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110部分

个没有磕碰过,没几天就自己好了。
  却没想自己摔了就摔了,连带着还把老人给撞了。
  “哎哟,德才他媳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要老命,刘家姐姐不是我要讹你,我被石头这么一撞。腰都快站不直了,这以后可怎么好。”
  张奶奶话里头虽然咄咄逼人,不过也不想把关系完全就给故僵了。毕竟,这村里跟她处的来的人可不多。
  偷瞄了一眼张舒曼,知道这丫头是有本事的人。张奶奶更是不敢得罪狠了,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得罪这丫头的陈家,可没捞到什么好处。大孙子天天住梦被鬼压,晚上更是天天鸡犬不宁。
  再者,又知道了张舒曼还认识贵人,这年头早早的就送了一大堆的东西。要是以后能攀上关系,还怕没好处。
  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张奶奶自有计较。
  “老姐妹快别这样说,都是我们家石头的错。你不放,要是摔着了,就是砸祸卖铁。也要请医生,给你把身子看好。石头你还愣着干吗?还不赶紧过来,给你姨婆好好道歉。”
  见老姐妹没有再骂什么难听的话,刘奶奶松了口气。
  “对不起姨婆,石头错了。”
  石头低着头,哪敢有二话,急忙乖乖认错。
  “妈,哪个杀千万的把你撞伤了。伤哪里了,别吓我们,要是妈你有个三长二短我们可怎么好。”
  张富家人还没到,便哭爹喊娘的叫开了。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张富家是家里死人了。
  “妈,你还好吧。”
  老大家也是匆匆赶到,眼尖看到被刘家婆媳俩扶着的亲妈。张富国也是吓的不轻,担忧的询问。
  大媳妇周春花也是不放心的打量着老太太,心里有些诧异。听大妞这丫头说,婆婆被撞伤,怎么看着脸色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舒曼姐姐,石头哥他不会有事,会不会被抓去蹲牢子。”
  陈美娟扯了扯张舒曼的手袖,眼中布满了浓浓的担心。
  “不用担心,放心吧,石头不会有事。”
  拍了拍娟子的手,意味深长的扫视了一眼张奶奶。不难听出,张奶奶并没有像陈家,准备撕破脸。
  只是,怕是要给点必要的好处罢了。
  “要是大家不介意,我可以帮忙看看。”
  瞅着面色如常的老太太,还有力气咋咋呼呼,丹道子除了会看面相懂掐算之术。还有一个更厉害的本事,就是给人看病,素来有中医国手之称。请丹道子看诊的人,不计其数。
  肯给张奶奶看诊,完全是看在张舒曼跟刘家关系不错的份上。爱屋及乌,不希望刘家难做。
  丹道子突如其来的话,让大家微愣。刘奶奶知道眼前这些人,便是刘家今天来的大贵人。自然是眼巴巴的,想讨好关系,希望能沾上点好处。
  眼睛一亮,张奶奶自知身体好坏。收起了板着的脸,笑着忙道。
  “这位城里来的老先生懂医术?”
  “略懂些。”
  老太太的识实务,让丹道子很是满意。谦虚的点点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张奶奶伸手让他诊脉。
  “略懂些就想给我妈看诊,那万一要是看错诊了,你赔的起吗?”
  不懂看人眼色,脾气又有些急躁的老三张富强,忍不住不爽的刺的句。
  “闭嘴,不长眼的笨蛋。老先生一看就知道是有本事的能人,好心帮忙,还能害人不成。老先生您可别生气,富强这孩子不是故意的,就是担心我的身体。不过,我相信老先生的医术,您看吧。”
  瞪了儿子一眼,张奶奶连忙圆话,生怕丹道子不高兴。
  特别是看到丹道子身后的几人,瞬间变色的脸,更是吓的张奶奶有些不安。
  “没事,我能解释。”
  乡下愚民,丹道子什么人没见过,岂会因为张富强的几句话就生气。
  待张奶奶送到刘家平躺好,丹道子耐心的把了片刻的脉。发现这老太太身体健朗着,根本没有受什么伤。顶多就是受了点惊吓,点点头。
  “老先生,我妈怎么样了?”
  见丹道子点头,并没有拧眉,张富国心里的担忧稍松了松。
  “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点惊。没有摔伤骨头,开点药好好养养便可。”
  听到老太太没事,压根就没有摔断骨头,大家都松了口气。
  没摔伤就好,不然,这事还真不好收摊。
  “真的,没摔到骨头,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我这腰,还是有些疼,会不会是扭到了。”
  听到丹道子确认,她的身体没事,张奶奶并不意外。不过,却没有松口的意思。皱着眉头,装着一脸痛苦的样子。
  “妈,你怎么样了,是不是疼的厉害。刘德才,你儿子撞伤了我妈,别想这样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告诉你,再怎么着,也得出点钱让我妈好好补身。谁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隐患。”
  不管真假,贪心的张富家,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么有便宜可捡的好事。
  “没错,妈你可不能犯糊涂,空口白话几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老三家的媳妇,也不甘于后的帮腔。她可没有忘记,这些人往刘家搬的一大堆好东西。再怎么样,也得沾点好处。羡慕的盯着那屋门口放着的凤凰牌单车,更是看的眼馋的紧。
  “这个是当然,是石头的错,家里收着一篮子鸡蛋。就给老姐妹拿着补身,当是我们家的赔礼。”
  张家几个小辈难听的话,让刘奶奶脸上有些挂不住。
  几个破鸡蛋,就想把她打发了。
  张奶奶哪里肯,抿了抿唇,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不过又很快隐去,忍不住有些心急的道。
  “老姐姐,这哪好意思。”
  说话的同时,张奶奶悄悄的冲儿媳使了个眼色。瞄了一眼屋门口的单车,其意不言而预。
  张舒曼也发现了这点,嘴角微扬,眼底掠过一抹寒芒。
  
第二百八十一章 算计落空
   “妈,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撞伤人想给几个臭鸡蛋便了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不行,我说什么也不答应。谁知道这外表看不出什么伤,会不会有什么内伤,日子久了才瞅出来。”
  收到婆婆使来的眼色三媳妇心头大喜,没想到婆婆跟她想到一块去了。单车好啊,值钱又实用,要是能骑着这漂亮的车子上镇上走一圈。肯定是倍有面子,谁见了不得羡慕死。
  二话不说,三媳妇便阴阳怪气的刁难道。
  “那你们想怎么样?”
  总归是自家理亏,面对张家的刁难,刘四婶也不好意思挺直腰杆反驳什么。
  “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也不想狮子大开口,讹你们家什么。既然你们是用车子撞了我妈,正好,就拿那辆单车赔。”
  这老三家的媳妇张口可真是不客气,还装出一副谦虚的模样。让大家听的被雷的不行,讹人一辆几百块钱都难排队买上的凤凰单车。
  这还不算狮子大开口,那是不是要人把老命都赔上才算。
  到是张富国夫妻俩还算有良心,听到三弟媳妇要人一辆单车,顿时脸色陡变。
  “妈,这怎么行,我们怎么能要人这么贵重的东西。”
  “闭嘴,这里没你们说话的份,净知道扯后腿蠢货。”
  张奶奶气的不行,没有想到大儿子这么没眼识。关键时刻不知道帮自家人,反其道而行,还帮着刘家说话。真是白生了这个儿子,跟个木头似的,一点也不知道变通。
  要不是知道这儿子是打她肚子里出来,张奶奶都忍不住想,这个儿子是不是捡来的。
  “不行,单车不能给你们,医生明明说了姨婆根本没撞伤。你们这是敲诈,而且,这单车是别人送给舒曼妹妹的。”
  未等刘四婶再说什么,刘妮第一个憋不住话,气恼的站出来的阻止。
  万重山还有送单车的正主丹道子,听到张家这贪心的话。也是厌恶的眯起了眼,没有想到张奶奶一家子会把主意打到单车上来了。
  “是啊,老姐妹这单车可不是我们家的,我们做不了这个主。而且,你不是没伤着什么,做人可要厚道。”
  刘奶奶心里也不好受,叹了口气,试着打消张家的心思。
  张舒曼并不急着说话,戏谑的看着张奶奶,等着张奶奶往下唱好戏。
  “怎么会,舒曼这丫头住在你们刘家,她的东西自然也算是你们的东西。而且,老三媳妇也是为你们好,这万一以后石头再骑着车再把别人给撞了。别人可没有我们这么好治,正好单车给我们,以后你们家也少点祸事。”
  活一把年纪,年轻时候就是甩嘴皮子的长舌妇。这面皮磨的可不是一般厚,张奶奶一脸为刘家好的劝说,让人听了想发笑。
  “这位女同志,你的好心还是省省吧。单车是我爷爷送给这位小同志的,那就是她的。若是你们用这样的借口,分明就是硬抢。抢夺别人的财物,按法是要枪毙。”
  姚阳实在是听不下去,张奶奶这语出不休的借口。忍无可忍的站出来喝止,颇有时代感的一句句同志,让张舒曼听的很有喜感。
  听到枪毙,张奶奶吓的打了个战栗。只是费了这么大的劲,张奶奶怎么甘心,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放弃。棘手的是,这单车是张舒曼这小丫头,不是送给刘家的。
  对上张舒曼那犀利的眼眸,让张奶奶看的有些心虚。
  “放屁,我们怎么是敲诈了。是他们先把我妈给撞伤,要点补偿,是天经地义的事。”
  瞅着被吓着的妈,张富家立马站出来脸红脖子粗的反驳。
  “我不是故意是,是姨婆自己突然走过来。我才不小心撞到姨婆,单车是舒曼姐的,不能给你们。”
  一直愧疚不吭声的石头,见不得张家的咄咄逼人。红着眼眶,气急的辩解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好好的走在路上,明明是你自己不会骑车撞过来。村长,你可要为我老婆子做主,要是连一个小兔崽子都这样欺负我一个老人,我不活了。”
  瞪了一眼石头,张奶奶黑着脸生怕被别人误会什么。说着说着,张奶奶突然就要死要活的嚎上了。将矛头一下子转向村长,听的村长直皱眉头。
  暗叹这村长真心不好做,芝麻绿豆大点的事,也能扯到他身上。好处却不见得有多少,还不如生产队长捞的好处多。听着张奶奶没事的话,当着这些外人的面,让村长脸上有些挂不住。
  不悦的板起了脸,想借这事拿他当枪使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瞪了一眼张富家,村长厉声喝斥。
  “够了,做人不能这样得寸进尺,连一个小孩子都讹。石头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人不是没什么大事。德才赔一篮子鸡蛋,这事就当抹去。至于这单车,大家就别瞎想了。”
  村长强硬的话,训的张奶奶有些蒙了。
  只是张奶奶脸皮虽厚,却不像陈家完全是不长眼。耍横连村长都敢得罪,自找苦吃。
  “妈,村长说的对,我们不能这样不讲道理。”
  老大媳妇周春花心里念着张舒曼的好,这快一年的时间里。在上山有弄到好东西,都会时不时的端些,接济她家。做人要讲良心,虽然知道婆婆看不上她,还是接口帮着劝说几句。
  省得跟村长关系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再者,谁对谁错,周春花心里清明着。
  “妈,要不这事我们算了,给村长一个面子。”
  老四张富强听到村里最有权威的村长都发话了,心里也有些慌。更精明的瞅出,这单车的事肯定指望不上。还不如卖村长一个好,以后在村长面前多少能留个好印象。
  况且,张富强也不想把张舒曼这个有本事的丫头给得罪狠了。
  心里再有不甘,听到最冬的幺儿子都开口,张奶奶又能怎样。不舍的瞥了一眼单车,只好迫于村长的压力,只好是点头答应下来。
  “好,妈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确定赔一篮子鸡蛋便能了事。刘四婶也是松了口气,鸡蛋给就给吧。反正都是自家养的,用不了多少钱。正好也过年了,谁也不想吵吵闹闹坏了明年的好运气。
  赔了鸡蛋,见张家的人都走远了。石头想到满满一篮子,存了好久的鸡蛋,就这样没了。心里有些不舍,又想到被他摔的链子都掉出来的单车。看着张舒曼时,石头心里更是不好受。
  做错事,就得认错,石头乖乖的走到张舒曼跟前认真的道歉。
  “舒曼姐对不起,我把车子给摔坏了。我保证,等我长大了,一定会努力挣钱。赔给舒曼姐一模一样的单车,舒曼姐别生石头的气好不好?”
  怯怯的望着张舒曼,石头生怕张舒曼因单车的事,生他的气。
  “说什么傻话,怎么会生你的气。单车也没坏,只是掉链了,拆出来修一悠就好了。你把裤腿卷起来,看看腿是不是摔伤了。”
  敏锐的嗅到石头身上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张舒曼沉声道。
  “摔伤了,石头你摔哪了。”
  事情解决了,听到张舒曼提起,大家这才猛然想到了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听到儿子吭声,刘德才也以为石头没事。
  “爸,别担心,我没什么事。”
  听到单车还能修,石头心里的不安稍放心些。对上大家关心的目光,石头只好将裤腿卷起,不小心碰到被单车压伤的地方。石头倒抽一口凉气,疼的拧起了眉头。
  “你个臭小子,腿都淤青了一大片,怎么不知道说。是不是很疼,妈去拿药酒擦擦。”
  看着儿子淤青了一大片的腿,刘四婶看的心疼极了。
  “我这也有跌打药酒,你拿去给这孩子擦擦,见效快。不消二天,就能消淤。”
  丹道子大方的拿了用珍贵药材泡制的药酒递了过去,效果绝对不是丹道子自己吹的。别说是小小的淤青,就是手脚脱臼,甚至是断了,擦擦都能起作用。
  小小的一瓶,平日卖给人往少的说也有千把块钱。
  “谢谢老先生。”
  事关自己儿子,刘四婶也没有客气。压根不知道这药酒的珍贵,接过当水似的往石头腿上倒。就连万重山,看到刘四婶这样浪费,都有些心疼的皱起了眉头。
  “单车我会修,我帮你帮好它,家里有螺丝刀还有钳子吗?”
  看着掉链子的单车,姚阳热心的卷起了衣袖,主动的开口修单车。看着被刮花了好几处的车身,见张舒曼真的没有不舍的样子,对张舒曼的大度忍不住高看了几眼。
  “同志,你懂修这车子,太好了。你等着,我马上把东西找来。”
  刘德才听到姚阳会修单车,顿时眼睛一亮。村里可没有人懂修这车子,甚至镇里都没听谁会。能修好,刘德才心里松了口气。
  “那是当然,我在军中专门跟人学过,别说是这单车,就是大车都没问题。”
  脸上扬起一抹阳光的笑容,姚阳一点也不见生。
  
第二百八十二章 车站之险
   乡下的年,从来都是过的热热闹闹。丹道子年前便匆匆的返回家,与家人团聚。到是孤家寡人的万重山留了下来,眼巴巴的希望为张舒曼能做点什么。
  其目地吗?
  除了报答张舒曼的指导之恩,更多的怕也是为了灵丹。
  时间转逝,眨眼间谁也没有想到万重山还真是有耐心。这一住就是几年,不仅是改去了吃大锅饭的年代。变成了私有承包制,高考也恢复了,更棒的是经济也开始了新的增长。
  也就是说,大家可以自己摆摊卖东西。不像以前,有家就是只鸡,都难卖出去。怕被查,是不是家里多养。大家的日子,也算是真正好转,只要大家勤劳。
  就不愁过不上吃不饱,睡不暖的日子。
  刘家的好日子就更不用说,在张舒曼的有意帮助下。分包下来的田,总是意外的比村里人长的好,收成自然更不在话下。
  几年的时间,张舒曼的修为恢复的不错。除了这些,还吃惊的发现,丹田随着她的伤一点点的修复。莫名其妙的,会自己钻出一缕诡异的灰色灵力。其余的霸道,竟然会将灵气吞噬,成为它的力量。
  甚至,就连三昧真火都避其锋芒。让张舒曼一下子想到,这古怪的力量,会不会就是她之前不小心吞噬怪东西。
  随着这股古怪的力量出现,张舒曼惊喜的发现。她可以感应到空间所在,虽然还不能进入空间,却能清楚的感应到空间仍与她绑定在一起。冥冥之中,张舒曼还感应到了唐武还在空间里。只是,她还做不到,将唐武他们从空间里接出来。
  另一件让张舒曼无奈,也逼得她不得不考虑离开的是。几年的时间里,她的身高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娟子还有石头,都发育的比张舒曼高出一个头。甚至连小不点丫丫,都隐隐有超过的势头。还好四婶一家厚道,没有怀疑张舒曼是妖怪。只一心的认为张舒曼会不会是营养不良,天天都蒸二个蛋给张舒曼补身。
  认命的咬了一口漂亮的白煮蛋,眼尖捕捉到万重山那怀疑的目光。张舒曼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他以为她想。一把年纪,还扮成无知的小萝莉哄骗世人。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也是该分别的时候了。”
  在四婶家,一住就是足足四年,眼见着马上就快到八零年。四婶对她好,张舒曼也没有亏了四婶。偷偷的将下品灵丹融入水中,让大家喝下,百年内平平安安终老应该是不成问题。
  临别之际,张舒曼又拿了些从古墓得到了金子,叮嘱万重山当了。
  “前辈,您是不是要离开?”
  看着面露不舍的小前辈,想到前几天让他去当的金子。让万重山不得不怀疑,张舒曼是不是要走了。
  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张舒曼,看着依旧稚气的脸。几年了愣是一点变化也没有,让万重山忍不住怀疑。这位小前辈,压根就不是小孩子,只是不知道得病还是因为修练的功法导致长不大。
  想想也是,若真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有此可怕的修为。聪慧到,让他都自愧不如。
  “你说呢?”
  挑了挑眉,张舒曼没好气的睨了万重山一眼。这老小子在村里现在可谓是混的如鱼得水,就连村里的神婆都快被抢光了工作。不管是掐算问卜,看风水下葬的事都全让万重山给大包揽。
  相视一眼,传达着彼此都懂的目光。
  离别,张舒曼并不想太过煽情,更不想有太多的眼泪。相处了几年,总归是有感情的,张舒曼不想看到大家难过。是因为怕因为大家的挽留,而舍不得走。
  留下一封信,还有足足一万块,与万重山悄然的离开了这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家。
  有了这些钱,石头还有娟子甚至是刘洋两个小的都不用再为上学发愁。
  “前辈,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人已到了火车站,万重山仍并不清楚张舒曼选择的落脚处。看着离家后,仍镇定自若,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张舒曼,更是让万重山好奇不已。
  “你还要跟着我?”
  瞥了一眼万重山,张舒曼其实心里也在思索着。接下来的路,何去何从,望着人潮蜂涌的火车站。一时间,还真不知道买去哪里的车票。因为对张舒曼而言,没有唐武还有大伙在,都没有什么差别。
  更何况,这个时候到处经济都是刚刚复苏,压根没有什么好玩的。每天对张舒曼最重要的,还是日复一日枯燥的修练。
  以前她到是想背上行囊,环球旅游,但张舒曼希望一路有唐武的陪同更有意义。
  “嘿嘿,前辈在村里呆了几年,我想回香港看看师傅他们。再抽空去看看以前认识的那些老友,其实像我们这样在香港那边最适合。要不,前辈你也陪我一同,吃住方面我可以帮前辈安排好。当然,晚辈也不会限制前辈的自由。”
  讪笑了两声,万重山想了想,还是没忍住道出了心里的想法。太久没回去,万重山也想回去看看。
  “去香港吗?这倒是个不错的去处,不过我没有过关的证件。”
  垂眸想了想,香港那边这时虽然还没有回归,不过管理上确实自由不少。而且张舒曼深知香港人最信风水这些,若是不小心被人知道点什么,也不会被人当怪物看。
  “这个前辈可以放心,我已经帮前辈办理好了。这么说,前辈是同意了一起去香港。”
  明白了小前辈话中的意思,万重山不由的眼睛一亮。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说服了,他一路准备了满肚子的话都还没倒出来。
  车票万重山一早就让人买好,先到S市,再转水路。
  火车站人多拥挤不奇怪,正当张舒曼要准备上火车之际,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不过无端被人用刀子抵住腰,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正当张舒曼想回头,看看是谁这么大敢胆,敢拿刀子对准她之际。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冷厉的警告。
  “不许回头,别喊。帮叔叔一个小忙,把这袋子东西带上火车。要是你不听话,别怪叔叔手里的刀子捅破你的肚子。”
  万重山吓了一跳,没有想到上个火车。居然还有人不长眼,拿刀子对准前辈。收到前辈使来的眼色,万重山顿住了步子,没有急着出手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小贼。
  瞥了一眼身后的人递来的手提袋,张舒曼利眼一扫。瞬间看穿了袋中装的为何物,一袋子装的满满的白货。
  对方怕是不敢自己拿上车,怕被人检查出来。让她帮忙,若是出事他也能逃的快。才铤而走险,来这么一出。威胁一个小孩子,还真是够胆。眼底掠过一道寒芒,装出天真无邪的道。
  “叔叔我怕,你要做什么,为什么自己的东西让我帮你拿。”
  “闭嘴,让你拿就拿,老家伙警告你最好也别耍花样。不然,我不会让你们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望着张舒曼的侧面,牛哥有些意外,这小地方还有这么漂亮的小丫头。长的真心不错,细皮嫩肉的。声音也好听,要是再等几年,肯定是个水当当的大姑娘。
  思及此,牛哥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诡异的异彩。
  这牛哥异样的表情,张舒曼岂能错过。不悦的微眯起了利眼,在心里冷笑,果真是道上混的。心够黑,居然连一个小孩子的主意都打。满肚子龌龊的心思,让人看了都感觉恶心。
  “你说谁是老家伙,赶紧把人给放了,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人没有几个是愿意服老的,万重山自然也不例外。万重山是什么身份,作为一个大师,从来都是被人敬着。谁敢叫她是什么老家伙,犀利的眼睛如刀子射向牛哥。
  气势全开,吓的牛哥都忍不住打了个战栗。
  又想到在暗中的那些兄弟,想到他居然被一个老头子的一句话吓到。牛哥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怒瞪了一眼万重山,厉声威胁道。
  “闭嘴,乖乖的帮老子把事给办好,不然我连你也一并捅死。”
  因为激动,牛哥的刀子往张舒曼的腰捅进了几分。把张舒曼的衣服都割破了几道口子,立时让张舒曼变了脸。
  “找死,你敢弄坏我的衣服。”
  “小丫头脾气不小,别动,再动可就不是只是弄破衣服这么简单。”
  牛哥没有想到张舒曼,会因为衣服被弄破发飙。看着板起脸,让人感觉压力的张舒曼,牛哥眼睛又是一亮。眼尖看到了穿着军服的阿兵哥走过,吓的拿着刀子的手又是一紧。
  “威胁我,你够有种。”
  冷哼一声,张舒曼看着那闪着银光的小刀,眼底的杀气更浓了几分。抿了抿唇,懒的跟这个不长眼的小混混浪费口手。出手如闪电,牛哥甚至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手中的刀子便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张舒曼的手里。
  “你?”
  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杀气,牛哥吓的心跳都停了几拍。不敢想象,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第二百八十三章 火站之缘
   “我什么,送你上路。”
  对这种无恶不作之人,张舒曼根本费不着浪费口舌。更不必心慈手软,反正这个年纪。干这种白货倒卖,抓到了也是要枪毙的,她只不过是好心送他提前上路罢了。
  在万重山惊愕的目光下,张舒曼脸上带着笑。但在牛哥跟万重山眼中看来,却是比恶魔的笑还可怕。
  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原本在张舒曼手中把玩的刀子,突然就直直的捅在了牛哥的胸口。
  “你?”
  傻眼的低头看着胸口的刀子,牛哥吃痛的惨叫一声。目光死死的瞪着张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道上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他,居然有天,会败在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丫头手里。
  甚至,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出来混的,终有一天是要出来还的。这点牛哥心里自然是清楚,只是没有想到这天来的这么快。不过牛哥还真是硬气,刀子都捅在胸口上里。竟然愣是还没有断气,大胆的将刀子硬拔了下来。
  无视喷发而出的血,杀气腾腾的持刀想刺向张舒曼。
  “贱丫头,你敢要老子的命,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去垫背。”
  “啊,杀人了。”
  火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很快发现了这一幕。看到牛哥手里染血的刀子,还有不断冒血的伤口,纷纷尖叫着四散逃远。
  不远处的兵哥哥,还有牛哥潜在人群中的同党看到这一幕。也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至于万重山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则吓的倒抽一口凉气,没有想到这个歹徒命这么硬。
  都成了这副模样,还忍着一口气,想拉张舒曼垫底。再看着镇定自若,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杀人的张舒曼。万重山看的都冒了一身的冷汗,这位小前辈是不是太大胆了些。
  居然直接抢了对方的刀子捅人?
  不管怎么样,万重山也是站在张舒曼这边。看到这惊险的一幕,急忙大声提醒,同时也没有忘记去制住那些冲上来的同党。
  “前辈,小心。”
  “凭你,也敢说拉我去垫背,不自量力。”
  看着来势汹汹冲她扑来的男人,张舒曼不屑的冷哼一声。在大家惊愕的注视下,突然一个踢脚。神迹的将牛哥给狠狠揣飞了近十米,砰的一声,撞倒在电线杆下。
  喷了一口血在地上,便彻底的咽的气。
  “该死,这个死丫头杀了牛哥,我们杀了她。给牛哥报仇,杀了她。”
  看到牛哥的下场,那些冲上来,原本只是想抢白货的同党。顿时气红了眼,暂时先不管那些货。突然从外套的内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机对准了张舒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那些兵哥哥也不是吃素的,任由这些歹人伤害一个孩子还有老人。也纷纷掏出了枪,抢先将这些歹徒给毙了。
  “趴下。”
  看到这惊险的一幕,万重山连忙厉声大喝。
  慌了神的人群,听到万重山的厉喝,神经反射的纷纷趴到了地上。同一声间,枪声连二连三的响起。吓的不少胆小的妇人,直打哆嗦,个别没见过这种大场面的人。
  更是当场吓的尿了裤子,所幸的是。在大家的期盼下,总归是邪不胜正,这些狠辣的歹徒,最终还是败在了兵哥哥的枪口下。
  至于张舒曼,也不好意思让人察觉她刀枪不入,假意的找了个墙柱护身。
  “啊,救命啊。”
  响亮的枪声之后,大家仍是心有余悸的尖叫着。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孩子的哭闹声。虽然有几个百姓不幸中了流弹,所幸的是,伤口并不至于要人命。
  阿兵哥中,也有一个中了枪,手臂被子弹贯穿。流了不少血,军绿色的衣服都沾满了血迹。
  虽是如此,这些正直的兵哥哥,却还是尽职的查探了一翻。确定这些歹徒是否死透,而火车站的那些安保人员。听到枪声停止了,也纷纷召集医护人员救人。
  “小武你没事吧,坚持一会,我马上安排人送你进医院。放宽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身为队长,看到自己的队员受伤,汪卫国心里也不好受。受了手臂甚至不至于要了性命,却是担忧队友会不会因此而残了一条手臂。若是手臂废,以后怕是只能退伍。
  “队长不用为我担心,只是一点小伤。队长还是问问那位小朋友,还有大家都怎么样了。”
  被唤作小武阿兵哥,虽然是新兵入伍不足一年的时间。但却热心的很,满腔的为人民服务。比起自己的这点小伤,小武更担心的是大家怎么样了。
  点点头,汪卫国对队友的觉悟很是欣慰。也不多做强求,走到张舒曼跟前,打量了张舒曼还有万重山一眼。想到之前这对爷孙俩露的一手,汪卫国立马明白。
  这位老人还有小女孩,都不是普通人,应该是练家子。这些歹徒也是倒了血霉,招上了不该惹的人。
  礼貌的行了个军礼,关切的道。
  “两位同志,你们没事吧。这些人,你们认识吗?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跟你们动起手。”
  汪卫国的话刚落,负责检查袋子的另一个兵哥哥,突然大喊。
  “队长,你快过来看,这袋子里装了好多白货。”
  白货?
  见危险过去,忍不住好奇远远围观的群众。听到这话,顿时眼睛亮了起来,纷纷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张望。当看到那装了满满一袋子的白货时,皆是看一倒抽一口凉气。
  就连汪卫国,突然之间看到这么多坏人的白货,也是拧紧了眉头。要是这玩意转手出去,这得多少人被害的妻离子散,甚至活活被害死。
  这些人也算是没死的冤,干这个被抓到,一样也是死罪。
  垂下眼帘,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眼张舒曼跟万重山。想到之前所见,汪卫国可以直接将两人的嫌疑剔除。
  “原来如此。”
  看着这些白货,万重山眼底掠过一抹了然。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些亡命之徒,会突然盯上他们。让小前辈帮忙运货,原来是怕上车的时候穿帮,想找个替死鬼。
  心思果真是够狠辣,死不足惜。
  只是,想想惊险的过程,万重山还是忍不住捏了把冷汗。那可是枪,子弹一射穿身体。就算修为再好,也挡不住。好在有这些兵哥哥出后,不然这事可真够悬。
  “同志,我们并不认识这些人。”
  对上汪卫国瞥来的眼色,万重山并没有急着详说,只是简单的道了句。公道自在人心,这明显的事,万重山相信这些正直的兵哥哥,一定不会冤了好人。
  “同志请放心,我们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朴实的百姓。这位小妹妹,你的身手不错,是练过的吧。”
  对万重山的态度,汪卫国理解的点点头。感兴趣的瞥了一眼不闪不躲,敢大胆直视他的张舒曼。汪卫国不由的眼睛一亮,是个人才,要是长大了能揽入军中绝对是个不错的苗子。
  给人的第一印象,虽然看着白白净净,但汪卫国却能看的出来是能吃苦的。
  “你好。”
  被汪卫国过于灼热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舒服,张舒曼微拧了拧眉。但因为对方的目光里,并没有什么恶意,张舒曼也不好发作。看的出来,这个男人是不错的。
  肯冒险带着自己的队友,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本质而言,张舒曼也挺喜欢这些穿着绿衣的军装的兵哥哥。当然,要是别用这种火热的目光盯着她就更好了。
  张舒曼眼中的明显的疏离,虽让汪卫国有些意外。但是,对方成熟自然的态度,更是让汪卫国忍不住另眼相看。瞄了一眼万重山,有本事的高人哪个不是有些小脾气。
  想张舒曼爆发力十足的一脚,连汪卫国都有些汗颜。
  “前、舒曼,不可无礼。同志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那个我们要坐的火车快启动,同志可以让我们先上车吗?”
  下意识的想脱口而出,叫张舒曼前辈。被张舒曼的一个眼神阻止,不得不硬生生的临时改口。听到车部的广播响起,万重山怕误了点。火车开走了又得再等几天才有车,只好顺口问了句。
  “这个当然可以,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荣幸。我叫汪卫国,不知两位同志尊姓大姓,坐火车是要去哪里?老同志,行礼我帮你提吧。正巧,我们也是去S市执行任务。”
  瞄了一眼万重山手里的车票,汪卫国惊喜的发现,竟然是一样。都是去S市,不由的眼睛一亮。不过,若是汪卫国知道,张舒曼跟万重山去S市,只是一个中转站怕就乐不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不用了还是我们自己拿吧。刚才的辛苦你们了,对了我这里有些止血的伤药,正好你拿给那位好心的同志。倒些药粉,伤口好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