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问谁。
  这一团迷雾的酆都城,实在让人头大啊!
  金人不断地攻击着天空,发出砰砰砰沉闷的响声。
  刘弈发现这些金人随着攻击,它们的身体也不断开始发红,似乎因为过热的原因。
  而当这些金人完全变成了红人的时候,阴差终于让这些鬼魂都停了下来。
  金人也重新沉寂,身上缓缓冒着白烟。
  “呼呼……真特么的累啊!好想抽根烟!”
  孙庆辰模仿着喘气的样子,“一会回去就能看到我女朋友了,我介绍她给你认识!”
  “好的。”
  刘弈心思不在这上,他一心思考那些金人的事情。
  事情越来越古怪了……不过那个花了两百万送自己来当奴隶的秃头老板,才是更加的黑心啊!
  等回去的时候,顺道把他收拾一顿!奶奶的,连自己的钱都敢黑!
  刘弈跟着人群,随着孙庆辰,往监狱的方向回去。
  而就在这时候,孙庆辰兴奋起来,对着远处打了个招呼。
  “欣欣,欣欣,我在这里呢!”
  刘弈抬起头来,发现对面人群中有个面貌清秀靓丽的女子鬼魂。
  那女子鬼魂看到孙庆辰,浑身一震,眼神中似乎有些躲避的样子。
  孙庆辰没有感觉到,但刘弈却皱起眉头来。
  这女人……貌似不太对劲啊。
  “大波,这就是我女朋友,名叫黄紫欣!欣欣,这是我在里面认识的小兄弟,叫刘大波!”
  孙庆辰热情地给双方做着介绍。
  “那个……你好……”
  黄紫欣有些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来,和刘弈握了一下。
  “嫂子好。”
  刘弈故意喊嫂子,果然,那黄紫欣似乎有些更尴尬了,眼神不断躲躲闪闪。
  “哈哈,看大波多机灵啊,知道叫嫂子了都!欣欣啊,怎么样,累不累,我们还能一起走一会,要不要我帮你捶捶背?”
  “那个……庆辰……”
  “怎么,害羞了?以前不都叫我老公的吗?当着大波的面不好意思吗?哈哈,我们家欣欣还懂得害羞啊!”
  孙庆辰真心有些迟钝啊,刘弈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他这外人都看出黄紫欣心里有事了,孙庆辰竟然都没发觉?
  黄紫欣一直都在躲闪这孙庆辰的目光,没有事才怪了!
  “欣欣,今天是不舒服吗?”
  孙庆辰是个直性子,从来不多想。
  他终于发现了黄紫欣的异样,却以为黄紫欣生病了,开口问道。
  刘弈心中十分无奈,都是鬼魂了,还怎么可能生病?
  “没,没有……”
  黄紫欣依然躲闪着孙庆辰的目光。
  孙庆辰刚要多问两句,这时候一旁的奴隶鬼魂们忽然纷纷让开。
  好像是见到了什么大人物似的,这些鬼魂都散到了两边去。
  连阴差也都让到一边,给这个来的家伙让路。
  刘弈转头一看,来的是个穿着黑西服的中年男子,也是个鬼魂,不过气息有些浓重。
  看来,这个人应该就是比奴隶,平民更高级别的存在吧?
  管事,或者知事?
  反正,权威很高的样子。
  似乎高等居民的生活和凡人差不了多少,这个西服男子手里竟然还捧着一竖鲜花,向着刘弈这边就走了过来。
  “看到郑大人还不下跪!你们这些下贱的奴才!”
  几个阴差拿着皮鞭,啪嚓啪嚓抽打起来。
  面前的一大片奴隶连忙都跪下来,孙庆辰也拉着刘弈跪下,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这个人应该是个管事……级别很大的,咱们乖乖跪下就好了……”
  “管事?弄得跟总统似的。”
  刘弈撇撇嘴,酆都城这种等级制度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感觉又回到了封建王朝似的!
  这种时代的倒退,刘弈是接受不了的!
  “嘘……小点声,让他们听到就死定了……”
  孙庆辰压着刘弈的脖子,生怕他们说话被听见,“唉,要是什么时候我也能当上管事就好了……到那时候,欣欣就可以跟我吃香的喝辣的了……”
  刘弈翻了个白眼,心说这哥们想的还真多!
  “不要出声了,看看是怎么回事……”
  孙庆辰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刘弈这个郁闷,貌似一直在说话的都是你吧!
  一大片奴隶都跪了下去,唯独黄紫欣还没跪下。
  她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欣欣,快跪下啊!不然就惨了!”
  孙庆辰看到黄紫欣还站在那,生怕她被责罚,冒着风险站起来,跑过去,想把黄紫欣拉过来。
  “放肆!”
  “大胆奴才!”
  一群阴差顿时暴怒起来,手里的皮鞭直接抽打在孙庆辰的身上。
  一个牛头怪更是跳到孙庆辰的身边,直接伸出拳头,砸在孙庆辰身上,把他压在了地面上,让孙庆辰一动不能动。
  “啊,你,你们干什么!”
  孙庆辰痛的惊呼起来,但还挂念黄紫欣,“欣欣……你快跪下啊,不然也要挨打了!”
  刘弈捏紧了拳头,准备出手。
  “这个就是你那个朋友吧?”
  而这时候,让孙庆辰和刘弈都有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那管事走了过来,把鲜花放到了黄紫欣手中,微微笑道,“倒是很关心你嘛……”
  “我……我和他只是一般朋友了……”
  黄紫欣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在孙庆辰瞪圆的眼睛里,靠到了那管事的身上。
  “欣欣!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庆辰眼珠子瞬间就红了,对着黄紫欣大喊一声。
  旁边一个阴差顿时给了孙庆辰一鞭子,“放肆,这是你能乱喊乱叫的地方吗?”
  “没关系,让他说几句吧,看在他是欣欣朋友的面子上。”
  管事摆摆手,让那阴差推到了一边。
  但牛头的手臂没有抬起来,依然压在他的身上。
  孙庆辰感觉整个人浑身发冷,看到那黑西服管事搂着自己的女朋友,眼睛快要裂开了。
  “放开她!她是我的女朋友!”
  “对,对不起……庆辰……”
  黄紫欣脸上有些愧疚,靠在那管事的怀中,然后说道,“我……我不想当一个奴隶……”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一起努力下去啊!”
  孙庆辰真的要疯掉了,歇斯底里地大喊,“我们不是要一起到老吗?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工作,早晚都会摆脱奴隶的身份的啊!”
  “可是……我等不了……要一百年……一百年,你懂么?我真的熬不下去的……”
  黄紫欣摇了摇头,“就到这里吧……以后还是朋友……无因,我今天决定了,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
  “哈哈,好!把我的魂值给她五万,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奴隶了!”
  管事哈哈笑了起来,“那跟我回去吧!我准备了丰盛的晚宴等着你呢!虽然是鬼魂,但是一样可以吃阴间的食物啊!说起来,这里和凡间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同。”
  “嗯……我们走吧……”
  “不要走!欣欣!”
  孙庆辰大喊道。
  “再见了,你自求多福。”
  就丢下这么一句话,她冷漠地转过身,和管事一起走了。
  孙庆辰整个人几乎崩溃。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就不会死。
  如果不是为了她,自己也不会想要努力打拼,摆脱奴隶的身份……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她……
  可是,她却在自己的面前,跟着另一个男人走了……
  呵呵……
  孙庆辰啊孙庆辰……原来你是一个傻瓜啊……
  “啊啊啊啊啊!”
  孙庆辰惨叫起来,只想死了算了。
  可惜他已经是一个鬼魂了,不可能再死一次。
  “把这个家伙弄昏过去,吵死了!”
  一个阴差叫了一声,牛头顿时又一拳狠狠砸在了那孙庆辰的身上。
  孙庆辰吃不住这股力量,立刻昏厥过去。
  “谁跟这家伙一个牢房的,把他抬回去!”
  阴差嚷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刘弈默默地走过去,把孙庆辰扛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跟着人群,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过去了三个多小时,孙庆辰才幽幽地醒了过来。
  “欣欣,欣欣!”
  他醒来之后,直接叫了两声,然后目光落在刘弈身上。
  “大,大波呀……我好像做了个噩梦,梦见我被我女朋友甩了,哈哈哈……真是个可怕的噩梦啊……”
  “醒醒吧。”
  刘弈拍拍他的肩膀,“那不是梦,是事实。”
  刘弈一句话,直接摧毁了孙庆辰的心。
  但刘弈又丢下一句话。
  “想报仇吗?”
第0817章 武神像
  “想报仇吗?”
  刘弈看着颓废靠着墙壁坐在那里的孙庆辰,问道。
  “报仇?”
  孙庆辰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刘弈。
  “是啊,你的女朋友被人抢了,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刘弈再一次问道。
  没想到,孙庆辰的回答却出乎他的意料。
  这哥们苦笑了一声,“报仇,为什么要报仇……欣欣她跟了那个男人,比跟着我强啊……她跟着我,要做一百年的奴隶……现在她已经不是奴隶了,我应该高兴才对啊……为什么要报仇呢?”
  刘弈听了孙庆辰的话,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傻,还是真的太爱那个女人了?
  “以前听广播节目,那个操蛋的主持人说,这个世界上的爱,分为大爱,和小爱。小爱就是那种自私的爱,想要和所爱的人相守一生。而大爱,是无私的爱,只希望自己爱的人快乐!”
  孙庆辰靠在那里,继续说道,“我当时还在想,这主持人的话真JB扯淡,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不想在一起的恋爱?不过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不是不想在一起,而是没有力量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不是快乐而是痛苦的话,不如放她去幸福好了……”
  “……”
  刘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家伙好了,都说出这话了,自己还能说啥!
  “所以……我放她离开了……”
  孙庆辰说完,低下头去,不再吭声,仿佛真的死去一般。
  刘弈只能叹了口气,孙庆辰不想报仇,那他也没办法帮他。
  现在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在这里耽搁了。
  刘弈趁着四周无人注意的时候,张开嘴巴,吐出一道金色的雾气来。
  这雾气立刻凝聚成一只小小的飞虫,然后顺着牢笼的缝隙,无声无息地飞了出去。
  自己的金雾变化无穷,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技能啊!
  按照刘弈之前的记忆,这只不起眼的小飞虫很快飞到了监狱的外面,然后趁着四周无人,落到地上,化身成一个阴差的模样。
  人类的身体更方便行动,这酆都城阴差很多,自己化身成这样,应该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
  刘弈想到这里,直接大摇大摆地走出角落,来到外面。
  周围几个巡逻的阴差看到他,果然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地往别处走去了。
  宾果!果然可以!
  这酆都城看似防卫森严,其实很好突破。
  只要懂得变化之术,便可以轻松入侵其中!
  刘弈往监狱的后面望了一眼,那一百零八尊巨大的金人高耸入云,清晰可见。
  他抬脚向着那些金人走了过去,这通往后面的路,只有一条,不过却很宽广。
  之前刘弈他们就是从这里通过,但那会人多,旁边还有阴差,刘弈没能仔细观察一下。
  此时发觉,这四周巡逻的阴差却是不少,牛头怪也到处都是,好像在保护着这些金人一样。
  这些金人到底有什么用?
  它们为何又要攻击天空中的结界?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巨大的迷烟,笼罩着刘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酆都城,真的是处处透露着古怪。
  刘弈走到这道路的尽头,却遇到了一个巡逻的阴差。
  “站住!”
  那阴差挡在刘弈的身前,呵斥道,“没有命令,不得进入!”
  平时这些金人是不能随便接近的吗?
  刘弈的好奇心顿时更强了。
  “是上面让我来的。”
  刘弈打算糊弄过去,但显然,对方不是这么好骗的。
  “口令?”
  “口令写在我手中……”
  刘弈眼睛一转,伸出自己攥成拳头的右手,递了过去。
  那阴差一听,顿时头也跟着凑了过来,试图看清刘弈手中的东西。
  而刘弈的手掌却突然扣在了那阴差的脑袋上面,同时大耀日掌·破魂发动!
  破魂乃是一切灵魂的克星!那阴差连惨叫都来不及,直接魂飞魄散!
  刘弈收回了自己的手,拍了拍,然后走到了这被围墙保护起来的金人场地当中。
  依然是那些巨大的磨盘,巨大的金人雕像。
  整个广场上面没有其他,都是这些。
  和防卫森严的外面不同,这里面一个阴差,一个牛头怪都没有,看来他们的等级是不允许进入这样的地方的。
  偌大的广场上面只有自己,加上这阴森森的风,倒是有些诡异。
  好嘛,这尼玛酆都城的特效做的也太好了吧!
  刘弈正打算上去盘查一下那些磨盘,而梦熙的声音却忽然飞入刘弈的耳中。
  “恩公……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你是说风声吗?”
  “不是……恩公……有人的声音……”
  梦熙强调道。
  “我擦……梦熙,这大半夜的,你可别吓唬我啊!”
  刘弈虽然不怕那东西,但乍然一听还是觉得有点发毛。
  “没有……恩公,真的有声音的……您真的听不到吗?”
  梦熙有点着急,或许是因为刘弈的质疑让她焦虑吧。
  “恩公若是不相信,梦熙就帮恩公一下!”
  说着,一只指甲大的小蜘蛛立刻从刘弈的头顶上跳了出去,飞到空中。
  遇风则长!
  眨眼的功夫,这蜘蛛就变得跟一辆小轿车大小!
  八只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烁着幽幽的绿光。
  它落到空中,身后喷出一道道蛛网来!
  一瞬间,这蛛网就连接在广场的四面八方,而那巨大的黑色蜘蛛就盘踞在蛛网正当中。
  刘弈这才想起来,梦熙也不是什么弱小的存在,而是一只可以吸食月华来增强自己力量的八荒毒母!
  “恩公,接好!”
  一道白色的闪电般飞了过来,刘弈并没有躲闪,因为他知道梦熙不会伤害自己。
  果然,那蛛网啪的一声,只是粘在了刘弈的耳朵上面。
  这四周的声音,顿时都顺着蛛网,传入到刘弈的耳中。
  除了阴森森的风声,果然有一些人的声音!
  而且,是呻吟和求救的声音!
  “呜呜呜……”
  “救命……”
  “救救我们……”
  是谁在求救?
  刘弈开启了黑白世界,却搜索不到任何生命的气息!
  灵魂的气息也找不到!真的见鬼了吗?
  擦,在酆都城见鬼应该太正常了吧!
  “恩公……这声音,好像是从最大的那尊金身上传过来的!”
  梦熙伸出一根爪子来,指着远处一尊看上去最大的金人。
  这些金人虽然都几百米高,但也不是都一样高,有的高一些,有的矮一些。
  “走,我们去看看。”
  刘弈伸出右手,那梦熙又变回拇指大的小蜘蛛,落到了刘弈的手心,然后顺着胳膊爬到了头发上。
  刘弈自己也是一纵身,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向着那最大的金人飞了过去。
  这金人做的真心高,他飞了半天才飞到金人头部的位置上。
  刘弈也不知道声音具体从哪里来,他绕着金人飞了一圈,最后漂浮在金人后背的位置上。
  刘弈瞪圆了眼睛,因为这金人后背上一枚枚密密麻麻的小点,跟小疙瘩似的,十分的显眼!
  凑近一瞧,这哪里是什么小疙瘩……分明是一个个从金人背上压凸过来的人脸!
  还有手掌,小腿什么的……就好像是好多人被困在了这里面,来不及逃走就被封在了此处。
  “救命……”
  “救救我……”
  飞到这边,在这毛骨悚然的后背面前,刘弈总算能够不借助梦熙就听到了这些呻吟声。
  “你们是谁?”
  刘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会在金人的体内?”
  “救命……”
  “救救我……”
  对方依然在机械性地发出求救的喊声,好像听不到刘弈的说话声。
  “我靠,他们听不到吗?”
  刘弈皱着眉头,貌似有什么法门阻挡了外面的声音传入到里面。
  “主人,怎么办?”
  “我先试试这金人的强度,看看能不能强行破开!”
  刘弈好奇心已经起来了,他飞到后背一处无人的位置,抬起拳头,拳头上面酝酿着巨大的法力!
  因为是金雾法身,所以刘弈没有擎天柱附体,也没有杨绵绵传给自己的蛮力,他只能酝酿法力来增强力量。
  很快,他的拳头上金光闪闪,如同黑夜里点亮的一盏金灯!
  四周的阴差,很快就被这光芒所吸引!
  “广场上出了什么事?”
  “快,快过去看看!”
  金人的重要性不用多提,这些阴差和牛头怪立刻飞快地向着广场赶去。
  而刘弈的拳头,已经狠狠地落在了金人的脊背处!
  “轰!”
  一道金光在金人的脊背上面炸开!
  整个金人发出嗡嗡的响声,震得那些阴差和牛头怪们捂着耳朵,惨叫连连。
  虽然没有耳膜,但这声音带着一股庞大的法力,震痛了他们的灵魂!
  “卧槽,竟然完好无损!”
  刘弈看着一点凹痕都没留下来的金人,大吃一惊。
  “何人敢动我武神像!”
  而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咆哮。
  刘弈抬头一望,只见天空之中浮现出一张模糊的面孔,长着巨口,连连咆哮。
  一股强大的法力压迫在刘弈的身上,让他心中一沉。
  这是什么人?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法力!
  “区区小虫子,以为能撼动我的武神像吗?死吧!”
  说话间,天空中忽然飞下无数黑色烟雾组成的手臂,争先恐后地向着刘弈抓了过来!
第0818章 这也能修炼
  这些手臂密密麻麻,遍布整个天空!
  就像是冤鬼的手臂,争先恐后向着刘弈就抓了过来。
  虽然只是法力之身,但刘弈也有完全离开的能力。
  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虽然这个幕后的家伙可能是酆都城的修仙者。但不知道为什么,刘弈冥冥之中就感觉有些不太妙,因此瞒下了自己的身份,依然以阴差的身份,和这个幕后的人交战。
  “御剑术!”
  他催动最简单的法门,来对抗对方那些冤鬼手臂。
  一把把金色的宝剑在刘弈的身后冒了出来,也是一大排,估计有上前把,随着刘弈掐着剑诀,呼啸着飞到空中。
  “啪啪啪!”
  激烈的撞击声,天空中的手臂不断被刘弈制造出来的剑雨给粉碎!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冒充我酆都城阴差!”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刘弈眼睛一转,假装胡乱说道,“你的秘密已经被我知道了!”
  “那你必须死!”
  那幕后黑手一听,顿时咆哮起来!
  天空中成千上万的黑手忽然开始改变形态,变成了一只只黑色的鬼魂,更加灵活地向着刘弈就围了过来。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天空中那面孔十分的狰狞,“乖乖受死吧!”
  “你丫傻叉吧,谁会乖乖受死啊!”
  刘弈忍不住鄙视道,“还有,这点手段就想留住我?想太多了,哥们!”
  刘弈说着,手上的剑诀一变!
  那身后的宝剑立刻都护在刘弈的左右,然后四面八方地射了出去!
  刷刷刷!
  一道道剑气纵横肆虐!黑色的鬼魂根本无法靠近刘弈分毫!
  “竟然如此棘手……”
  幕后黑手似乎有些震惊刘弈的力量,“好……那就让你见识我武神像的力量!”
  说话间,那些黑色的鬼魂忽然落到了地上,然后开始推动那些磨盘!
  一百零八尊金人立刻动了起来,纷纷张开手掌,向着刘弈抓来!
  这些武神像可是非常的结实,凭借现在的刘弈,无法撼动分毫!
  他制造的这些金剑,就算打在武神像身上,也跟挠痒痒一样。
  暂避锋芒!
  刘弈今晚的主要目的不是打架,而是投石问路而已!
  他立刻咆哮一声,整个人突然化作一道剧烈地金光,在半空中炸开!
  “什么?”
  幕后黑手没想到刘弈最后竟然自爆了,转眼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家伙真的死了吗?
  “出动所有阴差!所有牛头怪!不管那个家伙是死是活,全城通缉!”
  幕后黑手咆哮道,“发布通缉令,凡是抓住这个人的家伙,可以得到一百万魂值!”
  一百万魂值啊!
  一个站在广场角落里地牛头怪撇撇嘴,这一百万魂值足以让一个奴隶直接变成管事了!
  刘弈甚至都有假装让孙庆辰抓住自己的冲动了……不过这也就是想想,幕后黑手又不是傻叉,以孙庆辰的本领,怎么可能抓得住自己呢?
  他晃着脑袋,摇着牛尾巴,踏着沉重地步伐,走出了这广场。
  堂而皇之地从那幕后黑手的眼皮子地下溜走了,下一步就该是去找找那叫清一色的老鬼了!
  酆都城里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必须找个明白的人打听一下才行!
  刘弈出了监狱的范围之后,就不再用牛头怪这么显眼的形象,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化身成一个普通的鬼魂,行走在这宽广的酆都城街道上。
  果然,这酆都城现在凭空多出很多阴差来,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寻找着刘弈的身影。
  不过他们谁能想到,刘弈现在已经换了副形象,就在他们眼皮子地下晃来晃去的。
  “还真是方便那!”
  林彤的声音从刘弈的灵识虚境里飞了出来,“想想古代那些会易容术的采花大盗,估计也是像你一样的心情吧?”
  “汗!狐仙姐姐,完全两码事好吗?”
  刘弈直接一大朵冷汗淌下,“我是去行侠仗义的,又不是去祸害人家小姑娘的!为什么被你一说,就变得这么猥琐了啊?”
  “因为你有一颗猥琐的心。”
  林彤吐槽道,“走到哪里都有妹纸陪伴的,不是采花大盗是什么?前两天才把人家昆仑山的杨绵绵给采了,这次打算采谁啊?酆都城的女鬼应该很和你口味吧,有没有相中的,需要本姑娘给你说个媒不?”
  “狐仙姐姐,你够了!”
  刘弈擦了擦冷汗,“我对女鬼完全没兴趣好么!”
  “那不如你把梦熙采了吧,八荒毒母啊,采了之后你就可以直接吸取月华的力量了那!”
  “我还是把我们狐仙姐姐采了吧!”
  刘弈舔舔舌头,“没准能长出一条狐狸尾巴什么的!”
  “你妹!”
  林彤没想到自己反倒是引火烧身,立刻有些恼怒起来。但她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好啊,你找个安静的地方,本姑娘出来随便你采摘,你来吧!”
  “靠……”
  刘弈想骂娘了,林彤现在的状况根本不适合和自己啪啪啪。
  一旦啪啪啪,她就会被自己吸的干干净净了。
  这是坑爹啊……
  自己又不是尼玛吸尘器,干嘛要这么操蛋!
  “那个……狐仙姐姐,你还需要多久才能把灵体修炼的坚固啊……”
  林彤看刘弈流着口水问这话,顿时忍不住送去鄙视的目光。
  “哼,还早呢,等着吧!”
  “你这个简直就是虐待啊……”
  刘弈哭丧着脸,“咱不带这样的!”
  “哼,你身边女人那么多,有她们就足够安慰你的了!”
  林彤撇着嘴巴说道,“等本姑娘修炼到了,自然会反过来把你采补了的!”
  “那可有得等了……”
  “成天脑袋里别总想着这些事行么!健康一点,积极一点,把你的功力再提高一点!”
  林彤数落刘弈,“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色了!”
  “食色性也!”
  刘弈一本正经地说道,“更何况我和妹纸啪啪啪就能提高自己的实力!我的狐仙姐姐,别忘了你可是火灵体呀,而且是天狐血脉。我们阴阳交泰之后,那可就是对我如虎添翼了,不光是能够吸收完整灵体的力量,还能让大耀日掌更进一步!”
  “就你歪理多!”
  林彤翻了个白眼,“赶紧忙你的事去吧,我们的事回头再说,我会努力修炼的!”
  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是对刘弈的鼓励还是什么,丢下这句话,林彤就没动静了。
  想到媚态十足的林彤,刘弈就忍不住有些春心荡漾起来。
  唉,没想到自己还有怀春的这一天!
  不过狐仙姐姐说的对,当务之急还是处理好眼下的事情才行。
  “小璇,放一颗卫星出去,我要整个酆都城的地图!”
  要找到大发赌场,没头苍蝇的乱碰可不行,这地方真心太大了。
  丰都县的幅员面积是两千九百平方千米!这酆都城就是丰都县的翻版,由此可知这里有多大!
  让小璇用人造卫星来搜索这里的地图,是最快的方式!
  “主人,卫星发射失败!”
  没想到小璇却送来了噩耗,“主人,这里上空六百米的位置有一个无形的屏障,这屏障阻挡了卫星!六百米的位置,卫星无法进入外太空轨道,也就无法运行。”
  坑爹啊!
  刘弈一边想吐槽,一边抬头望着高空。
  果然,这里存在一个结界么?
  那酆都城的主人,为何要不断地用武神像来攻击结界呢?
  这一点,刘弈有些想不透。
  阴差不是可以进入到凡人界么?攻击结界是为了什么?
  看来,只能用其他的方法找到那大发赌场了。
  刘弈走进一个小胡同,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要是孙庆辰看到刘弈此时的样子,肯定要恨得牙痒痒!
  因为刘弈变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抢走了他女朋友的那个管事,郑无因。
  一身黑色的西服,梳着个大背头,刘弈感觉自己这身打扮在90年代一定非常吃香!
  酆都城的潮流趋势可能有点古怪!
  刘弈换上这一身行头,走路就可以横着来了。
  街上的游魂平民看到他,纷纷跪了下来。
  阴差飞到他的头顶,也要落下来,给刘弈行一个礼,然后再飞走。
  这种感觉别说,还挺爽的!
  等级制度就是这样,让上层的人过的舒服的要命,而代价就是不计其数的下层人民的痛苦。
  这样的等级制度无疑是反人类反社会的,刘弈虽然心中暗爽,但还是不赞同这种制度。
  爽两下就得了,就当是玩游戏体验一次了。
  说起来,这酆都城就像是一个模拟游戏一般,所有人好像都在这里展开了虚拟的新人生,不断做任务搜集魂值来提高自己的等级。
  不过刘弈自己就像是一个病毒一样,利用自己的能力篡改着游戏的数据。
  他走到一个跪在自己身前的游魂面前,那游魂战战兢兢,似乎以为刘弈要揍他似的。
  “大,大人……我,我哪里惹到您了吗……”
  “没有,我有个事情问你。”
  这游魂才算是松了口气,连忙毕恭毕敬地说道,“大人尽管问,小的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很好。”
  刘弈点点头,继续问道,“知道大发赌场在哪里吗?”
  “啊?”
  那游魂顿时一愣。
第0819章 大发赌场
  “大人……您,您要去赌博吗?”
  这游魂有些惊讶,要知道,一般上层的管事,知事都是很讨厌赌博的!
  因为赌博用的筹码只有一样,那就是魂值!
  在酆都城,没有钱,没有金币,唯一的流通货币就是魂值!
  魂值代表一切,金钱,权利,地位!
  赌博真心可怕,有的人一夜成为管事,有的人一夜成为奴隶!
  以前上层人也喜欢赌博,那种一夜暴富的感觉真心诱惑人!
  但自从有一个知事一次输光了家产,直接从知事变成奴隶的事情发生之后,上层人基本上就都不敢再碰这种东西了。
  只有那些一穷二白的平民,才会去抱着天上掉横财的心里,去博弈他们的魂值!
  所以当这个平民游魂得知面前这个管事要打听大发赌场,立刻忍不住惊讶地问道。
  “这是你该问的吗?”
  刘弈没白跟东海三公主混一场,多少把她那种上位者的语气学的惟妙惟肖。
  “对,对不起大人……小的知错,小的知错……”
  平民吓得直哆嗦,刘弈哼了一声。
  “还不赶快把地址告诉我!还要继续耽误本大人的时间吗?”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那大发赌场,就在,就在……”
  平民游魂战战兢兢地把大发赌场的地址告诉了刘弈,刘弈这才点头离去。
  看着刘弈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那游魂这才松了口气。
  在这些管事面前,真的提心吊胆啊……他们一个不开心,就能废除自己做平民的权利,又要重新回去当奴隶了……
  在酆都城,级别是绝对的存在!
  刘弈知道大发赌场的位置之后,立刻又找地方换回了之前平民游魂的样子。
  管事这种形象用一下可以,不能总用,毕竟太高调了。
  还是做一个游魂比较好,谁也不会注意到自己。
  天空中那些阴差的数量越来越多,刘弈感觉他们快要搞地毯式搜索了!
  刘弈加快了脚步,免得夜长梦多。
  这大发赌场外面是个不起眼的废旧仓库,不过刘弈站在外面,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叫喊声。
  “三点小!”
  “啊啊啊,又输了!”
  “哈哈哈,我摇了个豹子,赢了!”
  这些声音杂乱不堪,传入刘弈的耳中。
  那清一色应该也就在这里了吧,希望不要让自己白跑一趟。
  赌场似乎没人守门,刘弈直接推门而进。
  一股霉味顿时铺面而来,自己不是真正的鬼魂,还拥有嗅觉,差点被呛了出去!
  这里面乌烟瘴气,又有些杂乱不堪。
  屋子里摆放着几张桌子,桌子旁边围着好多游魂,叫嚷着赌博着自己的魂值。
  拥有魂值之后,随时可以呼唤出来。
  每个人的魂值叫出来之后,就会悬浮在自己右肩膀前面。
  刘弈今天工作了一天,魂值连1都没有。
  据说推磨盘那种工作,几天才能积累1魂值,十分的可怜。
  没有魂值,刘弈也就没办法赌博。
  不过他之前干掉那个阴差的时候,却从他的身上抽取了不少的魂值!
  数量,大概有十万多吧。
  阴差也是从平民晋升来的一种职业,当阴差的话每天都会有魂值发放,但不是每个平民都能够当阴差的,需要一定的考核,合格的人才有资格。
  因此,那个阴差身上有十万魂值,并不奇怪。
  刘弈打算用赌博来引出那清一色,因为之前杨绵绵偷偷交代过,清一色喜欢藏在人群中,只有真正的赌输大师,才能引他出来。
  看了看所有的赌局,刘弈决定选择最简单粗暴的猜大小。
  他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站在桌子边上。
  “你丫谁啊!”
  一个赌鬼似乎输了很多,被刘弈挤了一下,立刻不开心地嚷道。
  “本大爷赌博的兴致都被你扰了知道吗?你有钱吗,就敢随便来赌博?”
  刘弈懒得吭声,伸出手指一划。
  顿时,十多万的数值出现在他的身前,那个叫嚷的家伙立刻不吭声了。
  他自己可是输的快成奴隶,对于一个拥有这么多魂值的人,自然是有些畏惧的。
  财大气粗,人穷志短!
  刘弈一只手按在桌子上,然后直接压了一万魂值在小上。
  周围的人惊呼不止,这家伙怎么一上来就玩这么大!
  而负责摇骰子的伙计却忍不住小了,心说来了个冤大头!
  当了这么多年的伙计,他心中明镜似的,这种赌局十有八九都是骗!
  自己的骰壶里面有个小小的机关,只要拨弄一下,就能改变里面的点数。
  骰子也是灌了铅的,基本上自己先摇出大概的点数,一旦对方下了赌资,如果数量足够庞大的话,自己就会偷偷修改点数,赚取赌金!
  所以俗话说的好,十赌九输。
  就是因为十次赌博里面,有九次是做好的局。
  看来,今晚这家伙注定要输的倾家荡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