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56部分

递来透明的瓶子,珍妃眼睛不亮的一亮。
  用力的嗅了嗅,一股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让珍妃惊喜不已。生怕张舒曼反悔似的,珍妃火速的将瓶子收好。脸上的笑容,也随之真实了几分,笑眯眯的感激道。
  “平安妹妹,谢谢你送的玉露,姐姐很喜欢。下次妹妹再进宫,要是有什么好东西,记得给姐姐预上一份。”
  “珍妃娘娘其实不必这么麻烦,臣妹准备在京都的一间叫庄记脂粉铺的店里寄售东西。若是珍妃娘娘有需要的,大可派遣亲信出宫购买。”
  对潜在的大客户,张舒曼立马扬起了客套的笑容,告知庄记脂粉铺的事。
  “庄记脂粉铺?”
  眼底闪过一抹惊愕,珍妃没有想到张舒曼还留了一手。准备将这些东西公开售卖,惊讶过后,心里又是一喜。暗暗将庄记脂粉铺记下来,待下次这些面霜用完了,再派遣人去买。
  身后的那些宫女,还有老嬷嬷也都纷纷竖起了耳朵,将张舒曼所说的牢牢记在心里。
  回到府里,看到如影随行的三娃跟龙苑。看着龙苑眼红红,紧紧的拉着三娃的手,嘴里不断的说着要三娃留下来的话。
  再看三娃苦着脸,可爱的包子脸都快挤成了苦瓜脸的样子。张舒曼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笑的看着两人,戏谑的打趣道:“苑儿,虽说是女追男隔层山,不过你们都还小。你这样倒追三娃,不怕让人看了笑话。”
  “那怎么办,姑奶奶?你们别走好不好,要不就让小哥哥留下来陪我。小哥哥,你别回汪河镇了,其实京都挺好的,什么都不缺。要是小哥哥缺钱花,苑儿可以将私房钱给小哥哥花。”
  为了留住三娃,爱财的龙苑咬牙连辛苦存下的私房钱都贡献出来。
  看着龙苑一脸肉疼的样子,把二丫还有公主府里的众人都忍不住被逗乐了。
  私房钱?
  嘴角抽了抽,看着人小鬼大的龙苑,张舒曼只觉的头顶一群乌鸦飞过。被雷的外焦里嫩,暗忖着龙苑还真不是一般的早熟。小小年纪的,居然已经想到了存私房钱了。而且,还准备拿私房钱养小男友,这壮举绝对的独一无二。
  “闭嘴,我才不要你的钱。”
  看着大家打趣的目光,三娃尴尬的恨不得找个洞躲起来。再看着语出不休的龙苑,顿时有些恼羞成怒的低吼。不顾龙苑难过的目光,强硬的抽回了手。将龙苑推到一边,却没想龙苑虽然也学过武,不过只是三脚毛的花拳绣腿。
  一时不觉,没有想到三娃会态度强硬的反抗,更没有想到三娃会被推人。狼狈的跌倒在地,屁股着地,痛的龙苑委曲的哇哇大哭。
  “哇哇,小哥哥推苑儿,小哥哥肯定是不想要苑儿了。”
  “郡主?”
  龙苑的贴身丫环,看到自家主子哭的凄惨的样子,也是吓的脸色大变。
  “苑儿,三娃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推人。”
  看着哭闹不休,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好不伤心的龙苑。虽然龙苑平时看着脸皮比城墙还厚,但也总归还是一个小女孩。三娃刚才的态度,还有行为定是伤到了龙苑的自尊心。
  目光略显严厉的瞥向三娃,张舒曼板起脸轻斥。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龙苑一哭,三娃就后悔了。手无举措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反应。听到大姐的喝斥,三娃立即乖乖的低下头主动认错。眼尖看到龙苑一抽一抽的吸着鼻子,眼眶红红还带着泪珠,三娃更是羞愧的不能自己。
  “没、没关系,苑儿原谅小哥哥,我知道小哥哥不是故意的。姑奶奶别骂小哥哥,不过小哥哥,龙苑屁股好痛。作为道歉,小哥哥答应以后娶苑儿为妻好不好?”
  看到三娃自责的样子,龙苑立马就大度的原谅了三娃的无意之失。眼珠子贼贼的转了一圈,突然开口要求。
  张舒曼将龙苑鬼精的样子歹了个正着,嘴角忍不住又抽了抽。没有想到龙苑脑袋瓜子转的这么快,一下子就想到了点子上。顺着杆子爬,居然想到了借机将三娃给捆牢了,订下娃娃亲。
  看来这鬼丫头虽然人小,但心思却是活的很。死心眼的认定了三娃,只是结娃娃亲,单凭龙苑自己的意思。龙耀光那妖孽能答应?
  “啊,娶、娶你?”
  三娃脸瞬间红的厉害,跟猴屁股似的。到嘴边的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二丫出是愣在了当场,傻眼的看着龙苑,怎么也没有想到龙苑一个女孩子家。会当着大家的面,说出这样大胆的话。
  至于无邪老人还有春梅等,更是震惊的下巴都差点合不拢。
  “是啊,怎么小哥哥不愿意?就知道小哥哥是骗苑儿,不是真心道歉。我们走,以后再也不理小哥哥了。”
  扁着嘴,龙苑委曲的望着三娃。作势便要拉着自己的贴身丫环离开,却还不忘记出言威胁,想试探三娃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在意。
  结果,果然没有令龙苑失望,三娃平时虽然别扭。总是装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听到龙苑说要绝交,立马就慌了手脚。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龙苑的手,涨红着脸急忙道。
  “别,龙苑别走,我、我答应就是。”
  话完,看到大家纷纷投来暧昧不明的目光,三娃一张脸更是红的都快滴血。垂下头,心跳如雷鼓。
  “真的,太好了,就知道小哥哥也是喜欢龙苑。姑奶奶,你要为苑儿做证,小哥哥答应长大了要娶龙苑为妻。”
  一听到三娃松口答应,龙苑一扫委曲的可怜样。整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两眼直放光。飞奔着扑向三娃,不顾矜持重重的往三娃脸上印下一吻。想到了什么,还不提醒张舒曼,免得转身三娃又害羞否认答应的事。
  龙苑冲如其来的举冲,瞬间把三娃吓的僵在了原地。瞪大了眼睛,惊愕的望着龙苑,半响没有反应。
  “龙苑?”
  张舒曼也是微愣,没有想到龙苑会做出这么热情奔放的举动。不过,看着被吓的傻住的众人,张舒曼无良的抿唇笑了笑。
  “苑儿,你?”二丫瞪大了眼睛,有些瞠目结舌的望着龙苑,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
  “郡主,这怎么可能,奴婢回去该如何跟云妃还有王爷交待。”
  傻眼的看着变惊的剧情,小桃作为龙苑的贴身丫环,吓的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又想到了什么,苦着脸,不知所措的低喃。
  要是王爷知道了这事,会不会让人扒了她的皮,再拖出去斩了。想到这个可能,小桃更是吓的全身直发软。惨白着脸,急的心里团团转。
  “嘿嘿,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吓到大家了,小哥哥,你还好吧。我们现在是未婚夫妻了,其实亲一下也没有什么。我看父王还有母妃也经常这样玩,我们就当是提前预习。”
  感觉到大家投过惊愕的目光,龙苑讪讪的笑了笑。明白她刚才的举动,是有些狼虎了。轻咳了一声,试图辩解什么,却不知道这样只会越描越黑。
  “你,下次不许这样,我、我不喜欢,更不准亲别人。”
  摸了摸脸上留下的口水印,再看着一脸心虚的龙苑。既然认定了龙苑,长大后会娶她。三娃也怕他一走,龙苑又找到下家,随便亲男孩子的脸。想了想,三娃板起了脸,一本正经的警告。
  “呵呵,苑儿,三娃这是吃醋了。”
  看着跟个小大人一样,认真警告龙苑的弟弟。张舒曼突然有种吾儿弟弟初长成的酸涩,挤眉弄眼的冲龙苑眨了眨眼睛,调侃的打趣了句。
  逗的龙苑跟三娃都忍不住红了脸,更是让大家看了觉得别样有趣。
  只是欢乐却是短暂的,眨眼间又过了一天。
  马车已经准备好,张舒曼并没有带府上的侍卫还有丫环。还是原来的几个人,大清早的,来送行的人不少。认识的几个朋友,还有许家的一大帮亲人。唯一意外的是龙苑那丫头没来,害的三娃一步三回头,不停的留意着四周。
  只是最后还是失望,到不是龙苑不想来。而是昨天的闹剧,小桃汇报给了云妃,云妃从小就是中规中矩的大家小姐。谨守女戒三从六德,知道了龙苑做出的失德事,便让人将龙苑关了起来,罚面壁思过。
  “三娃,要是不舍,你可以留下来。”
  看着一副神不守舍的三娃,张舒曼忍不住心软的道。
  反正住在公主府也不怕有人欺,加上又还有舅舅跟外公护着。
  “不要,我要跟大姐还有二姐回去。”
  坚定的摇了摇头,三娃果断的回收了目光。大家还小,而且他既没有功名,也没有自己的家业。吃穿都是靠着大姐,就是龙苑愿意下嫁,三娃也不敢冒失的去四王爷提亲。
  三娃可没有忘记,龙苑可是郡主,身份非同寻常。
  加上还有个富可敌国的准岳父,更是让三娃倍感压力。紧抿着唇,暗暗下决定,一定好好的用功习文练武,将来争取一个好的名功。可是光耀门眉,三媒六聘上门提亲。
  看着三娃的转变,张舒曼与无邪老人相视了一眼,点点头,突然发现三娃好像真的长大了。
  也许是皇上的彻查,让暗中的狼纷纷收起了自己的爪。没有傻的当领头羊,自讨没趣,路上倒是比来时平静了不少。一路走走停停,轻松的像是在出门旅游。小白也解放了,溜进了山里快活的打猎游荡。
  “大姐,快看下雪了。”
  “真的是雪,好漂亮,软软的像棉花。”
  春雨也顽皮的伸手接住雪花,圆溜溜眼珠子,尽是浓浓的好奇。
  “好看。”二丫也是瞪大了眼睛,眼皮都不眨一下,满脸兴奋的望着不断飘落雪花的天空。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十余天,走走停停没有太多感觉。但是当看着天空飘起了雪,大家才真实的感觉到严冬已至。
  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南方,张舒曼还真从没有见过现场飘落的雪。顶多也就是电视里看过,新奇的探出头,张舒曼好奇的张开手去接天下飘落下来,雪白的雪花。很轻,冰冰凉凉的,跟南方雷雨天下的冰雹一点也不同。
  让人感觉有些浪漫,而不是灾难。
  “是啊,下雪了,算算时间好像也快过年了。”
  看着雪花在掌中融化,张舒曼想着穿越到现在,身上发生的一连串种种。心里不由的有些感慨良多,恐怕就是上辈活了几十年,也没有这段时间来的精彩刺激。思绪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上了战场的唐武,也不知道边关战事如何。
  听徐大哥提起,唐武似乎在军营里混的不错,已经成了伍长。管着五个属下,虽然官职是小了点。比起芝麻绿豆的七品芝麻县令都比不得,但好歹还算是有点成绩。
  最重要的是,平安无恙。
  令张舒曼有些意外的是,唐武手下属着的人里,其中还有一个竟然是她爹张树根。想到耳根子软的包子爹,张舒曼真不敢想象,到了战场他会怎么样。敢不敢拿着刀子砍杀敌人,还是呆呆的站着任人砍。
  不管是什么,有唐武护着,张舒曼还是放心些。
  这包子爹心肠太软,在军中好好的磨练,养养男人的血性。别总让极品奶奶还有后娘压的死死的,也算是一件好事。
  至于一个人呆在家里待产的赵云月,也希望她吃足了苦头,能收收性子。若是大家都能改变,给些银钱接济倒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不管怎么样,这后娘肚子里的孩子,也是跟她有一半血缘的弟弟或者是妹妹。
  “师傅,你年纪轻轻的,在感慨些什么。下雪其实也没什么,看久了就腻了。不过大冬天的,等雪积的厚了,大家一起到河里钓鱼那才有趣。对了,一会我们还可以进山里打几只兔子,晚上吃烤肉热呼。”
  在场的就连赶马车的车夫,都懂些功夫。天寒地冻的,即便是穿并不算厚实,也不会感觉太冷,运转一圈内力便可轻松去寒。
  “钓鱼,河里都结冰了怎么钓?”
  三娃眨了眨眼睛,恢复了平日活泼的性子,新奇的追问。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冰上打个洞,再将勾放进水里,鱼自己便会上钩。告诉大家,这冬天里的冻鱼,味道鲜美极了,比平时的鱼都好吃。”
  臭屁的抬起了下巴,无邪老人献宝的引诱着大家的食欲。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一副嘴馋的样子。
  “大姐,无邪爷爷说的是真的吗?这么冷的天,冬天的鱼还会上钩,不会被冻死。”
  二丫对这些并不太懂,将目光移向张舒曼。在二丫的认知了,大姐什么都懂,这些事肯定会知道。
  “不会,冬天钩起来的鱼,听说味道确实不错。不过,要是再加一把辣椒,打火锅那才更有劲。”
  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张舒曼对这些冬天垂钓的事,在网上看过不少的图片。张口哈了一口热气,张舒曼笑着道。
  火锅?
  听到这个怪异的词,大家明显又是一愣。不过看着张舒曼想念的样子,不难猜出这又是一道美食。春梅跟二丫对做菜都颇感兴趣,忍不住好奇,异口同声的追问。
  “火锅是什么?”
  “师傅,是会着火的锅吗?这么大火煮出来的鱼,能好吃,不会太老了。”无邪老人立马就联想到了,锅热过头,添了油会着火的样子。微拧着眉头,不解的询问了句。
  会着火的锅?
  无语的瞥了一眼,一副好奇宝宝的无邪老人。额上头划过一道黑线,被雷的外焦里嫩。
  “不是,下次有机会,我亲自做给大家尝尝。等大家吃过了,就知道什么是火锅。”嘴角微扬,张舒曼决定先吊吊大家的胃口。没有急于立刻便说出火锅为何物,而是卖了个关子。
  “好了,大家别失望,反正总会让大家吃上。停车,走,我们下马车去打猎,春梅你们也可以加入,有人在这里看着马车便可。”
  看着大家垮下的脸,张舒曼好笑的摇了摇头。眼尖看到林间快速窜过的野兔,张舒曼眼睛一亮。没有想到大白天的,又这么冷,还能遇过出来猎食的野兔。正好也感觉有些饿了,张舒曼一马当先的从窗户跳了下去。
  “主子,我们也可以去?”
  春梅跟春雨眼睛一亮,没有想到这次打猎还有能她们的份。虽然天天有在习武,不过一直没什么机会用上。看到大家也都下了马车,纷纷抽出各自的武器,两人更是感觉热血沸腾。
  至于车夫被安排留下驻守,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却也没有抗议,尽职的看着马车上的随行物品。
  冬天来了,许多庄稼都没有了收成。流民也渐渐多了起来,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万一没人盯着,有人跑来抢东西就麻烦了。
  
第一百二十章 对战流民
   漫步在山林间,打猎对张舒曼而言,轻而易举。不过为了增强乐趣,张舒曼并没有用异能去看。而是用感知,慢慢的去找。回望了一眼兴致勃勃的众人,张舒曼抿唇轻笑。
  冬天的猎物不多,加上又是白天,很多动物要么是冬眠,要么就是藏起来。等待晚上再出来猎食,追着刚才跑过的野兔。
  一路追到了野兔的老窝,狡兔三窟,张舒曼细心的寻找着野兔的其他出口。
  “大姐,你在找什么,那兔子是不是跑进洞里去了。我们怎么把它弄出来,要不要烧些草用烟将它熏出来。”
  二丫也好奇的盯着洞口,虽然没有抓过兔子。不过村里抓蛇的办法,二丫倒是见过,忍不住提议了句。
  “用烟熏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还是先找到它的洞口。狡兔三窟,要是这里烟熏,它必定会从别的洞口逃走。”赞许的点点头,张舒曼很快便在不远处的草从里找到了另外几个洞口。
  “主子,这些也是兔子走过的洞口?”
  春雨好奇的瞪大眼睛看着,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兔子会这么聪明。
  “嗯,好了,大家每人守一个洞口。春梅我们捡些干枯的杂草,用烟将兔子熏出来。”
  张舒曼的动作很快,没一会便捡了些松针跟枯叶。春梅从怀里掏出火折子,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下,很快火便被春梅利索的点头。三娃鬼精的摘了几张阔叶,将燃起的浓烟搧向洞里。
  没过多久,里面便传来响动。紧接着两道灰色的身影快速的从二丫跟无邪老人守着的洞口窜出。
  “兔子,别快。”
  二丫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野兔跑的这么快,一下子就窜的没影。倒是无邪老人反应快,眼疾手快,当场便将灰色的公兔歹了个正着。
  “没事,跑了就跑了,再继续找找其他的猎物就是。”看着双肩垮下,一脸失望的二丫,张舒曼安慰的拍了拍二丫的肩膀。
  “就是二姐,你看无邪爷爷还抓到了一只。山里这么大,肯定还有大把的猎物,大姐现在还有没有山鸡,我想吃叫花鸡。”
  咽了咽口水,三娃嘴馋的两眼直放光,笑嘻嘻的开口要求。
  “嘴馋,大冬天的山鸡也不多见,都藏起来了。不过,碰碰运气,也许能找到一、二只。好了,里面没有兔子了,我们先将火给灭了。不能留下火种,万一引来山火就麻烦了。”
  捡了根棍子,张舒曼利落的将火堆打散。弄了些沙子,将火堆淹没,处理好一切方才松了口气。
  森林防火人人有责,这古代的防火可不易,纯属是靠人山。万一引来了山火,绝对是一场灾难。除了等火势自己熄灭,人工想灭掉不易。加上这里地处偏僻,人烟也少,等有人救火黄花菜都凉了。
  这次大家的运气似乎不错,居然遇到了只小鹿。这鹿可是大补的东西,在现代都是保护动物,不能动。但在这古代,不管是什么动物,都是大家口中的口粮。只要你有这个本事,就是大猫都可以去猎。
  张舒曼没有急着去追捕,而是交给春梅还有三娃四人去捕猎。她则与无邪老人在背后紧跟着,以防意外。
  随着不断的深入,意外的来到一处幽静的山谷。看着河中冒着的丝丝烟雾,再看着不断咕咕喷出的水泡,一股暖意扑来让大家皆是一震。
  天然温泉?
  张舒曼也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有想到还能在这山林里遇到温泉。伸手试了一下水温,发现温度刚刚好,不会让人感觉冷,也不会觉得烫手。想到这冰天雪地的,要是能在温泉里泡泡,绝对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咦,大姐快看,这、这水怎么自己会热?”
  除了无邪老人见多识广,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二丫还有三娃几人都是山村里出来的土包子,压根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水会自己变热。看着地上咕咕喷出的热水,皆是一脸新奇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天然热汤,师傅我们运气不错,居然能遇样这样的好地方。这么冷的天,烧水不容易,正好在这里好好洗洗,顺便泡泡对身体好。”
  无邪老人两眼发亮的盯着池中的水,兴奋的都忘记了去追捕猎物的事。好在张舒曼反就的快,以防小鹿光了,直接甩手一枚银针丢了下去。精准无比的穿过了小鹿的大脑,砰的一声,小鹿登时两眼翻白的倒在了地上。
  抽搐的登了登腿,彻底咽了气。
  “洗澡?”
  春梅跟春雨两个大姑娘,听到要在光天化日,而是没有遮蔽的山里洗浴。顿时涨红了脸,有些不好意的瞥了一眼张舒曼。只是又想到了赶路的不便,有时只是拧干毛巾擦身。要是能在热水里泡泡,似乎确实不错。
  “嗯,是不错,不过得我们先洗,你跟三娃回避。对了,顺利你们将这些肉烤好,等我们起来了,就可以轮到你们了。”
  无视无邪老人垮下的脸,张舒曼理所当然的分派任务。
  “师傅,我们不会偷看的,在下游洗不行吗?”
  听到不仅排后,而且还得做苦力烤肉,无邪老人皱着眉头不死心的恳求。
  “不行,大白天的,不方便。”
  虽然知道无邪老人跟三娃肯定不会偷看,不过怕春梅跟春雨放不开。想了想,张舒曼拒绝了无邪老人的要求。
  “无邪爷爷,我们听大姐的,等大姐还有二姐泡完了我们再来泡久点也一样。”
  三娃不愧是乖孩子,对张舒曼的话绝对是百分之百的盲从。
  见三娃跟无邪老人拎着猎物走远了,张舒曼打开了异能,警惕的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了没有危险,也没有人在暗处潜藏。张舒曼放开的解开了衣衫,穿着内衣裤,率先跳进了温暖的水池里。
  二丫还有春雨三人扭捏了一下,又看张舒曼一脸享受的样子。看着热腾腾的水,忍不住心痒难耐的,也跟着解了衣服小心翼翼的下了水池。
  另一边,守着马车的忠叔在马车上眯了会眼睛,听到脚步声。误以为几个主子打猎回来了,立马睁开了眼睛坐正。却没有想到来的并不是主子,而是一大群流民。看着衣衫破烂,面黄肌瘦,眼中闪烁着诡异狼光的流民。
  忠叔吓的冒了一身冷汗,再傻也知道他被人盯上了。这些流民准备打马车的主意,微眯了眯眼,忠叔当机立断的抽出了腰间的剑厉声警告。
  “你们最好马上离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嘿,看样子还是个落单的肥羊,看这马车一看就知道是有钱的公子小姐出游。车里必里有吃的,跟一些值钱的东西。还有那两匹马也不错,将它们宰了,足够我们吃上几天。一会再将他的主子抓住,铁定还能发笔横财。”
  无视忠叔警告的目光,其中一个流民两眼发青光的盯着马车。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扑上去疯抢。不过看到忠叔手中的剑,又怕死不敢一个人硬拼,聪明的煽动大家一起动手。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这些流民看忠叔不过只是一个人。加上赶路,手里的银钱又不多,看到这么一只待宰的肥羊,哪有不动心的道理。
  “大家一起上,谁抢到就是谁的。”
  不知谁喊了声口号,饿极的流民立马疯狂的扑了上去。不管男女老幼,看到这可怕的阵仗,忠叔吓的连连后退。这些流民失去了理智,加上又人多势众,就忠叔的那点功夫,根本不是对手。
  不过对主子的忠诚,忠叔还是非常尽职的扑上去跟流民缠打了起来。只是忠叔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流民并不是单纯只有普通的流民,还藏着要人命的杀手。
  “该死,你们、你们是谁?”
  一连几个回合,忠叔不幸被刺中一剑。再捕捉到对方眼中的冷光,却并没有对物质的贪婪。忠叔也不傻,立即便猜到了这些人不简单。再看对方手中的匕首,削铁如泥,普通的流民焉能买的起。
  “不好,该死有敌袭。”
  听到马车的方向传来呐喊声,无邪老人脸色立马陡变。瞥了一眼三娃,无邪老人可不敢让三娃也跟着冒险,将猎物交给三娃看着,不放心的叮嘱道。
  “三娃,你先在这里藏好,无邪爷爷去看看情况。无邪爷爷没有找你,千万别过来知道吗?”
  “无邪爷爷小心。”
  乖巧的点点头,三娃也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不少。不想拖后腿,三娃懂事的主动藏好身体,让无邪老人能放宽心去应敌。
  “大胆,你们是何人,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动手。小忠,你没事吧,这里有瓶止血药。你先走开,这里交给我。”
  当看到眼前混乱的一幕,无邪老人还是忍不住有些错愕的愣了愣。好好的马车,不仅被疯狂争抢的流民给分尸了。就连价值千金的宝马也被流民给无情的弄死,砍了分肉,轮为口粮。
  让无邪老人看的一阵肉疼,眼尖看到正跟几个流民苦苦缠斗的忠叔。身上被划伤了几道深深的口子,流血过多,脸色开始有些泛白。不过好在性命无忧,无邪老人迅速的闪身上前。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绝对灭杀
   替忠叔化解了致命的一击,抽剑怒目的盯着这些身手不凡的假流民。
  “说,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的。”
  “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普通的流民。乖乖交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否则要你的老命。”
  无邪老人的身份,对方显然也是知道。谨慎的持紧了手中的匕首,默契的否认,一口咬定自己也是流民中的一员。甚至,还张口大胆的假意勒索,凶狠的目光绽放出浓烈的杀气。
  “哼,凭你们也想要你祖宗的命,不自量力。好,既然你们不打,祖宗我就打到你们认服为止。”
  眼底闪过一抹怒意,看着那些疯狂抢争的流民,无邪老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回汪河镇照这个速度,少说还得要十天半个月。要是没有了马车,接下来的山路,大家可就有苦头吃了。
  再看看好好的马车,被拆的支离破碎,更是让无邪老人一阵肉疼。这些可都是钱,怒瞪着这些假流民,无邪老人毫不手软的出手。身形快若闪电,令人无法捕捉,那些真正的流民。
  看到无邪老人可怕的手段,皆是吓的两腿直发软,全身哆嗦不已。生怕好不容易抢来的东西,又被抢了回去,纷纷化作鸟兽状,四散奔逃。
  眨眼间,两个流民被无邪老人斩断了双臂。倒在地上惨叫不已,那尖锐而高亢的惨叫声,惊走了无数的飞虫走兽。也引来了小白的注意,扭动着巨硕的身体,飞速的赶去查探。
  当小白的身影一出现,再次吓的大家惊叫不已。
  “蛇神?”
  无邪老人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巨硕,正是在蛇环村遇到的那条白色的巨蛇,也是村民口中的蛇神。对上小白那灯泡似的妖异的蛇瞳,只是这里离蛇环村还有一段距离,这蛇神怎么会跑到这里。
  捕捉到巨蛇眼中的嗜血,无邪老人也是心惊不已。握紧了手中的剑,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巨蛇扑来,张口便将他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啊,妖怪?”
  “蛇妖。”
  流民,还有那些化妆成流民的刺客,看到小白的出现,皆是吓的抽气不已。尖叫声此起彼伏,眼尖看到嘶嘶吐着蛇信子的小白,无形的威压更是让众人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小白可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扫视了一眼四周。除了看到眼熟的无邪老人跟忠叔,并没有看到主人的身影。又想到主人的手段,小白相信张舒曼不会有事。再看着坏事的流民,小白虽然只是一条蛇。
  但是智商却并不任何任一个成丨人差,自然也看出了这些流民不安好心。怒瞪着这些流民,巨尾没有预兆的扫了过去。顿时间,这些留下的假流民纷纷被撞飞,吐血倒地一个个差点去了半条命。
  无邪老人也是愣在了当场,没有想到这蛇神,竟然会帮他对付这些流民。不知是不是错觉,看着乖张的巨蛇,越觉得跟师傅脖子上缠着的小白蛇相似。特别是那双金黄丨色的眸子,更是让无邪老人感觉异常的熟悉。
  “不好,有人。快,大家上去穿好衣服,我先去会会对方。”
  虽然收起了异能,没有四处乱张望,但张舒曼敏锐的五感还是能轻易的感觉到异样。立马打开了异能遁声瞥去,看到样子有些邪气的男人正往这里过来。张舒曼脸色微变,轻喝一声,催促着大家上岸。
  自己则率先飞身上岸,捡起地上的衣物,快速的穿上。
  “什么,有人。”
  听到张舒曼突如其来的话,吓的春梅跟二丫皆是心头一震。看着身上的衣着,忙手慌脚乱的爬上岸,躲在石块后无措的穿上衣服。
  “你是谁?”
  脚尖轻掂,立于数丈高的树枝上。雪白的雪花仍在不断的飘落,不觉间,山林已经被妆点上了一抹银装。打量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张舒曼冷声道。
  荒山野岭,张舒曼并不相信这会是巧遇。捕捉到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艳,却未见丝毫的杀气,目光沉了沉。最重要的是,张舒曼可以看出,对方的武功似乎也不错。特别是轻功,更是高的惊人,踏雪无痕。
  “平安公主,很高兴我们能在这美丽的雪景中初遇。我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我将会成为公主殿下的第一个男人。相信我,我定能给你一个妙不可言的初次,让公主毕生回味。”
  身着骚包的白色长衫,脸上戴着桃花面罩。修长的身形,看着风流倜傥,但出口说出的话,却是猥琐的堪比流氓。
  一声平安公主,瞬间让张舒曼明白,眼前的人知道她的身份。皱头微拧,张舒曼听到对方猥琐的话,无语的嘴角抽了抽。这人还真是大胆,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还敢劫色。
  出口调戏她,胆子不小。只是,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命享受,森寒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睨视着对方。不怒反笑,不屑的讥讽。
  “不管你是谁,既然你敢打本公主的主意,那便留你不得。受死吧,到阎王爷那里做你的风流鬼。”
  素手一挥,手中的银针不带一丝感情的射向对方。不过张舒曼还是错估了对方的实力,居然能轻易的避开了。
  邪笑着注视着张舒曼,兴奋的道。
  “公主殿下,女儿家怎么能这么暴力,我不喜欢。还是温柔点,我才会更疼你。不过,公主的这手暗器使的不错,怪不得这么多男人都近不了公主的身。不过,我相信,我绝对会是第一个。所以,公主别反抗了,你越是动功药力蔓延的更快。难道,你没有发现,身体有些虚,全身发热吗?”
  “你下了药,卑鄙。”
  随着对方的话落,张舒曼确实感觉到了身体点点的异样。虽然不明显,但那燥意却是真实的存在。不用费脑子去猜,张舒曼也知道对方下的到底是什么。若是毒张舒曼不怕,但是这些欢药,却是个大麻烦。
  因这本质而言,并不算毒,而是控制身体荷尔蒙的东西。饶是张舒曼的身体再好,也是会中招,只是药效能稍微压制。
  这人到底是谁,能弄得这种无色无味,渗于空气中的欢药。让她一时不察,竟然中了他的阴招。
  沉着脸,利眼如刀子的射向对方,恨不得将对方给生吞活剥了。
  “呵呵,无所谓卑鄙不卑鄙,只要能得到公主殿下,便可。”
  邪气的勾唇浅笑,灼热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张舒曼。似恨不得用目光将张舒曼的衣服给扒光,让人感觉猥琐至极。等了这么久,才歹到这个机会,可以亲近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不让唐保仁激动。
  眼见着张舒曼脸上淡淡的潮红,更是让唐保仁感觉全身热血沸腾。不过想到了张舒曼的身手,没有急于立马便扑上去,享受美人恩。而是静待药效完全发挥出来,到时,就是他不动手,这美丽倾国的公主殿下会也受不了自己扑过来。
  想到这美妙的一幕,唐保仁更是情不自禁的骨头都一阵酥麻。
  再想到还有随同的二个长相亮眼丫环,以及稚齿的小美人。唐保仁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异彩,要是这公主殿下没这么敏锐。或者他还能看到美人出浴图,不过没关系。等先将难缠的公主搞定,另外的几个美人照样也难逃他的魔爪。
  “哼,你找死,以为这样就拿为所欲为了,做梦。去死,恶心的狗东西。”
  深吸了口凉气,张舒曼试图压下身体的燥热。甩手再次数枚银针袭了过去,令张舒曼有些失望的是,再次让对方躲开。捕捉到对方眼底的戏笑,张舒曼立时脸黑的足以媲美锅底。
  眼珠子一转,张舒曼猛然想到了什么。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不同的是,她准备下的不是恶心的欢药,而是穿肠足以致命的毒药。同样也是无色无味,散于空气中令人防不胜防。
  “美人生气的样子也好看,不过没有用的。用暗器伤不了本公子,美丽的公主殿下,劝你还是放弃挣扎。乖乖的,让本公子好好的服侍你,包管你喜欢上,下次还主动的找本公主再战。”
  唐保仁并没有察觉到异样,仍是满脸邪气的猛盯着张舒曼。笑的越得意,却不会一会必定悔的更难过。
  “是吗?只怕你没有这个事情。”
  见对方并没有防备,在已经悄然无声的中了招。张舒曼勾唇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突然不屑的反讥。
  几个呼吸的功夫,唐保仁还没有明白张舒曼话中的意思。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闷痛,喉咙陡然涌起一股腥甜,一股黑色的毒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沾在树叶上,令唐保仁毛骨悚然的是。
  这些黑色的色,沾在树叶上瞬间枯萎,快的像是在变魔术。
  笑容僵在了脸上,唐保仁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怎能不知道自己中毒了。惊愕的望着张舒曼,唐保仁怎么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