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小姐真难缠-第1部分

[魅力四射500号寝室]《大小姐真难缠》
作者:楼采凝
第一章
漆黑的街道上,一个女孩无神地走着……
街灯照在她满是泪痕的小脸上显出凄楚与无助。
不见了,他彻底不见了,居然欺骗了她的感情,消失了……
如今人海茫茫,她该去哪?在这块应该熟悉却一点儿也不熟悉的土地上,宋巧立觉得自己已是一筹莫展。
更惭愧的是,当初爸妈可是极力反对她与林宇凡交往,是她不顾一切,甚至宁愿让他们失望,说什么也要追来台湾。
“唉!”坐在路边的休憩椅上,她捶了捶走得酸疼的双腿,看看这处她小时候生长了六年的地方,为什么会连一丝丝印象都没?所有的印象都是报章媒体的报导与父母的叙述。
也难怪,七岁就随父母移民旧金山,从此再也没回来过,如今为了男友追来这里,却落得沦落街头的命运,宋巧立怎不无助又懊恼?但更令她难过的是,林宇凡居然骗了她,留给她的地址是错的,电话是空号,难道这一切全是蓄意的?
看见对面商店招牌写着“法兰酥”,这应该是吃的东西吧?
过去对于父母一直逼她学中文感到无奈,可今天她打从心底感激父母,否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就跟瞎子聋子一样?
站起身,她摸摸口袋,所剩无几的钞票应该够她吃这一顿吧?
她站起身过马路,突然远处驶来一辆车,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阵惊慌之下,那辆黑色轿车朝她急驶而来,下一秒她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该死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黑色轿车的主人立即走了出来,迅速将她抱起来,“喂…
…你还好吧?为什么要闯红灯呢?”
看她虽然没有外伤,却一直闭着眼,这让他忧急不已,看看表他遂道:“快没时间了一心追……算了,还是先送人去医院。”
安风瑟连忙将她送进自已车里,再开往最近的一间综合医院。
才将她送进急诊室,她就醒了过来,看看他又看看医生,“我……我怎么了?”
安风瑟随即转向医生,毫不拐弯抹角的解释道:“她闯红灯,被我撞到了,请医生快帮她检查看看,没事的话就请给个证明,我可不希望给自己留下什么麻烦。”
“我被车撞了?”宋巧立张大眸瞧着他表情中那丝愤怒与不耐,也猛然想起刚刚在街上的一幕……
“对,难道你忘了?”安风瑟双臂抱胸,没好气地瞅着她,“你不会看信号吗?不是前面绿灯都可以走的,得注意是直走还是右转左转的……”
老天,他在干嘛?给小学生上生活与伦理吗?
“我……对不起,但你有必要这么凶吗?”她又不是故意的。
“我看还是先帮她检查看看好了。”医生看这情形,如果再不开口会打起来也说不定。
安风瑟让开身,好让医生进行检查。
医生做了初步的检查后说:“初步检查是没什么大碍,但最好再做仔细的检查,以免留下后遗症。”
“真麻烦!”安风瑟爬爬头发看着宋巧立,“明明是你做错事,却要我受罪。这样好了,你留下来做检(奇*书*网整*理*提*供)查,我晚一点再过来看你。”说着,他便从皮夹内掏出一迭钞票塞进她手中,“这些钱应该够你支付检查费。”
“可是我——”宋巧立看着手里的钞票,想想不对,正要开口告诉他不必这么做,可他却飞也似的离开了!
医生见了也不禁摇摇头,然后对宋巧立说:“小姐,虽然初步检查没事,但你最好再休息一会儿,若决定检查请向那边的护理站说声就行了,我先去看其它病人。”
眼看医生离开之后,宋巧立这才看看手中钞票,“好像有不少耶!”
是不是上天派来的坏脾气天使,来教助她这个惨遭情人遗弃又一早被扒手将钱包扒走的可怜人?
如果做检查的话,这些钱很快就用光了,倒不如留着应急。
对不起了,邪恶坏天使,我不是故意要带走你的钱,而是我真的需要钱……这么做完全是不得已的,我发誓一定会还你,一定!
她左右瞧瞧,确定无人注意时,便蹑手蹑脚地离开急诊室……
手上的钱虽然不少,但是住了一星期小旅馆再加上三餐的花费,如今只剩下几百块钱了!
宋巧立无助地看看窗外,今天或许又要流落街头了。
说要还钱给对方,但她连自己都救不了了,该怎么办?就算要回美国,连机票也买不起呀!
对了,她可以打工呀!
一想到这个办法,宋巧立便穿上外套离开旅馆,沿路找着工作。
“请问你们餐厅要找员工吗?”她看见一间餐厅门上贴着征人欧事。
“没错。”餐厅经理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呃……没有。”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你说话好像有个口音,不是台湾人?”对方皱起眉。
“我是……只是我一直住在国外。”宋巧立不懂隐瞒,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难怪了,那你会写中文吗?”他又问。
“中文?会……会一点。”她很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算了,你走吧!”看她这种反应,餐厅经理已不想多费唇舌。
她倒抽口气,咬着下唇望着他,“怎么了?是怀疑我说谎吗?我真的会写。”
宋巧一二看见他胸口口袋插着支笔,于是向他借了笔,然后从背包中找出笔记本,写下自己的名字,“这是我的名字。”
“什么?朱……巧口……”那人猛眨着眼,仍无法确定。
“不是,是宋巧立。”她直挥着手。
“算了,光看这三个字就知道你这个ABC连个中文都写不好,又要如何帮客人点菜呢?”餐厅经理摇头。
“不,我不能走。”如果就这么离开,她未来的日子肯定很凄惨。“求你让我试试看,求求你……”
“你……你这人是怎么搞的?”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往餐厅外面带,“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你太强人所难,我们没办法录用你,真对不起了。”
“就不能试试看吗?求你不要拉我,我不要走!”宋巧立哭了,哭得极为伤心,把这阵子的委屈都宣泄出来。
这时,几个男生走进餐厅,其中一位就是安风瑟。
他眼尖的看见了宋巧立,立即走向她。“你这个骗子,又在骗钱了吗?”看看她被抓着的狼狈模样,“哦~一被逮了?”
宋巧立虽然被误解很难过,但一见到安风瑟,就像遇到救星似的扑向他,紧拽住他的手臂,“求你……求你帮帮我,我要工作,我真的需要一份工作。”
安风瑟直瞪着她抓住自己的手臂,眉头不觉拧紧。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他要找这个小骗子算帐的,怎么倒变成是他欠了她似的?
“小姐,请你放开,那天你拿了我的钱就跑,连检查也不做,该不会是蓄意闯红灯让我撞的吧?”安风瑟没好气的开口。
“我……我不是故意的。”宋巧立当然知道是自己的错,但她也不是故意的,谁要她饿太久,饿到神智不清了。
“风瑟,发生什么事了,这位小姐是?”宋钰好奇地上前问道。
“我不认识她。”如果她不是女生,他早就一拳伺候了。
“我叫宋巧立,可是我只认识你。”
“你要送谁巧克力?算了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快放手好吗?”安风瑟并不是没有爱心,只是他实在受够了她。
那天他得替代父亲前往公司开会,开会途中他不顾公司高层诧异的眼神借机离开,就是为了去医院看看她的检查结果,哪知道护士居然告诉他她不见了,也没有做检查。
那时候,他终于明白被骗是什么滋味,尤其是被一个怪女生所骗,还真是呕到了极点!
“我从旧金山来到台湾,身上的钱包被扒了,对台湾的路又不熟,更怕会饿死在街头,所以……所以我才会拿了你的钱离开,但我一定会还你……只是不是现在。”她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他。
“你是不是要我报警?”
“安少爷,真对不起,我们马上赶她走。”安风瑟可是他们餐厅的常客,不能怠慢呀!餐厅经理一听他要报警,立刻帮忙拉开她。
宋巧立哭哭啼啼的,“不要……我不走……求求你们……”
“够了!”裴邑群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道:“几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拉拉扯扯的,象话吗?”
“裴邑群,你的意思呢?”安风瑟皱起一对漂亮的眉毛。
“既然你是她唯一认识的人,你就帮帮她吧!”裴邑群转向其它人,暗地对他们使眼色,寻求支持。
“没错、没错,她都说了钱被扒了、路又不熟,你不照顾她,她要怎么办?”葛西伟也附和道。
“她的钱是我扒的吗?真好笑。好吧——我认栽,我可以给她一笔钱让她买机票回美国去。”安风瑟受不了地瞪着宋巧立。
“不,我不能回去……”当初她可是说了大话,不幸福美满她就不会回去,如今这样的处境,她怎么有脸回去见爸妈?
昨晚她还打手机回去报平安,谎称自己已找到林宇凡,他正带着她在台湾旅游,这时候回去岂不穿帮?
“你们看看,她就是这样,比牛皮糖、快干胶还要黏人,只要一被沾上就再也拔不开了。”安风瑟指着她,一脸恼怒。
宋巧立垂下脸,喃喃念道:“我……我并不想黏着你,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我需要一份工作赚钱。”
“安风瑟,你一个人住在外面,不是正缺个佣人吗?就用她吧!”秦逸遂道。
“什么?我才——”
“用我,求你用我,我一定会好好做,一定会的。”她衷心恳求道。
安风瑟还打算说什么,就见于痕插了嘴,“就试用她三个月吧!如果不适合再辞退也不迟。”
“三个月!太久了。”他连连摇头。
见安风瑟已有软化的迹象,宋巧立赶紧说:“那就两个月,两个月好不好?”
他大叹口气,看看在场所有人,当然明白他们多半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想想自己过去不也一样这么对伙伴?今天算是得到报应了。
“看你们的模样,开心了吧!”安风瑟冷冷娣着这些损友。
“我们可没有任何反应,要不要用她随你,不要就赶她走呀!一个女孩沦落在外,万一被抓去卖了……”尤培易改用激将法。
这些话听在耳里,宋巧立的泪水流得更汹涌。
“就两个月。”瞪着她说完后,安风瑟便主动走向角落的老位子,开始点餐。
看着这八个男生坐定后,宋巧立只好站得远远地等着他们。事实上,她好饿,但如果可以给她一份工作,让她再饿个几顿也没关系,她可以忍耐。
安风瑟也不理会她,既然她要赖着他,那她就得禁得起任何考验。
“喂,你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在旁边看我们吃饭,你吃得下呀?”秦逸忍不住说。
“你不忍心是吗?那你请她吃呀!我完全没意见,还会为你拍拍手。”安风瑟眉一挑,神情中带有一丝报仇的快意。
秦逸回以一抹笑,他可也不是省油的灯,下一秒他便站了起来,对其他人说道:“走,我请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喝酒,这里就留给他们两个。”
其它人意会的笑了,随即点点头说:“当然没问题了,我们走吧!”
“喂,你们要去哪儿?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安风瑟站了起来。可是他们几个跑得比风还快,不一会儿工夫就全不见了。
“真是的!行,不吃是吧?那我一个人把东西全吃了,可以了吧?”安风瑟无奈地坐了下来,继续大快朵颐着。
而宋巧立虽然明白离开的那几个人之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比安风瑟善良亲切,但是她只认识他所以还是留下陪着他。
安风瑟睨着她,“你怎么不跟着走?”
“我……”她先是愣了下,接着才道:“我不认识他们,我只想跟着你。”
他无奈地拧起双眉,双手技腰望着她,“你知不知道我很不喜欢你,讨厌你这样纠缠我?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你这种女生!”
听他这么批评自己,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虽然心底难受,但她还是只能依靠他了。
咕咕噜……突地,宋巧立的肚子发出一阵饥呜,她随即红了脸,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饿了?”安风瑟眯起眸。
“还……还好。”她已经让他伤透脑筋,怎敢再麻烦他。就算再饿也不能说。
“好吧!那你继续站着。”对,这样才对,不要管她,将她当成隐形人就好。可不知为什么他却食不知味,目光老是飘向她,看她抱着肚子一副无力样,就觉得浑身发毛。
咕噜噜……老天,又来了!
这次安风瑟想要假装没听到都不行,只好无奈地抬头说道:“过来一起吃吧!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
“我……我真的可以过去吗?”她哑声问道。
“吃不吃随便你。”要她过来她还迟疑,那就继续饿肚子吧!
见他不再有任何动作,宋巧立只好走过去,怯怯地说道:“我的确饿了,能给我吃点吗?”
“不是早要你过来吃了,你却爱吃不吃的,难道还要我求你吃?”安风瑟睨了她一眼,以为她在使苦肉计,“别在我面前耍花招,我绝不吃这一套。”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拿起筷子,宋巧立不再多想的夹起桌上已冷掉的菜,努力吃了起来。
没错,她该吃点东西好养足体力,因为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想收留她,就算收留了,又能留她多久呢?如今她只能靠自己,所以她一定不能倒下呀!
“没想到你的胃口还挺大的,真不像个女孩子。”安风瑟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忍不住调侃道。
“因为人家饿坏了嘛!”她现在没本钱在意他嘲讽的话。安风瑟看看桌上已冷掉的菜,回头对服务生说:“再来两盘招牌菜,和一碗饭。”
“好,马上送来。”
宋巧立闻声,诧异地问道:“你还饿呀?看来你的胃口才大呢!”
被她这么一说,安风瑟整张脸都变了,心想这女生的智商到底是多少?居然不知道他叫这些菜是为了她?
也是,他干嘛这么好心,如果她尝到甜头赖着他永远不走了怎么办?虽然他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佣人打点住处,但这女生怎么看都不像是做女佣的料。
“是,算我说错话了。”才不过几个小时,她已懂得如何察言观色,眼看他的脸色愈来愈沉她明白自己肯定是说错话了。
不一会儿菜和饭送上,安风瑟请服务生端到她面前,“吃吧!”
“啊!”她怔怔望着他,“你……你是要给我吃的?”
“爱吃就吃,不吃就拉倒,别这么多废话。”他冷冷回道。
“是,我不说就是。”哇!热呼呼的菜和饭耶!她还是专心吃饭比较好,话说太多只会惹他不开心。
安风瑟瞧她吃得津津有味的,心想她到底多久没吃东西了,如果不是遇见他,她是不是会饿死在街头?
摇摇头,他再看看桌上的食物,恼着是否真要将她带回住处,顿时也吃不下了。
安风瑟一面开车,一面偷瞧着坐在旁边直打盹的宋巧立,眉头又一次紧紧皱。真没想到她坐在一个陌生人的车上竟然睡得着,难道不怕他将她载去卖了?
其实宋巧立也不是个神经大条的女生,之所以会对他这么放心,不就是因为信任他?
说也奇怪,他虽然火爆,脾气又坏,却莫名的带给她一种既安定又安全的感觉。
吱!车子停下后,他又看了眼沉睡的宋巧立,“喂,快醒醒,已经到了。”
宋巧立这才张开眸子,揉揉惺忪睡眼,“到了吗?”
“对,到了,你是要下车呢?还是睡在车上?”他横过身,一手搁在方向盘上瞅着她。
“我可以跟着你进屋吗?”如果他要赶她走,那她宁可继续睡在车上,反正她已决定做个牛皮糖。
“如果你打算离开,对我而言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他毫不讳言地说。
“不,我要跟你进去。”她立刻冲出车外,来到他住处的大楼门外等着他。
他摇摇头,随即用遥控器将大楼左侧的地下室铁门打开,而后开车进去。
宋巧立以为他要抛下自己,吓得赶紧跑过去,挥手大喊,“等等……等我一下,不要丢下我……”
她追得气喘吁吁,尤其在这冬天里,吸进鼻间的都是寒冽的(奇*书*网整*理*提*供)空气,让她更加吃不消了!好不容易,他终于停下车,宋巧立才发现这是他停车的位子。
安风瑟原以为她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倒是挺积极的,让他顿时皱起眉心,完全拿她没办法。
下车后,他连理都没理她便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宋巧立则亦步亦趋跟着他。
电梯门开启,两人走了进去,宋巧立悄悄看着他英挺的侧面线条,棱角分明、性格又帅气,同时她也发现他好高,身高166公分的她得高高抬起头才能将他仔细瞧个清楚。
“看够了没?”他看都没看她,竞知道她在干嘛!
宋巧立绯红双腮,无措地看着自己的鞋尖,“我……我从不会这么看男人。”
“那么我是第一个喽?真是受宠若惊呀!”电梯门一开,他率先走了出去,宋巧立抱紧背包紧跟在他身后。
随他进入屋里,宋巧立才发现他屋里的装潢并不属于气派或豪华,而是与他给她的感觉一样——性格刚毅。
安风瑟直接到酒柜拿了瓶红酒为自己何了杯,并打开音响让贝多芬第六号交响曲的旋律响遍室内。
宋巧立站在一旁,一句话也没说,小脑袋随着音乐而摆动,高亢处还不忘闭上眼享受着,因为这是她老爸最爱的一首曲子。
“你在干嘛?”他瞅着她,“去做事呀!”
“做事!做什么事?”她左右看看,傻气地问道。
“你不是来这里当女佣的吗?不做事要干嘛?要我养你?”这女人除了吃之外,似乎凡事少根筋。
不,应该说她过于精明,以傻愣的方式来蒙骗人,进而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我做,马上做。”在家里是娇娇女的宋巧立将背袋一放,却杵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怎么不动了?”
“我该做什么?还有,我的行李还在旅馆,明天可以载我去拿吗?”她微微垂首,扬起双目望着他。
“我说嘛!你已经玩起角色互换的游戏,现在当我是佣人是吗?”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却还往里头跳,这不是很可笑?
“不是,那我自己回去拿。”还好身上还剩一点钱,坐车应该不成问题吧!又抬头瞄了他一眼,见他正用质疑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让她想起自己好像什么事都还没做。
她不停回想家里的女佣都在做些什么……
“你到底会些什么?”看着她那副傻愣一筹莫展的模样,就明白她绝对是个家事白痴。
“我会扫地,扫把在后面是吧?”宋巧立赶紧走到后阳台取来扫把和畚斗开始在屋子内打扫起来。
没错,她是不太会做家事,但在学校也得与同学分工合作,扫地或拖地都难不倒她的。
看她扫地扫得灰尘满天飞,整间屋子部乌烟瘴气着,安风瑟半眯着眸说:“扫把是扫外面的,你就不会用吸尘器吗?”
“吸尘器!我当然会了,别这么瞧不起人。”她抬头挺胸地说道,仿似要加强她话中的可信度。
“那好,你去拿,在最后那间房。”
交代过后,安风瑟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离开前不忘交代,“晚餐做好,我会回来吃。”
“什么?做晚餐——”她瞪大眼,才要追上去,但他已经将门重重甩上,让她整个人顿在原地,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就做晚餐嘛!没什么好紧张的。”紧抿唇想了想,她继续工作。
先将扫把放回原位,又慢慢走到最后一问房间,打开一看,才发现这里是置物室,里头堆放了不少东西,吸尘器就摆在显眼的地方。
宋巧立将它拿到外头,插上插头后,却怎么按都不会动。
怎么办?如果一直动不了,他回来时家里还一团乱,她定会挨骂的。
宋巧立无助又紧张,于是想追出去问问。
直到大楼外,已不见他的踪影,只剩下冬天萧瑟的寒风一阵阵吹过,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第二章
宋巧立已经站在吸尘器面前发呆了二十分钟。
不管她怎么按,它就是一动也不动,还真是不给她面子。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她突然听见外头传来开门声,心想一定是附近邻居回来了!于是她想都不想就打开大门,果真看见住在对面的男人正站在门口。
“先生……她轻声喊道。
因为有些距离,对方又忙着搬东西,没听见她的喊声。
宋巧立清了清喉咙,拉高音量又喊了一次,“先生……能不能麻烦你一下?”
终于,对方听见了她的声音,连忙转身望着她,“小姐,你叫我吗?”
“对,请问……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你会用吸尘器吗?”她只要一不自在就会出现摸下巴的可爱动作。
“吸尘器?”对方纳闷地问了一遍。
宋巧立害羞地展开笑颜,“对,我家的吸尘器怎么都不听使唤,动不了了。”
“呃……能让我看看吗?”他客气地笑问。
“当然可以,请进。”宋巧立让开身让他进屋,“就是这台吸尘器,不知道怎么搞的,今天一直闹脾气。”
他蹲了下来,随即抬头问道:“这个吸尘器你用过吗?”
“我、我当然用过,我是这间屋子的管家,怎么可能没用过呢?”说“管家”应该比“女佣”好一点吧?而她也尽可能表现出一位称职管家应有的态度。
“你是管家吗?”他扯唇一笑,“我见过这屋子的主人,很年轻,不过有点高傲就是。”
“是呀!”那个人的确高傲,不过他有本钱高傲,毕竟他又帅又迷人,就不知道是不是帅哥都和帅哥来往,光看他那些朋友,几乎每一个都非常的赏心悦目。
他撇嘴笑笑,在吸尘器上按了下,随即便有了反应,“这里有个安全钮,得打开才能启动。”
宋巧立顿时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原来他早知道她对这屋子和机器都不熟,只是没正面拆穿她的谎言。
“可以用了,那我走了。”起身对她笑了笑,他便往外头走去。
“等等。”宋巧立走近他,“谢谢,请问要如何称呼?”
“我姓刘,刘权泰。”他点点头后便走了出去,宋巧立立刻送他到门外,眼看他就要进入自己家门,她立即喊了声,“刘先生!其实……其实我刚刚也不是全然说谎,我是这间屋子的管家,只不过是第一天上班。”
“我了解了,那你加油了。”他回头笑笑,随即推开门步进屋里。
有这样一个亲切热心的邻居,宋巧立不禁感到开心,她连忙回屋内将屋子的地面吸干净。
可是到了晚餐时间,她便开始头疼了。
打开冰箱,里头塞满了食材,她却不知道从何下手。瞪着冰箱里的食物半晌,她突然笑开嘴。
泡面!这个东西她熟悉,有一次去表弟家里,就见他正在泡面,她尝过一口,滋味儿好特别呢!
拆了一包,然后拿到热水瓶下倒满热水,现在就等着他回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过了八点却还不见他回来,而宋巧立也累了一天,瞌睡虫渐渐来袭,让她频频打呵欠……
当安风瑟回到住处时,看见的就是她躺在沙发上睡着的模样。
他先是叹了口气,跟着走向自己的房间,在经过餐桌时看见上头有一碗早已糊掉的泡面。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拿起来看了眼,双眉重重一拧,“呵——这丫头到底会做什么?没有一样是拿手的。”
走进房间,他先将数据往桌上重重摆上,然后便扑上床。这几天他都在熬夜赶报告,疲累感让原本只想闭目养神的他不知不觉沉睡了。
好一会儿,躺在沙发上的宋巧立突然被冷醒了!猛张开眼,看看四周,当看见放在门口的室内鞋不见时,才知道他回来了。
“咳……”一睡醒,喉咙便有些不舒服,该不会是生病了?
起身慢慢走向房间,可她却不确定他在哪一间,自己又该睡哪一间?“怎么办?我还没问他我该睡哪儿呢!”
她只好偷偷打开每间房间门察看,也看见了倒在床上睡着的安风瑟。
就着窗外微弱的光线,她发现他睡得很熟,好像非常累,这让她不忍喊醒他。
这么冷的天,他居然没盖被子!宋巧立偷偷走进去,轻轻拉起被子盖在他身上,“你怎么连照顾自己都不会,比我还糟呢!”
安静的走出房间,眼角余光瞧见餐桌上那碗动也没动过的泡面,他竟一口也没吃?是回来晚了,或是凉了不好吃了?
都怪她,不该这么早泡好等他,这面才会变成这副凄惨的模样,他该不会是生气了,所以才不喊醒她就进房睡?打开背袋?里头只有一件外套,她赶紧将外套穿上,回到沙发上坐着。
好冷……即便是在室内,但那股寒意仍是透了进来,她蜷起身子缩在沙发的角落,希望这一夜赶快过去。
慢慢地,夜深了,熟睡中的安风瑟突然醒来,大概是饿了吧!这也发现身上盖了件暖被,这是谁帮他盖的?
穿上外套,他迅速走出房间,看见宋巧立还躺在沙发上。
看她紧抱着自己缩在角落,身子还隐隐发抖,这样的天气她怎么不进房睡,窝在这儿到底在想什么?
“喂!”他走过去直接摇她的肩。
宋巧立张开眼,坐了起来,“你……咳咳……你怎么醒了?”
“你为什么要睡在这里?”见她在咳嗽,他的心不觉拎起。
“我不知道我的房间是哪一间,再说我的……咳咳……我的行李也没拿来。”
她有点委屈地说。
“跟我来。”他转身走到他斜对面的房间门口,“你的房间就是这间,衣柜里有被子,快进去睡吧!”
“好,谢谢。”她站了起来,头昏脑胀的朝他点点头。近距离一看,安风瑟发现她的脸色不太对劲,似乎过分红润,当她走进房里,又传来一阵咳嗽声。
摇摇头,他走到厨房拿出一碗泡面来泡,等待时又不时听见宋巧立的咳嗽声,“咳……咳……”
闭上眼,他想假装没听见,但是那断断续续的声音仍不断传进他耳中,让他根本无法忽略!
用力将筷子一搁,他大步走向她的房间,在门口敲了两下,“你睡了吗?是不是咳得很严重?”
“我没……没事。”宋巧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脑子发沉,全身酸疼,好像才刚爬过喜玛拉雅山似的。
听见她气若游丝的声音,他已顾不得男女之间的顾忌,立刻走进房间。
“真的没事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他主动执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的脸色。
“只是……只是头有点疼,对不起,我没有做好吃的晚餐,你一定饿了。”她想起身,可是脑子一眩又坐了下来。
“你别动,想想你除了会泡面还会做什么?”这一说,他想起了外头的泡面,“啊!完了,被你一搅和面又糊了。”
“什么?”她没听懂他的意思。
“没什么,你还是躺着吧!”往回走了几步,他不安心的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又捂着嘴猛咳着。
安风瑟索性抚上她的额头,却被那炽手的温度给震住,“不行,走吧!我带你去挂急诊。”
“不要,我真的没事。”她才不想去医院,从小她只要闻到医院里的味道就会吐。
“可是你这样不能不吃药。”他突然想到什么,到厨房找出一包退烧药,又倒了杯开水进她房间,“将这包药吃了。”
“不要。”她摇摇头。
“你什么都不要?好,那你走,要死也别死在我这里。”这房子可是他自己的小天地,不希望被她糟蹋了。
宋巧立被他的怒焰给吓到,慌忙地说道:“好,我吃就是,你不要动不动就叫我走。”拿过药丸,她紧闭着眼将药放嘴里和水咽下。他一定不知道,这可是她生平第一次这么听话吃药呢!
“好苦。”她的眉头紧皱了下。
“吃过药就睡吧!”瞧她乖乖将药吞下,安风瑟这才安心的离开房间,走回餐厅,看见第二碗糊掉的面,他不禁摇头一叹。
真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知她是个累赘,还将她带回来找罪受,而目前这种状况怎么看都是他在伺候她,她还好意思说要来当女佣?
明天得去上课,还得住校一个星期,那女孩单独留在这里会不会出事呀?安风瑟深叹口气,已有预感她带给他的麻烦肯定不只这些而已。
隔日一早醒来,宋巧立发现自己的感冒好了些,脑子不再昏沉晕眩,身体也不再发热。
看看手表,她吃了一惊,“天,已经八点了。”
以前家里的女佣可是早上六点多就起来打理,那她也该起来了。走到外头,她竟看见安风瑟正坐在餐桌前吃着面包鲜奶,而他也听见她出来的声音,连看也没看便说:“要不要也来吃点?”
“怎么会有面包和鲜奶?”记得昨天开冰箱时没看见呀!
“楼下超市买的。”他没好口气。
“呃!你该叫我起来,让我去买才是。”宋巧立很不好意思。
“算了,我早说了你只是个麻烦,从不敢奢望你真会做什么事。”幸好他从国中起就离家独自一人搬到这个奶奶留给他的屋子,虽然平日有佣人打点,但对于打理日常生活他倒是挺驾轻就熟。
否则,他不也跟着她一块儿饿死?
“对不起,我已经好多了,不会的地方也会尽量学习。”她好怕……好怕他又要赶她走,依她目前的情况又怎能回美国呢?爸妈如果知道她被骗了,以后她就更没有自由了。
“你还是回去吧!机票钱我替你出,还有,每个星期我只能回来一趟,其它时间得住校,你在这里让我很不放心。”发现她的小脸突转躁红,他赶紧补充,“别误会,我可不是不放心你,而是不放心这个家。”
“我可以帮你看家,每个星期等你回来。”她还是甜甜笑着。
“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回去?”真是怪了,难道她打定主意要纠缠他一辈子?
“我不能回去……这次来台湾是我极力争取,拿我的一切去赌的,如今失败了,我又怎能回去?”她面有难色道。
“你到底做了什么蠢事?”他愈来愈怀疑这女人有问题。
“我没,只是……只是……这事她怎好意思说呢?
“算了,我也不想听。”安风瑟站了起来,并提起放在地上的行李,“我要走了,你记得锁门就行。对了,门口的密码锁号码是……”
听他这么说,原本不安的宋巧立立刻扬眉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继续住下喽?谢谢……真的谢谢你。”
宋巧立直对他道谢,看着她无垢的笑颜,安风瑟只能无奈地望了她一眼后,便离开了。
来到学校的寝室,就见那几个损友脸上都带着邪恶的笑容盯着他瞧,那目光还真够碍眼的。
他连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直接走进他的房间将东西随意一搁就直接前往教室上课。
“等等,你愈是不提愈是可疑喔!”欧阳昊天淡淡扯开笑容。
“你想知道什么?我是不是被那位小女佣伺候得很好?”他转过身,对他们扯开嘲讽的笑颜“没错,非常好,她做了一手好菜,可把我喂得饱饱的。”
“真的?”宋钰皱拢双眉,难以置信地说。
“没错,不信吗?改天我请大家去我家用餐,不就可以证明了。”反正大话先说,到时候再想办法圆谎了。
“咦?看样子真不像是骗人的?”葛西伟对着其它人眨眨眼。
“那应该是件好事,恭喜你终于找到称职的女佣。”于痕抿唇笑笑后便站了起来,“我们也该去教室了吧!”
“OK,一块儿走。”八个人一同离开寝室,转往教室。
第一堂是商业经济学,每个人都很专心听课,课上到一半,忽然有人敲着教室门,“对不起,我有急事。”
教授将门打开,“什么急事?”
那人立刻走了进来,视线在里头流转了圈,终于找到了安风瑟,“安同学,外头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他拧起眉。心想他家人几乎不曾来学校找他,除了他们还会有谁?
“对,是一位叫宋巧立的小姐,她要你快点回去,说你家已经毁了。”那人急切地说道。
安风瑟闻言,连忙站了起来,“她在哪儿?”
“刚刚才离开。”
下一秒,他立即像旋风般卷了出去,到了校门外竟已不见她的人影,偏偏他连她的手机号码都不知道。
“那家伙到底又干了什么好事?究竟是怎么毁了我的房子?难道被她给烧了?”他脑海开始出现各种状况,却没一种状况是他能够忍受的。
他担心的连去车库开车的时间都没,连忙拦下一辆出租车便直奔住处。
就在他到家之后,发现从外观看来一切安好平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该不会里头已经惨不忍睹了?
正想打开门,坐公交车回来的宋巧立也随后赶到了,当她一看见他,立刻开心的朝他跑了过去,“你回来了,真好!”
“你到底把我的房子怎么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不小心把这个锁给毁了。”她指着眼前的密码锁,“你离开不久后我就去饭店拿行李,回来后突然就不能用了。”
“什么?”他拧起双眉,“门锁?就只是门锁?”
“没错,就是门锁,有什么不对吗?”他干嘛用这种眼神看她。
“那你为什么要说我的房子毁了?”他简直快要疯了。
“我没说房子毁了,我只是告诉那位先生锁毁了,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