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27部分

威胁没用,因为你也很快就下去相聚。当然,若是冷面堡主急了,我们不介意先送你一程。”
  戏谑的冷笑一声,阳老怪扫视了一眼徐子成,不客气的道。
  “王兄,现在还不出手吗?”看到大家都倒在阴阳老怪的毒粉下,封士洋收起了看戏的笑脸,眼底闪过一抹凝重。
  这十香软筋散太可怕了,沾身便会中毒,连武艺不凡的唐武跟徐子成都不敌。可想而知,若是这毒物流传出去,有多少英雄豪杰会防不胜防。
  “动手。”
  王世英同样也有些被阴阳双怪露的一手震惊到了,纵身一跃。想截住阴阳双怪的脚步,可惜未等阴阳双怪出手,众杀手察觉到有异,纷纷围困。将封士洋跟王世英缠住,一时间,战斗再次打响。
  “王世英?”
  看清来者,唐武以及徐子成又是一惊。
  “咦,还有两个漏网之鱼,想不到今夜还真是热闹。小小的一个小院里,能人辈出,拿下他们。”阴阳老怪对王世英等突然出现,眼底露出一抹惊诧。没有想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暗中居然还能藏人。
  眼中闪过一抹杀气,阴婆子厉声大喝。
  丢下一句话,将两人交给手下。推门而入,阴阳双怪警惕的留意了一眼四周,随后慢慢的靠近房前。当看到空无一人的床上,两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床顶。
  也没有?
  愣了愣,不死心的又翻找了一遍床底下、屏风后、房梁上,就连衣柜里都没有放过。最终总结了一句话,这房里百分之百的确定没有人。夫妻俩相视了一眼,不解这屋里的人无声无息去哪了?
  “老婆子,不是让人盯紧了吗?怎么不见了,不是说人一直在屋里。”
  不解的皱起了眉头,阳老怪疑惑的追问。
  “不可能,盯梢的人确定人是在屋里,一直没有离开。”阴婆子握紧了手中的剑,隐隐觉得这其中有些诡异。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阴婆子总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你们是在找我吗?”
  就在这时,漆黑的房里传来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谁?出来,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我们可不是吓大的。”阳老怪心头一震,反应迅速的遁声瞥去,可是还是空空如也。整个屋子一片死寂,根本不像是藏了人。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一个可能,难不成对方是鬼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阴阳双怪皆是握着手中的武器紧了紧,脊背一阵发冷。
  ------题外话------
  求收,求票票,么么~
  
第八十章 离别在即
   就在阴阳双怪惶恐不安之际,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就在眼皮底下,一个活生生的人凭空出现,看着美的让人感觉不太真实的少女。阴阳双怪并没有心情去欣赏,反而惊惧的手脚哆嗦不已。
  死死的瞪大了一双眼珠,呆呆的指着张舒曼,僵在了原地。两个人活像是见了鬼一样,脸刷的一下血色全无。
  “你、你是什么怪物?”阳老怪愣怔的望着张舒曼,目光与张舒曼凌厉的眼眸对上,心跳失控的快了几拍。
  那是什么样的目光,似带着无限的智慧,能看穿人心似的。又似拥有着无限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深深的沉醉其中。只是想到张舒曼刚才出现的诡异,阳老怪下意识的便认为张舒曼是什么妖精幻化而成。
  不然,这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会凭空出现。而张舒曼那脸美的不似人类的脸,更是让阳老怪肯定了几分。
  成功进阶九幽医诀二层,刘滢的心情格外的好。不但身体的强悍度变的更加的惊人,再次洗髓,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身体的每一完,都看起来完美的无可挑剔。虽然进阶痛苦异常,简直是差点要了半条老命。
  不过进阶后得到的好处,却是让张舒曼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
  除了丹田中储存的灵气翻倍的成长,最重要的是身体已可以做到对普通的凡器免疫。也就是说,现在就是一把菜刀往身上轻轻一划,也难将张舒曼的皮肤给划破。除非是精铁千锤百炼的宝剑,或者是修真者的法器才可真正的伤到张舒曼。
  身体的敏锐也是大大的提升,一眼扫去即使隔着一层层厚厚的墙。张舒曼也可以将外面百米远的每一个细微的地方看的清清楚楚,双眼的异能在张舒曼现在看来,简直是逆天了。
  除此之外,更令张舒曼惊喜的是,记忆中居然莫名的多了许多关于炼药的方子。虽然不是灵丹那么奇妙,吃了可以成仙。但这些药方若是真的,炼制出的药却也是起死回生的宝贝。
  有延寿的药方,也有驻颜的,甚至传说中只要还有一口气便可将人救活的九转还魂药言皆包揽在其中。看的张舒曼心惊肉跳,却又恨不得想立马上手试炼几炉,看看是不是如记忆中所说的这么神奇。
  当看到外面的情景,张舒曼顿时大怒,沉脸下危险的盯着阴阳双怪。一字一句,带着令人恐惧的杀意。
  “你们都该死。”
  “你、老婆子动手。”毕竟是专业的杀手,虽然惊惧张舒曼身上透露出来的诡异。但是性命攸关,还是迅速的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先下手为强。
  夫妻俩默契的挥手想将毒粉撒向张舒曼,想用同样的方法将张舒曼拿下。只可惜张舒曼本身就是个百毒不侵的怪胎,这毒粉就算是沾了身,也无法奈何张舒曼分毫。但却能将张舒曼彻底的激怒,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枚银针。
  不屑的冷哼一声,素手一挥,银针快若闪电的穿过了阴阳双怪的眉心。最后银针深深的没入了柱子上,留下了一个细微的小孔。
  “不。”
  阴阳双怪惊叫一声,致死也没有想到,他们败的如此惨烈。连一击之力都没有,便瞬间被眼前这个周身散发着古怪气息的少女给秒杀。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后仰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发出两道沉重的碰撞声,激起阵阵尘土。
  可惜这一幕除了张舒曼自己,谁也没有看到,不然恐怕又是震惊的下巴掉了一地。凶名在外的阴阳双怪,居然连击之力都没有,就这样轻易的折在了一个女娃的手上。只要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相信这个不可能的事实。
  “死不足惜,便宜你们了,死的这么轻易。”
  讥讽了句,张舒曼迅速的往两人身上搜出一个小药瓶。打开轻嗅了嗅,确定是解药后,满意的点点头,将解药收好匆匆出了屋子。空气中传来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让张舒曼目光沉了沉。
  眼尖看到瘫倒在地上的众人,又瞥了一眼正跟数十个杀手苦苦困战的王世英跟封士洋。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为何这么巧赶出救援,但此刻张舒曼心里没有心情去质问,有的只是感谢。若不是他们及时出手,恐怕唐武还有徐子成等都有大麻烦。
  能不能坚持到她出关都是问题,瞥见两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刀伤。张舒曼没有任何的保留,快若闪电的出击。手中的银针像是长了眼睛,没有一枚落空,眨眼间数十余杀手便无声无息的倒下。
  全场一片鸦寂,皆被张舒曼一手几乎恐怖的手段震撼。
  唐武与徐子成相视了一眼,呆怔的注视着张舒曼。看着张舒曼的手出,一眼便看出张舒曼的功力见长。又想到张舒曼一直没有现身,两人忍不住怀疑。难道是曼曼一直以练功,碰巧正到了关键的突破时刻,所以一直没有现身。
  敏锐的捕捉到张舒曼气势大大不同的唐武,立即从怀疑变成了肯定。欣喜的目光闪烁着小星星,深以为荣。
  “曼曼,太好了,你没事就好。我真担心那两个老怪物对你不利,对了,他们呢?该不会也被曼曼解决了,不愧是我的小媳妇,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明明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毒,可是看到曼曼惊艳的一手针法,唐武整个人顿时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浑身都有劲,笑眯了眼,一脸自豪黄婆卖瓜似的夸赞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杀手是他自己搞定的。
  “舒儿。”徐子成也是眼睛一亮,紧绷的神绷放松下来。
  至于一刀,还有张顺等,则仍处于震惊中无法自拔。几十个杀手盟的杀手,眨眼间便秒杀,就这份实力。江湖上有几人能都做,想想就让大家抽气不已,望着张舒曼的目光震惊的同时,忍不住染上了浓浓的崇拜。
  “张小姐?”王世英愕然的看着遍地的尸体,眼尖当看清这些杀手,皆是一针被穿刺了眉心。想到这可怕的实力,让王世英惊骇莫名。怔在了当场,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目光来看张舒曼。
  又想到张舒曼之前显露的法术,让王世英更是怀疑,这样的高手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吗?
  “天啊,王兄我、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这张小姐竟然还是个中高手,这一手暗器,恐怕整个江湖之中都少有敌手。”
  嘴角抽了抽,封士洋有些傻眼的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当看到站在门口,如女神般傲然出场的张舒曼。封士洋激动的想跪地膜拜,求张舒曼收他为徒,教他这一手精妙绝伦的暗器手法。
  “主子,太好了您没事,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张顺憨憨的一笑,随即两眼一翻,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张顺?”
  张舒曼吓了一大跳,她可没有忘记,在她修练的关键时刻。开始苦苦的守着,不离不弃的正是张顺。快步上前,迅速的下针稳住张顺的伤势。发现只是失血过多晕迷,并不是咽了气,张舒曼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当看清张顺身上一道道狰狞,深可见骨的伤口时,张舒曼还是忍不住心惊。这么重的伤,张顺还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不被感动。微红着眼眶,张舒曼缓缓的通过手中的银针,往张顺身上输入灵气。
  张顺能为她坚持到这一步,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张顺的命。
  片刻后,看到张顺身上一道道狰狞的伤口,已有了愈合之势。张舒曼这才满意的收回银针,并且倒了一颗解药,亲手喂张顺服下。确定了没有不妥之处,张舒曼紧锁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主子,张顺没事吧。”
  侯元宝四人都是知道自家主子可不是凡人,看到主子出来,还亲手给张顺施针。心理虽然是相信不会有事,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的想询问一句,心里才能真正的心安。
  “不用担心,张顺不会有事的。你们身上的伤也不轻,都坐好别动,我帮你们将血止住。对了这是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大家传下去,每人服用一颗。”
  都是自己人,张舒曼不会厚此薄彼的伤了人心。将解药递给侯元宝,让他自己服下一颗,然后传给身边的人。手上没有停下,迅速的给受伤重的人施针,将血止住。并且留下了一缕灵气,助大家更好的修复伤口。
  “谢主子。”侯元宝没有拒绝,满心欢喜的点头,随即一个个乖乖坐好,等着张舒曼给他们治伤。
  这一幕很温馨,但唐武却看的很不是滋味。他的小媳妇怎么先顾着这些手下,忘记了先给他瞧瞧。他伤的也不轻,连肋骨都被这该死的杀手给踹断了。要不是最近身体养的好,恐怕都得瘫在地上嗷嗷叫了。
  当然,妒忌归妒忌,唐武心里也知道轻重。知晓张顺几个武功本来就不如他们,却为了保护曼曼,还是咬牙苦苦的坚持。特别是固执的天天守在曼曼房门外的张顺,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唐武除了感激再没有其他感想。
  因为唐武明白,这张顺就是个死忠的人,认定了曼曼是一辈子的主子。为了保护曼曼,就是豁出命都可以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忠仆。
  服下了解药,大家总算又有了活着的感觉,不再是全身无力像瘫泥一样动弹不得。大家默契的将目光移向了王世英跟封士洋,不解两人怎么都这么碰巧,双双出现在曼曼所在的小院。
  若说是正好是外出赏月闲逛路过,恐怕就是傻子也不相信这个虚假的借口。
  做为主人,唐武当仁不让,率先询问王世英二人出现在此刻的目地。拱手行了个礼,客套的朗声笑道:“王公子,封公子多谢今日出手相救之恩。不过,可否多嘴的问一句,两位怎么这么碰巧的出现在我家媳妇的院子里?”
  一码归一码,唐武可不会因为两人最后出手相助,便将这事当若无其事的揭过。万一两人也是心怀不轨,想对小媳妇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岂不是引狼入室,不怪乎唐武多心。女大十八变,看着曼曼这一天天的变化,摇身一变都快变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大家的反应也看在眼里,想让唐武不提高警惕防着都不行。
  徐子成还有一刀等人听到唐武的话,也是一脸怀疑的盯着王世英跟封琴音。
  “大家别误会了,我们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恶意。只是碰巧发现了有大批杀手偷袭,便尾随赶来看看。看到大家有难,便顺手救大家而已,真的,我说的字字属实。哎呀张小姐,我身上也被刺了几剑,可不可以也顺便帮我包扎一下。”
  面对大家敌视的目光,封士洋顿感有些头皮发麻。眼尖看到心目中的女神,也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封士洋趁机示弱一脸便秘的痛苦道。
  刚刚还一点事也没有,眨眼间的功夫,突然就痛的鬼叫连连。当大家是白痴呢,分明是心里有鬼。
  捕捉到封士洋盯着曼曼那火热的目光,唐武脸黑了黑。没有想到还真是猜中了,这两人都是有目地的。听到封士洋居然还想借机让曼曼先给包扎,唐武顿时不爽了。他都还没轮到,这个不知道打哪个老鼠洞里钻出来的公子哥算老几。
  没好气的狠瞪了一眼封士洋,生怕被封士洋截了胡,唐武也豁出去了。拧紧着眉头,扯开嗓着大喊。
  “曼曼,你赶紧过来给我瞧瞧,我的肋骨断了,你看看能不能将它接好。还有,我的胸口也有些痛,不知道是不是内脏受损了。”
  “你?”封士洋有些傻眼的看着唐武,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人看着一本正经,怎么说的出话,却比他还无赖。
  徐子成作为老对手,深知唐武的把戏。只觉得一群乌鸦从头顶上飞过,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功法进阶,张舒曼施针的速度快了不少。目光扫了一眼唐武,发现唐武说的确实不假,右边的肋骨断了一根。肝脏也有破损内伤,好在不算太严重,肋骨也没有粉碎性断裂。只是裂了一条细缝,想要养好,不用费太大的劲。
  “忍着点,我帮你将骨头接上,可能有点痛。”
  张舒曼并不计较唐武的虚张声势,故意夸大哀嚎。似笑非笑的瞥了唐武一眼,没有说什么,直接动手下针。瞅见唐武得意的冲封士洋投去一个挑衅的目光,张舒曼没有说什么,只是额头上闪过三条黑线。
  这家伙明明也不小了,可是脾气还总有些孩子心性,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在时候却又不拘小节,但做为一个男人该有的承担却也从不推辞。
  “没事。”知道被看穿,唐武讪讪的笑了笑,耳根处染上了一抹晕红。
  就近打量着曼曼,看着那如白瓷细致的连毛孔都见不着的皮肤。还有颈项处传来淡淡的馨香,让唐武情不自禁的一阵失神。用力的嗅了嗅,陶醉的像是喝了一壶陈年的烈酒,连眼睛都忍不住染上了一抹火热。
  可惜未等唐武细细的品尝这壶美酒,张舒曼已然收针,继续给下一个伤患诊治。
  别怕张舒曼面不改色,其实一早就发现了唐武身体的异样。心跳快了几拍,只是控制的很好,几个呼吸便平缓下来。
  媚眼如丝,不着痕迹的轻瞪了一眼唐武。
  很快连同王世英在内,皆让张舒曼施了几针。洒上了药,简单的将伤口包扎好。看着遍地的尸体,溅了一地腥红的鲜血,张舒曼眉头拧的都可以打上几道死结。这杀手盟的人,还真是有毅力。
  潜伏了这么久才动手,而且一次性还派出了这么多杀手。好在这些杀手还算有职业道德,直接冲着她跟徐子成来。没有对二丫还有三娃动手,抓住他们来利用她跟徐子成服软。
  只是,这样拖着,等下一批杀手再找上门,似乎太过被动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些杀手若是狗急跳墙,直接冲身边的人动手。那岂不是连后悔都来不及,或许,是不是该采取些必要的手段,防范于未然。
  “徐大哥,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的解决杀手盟。”
  微眯着眼,张舒曼认真的询问。
  彻底的解决杀手盟?
  捕捉到张舒曼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气,大家皆是心头一震。
  若是一般人而言,说这话必定会被认为胆大包天,不自量力。可是刚刚张舒曼所显露的一手,没有会再怀疑她有没有这个能力。
  “有,灭了杀手盟,或者是杀了发布任务者。”对张舒曼的问话,徐子成没有多想,便直接道出了两种最直接的可能。
  灭了杀手盟?
  王世英与封士洋听到徐子成冷厉的话,精神顿时一震。
  不愧是冷面堡主,果然手段狠辣,但不能否认。对付杀手盟的追杀令,也就这两条最直接,也最有效。杀一儆百,以后就是其他的杀手组织若是接到任务,恐怕也会量力而为。
  接二连三的损失了这么多的精英,就连阴阳双怪也跟着栽了。此刻,恐怕就是杀手盟的盟主也定肉疼的紧,后悔不该惹到这两个棘手的铁板。
  “杀手盟组织严密,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藏身在何处。想灭它不容易,最简单的还是杀了发布任务之人。”
  杀手盟也属于朝中的一个忌惮所在,王世英知道不少。想了想,忍不住好意的提醒了句。
  “舒儿,这事交给我,不用担心。”
  感觉到身体恢复过来,徐子成知晓这事追根究底也是由他而主。主动的开口保证,这事已经查到了眉目,很快能知道确切的任务者是谁。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徐子成冲一刀使了个眼色,示意一刀收拾手尾工作,将这些尸体给处理了,免得惊吓到家里的几个孩子。
  主仆多年,一刀立马便明白了徐子成的意思。点点头,取出化尸粉,将地上的尸体以及大面积的血水处理干净。
  “好,若是搞不定,告诉我。”
  想了想,张舒曼也没有跟徐子成争,与其自个没有头绪的去查。费时费劲不说,还不一定有效果。毕竟,这可不是信息发达的现代,什么都可以第一时间便收到。更没有便利的手机,远隔千里的事,查到眉目恐怕是花都谢了。
  徐子成毕竟才是原本的事主,让他自己去弄,再适合不过。最重要的是,徐子成有自己的势利,凡事一句话吩咐下去便可。
  人多力量大,以徐子成的为人,张舒曼相信应该不会让她失望。
  “会的。”点点头,张舒曼信任的目光,让徐子成很是欣喜。冷硬的面容,不自觉的柔软了许多。
  “王大哥,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目光移向王世英,张舒曼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睨见王世英眼中若有似无的探究,心没由来的又是一紧。直觉的,张舒曼肯定王世英必定是发现了什么。
  “曼曼想说什么,我可以听吗?”唐武本就怀疑王世英目地不纯,怎么肯同意俩人独处。
  “不可以,你在这里先安排好大家,顺便再去看看二丫跟三娃有没有被吓到。”接下来的话题敏感,既然说了借一步说话,就没想让太多人听到。淡淡的瞥了一眼唐武,张舒曼直截了当的叮嘱。
  “好,这边请。”
  王世英心里也对张舒曼有太多的疑惑想问,见张舒曼主动。难得有独处的机会,爽快的答应下来。
  徐子成还有封士洋等皆投去好奇的目光,看到被打发的唐武。都识趣的没有上前去打扰,留给俩人独处的空间。
  一路走到无人的后花园里,谁也没有急着主动去开口,气氛显的有些压抑。
  “王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想了想,张舒曼最后选择了开门见山的打破沉寂。
  “张小姐快人快语,倒是我有些放不开了。好,既然是张小姐主动将话挑明了,那王大哥也不藏着掖着。是,那天在小巷里看到了有趣的一幕,心里一直存着疑问。可以冒昧的问一句,张小姐到底什么来历?是人,或者是异类?”
  注视着一天天变的美艳无双的面容,王世英期待张舒曼给予一个真实而又准确的回答。心底里,王世英希望张舒曼不是什么妖精幻化的异类,有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身为太子身边的谋臣,自然不希望自己所生之地,出现了什么迷惑人心的妖物。
  若非见张舒曼一直都是在施善救人,并不有主动害人之心,恐怕王世英早就按捺不住动手了。
  “异类?王大哥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想法,你从哪里看出我不是人。好吧,不开玩笑。我从头到尾,货真价实百分之百确定是人,绝非是什么妖怪的化身。至于王大哥那天所见,只是我意外得了机缘,在梦中拜得仙师,幸运的修习了仙人的法术。”
  王世英的话让张舒曼先是一愣,随即眼底闪过一抹了然。
  捕捉到王世英眼中的执着,张舒曼心底清明,这事三二句敷衍说只是他眼花恐怕是行不通。
  王世英可不是傻子,相反聪明的跟狐狸差不多,精明的很。垂眸思索了片刻,张舒曼决定半真半假的缠了个谎。至于王世英信不信,张舒曼无法控制王世英的思维,就看他接不接受这个理由。
  “仙人?”
  眼底闪过一抹惊诧,王世英想了无数的可能,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结果。传说中的仙人居然会存在,更不可思议的是,张舒曼一个乡下村姑。竟然得到仙人的青眼,幸运的修习了仙人的法术。
  瞪大了眼睛,王世英感觉认知被张舒曼的一番话给颠覆。
  很荒唐,可是却又容不得王世英不信。不然,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村姑,怎么好好的,突然变化惊人。直视着张舒曼的眼底,不放过一丝的异样。见张舒曼没有闪躲,似所说都是句句属实。
  咽了咽口水,王世英想到那天张舒曼变出的东西,忍不住又道:“张小姐,你可以再变一次那天给侯元宝他们吃的桃子吗?”
  “没问题,若是王大哥喜欢,我可以送一颗给你。不过,这事太过神秘,我希望王大哥可以帮我保秘。”
  见王世英很快便收起了震惊,恢复平静,张舒曼暗暗心惊。不愧是玩权术的人,接受能力都比一般人强。听到王世英的要求,张舒曼眼睛一亮,趁机提出要求。
  再怎么样她也出手治好了小杰,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张舒曼希望王世英不会太过驳了她的面子。不然,若是王世英真有想做什么威胁到她的事,张舒曼不介意手上再多一条人命。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必要时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得不做出选择。
  垂下眼帘,灵动的眸子里不着痕迹的闪过一抹狠戾。
  “好。”
  王世英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加上这事太过神秘,稍微有点脑子也明白这事不能夸大去宣扬。
  “谢谢。”
  听到满意的答案,张舒曼松了口气,眼底的杀机也随之隐没。
  打了个响指,在王世英狂热的目光下,张舒曼又表演了一回变魔术。招手凭空变出了一颗新鲜的大桃子,将灵气悄然吸走了七七八八,浅笑着递给王世英。
  “这真的是桃子,可以吃的桃子?”
  手微抖的接过了桃子,看着与平时街上卖明显不同的桃子。王世英呼吸都忍不住为之一窒,这么漂亮的桃子,难道就是仙人吃的仙果。看着连在果上新鲜的树叶,像是刚刚从树上摘下,这个发现让王世英又是一惊。
  鼻间嗅到了淡淡的果香,就是原本还存有疑惑,看着这真实的桃子。顿时消失无踪,发亮的眼睛灼灼的注视着张舒曼,急切的询问。
  “当然,这又不是摆设。”
  回以肯定的答案,看着王世杰激动的两眼放光的样子,张舒曼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一颗桃子,就能引得这淡漠如风的男人失去了冷静。
  王世英没有回话,迫不急待的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张口咬下。很甜,却一点也不感觉腻,让王世英一口就喜欢上。看着桃子粉色的桃肉,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暖流划过喉咙。全身没由来的一阵舒畅,眼睛又是一亮,果真是仙人吃的宝贝,就是与平日尝的桃子不是一个层次。
  才刚才入腹中,就让人感觉精神为之一震,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扫身体的疲惫与酸痛,整个人浑身充满了活力。
  “曼曼,你跟他在花园里都聊了些什么,这么神秘,不能跟相公我说说吗?”
  见王世英走远后,唐武立马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明知道小媳妇可能不会跟他细说,但唐武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的问了。
  小媳妇是神秘的,就今天露的这一手神秘莫测的针法,便可知其厉害。唐武从不认为曼曼是普通人,身上藏有秘密。以前唐武从不过问,只是想等曼曼相信他,自己主动的告诉他。
  可惜曼曼并没有主动要说的意思,可是今天看到王世英。唐武怀疑,谈的话可能正与曼曼身上的秘密有关。连一个外人都有资格说起,唐武心中说不失落是假。难道由始至终,他还是没有走进曼曼的心里。
  “现在时候还没到,以后若有机会,我会慢慢的告诉你。”
  面对唐武眼中的期盼,张舒曼虽然不忍看唐武失望的目光,但是想了想。张舒曼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她现在虽然接受了唐武是她的相公这个事实。但却还不能做到,全心全意的爱上。
  秘密还是秘密,不能走到心里的人。有些事若是可以,张舒曼并不想对任何人说起关于空间的事,至于带着对方进入空间更是难上加上。
  “不能说?好吧,既然曼曼还不愿意说,我不勉强。我相信总有一天曼曼会自己亲口告诉我,不过曼曼我希望这一天不会等太久。你要记住,你是我媳妇,一辈子的媳妇。我也是你相公,一个人的相公,不管任何事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叹了口气,唐武虽然有些气妥,但却不舍得勉强让张舒曼做不想做的事。
  “我会记住你说的话,相公,谢谢你这么宠我。”
  望着唐武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轻叹后又转为认真的表情。默默的,无条件的应允她的要求,这点让张舒曼很是感动。
  她心里明白,唐武对她的好,对她无条件的宠爱。心感觉暖暖的,感性压倒理性,张舒曼突然踮起脚尖快速的在唐武的唇上轻轻的印下一吻。本正想收势,却没有想被唐武趁机紧紧的揽住了腰。
  不让张舒曼像之前一样,仅仅只是蜻蜓点水的印下一吻便跑了。而是重重的加深了这个吻,惩罚性的轻咬,眼中布满的惊喜与浓浓的深情。
  不远处的树阴下,徐子成与一刀一声不吭的看着这一幕。
  徐子成整个人像是被雷给劈了,僵在了原地。静静的看着,脚无法挪分毫,像是长在了地上。心如万箭穿心,痛的徐子成感觉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低头垂下眼帘,冷酷的脸染上了一抹黯然。
  明明知道不可能,也知道他跟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可是看到这情动的一幕。还是感觉有些难以接受,双手紧握成拳,深深的吸了几口凉气。生怕被发现,像个胆小的小偷,转身与一刀悄然无声的离开。
  整个人像是坠入了冰窖中,刺骨的森寒。脑海里不断的闪现刚才的一幕,冲动的有种想转身,将两人分开。
  最终,徐子成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想着。或许,他真的应该离开了,不然他怕会冲动的上去将唐武推开,大家以后见了面彼此尴尬。
  身后紧随的一刀什么也没有说,但看着自家主子难受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些不好受,只是又忍不住想着,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让自家主子看明白自己没戏,试着放手慢慢就好了。
  徐子成并不知道,其实在他跟一刀出现的一瞬间,张舒曼便发现了。被唐武紧紧的抱着,原本想挣开,不过又想到徐子成对她的心思。便放任让唐武加深了这个吻,想借此断了徐子成的那份不该有的想念。
  这样以后大家都好,就像一刀心里所想,长痛不如短痛。划开的伤口,总有一天会自己慢慢的愈合。
  “曼曼,要是你能天天这么乖就好了。那个,我们以后是不是该一起了。”
  松开手,看着粉唇微肿,脸颊也染上了一抹晕红了小媳妇。唐武回忆的刚才美妙的吻,恨不得将曼曼吞入自己的肚子里。若不是身体的变化,不让吓到曼曼,唐武真想一直这样吻下去。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简直像要飞上天,飘飘然的。
  想到这是曼曼主动起的头,唐武嘴角的笑容差点没翘到耳根子后。
  兴奋的注视着张舒曼,唐武贪心的忍不住借机得寸进尺的要求。
  “不行,这事还是等我长大了再说。”
  你见过不吃鱼的猫吗?
  男人都是感观动物,易冲动,嘴上说盖着棉被纯聊天。若是被骗上了床,傻子才会相信送到嘴边的肉唐武会不吃。一个简单的浅吻,唐武都可以让它变成长长的法式深吻,活像是想将她一口给活吞了。
  再者,她还想好好的努力修练,不想这么快暴光有关空间的事。青葱的年纪,还嫩的很,男女之事还是长大后再计较。无视唐武期待的目光,张舒曼瞪了唐武一眼,摇头拒绝。
  “大长?曼曼现在不是长的挺大了,抱着睡正好。”
  唐武失望的一愣,不过很快又收敛好心情。贼贼的瞄了一眼张舒曼的胸口,暧昧的眨了眨眼睛,故意曲解的道。
  “你在看哪里,再不正经,小心我毒瞎你的色眼。”
  明白唐武话中的暗示,张舒曼脸红了红,有些恼羞成怒的警告。
  “小媳妇整个人都是我的,为什么不能看。好了好了,曼曼害羞了,不说就是了。天色不早了,曼曼回去再眯一下眼,补补眠。”
  看着涨红了脸的小媳妇,唐武心里成就感十足。又怕真的将曼曼给惹极了,收起打趣的笑容,认真的拉住张舒曼的手,往主院的方向走。
  次日清早,恐怕张舒曼都没有想到,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徐子成让属下留下了一句话,便与一刀不告而别。
  张舒曼心知肚明,徐子成的匆匆离开是因为什么。
  唐武却显得有些诧异,听到徐子成离开是回去解决杀手盟的事。理由冠冕堂皇,但唐武心里却隐隐感觉并非是这个原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急的事,以徐子成对曼曼的心思,也该正式的道别才走。
  虽然有些疑惑,不过唐武并没有纠结太多。徐子成走了,对他而言也是件好事,少了一个虎视眈眈想抢曼曼注意的人。
  只是唐武并没高兴太久,便因官府发出征兵令而打破。不仅是如此,整个汪河镇也因为征兵的事沸腾起来,每家有适龄男子的家庭都必需征一个入伍。赶去边关助援打仗,否则就得交一百两方可免去这个名额。
  打仗就得死人,对普通老姓而言,去了就跟死了半条命没有什么区别。谁舍得牺牲家里任何一个去,可是一百两对许多的穷困家庭,也是一笔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
  一时间,不少的家庭都陷入了愁云中。
  “曼曼,我想去参军。”
  收到征兵令,唐武早就有预感,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想必眼下边关吃紧,外敌强势,虽然有些不舍家中的娇妻。但唐武本是一个热血男儿,打定主意想有一番事业,能成为让曼曼骄傲的相公。
  再不舍,唐武也决定了坚持下去,闯出成绩。
  
第八十一章 客栈危机
   唐武突如其来的话,像一道惊雷,把张舒曼吓了一大跳。
  当捕捉到唐武眼中的认真,张舒曼心头又是一震。
  一将功臣万骨枯,张舒曼没有想到唐武居然想到了去参军。虽然唐武的武功不错,但要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就是现在张舒曼也不敢拍胸脯保证。说她是无敌的,可是看着唐武的意思。
  只是在相告,并非是在询问她的意见。显然,唐武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不会轻易的改变主意。
  “唐武,为何好端端的想到了去参军?”
  思索了片刻,张舒曼没有急于去反驳或者是阻止。定定的注视着唐武,冷静的询问唐武自己的想法。
  “曼曼,我是男人,男儿志在四方

Readme:辣书吧www.lashuba.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