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16部分

来。心里的恐惧也随之抛到脑后,认真的回想,已经可以做到冷静的对待、思考。
  “二姐不怕,等村长爷爷将坏人抓出来,三娃一定帮二姐出气,狠狠的揍死他。”
  三娃忘不了看到二姐全身湿透,脸色紫青的样子。紧紧的握着二丫的手,生怕二丫不见了,咬牙切齿的保证着。丝毫没有考虑到,对方是个大孩子,凭着三娃这小身板。
  别说是狠狠的揍对方,没有被一拳打的倒地不起都是幸事。
  “要真的心里没事才好,你只要记着凡事有大姐在。今天这事,大姐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绝不让人欺负了你,还想若无其事的逍遥。不过二丫,你真的一点怀疑的对象都没有吗?”
  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唐武,张舒曼认真的再次追问。
  若是认识的,即使只是看到背影,也会眼熟的认出个大概。二丫又是一个细心的人,不可能连一点怀疑的人选都没有。除非,那人二丫是真的从没有见过。
  被问及到这里,二丫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唐武。见唐武一点也不介意,二丫想了想,便不再犹豫,将她心里大概的怀疑对象说了出来。
  “大姐,我当时看着背影,好像是二嫂家的唐虎。”
  “唐虎?”
  听到二丫说出准确的名字,唐武不由的脸色微变。对这个侄子,唐武也是清楚的很,随了他爹火爆的脾气,若是记恨着那天曼曼打了二嫂还有二哥的事。从而将心里的气,撒在二丫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不管再怎么闹,这样不管不顾的要人命。小小年纪便如此狠心,唐武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要知道,唐虎这孩子也不过才十一岁,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算没有真的要了人命,二丫被救了回来。
  若是报了官,查出这事真的是唐武这小子做的,就算不用一命抵一命,坐牢恐怕也逃不了。这事要是唐武自己一时冲动还好说,要是二嫂他们指使的,唐武更无法想象。
  “唐虎?是二嫂家的排名第五的老幺。”
  张舒曼的记忆不错,垂眸思索了片刻,很快便想到了二丫指的是哪个。这唐武长的虎头虎脑,小小年纪长的挺壮,一看就知道有一股子的力气。要真是唐虎在背后冲出来推了二丫一把,二丫反应不过来,也是说的通。
  将目光移向唐武,张舒曼好奇,若这人真的就是唐虎。唐武能不能大义灭亲,不去理会来自唐南的压力,为二丫讨为公道。
  “曼曼看我干吗?难道曼曼还不相信你家相公,放心,这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曼曼不用顾及我,我们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被张舒曼怪异的目光看的心里毛毛的,唐武心思一动,立马便猜到了张舒曼眼中的深意。摊开双手,唐武一本正经的表明立场,生怕张舒曼误会什么。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唐武可不会笨的还念着那点压根就不存在的亲情。而去伤了将来要陪他一辈子的枕边人,谁轻谁重,唐武除非是脑子被驴给踢了,才会傻的犯浑。
  “哼,最好是这样,不然,小心我踢你出局。”
  事关自家姐妹,张舒曼看着唐武刻意讨好的样子。眯眼浅笑,半真半假的威胁道。
  “曼曼,需要我帮忙吗?”
  看着张舒曼跟唐武眉来眼去,打情骂俏,徐子成看着心里直上火。无波的脸容倾刻间破功,忍不住开口想破坏这份和谐,沉声自来熟的动主开口。
  曼曼?
  徐子成这自然而然亲昵的称谓,几近温柔的语气将大家吓了一跳。躺在床上的一刀,更是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眼珠子震惊的都差点滚落到地上。
  至于作为当事人张舒曼也是一愣,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她跟徐子成熟到可以用昵称了。昨天之前,徐子成不还是客气的叫她张小姐。
  嘴角抽了抽,看着面无表情,说的理所当然的徐子成,张舒曼有些无语的额头上划过三道黑线。
  不过张舒曼毕竟不是货真价实的古人,不会太过计较闺名不能让人随便叫。惊讶过后,也没有怎么再意的去纠正。反正不过就是一个称呼,名字就是用来叫的,对张舒曼而言,无不痛痒。
  加上还记挂着徐子成付的那一万两的巨款,抱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心态。张舒曼更不会计较这点小事,又听到徐子成好意的询问,张舒曼忍不住感激的回以一笑。摇了摇头,婉言拒绝。
  “不用了,徐堡主。这不过只是一件小事,不用徐堡主这样的大人物劳心。你,还有你的手下还是乖乖的养好伤,我就感激不尽了。”
  “不用这么客气,曼曼,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叫我徐大哥便可,不管怎么样,若是有需要的,尽管开口。”
  见张舒曼没有指说什么,徐子成不由的暗喜。眼尖捕捉到唐武射来喷火的目光,更是让徐子成冷硬的酷脸,忍不住轻轻的往上扬了扬。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浅笑,包括二丫在内,都被徐子成突如其来的笑给迷的一阵失神。
  对帅哥抵抗力不强的张舒曼就更不用说的,差点鼻血狂喷。
  绝对的男神,一笑倾城,再笑就祸国殃民了。幸好徐子成平时几乎不笑,否则真不知道多少的男女老少得被他秒杀。
  “喂,徐堡主你当我是透明的不成。这点小事哪用得着你碍手碍脚,就你现在这样子,不帮倒忙就好。还有,不准跟着我叫曼曼,曼曼这个昵称是我的专属。”
  看着被徐子成的笑容迷的失神的小媳妇,唐武心里是那个火啊。不能冲张舒曼发飙,只得将心里的火气往徐子成身上喷。吃人的目光狠瞪着徐子成,似恨不得将徐子成给抽筋剥皮了。
  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似从牙逢中挤出。可想而知,此刻唐武心里的怒火有多灼人。
  只是让唐武没有想到的是,徐子成看着冷硬,不是一个死缠烂打没脸没皮的人。但结果却大出所有人的预料,面对唐武的冷嘲热讽,徐子成愣是当没有听见一样。不给叫曼曼,徐子成想了想,干脆自己另选一个顺口的昵称。
  就像是唐武说的,专属于自己的昵称。
  “好,舒儿,这个名字比曼曼好听,舒儿你觉得的呢?”
  捕捉到徐子成眼底一闪而逝的亮光,张舒曼还有一刀,皆是打了个冷战。被徐子成自取的昵称给雷的不行,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冷面堡主的口中。
  舒儿?
  天啊,这称呼简直肉麻的让张舒曼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别说仅是几面之缘的普通朋友,就是张舒曼以前的男友也没有这样叫过。
  眼尖瞅见徐子成眼中的认真,再傻张舒曼也猜出了,这土豪级的徐堡主是真的对她产生了好感。眼下,这是故意的在跟唐武较劲。只是张舒曼还是有些不明白,这看着冷酷的徐堡主,怎么就突然对她看对眼了。
  张舒曼自问,与徐子成相交,并没有给徐子成什么误会的暧昧动作。
  二丫跟三娃也是眼神怪异的盯着徐子成,显然也被徐子成的这句舒儿给惊悚到了。又见徐子成正经八百的认真样,更是无语的嘴角狂抽。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徐子成此刻恐怕有一百条命也不够让唐武秒杀。
  舒儿?听着从徐子成口中吐出这句暧昧的称呼,差点将唐武的肺都给气炸了。张的比牛眼还大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徐子成,捕捉到徐子成眼中的挑衅,更是把唐武气的想吐血。
  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男人,而这人居然还是人称冷面堡主,以手段无情冷血出名。
  他老娘的,曼曼可是他媳妇,凭什么这死男人可以当着他的面,亲昵的叫什么狗屁舒儿。输人不输阵,唐武怒极反笑,没有暴怒的愤起失了应有的冷静。反倒让徐子成找着空子钻,叫的再亲昵又怎样。
  曼曼是他媳妇,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徐子成再厉害,再有钱有势也只能是口头上占点小便宜。以后也只能是干瞪眼的份,见的到吃不着。
  思及此,唐武很快又得意起来,抿唇冲徐子成挑衅的睨了眼。突然上前轻挽住张舒曼的手臂,不屑的冷哼道。
  “徐堡主,曼曼可是我媳妇,你叫的这么亲密。若是让人误会了,可是会影响曼曼的名誉。朋友就是朋友,再好也得有个度,不能越过雷池。曼曼,你说是不是个这理。”
  占着身份上的优势,唐武精明的以退为进,让张舒曼与他站在同一个阵营上。便是对徐子成最好的打击,果然,唐武的话一落,立马便从徐子成眼中捕捉到一闪而逝的阴霾。
  特别是看到徐子成的目光,死死的瞪着他跟张舒曼相挽的手。这个发现,更是让唐武暗爽在心。
  一个面瘫堡主也想跟他斗,也不看看自己身上有几斤几两。
  姐夫这招真人毒,简直是将情敌往死里打击。
  二丫跟三娃有些崇拜的望着唐武,虽然这个徐堡主长的不错又有钱。不过做为一家人,二丫跟三娃自然是站在唐武这边。
  “徐堡主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对上徐子成灼人的目光,张舒曼对唐武目前还算满意,可没有心思准备跳槽。做一个三心二意的坏女人,这是古代可不是开放的现代,玩脚踏几条船也不怕翻船。大不了就一拍两散,这里玩多情可是会被抓去浸猪笼。
  沉着脸认真的望着徐子成,张舒曼也没有心思玩暧昧刺激唐武。而且心里也非常的清楚,什么都可以玩,唯独感情不可以。因为这太伤人,也伤已,没有这个心思最好还是果断的拒绝。哪怕当时也会伤人,但这是最好的伤药,好过藕断丝连害人害已。
  当机立断,张舒曼试着缓和气氛,同时也当玩笑否绝了徐子成的心思。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即使不用直言的道明,也能明白张舒曼话中的深意。
  果然,张舒曼的话一出,唐武很是满意的笑开了花。相反,徐子成则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带着一抹不甘,深深的直视着张舒曼。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认真,不似做假,徐子成突然感觉心痛如刀绞。
  喜欢才刚刚长出花骨朵的萌芽,却没想还未生根发芽便被人硬生生的给折去。
  紧抿着唇,半响不再言语,徐子成从未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向来被女人追着跑的他。也有被人嫌弃的一天,难道这就是风水轮流转,报应他以前对女人太过冷漠,伤了太多人。
  目光沉了沉,灼热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张舒曼,想想这段时间看着张舒曼所显露的优秀。徐子成更是感觉心莫名的钝痛,若是他先遇见她,也是他先发现她的好该多好。
  不想让张舒曼难做,徐子成不得不做出退让。千言万语,减缩成一句简短的话:“对不起,让你为难了,不过你值得更好的。若是他对你不好,我永远是你的后补人选。”
  徐子成沉重的话一出,让一刀再次一惊。没有想到自家主子不动心则已,一动了心便是深情似海。可惜的是,就是喜欢错了人。一刀眼神有些复杂的望了张舒曼一眼,暗暗惋惜,若是张小姐不是有夫之妇该多好。
  主子优秀,张小姐也非比常人,若能在一起该是多令人羡慕的一对。
  看着笑眯眯挽着张小姐手臂的唐武,一刀在心里又是叹了口气。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一刀可以看的出来,这唐武也不是好惹的主。说实话,两人站在一起也配。一个阳光俊朗,一个做事沉稳条理分明。
  话完,徐子成也不管唐武的眼神有多凶残,逞直的回了里屋。躺回床上,闷头埋入被子里一言不发。那落寞受伤的背影,让人看着心疼。
  “大姐,他不会有事吧。”
  气氛冷却下来,二丫压低着声音,有些不安的询问。
  张舒曼没有回话,只是摇了摇头。心里则暗自反醒,她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就让徐子成这个冷酷的男人记在了心上。为了她,可以失去男人尊严的做到这一步。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曼曼相信我,相公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只要你指东,绝不往西,想吃豆腐,绝不买豆花。”
  唐武也没有想到徐子成这么鄙夷,突然来此一招。就算原本小媳妇没心,恐怕会也因为徐子成的这话,而记在了心上。觉得欠了徐子成的一份情,眼尖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异样,唐武气的想咬人。
  在心里暗暗咒骂徐子成奸诈,不得到,还想让小媳妇心里给他留一个小小的位置。本以为胜利在握,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反倒让徐子成杀了个措手不及。冷面堡主,不愧是天下第一富有的奸商,果真有一手。
  “少油腔滑调的,没个正形。你只要记住说过的话,不然,你就等着下堂。”
  被唐武这么搞怪的一闹,张舒曼心里涌起的愧疚感,立时消去了不少。看着嘻皮笑脸,想哄她开心的唐武。张舒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警告的提醒了句。
  张舒曼是一个重承诺的人,安排了家里。确定二丫没有留下什么心理障碍,便放心的到了镇里,到王府查看小杰的身体情况。不同于初次时的冷遇,再次来到王府,就连管家看到张舒曼到来,都笑脸迎人。
  不用王老爷子催促,张舒曼第一件事便是首先给小杰查检身体。
  也许是年纪还小,所以服用了几天药剂,便效果明显。看着粘着她,紧紧拉着她的手,态度却明显变得有礼的小杰。张舒曼扫视了一眼小杰的脑部,果然发现小杰的萎缩的脑部,有了少许的变化。
  “张大夫,这小杰的病是不是哪里不妥,怎么喝着药,好端端的还会闹头痛。”
  关心则乱,在张舒曼之前,王府早就一连请了几个大夫给王世杰瞧。可是除了开些简单的止痛药,这些大夫根本就看不出个一二三,只知道迂回的说几句好听的话。听到小杰不时的喊头痛,王夫人急的是心里直上火。
  未等张舒曼诊治完,便忍不住心急的开口追问起来。
  王贵仁同样也是心里不好受,担心的皱起了眉头,紧张的等着张舒曼解说。
  “王夫人不必太过担忧,小杰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脑部受刺激,重新生长,再配合着针灸便可缓解头痛。”
  认真的检查了几遍,确定无遗漏之处,张舒曼满意的点点头。
  “姐姐,针灸了就不痛吗?那姐姐赶紧给小杰针灸,小杰会乖乖听姐姐的话。”
  王世杰听到头痛可以不用喝药就搞定,顿时眼睛一亮。不等王夫人再言其他,王世杰主动的开口要求。
  “那就有劳张大夫了。”
  王贵仁现在算是明白了,眼前的小姑娘,是有真正事的人。听到这头痛不是大事,有法子可病,又想起了之前张舒曼也曾提起,得配合着针灸。只是当时不放心,便没有立马让张舒曼针灸。
  眼下用药起了效果,王贵仁自然也没有再多此一举,不放心阻拦。
  “王老爷不必客气,这只是我的职责。来小杰到榻上躺好,别乱动,很快便过去了。”
  耐心的哄着小杰,张舒曼知道一般小孩子都怕打针,至于针灸就更不用说了。看到针一点一点的刺入皮肤,特别还是大脑,说不怕张舒曼自己都不相信。
  只是令张舒曼意外的是,王世杰并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非常听话的立马就乖乖躺好。一动不动等着张舒曼开始施针,那眼中的信任,让张舒曼心惊。若是小杰的病完全治好,张舒曼可以想象,这小家伙该有多聪明。
  又想到作为大哥的王世英,这牛人还是文武双全。做为弟弟的,想来也差不到哪去,如此一想,张舒曼便释然了许多。
  “姐姐小杰不怕,姐姐开始吧,小杰相信姐姐。”
  看着张舒曼利落的将药医打开,取出了一排排冒着寒光的银针。王世杰依旧信任的目光望着张舒曼,甚至还能挤出一个浅笑。
  王贵仁还有王世英看着小杰懂事的样子,纷纷欣慰的直点头。在心里暗道,小杰是真的长大了,见此,对张舒曼也是放了一百二十个心。原本不抱太多的希望,现在又忍不住再次期待起来。
  张舒曼施针很快,特别是突破了九幽医诀后,身体各方面都大大的提升。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凭着感知,精准的下针。大家还没有清楚的看明白,小杰身上长短不一的银针已经顺利的完成。
  看着张舒曼这手惊人的针法,王贵仁夫妻俩皆是一震。惊愕的注视着张舒曼,又想到张舒曼的年纪,不由的投去一个佩服的目光。
  而武艺不错的王世英,看到张舒曼神速的下针,震惊的同时。心里更多的是不敢相信,明明他没有感觉到张舒曼身上有内力,似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可是就刚才张舒曼的动作,却让王世英明白的知晓。
  张舒曼不但会武,而且还可能是个少有的高手。垂下眼眸,望着抹汗的张舒曼,王世英眼底闪过一道探究的精芒。
  难道是返璞归真,所以才让人察觉不出她身上的异样。这个可能自脑海中一闪而逝,让王世英又是心头一震。若能做到这一步,恐怕这世上还真少有高手能做到。只是,眼前的张小姐不过十来岁的年纪,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练武。
  拥有绝世之天赋,也不可能打破常规,做到如此逆天。直接就赶紧了那些宗师级的老前辈,要知道,这练武可都是经过时间累积,方到达返璞归真的宗师级境界。王世英自小被称作是天才,可是在武艺方面,却仍旧是连拍马都及不上。
  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王世杰陷入了沉思中。
  “好了,小杰别乱动,再过一会就好了。”
  施针必需全力以赴,不能有一丝的差错。来不及松口气,张舒曼敏锐的便感觉到了王世英投来过于灼热的目光。眼睛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王世英,捕捉到王世英眼底一闪而逝的复杂之色。
  张舒曼神经一阵紧绷,不解王世英这眼中的复杂所为何?
  难道是她哪里露出了异样,让王世英察觉到不妥。抿了抿唇,张舒曼反思她刚才做了什么,除了给小杰施针,好像并没有做出什么突兀的举动。
  “张大夫真是好本事,就这一手施针的手段,就连京里的老大夫都比不得。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倒真是小妇人眼拙,居然没有发现。原来张大夫的本事如此精湛,上次的事,还请张大夫多多包涵。”
  王夫人真不愧是有素养的当家主母,被张舒曼的一手针灸打心眼里的折服。想到上次闹的不欢的错事,王夫人落落大方的认错,丝毫不以自己的身份拿乔。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让张舒曼都忍不住刮目相看。
  一个有身份的主母,能做到这一点还真是少有,怪不得能教育出两个如此出众的儿子。
  礼上往来,王夫人如此的认真道歉,张舒曼自然不能无动于衷。展颜露出一抹真诚的浅笑,张舒曼摇了摇头,谦虚的客套道:“王夫人廖赞了,不过只是混饭吃的本事,哪里敢跟京里的前辈相提并论。”
  “呵呵,夫人说的这可是大实话,就小杰的病。老夫就请了不少京里的大夫瞧,可是一个个都无计可施。也就只有张大夫才有这个本事,一剂药下去,便立马起效。以张大夫的才智,恐怕就是京里的御医也拍马不及。”
  看着变的乖巧懂事的小儿子,王贵仁朗声笑了笑。一改平日严肃的样子,笑眯眯的附和。看着不卑不亢,说话进退得宜的张舒曼,王贵仁更是不住的直点头,表示对张舒曼的认同。
  可惜封琴音今天不在现场,不然看到王贵仁夫妻俩一致的夸赞。非得气的七窍冒烟,妒忌的想杀人。
  王世英倒是也想追问什么,只是张了张口。想到彼此也不太算熟,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心底里,王世英也想着,也许只是他多想了。
  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而且还是山村里未见过大世面的村姑。怎么可能拥有了一手不凡医术的同时,还能练得一手出神入化的武艺。若是一个小丫头都这么厉害,那岂不是天下男儿都得无地自容。
  如此一想,王世英心里就算是好受了许多。
  呵呵,张舒曼面对王贵仁夫妻你一言我一语的大赞,只得讪讪的附和浅笑。没有再继续辩解什么,因为张舒曼心里明白。若此刻再继续辩解去,只会让人觉得她太过谦虚。
  凡事不可过头,谦虚过头反而让人觉得很假。大家各自心里明白便可,有没有这个本事,也不是空口白话吹出来的。
  片刻后,张舒曼看着留在银针上的灵气,一点一点的渡入了小杰的大脑中。满意的将银针一一收取,看着由始至终,用信任的目光望着她。乖巧不哭不闹的小杰,张舒曼忍不住疼爱的轻捏了捏小杰可爱的脸蛋。
  “小杰很乖,可以了,告诉姐姐头还感觉疼不疼?”
  “可以了?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姐姐好厉害。娘小杰没事了,一会小杰可不可以跟姐姐上街逛。”
  即使病情有了好转,但也不能一步登天,王世杰爱上街压马路的脾气还是没有改。感觉头不疼了,立马便想缠着张舒曼出门。
  “你这孩子,病一好就又想着出去调皮了。好好好,娘知道这几天小杰在家里都憋坏了。娘不拦你,不过要适可而止,要是哪里感觉有不舒服的地方就得回家知道吗?”
  因为王世杰从小得病,王夫人自然也是对小杰比对王世英更偏宠些。看到王世杰那期待的眼神,本想劝说什么,立即便改口。心软的满口答应,又想着这张大夫一同出来,想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天天呆在家里,以小杰多动的个性,没病也得瞥出点小毛病来。
  “夫人,你啊都得把小杰给宠坏了。”
  慈母多败儿,看着夫人那宠溺的眼神,王贵仁摇了摇头。只是这话却说的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因为就连王贵仁自己,平时里宠的也丝毫不少于王夫人。也就得把嘴说说,心里哪舍得让小杰失望。
  “爹没关系,一会我陪着一起,走一会就带小杰回来。”王世英对张舒曼心里还是好奇的紧,这样的奇女子,除了表面上显露的,是否还有没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着大家说的正起劲,张舒曼虽然也不想破坏气氛。不过张舒曼不是闲人,还有自个的正事等着她去做,哪能随意的带着小杰一出逛街压马路。之前已经请了三天的假,再继续请下去,贺叔还不得又得一张苦瓜脸了。
  轻咳了一声,张舒曼尴尬的挤出一抹浅笑,歉意的道:“小杰,对不起姐姐还有正事要忙,今天不能陪你上街。你跟哥哥去好吗?做为补尝,姐姐奖你一个山里摘的梨子好吗?”
  假意从袖口里掏了掏,实际就是直接从空间里现摘。看着嘟起了嘴,跟挂了油瓶似的小杰,张舒曼心虚的将手中黄澄澄的梨子递了过去。
  淡淡的梨香带着诱人的气息,让原本有些不太乐意的小杰。忍不住眼睛一亮,主动的接过梨子,迫不急待的啃了起来。尝到梨子的美味,更是让小杰将心里的那点小失落丢到了天边。
  “好吃,姐姐既然有事,那姐姐先去忙吧。等下次有空,姐姐再陪小杰上街。”
  享受的吃着从未尝过如此美味的梨子,小杰转变的爽快。点点头,还不忘记再添一个附加条件,还真是一点也不吃亏。
  “人小鬼大,你倒是鬼精,行了。姐姐记着就是,王老爷,夫人、王大哥。小杰暂时没事,以后隔天施一次针,另外我再将药方改改。王老爷派个家丁随我到铺子里取,至于服药还是跟之前一样,一天三次。”
  看着王世杰吃的香,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张舒曼松了口气,被王世杰的小聪明打败,不得不签下不平等条约答应下来。
  “哦,倒是我们糊涂了,都还没有问过张大夫有没有空。真是对不起,还让张大夫破费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望张大夫别嫌弃,若是等小杰的病好了,老夫定当再另行重谢。”
  听到张舒曼的话,王贵仁这才恍然大悟,大家都忽略了什么。眼前的小姑娘可不是家里的丫头,而是贺记药铺里的大夫,救死扶伤给更多人看诊。
  又见张舒曼眼中对小杰的疼宠,王贵仁心里也是高兴。冲王夫人使了个眼色,将今天的诊费给了。王贵仁曾在朝中为官,对权术了然于心。绝对是个精明人,懂得吊人胃口。先画个大饼,随口许了个承诺,好让张舒曼以后更尽心的给小杰看诊。
  “谢王老爷、夫人赏赐。”
  付出劳动,得到收获张舒曼一点也不客气,大方的从王夫人手中接过银票。没有多瞧一眼,直接收进袖口的袋子里。冲小杰还有王世英点点头,便提起随行的医箱,匆匆的出了王府。
  王贵仁对张舒曼的随意倒也没有说什么,派指了一个家丁跟上,随同回药铺里取药。
  令张舒曼没有想到的是,都已经大中午了。大家应该都去填饱肚子才对,没有想到药铺门口却人满为患。大家直接就或站,或自带凳子坐着就地啃着包子,不时的抬头张望,似在等什么人。
  张舒曼可不是刚出道的菜鸟,怎么会看不出,这些人都挤出药铺外等什么。果然一如张舒曼所料,这些人一发现张舒曼的身影。立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瞪大了眼睛,争先恐后的排好队。
  生怕早早霸好的位置,让人给抢了去。
  “快看,张大夫来了。”
  “张大夫。”
  热情的百姓,不分贫富争相热情的叫着。不同以往,这次排队等候的病人,不论是家属还是患者。看着张舒曼时,眼中都布满了信任,没有一个人露质疑的目光。显然,上次张舒曼奇迹般露的一手,彻底的征服了大家。
  “丫头你可来了,都大中午了,贺叔都以为又要挂免诊牌子了。你快进来坐诊,大家都等久了,有些病人都来来回回跑了几次,甚至连临镇的病人都有。今天等的人多,丫头你看能不能破个例。让大家今天都能瞧上病,你知道有些病是拖不得。”
  听到门外传来的响动,贺青山脸上大喜。就是见着了老祖宗,也不见得能乐成这样,二话不说。立马就放下手中的笔杆,激动的出来迎接。未等张舒曼开口回上一句,便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自说。
  那发亮的眼睛,任谁都看的出贺青山此刻有多高兴。
  “停,贺叔别激动,我答应就是了。不过我还没吃午饭,贺叔能不能让人去弄点吃食,将就着简直解决了肚子。”
  看着大家都在外面辛苦的等着,又晒又饿都没有人离开。又想着她请了三天的假,有些认死理的病人。若是一直等着她来医治,若真是拖出毛病来,张舒曼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反正眼下正好进阶,看病施针的速度是大大的增加。就算一天几个重病患者,张舒曼自信也能吃的消。点点头,便当即答应了下来。
  “这个简单,正好贺叔也还没吃了,一会让你婶子再多炒几个菜,一起带过来。等稍松会,我们一起在后院里吃就是。”
  见张舒曼答应下来,贺青山心里高兴,脸上也跟着乐开了花。他就知道这丫头是个通情达理,不会是个不讲理的人。张舒曼不说起,贺青山忙的都差点忘记了,自个也是空着肚子没吃。
  “那行,就谢过贺叔了。”也不矫情,听到贺青山也都没吃,便笑着答应了下来。
  “丫头那你先忙着,贺叔去负责抓药,对了。那房子的事,贺叔有准信了,看了几间不错的。回头忙完了,抽空一起看看,尽早订下来,以后也不用再费事两头跑。”
  想到了什么,贺青山忙将找房子的事告知张舒曼。免得拖的久了,那房了给人订了去。再者,贺青山也希望张舒曼能尽早在镇子里定下来。不用这样,出个急事,有急症患者临时来找,也没法子联系上人。
  闹出人命,贺青山也不愿意看到,哪怕这病人本质而言并非他所害。
  “有着落了,那行,辛苦贺叔了。回头忙完了,再跟贺叔走一趟,尽早将房子的事给订好。”
  听到买房的事有了消息,张舒曼自然也高兴,点点头满口答应了下来。
  就在张舒曼尽心尽力的给患者看诊的同时,唐家村也沸腾起来。在老村长的号召下,全村的男孩子都被召集了起来。至于所为何事,同村的村民几乎都心知肚明,想着张舒曼的厉害,也都纷纷热心的让自家孩子配合。
  老唐家的几兄弟自然也不例外,他们还并不知道,那闹出大事的孩子是谁。若是知道,恐怕也不会这么热心的支持。
  至于当事人唐虎,也真是胆大包子。知晓二丫没死,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便放宽了心。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若无其事的听从爹娘的安排,乖乖的跟村里的几十个孩子排排站。
  唐家村虽不算是大村落,但这古代不限制人口。家家户户,哪怕是穷的都揭不开锅,最少还都是养着三、四个孩子。要是家里条件好的,就更不上说了,七、八个的比比皆是。
  人力大生产,谁家的男孩生的多,在村里就会被看的起。在夫人也有地位,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老村长看着排好了队,安静下来的孩子们。若是可以,老村长也不愿意怀疑这其中任何一个孩子,会是包藏祸心的杀人凶手。特别是看着老唐家的几个男娃,更是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精芒。
  眼尖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唐东三兄弟,以及几个村里泼辣出名媳妇。见几人都不似有惊慌的样子,还能镇定自若的说笑,让老村长目光沉了沉。
  忍不住反思,难道不是老唐家的孩子不成?
  只是,可能吗?这村里除了这几个不成事的兄弟,还有谁,会针对唐武家里下这样的黑手。记恨的想要人命,
  不仅是村长疑惑,就连被唤来做证的唐武以及二丫,也有些被搞蒙了。特别是有了具体的怀疑对象,见了唐虎时,看到唐虎抬头挺胸,那无所畏惧甚至还能反过来瞪二丫。
  一时间,真的是被迷惑了。恐怕就是唐武也不会想到,唐虎一个孩子,居然能有如此的稳镇的心性。就是一个成年人,恐怕也难以做到,真是胆大无畏的让人甘拜下风。
  “孩子们,虽然村长爷爷也不愿意怀疑你们中的任何一人。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村长爷爷希望犯了错的孩子,能主动的,自觉的站出来认错。只要求得二丫的原谅,以后还是好孩子。不然,若是等村长爷爷查出来,那可是得吃公家饭,甚至可能杀头的大罪。”
  恩威并用,老村长可谓是个中老手,慈祥的眼睛随着话变得锐利起来。似能看穿人心,只是老村长再次失望了。
  话落了半响,众多孩子你望望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甚至还有些孩子不明所以,一脸茫然不知道老村长说的是什么事。
  到是心急的二丫看着不为所动的唐武,忍不住站了出来。难得孩子气,指着唐虎大声道:“唐虎那人明明是你,你为什么不敢站出来,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
  二丫的话一出,顿时惊起千层浪。
  村民以及老村长也纷纷将目光移向唐武,至于作为家长的唐南跟周娟子。也是吓的一大跳,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家儿子,就算平时再泼也绝没有想到,唐虎会干这事。原本还以为是二丫在诬陷,心急的周娟子正想怒骂什么。可是却被唐虎抢先了一筹,让周娟子一下子也傻住了。
  “你胡说,我蒙着脸,你怎么可能看清楚是我。”
  被二丫一激,一根脑筋的唐虎立即便方寸大失,自动暴露作案的细节。
  这话一出,让大家想不知道事是谁做的都不行。
  看着还一脸生气好像被二丫冤了似的唐虎,老村长目光沉了沉。有些惊讶唐虎之前的镇定,胆子是够大,可惜就是脑子还跟不上。被二丫的几句话一诈,自己就先露了底。
  “哦,原来是唐虎做的,真是黑心的娃。这才多大,小小年纪便想着害人命,推人下小。二宝过来娘这,以后可不能再跟唐虎凑一块玩。万一他一不高兴,也推你下河里就完了。”
  “就是这个理,刚才还一脸什么事的样子都没有。没有想到,这事居然是他做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歪心思,真是要不得。”
  “就是,就是。”
  众多村民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指说唐虎,有些家里孩子跟唐虎平时玩的好的家长。更是吓的立马将自家孩子拉开,生怕被唐虎给祸害了。
  “不会的,不会的,虎子你告诉娘,这事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即使是听到了儿子亲口所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