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41部分

行不义必自毙。要是你们还想给这些作恶多端的山匪出头,那么尽管站出来。若是没有,那么尽快离开这里,过自己的日子。我言尽于此,剩下的你们看着办。”
  扫视了一眼众人,不仅她们是装的,还是真的胆小害怕。丢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快步走向寨中的牢房,准备将那些更为可怜的人解救出来。
  虽然之前已经用异能看过,可是当亲眼看到,视觉冲击又另一种感觉。更为强烈,也更为震怒。这些山匪该有多丧心病狂,如此糟蹋这些女孩。简直是不把她们当人,有些连衣服都没给穿上。
  身上遍布是一道道狰狞的伤口,有鞭伤,或者抓伤,甚至连刀伤都有。还有那青青紫紫的痕迹,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发现有陌生人的到来,这些姑娘们一个个吓的跟鹌鹑似的。缩到墙角,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被盯上。直到意外的发现,来的不是那些凶悍的男人,而是一个漂亮的比仙子还美的女孩时。
  这些吓的直打哆嗦,脸色惨白的姑娘这才松了口气。
  至于那些更惨,被折腾的生不如死,几乎已经丧失了神智的小姑娘还有男孩们。则是完全没有反应,表情呆滞。好像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一切,封闭着自己的感知。
  “你、你是谁,也是跟我们一样,被抓到这里来的吗?”
  看着张舒曼漂亮的不似真人的脸庞,其中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好奇的询问。只是又有些不太确定,因为张舒曼身边,并没有跟着有寨里的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陌生又漂亮的女人,对她们似乎并没有恶意。
  不像那些寨中的坏人,用怪异的目光盯着她们,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有了一个人开口,其他惊惧的女孩们。也纷纷瞪大了眼睛,孤疑的望着张舒曼。猜测着,张舒曼可能的身份,想遍了每一个种能,唯独没有想过。眼前好看的过份的女人,可能是来救她们的人。
  “大家别怕,我不是坏人,是来救你们出去的。外面的那些坏人,已经都处理了,你们现在自由,可以回家了。”
  人总是容易同情弱者,张舒曼自然也不例外。
  要不是惦记着想发笔横财,恐怕这些可怜之人,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逃出生天。甚至,可能一辈子就呆在这,也许下一秒就被这些冷酷的匪徒给硬生生的折腾死。又或者,是她们承受不住,自杀绝食而亡。
  付出才有收获,也许也是她跟她们的缘。
  放柔了声音,张舒曼看着这些已经惊弓之鸟的受害者,笑着道。
  自由?
  大家先是一愣,瞪大了眼睛,在些不敢相信。可是半响,也不见有人闯入,又看着一脸真诚。无害的似仙子的张舒曼,神经日夜紧绷的众人,突然放声哭了起来。没有想到,已经准备等死,最终还能再死里逃生,有人来救她们离开这个地狱差不多的鬼地方。
  “我们得救了,我们可以离开了,哈哈。我就知道,太好了,我们还能再活着离开。庆儿,你听到了没有,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我们自由了。没事了,离开这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个主动跟张舒曼说话的大眼睛女孩,又哭又笑。看着呆滞一动不动,被关在隔壁的少年,激动的不能自己。
  少年呆滞的表情微愣了愣,机器的将目光移向张舒曼。见张舒曼肯定的冲他点点头,神情麻木的少爷,突然像个孩子,啕嚎大哭。
  “姐,姐,我们都还活着,代替爹跟娘的那份活着。”
  脑海中想到爹跟娘惨死,仍护在他跟姐姐跟前。不断的叮嘱着,让他们好好的活着的情景。正是因为这个,经受了那么多非人的虐待,仍咬牙坚持了下来。可是,活着也好痛苦。
  “嗯,我们会活的好好的,不让爹跟娘在天上担心我们。庆儿不怕,一切还有姐姐担着,以后会好的。”
  姐弟俩衣服虽然穿着破破烂烂,衣服上还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但可以看的出来,这对姐弟俩家教都不错。眼中没有了绝望,被浓浓的期待所布满。
  相较于这对姐弟俩的激动,还有对未来美好的向往。其他的少女,还有另外几个漂亮的男孩,神然转变就淡然了许多。高兴了片刻,想到出去后的未知,表情充满了茫然跟惶恐。
  特别是失了身的女孩,不管是已嫁还是未婚,被关进了这个地方。有几人身子还能是干净的,就是真的是,恐怕也没有人相信。更没有人会再要她们,恐怕就是回到家里。
  爹娘还有亲戚,甚至是枕边的相公也不会接受被玷污的她们。
  想到这些种种可能,原本欣喜若狂的众人,很快脸上被绝望所取代。或许,她们早该死了,不应该再苟且偷生屈辱的活着。
  看着神色复杂的众人,张舒曼一时间,除了轻叹。想不出更好的话语来安慰,摇了摇头,她只是普通的凡人。不是神,能做的她都做了,但却无能为力抹去她们身上,心里曾经留下的伤痕。
  手微微用力,张舒曼勇猛的直接将大锁硬生生的扯断。
  看着大家傻住的眼睛,忍不住展露会心的一笑,沉声道:“好了,大家都自由了,不管发生过什么。活着最重要,不用去多想。最痛的时光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我相信大家都是勇敢的人,可以自信的面对一切。”
  张舒曼的话让在牢里的众人又是一震,是啊,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都坚持了下来。还有什么不能再忍受的,活着还有希望。
  “谢谢你,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们吗?”
  一个长相斯文,秀气的女子灼热的注视着张舒曼。似想要将张舒曼的模样,牢牢的记在心上。
  其余的众人,也纷纷望着张舒曼,竖起了耳朵等待张舒曼的回话。
  “我姓张,名舒曼,是个大夫,大家身上的伤都不轻,我这里有些伤药。要是大家相信我,大家拿去一人一颗服下。可以消炎生肌止痛,总之对身体有好处。”
  张舒曼,大家纷纷默念几句,将这个名字牢记于心。等将来哪天,若是有机会遇上,定当还今天救命之恩。
  望着递来的药瓶,大家又是感觉的眼泪哗哗直下。不约而同的齐声道:“多谢恩人赠药,我们都会记着今日的大恩。”
  一一服下了药,大家感觉无力的身体好了许多。知道这药的好,争相涌到张舒曼身边道谢。也许对大家而言,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毕生难忘的耻辱。虽然相熟过一段时间,但临走之际,大家并没有多言。
  显然,大家都默契的希望,以后最好还是别再相见,免得尴尬。再记起曾经的伤疤,徒增伤感。若是可以,恐怕大家都希望忘了这些事。换个新地方,好好的过日子,重头来过。
  最后大家几乎都走光了,只剩下那对姐弟,还有三个神情麻木的男孩。以及一对一脸坚毅望着张舒曼的双胞胎姐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突然冲张舒曼重重的跪了下来。
  “小姐是您救了我们,给了我们新的生命。小姐,求你收下我们,我们愿意一辈子给您为奴为仆。伺候左右,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辞。”
  “你们?快起来,不必如此,我不过只是顺手救人,不需要你们一定要付出什么。好不容易有了自由,难道你们还想再跳进另一个牢笼。为奴为仆,一辈子不得翻身。”
  古人嘴上总挂着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甚至是以身相许。
  但这些都不是张舒曼想要的,微愣了一下。捕捉到大家眼中的认真,没有现代人认为的理所当然。单凭这点,张舒曼觉得出手救了他们也算是值了。勾唇露出一抹浅笑,张舒曼认真的劝说。
  “小姐,是不是嫌弃我们身子不干净?”双胞胎中的姐姐王可眼中的亮光突然暗淡了下来,微红了眼眶,小心翼翼的询问。
  其余的几人,也都眼底闪过一抹受伤,误以为张舒曼是嫌弃他们。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都很好。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而且,我看的出来,你们的出身都不错。不必为了这些,而放弃自己的自由,还有人生。只要努力,我相信你们会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张舒曼的眼睛何其的敏锐,倾刻间便察觉到了大家脸上的黯然跟受伤。蹙起了眉头,认真又谨慎的解释,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生怕了大家本就脆弱的心灵。
  “小姐不嫌弃我们,太好了。我就知道小姐是好人,不过,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坚持。我们的家人早就被这些恶人害死,小姐不但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求小姐收下我们,我们愿意一生追随小姐左右,付出所有。”
  有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的汪田沁听到张舒曼的话,顿时脸上一喜。生怕张舒曼反悔,再接再厉主动恳求。大有一副要是张舒曼不答应,她们就长跪不起的意思。
  “小姐,求你收下我们,不然我们就长跪不起。”
  话完,几个倔强的少男少女,也不管张舒曼答应不答应。直接就重重的磕起了头,眨眼间,腥红的血丝划过脸颊。衬托着七人坚毅的目光,不但不显狼狈,反而让人感觉圣洁的美丽。
  “停,别磕了,你们这不是在磕头,而是在集体玩自虐。想逼着我答应,别哭,算了,我认输行不。赶紧起来,我答应就是,不过你们可别后悔。要是后悔,现在就改口还有机会。不然,成了我的奴,以后想走都没机会了。我要的是忠诚,谁要是以后敢背叛,我是绝不会轻饶。”
  看着明显是想跟她死磕上的七人,张舒曼只觉得一阵头痛。怕再这样不要命的磕下去,小命都给磕没,张舒曼不得不心软的改口。
  只是还是有些不甘心,被人给吃定了,不死心的警告了句。希望能听到他们主动改口,别傻的做什么奴才丫环。
  “不,小姐我们永不后悔,能成为小姐身边的奴,是我们的福份。我们相信,小姐绝不是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关庆新望着张舒曼,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喜悦。
  “永不后悔。”
  其余的六人,如在宣誓,异口同声的道。
  ------题外话------
  求票啊,么么~
  
第九十九章 狼群来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说否定的话,就显的矫情了。无可奈何的答应收下这七个半大不小的少年少女,只是想到未完的事。让他们看到显然也还不适合,张舒曼可不会蠢的因为他们的遭遇。
  以及一番宣誓,便全心全意的相信了他们。
  人心隔肚皮,防人之心不可无。再者上京都要办的事,可不仅仅只是游玩,没有点实力。随时可能将小命给玩完,垂眸思索了片刻。张舒曼很快有了主意,先将他们打发回汪河镇再说,以后再慢慢安排。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说不定等她再回到镇上,这低人一等的身份,这些原本该是少爷小姐的年青人已经受不了。反悔跑了也说不定,若是这样,正好还省了她以后的事。
  “好了,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以后都叫我主子,我还有事得上京都一趟。我先让人带你们回家等着,至于其他事情,元宝他们会安排。你们看看能不能适应,要是不能,随时想要离开都可以。我还是那句话,不勉强你们,全凭自愿。”
  “主子,我们不会离开。”七人态度坚定,知道主子答应了收下他们。心里松了口气,但也看出来主子还没有完全的相信他们产。沉着的注视着张舒曼,认真的道出自己的决心。
  “嗯,随你们决定,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一会我安排人带你们离开,走吧。”
  固执的牛脾气,张舒曼摇了摇头,率先带着大家走出牢房。很快,寨中遍地血腥的一幕出现在大家眼前,令人惊悚的视觉冲击。正常人看到恐怕都会吓的腿软,不过令张舒曼意外的是。
  看到这些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尸体。大家非但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反而露出了凶悍的目光。而性格有些泼辣的王爱更是直接冲上去前,冲着一个山其时的尸体狠踹。
  “二麻子,你也有今天,死的好,死的妙。老娘再赏你几踹,让你到了地下都不得安宁。阎王爷开开眼,让这二麻子下十八层地狱,让火烤,被油炸,再抽筋扒皮。转世就变成一头牛,天天下地干活,累死。”
  王爱可真是发狠的往死里踹,将这个叫二麻子的丑男,踹的血肉模糊,连鼻子都塌了下去。那凶狠的模样,让张舒曼都吓了一大跳。
  没有想到,这看着可爱的双胞胎,原来骨子里还有这么火爆的一面。
  至于其他六个,看到倒了一地的尸体,曾经有不倒是熟悉的面孔。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解气的笑容,目光再看向张舒曼。除了恭敬,还有浓浓的好奇。这些尸体明显是一个人所为,而除了主子,就再没有看到其他人。
  那么,单凭主子一个人,是怎么做到将全寨上百号人给杀绝。又回想到主子露的一手绝活,能将锁住他们的铁锁,给硬生生的扯断。就这手劲,就够让人震惊。之前是太过惊讶,忘记了这点,现在想想这才发现主子的可怕。
  不过,想到以后能跟着这么厉害的主子,大家心里更多的还是高兴。
  “你们出来,将他们带回镇上,让元宝给他们安排些力所能及的事。”一早张舒曼就发现了暗中跟着两条尾巴,是无邪老人安排的人。张舒曼便没有理会,眼下正好,让他们将关庆新七人领走。
  “是,师祖。”
  知道师祖飙悍的本事,潜藏在暗中的两人。对张舒曼发现他们所在的事,一点也不意外。闪身从暗处走出,恭敬的单膝跪地,语气略显激动的道。
  师祖?
  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黑衣人,王可等人皆是一愣。怪异的望着张舒曼,明明看着跟她们大不了多少,主子怎么就成了师祖了。眨了眨眼睛,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可以肯定主子绝不是普通人。
  为了得到主子的信任跟认可,又知道了主子还有正事要办。大家没有再死缠烂打,定要坚持跟在张舒曼身边贴身照顾。识趣的点点头,随着二个黑衣人离开。
  利眼扫视了一眼,确定整个山寨成了空城。除了她,没有第二个活人,张舒曼立马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跃跃欲试的开始了探宝之族,用异能一眼扫去,很快整个山寨每一个地方都尽收眼底。
  将能看到值钱的东西一扫而空,意外的又发现了匪头子的藏宝处。
  不处占地约有三、四十坪藏在地下的暗室,藏的极为隐秘。要不是用异能,可以穿透地下,恐怕一时间还真不容易发现。眉微挑,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迫不急待的往藏宝的所在点走去。
  先将简陋的床板移开,没错,这地下暗室就挖在贼头的床底下。用地毯铺着,要是不仔细找,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下面竟然被人给挖出了一个若大的藏宝室,用来存放劫来的各种不义之财。
  由于山寨存在的时间不短,可想而知,存货有多雄厚。不然,也养不起山寨一大帮的老老少少。多行不义必自毙,没有想到,现在全便宜了她。
  掀开了地毯,露出了平滑的石砖,张舒曼不急不徐的将一块块石砖搬开。对一般人而言可能这些重达近百斤的石砖不好搬,可是对张舒曼而言,就跟拎只小鸡没有什么区别,轻若鸿毛。
  几个呼吸的时间,二块石砖被张舒曼清了出来。露出了入口,通过石阶,可以看到黑乎乎的秘室。总的来说,这些山匪脑子还不算太聪明,没有想到布下什么机关防盗。
  又或许是自大,自信没有能闯的进这里。
  虽然地下室的黑并不能阻挡张舒曼的视线,不过看到黑漆漆的一片。还是让人感觉有些渗人,果断的从空间里取了一颗碗口大,奢侈的夜明珠。借着夜明珠的亮光,张舒曼谨慎的顺着石阶下了地下室。
  很快便看到了一件件红木箱子,透过木箱,张舒曼轻易的便发现了箱里藏着的宝贝。有的是装着一箱箱的银锭或者是金锭,更多的是珠宝手饰,以及贵重的药材跟布料。还有是些名人的字画古玩,总之都是些值钱的物件。
  饶是日进斗金的张舒曼,看到这地下室里一箱箱贵重的宝贝。还是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果然是无本生意最赚。看看这些一箱箱的金银珠宝,这寨子都肥的快流油了。
  可惜偏偏不长眼,招惹上她,竹篮打水不说。还将老本都给赔了出来,若是早收心,拿着这些东西安心的过日子。也足够舒坦的过上几辈子,贪心不足蛇吞象。不知道那些下去见了阎王爷的匪头子,会不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送上门的横财,不要白不要,深了口气。压下心里的狂喜,将东西全部搬进空间里,没有可以再跟她救。再慢慢偷着乐也不迟,几十大箱子的东西,张舒曼搬的那个叫利索。
  脸上灿烂的笑容,眼中尽是金子的符号,乐的牙不见牙。
  扫视了一眼,确定了没有遗漏。张舒曼又出了秘密,将石砖搬了回,顺手又将地毯以及床板都一一搬回原样。嘴角微扬,拍了拍手确定没有人在暗中偷窥,迅速的闪身进了空间。
  将一箱箱的宝贝打开,顿时间,整个空间珠光宝气。差点没将张舒曼的眼睛都给眨瞎,这么一大堆的东西,要是全部都给折成毛爷爷,那该能值多少钱。什么百万富豪,千万富翁恐怕都得靠边站。
  “真想不出,刚出门就发了这么大一笔的横财。听说现在山匪横行,要是多遇几单这样的大头,富可敌国岂不是轻而易举。”
  咽了咽口水,张舒曼忍不住有些贪心的喃喃自语。发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妖异的精芒。
  随手捡了一条正宗海珍珠项链,颗颗圆润,并且大小一致。都有拇指大,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也不知道这些山匪都打劫的是哪家的走商。更让张舒曼震惊的是,这一箱箱的金银中,居然还有不少是印有记号的官银。
  这些山匪可真是大胆,竟然连皇家的官银都没放过,难道不怕触怒朝廷。派人来剿灭他们,真是贼胆包天,想着山高皇帝远,谁都敢劫。
  只是,现在这些官银让张舒曼得到了,有些头疼的是。拿在手上也不过是一堆烫手的山芋,不能轻易用出去,免得引来官府的注意。要是误以为是她劫来,那可就惨了。
  山不转水转,眼珠子转了一圈,张舒曼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官银是有记号没错,不过要是将它们都给融了,再换成另一种形态。比如做成金银手饰,没有了这些官印的记号,想用出去就简单的多。
  不过,眼下张舒曼也并不差这点钱,没指着立刻就将它们使用出去。存放着,以后再稍做打算,或者这样放着当回土豪。拿金子铺地,用来当地板踩也不错,想想就让人热血澎湃。
  就是皇帝老儿,恐怕也做不到这种奢侈吧。
  当然,这个念头想想就好,真拿来当地板踩财迷的张舒曼也不舍得。时不时搬出来数数,过过瘾还行。至于这些金银翡翠手饰,数量太多,就算喜欢也不可能全部戴在身上,当一棵夸张的圣诞树。
  偶尔心情好,拿出来戴戴也不错,微眯着眼,张舒曼乐呵的暗忖着。
  富姐,想想她现在可算是什么都有了,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找不到回去的路。相较于规矩多多的古代,心底里,张舒曼还是更喜欢自在便利的现代。
  轻抚细腻如婴儿完美无瑕的脸庞,张舒曼摇了摇头。感觉她好像变得有些贪心了,想要的越来越多。
  “人的贪欲无穷无尽,总有想不完的愿望。”
  叹了口气,将箱子一一收好,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没有可能的想望。
  啃了颗喜欢的小番茄,便闪身出了空间。看着外面的乱景,取出化尸粉,小心的倒在尸体上。确定没有遗漏后,又将山寨给轰塌。免得一转身,又有一伙新人跑来占山为王,捡便宜。
  大家都默契的放缓了速度,等着张舒曼后面赶来。虽然有些好奇张舒曼去忙些什么,不过都知道张舒曼的厉害,大家倒是没有什么担心,仅仅只是好奇而已。
  春梅跟春雨已经完全的吸完了天灵丹的药力,跟三娃姐弟俩一样,凭增了十年的功力。神采奕奕的双眼,不觉间染上了一抹刚毅。少了几分女儿家的柔媚,让人一眼就感觉出不好惹。
  “快看,是大姐,大姐回来了。”
  三娃一路都在眼巴巴的望着窗外,一看到熟悉的身影,三娃立马激动的大喊。
  随着三娃的一声高喊,大家纷纷停下马车张望,果然很快便发现了纵身飞驰。如九天玄女下落的张舒曼,每个人眼中无不闪过惊艳的异彩。个别纯情的男人,更是看的眼珠子都瞪直了,半响回不过神。
  “舒曼,回事了,没什么事吧。”作为男人,特别是一个武将,许志光并不太喜欢做在马车里享受。更爱骑马奔驰,看到平安无恙的外甥女,许志光心里的担忧总算是咽回了肚子里。
  “谢舅舅关心,我没事,大家继续赶路吧。”
  捕捉到许志光眼中的关心,并不似做假。张舒曼回以一个浅笑,点点头,便落到了马车上。看到探出头的二丫等几人,心头忍不住一暖。
  “大姐没事,乖乖坐好小心又磕到头。春梅跟春雨醒了,感觉怎么样,适应吗?”
  “知道了大姐,我才不会又磕到头。”咧嘴笑了笑,三娃嘴上虽然这样说,但还是乖乖的缩回了小脑袋,没再探出头四处张望。
  “主子我们没事,倒是主子,真的没事吗?”
  清醒过来后,知道半途曾遇到匪徒袭击。虽然知道主子的本事,但春梅跟春雨还是忍不住提心吊胆,生怕主子出什么意外。蹙起着眉头,春梅不放心细细的打量了一眼,确定真的没有什么异样。
  高高挂起的心,这才缓过来。
  “你们就爱瞎担心,师傅这么厉害,那些几个三脚猫的贼匪怎么可能是师傅的对手。动动手头,就可以将他们轻松碾死。师傅,你说对吧。累了大半天,师傅想必也累了,喝杯水解解渴。”
  倒了杯干净的白开水,无邪老人讨好的劫了春雨手上的活。主动将杯水递了过去,脸上笑的有些灿烂过头。
  “无事献人殷勤,非奸即盗,你又有什么新要求了?”
  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无邪老人的那点心思。张舒曼自认还是挺了解的,捕捉到无邪老人带着少许算计的贼笑。用膝盖想,也猜出了无邪老人此刻心里肯定又有什么事相求。
  “嘿嘿,师傅不愧是师傅,猜的比弟子肚子里的蛔虫还准。那个,是这样的,师傅弟子想,能不能告诉弟子,这天灵丹是怎么炼制的。材料是不是弟子给准备的那些药材,是用水熬煮,还是用其它特殊手段炼制。”
  天灵丹的神奇,无邪老人已经亲眼见证,百分之百的有效。手上的二颗天灵丹,越是知道天灵丹的妙用,就越不舍得拿去浪费研究。
  所以,无邪老人只得厚着脸皮,想直接询问这天灵丹的炼制方法。当然,无邪老人贪心的想,要是能亲眼看着师傅是怎么炼制就更加完美了。不过,要是真的亲眼所见,恐怕无邪会倍受打击。
  因为张舒曼炼药的方法,没有灵气的无邪老人,根本无法仿制。看了也是白看,甚至更糟心。
  “这些就别想了,凭你现在的资质,就知道也炼制不出来。不过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我可以送二份药方给你拿去好好研究研究。”
  捕捉到无邪老人眼中对医术的痴迷,跟狂热。垂眸想了想,既然收了无邪为徒,若是总是这样丢两颗药给他,敷衍了事似乎也不太好。再者,张舒曼也看的分明,在教大家武功的时候。
  无邪老人都是尽心尽力,没有一点的藏私。甚至,已经开始言传许多关于防毒被下药的常识,还有必要的手段。
  将心比心,想了想,张舒曼决定开始教些实质的东西,让无邪老人慢慢研究。
  “药方?真的,师傅是什么药方。”
  眼睛一亮,无邪老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两眼冒青光的紧盯着张舒曼。
  “是治疗花柳病,跟肺病的药方,你拿去好好研究。传下圣手门的弟子也可以,造福更多的百生。”
  两种病在这里都是无药可治的恶病,将这两种治的药方传给无邪老人。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也可以让圣手门赚取不少的银子。对无邪老人也算是有个交待,百利而无一害。
  “师傅可以治这两种病?谢谢师傅,师傅仁心仁术,弟子一定会好好研习,不让师傅失望。”
  无邪老人的医术自问也不差,但对这两种只有等死的病。也是无可奈何,听到有药方可根治,无邪老人心头一震。火热的目光尊崇的望着张舒曼,激动的手都有些微颤。
  而听到张舒曼说,可以将这珍贵的药方传出去,更是让无邪老人对张舒曼的无私佩服至极。
  “嗯,不拍马屁了,这是应该的。好好努力,明天我再将药方便给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被无邪老人过于火热的目光盯的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她也只是捡前人的智慧。这方药并不是她研究出来的,只是从医书上背下来,学以致用而已。能通过无邪老人的手,将这些药方传出去造福百姓,也算是功德一件。
  笑着摇了摇头,收起了不耐烦,张舒曼认真的承诺道。
  “谢师傅。”
  守得云开见月明,对张舒曼态度的转变,无邪老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立时就猜出,他总算是得到了小师傅的认可。眉开眼笑的点头保证,眼尖瞅见三娃偷偷的冲他眨眼睛,无邪老人感觉整个人顿时圆满了。
  由于赶路的急,没有特别的留意,找客栈休息。加上路遥,不一定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可入住的地方。所以眼见着开色已经渐渐暗下,大家也疲惫了一天。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找到一个较为宽阔的地方扎营休息。
  在山里,随时可能有野蛮出没偷袭,好在人多。而且起了火堆,倒也不怕这些毒虫凶兽。
  麻烦的是除了带来的糕点,还有一些水果,干粮。并没有新鲜的食物,张舒曼灵机一动。想到了就地取材,来个烧烤大餐正好森林里这些野物从来不缺。只要你有这个本事,要多少有多少。
  张舒曼想到了,不巧,无邪老人也想到了,抢先开口提议。
  “师傅,大家都饿了,要不弟子去打些野物回来烤着吃。正好在山里,沾些盐粉就可以,吃着也香。”
  “老前辈这个主意不错,我跟前辈一起去打些兔子跟山鸡,一会给大家打打牙祭。”无邪老人的提议,让许志光眼睛一亮,二话不说。立马兴奋勃勃的附议,主动的要求加入。
  “不用,我去就行了,大家将火准备好。多弄些干柴,夜上湿气重,别让火给灭了。大家在这里等会,我去去就来。”
  打猎张舒曼也算是老手了,随着实力的上涨,这点小事根本不需要再假借人手。因为百米之内,只要藏有猎物,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手到擒来,说的绝不是假话。冲无邪老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看好大家,别出意外。
  又冲许志光点点头,便闪身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中。
  “无邪爷爷,舅舅大姐很厉害的,一会就回来了。”看着愣怔在原地的无邪老人跟许志光,三娃误以为他们是在担心,忍不住好心的劝了句。
  哪知,无邪老人跟许志光根本不是在担心,而是不爽这份有趣的美差被张舒曼截胡去了。
  细心的春梅,还有一心关心相公一举一动的刘珠儿,显然都发现了这点。看着一脸郁闷的两人,忍不住抿唇偷笑。
  昏暗的光线并不能阻挡张舒曼的视力,树林间,或者是草丛下藏着的兔子。以及其他各种猎物,都逃不过张舒曼的利眼。其于山里毫无人烟,张舒曼惊喜的发现,这些美味的小动物多的惊人。
  不过是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张舒曼手中便找了三十多只只成年的野兔。十几只山鸡,三头大野猪,还有五只山羊。收获颇为丰富,直到发现堆了跟小山似的,多的都吃不完,张舒曼这才依依不舍的收手。
  丢了大半进空间,留下足够大家吃的份,兔子跟山鸡串在一起挂在腰间。大件的野猪跟山羊则则直接二只手拎着走,轻轻松松,三百多斤的猎物,在张舒曼的眼中看来,轻如无物,眼皮都不带眨一下。
  可是在大家看来,还是震撼的抽气不已。太飙悍了,就是一个大男人,也做不到。一手拎着一头沉重的大野猪,另一个还提着二头羊。
  这恐怕的臂力,简单是天生拿来打击男人的自尊。而许志光夫妻俩,看到一脸轻松,还笑的出来的外甥女。也是看的眼珠子都瞪直了,半响回不过神来,愣在原地。
  “好了,大家过来一起动手,将这些猎物都处理干净。一整只放在架子上慢慢烤,要是不够吃,一会我再去打些回来。”
  将猎物放下,张舒曼笑着吩咐道。
  不够吃?
  张舒曼的话,让大家听的忍不住嘴角直抽。当大家是猪不成,不说那七八只兔子,还有十只山鸡。就是那一头足有二百多斤重的大野猪,也足够让大家吃撑。更别说,还有二只成年的山羊。
  随行的护卫没有辩解什么,听从主子的命令,分工合作。走到不远处的溪边,将猎物的野物熟悉的剥皮掏去内脏处理干净。人多力量大,没一会,山羊还有兔子跟山鸡纷纷上了架子准备火烤。
  野猪的皮毛还有内脏稍费些事,不过也很快就处理干净。张舒曼自己也去弄了两只山野,包上树上,又涂上了一层湿泥。准备挖坑,整只鲜美的叫花鸡。
  二丫跟三娃看着大姐奇怪的作法,连泥都涂上了。还准备埋在地里,看的一脸莫名,不解自家大姐又整的是哪一出。就连常年行走江湖的无邪老人,也是看的蹙起了眉头,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大姐,你在做什么,不是烧烤吗?为什么将洗干净的鸡涂上泥巴,还埋到地里,是要给这些鸡超度吗?”
  好奇的瞪大眼睛,三娃很是可爱的道出心里的疑惑。
  “大姐(师傅),你在做什么?”
  二丫跟无邪老人还好,只是以眼神询问,没有问出三娃这种不搭边的问题。而在想着,这回张舒曼又在弄什么与众不同的美味。
  给鸡超度?
  坐这旁边的许志光夫妻,还人春梅等人,纷纷笑乐了。
  猛然听到三娃雷人的话,张舒曼亦是无语嘴角抽了抽。头顶一群乌鸦飞过,被雷的外焦里娕。童言无忌,不过,还是让张舒曼有些忍俊不禁。跟大家一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摇了摇头无奈的解释。
  “不是,三娃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到了给鸡超度。大姐这是在做叫花鸡,很好吃的一道菜。你先等着,一会大姐弄好了,你就知道了。”
  神秘的笑了笑,张舒曼手上的工作可没有停下。将鸡埋好后,便移了个小火堆过来,用火的热度穿透泥巴,一点一点的将里面的山鸡焖熟。
  比起直接用火烤,时间更长些。只要火烤的均匀便可,不用过多的理会。吩咐让春雨盯着,看好火堆别让火灭了。张舒曼又到马车里,装模作样,偷偷的从空间里取出原有的蜂蜜。
  “二姐,鸡埋在泥里,真的能熟吗?会不会臭泥味,大姐怎么想的,将鸡埋到地里去。”眼勾勾的盯着火堆,三娃瞪大着眼睛,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询问。
  “不知道,不过大姐做的事,总有自己的道理。或者,真的可以,等着就是,大姐这么聪明还能骗我们不成。”二丫虽然也是好奇,不过,对大姐还是盲目的信任。认定自家大姐做的事,自有道理,没有做不成的事。
  叫花鸡?这名字怎么听着有些怪异,无邪老人还有在场的众人,也不时的投去好奇的目光。眼尖又看到张舒曼回马车上拎了一个瓶子过来,更是好奇听望着,想看看这又是弄哪一出。
  “主子,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是酒吗?”
  眨了眨眼睛,春雨抢先好奇的追问。
  “不是,这是蜂蜜,等一会这些烤肉差不多熟的时候,涂上一些蜂蜜会更好吃。”
  目光移向架上子的烤兔子,已经烤的有些金黄。浓浓的肉香扑鼻而让,让人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没有涂上油,却仍然烤的直流肥油,让人看着就有食欲。取了干净的毛笔当刷子,张舒曼熟练的往架子上的烤肉涂上蜂蜜。
  看着张舒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