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我的狐仙老婆〗第266部分

等着刘弈继续给她打赏。
  “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要是输不起可以走人。”
  “你肯定是作弊了!”
  沈潇云一口咬定,“想坑我的钱,门都没有!”
  “我说了,输不起可以走人,不要在这里纠缠不休!”
  刘弈哼了一声,然后对着沈潇云身边的兔女郎勾了勾手指,“来,这一百万给你,你过来给本少捏腿。”
  自己今天就是要当个花花阔少了,反正阔少的模样他是见过的,扮演起来一点陌生感都没有!
  那个兔女郎为难地看了身旁的沈潇云一眼,沈潇云赶忙去拉她。
  但这个妹纸权衡了一下,还是乖乖到了刘弈身边,然后低下身老老实实地给他捶腿。
  “先生,舒服么?”
  一边捶腿,这个兔女郎一边假装不经意用胸蹭刘弈的腿,问道。
  “舒服,舒服,来来,都是你的。”
  刘弈塞了一百万,外又添了十万到这妹纸的丨乳丨沟里。
  这妞立刻蹭的更卖力了,刘弈感觉她就差把衣服直接撕开给自己贴上去揉了!
  身后的妹纸也不甘心地边捏边蹭,两个每次此起彼伏的,着实让旁边一些人羡慕了下。
  刘弈心中暗乐,尼玛,当阔少的滋味还真不错啊!
  前面的沈潇云气的都要炸开了,之前封面上那种斯文的笑容全没了,反而是一种狰狞!
第0915章 刘弈的小纠结
  “我说了,玩不起就别玩。”
  刘弈抱着胳膊,坐在那里,嘴里不疼不痒地说道,“你这种没有钱又想壮大头的人,本少可是见的多了!”
  “是你作弊!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钱也不是白来的!”
  沈潇云气的吼道。
  “我说过了,说话是要讲证据的。”
  刘弈摊开双手,“我人就在这,你说我作弊,说我出老千,拿出证据来。如果拿不出来,小心我告你一个诽谤罪!”
  “我一定会揪出你的原型来的!”
  沈潇云恶狠狠地说道。
  “好啊,想怎么揪,我配合你。”
  “我要和你再赌一把!”
  沈潇云摸着桌子上的牌,“我要专人验牌,然后我来洗牌!如果你还能抓出一副大四喜来,我就承认你不是作弊!”
  “哦?这个提议倒是很有意思啊。”
  刘弈点点头,“那就这么办吧。不过,你还有钱和我赌吗?”
  “一千万,我赌一千万!”
  沈潇云咬着牙,硬着头皮说道。
  看来他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回本。
  “可以,倒是个很有意思的赌法。”
  刘弈笑眯眯地看着旁边的岛国女人和印度男人,“二位也要一起玩玩么?”
  “NONONO!我没钱了!”
  印度男人直接扯着嗓子喊道。
  岛国女人也是摇了摇头,安静地坐在一边。
  她也是在麻将场上混了多年了,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华夏男子是真正的玩牌高手。
  但沈潇云显然不信这个邪,他找来赌场的公证人,让他换了一副新的麻将,然后验证完毕。
  “准备被我拆穿吧!”
  他冷笑几声,然后一个人洗牌,开始摆牌。
  刘弈抱着胳膊坐在那,任凭沈潇云做完了这一切。
  “来吧!”
  沈潇云得意洋洋地摆好了牌,然后对刘弈说道。
  虽然他不能记住所有的牌,但还是记住了几张风字牌。
  这些风字牌被他洗到了不同的牌堆里,无论那个华夏阔少掷出几点,都无法抓到所有的风刻!
  “到时候可别输的哭鼻子!”
  沈潇云看着刘弈,笑个不停。
  “哭鼻子的不一定是谁。”
  刘弈笑着说道,同时丢出了骰子。
  按照点数,他开始抓牌,抓的都是沈潇云面前的牌。
  沈潇云心中乐开了花,自己身前貌似只有两个风,一个东风一个北风。
  这一下,那小子输定了!
  自己也全神贯注地盯着他,若是他作弊,自己一定能够看见的!
  刘弈抓了一手牌,码在自己身前,也不看,就对着沈潇云笑。
  “翻过来啊!”
  这次轮到沈潇云冷笑了,“如果是大四喜,我就给你一千万,然后滚出这赌坊!”
  “好啊。”
  刘弈点点头,“如你所愿。”
  他一根手指在所有的牌上划了过去,然后伸手在桌子上一拍。
  “啪!”
  其他的麻将纹丝不动,而他身前的这一手牌却直接翻了个身,亮在众人的眼中。
  本来得意的沈潇云,瞬间瞪圆了眼睛。
  那亮在众人眼中的十三张牌中,十二张风刻齐刷刷地躺在那里。
  周围的人纷纷发出惊呼,看着刘弈的目光如同看着怪物一样。
  有这手法,那真是吃喝一辈子不愁啊!
  “怎么可能!”
  沈潇云直接就跳了起来,然后伸手翻开了其他的牌。
  之前他记得那些摆在那的东南西北风,此时全都不见了,都到了刘弈的面前。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之前看到的牌呢,都哪里去了!”
  他像是发疯了一样,在牌中找来找去。
  “愿赌服输。”
  刘弈伸出手,拿走了沈潇云最后这一千万的筹码。
  沈潇云真的要疯掉了!
  那三千万可是他这次到上海做生意用的钱!本来是想到赌场里玩笔大的,然后回票走人的。结果没想到,眨眼之间,这三千万就都到了别人的手中!
  三千万啊!就算是烧也不会没的这么快啊!
  “沈先生,请冷静……”
  赌场的工作人员连忙过来安抚沈潇云,而沈潇云却如同发疯一样。
  “都滚开,我冷静,我拿什么冷静!这人出老千,难道你们都看不到吗?”
  “沈先生,请冷静,我们已经调过录像了,这位先生不曾出过老千。”
  “怎么可能!我放的牌难道我不知道吗!”
  沈潇云一百个不甘心,一千个不服气,他说着,冲上来,一把揪住了刘弈的领子。
  “你说,你到底是怎么作弊的!”
  沈潇云在刘弈面前大声咆哮着。
  刘弈也不生气,任凭沈潇云放肆。
  果然,两个保安冲上前,把沈潇云一把按到,制服在地上。
  “诸位辛苦了。”
  刘弈拿出几个十万块的筹码,分别分发给这些工作人员,“实在是敬业,来来来,一点小意思,拿去花吧。”
  “谢谢这位先生!”
  “先生!您需要私人保镖吗?”
  刘弈出手阔绰,让在场的工作人员无不想抱他的大腿。
  再看之前潇洒的沈潇云,现在跟跟一个小丑一般。
  刘弈也不心疼这些钱,反正都是别人给的。
  “今天玩的很愉快,谢谢你的钱。”
  刘弈站起身来,把抽成交给赌场的工作人员之后,不理会那沈潇云的咆哮,转身就往赌场外面走去。
  两个兔女郎在他身后依依惜别,还各种想逃出刘弈电话来。
  刘弈当然不会把电话给这两个妞,他直接坐着电梯出了赌场。
  爽啊,实在是太爽了!
  没想到随便出来赚赚,就到手三千万。
  “我真是个负责的好师父啊。”
  刘弈忍不住自夸,“像我这么好的师父,还上哪里找去!”
  “你可拉倒吧。”
  林彤终于忍不住跳出来吐槽道,“还说自己不在乎人家赵雅莉,这为了赵雅莉,都做出这么过分的事了。”
  “额……我只是单纯的赢点钱而已啊……”
  刘弈连忙解释道。
  “你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你自己的心。”
  林彤用尾巴戳着刘弈的鼻子,“你以前可从来不会做这种事的,你这分明就是嫉妒心作祟。”
  “真的吗?”
  刘弈听到林彤这么说,也觉得自己这一次的确是不正常了。
  “还用我说么,你好好想想。”
  林彤一撇嘴,“要是真不想让赵雅莉约会,就直接去告诉她不得了,何必搞这些有的没的。”
  “那怎么行……我和赵雅莉只是师徒的关系,我又不是她男朋友,怎么可能阻挠她这些事情。”
  尤其一想到赵雅莉离开时候那落寞的神情,刘弈心中就有些犹豫起来。
  他若是直接插手,那两个人以后的感情,恐怕真的会纠缠不清。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现,刘弈还是选择了逃避。
  “那你可别后悔,本姑娘是懒得说你了。”
  林彤给了刘弈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化作一道红光,消失在他的体内。
  自己这么做真的是错的吗?
  刘弈也不知道,他也不想在思考这些事了。
  天已经快亮了,刘弈直接走到这大宅子旁边的一个无人的房间里,盘腿坐了下来。
  他用月梦心法把这房间的大门紧锁,然后就开始继续修炼自己的月梦心法。
  九阳神力和月梦心法如同一阴一阳,阴阳交泰,生生不息。
  不过月梦心法相比九阳神力还是弱了一些,而且只是个心法,并不构成力量,无法做到真正的阴阳循环。
  或许自己的便宜师父韩宇新说的对,如果吸收了九阴妖力之后的话,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就可以达到一个真正的大循环!
  自成宇宙!
  那才是真正的大境界!不过,要想得到九阴妖力,只有两条道路。
  要么和张芸芸啪啪啪,要么杀了她。
  但是哪一个……貌似都很难。
  前路障碍重重啊……刘弈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走下去。
  刘弈只能坐在这宅院当中,继续巩固他的月梦心法。
  月亮围绕着太阳,仿佛忠诚的守护者。
  而刚刚平静的上海海岸,忽然又涌动出一个巨大的漩涡来。
  一条白龙趁着夜幕从旋涡中呼啸而出,然后化作一个身披银甲的俊俏男子,落在了岸边。
  男子手中攥着一把银枪,海水湿答答地顺着他的铠甲流淌到地上。
  “刘弈,敢乱我四海,我一定要取下你的首级!”
  说着,一挥手中的银枪,身上的水珠顿时都甩飞了出去。
  他一身清爽地站了起来,然后吸了吸鼻子。
  “刘弈,你就算怎么藏,也藏不住你身上那股龙的气息!”
  说着,他的眼睛望着一个方向,“我已经找到你了,等我来取你的项上人头吧!”
  话音落下,他脚下踩着祥云,就想飞过去。
  而就在这时候,他忽然面色一变,然后倒退一步。
  一道红色的雷电突然从天而降,轰的一声,劈在了他的面前。
  地面安然无恙,但周围的花花草草全部枯萎了。
  “神族神罚?”
  银甲男子大吃一惊,面色大变,抬起头来,望着前方雷电后面出现的一个绝美女子。
  那女子身上披着黑红色相间的袍子,吃着床脚,踩在两团火云上,淡淡地望着自己。
  “你是何人?为何还会有神族的存在,他们不是早就灭绝了吗?”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艾伶。
  她站在那里,脸上一点感情都没有。
第0916章 追踪
  “你为何要阻拦我?”
  银甲男人有些惊慌不定,握着手里的长枪,增加了一点安全感,然后问道。
  “你是要去杀刘弈?”
  艾伶开门见山地问道。
  “没错!他是四海的敌人!我一定要杀了他!”
  “很可惜。”
  艾伶耸耸肩膀,“我不管他是四海还是五海的敌人,但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中。”
  说着,她打了个响指。
  一道赤红色的雷电立刻从天而降,直接劈在了那银甲男人的身上!
  “咔嚓!”
  银甲男子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劈成了一具干尸,依然披着那银甲,啪嚓一下跪倒在地上,接着被盔甲的重量坠得碎成了好几块。
  “他在那个方向么?”
  艾伶转过头,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都市,“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人!”
  说着,她身体化作一道红云,直接一纵身飞出去很远。
  正在盘腿打坐的刘弈,突然心头没来由地一跳,然后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
  林彤在刘弈的体内,第一时间感觉到他的异样,立刻探出头来问道。
  “好像……有同样的气息在接近我……”
  刘弈说着,缓缓站了起来,然后捏紧了拳头。
  “不知道是谁……但很熟悉……也很强……”
  “小心一点!”
  林彤也有些担忧地提醒道,和刘弈一体同心,她似乎也能感受到刘弈的那股压力。
  而就在这时候,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闷响!
  房顶直接塌陷下来,而刘弈的身影也一瞬间被红色的雷电给湮没了。
  艾伶站在空中,脚踏火云,望着下方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宅院,缓缓道。
  “如果这样就死掉的话,那你也没有让我感兴趣的价值。”
  而这时候,黑烟慢慢地被夜风吹开,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
  他半蹲在地上,身上裹着黑色的铠甲,盔甲上面还在不断地冒着黑烟。
  但盔甲里面的人安然无恙,他是低着头,道。
  “神族的神罚天雷,和我的审判天雷虽然都是赤红之雷,但两者属性却完全不同。审判天雷更加霸道,无坚不摧。而神罚天雷,却是断人生机。雪落,莫非你还活着?”
  他说到这,抬起头来,望着空中出现的这个女子。
  这一望不要紧,刘弈顿时浑身一震,接着两眼开始发红。
  “小妞……你,你还活着……”
  艾伶看到刘弈的面孔,听到他的声音,也是心中一痛。
  “心口……好难过……”
  她捂着自己的左胸,“你对我……用了什么法术!”
  “小妞!你是回来找我的吗?大爷好想你啊……”
  刘弈说着,就张开双臂,想要去拥抱艾伶。
  但艾伶忽然抬手一挥,一道神雷立刻从天而降,向着刘弈劈去。
  刘弈大吃一惊,下意识倒退了两步。
  “砰!”
  这雷电劈在他身前的地面上,地上本来生长的杂草,立刻都化作了枯草。
  “小妞,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认得我了吗?”
  刘弈看出来,艾伶这次是真的下了死手!
  不可能……小妞不可能会对自己下死手的……难道她不是艾伶?
  不对……她身上的香味都没有变!她就是艾伶!是自己的小妞!
  刘弈瞪着眼睛,看着空中的那个往日熟悉的女子。
  “小妞?谁是你的小妞!”
  艾伶却咬着银牙,捂着自己的心口,同样瞪着刘弈,“竟然能对我造成这么大的影响!难怪要我杀了你!留你不得!去死吧!”
  说着,艾伶又召唤了两道神雷,直接落了下来,接连劈在了刘弈的身上。
  艾伶是什么实力?
  在没被神罚之前,她是跨界者的实力!
  现在虽然复活之后损失了一些力量,但也和跨界者相差不多!
  她两道神雷下来,刘弈就算穿着帝王铠,也有些抗不住,直接被这雷电给轰趴在地上。
  刘弈毫无意外地,被轰得昏死了过去。
  “杀了你!”
  艾伶伸出手来,天空中顿时乌云密布,一道红色的神雷蠢蠢欲动。
  只要这道神雷落下,那个男人的身体就会立刻灰飞烟灭,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了。
  可是……他明明已经昏死过去了,也不该有法力在作用了……但自己的心口,怎么还是这么疼呢……
  而且,好像越来越疼了!
  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个人给自己种了什么蛊毒不成吗?
  但艾伶感觉不到体内有任何其他的力量作祟,但心口就是一个劲的疼,疼的厉害,疼的让她心慌。
  “该死,让我杀了你,就不会痛了!”
  艾伶发动那一道神雷,落向了刘弈。
  而就在神雷要落到刘弈身体上的那一刻,艾伶忽然浑身一颤,接着手下意识地一抖,这雷电直接落在旁边,轰在院子里的一棵古树上。
  本来生命力旺盛的苍翠古树,现在瞬间开始枯萎,凋零,最后变成了一地的灰尘。
  刘弈的身体依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艾伶张开嘴,喷出一口殷红色的鲜血,溅在了地上。
  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杀不了这个男人!
  他到底给自己施展了什么可恶的法咒啊!
  艾伶百思不得其解,但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答案。
  想要杀掉这个男人,但身体里就是不听自己的控制,总是无法下手。
  反而心里越来越疼!这让艾伶真的要疯掉了。
  看来今天是杀不掉他了,这个男人果然古怪。
  “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
  艾伶实在没办法,只好一甩手,“下次见面,一定要杀了你!”
  说完,她身体化作一道血光,瞬间消失在这个大宅院当中。
  “大笨蛋,大笨蛋,快醒醒,快醒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隐隐有人在叫着自己。
  刘弈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林彤化身的小狐狸,正趴在自己脸前,用尾巴轻轻扫着自己的脸颊。
  “我昏迷了多久?”
  刘弈晃晃脑袋,问道。
  “不久,才三个时辰。”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刘弈耳边响起。
  刘弈立刻弹了起来,警惕地望着身前的那个人。
  面前不是别人,正是那程文航。
  他依然是一身破烂的道袍,手里抱着个拂尘,盘腿坐在自己的对面。
  “怎么是你?”
  “为何就不能是贫道?”
  程文航摸着下巴上的胡子,一副神棍的模样。
  “贫道掐指一算,算到你命中有此一劫,于是就过来一看。”
  “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
  刘弈做了个送客的手势,程文航却是呵呵一笑。
  “小友何必这么着急呢,难道就不想知道,该如何化解那女子身上的失忆之术么?”
  “失忆?”
  刘弈听到这话,顿时吃了一惊,“你说小妞她……失忆了?”
  “天机不可泄露。”
  程文航却收起了剩下的话口。
  “靠你啊!”
  刘弈气的要死,“你都说了那么多了,这会就天机不可泄露了?”
  “有些当说,有些不当说。”
  程文航摇头尾巴晃地,不缓不慢地开口,“但你们两个若是想重拾前缘,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可以说吗?”
  刘弈的眼神迫切起来,他不知不觉就被这神棍牵着走了。
  “自然,这个倒是可以给你透露一点。”
  他说道,“很快,你的屠神殿,还有整个修仙界,都会遭到一场可怕的灭顶之灾!如果渡过去了,你们两个自然重修姻缘。如果渡不过的话……呵呵,大家一块玩完。”
  “灭顶之灾?”
  刘弈心中暗想,会是什么事?
  难道是秦皇宫?
  “那灭顶之灾,可是从天上而来?”
  刘弈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头顶。
  程文航又摇摇头,显然刘弈说的不是。
  “那是从哪来?”
  “不是从天上,也不是从地下。”
  程文航一扫拂尘,“究竟是打哪来,你以后自然会知道的。无量天尊,小友好自为之。”
  说完,他身体忽然化作一片片花瓣,然后飘然落下,人影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靠!这老道士,真不靠谱!”
  刘弈皱起眉头来,那程文航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反而让刘弈脑袋大了。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
  不过就在这时候,小璇提醒的声音也响起来。
  “主人,赵雅莉离开酒店了。”
  “哦?她去哪了?”
  刘弈的注意力立刻被分散,赶忙问道。
  “上了一辆出租车,要跟踪那辆车吗?”
  小璇问道。
  “跟踪!”
  刘弈很干脆地点点头,反正这事若是不管,心中也会悬着放不下,不如解决了得了。
  他让小璇跟踪了那辆出租车,然后直接御剑飞行,飞上了高空。
  过了六个小时,天已经大亮了。
  刘弈飞的比较高,免得暴露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他身体风驰电掣,很快就追上了那辆堵在高速公路上的出租车。
  嘿,第一次发现堵车是这么开心的事情。
  刘弈虽然身在高空,但眼神极佳的他,一眼就看到了车中的赵雅莉。
  哼,这丫头不是不喜欢相亲么,怎么还化妆打扮了?
  刘弈不得不承认,这白富美打扮了一番……就更加吸引人了。
  天生丽质,就这四个字形容毫不为过。
  刘弈不在犹豫,立刻化作一只蜻蜓,然后落在了那出租车的倒车镜上。
第0917章 跟我走
  高速堵了半个多小时才通畅,出租车很快开到了一家上海市比较高档次的西餐厅前。
  赵雅莉面无表情,从车子上走下来。
  今天的赵雅莉没有穿OL制服,反而穿了一身白色的旗袍,和上海的气息倒是有些吻合起来。
  刘弈不得不承认,赵雅莉的美腿很好看。
  她一双浑圆的大腿裹在旗袍下面,堪称绝配!
  她走到哪里都是焦点,男人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那眼珠子恨不得掉到她的身上。
  刘弈继续以蜻蜓的形象,追随在赵雅莉的身后,随她飞进了这餐厅里面。
  赵雅莉进入餐厅之后,立刻有个身穿礼服打着领结的侍者迎上来,恭恭敬敬地问道。
  “小姐,请问有定位么?”
  餐厅里人很多,基本没有空闲的位置。
  这个餐厅虽然价格比价昂贵,但是对于生活条件本身就比较优越的上海市民来说,来这里吃一顿并不是什么太艰难的事情。
  “那个……”
  赵雅莉已经望见了坐在床边,身上呢绒毛料开衫,带着阳光味道的沈潇云。
  本来已经打定了主意的她,眼睛很软一转。
  “这个……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左手边往前直走就是。”
  “谢谢!”
  赵雅莉立刻先去了洗手间,刘弈越想越不舒服,难道这丫头还要补个妆什么的?
  刘弈下意识地跟着飞到了女洗手间门口,但没有追着飞进去,他可不是想去偷窥的!
  而就在这时候,卫生间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啊!”
  刘弈大吃一惊,以为赵雅莉发生了危险,连忙飞了进去。
  进去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赵雅莉正对着镜子发脾气。
  “可恶!该死!你为什么就不能拦着我!你拦着我我就不来了知道吗!啊啊啊!”
  她一百个不爽,一千个不爽!
  刘弈那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就那么木讷啊!
  不对,他不是木讷,他好像就是在有意无意的逃避着自己!
  拜托,自己从小到大,追求者不知道多少啊!
  怎么到了他那,好像自己就成了可怕的女恶魔呢?
  唯恐逃之不及的样子!实在是让自己气的抓狂!
  “难道真的就和这个沈潇云相亲?”
  赵雅莉望着自己里面的自己,“赵雅莉同志,你肯定是不甘心的对吧?不行,不能就这样就范了……就算为了气刘弈那家伙,也不能这么委屈自己……诶诶,不知不觉就化妆了,讨厌……”
  赵雅莉看到镜子里面花的花枝招展的自己,就有些郁闷起来。
  她忽然灵机一动,伸出手,直接把自己盘成了发髻的头发给拆开来,然后揉的一团乱!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赵雅莉刚起床没有梳头呢!
  把头发弄乱之后,赵雅莉又把自己本来工整的旗袍给弄乱了,整个人显得有些邋遢起来。
  “不错不错……不过感觉还缺点什么……”
  赵雅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从挎包里拿出口红来,在嘴唇上一阵涂抹。
  然后又拿出其他的化妆品,在脸上“加工”了起来。
  很快,本来的白富美,眨眼间就成了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OK!完美!”
  赵雅莉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她点点头,对着镜子里的女人一个看来看去。
  而一个女孩子正好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看到赵雅莉,大吃一惊,眼神十分的古怪,故意躲得远了一点,好像赵雅莉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似的。
  赵雅莉才没有管那个女孩子的感觉,她把化妆品重新装好,然后得意地背着挎包走了出去。
  一个正在端盘子的服务生看到她,吓得腿一软,盘子差点脱手掉到地上。
  赵雅莉闪电般地伸出手,从半空中接住了这盘子,然后递还给服务员。
  “要小心哦!”
  她对这服务员挤了挤眼睛,服务员脸色苍白地点点头。
  “谢,谢谢……”
  看到服务员的反应,赵雅莉更满意了。
  刘弈就这么跟着她,目瞪口呆。
  尼玛,好凶残的女人……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赵雅莉已经完全舍弃了自己的形象,她把自己画的跟鬼一般,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就这么一屁股坐在了沈潇云的身前。
  “莉莉,来了啊。”
  沈潇云本来正在看着自己的手机,发觉有人坐下来之后,立刻收起手机来,嘴角挂上了能迷死好多女人的笑容,然后向着赵雅莉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沈潇云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妈呀……这,这是照片里的那个白富美赵雅莉?
  SC公司的女继承人?就是这个模样?
  卧槽……哪,哪里搞错了吧!
  “您,您是赵雅莉?”
  沈潇云扶住桌子,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啊,如假包换啊!”
  赵雅莉点点头,“实在不好意思啊,今路上堵车,来晚了……哎呀!这是龙虾吧!饿死老娘了,快给我来两口!”
  说着,直接伸出双手来,抓起那盘子里的龙虾,放在嘴边就是一顿猛啃。
  沈潇云眨了眨眼睛,一头的冷汗。
  他感觉……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了!
  不,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这次的相亲,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吗?
  “唔……很好吃,你也吃啊!”
  赵雅莉用手臂擦了一下油唧唧的嘴,然后把手里的一个龙虾腿递给对面已经看呆掉的沈潇云。
  “我,我不饿,谢谢……”
  沈潇云连连摆手,神色那叫一个尴尬。
  “你不吃啊,那我都吃了啊,不跟你客气了。”
  赵雅莉继续开始闷头大吃。
  同时她心中安安得意,道,哼,这下你该被老娘……哦不对,该被本小姐吓跑了吧!
  不过她没想到,沈潇云却忽然笑了起来,然后拿起一张餐巾纸,温柔地说道。
  “慢点吃,吃太快了会伤胃的。来,擦擦嘴吧。”
  “啪嗒!”
  赵雅莉手中正在啃的龙虾,顿时掉到了盘子里面。
  什么?
  这沈潇云难道是重口味不成?
  自己都整成这个样子了,他竟然还对自己感兴趣?
  莫非自己不小心正好投其所好了?我靠,要不要这么坑爹啊。
  赵雅莉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而刘弈却觉得不太对劲,他以蜻蜓的姿态落在赵雅莉靠着的沙发上,眼睛望着对面的沈潇云。
  一幅幅画面立刻映入到了刘弈的脑海中。
  沈潇云和赵雅莉两个人甜甜蜜蜜地生活在一起,然后赵雅莉用自己的钱替沈潇云做完了这笔生意。
  这貌似不是沈潇云的记忆,而是他的憧憬吧!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才想和赵雅莉在一起的,他倒是想的美啊。
  刘弈哼了一声,准备揭穿这个家伙的真面目。
  而就在这时候,服务员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过来。
  刘弈虽然是蜻蜓之身,但法术还是可以用的。
  服务员刚走了过来,那沈潇云忽然自己伸出两只手来,拿起两杯红酒,然后直接劈头盖脸地倒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赵雅莉眨眨眼睛,不知道这沈潇云忽然发的什么疯。
  服务员也吓了一跳,他心说当了这么多年的服务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饥渴”的顾客啊!
  “啊!”
  沈潇云自己也是惨叫一声,他的羊毛衫已经完全湿透了。
  本来的阳光帅哥,现在就如同落汤鸡一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你没事吧?”
  赵雅莉出于关心问了一句。
  沈潇云脸上一阵愤怒的恼红色,这下在赵雅莉面前丢的丑可不轻啊!
  “没事吧?”
  赵雅莉又问了一句。
  “没,没事……”
  沈潇云只能强撑着笑容,硬着头皮说道,“手不小心滑了下,呵呵……”
  赵雅莉暗中翻了个白眼,手滑了一下,这能滑到脑袋上面去?
  难道沈潇云有精神病?
  “那个……看来这顿饭是吃不成了……”
  沈潇云被红酒浇了一次,现在十分的不舒服。
  “我和你去换一套衣服吧。”
  赵雅莉现在完全是出于好心,怎么说这位也是自己爸爸好朋友的儿子,他变成了落汤鸡,自己也不能放着不管。
  “那就辛苦你了!”
  沈潇云眼睛一亮,陪着自己换衣服?好,那接下来就好发展了!
  赵雅莉站起身,拿起自己的挎包,就准备往外走了。
  沈潇云心中激动,机会来了!剩下的就看本少的吧!
  我沈潇云长的这么帅,家庭条件又好,还拿不下你一个赵雅莉么!
  他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只见旁边忽然走过来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面貌清秀,五官端正。
  他一声不吭,直接一把拉起赵雅莉的手,就往外走。
  “诶诶?”
  赵雅莉突然被人拉住,吃了一惊。
  但她转头一看,是刘弈,顿时眼中又惊又喜。
  “是,是你!”
  赵雅莉下意识地紧紧握住了刘弈的手,好像生怕他突然放开似的。
  “跟我走。”
  刘弈拉着赵雅莉,也不解释什么,就往外走去。
  “好!”
  赵雅莉也不拒绝,脸上笑开了花。
  她就这么乖乖地跟在刘弈身后,往餐厅外面走去。
  “莉莉,你别走啊!你是谁啊,凭什么带走莉莉啊你!”
  沈潇云一看,竟然有人要带走自己的财主,顿时就怒了!
  吗的,在上海太不顺了,正一肚子气呢,这下有人让自己发泄了!
第0918章 小菜一碟
  沈潇云一把拉住了刘弈的胳膊,恶狠狠地说道。
  “放开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
  刘弈的眉毛挑了一下,“她是你未婚妻?”
  “我是你未婚妻?”
  赵雅莉自己也吃了一惊,“沈潇云,你在瞎说什么!”
  “我可没有瞎说!”
  沈潇云脱掉了自己的羊毛衫,然后松了下自己的领子,用服务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头发,随后说道。
  “这是我们父亲一起定下来的亲事,就算是你,也不能违抗。”
  “谁说我不能违抗?他们订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赵雅莉哼了一声。
  “莉莉,你也不是第一天生在这种家庭里了。”
  沈潇云直接开门见山,“就算你现在跟着这个男人走了,早晚你还要乖乖回到我的面前!莉莉,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
  刘弈皱起眉头,他刚要说什么,赵雅莉却拦住了他,反而先开口问着沈潇云。
  “沈潇云,那你是什么意思?”
  “莉莉,我可以放任你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即使我们以后结婚了,我们也可以各过各的。”
  沈潇云笑了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对所有的一切视而不见!”
  反正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女人,正好趁这个机会,一举两得,自己还真是聪明啊。
  沈潇云开始暗暗佩服起自己的智商了。
  “什么条件?”
  赵雅莉似乎有些感兴趣了。
  “借给我三千万,让我谈了这次的生意。这三千万我也不要你的,以后我会慢慢还给你。”
  三千万对这些豪族的子女来说,真心不算什么太夸张的数目。
  跟赵雅莉张口,也是为了应急。
  如果是三千万的话,那倒是没什么问题。
  和沈潇云假结婚,看起来也不错呢。
  “我去卸妆,顺便考虑下,你们先在这等我一下吧!”
  赵雅莉可不想让刘弈一直看自己跟女鬼的模样,她摆摆手,就拎着包去卫生间了,一路又吓坏了不少顾客。
  刘弈和沈潇云重新坐了下来,那香港小帅哥现在就没什么形象了。
  他说的赵雅莉心动之后,心中也就宽慰了很多,竟然还主动拿起一瓶皇家礼炮,给刘弈倒了一杯酒。
  “这位朋友,初次见面,在哪里工作啊?”
  嘿,这沈潇云倒是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