃到肉了,快疯了!”
  没人知道这两个月他到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包括白晶晶也不知道,苏杨只是断断续续给她讲了些过程,就这支离破碎的过程还很含混不清,逻辑混乱。白晶晶甚至怀疑苏杨其实哪里都没有去,根本就没流浪,顶多是回了趟老家,就连那蓬乱的头发都是打扮后的假象,他害怕被揭穿,被别人笑话所以才故意这样颓废。
  对白晶晶的推测苏杨不置可否,蓬乱的头发很容易被理顺,身上的臭气也可以被冲洗干净,所有的证据将很快烟消云散,解释纯属徒然,唯一可证明他流浪的只是三大本日记本,上面乱七八糟地写满了别人看不懂的字符。
  白晶晶看不懂苏杨的日记,也不想懂,这些对她并不重要,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她的爱情正位于一个十字路口,向左还是向右,意味着生存还是死掉,白晶晶不想放弃这份爱情,她第一次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用尽全力,殚精竭虑,在她的生命中没什么再比这个男人更重要,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和这个男人天荒地老,可现在她分明感到内心的苍凉,以及一种恐惧,她知道这种恐惧来自何方,更知道这样的恐惧会带来怎样的创伤,恐惧来袭时她常常无能为力,所以她声嘶力竭,泪流满面,她要用最后的挣扎挽救她迟暮的爱情。
  通过和这个男人长达两天两夜的深度沟通,白晶晶成功完成对苏杨的洗脑,在白晶晶苦口婆心的教导下,苏杨强烈表示会好好工作,赚钱养家,买房买车,加官晋爵,做一名有责任心的男人,为自己和白晶晶的未来负责,更为他们以后的小孩负责。
  白晶晶对苏杨这番表白非常满意,在她眼中自己的苦心经营终于得到了回报,这个犹如磐石一样顽固的男人终于开窍,或许今后的生活将按照她的规划走向正轨,而她也会不遗余力去为自己的理想奋斗,同时相夫教子,这是她渴望和需要的生活,平静却很精彩。白晶晶将苏杨紧紧拥抱,在他耳边私语:“我知道你不愿意这样去生活,我爱你,我不想逼你,可这个社会在逼我们,我们只能接受,没别的出路。”
  苏杨说:“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要再说,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人上人,用钞票来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
  白晶晶说:“看来你真的明白了,你明白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苏杨就开始积极寻找工作,表现出一种饥不择食的姿态,无论什么公司都投简历,无论多少工资他都不介意,仿佛谁让他摆地摊他也愿意,只要能结束他无业游民的状态。
  两星期后,他光荣地成为闸北一家贸易公司的文员,工资每月只有1000元人民币,他的直接领导是个60岁的老太,同事是群正处于更年期的妇女,他的工作是负责整理文件和处理数据,有空还要帮清洁工打扫房间。无论从哪个角度判断他都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差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