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62部分

,张舒曼觉得她又有些代入了。
  “当然多,这可是整个武林中人的盛况,只要是习武之人皆可参与。就算不参加,普通人也可以到现场观摩。师傅武功这么厉害,要是不上场切搓一把,压压那些老东西的气场实在可惜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弟子相信,只要师傅一出手,必定能惊艳全场。”
  不死心的拐着弯,想激张舒曼前往,无邪老人不惜狗腿的讨好道。
  ------题外话------
  月底了,过的真快,快投票吧。
  还是老话,新坑求收,马上要开始填坑了,《天才儿子财迷俏星妈》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年走亲
   “哼,你拍马屁的功夫是又有精进了,还江山代有才人出。不过,有机会见识一下,也不是不行。”
  挑了挑眉,难得遇上这个的盛况,就当去旅游走走也无妨。更何况,张舒曼其实也特好奇,这传说中的武林大会。是不是跟电视里的一样,热闹非凡。还以看到不少的英雄侠女,各派掌门。
  想想这幕,张舒曼更是期待的紧。就不用无邪老人激,知道这回事,也会想亲自前去看看。至于要不要上台参加比武,这事就需要好好的考虑。
  毕竟,不管做任何事,任何职位都有一大堆的琐事要忙。一个武林盟主,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头衔这个简单。只要胜出便万事大吉,相应的责任必定也不少。
  张舒曼忙的很,可不想凭白无辜的揽一大堆的事上身。
  “嘿嘿,这都是师傅教导有方。师傅这辣白菜不错,凉拌着也好吃,拿去客栈里添道新菜,肯定也会受大家欢迎。”
  讪讪的笑了笑,无邪老人兴奋的建议。
  “也行,不过做的不多,只有几缸家里吃完可能没我多少剩余。得让人重新再做,工序有些复杂,到时可能卖价有些高。”
  认可的点点头,张舒曼思索着,客栈里也是时候再多推荐些新品。除了这辣白菜,冬天还可以弄些烫菜。吃着热乎,还有新意,让客人自己动手。还少了马永波这个大厨不少事,一举数得。
  “主子,都过年了,何必费事想这么多。反正主子现在也不差这点银子,再急也等过完年,再慢慢的计较。年初二就得走亲戚了,主子要春梅准备些礼物走亲戚吗?”
  看着已经在认真思考可行办法的主子,春梅忍不住提醒了句。
  “走亲戚?”
  张舒曼有些微愣,想着这年初二一般都是嫁出去的女儿回家娘的日子。只是她的情况,好像没有什么必要。娘不在了,爹也还在战场,至于外婆家又远在千里之远。加上年前才刚去了一回,也没有必要再特地的再加去。
  至于认下的义兄跟太后义母,这个倒有等考量。
  还有唐家村的那些亲戚,想到搬家里的那一幕。张舒曼想想还是免不得心里有些隔应,这些极品亲戚,不要也罢。
  想了想,张舒曼摇了摇头:“不用了,没有什么亲戚要走。”
  对大姐这个决定,舒心跟舒朗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张舒曼没有想到的是,事实正好反过来。她没有去任何一家亲戚走亲,反倒是大家自觉的找上门。不管是唐家三兄弟也好,还是奶奶以及叔婶,其中还包括高傲的张美丽。
  不知大家从谁的口中打听到消息,知道张舒曼几姐弟在洛河村买了个庄子。一个个都非常有默契的同一天赶来,不想让人瞧了看不起。又想巴结上张舒曼这个财主,皆手里提了不少的好东西。
  有鸡蛋猪肉,甚至还有金贵的母鸡。
  虽然一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唐武一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做。而张舒曼医仙的号远,更是名扬各国。但是,当亲眼看到唐家庄的华丽与贵气,包括傲骄的张美丽,都忍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而林淑兰还有唐家的三兄弟等,亦是抽气连连。一双眼珠子,看的都差点没从眼眶里跳出来。
  一个个像是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傻愣愣的望着,半响无话。
  这么好的房,不仅大而且漂亮,样样精贵。村里的那些土财主,就是拍马也及不上。想到之前看到张舒曼在镇上置的宅子,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没法比,谁也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里。这张家丫头,就凭着自己的本事,又置了这么一个奢侈的庄子。看着这一切,还有一大堆的丫环家丁,更是让张美丽跟林淑兰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这孙女这么有本事,打死也不能让赵云月那黑心的贼妇给贱卖了。
  更该死的是,之前为了那么一点的蝇头小利得罪狠了那丫头。要不然,指定现在她们也能享受的住这美丽的大庄园里。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仅好吃好喝,还有丫环婆子随身照顾,更有数不尽的银子用。好的衣服任穿,享受高人一等的身份。
  人比人气死人,唐东几兄弟也是悔恨不已。至于闹事的唐家老二夫妻,更是想找块豆腐撞晕的心思都有了。这么一颗大树,当初怎么就有眼无珠的错过了。别说是全部抢过来,就是能沾点零星好处,也足够他们过上好日子。
  “娘,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那死丫头原谅我们。”
  压低着声音,张美丽激动的询问。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主动讨好,你啊。以后别再一口一个死丫头,要是让她听到了,我们恐怕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有你们也是,都给老娘醒目点。要是拖了后腿,别怪我不认你们。”
  扫了一眼几个儿子媳妇,林淑兰不放心的警告。
  伸手不打笑脸人,大过年的,将上门的客人推拒于门外。这种事张舒曼还狠不下心去做,也不适合。
  过年不比平日,总有些忌讳,凡事图个好头。
  便松口让温通领着大家进了门,张舒曼并没有亲自上前迎接。而是坐在客厅里等着,利眼看着一众目瞪口呆,悔恨不已的众人。张舒曼挑眉笑了笑,对林淑兰俩母女的悄悄话。
  也尽收于耳,不屑的在心里冷哼。
  算盘打的还真是好呢?
  居然不死心,还想翻盘,想从她身上捞好处。只是,她有这么蠢吗?乖乖的任她们骗,中午能招待一顿都是仁至义尽。反倒是唐家的几兄弟还乖些,已经知道她的厉害。
  顶多也就是想缓和关系,没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想住进来占便宜。
  有鸡又有鸭,还有半篮子的鱼干。自家腌制的酸菜也拎了半捅,这么远的路。用走着过来,算是有心了。加上这段时间的表现,一直再无突兀过激的举动。不说爱占便宜的唐南一家,跟爱瞎闹的唐东一家,唐北家的表现还算可圈可点。
  右眼皮跳了跳,张舒曼心里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在发生。只是细想,又想不出个理所以然。
  “大姐,奶奶她们来了,会不会找麻烦?”
  舒朗蹙起了眉头,有些不放心的道。
  “没事,有大姐在,她们翻不出什么风浪。好了,别担心了,她们到了。”投去一个安抚的目光,张舒曼收起了眼中的冷厉,浅笑着摇了摇头。
  “我相信大姐。”
  抱着怀里打嗑的小哭包,舒心信任的笑着附和。
  上次莫欣的事,虽然让舒心想明白了许多事。但姐妹间的感情,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因为舒心明白,其实大姐会说那些话,也是为了她好。怕她被莫欣给骗了,舒心也就是家里穷习惯了。
  没有什么身份等级意识,又拿莫欣当朋友,才会毫无戒心。
  看着懂事的舒心,无邪老人也暗暗赞许的点点头。
  孺子可教也,虽然性子软了些,不过舒心还是懂事的。不会无理取闹,而且对师傅也够信任,并且尊敬。
  “舒曼,奶奶就说你这孩子有出息。瞅瞅这庄子,漂亮的简直就像是仙人住的天宫。奶奶知道你忙,肯定是没时间回村里。正好,奶奶就跟你几个叔婶,还有小姑也一起来了。来尝尝,这是奶奶亲手做的萝卜糕,保管吃了还想吃。二丫,三娃你们也过来尝尝。”
  林淑兰自来熟的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脸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将篮子里的一盘萝卜糕取了出来,热情的招呼出张舒曼姐弟几个试吃。
  张美丽还有张树洋几兄妹,也纷纷冲张舒曼投去一个和善的笑容。以前的事一笔揭过,仿佛从没有发生。
  “咦,孩子?舒曼这该不会是你生的。”
  惊讶的盯着舒心手里抱着的小奶娃,马叶红有些震惊的追问。
  “怎么可能,你傻了。这才半年的时间,怎么可能生出满月的孩子。舒曼新年好,三嫂还有你三哥过来给你拜年了。唐武还没有回来,这过年忙里忙外的,辛苦你了。这孩子是谁家的,长的真是可爱。”
  生怕大嫂说错话,将人给得罪了。老三家的田美丽,立即站出来反驳。瞥了一眼舒心怀里的孩子,长的并不怎么出色,但还是一脸真诚的夸着。
  让张舒曼都忍不住有些佩服田美丽的一张巧嘴,长的这么抱歉的娃娃,还能赞一声可爱。
  回以一个浅笑,张舒曼淡淡的回道:“这是我的另一个妹妹。”
  另一个妹妹?
  大家都是明白人,同一个县里的大小事,几乎很容易便传遍。原本还以为是谣传,没有想到是真的。这张家老大家的填房,生下孩子,便跟外乡的货郎跑了。抛夫弃子,不过倒是精明。
  还想到的将这小丫头留下,丢给这有本事的继女养着。
  比家里更享受不说,以后指不定还能捞到好处。
  ------题外话------
  二更送上,求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发救人
   “这是老大家的小幺,长的真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个有福的,能跟着舒曼,以后必定大富大贵。是个小姐命,就是她娘不是个东西。竟然丢下孩子,跟人跑了,实在是有辱门风。”
  睁眼说瞎说,作为奶奶的林淑兰也是不逞多让。暼了一眼小哭包,一副稀罕的夸赞。
  实则心里暗叹这赔钱货的好运,可以住这么漂亮的大房子不说。还有人专门给照顾着,吃穿就跟那些金贵的小姐一样。让林淑兰心里是羡慕妒忌恨,巴不得取而代之。
  “就是,舒曼真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不说,还有本事。这孩子能跟着姐姐,以后就不愁了。就是不知道大哥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知道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不知道会不会难过,真是造孽。”
  张家老三张树河沉痛的附和了句,不知情的,还以为他跟张树根家处的有多好。
  其实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张家的不管是老老少少,看瞧上眼憨实的张树根。穷就算了,还怕媳妇,被管的死死的。一点男人的气慨也没有,甚至连几个儿女都保护不了。
  “奶奶,这也是好事,大嫂那人以前总是欺负舒曼几姐弟。现在走了倒也省事,至于这孩子,要是没有照顾。不如,我跟娘留下来照顾,保管将她照看的白白胖胖。”
  张美丽心思一动,居然想到了用这个借口才留下。
  瞥了一眼笑的一脸灿烂的张美丽,对张美丽眼中的贪婪,张舒曼鄙夷的在心里冷哼。当别人是傻子不成,会放这对极品的母女上门,留着没事找抽。
  嘴角掠过一抹讥笑,不等林淑兰点头附和,张舒曼冷冷的打断。
  “不必了,多谢小姑的好意。不过家里的丫环婆子多的事,根本不需要再让小姑还奶奶辛苦照料,再者,小姑还有奶奶可是长辈。我们做晚辈的,也不敢劳烦。等一会吃了过了午饭,大家还是早些回家。免得天黑了,看不见路。”
  一语打破了张美丽的美梦,眼尖捕捉到张美丽难看的脸色。张舒曼笑了笑,并没有揭穿什么。
  听到张舒曼直白的暗示,在场的众人,也是面有异色。识趣的不再吭声,免得多说多错,又将关系给彻底的弄僵。
  “对对对,唐武他媳妇可是有本事的人。反正两个弟妹都养了,再多一个也不成问题。看看这大屋,就知道舒曼是个能人。有机会多来唐家村走走,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本家的亲人。村里的屋子,村长都让大家帮忙照看着,就等着舒曼有空回去看看。”
  周娟子看着气氛僵下来,忍不住挤出一抹浅笑,试着打圆场。
  “谢二嫂提醒,村长有心了,有机会定回唐家村走走。”
  有些意外的瞥了一眼周娟子,张舒曼没有想到,村长还会派人帮忙照看在唐家村的那些破茅屋。想到跟睿智的跟狐狸似的村长,张舒曼眼珠子一转。便猜到了些大概,果然是聪明人。
  知道拉好关系,以后若是有事求到,她也不好拒绝。
  “舒曼,这位是?”
  林淑兰的目光,不觉的瞥向了一直闷头喝茶的无邪老人身上。看着无邪老人的穿着打扮,还有不显老的精神头。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再想到之前似乎有人上家里打听关于老大媳妇的事的。
  眼珠子一转,林淑兰就忍不住联想到,眼前的人会不会是去世媳妇的娘家人。
  想到来者那富贵的马车,听说还是京都来的,而且还是做官的。想到这,林淑兰更是好奇的紧。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好好的打听。要是能早早的攀上这门关系,指不定老张家早就发了。
  哪还用现在这样厚着脸皮跟这死丫头蹭关系,拿着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想想这,林淑兰就忍不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随着林淑兰的话落,大家也纷纷将目光移向无邪老人身上。一个个眼睛青光,像是发现了新猎物,看的无邪老人都感觉心里毛毛的。
  觉得这些三姑六婆的旁亲,实在就吓人。眼中的算计,更是让无邪老人大感不喜。师傅这么完美的人,怎么就倒霉跟这些不生事的人有亲戚关系。好在几乎都断的七七八八,少有往来。
  “我徒弟。”
  捕捉到便宜奶奶眼中的亮光,张舒曼无语的嘴角抽了抽。
  还真是不死心,看谁都想算计一把,也不怕把自己的老命都给玩完。耸了耸肩,张舒曼随意的答了句。
  徒弟?
  大家听到这个突兀的答案皆是一愣,显然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眼前这个都可以做爷爷辈的老人,竟然只是张舒曼这小丫头的徒弟。完全是角色倒转,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可是看着毫无反应,也没有反驳的无邪老人。让人想不相信都难,因为要是这不是事实,对方必定会解释。
  将手中的东西各自让交由丫环们收下,张美丽妒忌的发现。这些丫环身上穿的衣服,竟然比她好看。而且头上戴着的发簪,也比她头上的更漂亮,贵重。
  这个发现,让张美丽心里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憋屈极了。
  怎么也想不明白,以前就是个小土妞的女人,走了什么狗屎运。嫁到唐家,便脱胎换骨,什么都懂不说。还有这么大的本事,短短半年时间里,便挣下了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家业。
  再想到唐武英俊的面容,更是让张美丽心口烧了一把火。
  “师傅,这里太吵,弟子先闪了。”
  看着虎视眈眈的众人,无邪老人实在有些受不了,聪明的丢下一句话先闪人了。
  无邪老人的话一出,这下子更是让大家想不相信都难。
  “好了大家都从下吧,喝杯茶暖暖身。”
  无邪老人本身就是世外高人,独爱研究医术。别说是无邪老人,就是她也有些受不了这一大群的极品亲戚。要不是过年必需得虚应几句,张舒曼连让这些人进门的兴趣都没有。
  睨见这五叔张树宝盯着春梅跟春雨时,那过于灼热的视线。
  张舒曼在心里不屑的冷哼,她的人也想。不愧是老张家得宠的幺子,胆子够大。一个警告的眼刀扫了过去,见张树宝识趣讪讪的收回了目光,张舒曼才没有做出其他更为严厉的惩罚。
  “好好好,全听舒曼的安排。对了,差点忘记给你们三姐弟压岁钱,来拿着。一个人份,奶奶手上的钱不多,二丫还有三娃都别嫌弃。”
  想到了什么,林淑兰从怀里掏出了三个红纸包。包括张舒曼都备了一份,当然并不是林淑兰转性了,一下子变的大方。而是想着,以小换大,作为奶奶的给了红包。嫁出去的孙女,自然是得回礼,
  看着这贵气的庄园,林淑兰心里的算盘打的是啪啪响。
  再怎么样,辛苦来这一趟,也不能亏本。
  “谢奶奶,祝奶奶新年身体健康。”
  舒心跟舒朗并没有急于接过奶奶递来的压岁钱,而是下意识的先看了张舒曼一眼。得到张舒曼的首肯后,方敢接过林淑兰递来的钱。
  “好孩子,乖,你们是有福气的,跟着舒曼以后有大福了。长大有出息了,可别忘记了奶奶。不管怎么样,你们也姓张,是我们老张家的血脉。”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林淑兰不忘记给俩姐弟洗洗脑。免得离了家,就忘记了自己的根,以后都跟张家不亲。
  “娘说的没错,来三娃这是叔还有你婶给的,都拿着。用不客气,我们是一家人,再怎么样也连着根筋。你可是大哥家唯一的儿子,现在家里又出了这样的事。这以后,你爹可都靠你了。”
  “就是啊,都是那赵云月这死婆娘,生不出儿子还闹这么一大堆的事。大哥就是给这泼妇给害了,不然?”
  张树洋三兄弟也纷纷上前述说,一个个表现出兄弟情深。游说着三娃不能记仇,不能因为跟着姐姐,便忘记了谁才是最亲的家人。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是现在再亲。这以后生了娃,二丫跟三娃大了,这唐家的东西。岂还能有自家人的份,所以,多怂恿三娃早做打算,将东西变成自己的才是实在。
  “哟,这老太太还有诸位亲家这话是怎么说,当初我可是听的明明白白。说好了这姐弟三人出了张家,那就跟张家没有关系。跟着唐武,现在就是我们唐家的人。唐武他媳妇,你可别犯傻,任由这些人瞎说。”
  听着这些张家的人,越说越离谱,马叶红都有些看不下去。忍无可忍的站了出来,大声的喝阻。
  “你谁啊,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这些钱都是舒曼这孩子挣的,跟你们唐家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不是舒曼这孩子医术了得,指不得唐武现在还瘫在榻上。三娃还有二丫可都姓张,我们这么说有什么错。”
  呛声谁不会,农村人吵架个个是高手,不分男女老幼。
  眨眼间,看着吵成一团的众人。张舒曼姐弟三人脸皆黑了下来,而舒心怕声音太大,吓到了小哭包。
  哭起来不好哄,聪明的立马便退下,与丫环一起往后花园洗洗耳朵。
  大过年的,上门走亲戚,便吵吵闹闹不成样。甚至是怂恿着两个敬爱着主子的孩子,谋算主子的家业。实在是够无耻,让张顺还有春雨等看的火气直往上涌。恨不得拿根扫把,将这些祸事的人统统赶走。
  就在这时,匆匆遁逃的无邪老人拿着一张纸条,面有异色的回来。
  看到吵成一团的众人,立马也是黑了一张脸。又想到了什么,无邪老人顾不得发火,快步走到张舒曼跟前。压低着声音,将最新收到的消息告诉了张舒曼。
  随即又将手中的纸条,出一并交到张舒曼手中。
  “什么,你说什么,唐武出事了?”
  听到无邪老人刚收到的新消息,张舒曼脸色顿时大变。接过了无邪老人的纸条,不敢相信迅速的扫了一眼,发现果真一如无邪老人所说的。
  又听到大家激烈的争吵声,张舒曼心情更是沉到了谷底。阴寒着脸,扫视了一眼仍不知所谓,吵的快翻天的众人。张舒曼冷哼一声,不怒自威的大吼:“闭嘴,统统给我闭嘴,谁要是再敢吵一个字。立刻就给我滚蛋,这里是我的地盘,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随着张舒曼的震怒,无形的气压散开,顿时让在场的众人皆有种喘不过气的痛楚。就连无邪老人,亦是心头为之一震。
  对上张舒曼冰冷如刀子的目光,大家吓的脸色大变。两腿发软的直打寒颤,心跳都跟着停了几拍。
  太可怕了。
  一个眼神,就让人有种头皮发麻,死亡逼近的错觉。
  傻眼的愣在当场,这才猛然想到了什么。他们这是脑抽了,怎么一时冲动,又闹开了。看到张舒曼难看的脸色,更是恨不得时间能倒流。
  他们怎么这么蠢,又忘记了这点,这丫头可不是吃素的。算计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很好,总算是静下来了。张顺你来负责安排回礼的事,我现在没有心情招呼。午餐随便让厨房做出便可,吃完了送客。以后,没什么事不必再理会,舒朗我们走,一会大姐有事要说。”
  看着吓的跟鹌鹑似的众人,张舒曼没有心情再去理会。
  听到唐武出事,现在仍是生死未明,被敌国的女将给带走。想想就让张舒曼心情糟糕透了,微拧着眉头。不给大家开口挽留的机会,率先扬长而去,留下大家一个飘逸的背影。
  至于无邪老人还有舒朗,自然也是跟随。
  “舒曼?”
  看着越走越远的孙女,林淑兰心里是那个悔啊。怎么就嘴那么欠,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闹成现在这样,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好没有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能得到回礼,并且还可以在吃上一餐。
  不管怎么样,吃也吃回本。
  至于张美丽,则是懊恼的跺了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那死丫头有主见的很,又有本事,辈份上根本拿捏不了。要是大哥在还好,最起码的不看僧面也看佛面。叹了口气,只能希望大哥能早日回来,这样才能真正的重修旧好。
  “娘,小婶生气了,是不是就不给压岁钱了?”
  唐南一家不愧是小气中的极品,小小年纪的,居然也是满脑子记挂着钱。看到张舒曼黑着脸匆匆离开,第一个念头,想到的竟然只是压岁钱还没给。
  气的周娟子狠不住狠狠的掐了儿子一把,恨铁不成钢的低吼:“你个傻蛋,就想着你那点压岁钱。没看到你小婶生气了,真是被你气死了,一点也不懂轻重。”
  “大姐,匆匆叫我们来,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是不是奶奶她们又?”
  屁股都还没坐热,便被叫到了后厅。看到面有异色的大姐,舒心不安的询问。瞥了舒朗一眼,见弟弟只是摇摇头,显然也不太明白。
  大姐为什么一下子这么生气。
  没有必要拿别人的错误而惩罚自己,这是大姐对他们常说的。不可能仅仅因为这些亲戚不讨喜,惹的大姐大过年的连笑容都不见了。
  虽然不清楚原因,不过唯一肯定的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不是,是你们姐夫出了点事,大姐必须亲自去看看。你们在家里好好的,大姐把事情处理好了自然就会回来。至于唐家还有奶奶他们,若是可以,最好还是少联系。”
  摇了摇头,张舒曼试着放松语气陈述着。
  “什么,姐夫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大姐,严重吗?”
  虽是如此,听到唐武出事,还是把舒心跟舒朗吓了一大跳。而跟唐武处的最好的舒朗,更是按捺不住,激动的追问。
  “大姐,姐夫,姐夫他?”
  舒心也是吓的手直发抖,要在没有抱着小哭包,不然非得把孩子给摔了。
  看着同样也是脸色沉得的无邪爷爷,舒心肯定这事必定不小。不然,这大过年的,大姐也不会辛苦赶去。又想到了战场上的可怕,随时都有丢命的危险。灵光一闪,舒心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到姐夫去了。所以,大姐要赶着去收尸,想想这个可能,舒心大脑一阵晕眩。
  张口欲言,那个字怎么也不愿说出口。
  或许,只是她想多了,事情并没有这么严重。
  “别担心,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唐武只是被敌国给抓了。暂时而言,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大姐现在赶去,只是为了救人。好了,别多想了。迟则生变,大姐必须尽早出发,尽快的将他救回。”
  看到吓的脸都白了的二妹,张舒曼眼珠子一转,便能猜到舒心的想法。挤出一个僵硬的浅笑,张舒曼解释着。
  “舒心你们别担心,无邪爷爷也陪同师傅一起去史苍国。以师傅的本事,定然不会有事,到是你们在家要努力的习武。万一有刺客,除了依靠无邪爷爷安排的人护着,也要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
  看着团结一心的姐弟三人,无邪老人很是满意的点头。
  ------题外话------
  下午去游泳,晚上回来尽量二更~
  投票吧。
  
第一百三十四章 刀下救人
   怕再犯上次同样的错误,这次张舒曼留下的果酒还有灵泉水都翻了一倍。
  简单的交待了府里的众人,为了能最快的赶到史苍国救人。除了无邪老人的陪同,张舒曼并没有带任何人一同前往。包括春梅跟春雨,丢下舒服的马车,直接骑马奔驰。
  “二姐,姐夫不会有事的,大姐一定能将姐夫救回来。不过姐夫还是太逊了,居然被人抓走。”
  望着扬长而去的背影,舒朗沉声安慰。
  又想到姐夫离开之前,臭屁的保证,还说什么三年之内必定混个将军当当。结果这才一年都没到,便被敌人给抓了去,还得靠大姐亲自去救人。想想这个,舒朗就忍不住鄙夷。
  暗暗发誓,以后定努力的习武,力求自保。
  春梅跟春雨也是远远的望着,眼中尽是浓浓的不舍。不断的在心里祈祷着,让满天神佛保佑自家主子平安归来。对于未见面的男主子,也希望能平平安安的等着主子去救。
  整个唐家庄因为主子的离开,顿时没有了欢闹的兴致。
  也就留下享用午餐的唐家三兄弟,以及林淑兰带来的一大家子人,仍旧欢喜的狂吃海喝。恨不得将盘里的汤汁都给舔进肚子里,不时的感慨。
  这有钱人家煮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不仅油水多,肉也丰富。就连青菜,也比自家里弄出的好吃百倍。
  吃完了兜着走,这是农村里的旧习惯。只是令人无语的是,这两桌子的人默契的边吃边用纸袋打包。实在是够极品,让一边候着的丫环们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差点掉了一地。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唐南一家更夸张。不仅是桌上的菜,就是自己吃的碗筷都没有放过。贪心的程度,简直是到了令人发指。
  不管这些亲戚怎么吃喝,张舒曼一路风尘仆仆的进发。连夜赶路,好在身体够强悍,连续的几天几夜也能坚持下来。反而是无邪老人有些吃不消,张舒曼偷偷将加了料的水给无邪老人喝下。
  总算疲惫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不少,但眼底仍可以深深的青淤。
  跑遥之马力,又这样坚持了三天。换下了二匹骏马,总算是顺利的赶到了战起的边关卢城。
  可能是因为战争,一路逃难的百姓遇到了不少。据传连续的几天里,边关都以战败收场。难怪收到消息的百姓,生怕城内不保,争相的逃离。
  看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军驻地,张舒曼顾不得松上一口气。连忙又用异能查探了一遍,意外的发现这里内的士兵并不多。侧耳听到远方隐隐传来的鼓声,以及撕杀时发出的呐喊声。
  张舒曼立马便猜到,前方正有一场战事在打响。
  确定驻地里没有熟悉的面孔,张舒曼调转马头,决定先到战场上找找。或许能看到舅舅还有同样在参战中的包子爹,都这么长的时间,希望大家都平安无恙。
  “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师傅,我们不先回营中查问情况?前面战事起,恐怕会有些不方便。”
  除了民风开放的夷蛮之国,本国自古以来都是禁止女人出入军中。甚至是,若是女子到军中被发现,不管是何人都杀无赦。除非特殊情况除外,可以得到军中将帅的同意。
  听到张舒曼说到上战场,无邪老人吓了一大跳。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该不会是怕那块牌子写的字。走吧,管不了这么多,先问问情况。唐武的武功不低,能让他乖乖的跟着敌人回去。这其中,必定是有古怪,问问当时在场的当事人最好。”
  目光瞥了一眼写着军中重地,女子与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否则杀无赦。
  “嘿嘿,算了师傅想去就去,以师傅的本事。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没人能奈何的了师傅。”
  顺着张舒曼的目光瞥去,垂眸想了想,无邪老人很快便想通了。
  满意的点点头,遁着战鼓敲响的声派快马疾去。很快张舒曼便看到了交战中的两军,知道是一回事,但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
  耳边充斥着兵器相撞里的铛铛声,隔着老远便嗅到了空气中传来浓浓的血腥味。用异能清楚的看到了一切,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狰狞的尸体。血流成河,箭羽乱飞,不时无情的收割一条条生命。
  断臂缺腿,各种各样惨死的皆有。其中还有不数倒下的战马,而令张舒曼吃惊的是,现场还有一个英气勃发的女将。
  对方似乎敏锐的感应到了什么,目光陡然朝张舒曼瞥来。四目相对,纳兰星眼中闪过一抹惊诧。没有想到战场上,居然还有一个漂亮如花的女人跑来。再看到旁边的无邪老人,纳兰星直觉感应这突然出现的两人不简单。
  当然,这要是普通人,也不敢御马出现在这里。看到了满地的横尸,还能面不改色,无一不是在告诉她纳兰星必须警惕起来。
  事出有异必有妖,只是纳兰星有些想不明白。这天龙国怎么会出现女人,不是说天龙国内女子不得出现在军中,否则杀无赦。
  “师傅你发现了,就是她。她叫纳兰星,正是她带走了唐武。我们要不要现在将她抓住,逼她将唐武交出来。”
  看到纳兰星的踪影,无邪老人眼睛顿时一亮,迫不急待的询问。
  “不,那只会打草惊蛇,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与其这样,还不如顺藤摸瓜,跟着她应该能找到唐武的所在。只是真想不到,这战场中还藏有这么一个英气的佳人。唐武还真是能招事,到了这里都能惹上烂桃花。”
  从消息上,张舒曼已经知道纳兰星对唐武有意思。一直想说服唐武投奔史苍国,入赘纳兰家做上门女婿。
  这女人不简单呢?
  这么快就发现她了,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张舒曼觉得这纳兰星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子的邪气。与身上女将的气质,感觉有些相冲。
  难道,这女人是练了什么邪功?
  目光沉了沉,张舒曼眼底闪过一抹若有所思。
  而就在张舒曼思索间,一道熟悉的身影直冲纳兰星砍了过去
  “妖女,你敢祸害唐武,我砍死你。”
  张树根看到纳兰星的出现,像是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举刀冲了上去。赤红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杀气。让张舒曼都忍不住一愣,不敢相信这个满身杀气,身上也沾满了血迹。还有大大小小伤痕的人,竟然会是家里处处受气的包子爹。
  果然,战场上才是最磨练人的地方。
  “又是你,不自量力。听说你是武郎的岳父,正好,既然是你自己送死,本将就成全你。去死吧,现在武郎是我的,谁也别想跟本将抢。”
  对数次被唐武相护的张树根,纳兰星一点也不陌生。也查过了张树根跟唐武的身份,对张树根更没有什么好脸色。见张树根自己找死送上门,纳兰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出气的机会。
  冷哼一声,手中的大刀无情的冲张树根的脖子扫了过去。
  带着凌厉的气势,仿佛万夫莫挡。
  几一个瞬间,张树根手中普通的大刀,便被纳兰星手中的钢刀无情的劈断。震的张树根连连后退,失控的狠狠吐了一大口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舒曼陡然及时的出手。一枚银针直射而去,银针穿透了纳兰星的手中的痛丨穴。
  纳兰星一个措手不及,手中的钢刀差点失控的从手中滑落。好在反应迅速,愣是咬牙忍住突如其来的剧痛。低头看到没入刀柄三分的银针,纳兰星惊惧的打了个寒颤。
  有些不敢相信眼睛所见的事实,这小小的一枚银针。看着极软,细如牛毛,如何能穿着了她的手。并且,还保有余力,刺进了千锤百炼的精致刀柄中。
  “怎么可能?”
  瞪大了眼睛,用力将这枚细小的银针拨出。仍旧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喃,灵光一闪,纳兰星猛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瞬间直视着不远处的山坡上,两个诡异出现的陌生人。
  直觉的,纳兰星将目光移向了张舒曼身上。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