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我的狐仙老婆-第87部分

  说完,他一掌狠狠地拍在了地面上。
  “破军!”
  大地颤抖了一下,一道道冰霜扩散了出去。
  周围的那些火狐,瞬间都被冻结成了冰雕,栩栩如生。
  “这是……大耀日掌!”
  邱水芸大吃一惊,狠狠瞪了自己的徒弟一眼。
  “你竟然把这等绝学都交给了他?”
  “师父……”
  林彤撅着嘴巴,不敢说什么。
  “唉,孽徒!孽徒啊!”
  邱水芸气的直跺脚。
  而就在这时,身前传来刘弈的爆喝。
  “邱水芸,看招!”
  说着,一个黑影已经到了邱水芸面前,刘弈挥舞着手中的蝎尾枪,一枪向着邱水芸的脖颈刺来。
  “啪!”
  邱水芸也不含糊,双手掐着法决,背后顿时飞出一只巨大的火狐来。
  这火狐身高接近七八米,十分的巨大,一只狐爪呼呼生风,向着刘弈一爪拍来。
  “嗖!”
  而这狐爪竟然直接从刘弈的身上透了过去,刘弈的身体也渐渐化作虚影消失。
  “什么?”
  邱水芸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
  而没等她想明白,刘弈的身形再次出现,手中长枪大力扫来。
  邱水芸赶忙控制巨型火狐,喷出一道火浪,烧向了刘弈。
  而刘弈的身体被火浪一灼烧,再次化作虚影消失掉。
  邱水芸快疯掉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弈的身影不断的出现,想要攻击邱水芸。
  而每次邱水芸控制巨型火狐反击,都会落在空处,根本打不中刘弈的身体。
  “邱水芸,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啊。”
  刘弈一直站在原地,仿佛从来未动过一样,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是……幻术!”
  邱水芸大惊,“你为何会幻术!孽徒,难道也是你教给这小子的吗?不可能,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把这小子的幻术教的如此犀利!”
  “嗯……真不是徒儿教的……”
  林彤心中知道,这幻术肯定是那幻蝶所造。
  这一点她清楚的很,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提醒自己的师父。
  “跟我玩幻术!你还太嫩了!”
  邱水芸十分的恼怒,只觉得自己活了一把年纪,却被一个刚出茅庐的小子给戏弄了,十分的不舒服!
  而没等她反应过来,刘弈的身影再次出现,手中长枪一挥。
  “哼!”
  邱水芸根本不去理会那虚影,但刘弈手中的长枪,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邱水芸的小腹上面。
  “噗!”
  邱水芸直接吐出一口苦水,然后身体被一枪扫飞,直接化作炮弹一样,撞在远处的一处山头上面,炸起大片的烟尘。
  “啊!师父!”
  林彤顿时吃了一惊,赶忙飞了过去,去探查自己师父的情况。
  “臭小子,你找死!”
  而邱水芸从那山头上爬了起来,身上到处都是土灰,狼狈不堪。
  原本梳的漂漂亮亮的头发也凌乱了,之前的美态截然不见。
  现在的邱水芸,只剩下了愤怒。
  “吼!”
  她背后的火狐,更是咆哮了一声,身体爆出一层耀眼的红光,把周围的树木都给燃烧了起来。
  “糟糕……师父发怒了……”
  林彤两头担忧,“大呆瓜……你,你还是快跑吧!我师父之所以是媚狐一族的族长,是有原因的……她发怒之后,很强!”
  “狐仙姐姐,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时候你认识的那个傻小子了。”
  刘弈对着林彤笑道,“我刘弈的字典当中,早就没了逃这个字。何况,为了狐仙姐姐,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去得。”
  “你……你这大呆瓜!”
  “我愿意为狐仙姐姐当这个大呆瓜!”
  刘弈说着,不退反进,一横手里的长枪,脚下踩着飞剑,向着那邱水芸快速接近。
  而那巨大的火狐背后,升起两条红色的狐尾。
  两条狐尾搭在火狐的嘴边,凝聚着力量。
  很快,一枚巨大的红色火球,飞速地凝聚了出来。
  刘弈已经能感觉到那火球的力量了,很强,足以把这一片轰成渣滓。
  但,为了狐仙姐姐,我绝对不会后退的!
  “要战就战吧!”
  刘弈怒吼一声,一双眼睛变成了金色。
第0302章 入梦
  这金色的眸子一亮,目光落在那邱水芸的身上,顿时让邱水芸浑身一震!
  “黄金之瞳!”
  邱水芸的脸色苍白一片,“为什么……你竟然会拥有天狐的血脉!”
  “你问我,我去问谁!”
  刘弈身形快速向着邱水芸接近着,“无论是什么血脉,都是我用来保护狐仙姐姐的!想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做梦!”
  “林彤是我的徒儿,她的未来,由我来决定,而不是你这等臭男人!”
  邱水芸也狠了心,心中暗道,徒儿,不要怪为师。为了媚狐一族上上下下几千号人口……为师只能牺牲你和你这个心上人了。
  “灵狐爆!”
  狐口中顿时喷出一枚耀眼的红色火球,如同小太阳一样,直接冲击向刘弈。
  “开!”
  刘弈身形已经到了火球面前,根本无从躲避,他也没想过躲闪。
  他一会手中的长枪,枪身劈在了那火球上面。
  顿时,他感觉身体一沉,直接被砸落到了地面,踩在大地之上。
  火球压着枪身,似乎随时都要把刘弈给吞没一样!
  刘弈手中枪身不断的颤抖着,让刘弈的虎口都有点发麻了。
  “你挡不住的!”
  邱水芸居高临下地呵斥道,“放弃那些无谓的挣扎吧,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放弃我的徒儿,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火球紧紧压着枪身,让刘弈说话都有点艰难起来。
  他咬着自己的嘴巴,眼神里透露着坚毅。
  “我耐心不多,只给你三秒钟的思考时间!”
  邱水芸说着,双手还在一点点地往下压。
  她以为刘弈会很快认输的,但似乎事情总是出乎着她的预料。
  “想要林彤,先拿下我的命吧!”
  刘弈爆喝一声,“不过,你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
  与此同时,刘弈解开了自己身上的一百倍重力!
  一股股气浪,从刘弈的身上掀开来,四下游走。
  空前的巨大力量,涌入到刘弈的身体里面。他手中的长枪一挥,如同打棒球似的,一枪就把那火球给击飞了。
  “轰!”
  火球落到远处的一处林中,如同丢下了一枚导弹似的,瞬间把那林子炸出了一朵黑色的蘑菇云来。
  当蘑菇云散去的时候,那林子消失不见,留下一个直径十米多的巨大深坑。
  由此可见,邱水芸这一招威力有多么的庞大。
  “狐仙姐姐,祝我一臂之力!”
  刘弈说着,伸手对着远处的林彤一招。
  顿时,林彤的狐狸身躯极具颤抖起来,在这种快感之浪的袭击下,林彤无法保持身形,重新化作人的模样。
  而一把带着狐尾的长剑飞了出来,落入到刘弈的手中。
  “去!”
  刘弈御剑术一掐,这媚狐剑顿时飞了出去,直接取向那邱水芸的人头。
  邱水芸控制着巨狐,让巨狐的两只狐爪挡在了身前。
  媚狐剑的去势瞬间被阻,暂时悬浮在那邱水芸的身前。
  “你突破不了我的防御的!”
  邱水芸清醒自己召唤出了火焰灵狐状态,否则搞不好真的被这一剑给切了脑袋了!
  “哼!”
  刘弈却冷哼一声,身体一闪,眨眼间出现在一对狐爪前。
  这小子要干什么?
  他疯了么?难道想强行打破自己这狐爪?不可能的,除非他是大力天神!
  “荒炎!”
  刘弈已经贴在了那狐爪之前,同时一掌打在了那狐爪上面。
  “轰!”
  邱水芸的口鼻之中忽然淌出了殷红色的鲜血,那一对巨大的狐爪被直接打的分开来,然后从肩膀上撕开,脱落到地上,然后化作真正的火焰,渐渐的熄灭。
  “这……不可能……”
  望着那握着媚狐剑,傲然站在自己身前的黑甲男子,邱水芸眼神中都是呆滞。
  自己徒儿下山,不超过两年的时间。她就算是天才导师,也不可能调教出这样一个强大而神秘的修仙者的!
  而且……他体内竟然还有天狐的血脉……
  难道……
  邱水芸想到一种可能,立刻更加紧张了起来。
  “你引以为傲的防御已经破了。”
  刘弈的剑锋指着那邱水芸,缓缓说道,“下一招夺走的,就是你的性命了。”
  “不,不要杀我师父!”
  而林彤的身影,忽然踩着灵狐步,瞬间挡在自己师父和刘弈中间。
  “孽徒,你让开!”
  而邱水芸却不领情,娇叱一声说道,“这是为师和这男人之间的问题,你不要插手!”
  “师父……徒儿不能看着你去送死啊!”
  林彤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徒儿更不想看你们两个人打来打去……你们两个,都是徒儿最亲近的人了……如果你们任何一个死去了,徒儿也都会活不下去的……”
  刘弈看着林彤这个样子,心中顿时一软。
  自己不该惹狐仙姐姐伤心啊……
  刘弈啊刘弈,你真是个笨蛋,为什么总会惹狐仙姐姐伤心呢……
  刘弈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媚狐剑。
  他不准备动手了,继续打下去,只会让自己的狐仙姐姐更伤心。
  “唉……傻孩子……”
  邱水芸心中也十分的难过,可是有什么法子呢……
  那鬼狐一族的期限越来越近了,半年之后,就该是自己的徒儿嫁人的日子了。
  不是自己能舍得徒弟,而是不能不舍得啊……
  媚狐一族上上下下几千号人,他们的希望都压在自己徒儿一个人的身上了。
  虽然感觉对不起徒儿,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牺牲。
  但是自己徒儿的面前,偏偏挡了这么一个傻小子。邱水芸眼睛一转,忽然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罢了,罢了。既然事情如此,为师也不想多说了。我那痴徒,为师这便离去,但会在郊外的一座寺院中等你。若是你回心转意了,就来找为师吧。”
  说完,这邱水芸也不多话,直接散掉了自己身上的灵狐状态,一眨眼化作疾风,狼狈而去。
  “师父……”
  林彤望着自己师父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狐仙姐姐,别难过了,还有我陪着你呢。”
  刘弈赶忙安慰林彤道。
  “你不懂的,大呆瓜……”
  林彤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我从小就无父无母的,是我师父把我带大的。可以说,我师父,就和我的父母一般。她很疼我的,真的很疼我……现在就这么把师父弃之不顾,我心里难过……”
  “别难过了,以后我们经常回你门派探望就是了。”
  刘弈轻轻拍拍林彤的肩膀,此时林彤是人型灵体形态,当年那个在公交车上勾搭自己的漂亮妞,再次出现在刘弈面前。
  “嗯……”
  林彤点点头,然后靠在了刘弈的怀中。
  她现在极需要安慰,需要刘弈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们回去吧。”
  刘弈觉得在这里太久了,这里散发的力量场,肯定会被其他高手察觉。
  所以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嗯……”
  林彤这会倒是变得十分乖巧了,她化作红光,回到刘弈的体内。
  而刘弈身形一闪,踩着太极剑,瞬间飞入云空当中。
  “痴徒啊……切莫记恨为师啊。”
  当他们离开之后,一个女子的身影,缓缓从林中走出来。
  原来邱水芸并没有离开,而是用幻术欺骗了二人,自己藏身林中。
  她追着那刘弈的身影,一同飞了出去。
  邱水芸像是一个老练的猎手似的,一直偷偷钓在刘弈的身后。即不太近,也不太远,让刘弈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尾随而行。
  很快,几个人一同飞入了市区当中,邱水芸望见刘弈飞入到一个高楼的窗户当中,然后落了进去。
  “原来你住在这里。”
  邱水芸点点头,身体在空中一滚,顿时化作了一只漂亮的白猫,然后落在了刘弈的阳台上面。
  邱水芸散掉了自己身上的所有气息,免得被刘弈察觉。她就偷偷趴在阳台上面,也不着急,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刘弈回到家中,也有些倦了。
  今天一天,着实没少发生事。陈才的暴走,龙组的邀请,最后还有和林彤师父的一战。
  他打开热水器,冲了个澡,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邱水芸一直等到刘弈睡熟了之后,这才悄悄地站起来,蹑手蹑脚地爬入到刘弈的卧房中。
  刘弈睡的很沉,加上邱水芸化身白猫,屏蔽自己的气场,躲过了刘弈的察觉。
  邱水芸本身也对刘弈没有任何的杀念,她要做的,只是带回自己的徒儿罢了。
  白猫轻轻跃上了刘弈的床边,走到他的背部这里,然后伸出一只猫爪,搭在了刘弈的背心上。
  “别怪我了……这是你们的命……”
  一股幻术发动,直接涌入到刘弈的灵识虚境里面。
  刘弈的身体微微一颤,但睡熟的状态依然没有解开。
  而此时,身在刘弈体内,和他一起睡熟的林彤,却陷入了梦魇当中。
  林彤发现自己回到了媚狐一族的村子里面,这看似落后的小村落,却住着千户人家,大家和谐共处,十分的温暖。
  “林彤,回来啦?”
  一个伸着尾巴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她已经上千年的年纪了,但面目依然慈祥。
  “嗯,奶奶,您遛弯呀!”
  林彤赶忙上去搀扶,却被这狐狸奶奶轻轻推开。
  “你还知道回来?”
第0303章 林彤的决定
  “你还知道回来?”
  刚才还和蔼可亲的狐狸奶奶,眨眼间面目狰狞,脸上都是血迹,咬着牙齿说道,“我们……可是被你害惨了!”
  “奶奶……您,您说什么?”
  林彤大吃一惊。
  而这时候她发现,刚才还鸟语花香的媚狐一族,现在已经变成了如同人间地狱一样!
  到处都是燃烧的烈火,到处都是死伤的村民!
  一具具尸体铺满了这山中的村落,献血成河!
  那浓浓的腥味,差点让林彤恶心的吐出来。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又怎么会死!”
  那狐狸奶奶披散着头发,歇斯底里,充满怨气地哀嚎道。
  “要不是你离开了村落,跟随那人类而去,鬼狐一族又怎么会抛弃我们!现在我们媚狐一族上下几千口人,全部被灭族!男人就地杀死,女人被抢走运去贩卖!媚狐一族啊,媚狐一族已经完了啊……”
  被……被灭族了……
  林彤眼前一黑,险些没栽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的……自己只是离开了两年罢了。
  为什么,一切都变样了呢……
  “你,是你!你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你还活着啊……”
  狐狸奶奶哀嚎两声,忽然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把飞剑,扑哧一声,直接把那狐狸奶奶的胸前一穿而过。
  这把血淋淋的剑锋,从狐狸奶奶的胸前露了出来,十分的刺眼,吓得林彤浑身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的,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为什么媚狐一族就这样灭族了啊!
  “你就是林彤?”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男子的身影缓缓从火海中走了出来。
  这男子面貌英俊秀气,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标准小白脸。
  他看上去和气的样子,但是眼神之中却闪烁着邪魅。
  这家伙虽然比刘弈帅气多了,但在林彤看来,却不如刘弈看起来顺眼!
  而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林彤心里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种厌恶感。
  不知道从哪里来,反正,就是不喜欢!
  “原来你就是我的未婚妻,看到了么,这就是你悔婚的下场。”
  “悔婚?什么悔婚?”
  林彤吃了一惊。
  “看来你不知道,早在二十年前,我们两族就定下过婚约。”
  那小白脸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林彤,然后说道,“我们两个人,二十年后,会完成我们的婚约。媚狐一族的族长就是通过这个,得到了我们鬼狐一族的庇佑。不然你以为,以媚狐一族的实力,能平安无事地生存这么久吗?”
  “怎,怎么会这样……”
  林彤身体颤抖起来,花容失色。
  “这就是我们当年立下的规矩,然后你打破了这个规矩,离开了媚狐一族。所以,我们鬼狐一族也就放弃了你们,然后下场,你自己也看到了。”
  “为什么要这样……”
  林彤望着满山的尸体,忍不住哭了起来,无力地抱着胳膊,蹲在了地上。
  “你难过什么,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下场!”
  小白脸冷哼了一声,“你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自私地享受自己的幸福。那么,你的族人们,就会为你而陪葬!”
  “我,我……”
  林彤脸上一点血色都没了。
  “你怎么?总之你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回去吧,该去哪里去哪里!”
  说着,那小白脸一挥手,顿时周围的景象全都涣散了。
  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她正趴在刘弈的灵识虚境里面,灵体上都要冒冷汗了。
  刚才的梦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一个梦?
  不对……不会是梦……
  林彤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第一反应就排斥这只是个梦的念头。
  她担心族中的安全,忍不住从刘弈的体内飞了出来。
  望着还在睡梦中的刘弈,林彤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大呆瓜……你不要太想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再回来找你的……
  林彤飞到桌子旁边,化作人形,用纸币写下一段话,留在桌子上面。
  随后,她切断了自己和刘弈的联系,飘然飞出了窗外。
  郊区的那座寺庙么……
  林彤知道那里,快速地向着寺庙接近。
  灵体的速度很快,几乎是片刻之间,林彤就飞到了这里。
  寺庙最高的那座宝塔上面,有着师父的气息。林彤飞了过去,看到自己的师父正盘腿坐在那里打坐运功。
  “师父……”
  林彤飞过去之后,跪在自己师父的面前。
  “痴徒,你终于知道回来了?”
  那邱水芸缓缓张开眼睛,眼神里闪过精光,落在了林彤的身上。
  林彤顿时身体一颤。
  “师父……”
  “孽徒啊孽徒,你可明白了?”
  “徒儿已经明白了……”
  “唉……不是为师想强求你,只是我们这媚狐一族的生死,都牵系在你的身上啊……师父……也很为难啊,唉……现在为师把决定权交给你,你自己来决定,你是留在这里,还是随为师回去,重塑身体,完成我们的立下的婚约?”
  “我,我……”
  林彤脸色苍白无比,一双本来漂亮的眼睛里,此时都是泪水。
  谁说灵体没有眼泪的?
  真到了伤心欲绝的时候,一样会哭,一样会落泪。
  一面,要离开大呆瓜……她,真的好不舍得……
  而另一面,却是要牺牲自己所有的族人……上千条性命,都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一刻,林彤忽然觉得肩膀好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师父……徒儿好累……”
  林彤带着一点呻吟说道。
  “为师知道……是为师对不起你……”
  邱水芸也悄悄抹着眼泪,自己似乎给徒弟的责任太重了。
  或许,当年不放这丫头下山就好了……谁会知道,放她下山之后,她就会遇到这么一个心上人。
  媚狐一族的命数么……一旦爱了,就会爱的死去活来。
  唉,孽缘啊孽缘。
  “呜呜,师父……徒儿真的好难过……”
  林彤趴在邱水芸的腿上大声哭泣,邱水芸轻轻拍着徒弟的头,心中也沉重万分。
  自己的徒弟,从小带大的,要说不疼,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这么多人的性命,她不能不在乎。
  就像自己的徒弟一样,就算是要割舍了最爱的人,也不能放下这么多人的命。
  这都是她们的宿命啊。
  “徒儿……徒儿真的好舍不得他……”
  林彤趴在邱水芸的怀中,哭的很惨,“师父你不知道,徒儿,徒儿真的很爱他……师父你说过,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他们自私自利,满嘴的甜言蜜语……可是,为什么徒儿就偏偏遇到了刘弈呢!他笨笨的,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来哄我,也不会做浪漫的事情来宠我……但是,但是他对徒儿真的很好……豁出命的好……徒儿真的好爱他啊……”
  “痴儿啊痴儿……”
  邱水芸不断抚摸着自己徒儿的秀发,心中感慨万千。
  要是自己当年也能遇到这样的一个男人……或许,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吧。
  如果不是他骗了自己……媚狐一族,也不会落魄到这个地步……唉……
  这个债,没想到竟然会让自己徒弟来背。
  债啊,真的是债……
  那个该死的男人,现在你又在哪里?
  当初你答应好好的事情,现在为何做不到了!为何你要让我的徒弟来背你的债啊!混蛋!
  “跟我说说这傻小子的事吧,为师有些好奇。”
  邱水芸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徒弟,只好让她把心中的话都说出来。
  “嗯……师父你听我说,大呆瓜他……”
  林彤开始把自己认识刘弈,一直到刘弈跟自己学习妖法,然后又学了仙法,魔气的事情统统告诉了邱水芸。当说道刘弈跟着马花修炼的时候,邱水芸啧啧称奇。
  “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能有这样的服气。学了三种绝世心法不说,还能让马龙这个魔教之首来教他情剑术。为师刚才可是亲身经历过,那情剑术可真的很厉害啊……”
  林彤接着往下谈,当说到刘弈为了保护自己,宁愿跟地藏王为敌的时候,邱水芸倒吸了一口凉气。
  “人生若是能认识这样一个男子……倒是也不枉我们女人活了一场……唉……”
  她随后幽幽地感伤起来,看着自己的徒儿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一丝羡慕,又多了一丝疼惜。
  羡慕是羡慕自己的徒儿能认识这样痴情的男子,而疼惜的,是好不容易认识了这样的男子,却不得不与之分离。
  这世间对女人来说,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了么?
  在邱水芸看来……真的没有了。
  一直静静地听完徒儿说完了两个人的过往,邱水芸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痴儿,遇到这样的一个男人,实属难得。为师现在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权利,你可以选择留下来,和这男子共度一生。”
  剩下的事情,就让自己来承担吧。
  “不……”
  林彤却从邱水芸的怀中站了起来,抹去眼泪,坚定地说道,“跟着大呆瓜久了,可能徒弟也变得有些笨了。如果让我为了一个人的幸福,去牺牲整个族里上千条性命。那还不如,让我现在就去死好了。”
  “痴儿,你……”
  “师父,我会随你回去。我想,如果我为了跟大呆瓜在一起,要牺牲那么多人的话,就算是大呆瓜,他也不会答应的。所以,我们走吧……”
第0304章 龙音寺
  刘弈早上起床,和往日一样洗脸刷牙。
  今天的日子,似乎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
  只不过看了眼日历,距离高考还有三天了。
  这三天学校也基本不怎么教课,随便学生。你想来班级复习也行,想在自己家里复习也可以。
  6月6号,对每一个高三考生来说,就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十二年苦读的命运,就会在这一天发生转变了。
  是龙是虎,是蛇是虫,都会在这天决定。
  虽然有点残酷,但却也是每一个学生为此蜕变的过程。
  是化成蝶自由飞翔呢,还是死在茧中呢,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狐仙姐姐,你说我是服从龙组的意愿考去中央科技大学呢,还是去上海上学呢?”
  刘弈问了一声,但林彤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回答他。
  奇怪,林彤平时不是喜欢早起的么,今天怎么不冒泡了?
  “狐仙姐姐?”
  刘弈又喊了两声,但林彤依然毫无反应。
  这下刘弈有些担心了,难道狐仙姐姐还在为昨天的事情难过吗?
  自己的狐仙姐姐,不像是这么脆弱的样子啊!
  刘弈赶忙进入到灵识虚境里面,想要找小狐狸好好谈谈,开导一下她未来的人生方向什么的。
  但这一进去,顿时大吃一惊。
  林彤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灵识虚境里!
  卧槽!狐仙姐姐跑哪去了?
  刘弈在灵识虚境里翻了一圈,也没看到林彤。
  他赶忙又在屋子里拼命地翻找,试图在某个温暖的小角落里找到偷睡懒觉的小狐狸。
  但最后让他失望了,无论他翻找哪里,都找不到他的狐仙姐姐。
  小狐狸,仿佛真的人间蒸发了一样,就这么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
  刘弈茫然地走回卧室,呆滞的眼神忽然落到了桌子上的一张纸上。
  那上面一排排娟秀的字体,明显不是自己的……难道,是狐仙姐姐留给自己的?
  刘弈赶忙跟捡起救命稻草一样,拿起那封林彤留下来的信。
  果然,上面是狐仙姐姐留给自己的话。
  “大呆瓜,请和我立下一年之约。如果一年之后我没有回来……就请忘掉我吧……”
  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却仿佛在刘弈的心痛刻下了一行血字似的。
  刘弈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他有些痛。
  林彤离开了?她为什么要走?
  刘弈立刻换成血皇的装扮,一闪身从窗户中跃了出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剑来!”
  太极剑顿时闪电般地飞到他的脚下,载着刘弈的身体,快速向着远处的郊区的寺庙飞去。
  刘弈记得昨天那邱水芸的话,如果林彤想明白了,就去到寺庙集合!
  希望现在还来得及!
  北龙市着实有一些寺庙,尤其市中心有一座大佛寺,里面香火鼎盛,游客络绎不绝。
  而在郊区的这座小寺庙,相比之下就相形见绌了许多。寺庙里很冷清,没有多少香客,但却有着一股佛门独有的神圣气息。
  如果相比之下,刘弈可能更喜欢这里。
  但现在他不是来烧香拜佛的,而是来找姑娘的!
  刘弈落到寺庙前,撤掉血皇的扮相,一抬脚就往寺庙中闯去。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留步!”
  一个正在扫地的灰衣僧人一看有人气势汹汹地就往里闯,赶忙拦道,“这位施主入寺可是为了烧香拜佛?今天寺里整顿,不招待香客。”
  “我是来找姑娘的!”
  刘弈说了一声,就要继续往里走。
  “诶诶?”
  那僧人大吃一惊,赶忙又拦,“施主!我们这里是佛门清静之地!哪里来的姑娘!施主,您来错地方了吧?”
  “我要的姑娘就在这里!”
  “这位施主,我们这里连尼姑都没有一个啊!”
  灰衣僧人都快哭了。
  “我不管,你让我进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刘弈心中急的一团热火,都要火烧眉毛了,他实在收不住心中的火。
  “这位施主……”
  “让开!”
  刘弈终于动火了,一股魔气爆发开来,直接席卷在这寺庙当中。
  本来肃穆的寺庙,一瞬间变得鬼魅,阴气森森,让人心头都有些压抑。
  “木然,让他进来吧。”
  而这时候,那寺庙当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有些庄严苍老的声音。
  声音中带着一点佛气,竟然让刘弈心中的怒火消退了一些。
  那里面的老和尚,倒是有一些道行的样子。
  “看看,还是你们的领导比较通情达理。”
  刘弈放开那小和尚,然后大踏步直接走进了寺庙当中。
  他并没有散掉自己的魔气,就是为了震慑一下这里,免得这些和尚对他不客气。
  现在找狐仙姐姐是首要的事情,其他的……就算被当作魔头又何方!
  “阿弥陀佛,施主请来这边。”
  那大雄宝殿当中,传来了老和尚的佛音。
  刘弈也毫无头绪,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林彤,只好先进了大雄宝殿当中。
  这大雄宝殿正中央是释迦摩尼佛,左边是摩柯枷叶,右边是阿难,分别代表了中东西三个世界不同的佛!走入大雄宝殿里面,一股庄严肃穆的感觉,顿时迎面扑来。
  在这个大殿之中,刘弈似乎感觉自己的魔气都弱了很多。
  “阿弥陀佛……”
  一个长着白胡子的光头老和尚,缓缓从旁边走过来,看了一眼刘弈。
  “施主,身上煞气太重,和施主的本心不符啊。”
  那老和尚缓缓说道,口中打着玄机。
  “不要和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可曾见过两个漂亮女子没有?”
  刘弈心中挂念小狐狸,不想其他,赶忙问道。
  “阿弥陀佛……施主心中已然为一个女子入魔。不妥,实在是不妥。老衲看施主颇有佛缘,也有慧根,不如斩断情丝,入我佛门,从此青灯为伴,共谈佛理,如何?”
  “谈你妹!老子还没谈过女朋友,不想当和尚!”
  刘弈顿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别把我往寺庙里引,我可不是来出家的!”
  “如果是要找姑娘,那施主真心来错了地方。”
  老和尚呵呵一笑,“我们这小庙里唯一的女子,便是这些尊菩萨了。施主请看,哪一尊是施主找的呢?”
  “你也是一肚子的废话!”
  刘弈十分的不爽,他放开嗓子,大喊了一声。
  “狐仙姐姐,你在哪里,快出来啊!”
  “施主,施主这里是佛门重地,不能大喊大叫啊!”
  旁边的一些小沙弥纷纷上前劝道。
  “都躲开!”
  刘弈心烦意乱,林彤不在,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
  “阿……弥……陀……佛……”
  那老和尚忽然双手合十,喃喃颂了句佛号。
  顿时,刘弈心头的魔气一抖,仿佛被击散了似的,慢慢化开来。
  “施主,切莫让魔气蒙蔽了你的双眼。”
  老和尚又说道,“还是入了我佛门,学学我这佛门心法,来驱除一下心魔吧。”
  “如果没有狐仙姐姐,我还不如做一个魔!”
  刘弈冷冷哼了一声。
  “可惜了你的佛缘。”
  老和尚叹了口气,“可惜,实在是可惜。”
  “这世间可惜的事情太多了!”
  刘弈捏紧了拳头,“你再不说出那两个女子的下落,你的门牙就要可惜了!”
  刘弈不相信,以这老和尚的道行,会察觉不到两个狐妖!
  “施主不必动怒,老衲告诉你便是。”
  老和尚赶忙说道,“昨天夜里,老衲在房中打坐。说来最近老衲神清气爽,感觉到佛法就在心中,实在忍不住想要参悟一下,所以……”
  “掐头去尾,说重点!”
  “好吧,就在老衲参禅的时候,的确感觉到了两股妖气,盘踞在我这寺庙的藏经阁塔楼上面。但上天有好生之德,两个小妖而已,老衲就未曾去理会……”
  刘弈一听,赶忙抬腿就要走。
  “施主慢走,施主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藏经阁!”
  “施主且慢!”
  老和尚连忙一把拉住刘弈,“那都是昨夜的事了,现在这都是什么时间,她们早就离开了。”
  “往哪个方向去的?”
  “施主,该放下就放下……”
  “我看你门牙很痒痒!”
  “施主,她们的妖气往东边去了。”
  刘弈一闪身,脚下踩着太极剑,直接冲出大殿,向着东边的天空中飞去。
  “阿弥陀佛……”
  身后隐隐传来那老和尚的佛音,“施主,贫僧法号无我!日后施主若有困惑之处,便可来这龙音寺与老衲谈一谈……”
  谈他奶奶个腿,老子现在哪里有这个时间!
  刘弈一心想着小狐狸,脚下御剑,速度飞快,向着东边的方向急速飞去。
  不管如何,一定要把林彤追回来!
  无论是谁,都不能带走我的狐仙姐姐!
  “啊!”
  而远处的一颗树下,本来正小憩的林彤,忽然惊呼一声,从睡梦中惊醒。
  “徒儿,怎么了?”
  一旁正在盘腿打坐的邱水芸注意到自己徒儿的动静,连忙问道。
  “我,我好像感觉到大呆瓜正在呼唤我……好像,还追了过来。”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