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121部分

抿唇,张舒曼不是那种遇事选择逃避。当什么也不知道的人,心知这其中肯定有事,自当是打破沙锅问到底。
  “大姐,二姐她真的变了。大姐离开后,二姐不知怎么的跟朝廷中的皇室人员搭上了关么。似乎是利用了大姐留下的那些好东西,让皇上同意将二姐赐婚给太子。”
  捕捉到大姐眼的坚持,舒朗便知道这些事,瞒不了多久。叹了口气,只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始末娓娓道来。
  虽然话还没有全说出来,当舒朗说到舒心嫁进了皇族。张舒曼便可以肯定,这个令百姓生惧的太后。是舒心错不了,想到在街上所听所闻,张舒曼只觉得无比的寒心。
  不敢相信这些年,舒心会变成这副模样。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太后就是当年可人的小丫头。说到底,这人心果然还是最让人琢磨不透。
  “现在朝中的太后,就是你二姐吧。”
  虽不想相信这个事实,但张舒曼还是忍不住听了心里难受。
  “嗯,是二姐,大姐是在路上听到了一些传闻吧。二姐她现在可是威风了,一手把朝政大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皇上也没有说不的权利。”
  说到这些,舒朗脸上并没有多少佩服,有的仅剩嘲讽。倒不是说舒朗瞧不起女人当权,只是这个二姐做的太过了。
  一个女人家,沉迷于男色成何体统。还让朝中的那些爪牙帮她抓男人,在舒朗眼中看来,根本就是疯魔了。想男人想疯了,一把年纪还闹这些,把张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舒朗是真心的希望,跟这个二姐从没有半点关系。
  龙苑听到相公提到这些,忙冲众多孙儿还有曾孙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都退下。
  这些事,不是小孩子能听的。万一,一个不好传出去,指不定又会给家里招来祸患。
  “算了,随她吧。不过都是凡尘俗事,以后不再来往便是。顾好自己问心无愧就行,爹呢,家里都还好吗?”
  许多事想明白了,根本犯不着纠结。凡人再厉害,威风也就不过百年。既然舒心沉迷于这些,那便没有再见的想念。
  眼不见为净,就当从没有认识便可。
  又想了便宜包子爹,顺口又问了句。都过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大家还安否,又或许早已离开。
  “大姐放心,这些我都明白。爹他早二年便去了,走的很安详,就是念叨着大姐跟姐夫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大家都年纪不小了,都是能作别人曾爷爷辈的人。有些事,就算张舒曼不说,舒朗也能明白。不然这些年也不会没有再进宫一次,见见这个二姐,或者是劝说什么。
  想到大姐好不容易刚回来,说这些好像太破坏气氛。舒朗假意轻咳了一声,忙又将话题转移开。
  “大姐,这次你跟姐夫突然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舒朗对张舒曼重生的事,虽然并不清楚。但也知道,去修真界的目地是为了什么。一开始便约定好,等龙苑离开,他会去修真界投奔大姐。
  这百年的时间,对普通的凡人而言就是一辈子。但对修真者却不过只是转眼间的事,只是舒朗想了无数个可能。也没有想到,张舒曼等回来,就是想再见最后一面。
  随后便会闭关在空间里苦修,准备飞升事宜。
  一切来的太快,在回来的路上。虽然张舒曼没有再刻意的修练,但修为还是蹭蹭的爆涨。借着体内混沌之力不断吸收,短短时间张舒曼已然突破到了大乘期。
  等体内的混沌之力完全的炼化,收归已有。突破渡劫飞升,定指日可待。当然,若是将玉净瓶从尸皇的手里取回,迅速怕更是一日千里。
  “爹去了?”
  好看的柳眉轻蹙,张舒曼没有想到包子爹去的这么快。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听到包子爹虽去了,但走的却是安详。
  虽有小小的遗憾,但也并非不能接受。生老病死同,本就是天道常理。
  又听到舒朗后面的一句询问,张舒曼与唐武相视了一眼。没有想到这些年没见,三娃想事情更成熟了。这样也好,以后就算她跟唐武不在,相信他也能照顾好自己。
  “你想太多了,我跟你大姐离开不短时日。你大姐想你们,回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回来一趟不易,唐武不希望气氛闹的太僵。主动接话,希望在这段时间,大家能有愉快的共处。离开的事,等准备离开再告知也不迟。
  “真的?”
  听着姐夫简单的解释,舒朗仍旧觉得事情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不是真的,还有煮的不成。你姐夫还能骗你不成,快别说这些有的无的。赶紧准备桌好菜好饭,让我们解解馋才是正事。不过你这小子还真是不错,一口气生了这么多孩子。我们大家都还单着,你已经是儿孙满堂。”
  已突破元婴期的无邪老人,整个人摇身一变。年轻的就跟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没什么区别,嘴上虽然这样打趣。
  不过无邪老人对实力的渴望,却从没有变。并没有因外表变年轻,便忘记了初衷。虽然修为还达不到,不过师父已经答应让大家一起躲进空间,带着大家飞升上界。
  想到要不了多久,便能到传说中的仙界看看,无邪老人就是做梦都想偷笑。这辈子,混到这个程度,值了。
  “无邪爷爷,快别取笑。无邪爷爷怕是结婴了吧,重逆身体。看起来比舒朗还要年轻,若是无邪爷爷愿意,也可以成婚生子。龙苑,你让管家立刻去厨房安排,多做些好菜。”
  再三的被打断,以舒朗的聪明,越是能肯定这其中有异。悄悄的望了一眼大姐,见大姐没有要补充的意思。
  便没有再固执的追问,顺势接话。
  无邪爷爷?
  相公突如其来的话,让龙苑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至于旁边的管家还有家丁等更不用说,惊愕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一地。
  不敢相信,这个看着比老太爷年轻的男子,竟然还是爷爷辈的人。连老太爷都喊爷爷,那,对方的年纪该有多少?
  想到这些,大家越发肯定,家里的主子都是神仙辈的人。不会老,而且个个都是长的人中龙凤,好看的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人。
  “主子,我们可以回家看看吗?”
  离开太久,跟随张舒曼身边的侯元宝几人。并非全都是没有家的人,不像是春雨跟春梅,从小被卖去给人当丫环。
  连自己家在哪里,都记不清楚。回来一趟,想回自己本家看看也无可厚非。
  “这个当然可以,都回家看看吧。”
  瞥了一眼问的小心的温通,张舒曼想也不想便答应了下来。
  让张舒曼还有舒朗都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人不想见,但往往却不能完全如人意。大家坐在一起,刚吃过饭,没成想却意外的听到管家通传。
  宫里的那位自己来了,此刻已经到了家门外。让舒朗想借口将人推拒在门外都来不及,毕竟,舒朗跟张舒曼可以不用理会。
  但别人不行,现在的舒心背后代表着的,就是朝廷。若是舒朗哪天不在这个家,谁知道舒心会不会安排人做些什么。
  “相公,我们要出去迎接吗?”
  知道自家相公的身份还有脾气,对这个二姐看不上眼。如今这人都找上门了,龙苑也不敢擅自做主。
  龙苑在询问舒朗意见的同时,舒朗的目光却是瞥向张舒曼。似小时候一样,习惯听从大姐的意思。
  “去吧,有些事有些人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了。”
  叹了口气,张舒曼没有想到,舒心会来的这么巧。人既然主动找上门了,就见一面也无妨。
  “我听大姐的。”
  见大姐还有姐夫都没有意见,舒朗又能说什么。轻蹙着眉头,起身准备接驾。
  不愧是权侵朝野的太后老佛爷,架子不是一般的夸张。凤鸾大轿都到了门口。没有见到人出来接驾,舒心愣是没有从轿中出来。
  淡定的等着大家出来,只是让张舒曼都没有想到的是。舒心还真是变了,变得都快让人认不出。回故乡见娘家的人,身边居然还有几个漂亮的少年相伴,好不快活。
  神识看到轿中的一幕,张舒曼眉头拧的都快能打上几道死结。舒心这么做是真的回来探亲,还是纯粹来示威?
  出来接驾的舒朗,显然也是发现了鸾轿中的一幕。脸刷的一下,黑的都快媲美包公。若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曾经的二姐变得如此荒唐无耻。
  “大胆,见了太后。还不赶紧下跪迎接,该当何罪。”
  太监总管见舒朗出来后,半响仍没有要下跪行礼的打算。顿时板起了脸,厉声大喝。
  而半躺在轿中的舒心,这才推开了身边的男宠。浅笑着探出头,不急不徐的打断。
  “不用了,都是自家人。多少年了,没有想到吧舒朗,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第三百二十一章误入魔途
   一个人有心想变很快,看看眼前的舒心,让人只觉得陌生。与身份不同艳丽的暗红色凤服,头顶着黄灿灿的凤冠。脸上也是浓妆艳抹,眉宇间让人感觉到一股子邪气。
  脸上虽在笑,但却让人深感到这笑,并没有真正达到心底。顶多就算是皮笑肉不笑,让人只觉得无比的虚伪。
  扫视了一眼多年未见的弟弟,再瞥了一眼同样年轻貌美的龙苑。虽然一早就知道其中的原因,知道这一切,都是得益于大姐。只是不同的是,她跟龙苑都不过只是皮相年轻。
  而不似大姐跟舒朗,因为不断的修练,可以无限的延长寿命。真正的得到传说中的长生不老,甚至跟仙人一样,拥有神秘莫测的法术。
  想到失踪许久的大姐,舒心还是忍不住心绪难平。觉得大姐太偏心,为何独独就容不下她,不肯教她。垂下眼帘,眼底不着痕迹的掠过一缕怨恨,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不过这些只是对于普通的凡人而言,舒心这虚假的作态。怎么可能逃的过舒朗的神识,谁也不是傻子,瞧不出舒心的那点小心思。
  就连龙苑,也看的出这个‘二姐’,这趟不打声招呼上门没安什么好心。
  “是没有想到,不过这些年没见,二姐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看来做了太后,果然就是不一样,飞上枝头成了人人都要朝拜的凤凰。”
  实在看不惯二姐的态度,舒朗忍无可忍的嘲讽了句。满意的看到二姐变脸的样子,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一闪而逝的杀机让舒朗心惊。
  没有想到以前对他还算不错的二姐,会变得这样不可理喻。不过不轻不重的一句讽刺,便动了杀心。若换成是别人,岂不是当场命人杖毙。想到这个可能,舒朗对偶尔听到的传闻。
  对这个二姐,更是觉得心寒。
  越发肯定,这些年没有去宫里走动是正确的选择。
  “大胆,休得对太后老佛爷无礼。”
  舒心身边的老嬷嬷,听到舒朗不敬的话,立时板起了脸厉喝。
  “吴嬷嬷没有关系,三弟只是跟哀家开个玩笑。呵呵,三弟是在怪姐姐吗?这是宫里的规矩,哀家以为三弟应该懂的。不过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不管是你还是龙苑见了哀家,都不用行跪礼。”
  轻喝了句吴嬷嬷,舒心张口一句句哀家,无形间不是在自抬身价。提醒着舒朗,她此刻的身份有多尊贵。
  尊卑有别,哪怕本是血脉至亲。
  舒心这些年在宫里,也早已习惯被人捧着。人见都要下跪行礼,哪怕这人是当今的圣上也没有例外。对这些,舒心更是无比的骄傲。
  “好了,让那些下人都退下吧。在门外候着便可,在自己娘家里,没人敢对哀家无礼。三弟,龙苑我们进去吧。好久没有回来看看,怪怀念的,可惜不知大姐去了哪里一直没有消息。”
  说这话的时候,舒心不着痕迹的用眼角瞄了一眼舒朗的反应。似在刺探,舒朗是不是知道张舒曼的下落。只是独独没有告诉她,将她排斥在外。
  并不知晓,张舒曼已经回来的消息。不然,舒心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跑来家门口拿乔炫耀自己的身份。
  “二姐这次匆匆回来,想做什么?”
  这个二姐,在宫里玩惯了这些勾心斗角的手段吧。竟然跑来家里,也玩这个阴谋阳谋,更是让舒朗看不上眼。
  拧着眉头,懒的去费话,不客气的直截了当挑明。若是这次二姐跑来,是想算计到大姐头上,那就别怪他真的翻脸。
  “三弟你是不是对哀家有成见,二姐难得回来。自然是为了叙旧,看看家里一切是否安好。还是,你也跟那些不识趣的人一样,看不起你二姐我。”
  伸出右手,习惯让身边最宠爱的男宠小心翼翼的扶着。捕捉到舒朗眼中的不质疑,舒心不悦的微眯起了眼。凌厉的眼眸中,飞速的掠过一道寒芒。
  “太后娘娘您误会了,相公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意外,太后娘娘突然到访,没有别的意思。”
  感觉到气氛的异样,龙苑还真有些担心。相公跟太后娘娘硬碰硬,把关系闹的更僵。忙主动的开口打圆场,想将这事圆过去再说。
  龙苑的心意是好的,不想看到姐弟俩闹翻。特别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加上也忌惮舒心现在的身份。龙苑本身也是皇室中人,这些后宫不见血的宫斗,女人间的狠辣都有些见闻。
  一个不好,迁怒到自家,这些都不是龙苑乐意看到的。
  只是龙苑的好意,并不代表舒心看的上眼。一个眼刀扫向龙苑,不代一丝的感情。
  “哀家需要你来指手划脚,提醒我吗?对了,哀家只是免了三弟的礼。可不包括你,你好像也还没有向哀家行礼问安,可知、该当何罪。”
  本来心里就堵着一口气,龙苑突然插话,无疑是撞到了枪口上。挑了挑眉,舒心不客气的咄咄逼人质问。
  “太后娘娘息怒,龙苑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知道她这是被迁怒敢,多年的教养,让龙苑无法反驳什么。更不想因这些小事,让舒心抓住把柄。二话不说,便恭敬的将礼补上。
  捏着手帕,有条不紊的福了福身。
  “太后娘娘息怒。”
  至于府上的众多家丁,还有丫环,也纷纷下跪行礼。当然,其中也包括宫里陪同的众多太监宫女。压低着头,生怕被太后盯上,当出气筒推出去直接给乱棍打死。
  “舒心,这么些年没见,你真是长本事了。跑来舒朗家里摆架子,怎么,在宫里还没有威风够吗?”
  实在看不过眼的张舒曼,忍不住出言讥讽了句。若不是亲眼所见,张舒曼还真不想相信。眼前这个威风八面,派头十足的女人就是曾经听话懂事的舒心。
  “大姐?”
  猛然听到记忆中熟悉的声音,舒心禁不住全身一震。看到与姐夫一同从客厅里走过来的大姐,舒心有些心虚的后退一步。
  想到她刚才所做的种种,可能被大姐全部看在眼里。更是让舒心有些慌了手脚,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被大人抓了个正着。
  这些年舒心虽然怨恨着大姐,但心底里,当初的那股敬畏并没有忘却。不过舒心好歹也在宫里呆了半辈子不止,很快便收敛好情绪。
  不着痕迹的压下心里的那股敬畏,深吸了口凉气。展颜扬起一抹端庄又不失威严的浅笑,轻咳了一声,方又沉声道。
  “大姐,姐夫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说一声。”
  捕捉到大姐盯着她身旁的男宠时,眼底的不悦。舒心像是触电了一样,迅速的收回了手。
  宫里人都精明的很,察觉到太后的异样。纷纷识趣的闭紧了嘴巴,不敢像对龙苑跟舒朗一样。大声的喝斥什么不懂规矩,或者是警告张舒曼要行礼之类的话。
  “我们也是前脚刚到不久,没想你这么巧来了。没成想,我们刚回来,你就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惊喜。居然都成了大权在握的太后了,好不威风。不过,你要威风,留在宫里怎么样都行。在这里,最好还是乖乖的收起你的利爪。”
  犀利的目光扫了一眼舒心身后的几个男宠,又补充了句。
  “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人,也别带来这里。免得污了大家的眼,有些事适可而止。”
  张舒曼这一通大胆的话,把不少人都吓的抽气不已。特别是这些宫里熟知太后脾气的宫人,更是吓的心跳都快拍了几拍。
  压低着头,不敢猜测太后会如何震怒。按着太后娘娘平日的脾气,怕除了人头落地,没有第二个选择。
  “大姐,这是我的私事。我们都只是俗人,只想及时行乐,可不像大姐还有姐夫这么清高。不想一辈子后悔,闷闷不乐有什么不对。算来,舒心能有今天这个模样,全是承大姐所赐。”
  这么多年,谁敢这样不给面子的对她大小姐。就算有,也绝不会有好下场。被大姐这样当众驳了面子,舒心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笑容僵在了脸上,难掩愤恨的激动反驳。
  想到被她囚在宫中,仍对大姐痴心不改的莫名。舒心更是气愤难当,瞪着张舒曼,眼中尽是浓浓的妒恨。
  要是大姐从没有存在该多好,或许莫名一定不会这样待她。
  “主人,这个女人身上有魔气。”
  感应到了美味的气息,魔姬兴奋的用力嗅了嗅。确定这股魔气,是从舒心身上散发出来,不由的眼睛一亮。
  唐武还有张舒曼修为同样也不低,自然也察觉到了。舒心身上散发出的魔息,虽然只是一瞬,很快便隐没。默契的相视一眼,将惊讶隐于眼底。
  这是怎么回事,舒心怎么会跟魔修染上关系?无声的扫视了一眼舒心的丹田,看清舒心丹田中那黑色的魔气时,张舒曼这才敢确定没有看错。只是有些想不明白,舒心是怎么跟魔修搭上关系,自己也成了魔修中的一员。
  
第三百二十二章注定敌对
   “二姐,你怎么能这样对大姐说话。”
  未等张舒曼开口,舒朗便听不下去,黑着脸抢先怒喝。在舒朗眼中看来,二姐现在就是一只白眼狼,都把大姐当初的好全丢到脑后去了。
  也不想想她这个太后的位置,要是没有大姐的面子。她能坐的上去,想想这些,舒朗更是觉得无比的寒心。
  “哼,我怎么不能,我可不是你。有大姐宠着,什么好东西都往你身上堆。我为了自己争,努力让自己过上好日子有什么错。你们清高,看不上这些,我只是普通人除了追求这些还能怎么样。”
  话既然已经开了口,舒心干脆便错到底。板着脸,固执的反讥。
  显然,从头到尾舒心都没有认为错是在她自己身上。
  “不可理喻。”
  气极反笑,舒朗气的连话都不想再多说。
  “那你现在高兴了吗?得到你想要的,觉得光荣吗?”
  摇了摇头,看着死性不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舒心。一时间,张舒曼除了无奈,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也有些想不明白,当初好好的一颗苗子,怎么这么容易就长歪了。思想变得如此偏激,完全没有理性可言,一个劲的就是认为别人错了。
  怎么就没有回过头想一想,真的是别人错吗?
  扣心自问一开始从没有偏心过谁,只是舒心自己没有灵根。她就是有心想带着舒心修练也行不通,至于莫名的感情,她更无法控制。
  “当然,我不觉得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谁敢不识趣嚼舌根,我就可以让他以后都说不出话来。至于男人,若敢不从,我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
  说到这,舒心眼中的邪气更是浓郁了几分。别说是张舒曼等人,就连舒朗都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惊诧的注视着舒心,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精芒。
  龙苑还有众多下人,听到舒心的放言,皆是听的胆颤心惊。眼听为虎,眼见为实,谁也没有想到这太后老佛爷如此可怕。
  “够了,舒心你让我太失望了。谁帮你生成了魔元,走上魔修之路。为了修练,你害死了多少人?”
  如刀子似的目光,似能看穿舒心藏在心底里阴暗的一面。
  魔修?
  舒朗全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望着表情有些惊慌的二姐。显然大姐说的是真的,二姐她竟然成了一名无恶不作的魔修。
  怪不得,这些年弄进宫没了命的男子越来越多了。原来,都是为了修练的需要。难怪,刚才怎么瞧着,二姐身上有些不妥。
  不过,他怎么看不出二姐的修为。难道,二姐的修为已在他之上?想到这个可能,更是让舒朗有些打击到了。
  “这是我的私事,不劳大姐烦心。”
  对上大姐质问的目光,舒心有一瞬的心虚。下一秒又想明白了什么,立马又挺直腰杆,理直气壮的反驳。
  现在的她谁也不想靠,大姐还有什么资格再来管她。
  “你的私事?自古正邪不两立,我应该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听着舒心天真的话,张舒曼好气又好笑的逼问。
  “大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为了这个,跟我动手吗?”
  脸色微变,舒心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只是仍不甘认败,死鸭子嘴硬的冷哼。眼尖扫视了一眼大姐身后的众人,舒心忍不住又来了气。
  凭什么,大姐连这些低贱的下人都肯引他们踏入仙途。偏偏就不肯成全她,她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又想回来破坏,大姐就这么见不得她好吗?
  咬咬牙,心里涌起的怨恨更是浓了几分。
  阴冷的怨气,让温度迅速的下降。靠的最近的吴嬷嬷这些老宫人,更是吓的大气不敢喘一个。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随时可以窒息。
  唐武察觉到不对,魔气随着舒心的愤怒在四溢。意念一动,毫不费力便将舒心燥动的魔气镇压。
  “不,大姐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把我的修为还给我,不然我就派兵踏平汪河镇。”
  感觉到身体的异样,那磅礴的魔力消失无踪。身体的无力感,让舒心不由的急红了眼。怒瞪着张舒曼,心急的威胁。
  一句杀气腾腾的踏平汪河镇,顿时激怒了张舒曼。抬手一巴掌下去,啪的一声。眨眼间,舒心俏生生的脸上,立时多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短短几个呼吸,半边脸便高高肿起。
  “你太令我失望了,若不是念及那点血缘关系,我一定会杀了你。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走歪门邪路得来的修为,还是不要为好。”
  不给舒心求饶的机会,张舒曼拧眉亲手废了舒心的魔元。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捕捉到舒心眼中的恨意,张舒曼还是下不了狠手。希望这个教训,让舒心以后能有所悔改。
  “不,你不能这样做。”
  感觉到丹田处传来的刺痛,舒心气急的想杀人。只是以舒心的这点修为,怎么可能阻止得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苦积攒的修为,眨眼间化为乌有。
  “太后娘娘您怎么了?快,来人救驾。”
  察觉到了太后的异样,那些老嬷嬷还有太监们,吓的魂都快飞了。惊慌失措的上前,大喝让侍卫保护太后。
  “为什么,大姐你就是见不得我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是我逼我的。杨公公,传哀家旨意派御林军踏平整个汪河镇。还有这些反贼,给哀家统统拿下。”
  怒火冲晕头的舒心,根本不管自己的这点实力够不够看。直接便下令,想毁掉这里的一切。反正,她所在意的没了,彻底撕破脸又何妨。
  拿鸡蛋砸石头,死磕。
  “是太后,快来人拿下这些反贼。”
  拿着鸡毛当令箭,杨公公捏着阴阳怪气的嗓子大喝。本就在外守候的护卫,纷纷冲了进来。
  “谁敢,二姐你别做的太过分了。”
  看着这些拿着武器破门而入的御林军,舒朗也有些恼了。没有想到,这个二姐居然真的敢跟大姐撕破脸。甚至,不惜动真格要人命。
  看着一意孤行,不知悔改的二姐,舒朗越发感觉陌生。
  “谁过分了,三弟做人要讲良心。我做了什么,过分,大姐毁了我的修为难道就理所当然吗?哼,从今天起,我跟你还有大姐恩断义绝。你们还愣着干吗?还不给哀家动手,拿下他们。谁要是敢反抗,杀无赦。”
  幸好舒心的眼刀子还不能杀人,不然,此刻包括舒朗在内。都要被舒心的眼刀子,给活活凌迟了。
  “动手。”
  虽知道这里是太后的娘家人,只是,太后既然开了金口。谁又敢犹豫不前,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矛,对准了张舒曼等人。
  “好大的口气,看来这些年你在宫里呆久了,脾气也养大了。也罢,为了给百姓一个太平的日子,你这个太后也别做了。”
  对这些不长眼的爪牙,张舒曼甚至不用费心动手。一个简单的威压,便轻轻松松将这些御林军拿下。一个个大汗淋漓的瘫倒在地,连抬手的力气都省了,更别提其他。
  看着倔强的挺直腰杆,不肯认服的舒心。张舒曼摇了摇头,将舒心最后的倚仗也一并剥夺。
  “凭什么,大姐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就是见不得我好,要抢走属于我的一切。我不甘心,我哪点比不上大姐。”
  听到大姐连她最得意的位置都要抢走,舒心气红了眼。恶狠狠的瞪着张舒曼,眼中哪还有一点当初的姐妹之情。
  除了浓浓的恨,更多的还有无尽的怨。
  想到了什么,舒心没有半点犹豫。挥手将以前炼制的魔花粉洒向张舒曼,意图同归于尽。
  “咦,这是魔花粉好香。”
  魔姬对沾有魔气的东西都极感兴趣,嗅到熟悉的味道。不由的眼睛一亮,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下。现出身形,张口一吸,便将空气中蔓延开的魔花粉吞进肚子。
  “这、这是什么?”
  “妖怪。”
  对普通人而言,魔姬的样子实在是吓人。巨硕的身体虽然缩水成一颗小树,但树腰上吓人的人脸,还有森森的牙齿。
  无一不是在告诉着众人,魔姬不仅仅只是一棵树。更让人惊悚的是,它还懂说人话。
  “舒心,你就这么恨我,想要我的命?”
  见识过魔修的种种手段,这魔花粉的用途。张舒曼不可能不知道晓,捕捉到舒心眼中的恨意。张舒曼眉头拧了拧,温怒的质问。
  “曼曼,用不着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心善变,本不关你的事。是她自己太偏激,妄想得到本不该属于她的东西。”
  舍不得小媳妇不高兴,看着不知悔改的舒心。唐武也没了好脸色,冷睨了一眼舒心,眼中尽是一片冰寒。
  无邪老人还有春雨等,看着舒心的目光。立时也多了一抹敌意,没有了曾经的友善。
  至于舒朗还有龙苑等,虽然不知道这魔花粉为何物。但却懂带眼识人,看大家的表情便多少能猜出,这魔花粉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第三百二十三章 该是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大姐你不去死。为什么总是要抢走我拥有的一切,为什么?”
  大势已失,舒心气极的大吼。
  眼中浓浓的不甘,让人看的胆颤心惊。可惜眼下的舒心,已经没有了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二姐,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想害死大姐,你疯了。”
  听着二姐失去理智的疯言,舒朗顿时有些明白过来。不敢置认的瞪着舒心,眼底尽是冷意。双手紧握成拳,深深的吸了几口凉气。
  才压心满腔的怒火,忍住没有冲上去揍人。
  “太后?”
  龙苑也是脸色微变,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这个二姐,竟然想要大姐的命。龙苑那时候虽然还小,但也是清楚的记得。
  大姐对这个二姐有多好,明明都嫁了人。还无条件的养着这个二姐,有什么好吃的,穿的没有舍得不给二姐用。一入宫门深似海,看来二姐是真的被宫里人同化了。
  连曾经最真的姐妹情,也丢的一干二净。
  “对,我就是疯了,被你跟大姐逼疯了。我恨你们,你们怎么不去死,为什么就是见不得我好。要害我,我碍着你们什么了。我是太后,想杀谁就杀谁,你们凭什么管我。”
  气红眼的舒心,口不择言的将心底的话,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捕捉到大姐痛心的目光,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清的痛快。
  反正,她是豁出去了。大不了的,就杀了她,反正莫大哥已经去了。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值得她留恋。
  瞥了一眼众多男人中,最宠爱的其中一个男宠。不为别的,只因他长的跟莫名的脸最相似。只是再相似,那也不是莫名。想到这,舒心便忍不住迁怒的抽下发间的金簪。
  没有一丝的犹豫,将簪子狠狠的刺入男宠的胸口。
  “不,太后饶命。”
  谁也没有想到舒心会突然发疯伤心,而这个男宠更没有想到。向来宠他的太后,会这么狠心。猛然想要他的命,吃痛的惨叫一声,满身是血的瘫倒在地。
  “啊,太后。”
  对上太后赤红的眼眸,另外三个男宠也是吓的差点没有腿软。生怕太后再发疯,也给他们来这么一下。纷纷后退,怕下一个便轮到他们。
  “废物,竟然想反抗。你们都给哀家去死。”
  没有了修为,但舒心本身也练过武。缓过劲来,同个深养在宫中的男宠,怎么可能是舒心的对手。一手一个,狠狠的掐住了两个男宠的脖子。
  任由平日疼惜的男宠拼命挣扎,直到彻底咽了气,才满意的仰头大笑。
  “够了,你疯够了没有。”
  黑着脸,张舒曼忍无可忍的厉喝。怎么也没有想到,舒心会疯到这种程度。连自己人都杀,做给谁看。
  “不够,不够。大姐,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你还要回来,夺走我仅剩不多的东西。为什么,大姐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倒打一耙,舒心还真是一点也不见心虚。咄咄逼人的质问,让人哭笑不得。
  闹了半天,一切又成了是张舒曼的借了。让张舒曼不由的反问,以前是不是真的太宠这个‘妹妹’了。让她连最基本的是非对错,都搞不清楚。
  “无药可救。”
  摇了摇头,看着满眼恨意的舒心。唐武也看的有些头疼,若不是想到舒心跟曼曼的那点血缘关系。看到这样一个劲咒小媳妇去死的舒心,唐武真想一巴掌拍死。
  不知好歹便算了,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求而不得,将一切过错迁怒到别人身上。怎么就不检讨检讨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别人喜欢。
  “唉,真想不明白,好好的苗子自己长的歪成这副模样。”
  叹了口气,无邪老人看着这样的舒心,也觉得揪心。想着以前的日子,就更觉得失望。
  “闭嘴,你们凭什么说我,你们都向着大姐。都巴结着大姐,我的事用不着你们管。”
  眼泪不受控制划落,此刻的舒心哪还有平日太后威严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讨不到糖的孩子,哭的一塌糊涂。
  可惜的是,美人垂泪,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怜惜安抚。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怕正是舒心最真实的写照。
  听着舒心无理头的话,张舒曼有些被气乐了,打心底里的服了。这要是搁现代,舒心绝对是现实版的痴男怨女代表。整个生活重心,就是想围着一个男人转。
  旁人的好,全部都可以无视,看不到。
  除了让人感觉厌倦,乏味毫无意义。
  “主人,这个丑八怪真讨厌,要不要魔姬把她处理了。看着就碍眼,连哭都哭的这么难听。”
  察觉到主人不悦,魔姬谄媚的讨好。
  “你啊,不添乱就好。舒心既然你也不想认我,以后便如你的愿。我们什么也不是,这里也不再是你的娘家。带上你的爪牙,立刻、马上从这里滚出去。以后,也请别再出现,不然,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被魔姬打岔,张舒曼很快便收敛好思绪。
  冷睨了一眼舒心,彻底的不再抱任何希望。断了也好,省得以后想起闹心。
  唐武轻揽着张舒曼的肩,给予一个无声的鼓励。心知肚明,小媳妇对舒心终究还是心软。不舍得下狠手,不然换了第二个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咒骂,早就人头落地了。
  对上大姐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舒心呼吸一室。愣怔的望着张舒曼,一时间有些忘记了反应。
  显然是没有想到,张舒曼会突然说出这样绝情的话。片刻过处,舒心没有预兆的,仰头大笑起来。似这才明白过来,她失去了什么。
  眼珠自眼角划落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