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小姐真难缠-第2部分

了,不知道是不是被破坏了,如果被破坏就可能有外人跑进去,所以我担心连你家也毁了。”她拉拉杂杂的说了一串。
他双手技腰,气得不停调匀自己的呼吸…
“我说错了吗?”她指着屋里,“里面不会藏着坏人?”
安风瑟气得按着门锁码,门也听话的开了。
步进屋里,他指着她,“如果真有坏人,那就是你。”
“我!”她倒吸口气,“门……门锁怎么会开了,我刚才按半天就是没有动静呀!”
“你是不是按错号码?”
“呃……对,按错一次。”
“就一次?”他拧起眉。
“嗯……两、两次。”
“两次?”安风瑟没好气的又问了一遍。
“三次,因为我临时忘了号码。”她赶紧举起右手,“但我发誓第四次我就想到了,可是它……它就不昕话了。”
“我的老天爷,连123你也会忘?”她的脑袋装的是豆腐渣吗?
“不是啦!就因为太简单,我怕是我听错了,于是自作主张改成4321。”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或是1342、1423,反正就是不同的组合。”
“不气不气……否则我直一会高血压。”安风瑟不停深呼吸,接着看向她,“你仔细听好,这种锁如果按错三次就会自动关闭五分钟,这五分钟不管你怎么输入都没用,懂了吗?”
他用力爬过头发,直觉有股沸扬的火气直在他胸口翻腾,连脸上肌肉也失控的颤抖起来。
“原来是这样。”她点点头,“我记得了。”
“还有,以后没重要的事就不要去烦我,那里是学校,你以为是什么地方?”看她年纪不大,但至少念高中了……一想到这儿,他突然问道:“对了,你应该还在念书吧?不回去念书留在这里干嘛?”
“我……我今年才高中毕业,还没念大学。”不就是为了这事与父母抗争好久吗?
“你不念书想干嘛?”他深提口气。
“干嘛说话的口气跟我爸妈一样老气横秋的?我还是会念,但不是现在。”宋巧立垂下脸,“所以求你……暂时不要赶我走。”
她发誓要慢慢忘了林宇凡,也要学会独立生活,等她认为自己不再孩子气时才会回去。像今天她不就学会怎么坐公交车了吗?
看她那副噘着小嘴的抱怨样,安风瑟抚额大叹,竟有点没辙了,“算了,今天的事我不计较,但是以后做事用用大脑,不要老是给我耍白目。”
“什么是白目?”她不懂得台湾话。
“白……那是从台语直接翻过来的,就是指像你这样看不清楚状况耍白痴。”天,他怎么愈解释愈生气呢?平白无故跑来一个女人,住他吃他也就算了,还要他教她这个、教她那个,他是很聪明没错,却没那种闲工夫。
“那我懂了。”她直朝他点点头,“你不必伤脑筋,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除非很紧急,否则我不会再去学校找你。”
“嗯,我就再相信你一次。”安风瑟看看表,“真要命,等下我还有实验要做。”说着,他又看她一眼后便迅速离开。
宋巧立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想:我真的很白目吗?
“明明就是担心你家出了事,才会迫不及待去学校找你,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鼓着腮帮子,自言自语着。
将自己的行李搬进房间,她觉得喉咙还是痒痒的,“不知道他这里还有没有药,昨天吃了那包药后好像还满有效的。”
将衣物整理好后,她便拿着剩下的钱打算去楼下药局买些成药,刚刚在路上她记下药局的地点,走过去并不会太远的。
才走出大门,就见对面邻居也正好从屋里出来,宋巧(奇*书*网整*理*提*供)立赶紧对他点头笑笑,“刘先生,你好。”
“你好。”刘权泰没忘记这个可爱的小管家。
“要去上班吗?”现在都快中午了呢!
“不是,今天我休息。”他笑着挪挪肩上的背袋。
宋巧立指着那袋子,笑问:“你是摄影师?”
“咦?你知道这是摄影器材?”通常女孩子对这种东西较不熟悉。
“因为我爸很喜欢摄影,他本身就有许多这类器材和配备,我从小看到大呢!”说到这个,宋巧立也眉开眼笑着。
“那你应该也对摄影有研究哆?”
“有一点,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关系。”她偏着脑袋,可爱的笑笑。
“那么就找一天我们一起去摄影吧!”他提出邀约。
“好呀!这有什么问题。”他曾帮助她,对她而言就是好人,因此宋巧立很爽快的答应了。
“就这么说定喽!”他见她好像也要下楼,“你要出去?”
“只是到附近的药局一趟。”
“怎么?不舒服?”难怪看她的脸色不是很好。
“有点感冒,想去买点成药。”她耸耸肩。
“怎么可以乱吃成药?我送你去医院好了。”刘权泰对一般人爱吃成药的习惯感到非常无奈,因为那会伤身。
“不要,我怕去医院,每次闻到药水味就想吐。”宋巧立面有难色的直摇头,“谢谢,你要去摄影,就不要耽误了。”
“我不急,倒是你真不敢去医院吗?”他直望着她那副闻医院色变的表情。
“对,我不敢。”
“这样好了,你跟我进屋里,我家没药水味,但是一些常备药倒是有的。”他折回门口打开门锁。
“你……你是医生?”听他这么说,她马上会意。
“对。”他撇嘴笑笑,“今天我休假。”
“原来如此!那就麻烦你了。”见他将门打开,宋巧立悄悄往内嗅了嗅,真没药昧这才走进去。
而他不但帮她诊查,还亲自为她包了几包药更坚持不收她的钱。
如今想想,住在这里能遇上这么一位好邻居对她而言应该是种幸运吧!
第三章
当安风瑟赶回学校时,只差十分钟就要上实验课,而其它伙伴都聚在实验室外的走廊上闲聊。
见安风瑟回来,有人立即问道:“你住的地方到底蠢生什么事了?”
“没事。”一想起刚剐发生的事,安风瑟便揉起了眉心。
“没事?不是说你家快毁了吗?”裴邑群拧起眉,“这是哪出闹剧呀?”
如果不是你们这几个人,这出闹剧演得起来吗?
“没错,就是闹剧。”安风瑟摇摇头,“别说两个月了,光这两天就够我受的,你们谁要接收?”
“接收?”秦逸大笑,“这两个字用得有点怪,她是你的女朋友还是所有物,怎么说是接收呢?”
“反正你们谁缺女佣,我免费让贤,嗯?”光两天他就被她搞得晕头转向,就不知道两个月后毁掉的会不会是他?
“不用,你自己留着吧!”于痕摇摇头。
“是呀!像她这种只不过忘了门锁密码都可以说成毁了整个屋子的女人,只要还有点智商的人谁肯要呀?”本不想提的安风瑟还是忍不住将刚刚发生的事说出来。
“什么?原来是密码锁的问题?”宋钮大笑。
“好了,你们继续笑吧!”看得出来除了宋钰之外,其它几个家伙也憋笑憋得很痛苦。
说真的,大家虽然很想好好的大笑一番,但看见他那张臭脸,谁还敢笑呢?
不过葛西伟倒是问了个大家疑惑与担心的事,“你现在得住校,把她一个人摆在家里,放心吗?”
“不放心又能如何?”安风瑟深吐了口气,“算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已经千交代、万交代,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绝对别再来烦我,我相信她会做到才是。”看看表,他又道:“别再提了,实验课快开始了,进去吧!”平静的生活突然起了波澜,还真是烦透了。
眼看他就这么走进教室,其它人不禁相视一笑,也跟着进入实验教室。
两个小时的实验课程很快结束了,当他们走出实验室,就见中文系系花潘芷玫走了过来。
“嗨,安风瑟!”见到他,她立即扬声喊道。
“芷玫,什么事?”他回以一笑,他和她高中时同一社团,感情还不错。
“我没事,特地来看看你。”她靠在门边,也对其他人童茗出抹矫媚迷人的微笑。
“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聊。”宋钰与其它人心知肚明的朝她点点头,随即先行离开,不当电灯泡了。
“喂,一起走呀!”安风瑟扬声想喊住他们。
“我有话想对你说。”潘芷玫却不希望被打扰,“就不能单独和我聊聊吗?真无情。”
“无情?”他肆笑了声,“这跟无情有什么关系?”
“你!”虽然早知道他对感情一向淡漠,但是潘芷玫仍忍不住叹息,“真不知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傻?”
“什么意思?”他挑眉瞅着她。
她走近他,近距离瞅着他,“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这种话太多人对我说过了。芷玫,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可以将它当成是句玩笑话,以后就别再说了。”想他安风瑟除了学业外还有家里的事业要学习,对于女友和婚姻,他一点也不想花心思在上面,以后就让老爸老妈为他伤脑筋就行,他并不在乎所谓的商业联姻。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潘芷玫又进一步走向他,“难道你情愿自己的婚姻被父母操控?”
“这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他撇撇嘴,笑得既恣意又潇洒。
就是这样的他让她跟在他后头紧追了这么多年,却一点成果都没,而他也丝毫不为所动!
就不知道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为她动心。
“算了,我也不想说了。”潘芷玫突然想到什么又问:“星期天有空吗?”
“干嘛?”他双臂抱胸。
“我们去看场电影,要不就去逛逛街,怎么样?”她眯起眸,露出一丝绝媚笑颜。
“看电影?星期天……”他眉头倏然一拧,因为他想起了那个爱惹麻烦的女孩,“不行,没空。”
“怎么会没空呢?你又要做研究还是写报告?”她噘起小嘴。“真无趣。”
“没错,我的生活就是如此。”他看看时间,“对不起,我还得回寝室一趟,失陪了。”
“喂……”潘芷玫追过去,可他却头也不回的直往前走,还真气得她牙痒痒。
想她潘芷玫的家世背景虽比不上他,但她父亲好歹也是个中小企业家,配他还算可以,他干嘛老对她那么冷漠?她倒要看看,他是否真不会对女人动情?
在安风瑟住处待了两天,宋巧立决定买菜回家学做菜。虽然冰箱里还有之前的女佣留下的食材,但都不是她会料理的,她还是决定从简单的着手。
只是他离去时并没有留下一毛钱给她,她又该拿什么来买食材呢?不过没关系,昨晚省下买药的钱应该可以买些便宜的东西。
主意一定,她便前往不远处的超市,依照食谱上写的买了盒蛋、虾仁,准备做一份虾仁滑蛋和煎饼。
回程前往搭公交车途中,她突然听见附近传来猫咪的叫声。
她顿住脚步,而后循声找过去,就在巷口看见一只可爱的猫咪,而猫咪正张着双骨碌碌的大眼直盯着她瞧。
“喵……”宋巧立蹲下来对它招招手,学着它喊道。
看它的模样好像她十岁时所养的雪花,那白色蓬松的毛发是这么的可爱!只可惜当时才养了雪花两年,它就消失了。
猫儿看着她好一会儿,跟着竟像是受到惊吓般往旁边钻去,躲在暗处怯怯地发着抖。
“不怕,不要怕……快过来,我带你去吃饭饭。”宋巧立露出笑容,放低声音说。
猫儿像是昕得懂人话似的,缓缓走到她面前,而宋巧立也立即将它抱起来。
“你是来路我的吗?知道我孤单是吧?”住的地方这么大,房间又多,晚上就只有她一个人睡着,有谁不害怕呢?
但是,她愈害怕就愈是想他,想着他好与不好的地方,但无论怎么比较,她仍认定他是个好人。
“你有名字吗?这样吧!我就叫你雪花……和我过去的猫眯名字一样,好不好?”她高
高举起猫咪,就见它长长喵了声。
“啊!你同意了?”她咧嘴笑了,“真是太好了。”
猫儿又响应她一声,是这般有默契,仿佛本来就是她的猫咪似的。
宋巧立一边安抚它,一边带着她回到安风瑟的住处,“要把你放在哪儿才好呢?这间屋子的主人不知道欢不欢迎你耶!不过反正他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你只要乖乖的,应该就没问题了。”
想了想,宋巧立便将它安顿在置物间,暂时拿了一个空纸箱让它待在里头。
“乖乖待着,我去做中饭,再看看冰箱的鱼还能不能吃。”记得冰箱里有很多海鲜,只是她不撞料理,否则早就拿出来了。
摸摸它的脑袋后,她便走了出去,来到厨房,她一边看着从报纸上剪下的食谱,一边照着步骤跟着做。
“啊!”油爆起,喷在她纤柔的小手上,起了好几个红点。宋巧立忍着疼,眉头紧紧皱着,但她并没放弃。
好不容易虾仁滑蛋做好了,她紧张的尝了口,本来并不抱多大希望,但没想到滋味还真不赖呀!
“嗯……好好吃。”她开心地笑着,但扬笑的脸又突地一皱,“就不知道他哪时候才回来,我就可以做这道菜给他吃了。”
说真的,她好想他,害怕的时候想他、孤单的时候想他,即便他老是对她不假辞色,她仍希望有他陪在身边。
“对了,再做张煎饼,这个看来也不难。”
像是做出兴趣了,宋巧立又摊了张饼,做出来的结果同样很成功,色香味俱全。
她沾沾自喜的想.原来自己挺有烹饪细胞,只是过去从没发现而已。
做好这两道菜后,她便端了蒸熟的鱼到置物室。
蓦地,站在门口的她整个人震住了.难以相信地望着里头杂乱一片!
所有收好在纸箱的纸张都被雪花给拉了出来,有的还咬得稀巴烂,她不知道这些东西对安风瑟来说是不是很重要!
“怎么办?雪花,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完蛋了,说不定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数据!翻开那些碎纸,上头的内容很像报告之类的,让她的心提了起来。
不行,我得去一趟学校,告诉他这件事。
于是她将雪花带出置物室,锁在自己的房间,“你千万别再调皮了,我马上回来。”
走出房间,她想起厨房的滑蛋和煎饼,于是顺手打包起来,便心急如焚地离开屋子,再一次前往乔亚大学。
可以想见,当安风瑟瞧见宋巧立的那一瞬间,简直快要疯了!而她只能紧闭着眼,迎接一场风暴。
“你说吧!这次你又忘了什么?”他不停的吸气又吐气安抚好自己的情绪后才开口问道。
“我……我没有忘记什么。”她被他念得好无辜。
“那你为什么又来了?”现在他敢肯定她是个瘟神,他沾一身腥,带给他楣气的瘟神。
他凶恶的样子让她眼眶都红了,只能抽噎地说:“对不起,我知道不该来烦你,但……但置物室里的一堆纸都被雪花啃坏、抓破了,我怕那些部是重要的数据……”
“什么?雪花!谁又是雪花?”安风瑟半眯起眸问。“是……是我捡来的一只猫。”说时,宋巧立不忘偷觎他的表情,妄想着他能递给她一抹微笑。
“猫!你的意思是你在我住的地方养猫?!”天,他的黑檀木地板!
“请你不要生气,其实它很乖的,只是……只是将置物室的纸张弄破了,那个重要吗?”
“置物室!”他终于听懂了,也因为懂了,他的心又沉了几分,“那些全是我准备论文的资料,你……你还真是……给我离开……”
“什么?”宋巧立很歉疚地说:“我知道我错了,但请不要赶我走,要怎么挽救你都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会办到……”
“你!”看她在大门口的警卫室内哭哭啼啼的,安风瑟的心更烦了!“给我走,做什么事都没用,就是给我走。”
宋巧立难过的垂下双肩,脸皮再怎么厚,她也是个女孩呀!被一个男生用这种口气赶,未免太悲哀了。
“我……我知道了……”没办法,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问题是她连第一步该怎么走部不知道。
安风瑟没想到她这次竟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让他小小震住。接着,他便见她苦笑着递上手中的纸盒。
“这是我今天学做的菜,滑蛋和煎饼,特地带来给你尝尝。”见他不肯拿,宋巧立的手停留了一下。
安风瑟低头看着纸盒,同时也看见她手上一点点小水泡。“你的手?”
“没什么,只是做菜时不小心被油喷到了。”流下眼泪,等他终于接过手,她便对他一鞠躬。
很多话说不出口,她只能回头狂奔而去。
看着手中的纸盒,又看看她急急奔去的身影,安风瑟的眉头不禁高高拧起。老天,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心底会有股歉疚呢?
她走是应该的,他不应该怀有什么歉意……他一直不停用这些话来催眠自己,让自己可以安心。
再说,她已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有办法照顾自己,总不能老是依赖别人哪!
将纸盒放在警卫室的桌上,这时警卫伯伯走了进来,“我刚刚看见那女孩已经离开了?”
“对,她走了。”安风瑟深吸口气,打算将她给忘了。
“我看她哭得很伤心,你们吵架了?”警卫笑着拍拍他的肩,“哎呀!男女朋友吵吵架,去哄哄她就好了,别皱眉头了。”
“我哪有皱眉头?”安风瑟反射性的捂住自己的眉心。
“是是,没有,安家少爷怎会为个女人皱眉头呢?”这名警卫在乔亚大学干了十多年,对于500号寝室的几个贵公子也很熟悉。
“别再说了,这个给你吃。”安风瑟打开纸盒。
“哇好香呀!这是什么?滑蛋?煎饼?我最爱吃了。”警卫立刻拿了块煎饼放进嘴里“真香……午餐过了还没时问吃饭,吃这个正好,你也尝尝呀!”
是呀!午餐时间过了,他却跑到这里跟那个怪女孩闲扯到现在,不饿才怪。只是……她做的这东西能吃吗?
“你不吃吗?很好吃耶!”警卫一口接一口的。
“你也太夸张了吧!”他的额头又是一蹙。
“不信你吃一口不就得了。”他趁安风瑟不注意时,将煎饼塞进他嘴里,“怎么样?好吃吧?”
他先是瞪一眼警卫,跟着眸子却一亮,接着什么话也没说。
“怎么了?”警卫淡淡一笑,“不说话就表示好吃了,你这孩子嘴上就是不肯示弱,这种个性总有一天会吃亏的。来,再吃口滑蛋。”
“你自己吃吧!”安风瑟立刻离开警卫室朝大马路奔去。
就不知道这时候追去还来得及吗?她该不会搭上车就这么离开了?真要命,他不该对她说那些伤人的话的。
安风瑟不停往前直奔,跑了二十分钟后,他终于看见走在前面的宋巧立。
“喂……巧……巧克力?”天,一时之间怎么又忘了她的名字。
宋巧立定住身,回过头泪眼蒙陇地望着他,“…你怎么来了?”
“我有话告诉你。”他箝住她的手腕。
“我会把你住处打理干净再走的。”她咬咬下唇,扬起红肿的眼,“也还没谢谢你这几天收留我。”
听她这么说,他的身躯明显一僵,随即从皮夹里掏出一迭千元钞,“我好像还没给你家用,这些先拿去。”
“这……”宋巧立意外地看着这些钱,“这是?”
“这些拿去当家用,应该够一个星期的支出吧?这星期我会回去一趟,你就别再来学校找我了。”他的表情矜冷,不带情感地说。
可是这些话听在宋巧立耳中却好感动,“你的意思是不赶我走了?”
“你可以不走,但是那只猫得送走。”他强硬道。
“啊——”她直摇头,“不可以,它就跟我一样无家可归,如果你要赶它走,就干脆连我一块儿赶。”
“你还真是……知不知道留下你已是特例了?家里是木地板,会被猫爪子破坏,更何况我不喜欢动物的味道。”他振振有词地说着反对的理由,这并不是要她理解,而是要她接受。
“这样好了,我将它养在后阳台好吗?就算抱到屋里也不会让它下地,至于味道……猫不会有什么味道,我会很注意的。”她的双眸眨呀眨,还带着泪影,使她看来楚楚可怜。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他不答应就是没人性似的。
“你……”他瞪着她,而她却噘着红唇,一会儿轻咬、一会儿紧抿,这算是诱惑吗?
“好不好?求求你,我答应你不会再吵你,也不会再来烦你。”她大胆地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就让猫咪留下来。”
安风瑟重重闭上眼,又张开眸盯着她好一会儿,数秒后才说:“好吧!”说着,他便转身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宋巧立开心地张大眸子,双手圈着唇大声喊道:“谢谢你……还有,我不叫巧克力,我叫宋巧立。”
耳闻她雀跃又开心的声音,安风瑟的脚步却没停下,因为他完全乱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思绪和决定会因为她而改变?原本该有的坚持都消失了!
宋巧立带着微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又看看手上的钱,这下她可以先去买猫沙和猫饲料了。
平静了三天,本来日子就该这么平平顺顺地过下去,而安风瑟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该是他松口气的时候。
让巧克力……不,宋巧立养只猫,可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她就不会再来烦他了。
“三天没见到她,你一点都不想她吗?”尤培易来到安风瑟身边,看他正专心做着报告。
“你指谁?”他佯装不懂。
“当然是你的小管家呀!”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这样正好,我干嘛想她?”偏过脸,他狠狠的瞅了尤培易一眼。
“难道你不怕是她出事了?”尤培易却不想放过他。
“什么意思?”
“根据我们推测,之前她连着两天来找你,可现在突然无声无息,该不会是你要她以后别再来找你吧?”
闻言,安风瑟才缓缓抬起脸,“你怎么知道?”
“原来是真的!”尤培易摇摇头,“你还真这么做?”
“有什么不对吗?不这么告诉她,她动不动就来烦我,要是你你受得了吗?”
他没好气地摇摇头。
“也是,你都这么说了,那她就算真有事还敢来找你吗?”尤培易站了起来,“好吧!既然你这么想,我这外人又能有什么意见呢?不打扰你了。”
眼看他就要离开,安风瑟突然站起,“等等我的车送保养,你的车借我。”
“干嘛?”尤培易回过头,双手抱胸笑望着他。
“呃……口渴,想去买点喝的。”安风瑟的眼神往上瞟了瞟。
“哦!口渴是吗?福利社里就有卖饮料,用不着出学校吧?”尤培易似乎有意杠上安风瑟,逼着他说出实话:“我是想顺便办点事,你到底借不借?”安风瑟的脾气都上来了。
“行,借就是。”顺手将钥匙往安风瑟手里一扔,“如果遇到小管家,代我向她问声好。”
“什么?”安风瑟倒抽口气,虽然生气,但只能眼睁睁看着尤培易带着一抹看透他的微笑离开了。
不再多想,他立刻前往停车场开车,一路上,安风瑟不停想着尤培易的话,该不会真是因为他说了那些话,所以她就算有事也不敢来找他?
不知为什么,他竟愈想愈心慌,车也愈开愈快,破天荒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住处。
将车停在路边,安风瑟迅速登上电梯,可才出电梯就见宋巧立与一个男人蹲在家门口,不知道在敲打些什么。
“你们在做什么?”他眯起眸走了过去。
“我们在给雪花做玩具。”她站起身,笑咪咪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你好,我是住在对面的刘权泰。”刘权泰也站了起来,对着安风瑟微微一笑并点点头,“你的小管家很可爱。”
宋巧立不好意思的垂下小脸,“刘先生帮了我很多忙。”
安风瑟微仰起下巴,望着他俩你一句、我一语,眉来眼去的模样,忍不住轻哼了声,“呵!真有意思。”
“怎么了吗?”宋巧立看着他那怪异的表情,“对了,你该不会饿了?我去帮你做饭。”
“这样吧!既然是邻居,而我又虚长你们几岁,就让我请你们吃顿饭,彼此好好认识一下。”刘权泰有礼的提出邀请。
安风瑟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强迫自己也“彬彬有礼”的应对,于是他说了句连自己都觉得恶心的话,“快别这么说,过去是我太忙,忽略有你这么一位好邻居,我看下次好了,我晚点还得赶回学校。”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改天了。”
“那我们失陪了。”
安风瑟朝他点点头后,便用力将宋巧立给拉进屋里。
安风瑟这种失控的神情看在刘权泰眼中,也只是会心一笑。既然重视她,又何必将人家单独留在家里,这么多天不闻不问呢?
第四章
“我……我去做饭。”望着安风瑟陡变的脸孔,令宋巧立的心提了起来,看样子还是先避开一下的好。
“等等。”他将她拉到面前,“就非得做什么猫咪玩具吗?那种东西市面上到处都有得买,干嘛这么费事?”
“这……这是刘先生自愿的,他说市面上卖的宠物玩具都是塑料类,猫儿常咬不太好,所以我就让他做了。”她扁着小嘴说。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清楚吗?虽然你不是我的什么人,但是住在我这里,安全就该由我负责,假如遇上坏人那该怎么办?”
“他不是坏人。”宋巧立立即说道。
他半眯起眸,“你好像对他很了解?”
“他是名医生,绝不是坏人,既然他是你的邻居,你该多了解他才是,虽然我长年住在国外,但也知道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她微蹙双眉,真不明白他为何要发这么大的火?
“医生?!”安风瑟深吸口气,宋巧立跟着重重的点点头,“是呀!医生。”
“怎么了?”她不解地望着他,“是医生又哪儿不对了。”
“你很厉害,找个闲闲的医生陪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也不会有事了?那你当他的管家好了,干嘛还赖着我?”
“对、对不起……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凶?除了你我不会跟别人的。”若不是因为他,她早就流落街头了,所以就算他再凶,她也不在意。
“这是什么意思?”安风瑟一肚子气因为她这句话而消了不少。
“反正我只想跟着你,如果你真要赶我走,我也不会投靠他,请他帮忙也是逼不得已的。”她指着厨房,有点委屈地说:“昨天突然瓦斯漏气,我吓坏了,这才去敲他的门,请他来看看……还有,冰箱半夜里发出好大的声音,我怕它会爆炸,也只好去向他求救,还有……”
“怎么有那么多“还有”!既然出了事就该找我,这是我家,不是他家。”安风瑟双手技腰,灼灼目光直盯视着她微獗的粉亮红唇。
“你又不准我去学校找你……”
“天!”他用力爬了下头发,“好,你要来就来,但是别再去找他,知道吗?”他板着张脸,眼底射出深奥难懂的光芒,“最好连见面都不要。”
“为什么呢?”她眨着眼问道。
“为……”老天,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就是不高兴她去找那个男人!
看她老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盯着他瞧,好像他做了件多么无理的事,“不为什么,就怕你受骗,这样的理由行了吧?”
“我又没那么笨。”
“那你是不答应喽?”
“好啦好啦!尽量嘛!如果不期而遇,总得打声招呼,他过去帮我这么多。”宋巧立咬咬下唇,半带撒娇地说。
“你的理由倒是非常多。”
“那你是答应喽!”宋巧立甜甜一笑。“留下吃饭好不好?”
“好吧!就当是验收你的成绩好了。”他终于点头答应。
“那你先休息一下,我马上好。”听他愿意留下吃饭,宋巧立开心的奔进厨房,幸好她今天买了些菜回家练习,正好可以大展身手。
虽然才三天不见,但这三天她可是不眠不休的在钻研厨艺,应该又进步不少吧!而安风瑟则进入房间看看,打算换件衣服,没想到里头竟打扫得一尘不染。
才几天不见,她就让他另眼相看了。
换了件衣服,他来到外头,就见她在厨房忙进忙出的,虽然感觉她的动作并不熟稔,态度却是异常的认真,好像要将她这几天所学的全都展现出来似的。
基于好奇,安风瑟走近她,然而距离一拉近却发现她卷起袖子的两只手臂全都是点点烫伤!
瞬间,他的心重重一沉,下一刻便快步走进厨房抓起她的手,“这是怎么搞的?该不会都是被油喷的吧?”
安风瑟眼尖的看见上头还有一道深深的新的伤口……这个发现让他眉头高高的皱拢起来。
“呃……”她赶紧将手藏到身后,“那个……那个是……”
“到底是什么?”他扬起眼直盯着她逃避的眼。
“上午去超市买菜,一个小弟弟滑着推车朝我冲过来,结果我的手臂就被划伤了。”她摸着伤处,对他傻傻笑着,“不过没什么,超市经理立刻带我去他们办公室包扎。”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深吸口气。
“只是一件小事,干嘛去找你?”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脸都黑了,“你生气了吗?我就是怕你生气、怕你会赶我走,才不敢说的。”
“既然包扎了,干嘛拆掉?”这样伤口容易感染。
“刚刚不小心浸湿了,我左手不会……不会包……”她不懂他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她,又为何会关心她包扎了没?该不会?
该不会他有点喜欢她了,所以今天才会回来看她?
“跟我来。”安风瑟握住她的手,直往另一间房间走去,然后从柜子里找出医药用品为她包扎。
就在他包扎的同时,她抬起眼直瞅着他好看的脸孔,一颗心升起丝丝蠢动,好想问他她想知道的答案,可又不好意思开口,就怕不是的话,她会连脸都抬不起来。
“好了,以后我不在,就算自己不能包扎还是得去医院让护士处理,钱的事不用担心,我会另外给你。”为她包扎好后,他立即说道。
“好。”她点点头,当眸光与他四目交接的瞬间,她的小脸突然转为嫣红。
“呃……我锅里还蒸着鱼,应该已经好了,我这就去看看。”
她随即站起,为掩藏内心那份燥热,随即逃也似的离开了。
安风瑟眯眼望着她急急躁躁的模样,不经意显露出属于她的可爱,让他的嘴角扬起一丝笑纹。
用过餐后,宋巧立边收拾桌面边瞅着安风瑟,不知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吃完饭后,一句话也不说?
就不知道他究竟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菜合他胃口吗?
“这个星期六你会回来吗?”将碗洗好,宋巧立将削好的水果端出来时,顺口问了这句她一直想问的话。
“那天有读书会,不回来。”他翻着杂志,悠闲的开口。
“哦!”她点点头,“那我知道了。”
“星期天我会回来。”他状似随意地补上这一句,让宋巧立突地定住脚步。
她讶异的转身望着他,唇畔画开一抹欣喜的微笑,“真的,你后天会回来?那……那想吃什么呢?我可以!”
“不用了,你休息一天吧!”
“休息?!”她无措的看着他,“我不用休息,反正又没地方可去。”如今,她只怕他会找借口赶她离开,虽说他目前对她还算关心,但是她又不敢确定他是直一的喜欢她。
“那后天我请你出去吃顿饭吧!”
“啊?”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宋巧立顿觉受宠若惊。
“怎么?不愿意?”
“不……不是,当然好了。”她难以置信地捂住嘴,面露微笑,“你是说真的吗?不是在唬我?”
“不相信就算了,就当我没——”
“不,我相信,我真的好开心!”
“那就这么决定了,如果有变化我会打电话回来。”安风瑟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
“好,安……安风瑟,谢谢你。”见他就要走出大门,宋巧立忍不住补上这一句。
他回头,看见她无垢的天真笑容,嘴畔的微笑也因而拉大了。不可讳言,她拥有一种吸引力虽然有时候单纯得令人头疼,但说不上原因,她竟会勾摄他的心。
什么?他的心!
不对,他只是觉得她可爱,就像妹妹一样,这完全与男女私情无关。走出大楼,他仰首看看天上的白云,很慎重的再告诉自己一次,这跟男女私情无关。他安风瑟是从不对女人动情的。
而在屋里的宋巧立立即打了通电话回旧金山,接电话的正是她母亲,“喂……谁呀?”
一听见妈咪慵懒的声音,宋巧立才惊觉现在那边是晚上!
“妈,对不起,你睡了吧?我一定吵醒你了。”她居然忘了时差。
“没关系,能听见你的声音,妈等会儿一定睡得更熟。”宋母从床上坐起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妈想你,你爸更想你。”
“再过一阵子吧——”宋巧立发出喜悦的笑声,“我想学着独立,现在我过得很好。”
“听你的声音好像很开心?”知女莫若母,光靠声音她已能猜出女儿此刻的心情是雀跃的。
“妈,你听出来了?”她不好意思地说。
“当然了。”宋母笑问:“那个叫林宇凡的男生是不是对你不错?如果你过得好,妈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书还是要念完,你得早点回来完成大学学业。”
“我知道,我会回去的,就算要再升学,也得等到明年,趁还有半年的时间,我想待在这里。”她知道让父母担心真的很不孝,可是她现在并不想离开安风瑟。
本该告诉父母林宇凡早就离开她的事实,但又怕提了会让他们更加担心,只好暂时隐瞒了。
“好吧!不过可别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