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107部分

我会劝她吸食动物血,不去害人,真的我保证。”
  墨蛇被张舒曼的话堵的有一瞬的语塞,不过想到了什么。又忍不住再次据理力争,无论如何,它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只差临门一脚,墨蛇都不会轻易的言弃。
  哪怕它可能根本不是这个人类女修的对手,也要奋力一搏。
  修真者又如何,大不了就是一死。反正万安若是不在了,它活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
  怎么可能不会害人,除了墨蛇自己的血。这血池中,不知死了多少人,才能聚到如此多的血水。好好的人,被活活的放血,他们又何其的无辜。
  看着冥顽不灵的墨蛇,张舒曼不悦的眯起了眼。她可没有错过。墨蛇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若是她不放过这个害人的僵尸。墨蛇怕是会为了这个女僵尸,不惜一切的要跟她作对。
  墨蛇的保证很快便失消,也许是因为墨蛇的情绪太过激动。鲜血流入血池中的速度,更快了不少。从而也加快了棺中僵尸的苏醒时间,整个山洞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血池像是煮熟的沸水,不断的在沸腾翻滚。冒着水泡,池底的巨棺也诡异的缓缓上升。露出了血池,更骇人的是血池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在锐见,满池的血水。
  正飞快的被吸入了棺中,随后消失不见。
  张舒曼用神识一扫,清楚的看到,这些血水都是被棺中的僵尸给吸成了。*的身体,因为吸入了大量的血,眨眼间的功夫。恢复的仿佛如活人无异,除了那对血色的眼瞳。
  还有那森森的獠牙,显示着棺中之人,已经完全成了以血为生的僵尸。要是没有獠牙的存在,不得不说,这万安公主长的真是国色天香。怪不得能让墨蛇痴迷至此,人都香消玉碎了。
  还不舍得放手,不惜拼老命的让万安公主重新复生。
  “安安,你终于要醒了。”
  看着在剧烈颤动,并且喷出一道黑色尸气的巨大石棺,墨蛇激动的红了眼眶。
  “真是个傻子,还看不清?”
  看着激动过头的墨蛇,张舒曼看的直摇头。墨蛇真的是魔愣了,为了让这棺中的僵尸以最快的速度复活。竟然不惜再次咬伤自己,任由大量的鲜血,不断的流入血池中。
  血池中的血很快被僵尸吸收殆尽,石棺颤动的更加的剧烈。
  砰的一声巨响,石棺的棺盖猛然被掀飞。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墨蛇挶魂是真的。万安公主清醒过来,身体竟然活动自如。栩栩如生的脸,可能是吸入太多的血,还有一丝的红润。
  坐起身,动了动因沉醒太久,僵住的身体。片刻后,鼻子突然动了动,似嗅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一跃从石棺中出来,看着墨蛇仍在流血的伤口,妖异的血瞳眼中闪过一道贪婪的精芒。
  一步一步的往墨蛇的方向走去,舌头轻舔长长的獠牙。无不在表明着,女僵尸想吸血的渴望。
  “万安,你醒了,我是墨蛇你还记得我吗?”
  深情的对上万安公主的血瞳,捕捉到万安公主眼中的嗜血。墨蛇有些焦急,但却并不见一丝的惧怕。仅是担心,他费尽心思恢复的不是万安公主,只是一具活尸。
  “吼。”
  墨蛇的话,似唤起了万安公主灵魂中,最深的记忆。脚步也随之一顿,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墨蛇,不解这条巨蛇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血瞳转了转,记忆慢慢的复苏。万安公主记起了自己的身份,也想到了自己的夫君。暂时的压下了心中对血深深的渴望,举目扫视了一眼四周。不解好明明服毒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
  看着陌生的墓室,万安公主显的有些彷徨。低头看到苍白没有温度的手,还有尖利的黑色指甲。再摸了摸露出嘴巴,长长的獠牙,更是让万安公主打了个寒颤。
  “怎么会这样,我变成怪物了,为什么这样?”
  万安公主到嘴边的话,全成了一句句如野兽般骇人的吼声。
  “咦,看来这墨蛇没有说谎,这万安公主果然还有生前的记忆。可惜,修为还太低,无法压抑住吸血的渴望。”
  眼尖捕捉到万安公主痛苦的表情,张舒曼惊讶的低喃。
  “安安是我,我是墨夜,是你的夫君。别难过,对不起,都是我没用救不了你。只能让你以这种方式复活,不过以后我会帮你,一定会让你恢复原来的样子。”
  察觉到万安公主还有记忆,墨夜眼中闪烁着狂喜。挣扎着,将扎在身体上的尖刺取下,想安慰万公安主。
  
第二百七十章 女鬼小怜
   墨夜?
  墨蛇的话,让万安公主一震,停下了无意义的咆哮。血瞳迷茫的打量着墨蛇,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俊美的墨夜,怎么可能是一条蛇。
  不悦的冲墨冲发出一声嘶吼,眼尖瞥见墨蛇身上仍在不断喷洒出,热腾腾的鲜血。顿时让万安公主又是一阵失神,舔了舔长长的獠牙。血瞳闪烁浓浓的嗜血,失智的俯下身。
  张口便想要吸血,一解心中的渴望。
  脑海中只得一个念想,血,美味的血。好多好多,她要喝血。
  “不,不要万安,我真的是墨蛇。你快醒醒,别被本能控制自己的思维。安安,快醒醒我是你的夫君墨夜。”
  可惜这次墨蛇的话,并没有阻止万安公主的脚步。万安公主这次甚至连犹豫都没有,张口便咬向了墨蛇的伤口。一脸享受的,大口大口的吸食着鲜血。
  张舒曼看着一脸痛苦的墨蛇,再看着毫无所觉。依旧顾我,拼命吸血的万安公主。摇了摇头,对墨蛇的自作虐,不作置词。
  “不,安安不要,我是墨夜啊。”
  吐了吐蛇信,墨蛇有些无力的试图唤醒万安公主的神智。
  万安公主却连一个眼角都没给,反而加快了吸血的速度。见此,墨蛇几乎陷入了绝望,再这样下去。安安必定会彻底的失去理智,成为一个无可救药的怪物。
  迷离的望了一眼张舒曼,到了这一刻。墨蛇还是忍不住担心,万安公主的平安。若是它不在了,安安控制不了吸血的本能。跑出古墓伤人,眼前这个女人,必定不会放过安安。
  想到这,墨蛇心里也急,可是以墨蛇现在的实力。根本挣脱不开,至于想攻击张舒曼更是痴人说梦话。
  难道,辛苦的付出,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作茧自缚。”
  看着仍痴迷不悔的墨蛇,张舒曼摇了摇头。也懒的去阻止,这是墨蛇自愿的。让张舒曼有些无语的是,墨蛇几乎只剩一口气挂着。居然还在为万安公主着想,哪怕明白道万安公主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
  而是吸血的僵尸,毫无理性可言。
  “不,仙子求你,别杀安安。我可以动手,布阵将安安困在古墓中,再也不让她出去。”
  虚弱的张了张口,墨蛇试图为万安公主求得一条活路。
  “墨蛇,我看你真的是魔愣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这小小的古墓能困得住她多久?”
  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张舒曼并不知道,墨蛇跟万安公主曾有多轰轰烈烈的爱情。可能值得同情,但张舒曼不想拿普通人的命冒这个险。
  爱情是伟大,但别人的命也一样珍贵。
  “我不后悔,哪怕安安要了我的命。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只是被本能控制了自己。”
  吐着蛇信子,墨蛇深情不改的注视着,正贪婪的吸食它鲜血的妻子。想到它的血,已成了妻子身体的一部分。墨蛇甚至心里情不自禁的涌起一股满足,感觉到身体的力量,随着血液不断的流失而失去。
  生命也渐渐接近尾声,知道自己不能再陪伴在妻子左右。无法再等到妻子成为飞尸,完全恢复的一天。
  唯一最后能为妻子做的,就是一举击杀了这个人类女修。争取给安安一张生机,别人的死活。冷血一如墨蛇,根本不会去理会,只要妻子能活着就好。
  想明白了这点,墨蛇没有犹豫,突然发威。冲张舒曼喷射出毒液,意图用一举杀张舒曼。
  “孽畜,找死。”
  虽然一早就察觉到了墨蛇的心思,但对墨蛇临死之际,突如其来的袭击。还是让张舒曼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冷喝一声。挥手凝成一道结界,挡住了喷来的毒液。
  捕捉到墨蛇眼中的不甘,张舒曼眼中最后的一抹同情也随之荡然无存。意念一去,一道三昧真火瞬间将墨蛇还有万安公主包围。
  “不,怎么可能,这、这是三昧真火。安安,安安快走,仙子墨夜错了。求求仙子发发慈悲,安安没有错,求你放她一条生路。”
  烈火焚身之痛,让墨蛇痛不欲生。不过,相比死亡,墨蛇更怕万安公主的安危。察觉到这火的凶猛,墨蛇大惊失色,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传说中的三昧真火。
  眼尖看到同样被三昧真火吞噬,痛苦的满地打滚的妻子。墨蛇看的心都要碎了,咬牙忍着噬骨的剧痛。不死心的想再乞求,为万安公主求得一丝生机。
  “笑话,想让我放过一个害人的僵尸,不可能。我不过成全你们,让你们彻底的解脱。死亡不过只是开始,别再执迷不悟。若是万安公主杀人了,将万劫不复。三昧正火,正好解了你带给她的业障。如此一来,她或者还能再转世投胎,若是幸运,你们真有缘来世也许还能再见。”
  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看着痴心不悔的墨蛇。张舒曼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想到她跟唐武。若是唐武出事,她也会不计代价的救唐武。
  大家都是有情之人,将心比心,最终还是心软的告知未来的转机。
  “投胎?谢谢。”
  听了张舒曼的话,墨蛇全身一震。不敢相信,被天地排斥成了僵尸的妻子还有转世的机会。冲张舒曼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墨蛇笑着闭上了眼。
  至于万安公主也很快继了墨蛇的后路,烧的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看着阴沉沉的古墓,张舒曼意外的发现。明明万安公主已经陨落,至于墨蛇更是死的不能再死。这墓中的阴气,却并没有消失。微眯了眯眼,放开神识,将整个古墓尽收眼底。
  很快张舒曼便又发现了一处异样,这个古墓中。居然还有陪葬的侍女,幸运的是没有成僵尸。不过却成了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隐身在暗中。似乎是感应到了危险,吓的直打哆嗦。
  “别躲了,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身形一闪,张舒曼闪身来到女鬼的跟前。
  “仙子别杀我,我没有害过人,我叫小怜。是公主殿下的贴身侍女,求仙子饶我一命。”
  感觉到对方的视线真的停驻在她身上,小怜吓的打了个寒颤。连忙现在身形,盈盈的冲张舒曼福了福身。
  “小怜,此处的大阵已破,你不用再留在此处。赶紧去投胎转世,别再这里虚度光有了。”
  打量了眼前的女鬼一眼,发现小怜看着年轻。不过十七、八岁,但实则已是几百年的老鬼。可能是没有修练的门法,空有一身的阴气,却并不怎么懂运用。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小怜的魂魄是干净的,不曾害过人命。
  “投胎?小怜已经习惯了做鬼,做人太累。仙子,小怜可不可以不去投胎,小怜愿意生生世世服侍仙子左右,为奴为婢。”
  乞求的望着张舒曼,做了几百年的鬼,小怜早对做人没有任何的渴望。加上生前吃尽苦头,在小怜看来,还是做鬼好。加上也感觉到眼前这个厉害的仙子本事不小,直觉的认定。
  若是能得幸跟在这位漂亮小仙子跟前,也许是条出路。
  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张舒曼,小怜心里有些疑惑。这位仙子明明不是小孩,修为又高,怎么会变成这样。虽然疑惑,小怜却聪明的什么也没有去追问。
  做人太累?
  看着目露沧桑的小怜,垂眸一想,张舒曼便猜到了小怜可能的心思。
  古代的女人都不容易,而入宫的女人更是不易。小怜既是陪葬的侍女,想也知道,过的并不如意。不然,也不至于沦落到陪葬的地步。
  “仙子,求你,我不会害任何人。只是厌倦了做人,仙子收下我吧。我可以帮仙子做许多事,像洗衣煮饭都没有问题。”
  见没有在对方眼中捕捉到杀气,小怜心下一喜,急忙再接再励的恳求。
  洗衣煮饭?
  嘴角抽了抽,对小怜的提议,张舒曼并没有兴趣。让一个鬼做这些,煮出的饭都沾了阴气。吃了不仅没有好处,还得她费灵力逼出阴气。
  见小怜也是个好的,想了想,张舒曼只好道。
  “不用了,算了看你也是个可怜人。我送你一套鬼修的修练功法,你好好修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希望你有朝一日修练有成。重塑身体,能在阳光下见人。”
  “功法,真的吗?不用再转世投胎,我也能修练重新拥有身体。并且,还能不怕光,谢谢仙子。仙子的大恩大德,小怜没齿难忘。请仙子受小怜一拜,若小怜修练有成,来日必当报答仙子的再造之恩。”
  欣喜的瞪大了眼睛,小怜没有想到有这么的大好事砸到头上。想也不想,小怜奴性十足的冲张舒曼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虽然没有痛觉,不过也是小怜的一份心意。
  “好了,用不着这些虚礼,起来吧。我将功法传给你,以后你自己慢慢揣摩。”
  挥手一道轻风,将小怜托起,张舒曼满意的点点头。将鬼修的法诀打入小怜的脑中,浅笑着叮嘱。
  凡事有因缘,也许这正是小怜的造化。
  
第二百七十一章 姐弟之间
   解决完小怜的事,这古墓除了小怜,也算是无主之物。虽然张舒曼早已不差这些身外之物,不过白送到眼前的财物,不要白不要。张舒曼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些古懂,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炒的有多火。
  随便一件,都可以炒的价值连城。
  这公主的墓,陪葬品可不少。而且,几乎都是值钱的物件,除了陶器还有不少的金银手饰。特别是翡翠珍宝一类的珍品,更是多的以箱为数。就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公主本身应给的陪葬,还是痴情的墨蛇给准备的。
  好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不要白不要,反正储物戒都装的下。素手一挥,一箱箱的保存完好的东西,都被张舒曼尽数收进了储物戒中。
  “搞定,发了一笔横财,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哎呀,糟了好像耽搁的太久了,四婶她们肯定是急了。小怜,你自己好自为之,我有事要先走了。”
  丢下一句话,不等小怜再说感谢的话,张舒曼已然闪身消失无踪。
  看着几乎被搬空的古墓,小怜崇拜的两眼放光。仙子不愧是仙子,虽然个子不高,但法术高强的没话说。一挥手,这么多的东西,便眨眼就不见了。什么时候,她要是有仙子一半的法力就好了。
  打定主意,小怜决定好好的努力修练。除了将来有天能报答仙子的知遇之恩,也希望能重见阳光。
  “舒曼姐,你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没看到人。是不是拉的严重,肚子还疼吗?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
  放心不下,张舒曼走没多久,娟子便跑回家看。却没想找了几圈,愣是连个影都没见着。问了刘奶奶,却被告知根本没有看到张舒曼回来。急的陈美娟脸都白了,又到四周打了几圈。
  好在总算是看到了匆匆赶回来的张舒曼,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不用,我没事了,对了你怎么也回来了。地里收工了,四婶也回来了吗?”
  意外的看到正焦急找到的娟子,张舒曼避重就轻的随口解释了句。还好娟子这丫头疑心不大,不会钻牛角尖硬是要问出个理所以然。只要是她说的,几乎都是盲目的相信。
  “没有,不过大家好像都在看那条河,怪吓人的。一条河都被染红了,听村长说,正叫人去查。姐姐你真的没事,你说那河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真的有人杀人了?”
  陈美娟老老实实的回答张舒曼的问题,说到变成血水的河。陈美娟有些胆怯的缩了缩脖子,往张舒曼跟前凑了凑,又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你怕什么,没事。也许只是洋红水,被人误倒进了河里。再说,要是真有人杀人,也不可能染红满条河。好了别多想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烧火做饭。大家肯定都饿了,要是空着肚子可没有力气干活。”
  捕捉到娟子眼中的怯意,张舒曼笑着借口安慰了句。
  “啊,洋红水?可是,大家都说……”
  眨了眨眼睛,陈美娟下意识的反驳。不说大家,就是陈美娟自己也觉得不像是洋红水。可是,若不是洋红水,这村里哪来的这么多血。流了一条河都是,怪吓人的。
  要真是人血,这得杀多少人才能染红一条河。
  “没有可是,一定是这样,用膝盖想也知道哪来的这么多血。别想了,这些都是大家关心的事。等村长他们查过了,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走吧,我们回家,别让大家回来还得饿肚子做饭。”
  打断娟子到嘴边的追问,张舒曼聪明的拿捏住娟子死丨穴。
  “喔,舒曼姐姐说的对,那我们先回家做饭。”
  点点头,陈美娟果然没有再纠结这个疑问。
  因为河水的事,村里不少人都在议论纷纷。大人更是担忧的叮嘱着家里的孩子,绝不会再靠近河水,吉利。
  刘四婶也是看的心里直发慌,听到生产队长一说下工。立马带着家里的几个孩子匆匆回了家,生怕沾上什么晦气。加上也担心张舒曼的身体,小孩子最怕的就是拉肚子跟发烧。
  一个不好,可是要命的大事。
  还没进家门,就嗅到诱人的饭菜香。下地收稻子累的很,肚子更是早就饿的咕咕叫。嗅到家里传来的饭香,让刘妮三姐弟肚子更是叫的欢。
  快步回了家,看到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娟子还有张舒曼。刘四婶松了口气,人看着没事就好。
  “四婶,你们回来了,菜马上就好。”
  看到在厨房门口站着的刘四婶,张舒曼抬头打了声招呼。
  “舒曼你这丫头这么累干吗?不是说肚子不舒服,快坐着休息会,四婶来煮。妮子,你去洗洗手,帮娟子摆好碗筷。”
  不容拒绝的接过了张舒曼手中的锅铲,刘四婶利落的接过了活,翻炒着锅里的青菜。
  至于平时不怎么吭声的一家之主刘德才,闷声去帮手打了些井水。看到被赶出厨房的张舒曼,将揣在屋里的两颗麦芽糖悄悄的塞到了张舒曼手里。
  “舒曼,这是叔特意留给你的。先别急着吃,一会儿叔去给你找些草药,拉肚子要是不喝药。不易止住,万一伤了肠胃可不好。反正也不要钱,拉肚子的草药叔抓过几次,管用。”
  听着刘四叔低沉的声音,再看着手中的两颗麦芽糖,张舒曼很是感动。眼尖瞅见刘洋还有刘秧渴望的目光,馋的直咽口水。却又懂事的,谁也没有吵着要吃糖。
  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让张舒曼看的有些揪心。
  “谢四叔,不过不用再去抓药了。我没事,肚子已经不疼了。洋洋,秧子你们过来。是不是想吃糖,这两颗麦芽糖给你们,尝尝看喜不喜欢?”
  糖在这个时代,可是金贵的东西。这麦芽糖应该是村里人自家做的,香极了,金黄金黄的。看着就诱人,想必应该是刘四叔拿了粮票,或者是家里其他值钱的东西换来的。
  只有两颗,但在张舒曼手中拿着,却觉得重比千金。
  张舒曼是大人,对麦芽糖虽然也喜欢,但也不好意思跟两个孩子抢糖吃。这麦芽糖本来应该是刘家的东西,她又是装病。更不可好意要,直接将麦芽糖分别塞到两个小家伙手中。
  “喜欢,可是舒曼姐姐,这糖爸爸说是要给姐姐吃药甜嘴的。我跟洋哥哥不要能,还是姐姐留着吃。”
  年纪最小的秧子,看着手中的麦芽糖,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只是想了想,最后还是懂事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麦芽糖乖乖的拿回给张舒曼。
  “舒曼姐姐,洋洋也不要,姐姐吃。药苦,爸爸说了,等下次会再买几颗大家都有。”
  刘洋也不甘未弱,不舍的瞅了一眼手中的麦芽糖,认真的道。
  “洋洋乖,爸爸保证等地里的事忙完了。这个月的工分下来,一定进省城里买些白糖,做些麦芽糖给大家都尝尝。舒曼不用不好意思,叔当你是自家人,留给你的就是你的。”
  揉了揉儿子的发顶,刘德才笑着保证着。
  “四叔真的不用,我肚子已经好了,不用再喝药。再说我也不喜欢吃甜食,好了就这么定了。洋洋你们拿着赶紧吃了,一会马上就要开饭了。还有,我也是当大家一家人,所以四叔也不用跟我客气。”
  没有接过麦芽糖,张舒曼亦是不容拒绝的坚持。
  “吃吧,不用看你爸,吃完了记得去洗手。”
  “舒曼是个好孩子,既然是姐姐给你们的,吃吧。爸爸不会生气,以后你们有东西,记得也要跟舒曼姐姐一起分享知道吗?”
  赞许的望了一眼张舒曼,刘德才在心里感叹了句。这城里的娃,就是懂事,这村里的娃。哪个见着了糖不得疯抢,私藏着自己慢慢吃。
  可是这丫头,他特意留给她的麦芽糖。自己不吃,看到洋洋兄妹俩想吃,想也不想便将糖给了这两个孩子。
  “爸爸,我们记着了,谢谢舒曼姐姐,姐姐真好。”
  见连爸爸都同意了,刘洋还有刘秧相视了一眼。道了声谢,这才欢喜的吃着手里的糖块。
  石头洗了手进屋,看到弟弟还有妹妹有糖吃。眼睛顿时一亮,虽然嘴馋,但又懂事的没有抢弟弟妹妹的东西。
  “石头哥,我有麦芽糖,石头哥哥也咬一口。”
  刘秧还真是一点也不小气,看到石头,二话不说便将嘴巴里吃着。沾满口水的麦芽糖吐了出来,递给石头,眼神示意石头咬一口。
  “不用了,我是哥哥,糖子你吃。”
  眼巴巴的看着小妹手里沾满口水的麦芽糖,石头看的眼馋不已。但最后还是没有要,摇摇头。
  张舒曼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触动。四婶家的几姐弟真的不错,相互友爱,又懂事。一点也不调皮,更不会像张大妞,自私自利完全没有姐弟爱。看到弟弟吃个鸡蛋,都眼馋的恨不得抢过去一口吞下。
  奇怪的是,张大生几兄弟又并不像是张大妞这样。一样百养百样人,又想到了舒心,张舒曼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陈家使计
   河水之事,不少人都传是鬼神之怒。不过上头的人,怎么能允许这种迷信的事传出。好在这血河很快消失了,河水双重新的变成了正常的颜色,村长松了口气,上头的施压。
  村长只好叮嘱着村里人,定要谨言慎行,不可再胡言议论此事。
  大家心里虽有疑惑,但因畏惧,也只敢在家的时候小声的议论。最重要的是,事情已经清查了,村里人并没有人出事失踪。
  张舒曼对这事的结果,还算满意,没有引起大家的恐慌便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觉间又过去了小半个月。地里的农忙,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不知怎么的,村里的事还是被传了出去。
  有些真本事的江湖道士,还有风水师,压不住好奇竟然顺藤摸瓜的找来。
  虽然道术低微,根本算不上是修真者。但这些人一经出现,张舒曼还是立马便感应到了。
  村里人几乎都有些小迷信,这些江湖老道还有风水师的到来。整个村里,很快沸腾起来。虽然不敢明说,但出了这样诡异的事。村里的人,说不害怕绝对是假。
  能悄悄的请这些道士,好好的做场法事,消灾解难也是好事。
  “大师,您说我们村,到底是出了什么妖邪。好好的,这河水怎么突然一下子,染成了血水。会不会是,我们村里出了什么妖孽在作祟,要祸害我们全村人。要不要,将她找出来祭神。”
  陈家奶奶一巴巧嘴,明里暗里的指说着什么。不着痕迹的冲一身道袍的,留着长胡子的老者暗示着。
  妖孽作祟?
  听着陈奶奶意有所指的话,目光还不时的瞥向张舒曼。就是傻子,也猜的出来,陈奶奶这话中的意思。无非就是在提醒大家,张舒曼的身份来历不明,不妥。
  老道飞玄真人,只是意外在一本古书上,学会了一点道术。可惜就是本人心术不正,加上时代不同。时不待人,不如以前来的好混。特别是在大城市里,更是难。
  痛打落水狗,走哪都得躲着。好在的是,这些农村人信这些,而且越是偏远的小山村。就更混的好,一般人都不会随意去举报。暂时的藏身,不仅不会有问题,还能帮人看看风水算算挂。
  借机混口饭吃,作为一个有本事的人,混成这样可悲。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收了陈家老太太的一升米。飞玄真人,不得不说出违心话。
  瞥了一眼老太太指名要他陷害的小丫头,飞玄真人惊讶的发现。这丫头长的可真是不一般,两眼有神,天庭饱满。一看就知道是有福的,将来成就不可估量。
  而且,眉眼间隐隐可见一股祥瑞,大富大贵来形容都是小的。
  这种人,岂可能是什么妖孽,根本就是贵不可言的贵人。
  陷害一个孩子,飞玄真人虽然不屑去做。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不想饿肚子,飞玄真人只好做一回恶。
  当然,也不敢做绝了。不知为何,对这小丫头的目光相视,莫名的让飞玄真人感觉到了压力。甚至是惧怕,打心底的恐惧。微拧了拧眉头,再细看仿佛又什么也没有。
  难怪,刚才的一瞬间,只是他的错觉。想了想,飞玄真人也觉得是,一个小孩子。还是一个破山村里的村丑,能有什么本事。长的漂亮,可能是父母是知青下乡。
  天生丽质,但那又怎么样。
  “大师,大师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发现了村里哪里不对劲。”
  半响不见飞玄真人接话,陈奶奶有些不满的脸黑了黑。给脸不要脸,这什么破捞子大师,还想在她面前摆架子不成。收了东西,想不干活。
  “老姨,你在胡说些什么。村里怎么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你这是迷信。大师我们村里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别乱说。不然,报到上头那里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现在是新社会主义,不搞这些迷信旧俗。”
  村长可不笨,看那陈家奶奶的眼神。十有*,就是想闹事的。顺着陈奶奶的目光,谁看不出来,陈奶奶这回又想害谁。自然是跟陈家结仇的张舒曼,不过这回是不是太缺德了点。
  连道士都请来了,当是斩妖除魔不成?
  “嘿,村长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什么迷信,这可是老祖宗留下的智慧。从古至今,哪一代的帝皇不信这些。这位大师,一看就知道是有真本事的。村里出了那样的事,让大师瞧瞧有什么不对。”
  说这些八卦斗嘴的事,怎么能没有何月梅的份。记恨着张舒曼害得她儿子,陈百力精神都有些失常。做梦都喊着有鬼,何月梅巴不得张舒曼就是妖孽,让火给活活烧死。
  “大家先别急着争吵,且听老道一言。这村里确实是出了邪物,血流成河,实乃大凶之兆。若是一个不好,怕是这村里要出人命。”
  半真半假,飞玄真人确实算出了这村里有邪气。血流成河,这很像是书里写的,有僵尸一类的东西要出世。
  僵尸啊!
  要这是真的,就代表着这村里有古墓。要是找到古墓,将僵尸给镇住,这下可以发大财了。再不济,收几个小鬼也是不错。
  出人命?
  听着危言耸听的飞玄真人的危言耸听,村里不少人,立马便有些动摇。纷纷私下小声的议论开来,确实,这河水成了血水处处都是诡异。没人杀猪,也没有人出事。
  这好好的,河水怎么就自己变色了。想到当时所见,大家现在都仍有些心有余悸。
  村长也是皱起了眉头,打量着飞玄真人。心里也在猜测着,飞玄真人话中的真假。
  张舒曼听着飞玄真人的满口胡话,听的嘴角抽了抽。这什么飞玄真人,实在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这什么老道,虽然有是些本事。可惜就是心术似乎不太正,收了陈家老太太的东西。
  而且那点修为,在张舒曼眼中看来,实在是上不了台面。
  顶多也就是相当于练气初期,三脚猫的功夫。也敢胆大包天的,跑来想找僵尸斗法。要不是她早将万安公主除掉,飞玄真人的这点修为。去了,也只是给万安公主当补品。
  不过,胆子还真是不小,居然想陷害她。
  妖孽,真是笑死人。
  见村长没话了,飞玄真人从包里翻出了一个老旧的罗盘。神神叨叨的,嘴里不知在念着什么。
  罗盘的指针,突然指向了张舒曼。飞玄真人装出全身一震的假象,突然大喝。
  “妖孽,还不速速现出原形,你不好好的呆在山里修练。为何藏身于人群中,有何目地?”
  随着飞玄真人的话落,村长里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张舒曼真的不对劲,竟是妖物所化。飞玄真人的那句山里修练,让不少村里人一下子想到了。张舒曼原先,是一群孩子,在山里发现带回来的。
  这人好端端的,怎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山里。
  而且,还长的这么漂亮,在村里呆这么久。也不见有人来找,加上一身古怪的本事。最重要的就是,村里从没有出过这样可怕的事。
  经飞玄真人一提醒,大家不得不想到一块。想到了什么,大家生怕被张舒曼给缠上似的,化作鸟兽状一溜烟跑的离张舒曼远远的。
  “大师,你别胡说,舒曼这孩子是好人。不是什么妖怪,你们别胡说。舒曼你别怕,四婶相信你。你要是妖怪,要害人,咱一大家子住一起。哪还能好好的,岂不是早死光了,怎么可能现在还一点事都没有。”
  刘四婶看着吓跑的村里人,又气又急。看着得意洋洋的陈老爷子一大家人,刘四婶气愤不已,想也不想便站出来维护张舒曼。
  她才不相信,这要是妖怪哪有这么好。会帮着做事,还会上山打猎给大家加餐。
  “就是,我也不相信,你是大坏蛋。胡说,舒曼姐姐是好人,才不是吃人的妖怪。”
  “大坏蛋,不许说姐姐的坏话。”
  丫丫还有陈美娟,以及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也都站出来力挺张舒曼。恶狠狠的瞪着飞玄真人,活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更有气不过的孩子,直接捡起地上的头石往飞玄真人身上砸去。
  孩子总是最真诚的,谁对他们好,都会记在心上。对大家的维护,张舒曼听的心里很是舒心。再看被孩子们,砸的一身狼狈飞玄真人。张舒曼露齿一笑,感激的道。
  “四婶,谢谢你们相信我。不过,我也可以向大家保证,我绝不是什么妖怪。还有这位大师,你有什么凭证,说我是妖怪。就因为你说中这个罗盘不成?”
  上前一步,张舒曼将飞玄真人手中的小动作用神识看的一清二楚。鄙夷的挑了挑眉,这么劣质的手段,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住手,丫丫大家不得没礼貌,拿东西砸伤人。”
  村长看着被砸出一个包的飞玄真人,喝止了大家不礼貌的举动。
  疼死老子了,这些小破孩,居然敢拿石头丢他。
  揉了揉额头,飞玄真人疼的想揍人。在心里咒骂一声,只是又碍着人多看着。不好意思失了大师的形象,只好暂时压下心里的火气。
  
第二百七十三章 身份被揭
   “妖孽,竟然迷惑人心,若不是你。我手中的法器,为何谁都不指,偏偏指向你一个。”
  为了证明他所言不假,飞玄真人拿着罗盘,换了几个方位。罗盘上的指针,转了几次,最后指针又重新指向张舒曼。说话间,飞玄真手小动作也是不断。为了增加话中的可信度,飞玄真人大胆的竟敢施法。
  想将自养的小鬼,上张舒曼的身。
  “住手,飞玄老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正巧来村长寻事的风水大师。感应到了有邪物在做崇,更察觉到这小人之举,正是出自修为不高的飞玄真人所为。不悦的眯起了眼厉声喝止,正想出手阻止。
  却没有想到,张舒曼的迅速更快。
  不着痕迹的动动手指,原本想上张舒曼身做崇的小鬼。瞬间魂飞魄散,连惨叫都没有机会,便彻底的消散在天地间。
  而作为小鬼饲主的飞玄真人,自然也讨不到好。小鬼一死,飞玄真人立即受到反噬,吃痛的张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