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64部分

心里轻松了许多。小白是个聪明的,以小白灵锐的鼻子,定能很快便找到唐武的所在。眼下只希望,一切都来的及,也希望唐武争气,能坚持到她去救他。
  只是张舒曼没有想到的是,小白的出马。不仅效率惊人,而且完成的任务绝对是超额的。
  遁着气息寻去,小白很容易便找到了纳兰星所在的方位。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纳兰星的房内,当看到如木头任由纳兰星抱着同榻而眠的唐武。
  作为一个护主的好蛇,看到这一幕,小白气的眼珠子都快喷火。主人的相公,怎么能被别的女人给染指了。气不过的小白,尾巴轻轻一甩,纳兰星的身体便被狠狠的甩飞了数米外。
  “谁?”
  纳兰星吃痛的睁开了眼睛,本以为是敌袭。却没有想到的是,将她甩飞下床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条古怪的小白蛇。
  警惕的盯着盘在榻上的白色小蛇,被对方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纳兰星突然有种头皮发麻的错觉,直觉的感应到危险。扫视了一眼四周,确定并没有生人的气息。那么,将她推下榻的,就是这条诡异的白蛇。
  只是,可能吗?
  这条只有拇指大小的小蛇,能够有这样的神力,将她一个大活人从榻下推下。想想都让纳兰星感觉不可思议,还有,这小蛇眼中的敌意何来。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纳兰星觉得眼前的小白蛇。似乎极聪明,很有灵性,似乎什么都懂。那金色的眼瞳,带着智慧的光芒,令人无法乎视。
  微眯起凌厉的眼眸,瞥了一眼床上的安然无恙的唐武。纳兰星松了口气,一个鱼打滚弹跳起身,迅速的抽出了墙上挂着的宝锋。不敢大意,盯着榻上嘶嘶吐着蛇信,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屑的白蛇。
  “你是什么妖孽,竟敢在此作乱?立刻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纳兰星能习得秘术,自然是有些见识。不会傻的认为这是一条普通误闯的小蛇,认定这是一条修练有成的妖类。
  想到了什么,纳兰星从阴暗的桌底下翻找出了几个黑色的小坛子。思索了片刻,最后挑了个最小的坛子,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一只红色的小虫子飞了出来,直冲小白而去。
  小白不屑的吐了吐蛇信,并没有将这古怪的小虫子放在眼里。
  就在纳兰星得意,以为得手的一瞬间。小白突然张口喷出了一道诡异的大火,令一个呼吸间,便将纳兰星辛苦炼制出的噬骨虫秒杀。
  “不,该死怎么可能,居然会喷火?”
  措手不及的纳兰星,未能及时躲开。被滚烫的大火烧了个正着,不仅是脸颊,就连头发也被点头。吓的纳兰星连连后退,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灼热。纳兰星更害怕仍在迅速燃烧的乌发,火速的冲到脸盆架上。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头扎进了水里,先将火灭了再说。
  紧接着纳兰星还没来的及欣喜将身上的火灭了,又因噬骨虫的死,遭到一定的反噬。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喉咙涌上一股腥甜。下一秒,一大口鲜血喷洒而出,腥红的血让纳兰星看的心惊不已。
  好在身体还有其他的母虫养着,很快便平息了这股反噬的痛苦。
  等纳兰星回过神来,再找小白的身影。却吐血的发现,不仅是这古怪的白蛇,就连榻上好好躺着的唐武也跟着凭空消失。
  “唐武,混蛋臭蛇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跟我抢人。滚出来,我要跟你决斗。该死的,来人,快来人。”
  见唐武不见了,纳兰星顿时有些慌了手脚。无心理会一身的狼狈,扯开嗓子唤人。
  只是,很快纳兰星便吐血的发现,即使是找遍了附近的一草一木也没能找到小白跟唐武的踪影。
  而此刻,小白早已带着唐武直奔天龙国的军营。
  小白的到来,张舒曼很快便感应到,急急的出了军营迎接。以为是小白找到了唐武的消息,压根没有想到。小白不仅把人找到,并且还将唐武给一并救了回来了。当看到被小白平放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睁开眼睛却毫无神采的唐武。
  张舒曼错愕的愣了愣,没有想到小白这么给力。马到功成,直接就将人给带来了。
  “小白,谢谢你,给这是赏你的。”
  看着一脸得意邀功的小白,张舒曼也没有吝啬。直接便从空间里摘了朵新催生出来,小白哈了很久的血莲递了过去。
  瞥小白发亮的眼睛,张舒曼便知道小白对这个奖励很是满意。
  小白救回了唐武,牺牲一朵珍贵的血莲张舒曼也一点也不心疼。
  目光移向唐武身上,看着一动不动,明明睁开了眼睛看着着却仍旧毫无反应。想到秘术的可怕,张舒曼喜悦的心情顿时又变的沉重。想到了什么,张舒曼连忙用异能查看那虫子的下落。
  双目如炬,穿透了唐武的衣服,将唐武身体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尽显于眼中。
  比显微镜看的更加的仔细,很快张舒曼便找到了寄身于唐武大脑深入的一只细如发丝的虫子。可能是因为远离了纳兰星身边,感应不到母虫的气息。这只深藏在唐武脑子里的虫子,变得有些躁动。
  又或者这只古怪的虫子,敏锐的感应到张舒曼的窥视。
  令张舒曼震惊的是,这虫子竟然在吸食唐武负责记忆的脑细胞。怪不得说这诡异的虫子钻进了身体里,便能立即控制住唐武。
  目光沉了沉,张舒曼脸上露出一抹凝重,没有想到纳兰星居然可以利用所谓的秘术。控制这么一只可怕的虫子,若是时间久了,唐武就算是再有毅力。恐怕也无力坚持,只能说,纳兰星真的是疯了。
  为了得到唐武,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好在,眼下一切还来的及,张舒曼可以看的出来。现在救唐武,还不迟,这古怪的虫子并未能完全的吞噬唐武的记忆。
  只是,眼下该用什么办法,将能将这可怕的虫子从唐武的大脑里引出。
  脑子是一个人的司令部,若是出了问题。这虫子在唐武的大脑里胡搅一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师傅你在这里,出什么事了?咦,这位是?”
  无邪老人到张舒曼的帐中,意外的发现人不在。不放心的追出来寻人,没想到会在营外的不远处找到。眼尖看到地上躺着的一个陌生男子,睁开了眼睛,目光却是呆滞。
  无邪老人一眼便发觉了不妥,加上又捕捉到了张舒曼眼中明显的担忧。眼珠子一转,无邪老人立马便想到了一个可能。
  “嗯,他就是唐武,是小白将他救回来了。只是唐武的脑子里藏有一只虫子,在吸食唐武的记忆细胞。想弄出来,恐怕有些麻烦。”
  对无邪老人的问话,张舒曼也没有藏着掖着,落落大方的点头道出了唐武的身份。也一并的将唐武身上的异样说了出来,就想大家一起参谋参谋。
  三个臭皮匝,赛过诸葛亮。
  “记忆细胞是什么东西?师傅,你怎么看出那虫子藏在脑子里。”
  听到新鲜的词,无邪老人立马便来了劲。像个好奇宝宝,吃惊不已的追问,眼中写满了十万个为什么。
  “停,先别问这些,让我想想该怎么做。才能将伤害减至最低,又能顺利的将这古怪的虫子取出。”
  打断无邪老人到嘴边的一连串问题,张舒曼紧抿着唇。不断的思索着种种可能,开刀不可能。就算是可能,作为一个中医也不太懂西医专攻的开刀手术。用银针封丨穴,将虫子一点一点的逼出。
  这个可能有些难,虽然没有正式的较劲。但凭着这虫子可怕的敏锐,加上还有母虫以及纳兰星的控制。便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眉头打了几道死结,张舒曼想的头都有些疼。
  “嘶嘶嘶。”
  就在这时,小白像是明白了张舒曼的顾忌。吐了吐蛇信,发出嘶嘶的声音,似有什么话想告诉张舒曼。
  可惜张舒曼跟无邪老人都不懂蛇语,任小白傻乎乎的折磨了半响。也愣是没有弄明白一字半句,急的小白团团转,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最后小白实在无计可施,直直的盯着张舒曼一眼。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猛然闪身扑向张舒曼,在张舒曼的食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对小白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张舒曼还有无邪老人皆是吓一大跳。误以为是小白急疯了,咬人,只是小白的速度太快。别说是无邪老人,就是张舒曼也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小白带着剧毒的毒牙将食指咬伤,鲜血直流。
  出乎意料的就是,小白竟然将这些流出的血吸食干净。
  张舒曼突然感觉身体一震,与小白像是通了灵一样。意外的,居然可以听明白了小白蛇语,不,小白没有说话。但小白心里的想法,张舒曼似乎也能清楚的感应到。
  “主人,是我,我是小白。别怕主人,小白没有伤害主人,只是跟主人结成了主仆契约。这样主人才能听懂小白说什么,主人我知道这个秘术的解法。其实很简单,除了可下术者的鲜血,将藏在他脑子里的情虫引出。还有就是用灵气,就可以轻松的将情虫的子虫引来。然后将它杀死,中术者便可无恙。”
  捕捉到无邪老人投来敌意的目光,小白生怕张舒曼也误会了它的意图。连忙解释,并且主动的再次将秘术的解法说出。
  第一条血祭,引出情虫恐怕根本不可能。
  不说纳兰星的疯狂,就是一般下这种情虫的秘术者。也不可能愿意答应解除,因为要彻底的将情虫引来,一个不小心。便是致命的,几乎得将体身的血流尽了三份之一。
  若不是主人懂灵气的运用,可以将情虫吸引出来。这事,恐怕真的难办,好在主人也不普通人。
  当然,还有小白没有明说的是,这灵气不止是情虫。就是天地万物,凡是有灵性的活物而言,都是致命的吸引。
  “什么,小白你说可以用灵气或者是纳兰星的血便可以将这古怪的虫子引出。情虫?等等主仆契约,小白你愿意做我的灵宠。”
  一连串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张舒曼有些应接不瑕。对小白的认主,更是让张舒曼受宠若惊。
  “小白愿意。”
  肯定的回答,小白颇有人性的点点头。
  主仆契约,灵宠?
  无邪老人听到这些陌生的词汇,又是一脸疑惑的蹙起了眉头。看着师傅跟小白的互动,无邪老人也不傻,看出了张舒曼好像突然能听懂了小白在说什么。又听到秘术的解法,更是让无邪老人心里忍不住再掀波澜。
  暗暗惊叹,师傅不愧是师傅,果真是无所不能。
  仙人一样的人物,天大的因难,眨眼间便轻松的找到了解决之法。得天独厚,令人羡慕妒忌恨的资格都没有。
  被称之为无解的秘术,居然找到了破解之法。虽然不懂什么是灵气,无邪老人兴奋的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忍不住开口追问。
  “师傅,是不是找到破解的办法了?”
  “没错,你离远一点,我先试试看能不能引出情虫。”
  使了个眼色,张舒曼怕情虫钻出来,发现不对劲又钻回去。或者,无人控制伤及无辜,便嘱咐无邪老人离远些。
  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坚持,想了想,无邪老人虽然好奇是怎么解法。不过也珍惜自己的老命,识趣的点点头,退出了数丈之外。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等着。
  只见张舒曼谨慎的取出了银针,并没有将银针直接刺在头部的丨穴位。而是试探着刺在手臂的丨穴位上,凝神定定的留意着,似能看穿潜藏着唐武大脑深处的情虫。而事实上,确实如此。
  张舒曼的手并没离开银针,运转着九幽医诀。熟练的引导着灵气顺着银针涌入唐武的体内,一点一点的向情虫引去。
  很快,在张舒曼的期待下,情虫发现了灵气。变得兴奋起来,不用张舒曼做出什么引诱的举动,自觉的受吸引,张大嘴巴贪婪的吃食着这股灵气。
  见此,张舒曼心里大喜,又怕让情虫发现异样。深吸了口凉气,连忙稳住思绪。加大了灵气的注入,牵引着情虫一点一点的从大脑移向口鼻。最后,在大家的期待下,如发丝微小的情虫从唐武的鼻孔处钻了出来。
  也许是太阳的亮光,吓到了情虫,又钻了回去。
  急的张舒曼全身神经都绷成了一条直线,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张舒曼直接从空间里取了半碗的灵泉水,果然有了灵泉水的引诱。情虫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飞了出来。
  也不怕被水给淹了,一头扎进了碗里,张开了嘴巴。兴奋的大口大口喝着灵泉水,恨不得一口将灵泉水喝光。
  顺利的将情虫引出了唐武的体内,张舒曼暗暗松了口气。将碗轻轻的入置在地上,冲小白使了个眼色。
  小白默契十足的张口喷出一道大火,瞬间连碗带灵泉水中的情虫一并秒杀。连渣都没留下,而远在史苍国的纳兰星。感应到情虫的子虫断了联系,顿时脸色大变。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下,陡然张口吐了一大口的鲜血。
  
第一百三十八章 装的技巧
   “不,不可能,谁,是谁破了情虫的秘法。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无视大家关切的目光,纳兰星失神不住的摇头。怎么也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她认为万无一失,不惜一切炼制成功的秘术。就这样,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轻易被破。而她,不仅没有真正的得到唐武,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被母虫所反噬,胸口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痛的纳兰星吐血不止。
  “难道,是她?”
  心思一动,纳兰星脑海中猛然想到了一个怀疑的对象。唐武的小媳妇张舒曼,这个让人败阵下来的女人。第一眼纳兰星便感觉到对方不简单,只是纳兰星是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厉害。
  若是情虫真的是这个女人解的,也就是说,那条古怪的白色小蛇也是她派来的。想到这一连串种种的可能,纳兰星顿时心惊不已。
  随着一阵阵的剧毒袭来,纳兰星尖叫一声,最终两眼一翻彻底的晕了过去。
  “星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星儿这是怎么了?”
  纳兰老将军看到女儿突然吐血,自喃了几句便晕了过去,吓了一大跳。冲上前去一把将纳兰星接住,眼中尽是浓浓的疑惑。
  纳兰老将知道是知道女儿的神秘,但却并不知道关于秘术的事。更不知道,此刻的纳兰星是因为秘术反噬,生死一线。
  不知过了多久,唐武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本以为死定了,却没有想到锋回路转,他竟然还能找回自己的意识。吃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军帐。
  睁开眼的一瞬间,当看到漂亮的跟仙女似的小媳妇。唐武先是一愣,误以为又是在梦中,不舍得将自己掐醒。而是跟以往一样,伸手想狠狠的抱住张舒曼。只是意外的,唐武感觉这次手梦最真实。
  不仅真切的感觉到,并且似乎还有温度。
  “曼曼,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梦了你这么多次。这次的你最漂亮,对不起,我可能要食言了。以后我允许你再找下家,不过,一定要比我各方面都好。最重要的是要跟我一样,一心一意,只要你一个。”
  深深的吸了口气,熟悉的香气让唐武无比的留恋。只是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被纳兰星那妖女所控制,身不由已。
  若是可以,唐武恨不得立刻便死去,也不愿意让纳兰星玷污分毫。
  “你确定要我再另嫁?”
  看着迷迷糊糊,明显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唐武。张舒曼松了口气,捕捉到唐武眼中的认真,张舒曼戏谑的反问。
  “你会说话?曼曼,你是真的,这不是在梦里。好痛,这是真的,我没有死,曼曼是你救了我对不对。”
  松开手,瞥见小媳妇灵动的眼眸里,闪烁着戏谑的幽光。唐武先是一愣,再看看四周,太过清晰,一点也不似平日在梦的模糊不清。灵光一闪,唐武猛然想到了什么。
  用力的狠狠捏了一把大腿,痛的眉头都打了几道死结。
  唐武这才敢真正相信,这真的不是在梦中。明白了这点,唐武更是激动的一把紧紧的拥住了张舒曼。生怕这只是泡影,埋首在张舒曼的颈间。感觉到体温,嗅能熟悉的体香,唐武一颗心这才有了踏实的感觉。
  “不是我救了你,还能有别的神仙打救你。你这次有本事了,上战场都能勾搭到女人。而且还是一国女将,迷的她神魂颠倒。史苍国这么多的男人不要,非你不可。为了得到你,连秘术都用上了。还想把我推给别人,真是胆肥了,你说这次我该怎么罚你。”
  故意板起了脸,张舒曼冷睨着唐武,咄咄逼人的指问。
  又想到唐武末了的那句,要找必须找个样样比他好的男人。张舒曼差点没憋住笑,破功。想不到唐武这家伙,还挺自恋的,装大方其实比谁都小气。但为了她着想,居然连这个问题都想到了。
  “嘿嘿,那个曼曼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以为?别生气,我错了,任打任罚我都受着。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曼曼谢谢你,辛苦的赶来救我。对了,纳兰星那妖女哪去了,这死女人居然用虫子控制我。”
  讪讪的笑了笑,听出张舒曼语气中的酸味。唐武高兴的同时,也怕小媳妇是真的生气,误会他跟纳兰星有暧昧。
  急忙将关系撇清,又想到纳兰星对他所做的种种。虽然当时不能动,其实唐武还是知道。想想这些天的折磨,唐武忍不住一阵恶心。
  这个疯婆娘,真是想男人想疯了。一个正经的女儿家,还没有婚嫁,居然想到了将他藏在自己的闺中。天天夜上抱着睡,不知羞的,甚至总喜欢往他身上乱摸一通。
  可惜当时他根本无法动弹,不然唐武真想将纳兰星的双手给剁成肉碎。恶心死他了,没有男人也不至于开放到这个程度。
  果然这史苍国的男女都够飙悍,让人吃不消。
  “少贫嘴,你这次是命大,好在小白知道这秘术的解法。不然,你哪能还有机会这样自在的笑。”
  摇了摇头,对唐武中的厌恶,张舒曼无语的嘴角抽了抽。
  “小白,小白是谁?”
  望着若大的帐子,唐武并没有发现还有外在人。对了,猛然想到了军中的规矩,小媳妇是怎么在军营里。不是说,营中女子不得进入,否则杀无赦。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张舒曼。唐武眼中尽是浓浓的好奇。
  随着唐武的话落,小白从张舒曼的手腕上探出了头。吐着腥红的蛇信子,似在跟唐武打招呼。
  吓的唐武倒抽一口凉气,惊愕的道:“曼曼,你说的小白,该不是会这条小白蛇吧?这是毒蛇,曼曼你养着,万一咬人……”
  “你才咬人。”
  小白自然是听懂了唐武话中的意思,不高兴的吐了吐蛇信反驳。
  可惜唐武压根就听不懂,说了也只是在浪费口舌。气的小白直瞪眼,只是又碍着唐武的身份,不敢拿唐武如何。
  “不会,小白聪明的很,你可别小看它。小白可比你厉害的多,要不是小白,指不定你现在还在纳兰星的手中。而且,解这秘术也全靠小白,算来,小白可是人的救命恩人。”
  虽然小白已经认她为主,不过心底里,张舒曼还是当小白是自己的朋友。看不惯唐武一脸戒备的样子,张舒曼不悦的眯起了眼。数了唐武几句,另外还不忘记夸赞小白的功劳。
  “它救了我,怎么救,曼曼你开玩笑吧。”
  困惑的望着小白,看样子这小白蛇是挺聪明的。金色的眼珠子骨碌碌的直转,只是,看着小白小小的个子,唐武还真想不明白。这小蛇何德何能,可以将他从纳兰星这个疯婆子手中救回。
  至于那秘术,又是如何解开。
  “就是我救的。”小白得意的抬起了下巴,等着唐武对它说感谢的话。
  瞅见唐武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小白气纠的想抽人。
  “谁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事实,小白的本事比你我都强。好了暂停这个话题,还是说说后天的约战。纳兰星被自己的秘术反噬,后天不知敢不敢应战。若是她敢来,我们就趁机一举拿下她。至于处置,你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压在心里的大石头消失了,张舒曼对纳兰星的约战,也轻松不少。加上狼牙棒的事,也找到了克制之法。
  又有她跟无邪老人助阵,若是这样都赢不了,那么胜下的战事。天龙国恐怕只有惨败的份,所以,这一战誓在必赢。
  纳兰星不来,她也会找纳兰星报仇。若是纳兰星敢带伤上战,那样更好,还省了她不少的事。这个恶毒又疯狂的女人,无论如何,都绝不能容。这秘术虽然有解决的办法,但玩虫子。
  在张舒曼的眼中看来,还是太过邪恶,令人不敢恭维。
  “好吧,我相信曼曼说的。交给我吧,这疯婆子缠了我这么久,还?算了,曼曼要是想给为夫报仇,那她就交给曼曼。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将史苍国的贼子打个落花流水,后悔不该进犯我天龙国。”
  对这小白蛇的能耐虽然质疑,但对自家的小媳妇,唐武却是无条件的信服。说什么,就是什么,再者唐武也相信,这事没有必定骗他。
  或许,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对上小媳妇那意味不明的目光,唐武心虚的别开脸。不敢直视,有些无措的改口,将纳兰星交给张舒曼处理。
  虽然这事本身,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想到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唇,都让那疯子都摸过用过。唐武就难受的像是长身找了痱子,想找个刷子,狠狠的搓去身上的一层皮。
  太可恨了,他的唇,他的身体。本该都是属于小媳妇的,纳兰星这疯子,竟然猥琐他。
  要是小媳妇知道了,定会生气。
  “行了,别心虚了,只要你还好好的。别的我都不介意,再者,我知道纳兰星根本不可能真正的拥有你。好好休息,那情虫在你脑子里留了一段时间,虽然是引出来了,但还是免不得,会有些损伤。”
  看着一脸心虚,像做错事的唐武。张舒曼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是这么小气,爱迁怒的人吗?
  “我错了,曼曼这么大度的人,怎么会记这点仇。我这就躺下,不过,曼曼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睡会。别恼,我只是单纯的想抱抱你,并没有别的意思。相信我,曼曼我想你了。”
  眼巴巴的望着张舒曼,唐武聪明的打起了同情牌。
  等了这么久,小媳妇好不容易又长大了一岁,而且变的这么漂亮。虽然不能做真正的夫妻,但在外人的眼中,落个实也是好的。
  女大十八变,他的小媳妇一天天的变的跟天仙似的。要是真正长大,岂不是天龙国第一美人也给靠边站。虽然美,但是唐武却更担心,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会不会跑出一大堆的男人跟他抢。
  还有就是,他真的很想很想,一直这样抱着。
  他太害怕了,怕这只是梦,一眨眼怀里漂亮温热的小媳妇又消失了。
  “好吧,怕了你了,不过只此一次。还有,不能做不规矩的举动,好好休息。看看你的脸色,还有身体几乎都瘦了一大圈。”
  看着唐武瘦下的脸,还有颓废的胡渣。让张舒曼看的忍不住心疼,这边关战事吃紧,又出了这样的事。
  这要是换成了普通人,恐怕早就精神崩溃了。想了想,张舒曼决定满足一回唐武的愿望,只为了能让他安心的睡个好觉。不过,又怕唐武多想,警惕的提醒了句。
  “小媳妇你答应了,太好了。你放心好了,答应你的事,我从不会食言。呵呵,那个这次的事只是意外,不会再有下次。曼曼快点上来,睡这,哎呀突然感觉好累,我睡了。”
  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打趣,唐武立马便想到的什么。
  心虚的打哈哈,敷衍过去。见张舒曼听话的躺在他身旁,唐武哪还按捺的住,手臂一伸。一把将张舒曼揽入怀里,装模作样的打了个瞌睡。便闭上了眼睛装睡,嘴角隐约可见兴奋的笑容。
  “装,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出事。我就把你关在家里,乖乖的当煮夫。”
  打量着耍懒的唐武,张舒曼好气又好笑的翻了个白眼。
  唐武的身体很暖,头枕在唐武的手臂上,让张舒曼感觉很有安全感。鼻间嗅到专属于男人特殊的体味,让张舒曼忍不住诱惑,也跟着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便真的熟睡了过去。
  “曼曼,小媳妇?”
  敏锐的感觉到怀里的人,呼吸变的轻缓,匀称。似真的熟睡了,装假睡着的唐武,陡然睁开了眼。
  灼热的目光打量着怀里的佳人,眼中尽是浓浓的宠溺。
  眼底闪过一抹异彩,想到了什么,唐武压低了声音。试探的喊了几声,确定没有反应,怀里的小媳妇真的熟睡了。唐武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灼灼的盯着张舒曼软软如棉红的红唇。
  俯下身,情不自禁的用自己的唇印下去。
  像是小偷一样,生怕吵醒了佳人。立马又闪电的移开,只是片刻后,又未见张舒曼有反应。唐武心跳顿时又忍不住再次快了几拍,反反复复,按捺不住又亲了几次。
  直到看到张舒曼蹙起了眉头,像是在抗议,唐武这才依依不舍的停下了偷亲的举动。
  嘴角的笑容都快咧到了耳根子上,唐武感觉幸福极了。恨不得时间就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小媳妇可以一直枕着他的手臂,一直安静的熟睡。
  定定的注视了张舒曼许久,直到眼睛都酸了。才甘心情愿的闭上眼睛,抱着张舒曼真正的睡着。
  小白探出了头,对唐武小偷的举动。一直清醒的看在眼里,不过知道唐武跟自家主人的身份。所以小白虽然知道,但却并没有提醒。而且,小白清楚的感应到,其实主人并没有熟睡。
  只是,却又任由唐武像做贼一样偷亲。虽然有些不理解,主人跟唐武明明是正正当当的夫妻,为什么还要这样偷偷摸摸。
  但是,只要是主人喜欢,小白也没有傻的去揭穿什么。
  也许,这是人类间的夫妻情趣也说不定,不是它们这些异类所能理解。
  而帐外,无邪老人却是等的头发都快白了,脖子更是差点没变成长颈鹿。走来走去,眼巴巴的等着两人出来。
  “怎么这么久,难道是出了差错。不可能,刚刚我明明听到里面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虽然心急想知道结果,但知道里面的除了是师傅。还有一个是师傅的相公,年轻人久别重逢,好不容易有个相聚的时间。有些亲密的举动也是正常,无邪老人识趣的没有进去打扰。
  只是,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吧。
  “无邪前辈,你在这里忙什么?”
  许志光看到无邪老人在外甥女的帐外转了十几圈,忍不住好奇的上前询问了句。
  “没什么,就是等师傅他们出来。情虫已经解了,照理说,师傅应该出来了才是。”
  摇了摇头,无邪老人道出心里的疑惑。
  “没事的,公主殿下本事大着,既然能将人轻松救回。又解了那什么秘术,想必不会有事。只是这么长的时间,夫妻间难得相聚。小别胜新婚,好好聚聚,说说话也是应该。走吧,无邪前辈我们过去跟大家喝一杯。”
  暧昧的笑了笑,许志光并没有点明什么。
  想到当看到这外甥女,突然出去一趟,便将失踪的唐伯长救回。许世光心里更是佩服的很,虽然不知道外甥女是怎么做到的。不过,以许志光对张舒曼的了解,就没有什么事能难得倒她。
  加上又从无邪老人口中听说,纳兰星下的什么秘术已解。
  眼下,许志光一点也不担心唐武有事,毕竟医仙的名号可不是说假的。
  想这些,还不如好好的计算计算,后天的一战该如何打。
  ------题外话------
  二更送上,求票,么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心里酸意
   甜蜜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一觉醒来竟然又过了一天。
  虽然这样紧紧的拥住彼此感觉非常的棒,但却因此错过了日常的相处。又让唐武感觉有些郁闷,没有跟小媳妇好好的说些甜言蜜语。
  身份的不同,加上又在军营中。即使是唐武平日再嘻皮笑脸没个正形,也不敢在大家的面前做出不矩的举动。简单的梳洗过后,唐武便与张舒曼出了帐子。路过还有在四周守着的士兵看到张舒曼的身影,立马恭敬的下跪行礼。
  “参见公主殿下,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平身,走吧,大家一定都等急了。”
  颔首点点头,眼尖瞥傻愣住的唐武,张舒曼这才想到她忘记了告诉唐武。他走后,家里发生的一连串的大事。骄傲如唐武,不知道他要是清楚了这些事,会不会打击的想吐血。
  辛苦打拼,约好三年之后给许她一个将军夫人的名号。
  结果八字还没一撇,反倒是她先给了唐武一个驸马爷响亮的名头。两者一比较,想想张舒曼都忍俊不禁想偷笑。
  公主?
  心悚的望着身边小媳妇,唐武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雷了个外焦里嫩。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好好在家里看诊治病的曼曼。突然成了传说中的公主,猛然想到他忽略了什么。
  若不是小媳妇身份特殊,恐怕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军营里。
  注视着笑的跟狐狸似的小媳妇,唐武脸黑了黑。聪明的立马想到,在他不家的这段时日里。家里肯定又是发生了不少的大事,只是小媳妇是不是太能干了。成了名医就算了,一转身,摇身一变居然连公主都当上了。
  那他承诺的三年以将军梦,似乎变的没有吸引力。因为唐武知道,就算是真的成了将军,也拍马不及。
  公主,那可是正经八百的皇室一员,满朝的文武。就算是再高的官,一如相爷,也不过只是皇家的一员下属。
  “好了别瞪眼了,回头我再跟你说怎么一回事。在你走后,家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我慢慢的再跟你细细道来。”
  捕捉到唐武眼中的复杂,还有淡淡的失落。张舒曼展颜一笑,安慰的主动握紧了唐武的大掌。
  “嗯,曼曼越来越能干了,相公我被打击到了。是该好好的跟我说说,我家的小媳妇,怎么就成了公主了。”
  紧紧的回握着小媳妇软软的纤纤玉手,生怕下一秒张舒曼便会不见。小媳妇这么能干,让唐武感觉颇有压力。倒不是妒忌或者是自卑,只是怕这么优秀的曼曼。他会守不住,让人给抢了去。
  只有这样真切的感觉到曼曼,眼中也有他的存在。唐武不安的心,这才稍稍的缓过来。不管如何,小媳妇又有了什么样贵不可言的身份。只要她还是他的小媳妇,不管怎么变都没关系。
  定下心神,唐武坚定着,以后一定更加倍的努力。
  不能拖后腿,但最起码的唐武想在外人的眼中看来,他是衬的上。
  “贫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前一段时间。皇上认我为义妹,封为平安公主。还有就是,朝中的兵部尚书许雁良是我的外公,军中的许志光将军是我舅舅。所以,你要好好努力,我看好你,驸马爷?”
  简单的一语带过,对这些事,张舒曼并不想瞒着唐武。当然,也不想给唐武太多的压力,所以,便以半开玩笑的方式告诉了唐武。
  “义妹,许大人是曼曼的外公,那你娘岂不是?”
  倒抽一口凉气,唐武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的小媳妇。明明只是乡下的一个毫无身份背影的丫头,短短的时间。竟然冒出了兵部尚书的外公,而且还成了皇上的义妹。
  嘴角抽了抽,唐武真不知该感谢自己的狗屎运,从沙粒出掏出了金沙。还是该无奈,就算他回到本家,也无比再跟小媳妇比较。
  幸运的是,唐武看的出来,不管小媳妇的身份再怎么变。都没有要嫌弃他的意思,眼神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即使是没有真正的爱上,但却也是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然,也不会因为他这里出了事,不惜辛苦的赶来救他。
  对此,唐武已经心满意足,相信只要他好好努力。一心的对曼曼,总有一天定能走到她的心里。
  “嗯,我娘就是当年许家走失的女儿。”
  点点头,张舒曼对这些所谓的家丑,也并没有隐瞒。
  “师傅,你可算是出来了,看样子师公身体恢复的不错。”
  瞅见张舒曼的身影,无邪老人立马丢也了许志光等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迎了上接,一句师公,瞬间把在场的所有人雷到不行。
  师公?
  而作为当事人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