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39部分

此。宁都都不改口,简直跟专门训练出来的死士有的一拼。
  原本以为问不出什么结果,可是很快结果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师傅,她还是不说,要不我们直接杀了她,再让人慢慢细查。”看着瘫软在地,出气多进气少的徐嬷嬷,无邪老人玩的是过瘾。唯一遗憾的是,最后没能从这老婆子口中撬出有用的消息。
  不过无邪老人也不介意,凭圣手门的本事,还查不出这点小事。
  “不用,看我的。徐嬷嬷看着我的眼睛,很好,现在你告诉我。幕后指使你的人是谁,这里还有谁跟你接头。”
  在大家不解的目光下,张舒曼突然放柔了语气。像是情人在耳语,让人听的心痒难耐。若是仔细看,还可以看出张舒曼黑亮的眸子,也变的更加的幽暗。带着莫名的魔媚,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徐嬷嬷呆呆的望着张舒曼的眼睛,忘记了疼痛,整个像是着魔了一般。又像是被操控的木头娃娃,一板一眼的呆滞道:“是夫人邓?”
  就在徐嬷嬷说到关键字眼,突然数道飞镖凭空而至。大家都专注的盯着徐嬷嬷,想听这幕后真凶是谁。谁也没有想到,这暗中竟然还真的藏了人,没有及时防备。只顾的及自卫,将袭来的飞镖打落。
  再回神徐嬷嬷已被飞镖刺中了后脑勺,死死的瞪大了眼睛,咽了气。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张舒曼不得不中途停止了继续催眠。犀利的眼眸直视飞镖射来的方向,很快张舒曼便找到了那道飞奔的身影。
  轻功卓然,看来还是个武林高手,张舒曼冲无邪老人使了个眼色。示意无邪老人保护好大家,随即在许志光还有一众奴仆惊愕的目光下。纵身一跃,瞬间消失无踪,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师傅放心,这里就交给弟子。”
  一早就知道这师傅的武功极高,妖孽的甚至可能在他之上。看到张舒曼追了上去,无邪老人聪明的没有缠着非要跟去,而是拍胸脯保证。
  “这、这,舒曼她?”
  愣怔的看着消失无踪的外甥女,许志光看的一阵傻眼。不说别的,就这亮眼的轻功,便足以让许志光无地自容。再想到之前的一幕,更是让许志光倍受打击。怎么也想不到,姐姐留下的几个孩子,竟然厉害到让人仰望的地步。
  再想到家里几个只知道享乐,挥霍家业的儿女。不仅是许志光,就连刘珠儿也是震惊的下巴都差点掉到地上。嘴巴张的老大,久久合不拢,快都能塞下几个大鸡蛋。
  不管是舒曼的哪一面,对许志光夫妻俩而言,都是极为震撼。想到之前,他们还想算计着,让这外甥女助他铺路。如今回想,许志光只觉的冒了一身的冷汗。暗暗庆幸,还好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偏的举动。
  不然,看看徐嬷嬷的下场,许志光想想都心打眼里的战栗。
  死不是最可怕的,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生不如死。
  “大姐最厉害了,可惜就差一点,被人给打断了。”三娃崇拜的望着大姐消失的背影,看着满身是血,死的不能再死的徐嬷嬷。早就见过血腥的三娃一点也不怕,只是惋惜的撇了撇嘴巴。
  “放心吧,害你们的凶手跑不了。”
  三娃的话让无邪老人感觉格上的合胃口,更是打定主意,回头定要将一身本事让三娃姐弟俩学会。以后就算遇到坏人,也不用等着别人来救,自己就可以轻松搞定。
  杀鸡敬候,无邪老人瞥了一眼许志光。嘴角扬起一抹意不明的浅笑,从怀里取了一个小瓶子,将少许的粉末倒在徐嬷嬷的尸体上。很快,徐嬷嬷的尸体化成了一滩污水,又是让许志光夫妻俩看的打心底里的惊惧。
  “化尸粉?”
  那可是鬼医的代表作,倒抽一口凉气,许志光惊骇不已的望着无邪老人。垂下眼帘,暗暗揣测着,这眼前的老前辈,到底跟鬼医是什么关系。再想到无邪老人一身稀奇古怪的毒药,许志光被这一连串突然发生的事,脑子想的都快打结。
  被张舒曼追击的高手,轻功在江湖上也算是极为靠前的一位。一向自信少有敌手,只是没有想到,在这偏远的小地方,竟然栽了跟头。看着赶超在他前头,眼带杀机的盯着他绝美的小姑娘,江湖一称一叶扁舟的叶飘枫不得不甘拜下风。
  “唐夫人果然身手不凡,可惜,不该得罪了不能得罪之人。既然是唐夫人自己追上来,那么,只好对不起了。”
  冷笑一声,叶飘枫陡然出击,数枚飞镖迅猛如闪电的击向张舒曼,招招毙命。
  “哼,想要我的命,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看着冲她袭来的飞镖,张舒曼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哪怕,这飞镖上都沾了足以令人致命的毒药。更巧的是,这毒不是什么,正好就是之前二丫跟三娃中招的七绝散。
  勾唇不屑的冷哼一声,在叶飘枫惊愕的目光下。张舒曼突然动了动手,再睁眼细看,不敢置信的发现。同让令人引以为傲的飞镖,居然被人容手给接住。不说这飞镖的速度,就是这飞镖上沾的毒,就没有人去接。
  可是,眼前还能笑眯眯的小姑娘,竟然做到了。
  咽了咽口水,想到徐嬷嬷悲惨的下场,叶飘枫只觉的脖子一阵凉嗖嗖。额头上不受控制的冒了一身冷汗,握着飞镖的都也跟着轻颤。
  太可怕了,叶飘枫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称医仙的小姑娘,会是他这辈子遇到最强的对手。脸上闪过一抹凝重,不敢再有一丝的分神。当机立断,再次甩手数枚飞镖射了过去。
  随即不再停,再次纵身飞遁。
  “想跑,没那么容易,既然你这么喜欢玩飞镖,那我就将它全部还回给去。”
  森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察觉出对方的意图。张舒曼冷哼一声,接住了所有的飞镖,瞬间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飞镖不客气的尽数射向叶飘枫。
  更可怕的是,张舒曼一出手,飞镖的速度竟硬生生的比叶飘枫快了一倍不止。
  如一道亮眼的流星划过,下一秒,一道惨叫划破林间。
  一道身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笔直的掉落,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不,该死?”
  迅速的将刺入身体上的飞镖拔出,想翻找解毒。吐血的发现,这次抹上的七绝散,是无解的剧毒。惨白着一张脸,看到落到跟前的张舒曼,叶飘枫知道生路已断。想到徐嬷嬷的下场,果然将手中的飞镖狠狠的刺向心脏。
  可惜张舒曼并不允许,甩手一枚银针刺向叶飘枫手上的痛丨穴。手顿时软瘫下来,飞镖落到地上,叶飘枫吃痛的倒抽一口凉气。眼尖看到流出的血,已经染成了黑红色,明知会死,但还是忍不住一阵恐慌。
  若是有生路,没有想到,自然叶飘枫也不例外。
  “我没同意让你死,你就不能死。看着我的眼睛,很好,告诉我你是谁,你的主子又是谁。除了下毒,还有没有其他的命令。”
  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无异后。张舒曼放柔了语气,诱导着叶飘枫说出她想要的信息。
  叶飘枫明知道不对,奋力挣扎,却发生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像是被鬼上身,不由自主的与张舒曼幽暗的眸子对上。眼底最后的挣扎瞬间消失,目光变的呆带。如机器,平缓的道。
  “我叫叶飘枫,江湖中人称一叶扁舟。主子是许府的夫人邓天香,表小姐太优秀。夫人下令不许表小姐回府,斩草除根。”
  “邓天香,许家的当家主母是吗?胆子可真肥,姑奶奶我有心放过你,你却不知死活动脑子动到太岁头上来了。若是不好好回敬你,可真对不起你给的精心安排。柿子是专挑软的捏,可惜,我可不是真正的张大丫。”
  微眯了眯眼,一抹狠戾自眼底一闪而逝,快的令人无法捕捉。默念了几遍,将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心上。
  斩草除根,很好这个仇她记下了,他日定当尽数奉还。不想让她回许家,正好,她就偏要回许家认亲。到是想亲眼看看,若是看到她姐弟三人平安的到达许府。这夫人邓天香,还能玩出什么把戏来对付她们。
  轻哼一声,森寒的眼眸里流露出嗜血的精芒。
  “一叶扁舟叶飘枫,不就是官府赏悬的采花贼叶飘枫?该死,留着也是祸害,早死早胎头,记得下辈子做个好人。”
  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张舒曼上前一把将叶飘枫的面罩取下,意外的发现,这人长的还不错。武功也不差,可惜只是一条听话的走狗,而且还是贼胆包天的采花贼。
  就这身法,也不知道闯入别人的闺中,祸害了多少无辜寡的少女。
  要知道,这可不是现代,没了一层膜也没有什么。没有人会要死不活的闹,可是在这古代,贞洁远比一个女人的命更为重要。要是没有出嫁,就被破了身,绝对是致命的。
  有些无情的家庭,为了保住名声。就算女子不愿意,也会让人偷偷的将自己亲生女儿抹杀。当然,更多的女孩,恐怕自己就受不了当场上吊自杀。
  作为同胞,张舒曼自觉有义务除去这个祸害。既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想也不想,张舒曼直接一个手刀,往叶飘枫的脖子上狠狠的劈了下去。失神中的叶飘枫,连怪叫的机会都没有,便彻底的咽了气。
  瘫倒在地,结束了作恶多端的一生。
  将尸体处理干净,张舒曼便快步回到庄上。捕捉到大家关切的目光,回以一个安抚的眼神,展颜露齿轻笑。
  “不用担心,大姐没事,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大姐。对了舅舅,邓天香是不是就是许家的当家主母。”
  邓天香?
  听到张舒曼突然提起了名字,大家又是一惊。眼珠子转了一圈,就连最小的三娃也猜到,今天这事的主使者,恐怕就是这个女人。不然,以大姐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陌生人的名字。
  “邓天香,果然是这个老贱人,不错。舒曼就是她,这女人手段狠着,当初你娘的事也是她一手策划。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她连你们都不打算放过。可惜没有留下把柄,以舅舅现在的势力,想绊倒这个老贱人恐怕不易。”
  看着外甥女的表情,许志光立即便猜到。张舒曼追到了凶手,而且还逼问出了幕后主使者。虽然心里一早就有了怀疑的对象,可是当明确的听到下毒手的是谁,许志光还是忍不住感觉心惊。
  阴沉着脸,虽然气里恨不得将邓天香给千刀万剐。但是想到邓天香的身份,不但是长辈,名誉上更是他娘。
  把持许家多年,又深得宠信,就连老祖宗也是一心拿她当女儿疼。最重要的是,本身邓天香还是老祖宗的侄女。至于爹天天忙于公务,根本无心理会后院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刘珠儿同样也是脸色有些不好,轻叹了口气,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有道是子凭母贵,可惜婆婆是个软弱的。面对嫡母的威严,根本无力抵抗,甚至就连当初秀莲姐出事也未能出声强硬的辩解什么。
  “舅舅不必心急,这事我会亲自去跟她好好算算。该讨的代价,自然会让她吐出来。舅舅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决定了。跟舅舅一起回许家走走,会会这邓天香,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敢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捕捉到许志光眼中的为难,还有刘珠儿脸上的黯然。张舒曼立即便猜到,在许家这舅舅一家,恐怕是没有什么说话的份。
  想想也是,这大家族对嫡庶看的极重。少有出现宠妾灭妻的丑事,就算小妾再宠,那也还只是小妾。正宫嫡室的地位也依旧不会改变。除非是犯了七出之条。再者,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一般而言,能名媒正娶的嫡母。娘家背影,都是旗鼓相当,属于联姻,轻易是不会得罪。
  加上这嫡母又有手段,作为一个庶子,除非是极为优秀。一般而言,是不会有太多说话的机会。而看着舅舅跟舅母在庄上的表现,小有心计,可惜就是眼皮子太浅,上不了台面。
  说优秀算不上,但比起那些只懂得吃老本的纨绔,还强上一点点。比不上足,比下有余,只能算是中上。
  “舒曼,你的意思是说?你答应了,要跟舅舅一起回去,太好了。以舒曼的手段,舅舅相信那老贱人必定不是对手。要是可以,舅舅想,明天就回去,杀她一个措手不及。不然,舅舅担心,那老贱人必定不会死心,半路再派人下狠手。”
  原本以为是无望,说服不了这个有主见的外甥女。却没有想到这么一闹,反而促成了这事。要是邓天香那老贱人知道一切都是她一手促成的杰作,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惊喜来的太快,让许志光激动的两眼直发光。
  生怕再拖这外甥女又改口,许志光迫不急待的提议。
  “是啊,早走早好,到了许家就算想动手。她也得掂量着爹那里,再者,以舒曼的医术,要是能治好老祖宗,必定会得到爹的重视。”
  刘珠儿也是大喜,兴奋的幻想着将邓天香这棵大树绊倒的一天。想到张舒曼露的一手惊人的本事,让刘珠儿更是信任的很。
  “大姐,你要去京都,那我跟三娃也去吗?”
  看着大家说的激动,二丫忍不住开口询问。
  “大姐,三娃也想去好不好,小杰说京都可大了,而且有好多好玩的地方。还有好多吃的,大姐别丢下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竖起了耳朵,三娃撒娇的拉着张舒曼的手摇了摇,眼巴巴的恳求。
  旁边的无邪老人没有说话,打定主意。自然是师傅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谁让师傅没有将本事交给他,没有学全,无邪老人打死也不离开。不过,这事即使三娃不开口,恐怕也少不了带二丫跟三娃。
  以师傅对两个小家伙的重视,护短的性子。不放在眼皮子底下,怎么放的下心。已经有了第一次,难保还有第二次。万一等师傅走了,这姓邓的女人再派人暗杀,那岂不是后院着火。
  “别摇了,大姐还能丢下你们不成。放心吧,大姐到哪,就带你们去哪。不过路途遥远,你们可得有吃苦的准备。另外,我们这次去京都,可不是记挂着玩。要是害怕,就留在家里,让无邪爷爷保护你们。”
  看着惹人怜的三娃,张舒曼收起了脸上的冰寒。挤出一抹浅笑,捏了捏三娃肉乎乎的脸颊,认真的提醒道。
  “不怕,三娃才不怕苦,大姐可不能丢下我们。不然,不然三娃就哭给大姐看。二丫你说是不是,我们才不怕那些坏人。而且,我们也有很认真的练武,会乖乖的不给大姐招事。”
  挺起了小胸脯,三娃自信满满的保证。
  带两个外甥一起?许志光与刘珠儿相视了一眼,张口想劝说什么。想了想,最后又咽了回去。
  “呵呵,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能吓唬谁。再练个十年八年,可能会有些看头。”
  好笑的摇了摇头,二丫跟三娃现在练的还只是花架式。连内力都没有练出,练武须持之以恒。本不想拔苗助长,以免三娃生出自傲的心思。不过现在看来,也许该弄些好东西,让二丫跟三娃尽早有些自保的实力。
  对了,好像是有一种天灵丹,吃下去可以瞬间增加十年的功力。虽然只是一次性效果,不过能凭空多出十年的内力,自保应该有余。
  “虽然不能跟大姐比,不过三娃会努力的。”
  被打击了,三娃也不生气,因为三娃清楚的知道。他跟大姐相比,事实就是如此,连大姐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有志气,三娃好样的,以后无邪爷爷一定会好好教你。保管打的那些坏人屁滚尿流,悔不当初。”捕捉到三娃眼中的认真,无邪老人很也欢喜,不住的连连点头。
  当天张舒曼便让无邪老人弄来了一大堆的药,随即便关上房门开始捣鼓。
  无邪老人倒是想偷看,自家师傅关起门来弄些什么宝贝。可惜张顺还有春梅跟春雨盯的严严实实,不让任何人靠近。而三娃跟二丫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紧紧的缠着无邪老人,准备所需的家当。
  闪身进了空间,张舒曼首先是将药提纯。加入灵泉水催生,简单处理,便开始了炼药的大业。由于有了先前的经验,张舒曼轻车熟路,先将药炉给清洗干净。随后打开丹房的地火热炉,按着记忆中的顺序,谨慎的将相生相克的分别开。
  一一的丢入药炉中,不知不觉,一夜到天明。
  整个空间里,被浓浓的药香所笼罩,让人为之着迷。
  
第九十七章 自找死路
   一夜未眠,绷紧了神经,紧盯着药炉。张舒曼双眼布满了血丝,却仍是精神头十足。整个人你是打了鸡血一样,死死的盯着药炉,眼珠子都不带眨一下。待药眠的温度减下,张舒曼迫不急待的将开了药炉。
  顿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仅轻轻的嗅着。都让人感觉全身一震,一种莫名的东西涌入体内,让张舒曼一扫身体的疲惫。
  眼尖当看到药炉中一粒粒黑色的药丸,张舒曼眼睛一亮。立马知道,这炉天灵丹算是成了。
  利落的拿起一早就准备好的药瓶,将炉中的天灵丹尽数收好。细数不多不少,刚好九颗,想到了什么。谨慎起见,张舒曼没有直接拿去给二丫跟三娃舒用。而是自己先吞服一粒,倒不是不任信药方所写。
  或者怀疑自己的炼药手段,只是怕小孩子的身体,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的力量冲击。
  吞下了天灵丹后,张舒曼没有用灵力抵抗,任由这股药力在体内横冲直撞。静静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意外的发现,这药力只是一瞬间。并不觉得的痛苦,很快药力化作一股温热的暖流涌入丹田中。
  张舒曼虽然没有认真系统的习武,不过看着明显与灵气不同的一团气雾。立马也明白这就是练武之人才有的内力,相比唐武是稍差了些。不过,一颗天灵丹便可瞬间拥有十年的功力,虽然费了不少宝贝药材。
  甚至连足有千年份的灵芝都丢进去了,总算不会太亏。
  一颗天灵丹就可以让人轻松拥有十年的内力,要是那些武林中人收到风。不知道会不会疯狂,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收好药瓶,张舒曼戏谑的暗忖,
  不过,想用天灵丹发财的想法还是别想了,这东西太逆天。要是招来祸端,反而更麻烦。要是想赚钱,既安全又快速的法子,其实多的像。像是驻颜丸,要是拿出去卖给那些不差钱的贵妇。
  为了守住男人的心,恐怕就是天价,也大有人要。
  对了,京都可是一个国家的心脏所在,权势富贵的能人想必是一把抓。若是在京都开一间铺子,想必定会引来无数人疯抢。就是随便打个广告,然后让这些贵妇口口相传,恐怕也能狠赚一笔。
  目光闪了闪,张舒曼决定到京都里试试手。要是能进宫就好了,宫里的那些娘娘,想必更是银子多的没地用。
  摇了摇头,收敛心里一堆乱七八糟的瞎想,还是顾着眼前才是正事。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吃过早餐就该怎么出发了。扫视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张舒曼闪身出了空间。没有急于唤春梅跟春雨进来服侍,自己动手,将沾着药香的衣服换下。
  揉了揉酸痛的太阳丨穴,方道:“春梅,你们进来吧。”
  “主子先洗把脸。”
  推开而入,看着精神抖擞的主子,春梅高兴的笑眯了眼。一点也没有因为昨天发生血腥的一幕,而对张舒曼这个主子产生恐惧。受张顺等人的影响,只会更加的崇拜。
  主子越厉害,就不会轻易让别人给欺了去。而作为贴身丫环,地位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春雨本就性子大大咧咧,就更不用说了。端着脸盆,将盆先放好,随即将干净的帕子沾水洗了洗,拧半干递给张舒曼。
  “给,主子洗脸。”
  “谢谢。”
  习惯成自然,张舒曼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别扭。道了声谢,接过帕子擦了把脸,然后又将洗脸帕递回给春雨。坐到梳妆台让,任由春梅的巧手给她熟练盘一个简单又不失大方的发鬓。
  春梅不愧是这方面专训练出来的专家,没花多少功夫。一个好看的发型便弄上,插上一根玉簪完工。
  “好了主子,照照铜镜看看喜不喜欢。”
  收好桌上的手饰,其实春梅懂的发式不少。可惜主子并不喜欢,只爱这种简单大方的发式。不然,要是弄上一个华丽的发式,插上这些好看的金簪,必定更为耀眼。当然,要是主子肯穿那些艳色些的华服就更完美了。
  当然,这样也不是不好,主子本来就天生丽质。穿着米色的裙装,一样可以穿着出高雅的气质,眉眼中隐约流动的灵气,更是让人感觉仙气十足。可远观,而不可琐玩。
  “好看,经过春梅的巧手怎么会不好看。东西都收拾的怎么样了,二丫还有三娃起床了没。”
  透过铜镜里,看到有些模糊的影像。虽然看的不真切,不如现代镜子来的方便。不过依然可以看出镜中美丽的倩影,美美的露出一抹比花还娇艳的浅笑,朗声夸赞道。
  “嗯,主子吩咐的事早就安排好了,二小姐还有小少爷也起来了。都在客厅里等着主子一同进餐,主子是要现在过去吗?”
  被主子一通夸奖,春梅脸微红了红,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主子的询问。
  “哦,那走吧,起的晚看来大家都等急了。”
  张舒曼已经加快了速度,但炼制一炉上好的药,还是得花费不少的功夫。透过门口,看到高挂的太阳,张舒曼起身匆匆赶往饭厅。屋里剩下的手尾,则交给其他负责打扫的丫环们处理。
  “师傅,你可算是起来了,那个药?”
  远远的看到张舒曼的身影,无邪老人顿时眼睛一亮。比看到亲爹还激动,立马站起身狗腿的迎了上去。张口就想追问药的事,但又猛然想到还有许家的两个外人在。聪明的闭了嘴,师傅弄的这么神秘,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
  只是想到这师傅一出手,都是极品未见过的好药。怎能不让无邪老人好奇,心痒难耐,迫不急待的想知道这次炼制出的又是什么好宝贝。要知道,这药可是经过他的手,不少都是难得的珍稀灵药。
  “吃饭,少说这些有的没的。”
  一个眼刀扫去,张舒曼淡定的坐了下来。拿起手中的筷子,直接开口。桌上的众人都等的有些久,肚子也都饿了。也纷纷动筷,将肚子填饱再说。
  豆浆配油条,再加一碗清甜的猪肝瘦肉粥。吃的张舒曼不时的点点头,虽然不如马永波做的好,不过庄里的厨娘做菜的手艺,越来越有马永波的真传了。
  “大姐,我们一会就出发吗?”
  没有出过远门,二丫想到马上就出发去京都,还是忍不住心情有些激动。
  “嗯,赶紧吃,记着别记的太撑,免得马车摇晃半路受不了晕车。”点点头,想到什么,张舒曼提醒了句。
  “大姐,放心吧,这些我们都知道,又不是没有做过马车。舅舅,京都是怎么样的,比起汪河镇大多少?”
  喝了口粥,三娃将目光移向许志光,一脸好奇的道。
  “这个,你去了就知道,总之很大就是了。单单是宫里,就比整个汪河镇大。”
  事情有了准信,许志光兴奋的一夜没怎么睡。眼睛看着还有些血丝,不过吃了些早餐,精神很快又好了起来。
  宫里就比汪河镇还大?
  眨了眨眼睛,二丫跟三娃皆是一惊,不敢相信。比汪河镇还大,那皇宫该会是什么样子。
  匆匆的解决了肚子,张舒曼不放心的叮嘱了温通还有留下的侯元宝几人。让他们看好家里,还有客栈里的生意。若是有急事,可以飞鸽传书给她。实在不行,也可以发信号让圣手门的弟子帮忙。
  既然收了无邪老人这个医毒圣手为徒,不好好的压榨一番,怎么对的起无邪老人死缠烂时应下的承诺。
  又怕时间耽搁的久,张舒曼留了一瓶灵泉水交给温通保管。让他隔半个月,便往水池里倒半瓶灵泉水,加起来正好有一个月的时间。张舒曼相信给一个月解决许家的事,应该绰绰有余了。
  看着眼前华丽的马车,许志光还有刘珠儿看的两眼发直。马车里铺满了厚厚的兽毯,细看便可看出,那好像是白色老虎皮做的。其珍贵程度不言而预,没有千两银子是绝对拿不下来。更不可思议的是,这还铺的不仅仅只是一张。
  除此之外,马车里还镶上了一颗碗口大的夜明珠增加亮度。就连窗帘都是用上好的锦布,再看看小桌上摆着的时令水果,精致的糕点,更是让人看的瞠目结舌。
  这哪是寻仇去,简单是出游闲逛,享受。
  嘴角抽了抽,许志光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有些被这外甥女的财势所打击到了。如此华丽的马车,恐怕京都里不见得有几家用的起。
  要不是自己有马车,许志光到也想上厚着脸皮试试,这铺了虎毯的马车到底有多舒服。
  相较与许志光所带的随从,张舒曼这边则简单的多。除了几个贴身丫环,以及两个稍有武力负责赶车的家丁,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当然,张舒曼知道,暗中无邪老人派了近二十余高手保护,以备不时之需。
  “出发。”
  见大家都上了马上,张舒曼一声令下,正式往京都方向进发。
  “师傅,现在可以说说,您弄去的药,都做了什么宝贝?可不可以拿出来,让弟子见识见识。师傅,其实弟子一点也不贪,给弟子一颗研究研究便可。”
  走了一段路,看着气定神怡的小师傅。无邪老人心里像是爬满了蚂蚁,心痒难耐,忍无可忍的再次追问。
  宝贝?
  听到无邪爷爷的话,二丫跟三娃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家大姐。
  “心急了?呵呵,放心吧,看在你贡献那些的药份上,自然不会少了你的份。本来是想给你二颗,一颗让你自己服用,一颗拿去研究。不过,既然你自己开了口,不需要这么多。也好,省了,就送你一颗,拿去这是天灵丹。”
  看着又在扮可怜求同情的无邪老人,张舒曼有些忍俊不禁的抿了抿唇。压心里的狂笑,故意逗弄道。眼尖看到无邪老人傻住的呆样,就连春梅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声。
  天灵丹?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不过听着名字就知道是好东西。二丫跟三娃更是信任无比,大姐出手的东西,岂是凡物。就是杯水,那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二颗?
  无邪老人万万是没有想到,一向抠门的师傅竟然大方了一回。准备送他两颗,结果他自己搬石头砸脚,白白给弄没了一颗。嘴角抽了抽,无邪老人不死心的巴结道。
  “师傅你误会了,弟子很需要。求师傅再多给一颗,弟子保证不会有再次。”
  话完,无邪老人不忘冲三娃眨了眨眼睛,请求外援。想让三娃帮着说好话,那可怜兮兮的表情,逗的三娃还有春雨几个又是一乐。好在三娃还算有良心,记着无邪老人的好,爽快的点头答应。
  “大姐,无邪爷爷不是故意的,大姐就原谅无邪爷爷一回。对了,大姐,这天灵丹是什么,有什么用?”
  眼珠子一转,三娃聪明的转移话题。
  “对对对,师傅您就原谅了弟子。”
  接过了天灵丹,无邪老人也是好奇不已。打开了小药瓶,一扑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让无邪老人顿时感觉全身一震。不知是不是错觉,无邪老人感觉丹田中的内力,似乎有了少许的增长。像是瞬间凭了一天苦修的效果,目光闪了闪。
  这个奇异的感觉,让无邪老人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灼灼的望着张舒曼,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要是他没有错过,这所谓的天灵丹,似乎是对内力有异想不到的奇效。
  “发现了,没错天灵丹对练武之人可想难得的大补,一颗药丸下去。便可瞬间增加十年的内力,二丫,三娃你们一人服下一颗。然后好好的打坐调息,大姐还有无邪爷爷给你看护法。”
  捕捉到无邪老人眼中的异样,张舒曼立即便猜到,无邪老人肯定是察觉出了天灵丹的妙用。不由的得意的勾唇一笑,又倒了二颗天灵丹,眼神示意让三娃跟二丫服下。尽早拥有自保之力,路上她才能放心些。
  一颗天灵丹便可瞬间增十年的内力?
  张舒曼突如其来的话,让马车里的众人皆是倒抽一口凉气。而深知这内力修练之难的无邪老人,更是惊骇的眼珠子瞪的比牛眼还大。
  惊骇过后,随之而来的是狂喜。他手中有师傅给的二颗天灵丹,那是不是说,只要他服下二颗天灵丹,便可立马凭增二十年的功力。想到这,无邪老人激动的握着药瓶的手都抖了抖。
  咽了咽口水,迫不急待的追问。
  “师傅,你说真的,这天灵丹真的可以让人瞬间增加十年的功力。不管是谁,连刚入门的孩子都没有问题。那、那弟子要是将二颗天灵丹都服下,是不是就立即增加二十年的功力?”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要是再多吃几颗,岂不是高手满天下飞了。
  想到自家师傅出神入化,可怕的实力。更是让无邪老人信了几分,不然,以师傅的年纪,怎么可能拥有比他还可怕的实力。
  “大姐,真的吗?吃了这药丸,就能一下子变成高手。”
  三娃也是大喜,灼灼的望着张舒曼,一脸期待的追问。
  “贪心不足蛇吞象,你们想的到美。别指着靠天灵丹一步登天,这是一次性消耗品,只有服用一颗才有效。再吃就无效,反而可能会爆体而亡。好了别纠结了,能逆天的得到十年的功力,已经是不容易。”
  对大家心里贪心的想法,张舒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逆天之物,自然是有它的界限。世上可没有凭白掉馅饼的好事,再者,这天灵丹可不好炼制。张舒曼能一次成功,已属不易。
  还想拿这天灵丹当糖豆吃,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啊,真可惜,只能吃一次。嘿嘿,没有弟子说错话了,一颗也不错。比起百年难遇的醒神果好多了,那果子大家都抢破头,而且不好找。一颗醒神果,也不过才增加五年的功力。”
  听到这个限制,无邪老人眼底闪过一抹惋惜。被张舒曼一个眼刀扫来,无邪老人讪讪的笑了笑,识趣的立马改口。
  “醒神果,那是什么?你见过,在哪里有。”
  对天地奇物,张舒曼都感兴趣,猛然听到无邪老人念念叨叨的提醒。不由的眼睛一亮,好奇的追问。
  能让人吃下就可以增加五年功力的果子,直觉的,张舒曼想到了修真杂记中的天地灵果。若这是真的,这果子是传说中的灵果。那么,若是她能得到,服下岂不是可以加速修练的进度。
  思及此,张舒曼眼中的火热不由的更为灼热了几分。
  “师傅不知道醒神果?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果,据说是长在毫无人烟的山林间。数十年前灵龟派的掌门曾有幸得到一颗,弟子也曾去看过。可惜树上的奇果都被摘光,只剩下空树没有管。”
  得了好处,对师傅的问题自然是知无不答。
  当初他也是对醒神果好奇的紧,可惜这果子实在是太难得。即便是找到了树,但要等到百年一结。算算时间差,等轮到他去摘的时间,恐怕早就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便没有理会,动心思将它移回圣手门内,任它自生自灭。
  “还真的有,你还记得那树在哪里吗?”
  张舒曼并不在意这醒神果要多少年才能一结,反正空间里有灵泉水在。得到颗空树也好,大不了的,就多浇些灵泉水拔苗助长。知道无邪老人竟然还亲眼见过,怎么能不让张舒曼惊喜连连,迫不急待的想看看。
  最重要的是,想亲口品品这醒神果是如何美味。要知道,普通的水果变成灵果,哪有正宗灵果进阶更加诱人。再者,空间里的那些葡萄桔子,张舒曼早就有些吃腻了,想换换新口味。
  好在无邪老人并不知道张舒曼此刻心里所想,要是无邪老人听到。张舒曼竟然只是想找这醒神果当普通的水果啃,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江湖上,谁不知道这醒神果的珍贵,一经出现。疯狂的武痴们,就是拿出百万家财也不惜代价想要得到。远的不说,就是无邪老人,也是眼馋的紧。
  “这个自然,弟子在万海山脉的断崖底下见到过。树大概三米高左右,叶呈柳叶形,不过师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