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68部分

,消受不起。”
  “嫁了人,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没有关系,只要你答应留下来,没有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宝贝,只要你愿意,在这里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绫罗绸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震惊过后,庄文泽依旧没有死心。
  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迷雾岛的神秘。除了本岛的人,一般外人根本无法到此,只要将她留在了岛上。还怕得不到眼前这位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思及些,庄文泽收起了眼中的怒火。
  脸上重新扬起了笑容,微眯着眼诱哄着。
  痴迷的盯着张舒曼冰肌玉骨,找不到丝毫瑕疵的脸庞。有些失控的伸手,想摸摸是不是如想象的那么嫩滑。只是庄文泽没有想到的是,美人从来都是多刺,不是那么好得到的。
  手还未触摸到张舒曼的脸,手上便多了数枚银针。
  一阵麻痛过后,庄文泽感觉整条手臂像是被火给烧着了一样,疼痛难挡。脸色微变,庄文泽震惊的将银针取下。灼灼的望着张舒曼,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佳人一手银针如此可怕。
  几乎是伤人于无形,连他都没有察觉到她是怎么出手。
  而且对丨穴位的控制,更是精准的让庄文泽有些毛骨悚然。目光与张舒曼森寒的眸子对上,捕捉到其眼中嗜血的杀机。庄文泽倒退一步,失控的打了个战栗,一种莫名的恐怕袭上心头。
  危险!
  庄文泽脑海中闪过两个字。
  “这是警告,再靠近一步,胡说八道我不介意直接要了你的命。让你死无全尸,还有别再用你那恶心的眼睛盯着我看。那样会让我忍不住想,将你的眼睛挖出来喂狗。凭你,还不配有资格碰我的一根寒毛。”
  冰冷的眼眸如刀子,无情的睨视着庄文泽。那不怒自威,上位者的气势显露无疑。不仅是庄文泽,就连庄清燕跟陈腾飞等人,也是瞬间被震慑住。
  作为当事人的庄文泽,更是被张舒曼话中的恶毒,吓的脊背直冒冷汗。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注视着张舒曼,惊惧的质问。
  “你,你是谁?”
  能轻而易举的伤了他,那怕事先是他没有防备。但是,以足以提醒了庄文泽,眼前的佳人是有毒,轻易碰触不得。否则,将会是致命的。
  “哼,白痴,现在还才想大意了。这位是我的师傅,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老夫。”
  抢在张舒曼的前头,无邪老人得意洋洋的炫耀。仿佛有这么一位牛叉的师傅,是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
  师傅?
  目光移向无邪老人,不看不知道,仔细一看吓了一大跳。拧紧了眉头,有些不太敢确定的道。
  “你,你是圣手门的医毒圣手,无邪前辈?”
  惊愕的望着一脸骄傲的无邪老人,庄文泽脸上闪过一抹不太确定。
  “如假包换。庄文泽你胆子不小,连老夫的师傅主意也敢打,胆大包天了。当我圣手门没人了,老夫都站在这里半天了,竟然连眼角都没看一眼。还真不知道,迷雾岛的人高傲到这种程度。”
  对庄文泽的震惊,无邪老人很是得意的抬高了下巴,不屑的讥讽。
  圣手门的医毒圣手还有师傅,而且还是一位极其年轻的小丫头?
  听着一连串心悚的消息,在场的每个人。除非是一早就知道,皆是震惊的瞪直了眼睛,嘴巴张的都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
  至于庄文泽更是想晕倒,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清燕这贱丫头,离岛了一趟,不仅没有命丧在外。反而还找到了有力的靠山还击,怪不得能从杀手盟的手中逃出生天。
  而且,还悄然无声的回到了迷雾岛,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阴沉着脸,庄文泽此刻已然没有了欣赏美人的心思。一张脸黑的足以媲美锅底,恨不得将庄清燕给生吞活剥了。
  “二叔,别装了。这些年你在我的饭菜里下毒,又派杀手一再的刺杀。看在你是我的二叔,清燕可以饶你一命。不过,必需废除武功,自断经脉。并且驱除迷雾岛,永世不得再回迷雾岛。”
  女人总是容易念旧情,在庄清燕的眼中。不管庄文泽再无情,那也还是她的二叔。愿意放庄文泽的一命,但却给出一定的惩罚。
  虽然轻飘飘的几句话,但对一个痴迷武艺的江湖中人而言。废除了武功,就跟变成了一个废人没有什么区别。
  “呵呵,清燕是二叔的好侄女,竟然伙同了外人对付自家人。现在还想将二叔赶出迷雾岛,世上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别以为请了几位江湖中的前辈,便想翻身做主。告诉你,没有那么容易,逼急了二叔,二叔不介意大家一起鱼死网破。”
  话说到这个份上,庄文泽干脆也不装了。撕破了脸,阴冷的瞪着庄清燕,若是眼刀子可以杀人。
  此刻庄清燕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庄文泽秒杀。
  一个臭丫头,有什么资格成为迷雾岛的岛主。还想骑在他头上,想都别想。
  “二叔,你别太执迷不悟,若是二叔坚持那清燕只能当没有二叔这个亲人。”
  捕捉到庄文泽眼中的狠戾,庄清燕心顿时沉到了谷底。但却也没有退让,只是令庄清燕有些失望的是。岛主府内的不少护卫都在看着,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驳二叔。
  看来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岛上真的发生了不少的事。这些人,恐怕全被二叔换成了他的亲信。
  “二岛主,你真的想反了不成?”
  看到这一幕,柳习晨有些心痛的质问。
  “可笑,不反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再屈居这个死丫头之下。来人给本岛主拿下她们,死活论。”
  冷笑一声,庄文泽不为所动的睨了一眼柳习晨。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杀气,陡然大声厉喝。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人质威胁
   “是,主子。”
  一经得令,岛主府上的众多护卫立马火速的站了出来。抽出武器便攻击众人,其中包括身为岛主的庄清燕也没人例外。
  “张小姐怎么样,要不乖乖的从了我。只要你听话,之前允诺你的事,我可以统统答应。”
  举剑对准了张舒曼,庄文泽竟然贼心不死的诱哄。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张舒曼,本以为眼前突如其来的惊变,可能震慑住张舒曼。只可惜令庄文泽失望的是,张舒曼不仅没有丝毫的害怕。
  反而一脸不屑的睨了一眼庄文泽,仿佛在看一个跳梁的小丑。
  “笑话,你凭也配,不知死活。不教训教训你,还真以为在这小小的迷雾岛,当了个二岛主。坐井观天,就以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的霸上。”
  素手一挥,未给庄文泽躲闪的机会,张舒曼的银针再冷精准的没入了庄文泽的体内。
  痛的庄文泽惨叫一声,手中的剑差点掉落到了地上。
  “该死,你敢?”
  脸色微变,庄文泽没有想到张舒曼么强。在他有所防备的时候,竟然仍可以轻而易举的伤了他。运功将想没入体内的银针逼出,只是庄文泽吐血的发现,根本没有用。
  胸口一股钝痛传来,庄文泽吃痛的狠狠吐了一口鲜血。显然,是被反噬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二叔,你赢不了张姑娘的,还是投降吧。还有你们也是,念在大家都是迷雾岛的人。只要你们真心悔过,认清自己的身份。我可以既往不咎,给大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看到张舒曼轻易的便拿住了二叔,庄清燕脸上闪过一抹喜色。
  看着不断涌来的大批护卫,若是凭着她一个人之力。绝对是拿鸡蛋在砸石头,不过,有了张姑娘还有无邪前辈的加入,庄清燕相信一切都不是问题。
  再者,还有实力已经超出了凡人的小白,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是做为一岛之主,庄清燕并不希望看到岛上的人因为这事惨死。
  活着的人才是根本,是迷雾岛的希望。想了想,庄清燕忍不住高声的劝说道。
  “闭嘴,你以为凭你们四人之力,就想击垮我。没有那么容易,大家一起上,我要她们统统不得好死。”
  抹去嘴角的血迹,眼中的异彩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杀气,盯着张舒曼的目光更是变的不善。
  大喝一声,庄文泽将体内的银针先放置一边,决定能将大家拿下再说。
  “张小姐这是你自找的,既然如此,那便留你不得,受死吧。”
  手中的剑如灵蛇直扑张舒曼的胸口刺去,想要张舒曼的命,显而易见。
  “哼,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看着杀气腾腾冲她扑来的庄文泽,张舒曼不屑的冷哼一声。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很干脆的收起了银针,飙悍的直接用手去接剑。
  五指成爪,在庄文泽惊愕的目光下,直接用手握住了锋利的宝剑。
  庄文泽被张舒曼大胆的行径吓了一跳,以为眼前的佳人是不是疯了。又或许是自大过头了,认定他不会伤害她。妄想继续用美人计迷惑他,微恼的瞪视了一眼张舒曼。
  眼尖捕捉到张舒曼眼中的淡定,似一点也没有将手中锋利的剑放在眼里。
  脸黑了黑,庄文泽微怒的低喝:“张小姐你好大的胆子,别以为我不敢伤你。美人只要我想,多的是,像你这种带刺的美人不要也罢。”
  用力的抽剑想借此绞断张舒曼的手,只是庄文泽吐血的发现。一切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剑在对方的手中稳若泰山。任凭庄文泽使出了吃奶的劲,愣是无法撼动半分。
  “主子?”
  “张姑娘?”
  看到这骇的一幕,在场的众人也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错愕的望着张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人如此的大胆。
  敢用娇嫩的手去接剑,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真成了。
  锋利的宝剑不仅没能伤害到她分毫,反而是拿着剑的二岛主。使劲憋的脸都涨红了,愣是没能动弹分毫。这诡异的一幕,让人想不震惊都难。
  都是什么武功如此可怕,难不成,这眼前如仙女似的姑娘还是刀箭不如。
  对了,她是无邪前辈的师傅,指不定是真的。别看着年轻,可能是年纪一大把的老奶奶,只是驻颜有术。
  柳习晨瞥了一眼张舒曼,若有所思的暗忖。只有这样想,柳习晨才能觉得一切变得合情合理。
  原本的猜疑,变成了肯定,对张舒曼的态度也瞬间变成了恭敬。这样的绝世高人,不是他们这个层次能想象的。
  “你,不、这怎么可能,放手。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术,我不相信你的武功能比我高?”
  瞪大了眼睛,庄文泽不敢相信的质问。
  “笑话,自己技不如人,还没脸成认了。”
  捕捉到了庄文泽眼底一闪而逝的惊慌,张舒曼无朗的抿唇一笑。手看似随意的一拧,便却轻易的将庄文泽向来宝贝的剑,给硬生生的拧成了一坨废铁。
  铛的一声,剑断成了二截。
  “天啊,主子的龙鳞剑断了,竟然是折断了?”
  倒抽一口凉气,不仅是庄文泽的爪牙。就是庄清燕跟陈腾飞,看到这可怕的一幕,也是抽气不已。呆愣的望着地上被硬生生的揉成了一团废铁的剑,再看看完好无损,连道血痕都没有留下的手。
  只觉认识混乱一片,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这得是多恐怕的力量,能才做到如此地方。这手看着柔弱,难不成是练了什么铁沙掌,又或者是戴了刀枪不入的天蚕丝手套。不然,怎么可能一点事也没有,简直是超出了人的想象。
  “我的剑,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手中只剩下半截的断剑。庄文泽半响也不敢相信,这个眼睛所见的事实。
  看着脸上还带着笑,一脸无害的张舒曼。在庄文泽的眼中看来,再也没有了前一刻的仙气,反而像是恶魔在招手。戒备的眯起了利眼,眼中的杀气更甚。
  直觉的,若是与眼前的女人为敌,恐怕难有胜算。
  怪不得,庄清燕这个贱丫头这么大胆,仗着几个帮手。便敢嚣张的在他面前放言,原本还以为是清燕这笨丫头没脑子。现在看来,恐怕是真的有恃无恐。
  眼前的人,绝对是可怕的对手。
  “住口,休得诬蔑师傅。”
  未等张舒曼出手,对张舒曼已是盲目崇拜的无邪老人第一个不接受庄文泽的话。身形一晃,只见一道残影闪过,啪的一声。
  不给庄文清反应的时间,果断的,狠狠赏了庄文泽一个响亮的耳光。眼中嗜血的杀气,仍直瞪着庄文泽。
  若不是想到庄文泽是庄清燕的目地,无邪老人是绝不会放过庄文泽。
  污蔑师傅的人,都该死。
  “二岛主?”
  大护法也正好赶了过来,看到这惊人的一幕,也是震惊的愣在了原地。没有想到岛主这次来的援手,居然一个个都哪此不凡。
  连武艺高强的二岛主都无力抵抗,只有挨打的份。
  不愧是名震江湖的医毒圣手,果然是非比寻常。
  “该死的,你敢打本岛主?”
  捂着火辣辣刺痛的脸,庄文泽怎么也没有想到。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居然被人给打了一个耳光子。对上无邪老人布满杀气的目光,庄文泽呼吸一窒。
  再想到无邪老人可怕的使毒手段,更是忍不住心生惧意。只是为了尊严跟面子,又不得不死鸭子嘴硬的厉喝。
  “打的就是你,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二岛主。居然敢对师傅不敬,要不是事先答应了,将你交给庄清燕处理。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可活。师傅,一巴掌你觉得够不够解气,要是觉得不够,弟子再多赏几个。”
  无视庄文泽气的喷火的目光,无邪老人狗腿的献宝。
  看着这前后不搭的语气,仿佛他只是砧板上的肉,随时可以任由人宰割。
  庄文泽气的顶头都快冒烟,肺也快炸了。这种直白的羞辱,火辣辣的是在打庄文泽的脸,告诉所有人他的无能。
  “二叔,别再执迷不悟。不然,若是惹怒了张姑娘还有无邪前辈没人能救的了你。”
  庄清燕的一句好心劝说,不说还好。这话一出,更是气的庄文泽当场喷了一口老血,将庄文泽打击的彻底。
  “你,清燕你真是好样的,不过。要是你以为这样便可以对付二叔,那你就错了。告诉你,岛主之位只能是我的,你最好是听话将令牌交出。不然,受苦的只会是你娘,来人将夫人带过来。”
  咬牙切齿的狠瞪了一眼庄清燕,哪怕知道胜算不高。但庄文泽仍旧没有要认输的意思,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什么,庄文泽暗暗庆幸,好在他早有准备。算准了这贱丫头敢回到岛上,必定是有什么依仗。
  “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是要对娘还有子然动手。你怎么敢,要是你敢伤娘本根头发,我不会放过二叔。”
  ------题外话------
  中秋快到了,有没有假放啊~
  
第一百四十八章 阴谋诡计
   庄清燕震怒的盯着庄文泽,满脸不敢置信的质问。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劝你最好是乖乖的认降。交出岛主的位置,不然,就别怪二叔心狠手辣。”
  看着一脸紧张的大侄女,庄文泽心里暗喜。但面上却不显,他就知道只要拿住了这贱丫头的软肋,还怕她会不乖乖的投降。
  冲身旁的属下使了个眼色,很快楚夜蓉便被带了出来。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更是让庄清燕看的直冒冷汗。
  “清燕,清燕救我,文泽你怎么能这么做?”
  楚夜蓉一脸惊慌的望着庄清燕,楚楚可怜的低唤。
  “娘,娘你怎么样了,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娘不用怕,清燕在这样,绝不会让二叔伤害你。二叔你别做的太过分,赶紧放了娘,不然我不会放过二叔的。”
  看着那晃眼的刀子,庄清燕心头一震。生怕庄文泽会一声令下,真的要了楚夜蓉的命。愤恨的瞪着庄文泽,怒不可支的警告。
  “放了她,可以,我不是说过了。只要你交出令牌,将岛主之位交给二叔,一切都好说。”
  看着目露惊慌的楚夜蓉,演的活灵活现。庄文泽对此很是满意,怪不得这么多年,能将大哥一家骗的团团转。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异样,反而死心塌地的维护。
  “清燕,清燕别怪娘,救子然,不能让子然出事。”
  捕捉到了庄清燕眼中的犹豫,并没有立马便乖乖的将令牌交出。楚夜蓉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不过很快便敛去,快的令人无法捕捉。
  红着眼眶,慈爱的望着庄清燕道。温柔似水,令人不忍伤害,更是让庄清燕自责不已。
  “娘,娘你别怕,清燕会救你,也不会让子然出事。二叔放了娘,令牌可以给你,不过你得答应绝不对为难大家。”
  想到弟弟的安危,庄清燕顿时心乱如麻。失去了冷静,更没有思索其中的破绽。爽快的便答应了,将令牌交出。
  反正从一开始,庄清燕对这个岛主之位,并不感兴趣。只是爹临终突然交托,才不得不接下了这个岛主之位。
  “很好,那么现在将令牌拿过来。只要见着了令牌,二叔便放了你娘,以后也绝不为难你。”
  听到庄清燕识趣的松了口,庄文泽很是满意的勾唇得意的一笑。没有想到一切得来不费功夫,与楚夜蓉相视了一眼,交汇着彼此都懂的心思。
  若是一开始知道庄清燕这臭丫头这么好骗,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白白的浪费这么多的时间,还是银子。
  “清燕,不可。”
  收敛嘴角隐约可见的笑容,楚夜蓉装模作样的劝说着。但心里却是急切的盼着,让庄清燕赶紧识趣的将令牌送上。
  那只知道天天沉迷武功的老东西,太不识趣了。居然撞破了她跟文泽的好事,知道子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临死,还想到了将岛主的位置传给这个贱丫头,而不是给她的儿子。
  辛苦装了这么多年,楚夜蓉怎么甘心失败。待一切事成,她一定让庄清燕这个有眼无珠的白痴好看。
  张舒曼视觉可不是一般的敏锐,对楚夜蓉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能清楚无比的尽收眼底,自然也没有错过了楚夜蓉眼中一闪而逝的异极。加上也看到了楚夜蓉跟庄文泽打眼色,更是让张舒曼对楚夜蓉想不怀疑都难。
  正常而言都是子承父业,为什么这前岛主去逝。不是将岛主之位传给儿子,或者直接暂时的交由主母打理。
  再看楚夜蓉的打扮,实在不像是被收押过的样子。气色好的很,而且,看着楚夜蓉的样子在张舒曼眼中看来。有点像是做秀,假得很。
  也就是庄清燕当局者迷,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眼尖看到庄清燕真的脑子一热,竟然想将令牌交给庄文泽。借此想救回楚夜蓉,张舒曼脸色微变,大声的喝止。
  “等等,别将令牌给他。”
  冲无邪老人使了个眼色,趁着大家愣怔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楚夜蓉从对方的手中救了出来。
  “该死,你们竟敢声东击西。清燕你是不是忘记了,还有子然在二叔的手中。将令牌交出来,否则别怪二叔翻脸。”
  铁青着脸看着眼前陡然出生的一幕,再对上张舒曼那似笑非笑。像是能看穿一切的目光,庄文泽脸色微变。狠瞪了一眼张舒曼,恼羞成怒的警告。
  “娘,你没事太好了。二叔,你别再执迷不悟,要是你敢对子然不利。就是毁了迷雾岛,清燕也绝不会让二叔得逞。”
  欢喜的拉着楚夜蓉的手,庄清燕脑子总算是稍微清醒了些。没有再急晕头,眼底闪过一抹恼悔。她怎么可以怀疑张姑娘跟无邪前辈的实力,救回娘还有弟弟一定也不是难事。
  “娘没事,不过子然、子然他。清燕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救救子然,要是他有个三长二短的,娘也不活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让楚夜蓉微愣了愣。瞥了一眼在场眼生的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女儿还有这个本事。请来了几个了不得的高手,轻易的便将她救了出来。
  只是,想到刚刚差一点就成了,让楚蓉夜望着无邪老人的目光。忍不住掠过一抹怨恨,垂下头,很快又掩饰好。
  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哗哗的往下落。微红的眼眶,令庄清燕也忍不住受感染的,担心起庄子然的安危。
  “哼,是吗?看来清燕是一点也不担心子然的安危,也是,清燕看来也是对岛主的位置情有独钟。舍不得交出来,巴不得子然出事,这样你便能彻底的独占迷雾岛的岛主之位。是不是,真想不到,最毒妇人心这话果然是说的不错。”
  直视着庄清燕的目光,庄文泽丝毫没有将庄清燕的警告放在心上。阴沉着脸,不客气的冷嘲热讽。
  “你,二叔休得胡说,我没有。”
  被庄文泽一激,庄清燕立马又乱了方寸,急切的反驳。
  悄悄的瞄了一眼楚夜蓉,像是生怕楚夜蓉误了她。舍不得将出令牌,就不是想让弟弟长大后当岛主。身为女儿家,总是要嫁人的,这位置早晚是要交给弟弟。虽然爹临终没有交待,但是这最基本的常识庄清燕还是不会忘记。
  岛上的一切,将来都该是由弟弟继承,而不是作为女儿的她。
  “二叔有没有胡说,清燕自己心里清楚。不然,为什么顾不子然的命,也坚决不愿意将岛主的位置交出。可笑,大嫂,看来这些年你都疼了一个白眼狼。不知感恩就算了,还想着推大嫂还有子然下水。”
  庄文泽继续火上添油的讥讽着,字字刺庄清燕的心窝。
  吃准了,庄清燕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张舒曼冷眼旁观,看着得意洋洋的庄文泽。直觉的感觉有异,对了,若是真心拿庄子然威胁,怎么到了这一刻也没有将他捉来。灵光一闪,张舒曼聪明的猜到,这其中必定是有猫腻。
  打开了异能,张舒曼透视着整个岛上府。很快便顺利找到了一个长相精致的小男孩,看着跟庄清燕有二分相似。但眉宇间,却跟庄文泽有六成的相似。
  并没有任何人囚禁,反而还有丫环跟小斯小心翼翼的看护着。好吃好喝,还有人陪着玩闹。
  嘴角微扬,看到这一幕,张舒曼并没有点破什么。而是继续好奇的看着事情的后综,想看看这庄文泽的葫芦里面。到底都在玩些什么把戏,再不动声色的睨了一眼楚夜蓉。
  傻子也看出来,这其中必定有鬼。
  家丑不可外扬,无邪老人并不关注谁做岛主。也没有理会谁算计了谁,只要将承诺过的千年黑珍珠还有万年的血珊瑚送上便可。
  “清燕,你真的是这么想的,连子然都不想顾了。就为了一个岛主之位,我怎么这么命苦。一心一意的拿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没有想到,清燕却是这样无情。你怎么舍得,就算子然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也是你同父异母的血亲。若是你爹在天有灵听到了,该有多失望。”
  未给庄清燕开口辩解的机会,楚夜蓉便抢先字字血泪的哭诉。
  仿佛庄清燕真的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逼的庄清燕更是心乱不已。
  不断的摇头,表示否定。
  “不,我没有,娘你相信我。清燕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你就是我娘。子然就是我的弟弟,清燕怎么可能会不管子然的死活。娘你相信清燕,子然一定不会有事的。张姑娘,求你救救我弟弟,只要能将子然救出来。这个岛主之位,我可以让给张姑娘。”
  被庄文泽伤透了心,对自家二叔的狼子野心,庄清燕算是彻底的寒了心。不愿意将令牌交出,又想弟弟平安无恙。
  想了想,最终庄清燕干脆狠了心,直接将迷雾岛做赌注。借此希望能将弟弟平安的救出,哪怕是失去所有,也绝不便宜了二叔。
  将岛主让给外人来做?
  对庄清燕突如其来的决定,让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愣。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最后赢家
   “什么,你疯了,竟然想将我们庄家的岛让给一个外人来当。”
  震惊过后,庄文泽吃人似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庄清燕,厉声指责。
  “清燕,你怎么可能这样,难道你忘记了你爹临终的话。一定要好好守护好迷雾岛,若是迷雾岛成了别人的。你让娘还有子然以后怎么办,难不得流落在外不成。”
  楚夜蓉也没有想到庄清燕会做出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也是吓了一大跳。震惊过后,变成了惊慌。指责的目光盯着庄清燕,气岔的低喝。
  眼尖又悄悄的睨视了一眼张舒曼,看着美丽的连百花都失色的女人。眼底便忍不住闪过一抹浓浓的妒忌,特别的知道连心上人都对其有意思。还想娶对方为妻,更是让楚夜蓉对张舒曼心生敌意。
  只是碍着对方武功高强,连庄文泽都不是对手。不得不收敛了心里的熊熊妒火,迅速的收回了目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夜蓉总觉得对方的目光有些诡异。好像是看穿了什么,让人感觉莫名的心慌。
  “不是,娘,迷雾岛不给交给二叔,二叔太过分了。要是将迷雾岛交给二叔,早晚会将大家给害了。娘,就算是没有了迷雾岛作为安身之地,清燕也会保护您跟子然衣食无忧。”
  摇了摇头,庄清燕试着解释着,仍旧没有发现楚夜蓉有任何的不妥。
  “凭你一个小丫头,空口说白话。没有了迷雾岛做后盾,你什么也不是,还想保护你娘还有子然。真是痴人说梦话,在我看来,你就是执迷不悟。铁了心,想将迷雾岛占为已有。舍不得交出来,何必装着孝顺的样子。”
  火上添油,庄文泽是绝不允许辛苦准备的种种,最后却成了为他人做嫁衣。若是这迷雾岛的令牌,交到了圣手门的手中。凭他一已之力,再想抢回,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对上张舒曼那意味不明的目光,庄文泽呼吸一室,
  “二叔你胡说,娘你别听二叔鼓吹。迷雾岛交给二叔,还不如交给张姑娘,而且我相信张姑娘一定可以将弟弟救出来。张姑娘,这是迷雾岛的令牌,我将它送给你。请、娘你干什么,为什么抢令牌。”
  庄清燕将令牌从怀里掏出,正想将它交到张舒曼的手中。
  压根没有发现,在她拿出令牌的一瞬间,楚夜蓉眼中一闪而逝诡异的异彩。出手如闪电,趁着庄清燕不备,轻易的便将令牌抢了过去。
  即使是到了这一刻,庄清燕还是相信着楚夜蓉。依旧没有想到楚夜蓉其实本就是跟庄文泽狼狈为奸,一切只是一出设计好的诡计。
  “为什么,难道现在你还不懂吗?你跟你爹一样,真是个不长脑子的傻蛋。文泽看令牌我给你抢过来了,你收好,答应我做了迷雾岛的岛主。就得娶我为妻,而且让子然做下一任岛主。”
  将令牌交到了庄文泽的手中,楚夜蓉不忘记提醒了句。生怕庄文泽后悔,脸上的伪善随之消失。看着庄清燕的目光,变成了浓浓的讥讽。
  像是看在一个傻瓜,被骗的彻底,还傻乎乎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随着楚夜蓉的话一出,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了异样。
  作为当事人,被讥讽的一方,庄清燕更是僵在了原地。眼珠子瞪的比牛眼还大,愣愣的望着楚夜蓉,满眼的不敢置人。
  从小对她照顾有加,拿她当亲生女儿对待的娘。竟然一直都是在骗她,褪去了伪装。那如刀子讽刺的表情,让庄清燕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一样。痛的呼吸都感觉无比的钝痛,怎么也不敢相信。
  从小到大,原来她都是被人当傻子在耍着玩。
  “当然,宝贝我还能骗你不成。做的很好,不愧是我的女人。”
  激动的接过了令牌,确定了无异,立马小心翼翼的将令牌收好。看着血色全无,被打击到的侄女。
  庄文泽没有一丝的同情,眼中只有浓浓的嘲讽。
  一切怪只怪这死丫自己不长眼,识人不清,怨不得谁。
  看着如小鸟依人,笑眯眯的依在二叔怀里的娘。庄清燕更是气的眼眶发红,死死的瞪着楚夜蓉,怒不可支的厉声大吼。
  “真的是?”
  柳习晨还有许多不知情的护卫,以及远远观看的丫环们。看到这令人惊骇的一幕,皆是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
  眼珠子都吓的快掉了一地,谁也没有想到。平日里看着端庄的夫人,会跟二岛主有一腿。简直是晴天霹雳,看着被骗的岛主,无不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这么多年,一心一意的拿夫人当亲娘敬着。
  “不,怎么会这样,娘,不、贱人原来你一直骗我跟爹。竟敢背着爹,跟二叔乱来,给爹戴绿帽。你怎么敢,子然是不是二叔的孩子,你怎么能在这么无耻。”
  赤红的眼眶似快要滴出血来,看着这一幕,庄清燕气的差点没忍住。冲上去将背叛爹的楚夜蓉还有二叔给活活撕了,更可恨的是,这恶毒的女人还有脸说爹没长脑子。
  “庄小姐?”
  陈腾飞看着气的不轻的庄清燕,担忧的蹙起了眉头。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剧情会这样惊变,只是家丑不可外扬。
  作为一个外人,想了想,到嘴边的劝说又咽了回去。
  至于无邪老人还有张舒曼,则是看的津津有味。看着乐的嘴巴都快翘到了耳根子上,以为得到了令牌。便能翻身主做的楚夜蓉跟庄文泽。觉得俩人就像一对白痴,难怪能混到一块。
  令牌在手又如何,只要她们想,随时可以重新将令牌硬抢回来。
  这么早早的自己暴露了一切,实在傻的可以。
  “你还不笨,还想到了这点。没错,子然是你二叔的孩子,并非你爹的种。你爹这个老不死的,发现了子然不是他的儿子。这才便宜了你,临死竟然还撑着一口气,将岛主的位置让给你。不然,我们何需再绕了一大圈子。”
  反正都撕破脸,到了这一刻。楚夜蓉很干脆的没有再掩藏。落落大方的承认一切始末,眼中的厌恶,再次深深的刺激到庄清燕。
  猜到是一回事,但亲耳听到对方承认。唯一的弟弟,竟然也是假的,而是二叔跟这毒妇的野孩子。让向来疼爱庄子然的庄清燕,怎么不寒心。
  失神的倒退二步,庄清燕呆愣的僵笑两声。突然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责怪自己的无能。这么多年了,居然一直都未曾发现这毒妇的真面目。甚至,还傻傻的拿对方当亲娘,真的是蠢的无药可救。
  若是她能早发现,或者一切就不会发展现在这一步。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哗哗的往地上滴落。庄清燕惨白着脸,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憎恨。
  “你们,你们真令我感到恶心。二叔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你们会不得好死,就算是死了也会下十八层地狱。”
  咬牙切齿的瞪着楚夜蓉那恶毒的脸,还有庄文泽那兴奋的笑容。庄清燕下唇都被咬的溢出了血丝,双手也握成了拳,尖利的指甲更是深深的刺入了肉中。
  尖锐的痛感,让庄清燕找回了一些理智,但仍旧让庄清燕无法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下地狱,是吗?二叔等着,就是怕阎王不收,倒是你。失去了一切,二叔想要你的命,送你跟你爹团聚轻而易举。”
  对上庄清燕那愤恨的目光,庄文泽丝毫没有被吓倒,反而得意洋洋的反讥。
  “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以为抢到了令牌。就可以高枕无忧,真的蠢的无药可救。庄丫头,令牌我帮你抢回来,不过别忘记了之前许诺的东西。千年黑珍珠还有万年的血珊瑚。”
  没给庄清燕回话的机会,还有庄文泽想明白个中原因。
  无邪老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出击。
  庄文泽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怀里还没有揣热的令牌便被无邪老人给抢了过去。握在手中晃了晃,提示庄文泽的无能。连到了手的令牌都没能护住,还想做这迷雾岛的岛主,尽做白日梦。
  “令牌,该死你敢抢我的令牌。混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一起上。给我将令牌抢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看着无邪老人手中的令牌,庄文泽气的眼珠子都快喷火。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点,这好不容易才骗来的令牌。眨眼间,又成了别人的东西。恶狠狠的瞪着无邪老人,庄文泽如震怒的豹子,气急的咆哮。
  “令牌?”
  楚夜蓉还有其余的众人也是一愣,完全都没有想到,事情会瞬间又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相较于楚夜蓉的变脸,庄清燕却是欣喜的眼中重现亮光。看着无邪老手中的令牌,又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张舒曼,眼中尽是浓浓的感谢。
  不管这令牌到了谁的手中,只要别是二叔还有那毒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