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11部分

  
第四十九章 妒忌魔鬼
   人妒忌的心永远是最恐怖的,特别是打着爱的借口,更是可怕。
  张舒曼回到村时,天已暗下来。灰蒙蒙的,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令张舒曼没有想到的是。意外的看到了在半路等她回家的唐巧儿,看着怒目瞪着她的少女,张舒曼被瞪的莫名其妙。
  事情都已成了定局,家里也不同意,唐巧儿一个女孩子,怎么偏偏就是不死心。真不知唐武给她灌了什么*汤,让唐巧儿对他这么的死心塌地。
  “听说你今天一个人去了镇子,到现在才回家。丢下唐武哥哥一人在家,你真是太过份了。既然不喜欢唐武哥哥,又不屑照顾,水性杨花,为什么你不主动下堂。将唐武哥哥让给我,由我来照顾。”
  唐巧儿还真是有些魔怔了,中了爱情的毒,摆脱不开。
  捕捉到张舒曼脸上淡然的浅笑,在唐巧儿眼中看来,更觉得的刺眼。愤恨的瞪着张舒曼,似想扑上去将张舒曼给撕了。
  水性杨花?
  唐巧儿怪异的话,让张舒曼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感觉这古人做小三做成唐巧儿这样,还真是少有的奇葩。捕捉到唐巧儿眼中带着恶意的妒忌,更是让张舒曼觉得躺着也中枪。
  这好像是她跟唐武之间的事,连唐武都没说什么,唐巧儿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外人想管她。这权利,是不是也管的太宽了些。不管怎么样,唐武也是她名义上正经八百的老公。
  张舒曼是绝不允许一个小三在她面前指手划脚,讥笑一声。张舒曼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唐巧儿,不客气的冷哼道。
  “唐姑娘,别人家夫妻俩的事,你是不是管的宽了。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最好还是避避嫌。张口闭口的水性杨花,损人清白,可不是一个好姑娘该说的话。万一被有心人听到了,唐姑娘找不着好婆家,可别来赖我。”
  能唐巧儿这种厚脸皮,自以为是的女孩,张舒曼说话可不会客气。明嘲暗讽,三句二句,便刺的唐巧儿脸阵青阵白,好不精彩。
  “闭嘴,不准胡说,我是唐武哥哥的未婚妻,你算个干什么东西。不就是唐大嫂花了五两银子买来照顾唐大哥的下人,没有明媒正娶,也没有花轿迎门,甚至连拜堂行礼都没有。就算你现在是唐武哥哥的人,身份顶多也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妾。”
  唐巧儿被张舒曼的话激的头顶都快冒烟,凶狠的目光剜着张舒曼。活像是要吃人一般,死死的咬着唇,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娇俏的脸庞扭曲,如泼妇狰狞的骇人。
  在昏暗的光线下,就如同是复仇的女鬼,毫无甜美可言。
  张舒曼见过面目狰狞的病人,甚至是丑陋无比的死尸都多了去。怎么会被恼羞成怒的唐巧儿吓到,冷睨着唐巧儿,不否认,唐巧儿的话让张舒曼听了很是不爽。
  去他娘的妾,你全家才是妾。
  没有正式的拜堂又怎么样,没有花轿甚至连新服喜帕又怎么样。谁也不能否认,她现在是唐武名正言顺的妻子。看着唐巧儿扭曲的脸,张舒曼怒极反笑,气死人不偿命的反讥道。
  “那又如何,现在我才是唐武的妻子,而你,自以为是唐武的未婚妻。可惜,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别人的女人。强送上花轿,指不定哪天还成了别人孩子的娘。”
  “你?”
  唐巧儿抖着兰花指,指着张舒曼,气的半响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唐巧儿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丑丫头这么难搞。软硬不吃,不知耻的想占着唐武哥哥的人。
  想到前天上门家说亲的李媒婆,唐巧儿吐血的心都有了。
  不,她怎么甘心,她绝不会让这个坏女人得逞的。唐武哥哥是她的,谁也不许抢,唐巧儿偏执的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她的娘亲,又给她重新订了一门亲。
  “我什么?懒的跟你在这里废话,要是你真有本事能抢走唐武,我等着。”
  看着脸跟调色盘一样,不断转换的唐巧儿,张舒曼撇了撇嘴角。没心思再跟唐巧儿一个小丫头浪费口舌,张舒曼嚣张的丢下一句话,潇洒的扬长离开。
  张舒曼并没有察觉到唐巧儿眼中的狠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她得不到,也绝不许张舒曼得见。眼尖看到张舒曼走到了桥中间,这段河水较为湍急,唐巧儿一发狠,不管不顾的扑上前去。从背后突然发力,一把将没有防备的张舒曼给推到桥下。
  “啊。”
  张舒曼惊叫一声,回头对上唐巧儿那带着杀气,布满了血丝的双眼。心由来一沉,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在张舒曼眼中看来还没有成年。心却这么狠,为了这点不可能的破事,居然想到了要害人命。
  而她,不巧正是这个倒霉蛋。
  “丑八怪,你去死吧,你死了唐武哥哥就是我的了。”
  砰的一声,亲眼看到张舒曼落到了湍急的河中,唐巧儿误以为张舒曼死定了。扭曲着脸,仰头疯狂的大笑。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丧心病狂的唐巧儿,见着张舒曼落了水,居然狠辣的捡起石桥上的石头。
  边笑边疯狂的破口大骂,将手中的石头往张舒曼身上砸去。
  “去死吧,让你抢唐武哥哥,贱人。”
  “唐巧儿,你疯了。”
  来不及懊恼一时失策,没有注意到唐巧儿突然其来的举动。夜里的水很冷,甚至有些刺骨,落入水中张舒曼本能反应的打了个冷战。
  眼尖看到唐巧儿仍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狠毒的冲她砸石头。张舒曼顿时也是火大的很,好在不是悍鸭子。张舒曼反应速度,手脚并用的在水里游动,避开唐巧儿冲她砸下来的石头。
  “小巧,小巧你在哪里,回家吃饭了。”
  就在这里,远处传来一道焦急的喊声。将有些疯魔中的唐巧儿唤醒,生怕被人发现她刚才所做的一切,唐巧儿丢下手中的石块。飞快的离开,至于张舒曼落入水中是死是活,光线太暗,唐巧儿也没心思再去留意。
  按着唐巧儿的计算,张舒曼落入水里,必定是活不了。
  “活见鬼了,这年头的女人怎么黑心,动不动就想要人命。杀人不犯法,可以随便草菅人命。怪不得那些宫斗戏演的那么血腥,原来真的不假,为了抢男人什么都可以干的出来。他奶娘的,冷死我了。”
  水有些湍急,张舒曼用力的划水,但还是控制不了身体。被湍急的河水冲下数十米远,河中的石块不少,倒了血霉的张舒曼脚又被尖锐的石块撞伤。痛的张舒曼眉头拧的都可以打几道死结,咒骂连连。
  连同男祸的罪魁祸首唐武也一并给骂进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张舒曼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爬到了岸上,累极的瘫软在岸边。闭上眼睛微喘着气,细想着这阵子是不是出门没拜拜,得罪了哪位大神,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整她。
  想到落水时,看到唐巧儿那可怕的脸,让张舒曼现在想想都感觉心有余悸。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唐巧儿?想跟姐抢男人,想要我的命,很好,我不杀你,但却要你下半辈子的幸福,让你一辈子活在恐惧的阴影中。”
  猛然睁开了眼,张舒曼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芒,快的令人无法捕捉。
  ------题外话------
  求收藏,么么~
  
第五十章 招蜂引蝶
   “堡主,刚刚为什么不出手救她?”
  黑夜中,二对眼睛清楚的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一刀看着在水里挣扎,惊险的爬上岸弱瘦的身影,有些不忍的询问自家主子。心里有些想不明白,主子既然对张姑娘感兴趣,又有些许的好感。怎么还是这么冷情,冷眼看着,就是没有出手相救。
  万一张姑娘真的淹死在水中,或者被那黑心的坏女人用石头给砸死,以后不得良心不安。
  “来不及,她会水。”
  张舒曼五感敏锐的很,徐子成不敢靠的太近。怕被发现,而唐巧儿突如其来的动作又太快,徐子成根本来不及反应。张舒曼便被推下了河里,正想出手,又惊讶的发现张舒曼会水,便没有再急于出手。
  简洁的几个字解释,一刀对自家主子的了解,立马便明白了其中的深意。思索了片刻,有些理解的点点头。
  确实,那女人的举动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失心疯,狠毒想要人命,一把将张舒曼给推进湍急的河里。当然,一刀得承认,这个张舒曼确实是与众不同,一个女儿家,居然还懂的游水。
  另一边,二丫还有三娃早就做好了晚饭,等的脖子都快拉长了几寸。眼巴巴的等着,唐武也没心情吃饭,看着暗下来的夜色。隐隐觉得心难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了。
  曼曼是个有主意的人,怎么会这么晚还没有到家,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可惜唐武双腿还动不得,不然早就坐不住了。
  当看到一身*,一瘸一拐走回来的大姐时。二丫跟三娃皆是吓了一大跳,急忙迎了上去。
  “大姐,大姐你怎么了,掉水里去了吗?”
  “大姐,你的衣服上怎么有血,是不是腿伤着了。”
  姐弟俩一左一右扶着张舒曼,脸上浓浓的担忧显露无疑。
  “别担心,大姐没事,只是回来的晚,路黑不小心掉水里划了脚。”
  对这些敏感的事,张舒曼不想告诉两个孩子。同一个村,万一若是二丫跟三娃一时冲动,跑去找唐巧儿麻烦也不是好事。仇,她自己会报,不需要劳他人之手。进了屋里,看到桌上摆着凉了的饭菜,张舒曼眉微蹙。
  “二丫,你还没有带弟弟吃饭?记得以后大姐要是回来晚了,不用等大姐,自己先填饱肚子。你们还好,都在长身体,不能这样挨饿知道吗?好了大姐没事,进屋里先换衣服,你们自己赶紧吃饭。”
  “大姐真的没事?”
  看着大姐衣摆上大片的血迹,二丫有些不相信的询问。
  “大姐能有什么事,听话,去吃饭。大姐衣服还湿着,先进屋换了,不然感染了风寒麻烦。”板起脸,张舒曼不容拒绝的命令。
  “大姐赶紧去换衣服,三娃这就跟二姐吃饭,大姐不生气。”
  张三娃太相信自家大姐,天真的没有怀疑真伪。松开拉着张舒曼的手,乖乖的在凳子上坐好吃饭。
  “那大姐赶紧去换衣服,一会等二丫吃饱了,给大姐煮碗姜汤。”
  晕黄的油灯下,看清大姐苍白脸上的疲惫。二丫心疼的乖乖点头,看着大姐进了里屋。
  夜路黑不小心掉进了水沟里?
  这个借口二丫并不相信,细心的二丫早就发现了张舒曼的不同寻常。再黑的夜晚,大姐都可以视之无物的来去自如,怎么可以天还没有完全黑下,便失足落水。又见大姐似乎并不想多说,二丫聪明的猜到,这里面必定有隐情。
  叹了口气,二丫想着,既然大姐不想说便不问。又想到湿了身,必定沾了寒气,勺好饭,二丫快速的扒着饭。吃饱了,将姜汤煮好。
  “曼曼媳妇,你是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听到屋外的动静,知道是小媳妇回来了。唐武提在半空的心回到肚子里,探出头往屋外望,仍有些不放心的询问。
  眼尖看到你水里刚捞起来,衣服还有头发在滴水的小媳妇。唐武吓了一大跳,又见张舒曼阴沉的脸色,冷冷的冲他扫来,那若有似乎的怒火,烧的唐武心突突跳。不知道自个做错了什么,惹来自家媳妇不快。
  “嘴闭,一会再跟你好好算账。”
  张舒曼承认,她就是在迁怒,谁让唐武就是唐巧儿心尖上的男人。正是吃唐武的醋,才将她推进了河里,还想拿石头砸她,要她的命。
  要不是她识水,又运气不错,没有头朝下撞到河里的礁石。更幸运的避开了唐巧儿冲她当头砸来的石块,不然,换了一般的女孩,恐怕早就糟罪见黑白无常去了,哪还有命再回来。
  眼刀子瞪了唐武一眼,看到一下子呆住的唐武,张舒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进了另一间房间,拉下布帘找了身干净的衣服利落的换上。将头发取下,用干毛巾简单的擦去头发上仍在滴落的水珠。
  将裤腿卷起,看着足足有十厘长的伤口,衣服不小心触碰到。痛的张舒曼倒抽一口凉气,湿热的血流到脚跟,刺目异常。
  看着这长长的血口,张舒曼对唐巧儿的恨就忍不住再添了几分。好不容易脸上的伤才控制着日子恢复,却没想又换成了腿受伤。好在没有人瞧见,只是看到衣服上沾了血。张舒曼盛了半碗灵泉水,浇在伤口上。
  “真是无妄之灾,好好的回家还会差点丧命。他娘的,唐巧儿个疯婆女,真是想男人想疯了。”
  很快奇迹发生,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在愈合。眨眼间,便恢复如初,新长出的皮肤白嫩如雪。与手臂上还有身体其他地方的黝黑不同,张舒曼想着天天有穿打底的里裤,没人瞧见便不再理会,特意的用药汁涂黑。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都是骗人的鬼话。姐一不坑二不抢,更没有害人之心,到头来反而落不得好。被人一次次欺到头上,不让唐巧儿付出代价,我就不叫张舒曼。”
  阴沉着脸,将卷起的裤腿放下来,张舒曼微怒的冷哼。
  “曼曼宝贝,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眼尖看到张舒曼收拾好走进来,认真的打量了一眼。发现并没有其他不妥,对上张舒曼冰冷的眸子,唐武莫名的一阵心悸。感觉好像做错了什么,是他惹媳妇生气了。
  剑眉微拧,唐武沉思检讨着,他哪里又招祸,若曼曼不高兴。左思右想,唐武实在是想不出个理所以然来,只好小心翼翼的询问。
  “你还有脸问,还不是你到处招蜂引蝶,招来了女祸累我受罪。你给我老实交待,你跟唐巧儿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对你这么上心,口口声声说是你的准媳妇。指着我的鼻头骂,说我是你买来的小妾,甚至是连妾都算不上。就是来伺候你的奴,不老实交待,小心我踢你下床。”
  没心情跟唐武嘻皮笑脸,张舒曼性子向来直来直去。不喜欢太多的弯弯道道,兜圈子,直截了当的便逼问唐武与唐巧儿之间的关系。
  若是唐武敢吱吱语语,确实跟唐巧儿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那她跟唐武之间本来就脆弱的关系,差不多也玩完了。她不可想捡别人用过的男人,厚着脸皮抢,活像是没见过男人一样。
  丢份不说,也掉自个的身份。男人再好,也得有自己的原则。
  看着唐武过于英俊好看,能轻易迷住女孩子的俊脸。气不过,心里窝火的张舒曼,忍不住上前用力的狠掐了一把,当是为今天受的罪收点利息。
  ------题外话------
  求收藏~
  
第五十一章 惧由心生
   “嗷,曼曼疼,别这么大力,脸皮都要被你拧下来了。是小巧为难你了,别听她胡说,曼曼是我正经八百的妻子,不是什么小妾。若是曼曼觉得委曲,等我的腿伤好了。立即进山里打猎,多赚些银子给曼曼被办酒席,通知全村人来喝喜酒,让大家都知道曼曼是我唐武明正言顺的妻子。”
  张舒曼手劲大,一生气没有控制好力道,痛的唐武抽气不已。揉了揉火辣辣刺痛的脸颊,又瞥见小媳妇还没有气消的表情。
  想想小媳妇刚到家里的狼狈,唐武目光闪了闪。生怕张舒曼误会了他跟唐巧儿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急忙将关系撇清,并且爽快的保证要补办酒席。自己的媳妇自己疼,唐武其实也一直记挂,知道是委曲了曼曼。
  花轿不可能再重抬,但酒席却是可以重补办。
  “哟,小巧叫的多亲热,说没有关系是假的吧。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没准就是哄女孩子哄多了,说的这么顺溜。”
  眼眉微挑,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有些心虚低下头的唐武。
  “曼曼,嘿嘿你别误会,以前我跟小巧他爹一起常进山打猎,关系还算不错。不过我真的跟巧、不是唐巧儿真的没什么,只是当她是妹妹。至于其他的,都是我娘一时的戏言,作不得准。再说,何婶知道我出了事,以前的关系早撇的差不多。”
  人情冷暖,唐武现在可是深知其意,若不是出了这样的事。唐武可能真没有想到大家居然如此冷漠,明明他以前帮了大家不少的帮。结果到头来,就连何婶一家子都要跟他疏远。
  如六月飞霜,让人寒了心。就算唐巧儿没变心,唐武与她也是不可能了。
  “曼曼别生气,我的人,我的心都是你的。要是曼曼不喜欢,以后我看到唐巧儿就离的远远的,绝不犯男人的老毛病,我发誓。”
  被张舒曼意味不明的目光盯的心里毛毛的,唐武讪讪的笑了笑,认真的保证。
  “一个大男人油腔滑调,没个正经。别的我不管,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我不介意废了你,让你想玩都玩不起。”
  微眯着眼,张舒曼定定的注视着唐武,半真半假的警告。
  “我保证。”
  捕捉到小媳妇眼底一闪而逝的异彩,唐武知道张舒曼是个雷厉风声的人,不会轻易放空话。聪明人都能明白这话中的暗示,打了个战栗,唐武有些吓到了,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
  有个飙悍的媳妇不容易,唐武很没种的伸出三根指头指天发誓。
  “大姐,你在跟姐夫说什么,二丫将姜汤煮好了。对了,姐夫也还没有吃,二丫顺便又将鸡汤热了热。”
  二丫小小年纪便有贤妻的资质,快速的填饱了肚子。便心急的煮好了姜汤连同唐武的晚饭一并端了进来。
  “怎么这么快,二丫你该不会还没有吃饱就去煮了。”
  接过二丫手中的托盘,张舒曼探究的望着二丫。
  “没有,二丫吃饱了,大姐跟姐夫慢慢聊。姜汤趁热喝,二丫去看着三娃,姐夫一会儿。”
  心虚的低下头,二丫不敢与张舒曼的目光相视,叮嘱了句。没胆的直接找借口溜了,生怕被责问。
  “对了,从明天起我白天会在贺记药铺坐诊,可能会有些不方便。让二丫留在家中照看,为免麻烦,我打算在镇上买套小院。到时大家一起搬到镇上,你有什么要求或者想法吗?”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坦白将决定告诉唐武,询问唐武的意见。
  “这些事你做主便可,那钱够吗?家里人不多,买小一些的院子也没关系。”
  对唐武而言,上哪住都没有关系,跟媳妇一起就好。听到张舒曼有事会说出来跟他商量,显然也拿他当一家人。唐武心里傻乐,哪还有什么意见。又想到前些天小媳妇往家里买了一大堆的东西,想来花了不少的银两。
  担心银子不够,唐武不动声色的提醒了句。
  “银子的事不必担心,我今天挣了五百两,买一套不大不小的院子应该是足够了。”
  张舒曼喝着姜汤,轻飘飘的丢下一句。
  吓的唐武拿着碗的手抖了抖,差点被鸡汤呛到。
  不管承不承认,唐武被打击到了。他的小媳妇是不是太会挣银子了,简直不让他们这些老实的男人活。上镇里逛一圈回来,又挣了五百两。
  就算他的腿脚好了,天天上山打猎也比不上。他是不是得改行,从商或者是其他,不然这样被天天打击下去。他的男性尊严往哪摆,打定主意,唐武决定好好的摸索着,什么挣钱快。
  养媳妇,让一家子过上好日子是男人的责任,怎么能让小媳妇一个人担了。看着曼曼瘦弱的身体,唐武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次日清早,张舒曼端着一盆子的衣服去河边洗衣,没有意外的看到了同样在河边搓洗衣物的唐巧儿。河边还有不少的姑娘媳妇也都在忙着洗衣服,可能是误以为昨晚张舒曼死定了。
  唐巧儿今天的心情是格外的好,跟打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有说有笑。
  对昨天的事,是一点恐惧不安的心理都没有,让张舒曼看的刺眼。正愁不好找机会对付唐巧儿,没有想到机会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一向很懒的唐巧儿,居然这么好心情,主动来河边洗衣。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邪笑。故意走到唐巧儿对面的河边洗衣,一脸无害的笑道:“这不是何婶家的小巧吗?今天刮了什么风,这么好心情愿意来河边洗衣。”
  “你,鬼啊?”
  一眼看到似笑非笑盯着她的张舒曼,唐巧儿吓的尖叫连连。手中洗了一半的衣服掉进了水中,任由清澈的河水漂走都没有去理。
  巴掌大的脸惨白一片,死死的瞪大了眼睛,惊恐万分的盯着张舒曼。一副大白天见了鬼的模样,全身哆嗦不已。食指很没礼貌的指着张舒曼,结结巴巴,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巧,小巧你怎么了?”
  唐巧儿突如其来的尖叫把整条河边洗衣的女人们都吓了一大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还以为是谁掉进河里了,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
  “鬼,什么鬼,大白天的这小巧这又是怎么了。那不是唐武家的媳妇吗?小巧又想闹什么,净胡说八道。”
  都是同村人,唐巧儿的那点破事,这些喜爱三八,没事就聚一起瞎聊海说村里大大小小事的妇女谁会不知。看到唐巧儿一脸惊恐的指着张舒曼,这些妇人一眼就看出了唐巧儿对张舒曼的敌意。
  相近的邻居,怕唐巧儿乱来,忙训斥了几句。
  如今村里谁不知道唐武家的媳妇厉害,会赚银子又会给人治病。不少人都正愁没机会巴结,拉近关系,以后有事求人也简单。
  “你、你你,别过来,你是人还是鬼?”
  唐巧儿害怕极了,根本听不见大家在说什么。目光飘乎不定的望着张舒曼,不安的后退一步。
  对唐巧儿这种人而言杀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认定必死无疑的情敌,却再次好好端的出现在眼前。看着张舒曼脸上的笑,更是让唐巧儿心里直发毛。浓浓的恐惧爬上心头,一脸青白交加,害怕、恐惧或者是担忧皆有。
  ------题外话------
  求收藏,么么~
  
第五十二章 儿女疏离
   “呵呵,那唐姑娘想我是人还是鬼?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忘记了告诉你,我会水。所以、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放心,我不是你,不会拿你怎么样,更没心情去告发你。不过,你要小心老天爷会让你遭报应。”
  看着被吓的不轻的唐巧儿,张舒曼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几分。走到唐巧儿跟前,压低着声音戏谑的笑道。
  谁也没有发现的是,张舒曼在说话间,手中藏了一枚长长的银针。悄然无息的往唐巧儿的腹部扎了一下,如同被蚂蚁咬了一下。失神间的唐巧儿根本没来得及发觉,张舒曼又收回了银针。
  “住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敢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
  唐巧儿得到肯定的回答,知道张舒曼并没有淹死,又看到地上的影子。变脸跟翻书一样,情绪很快便稳定下来。愤恨的瞪了一眼张舒曼,语带杀气的警告。
  “有些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做过的事天在看,就算我不拉你去见官,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唐巧儿的变化让张舒曼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唐巧儿这么快就能冷静下来。还可以贼喊捉贼的,反过来警告她,这强大的心理素质,就是一个大男人也一不定比的上。
  最毒妇人心,唐巧儿便是个中典型。
  懒得再跟唐巧儿这种疯子纠缠,张舒曼退开,无视唐巧儿的眼刀。若无其事的冲好奇的大家笑了笑,沾了些皂角搓洗衣服。
  让唐巧儿自己慢慢得意,以后连笑都笑不出来。古代一个女人,生不出后代,便是最致命的打击。不但会被公婆嫌弃,就连夫君也不会正眼相看,哪怕你长的再好再贤惠。
  不会下蛋的母鸡,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谁也改变不了。
  要么下堂,要么就得忍受夫君三妻四妾,在家中毫无尊严地位。
  “大姐,大姐你在哪里?”
  就在张舒曼埋头洗衣的时候,突然传来二丫焦急的叫唤。
  “在这呢,二丫家里出什么事了,跑这么急?”看着跑的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妹妹,张舒曼不解的道。
  “大姐,爹、爹来家里了,说是要接我跟三娃回去。大姐我不要回去,大姐不要让爹接我跟三娃回家好不好。”
  大清早的,看到亲爹上门,二丫心情是复杂的。而知道了包子爹是打着主意要接她跟三娃回家,二丫心里只有害怕,没有半点的喜悦。
  火急火撩的跑来河边叫人,生怕大姐丢下她跟三娃,让爹将她还有弟弟接回家。二丫急的红了眼眶,不安的要保证。她在大姐家里过的好好的,有吃有住,还有大姐疼。打死也不回去,继续过以前的苦日子。
  吃不饱,睡不暖,还得天天被当猪狗打骂。没尊严,没自由。
  “接你们回去?爹会这么快就开窍了,放心,只要你跟三娃不愿,大姐不会让爹接你们回去。走,衣服先拎回家去,晚些再拿过来洗。”
  张舒曼并不相信事实有这么简单,家里的赵云月会有这么好心。同意让那便宜爹接二丫跟三娃回去,又想到前二天的事。说什么爹病了,让她带着弟妹回家瞧瞧。怎么才没二天,就自己好了,还能出远门来唐家村找她。
  眼珠子转了一圈,张舒曼很快心里便有了大概的想法。
  接二丫还有三娃回家是假,恐怕更多的是想打她手上银子的事是真。贪心不足蛇吞象,赵云月这女人还真敢。
  当初事做的这么绝,眼下还有脸算计她,这脸皮厚的无人可及。
  至于包子爹,张舒曼是不抱什么希望。就是个软柿子,任赵云月这个泼妇拿捏。连亲生儿女都可以不顾的男人,就算偶尔良心发现,也还是个熊样。
  男人做到张树根这份上,实在是丢人,干脆投生成女人更适合。
  “真的,大姐真好。”吸了吸鼻子,二丫感动的重新露出了笑容。
  有了大姐的保证,二丫提在半空的心总算是放心下来。
  “鬼丫头,对大姐还不放心呢?”食指轻点二丫的鼻头,利落的将刚泡了水的衣服装回木盆里。
  “女媚,你的腿还能不能医的好?”
  张树根稀罕的打量着屋子四周,除了房子差了些。用的吃的以及穿的都是张树根不敢想象的。原本还有些不信,自家女儿这么有本事,居然会给人治病。而且还挣了五百两的巨款,可是看着屋里新添置的一堆东西。
  由不得张树根不信,想到这次来的目标,张树根黝黑的脸忍不住一阵烧红。
  只是又想到挺着大肚子,跟着他挨苦,天天哭骂撒泼的媳妇。张树根不得不厚着脸皮,同意赵云月的提议。父母天恩,跟自己的女儿要点银钱是天经地义的事。
  没脸直视唐武那锐利似能看穿人心的眼睛,张树根僵着笑脸,讪讪的询问。
  “谢岳父大人关心,我的腿都是曼曼在治,大概一个月左右便可下地走路。岳父大人此次来,除了看望曼曼还有三娃姐弟三人,没有其他事吧。对了,听曼曼说起,好像前些天岳父大人得了重病。我们真是不孝,没有去看望岳父大人,反倒劳烦岳父大人过来看我们。”
  唐武说的情真意切,一脸关切的注视着脸色不太自然的张树根。一口一个岳父大人,说的好不顺溜。
  只是唐武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说的张树根心虚的头都快埋到地面。
  脸上挂不住,却又不得不装无知,僵笑着附和:“没事,只是小风寒,喝二剂草药就没事了。等等,你说你的腿伤是大丫在帮你治,她、她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些,她真的能帮你治好?”
  大女儿自作主张改了名字的事,二丫已经告诉了张树根。虽然有些心痛,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更何况那还是卖女儿。张树根哪还有指责的权利,只是心里面难免有些难受。
  “岳父大人真爱说笑,曼曼懂医不是在家里学的吗?怎么岳父大人不知道,难道曼曼没有告诉过岳父大人不成?真是不孝。”
  唐武不愧是腹黑的主,知道张舒曼家里过的日子有多苦。更从三娃还有二丫的口中得知,这亲生的爹,不但不帮。还向着填房的妻子,一起欺压姐弟三人。做的比牛还多,吃的比猪还不如。
  字字带刺,以退为进刺的张树根钻心的难受。
  老实的张树根哪会是对手,看着唐武一脸关切的目光。张树根并没有多想,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误以为这些年是他忽略了大女儿。连女儿学医的事都不知道,还得通过女婿的嘴才知道。
  心里不好受,更觉得对不起大女儿。
  看着站在唐武床边,一脸防备的盯着他的儿子。张树根试着挤出一个浅笑,将这个尴尬的话题转开。
  “女婿这事不怪大丫,都是我这个做爹的没有注意过。三娃过来,让爹抱抱,一阵子不见,三娃胖了也白了些。看来你大姐照顾的不错,别怕,我是爹爹。”
  伸出手,张树根一脸慈爱的想上前抱住张三娃。只是令张树根更尴尬的是,三娃根本不甩他,直接躲开了不让张树根抱。敌视的盯着张树根,突然大声道。
  “不要,三娃不要爹抱,也不要跟爹回去。三娃要跟大姐还有姐夫一起,以后还要跟姐夫学武,保护大家。”
  生怕张树根再过来,强硬将他带走。张三娃死死的抱住唐武的手臂,眼中露出一抹恐惧。显然张三娃跟二丫一样,不想跟张树根回那个家,甚至是害怕回去。
  “三娃,爹?”愣愣的看着敌视的盯着他的儿子,张树根无措的收回手,眼底闪过一抹受伤。
  ------题外话------
  收藏、票子多益益善~
  
第五十三章 劣拙谎话
   “三娃乖不怕,姐夫还在这里,只要三娃喜欢。爱住多久就住多久,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哭鼻子。”
  感觉到三娃抱住他的手微抖,唐武意味不明的扫了一眼无措的张树根。拍了拍张三娃的小肩膀,沉声的鼓励。
  “爹你来了,不是说病了吗,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养养。家里都还好吗?一大早的吃过早餐了没,锅里还有些肉粥。要是爹饿了可以喝些垫垫肚子,三娃怎么了,眼睛红的跟小兔子似的。谁欺负你了,告诉大姐,大姐去揍他一顿,给三娃出气。”
  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说张树根也是这身体的亲爹。同时也还是二丫跟三娃的爹,作为一个成年人,张舒曼没有傻的像对唐东兄弟几个一样。毫不给面子的打骂,恶言相向。
  打断骨头都还连着根筋,张舒曼装什么事也不知道,放下手中的衣物。带着客套的浅笑,简单的问好。
  又想到临走时,张树根交给她的玉琐,这份恩张舒曼可是记着。这个包子爹虽然性子软弱,不过骨子里,应该也还是疼爱姐弟三人。
  “大丫你回来了,爹来看你们。不用忙活,爹不饿,嫁了人要学会为家里打算。村里的人家除了农忙,哪有吃三餐浪费粮食。就算赚了些钱,也要会打算,不能坐吃山空。”
  虽然知道女儿是好意,张树根听着心里暖,可是还是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肉粥?垂下头,张树根悄悄的咽了咽唾沫。
  “没事,家里不差这点东西,爹一大早空着肚子走来。想必是饿了,二丫去厨房里给爹端碗粥来,顺便再加些爽口的酸菜。”
  张舒曼不是小气之人,捕捉到张树根身上的异样,勾唇浅笑带着淡淡的疏离。冲二丫使了个眼色,不容拒绝的道。
  不管张树根这次来的目地是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能和声和气的谈更好。不然,这样闹翻了,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二丫也好,大家都没有好处。
  张舒曼可没有忘记,这古人最重视廉孝礼仪耻。名声说臭了,张舒曼不怕,但也不想影响到二丫还三娃。二丫长大了要嫁人,得有好名声才能找到好婆家。而三娃要起读书考功名,更要有好的声誉。
  二丫看了一眼张树根,乖巧的冲张舒曼点点头。没有多话,转身进了厨房。不同于前一刻的惊慌无措,张舒曼的镇定还有承诺,让二丫慌乱不安的心沉淀下来。相信只要有大姐在,一切都不会有事。
  爹还是爹,只是在二丫心里仅仅如此,再无其他。
  “大丫,爹?”
  看着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强势的女儿,张树根想到此行的目地。脸上显得有些不自在,干笑二声,想说些什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