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69部分

得逞便可。
  至于其他的,她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该死的,千万要将令牌抢回。”楚夜蓉急的干瞪眼,咬牙低咒连连。
  
第一百五十章 至死不悔
   “想抢?不自量力,庄丫头现在还要不要再手下留情。”
  看着扑来的众人,无邪老人还不忘记好心的再询问一句。免得到时开了杀戒,反倒又责怪起来。
  “无邪前辈,不用再考虑我的感受。这些无耻之人,死不足惜。”
  狠下心肠,庄清燕眼中也是杀意沸腾。举剑眼皮都不带眨一下,便冲袭来的对手刺了过去。
  令庄清燕都没有想到的是,看着柔柔弱弱的楚夜蓉,竟然也隐藏了武功。身手甚至在庄清燕之上,捕捉到楚夜蓉眼中的得意,庄清燕觉得更是刺眼。这些年,都被人当傻子耍的彻底。
  “这是我迷雾岛自家的事,张小姐何故掺上一脚。难不成,堂堂圣手门的人,还缺了区区两颗千年黑珍珠。若是张小姐可以答应,将令牌交出,东西我一样可以双手奉上。”
  惧怕张舒曼可怕的身手,看到在无邪老人手中。节节败退的属下,庄文泽更是急的额头直冒汗。不得已,只能是拉下身段言和。
  “不必了,做人得讲信用,动手吧。你可以用全力,不然,我可不会心软放你一条生路。全力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注视着伪善的庄文泽,张舒曼面无表情的道。眼中带着淡淡的嘲笑,以为她是庄清燕不成,那么的单纯好骗。被骗的团团转,直到最后一刻才明白过来。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真当本岛主怕了你。去死吧。”
  没有想到对方会拒绝的这么直白,让庄文泽顿时大感脸上挂不住。伪善的脸,瞬间变的扭曲,狰狩如吃人的魔鬼。那一早就做准备好对付庄清燕,沾了剧毒的短箭猛然射向张舒曼。
  快如闪电,令人一时间防不胜防。
  原本以为胜利在握,还未来得及得意。很快庄文泽便吐血的发现高兴的太早,沾了毒的箭是准备了射向了张舒曼。
  而张舒曼看到这足以令人致命的一击,竟然也没有躲开。仅仅只是不屑的睨了庄文泽一眼,像是在嘲笑庄文泽的垂死挣扎。
  叮的一声,短箭射中张舒曼的一瞬间,像是撞到了一面无坚可摧的铁墙。箭头都弯了,却未能伤到张舒曼分毫,最后只能无力的落到了地面。让在场的众人看的皆是一愣,怎么也想不明白会是这个结果。
  这装在手腕上的短箭杀伤力极强,目地没闪也没躲。任由箭射去,怎么可能就这样落到了地上。
  眼尖看到箭上变了形的箭头,大家惊骇的倒抽一口凉气。
  而庄文泽更是震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没从眼眶里跳出来,呆呆的望着张舒曼,活像是大白天见了鬼。
  “你、你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穿了传说可刀枪不入的铁布衫,你到底是什么人?”
  “师傅厉害。”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无邪老人可不相信自家师傅是穿了什么捞子的铁布衫。崇拜的目光毫不掩饰,闪闪发亮的盯着张舒曼。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夸赞。
  “太可怕了?”
  陈腾飞咋舍的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差点合不拢。
  “我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你。要是没有别的本事,那就该到我的。”
  对大家不一的反应,张舒曼挑了挑眉,并没有太过挂心。目光依旧直视着庄文泽,捕捉到庄文泽眼中的恐惧。张舒曼邪气的笑了笑,像是猫捉老鼠,无良的在刺激着庄文泽恐惧的底限。
  “不,你不能杀我。”
  惧怕的摇了摇头,看着眼神古怪的女人,庄文泽脊背一阵发冷。一种不妙的直觉再次袭上心头,让庄文泽控制不住的全身直打战栗。步步后退,握着剑的手,都失控的在发抖。
  明明眼中没有杀气,冷冷清清,却让庄文泽感觉自己像猎物被盯上。退无可退,只有待宰的份。
  “怂,有胆算计人,抢岛之位,连自己的大哥可以不放过。却连死都怕,真是令人失望。既然如此,我就先送你一程,免得令人看到了恶心。”
  睨视着抖的跟筛子似的庄文泽,眼底闪过一抹鄙夷。
  无视脸色瞬间煞白,疯狂摇头的庄文泽,陡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倾刻间无情的穿透了庄文泽的眉心。
  “不。”
  一滴鲜血的血珠溢出,庄文泽死死的瞪大了眼睛。就这样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砰的一声巨响,后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至死,恐怕庄文泽也不会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天。死的如此的憋屈,还反击之力都没有。
  “二岛主?”
  “二叔。”
  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无人能出手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庄文泽倒下,看着这一幕,庄清燕眼底忍不住闪过一抹复杂的思绪。
  “文泽,不,文泽你不能死。你说过的,要明媒正娶的娶我为妻,还要让子然光明正大的喊你为爹。”
  楚夜蓉看到心心念念的爱人,就这样惨死,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也顾不得再跟庄清燕交手,丢下手中的剑,泣不成声的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庄文泽,眼中尽是浓浓的深情。
  感觉到怀着仍有体温的庄文泽,发抖的手轻抚着庄文泽仍看的出年轻时俊美的脸。脸上的哀伤,像是失去了全世界,了无生机。
  人心都是肉长的,即使已经知道了眼前的女人,一直都在骗她。但是从小到大的感情,却无法简单的便从眼底抹去。她一直认为亲娘的人,看着楚夜蓉失魂落魄的样子,庄清燕竟然忍不住心里掠过一抹同情。
  同为女人,庄清燕看的出来,眼前的女人是真的爱惨的二叔。若不是二叔的野心勃勃,或许一切都将不同。
  “文泽,你别走的那么快,等等我。清燕我知道,我还有你二叔对不起你。不过子然是无辜的,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你的亲人。一直也拿你当亲姐姐,我想追随你二叔。这辈子不能嫁给他,下辈子我想还能再跟你二叔在一起。所以,子然就交给你帮我照看他长大成丨人,可以吗?”
  凄楚的一笑,楚夜蓉期待的望着庄清燕,眼中尽是浓浓的祈求。
  “我?”
  看着一心求死的女人,所有的恨,庄清燕发现她竟然恨不起来。也许,女人都是感性的,对这种至死相随的爱。
  虽然自私,也伤人,但却说不出指责的话。甚至心底里,庄清燕忍不住有些羡慕,一个人可以飞蛾扑火的追求想要的。
  张舒曼微蹙起了眉头,没有表态什么。这种自私的爱情,不管真假,已经失去了本性。伤人伤已,何苦,而且在张舒曼的眼中看来。
  庄文泽根本不配拥有这么一份至真的爱,将爱他的女人。推给自己的大哥,仅仅只是为了谋夺一个岛主之位。
  这对于楚夜蓉而言,无疑不是致命的痛。被男人甜言蜜语哄骗的傻女人,与其这样,倒不如找个嫁自己的男人。最起码的,还能得到点安慰。或许日间久远,便能抚平曾经的痛。
  “不可以吗?对不起,是娘强求了,若是不行。你杀了他吧,我们一家三口到地下团聚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对这点楚夜蓉心里也清楚,看着欲言又止的庄清燕。楚夜蓉除了愧疚,没有一丝的怨恨。失神的低喃了一句,突然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衣袖中陡然取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决绝的往脖子上一抹。
  没有一丝的犹豫,鲜血像是不要钱的从伤口喷了出来。片刻间,便染红了大片的衣衫。
  这份爱她从来不悔,只是对不起,伤了这么多人。
  “不,你何苦,别死好不好。子然还小,还离不开娘。”
  竖起冰冷的心墙,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庄清燕终归是善良的,看着奄奄一息,眼神变的迷离的楚夜蓉。顿时什么恨,什么怨都抛到了脑后。红着眼眶,难过的想挽回。
  不管是利用也好,还是欺骗也罢。庄清燕只知道,这些年娘对她很好,像普通的娘亲,处处为她着想。给了她温暖,感应到有娘的美好。
  “你真傻,太善良了。你还肯叫我娘,我很高兴,对不起,娘骗了你。可、可不可以,帮、帮娘照顾子然。娘这些年也对不起他,不想、不想断了庄家的血脉。”
  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用颤抖的手,紧紧的抚着她脖子上伤口的庄清燕。悔恨的泪不断的滴下,只是想到可爱又懂事的儿子。还是忍不住最后期盼恳求,不忍因为她跟文泽的错,生生的剥夺了他生存的机会。
  “我、我答应,会依旧拿他当弟弟照顾长大。”
  双手被血染红,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庄清燕心软了,也舍不得下狠手,要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
  “谢、谢谢。”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楚夜蓉脸上再次绽放出笑容。眼睛一闭,拉着庄文泽的手,也陡然无力的垂到了地上。
  “不,娘,别死,求求你别死。”
  抱着气息已绝的娘,庄清燕失控的大喊。
  正主一死,大家也静了下来,无措的望着,不知该如何反应。
  ------题外话------
  中秋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偷懒了几天。明天又要开始努力,求票~
  
第一百五十一章 贼心不死
   后续的事,张舒曼并没有过多的再去干涉。更没有想当什么捞子岛主的心思,爽快的让无邪老人将岛主的令牌还回给了庄清燕。
  庄清燕也算讲信用,将两颗千年黑珍珠,还有万年的血珊瑚交给了张舒曼。空间里有了大把的灵药,对这些张舒曼并没有似无邪老人一样。激动的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两眼直发青光。
  转身便眼都不带眨一下的送给了无邪老人,次日又匆匆的告辞离开了迷雾岛。至于陈腾飞,这么好安抚美人的机会。怎么能错过,虽然性格是呆了些,但还是懂陪在庄清燕身边处理后续的琐事。
  只有她跟无邪老人两个离开,连船都懒的划,干脆还是让小白代步。
  在海上的几天里,待遇今非惜比,多呆个十天八天,无邪老人也乐意的很。
  还是师傅最厉害,不仅能凭空变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干净的淡水,新鲜又好吃的水果,就连火也能拈手变出来。好吃好喝,还能看到师傅使出的新奇手段,让无邪老人又惊又喜。
  “师傅修为是不是又增进了,我感觉师傅给人的压力越来越可怕了。”
  在海上飘了几天,对自家师傅时不时的消失。无邪老人已经习以为常,不过看着从水底钻出,气势令人大感吃不消的张舒曼。无邪老人微愣了愣,随即忍不住好奇的追问。
  “嗯,你的眼睛到是利,一眼就发现了。”
  经过了几天的苦修,加上意外的在空间里翻出了各种先辈留下的灵丹。居然真的让张舒曼毫不费力便突破了四层,不仅是实力大增,整个人更是脱胎换骨。
  气质再次有了质的飞升,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感觉压力顿生。不敢与之直视,寿命更是蹭蹭的飙长。
  瞬间有了一千年的寿命,体内诡异的孕育出一颗金光灿灿的金丹。
  体质强悍得到质的升华不说,最棒的是,她竟然可以踏空而立。某方面而言,也就等于可以做到了在天上飞行。而不是似轻功一般,不时的还得掂脚落地,重新找支撑点。
  心情大好,看着无邪老人左右觉得顺眼。
  不知是不是异能也在变异,张舒曼震惊的发现。她居然可以直接用眼睛看穿无邪老人的丹田,那三色的灵根让张舒曼看的一愣。
  想到玉简中所记载,要是她没有猜错的,这就是所谓的灵根。无邪老人拥有灵根,还是三灵根,也就是说。若是可以,无邪老人是可以修练的,只是可惜的是。机遇差了点,一把年纪再遇上她。
  不然,再年轻几十年,也许能非常顺利的踏入修真门坎。不说渡劫飞升,最起码的筑基总是没有问题。
  这把年纪才修练,能顺利引气入体都不易。
  连无邪老人都有灵根,那么舒心跟舒朗。既是一奶同胞的亲姐弟,不求有多稀有的灵根,只要能修练。哪怕是五灵根也好,勤能补拙,能筑基拥有三百年的寿命也好。
  “嘿嘿,这也没什么,就是师傅的气势让人感觉压力。怎么了,师傅我有什么不对吗?”
  眼尖捕捉到张舒曼盯着他的时候,眼神显得有些古怪。无邪老人不解的微拧了拧眉,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没什么,只是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拥有灵根。”
  拿无邪老人当自己人,对她刚才所见到的,张舒曼并没有选择隐瞒。
  灵根?
  无邪老人眨了眨眼睛,不解这是什么东西,他身体里怎么会有。他怎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又顺口追问了句。
  “师傅,灵根是什么?”
  “灵根就是修练的根本,不过你年纪?”
  简短的解释了句,望着两眼直冒精光的无邪老人,顿了顿,张舒曼眼底闪过一缕惋惜。
  “修练?是跟师傅一样,可以变出各种东西。像仙人一样,会法术,师傅我也可以学吗?”
  直接无视了张舒曼后面的那句,无邪老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盯着张舒曼。灼人的亮光,让人不忍毁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的年纪现在修练。就算能步入引气入体,恐怕就成也不会太高,你想修练吗?”
  虽然不忍打击无邪老人,但还是实事就是的告知。
  可以修练。
  无邪老人全身一震,激动的眼珠子都瞪直了。丝毫没有失望的意思,亢奋的主动要求:“师傅,我想修练,求师傅成全。哪怕是失败,也想试试。”
  小白回头瞥了一眼无邪老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闷头继续赶紧路。对张舒曼修练突破,小白自然也是感应到了。见识到了空间惊人的巨变,在小白眼中看来。修为再进一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有了空间里大把的灵果,还有灵药,小白亦是自信满满。坚定着,要不了多久,它也一定能顺利渡劫化形。
  “好吧,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就如你所愿。”
  捕捉到无邪老人眼中的坚持,垂眸想了想。无所谓给无邪老人一个机会,人总是要努力后才会甘愿。
  洛河村。
  莫欣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取得舒心的信任。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撮合舒心跟莫名。只是令莫欣气的想吐血的是,每一次总会被小杰这个闪亮的大电灯泡给破坏了。
  加上莫名的不配合,让莫欣气的直跳脚。
  在庄上相处了一段时间,通过旁敲侧击。莫欣已经从舒心的口中得知,原来自家主子,竟然是名震整个天龙国的平安公主。这个发现更是让莫欣激动的不能自己,铁了心一定要攀上关系。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生米煮成熟饭。只是碍于舒心的年纪,就算是莫欣想下药,也无法实现目地。反而可能因此弄巧成拙,好在让莫欣满意的是。经过她时不时的劝说,舒心对莫名的心思渐渐开朗了不少。
  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来,舒心对哥哥有意思。
  看着缠着二小姐,眼睛连看都不屑看她一眼的王世杰。莫欣心里暗恼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刺眼的盯着讨好二小姐的王世杰,莫欣怎么甘心做无人理会的野草。
  “舒心姐姐,你看小小姐玩了这么久,是不是该嘘嘘了。”
  “还是莫欣细心,是差不多时间了。来,小哭包二姐看看,小哭包想不想嘘嘘了。”
  舒心并不知晓莫欣心里的那些弯弯道道,还以为莫欣对小哭包上心。回以一笑,认真的打开包着小哭包的小被子。
  “舒心,你忘记了,不是才刚兜了没一会。将小哭包交给陈妈带好了,舒心我们去菜地里摘菜好不好。三娃,咱们一起去怎样?”
  王世杰可不是舒心,太过善良,不懂心计。
  似笑非笑的睨了一眼莫欣,对莫欣的那点小计俩很是不屑。也就是舒心才会傻傻的上当,他早就提醒了莫欣居心不良,却总是被这死丫头的三言二语就心软的没当一回事。
  不要脸的下贱东西,甚至背着舒心,偷偷的勾引他。当他是三岁小孩,看不透她的鬼把戏。
  好在舒心的身边还有三娃看着,不然王世杰还有点担心。单纯的舒心,会不会让这黑心的臭丫头给卖了。
  “闭嘴,都说了不准再叫三娃,叫我的名字。我叫舒朗,不然下次我就不理你了。二姐,我们走吧,老是抱着多无聊。反正还有陈妈帮着照看,二姐何必这么辛苦。”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虽然还没有看到大姐回来。不过已经收到了无邪爷爷让人传回来的飞鸽传信,知道大姐夫没事,也就放心了许多。
  戏谑的睨了一眼莫欣,舒朗也是聪明人。怎么会看不出来莫欣的异样,只是懒的理会,想让二姐自己能通过莫欣。慢慢的长个心眼,别太过心软,被骗了还傻傻的帮人数钱。
  当然,对做事认真从不搅风搅雨的莫名,张舒朗还是认可的。
  也看出了自家二姐对他有好感,更知道王世杰打是什么主意。
  隔岸观火,倒也看的津津有味。
  至于老是动不动就哭的跟打雷似的妹妹,舒朗可没有二姐的耐心。更没有投注太多的感情,连多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叫习惯了,其实叫三娃也没有什么不好的,顺口。好啦,舒心走吧,陈妈你抱着小哭包,我们去菜地里玩。”
  不给舒心拒绝的机会,王世杰聪明的直接吩咐陈妈过来抱人。
  “你们,好吧,陈妈小心抱。去玩可以,不过,我不想去菜地,我们去后山吧。开春了,后山种的那些桃花开了,带些好吃的赏花更有意思。莫欣,你去厨房让人准备些好吃的点心,顺便带壶好喝的果酒。”
  舒心的话让莫欣眼睛一亮,没有想到这次都不用她再刻意的去提醒。舒心姐姐便想到的这点,今天正好哥哥在后山。嘴角扬起一抹喜色,立马爽快的应声。
  “好的舒心姐姐,莫欣这就去准备。哥哥今天正好也在后山,要是看到舒心姐姐,一定会很好高兴的。”
  
第一百五十二章 总算到家
   “师傅,我好像有感觉到了师傅所说的灵气光点。”
  得到了修练的法诀,无邪老人便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连饭都不吃,天天苦修,指望着早日进入引气体。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让无邪老人找到了希望的源泉。
  感应到了灵气光点,虽然还没能真正的引气入体,但这个发现以足够让无邪老人狂喜几天。几乎是迫不急待,将这个喜讯告诉了张舒曼。
  “哦,这么快就感应到灵气光点,看来再努力一个月定能引气入体。不过眼下还是缓缓,马上就到家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看着高兴的像个孩子的无邪老人,也有些意外,他能这么快便感应到灵气的存在。怕无邪老人激动过头,走火入魔的继续疯狂修练,张舒曼忙提醒了句。
  “谢师傅提醒,弟子明白。”
  收敛了激动的情绪,回神想了想,无邪老人也知道这些日子。他太过沉迷于修练中,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理解的点点头,无邪老人深吸了口气,认真的保证。
  一把年纪了,竟然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忘记了。凡事不可操之过急,物及必反,脸上掠过一抹躁意。无邪老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认真的悔过。
  回到汪河镇,张舒曼明显感到镇上变的更加的热闹。不管是驻地求医的患者,还是经商的游商都络绎不绝。想到上一次回镇时的夸张反应,这次张舒曼并没有惊动任何人,直接便返回了洛河村。
  菜地里依旧是热闹的很,大家忙着种菜浇水,也有忙着收菜。每个人脸上都扬溢着笑容,仿佛能在菜地里伺弄这些菜,便是最大的幸福。
  眼尖看到同样也在菜地里忙活的温通,张舒曼嘴角微扬。招了招手,示意温通别张扬。
  温通倒也聪明,猜出了张舒曼的用意。与大伙打了声招呼,便悄悄的离开菜地,朝张舒曼直奔而来。
  “主子,一路辛苦了。”
  千言万语,只溶汇成一句简短的问候。
  “嗯,回来了,你也辛苦了。对了,家里一切可都安好,没有也什么意外吧。”
  点点头,张舒曼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出什么事,就是来求诊的患者多了不少。对了,还有就是京都有人传信回来,说是主子寄卖的货已售完。让主子抽空补货送去,另外银票也给主子一并送来。属下将银票收在秘室里,主子回去便可自取。”
  想到银票恐怕的数额,温通就忍不住佩服的五体投地。
  还是主子最厉害,赚取银子的本事,简直跟白捡没有什么两样。远在边城,却仍短短的时间里,净赚百万两的黄金。夸张到就是温通拼命的日夜卖菜,也拍马不及。
  果然主子说的对,女人的钱是最好赚的。
  “卖光了,速度倒是挺快的。知道了,回头让人将新货送去便是,一起回去吧。那爱哭的小丫头怎么样了,长大了不少吧。”
  往边关走了一趟,对包子爹的印象改观了不少。连带着,对这个不怎么讨喜的小哭包,态度也跟着好了许多。
  “都好,陈妈还有二小姐将小小姐带的很好。没病也没痛,长的肉乎乎的,就是改不了爱哭的脾气。主子,有件事属下不知道该不该提,二小姐、二小姐她似乎是对新来的莫名有好感。”
  想到了舒心,还有总爱在背后使坏的莫名,温通就感觉有些头疼。
  只是想到这些都是主子的事,只要没有伤害到二小姐,温通也不敢贸然的插手阻止什么。再者,这些女儿家的心事,他一个大老粗的也不方便去管。
  “哦,舒心这丫头对莫名动了心?”
  看着温通欲言有止的样子,张舒曼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心怀不轨的莫欣。
  舒心本身而言,心性还算是早熟,莫名是不错。但连温通都看出不妥,想必这事暗中,莫欣是搞了不少的把戏。利眼微眯,冷厉的眸子不着痕迹的闪过一道暗味不明的幽光,快的令人无法捕捉。
  但不经意溢出的气势,却是让无邪老人还有温通皆是一震。有种喘不过气的痛楚,无邪老人习惯了倒还好。温通却是腿软的差点趴倒在地,望着张舒曼的目光,灼热的骇人。
  “主子?”
  “对不起,一时失控,没伤到你吧。”
  进阶了九幽医诀的四层,张舒曼已经可以清楚的感应到。这无形的威压,随便只是不经意的溢出少许,也仍让普通人有些吃不消。
  好在温通还有些武功底子,要是真正换成普通人,恐怕当场吐血是免不了。
  眼尖看到温通额头上溢出豆大的汗珠,不好意思的道了句歉。她也不想,只是刚进阶不久,还不能完全的控制好。
  “没事,主子变的更厉害了。”
  抹去额头的汗,温通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回到家里,闻讯跑来的春梅跟春雨,激动的红了眼眶。
  “主子。”
  春梅稍含蓄些,仅只是喊了句,目光而上下的打量着张舒曼。见没有什么地方受伤,担忧的心这才真正的放下。
  “太好了,主子你可回来了,主子要是再不回来。春雨都想去找主子了,主子路上没有出什么事吧。”
  好奇的注视着张舒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春雨感觉到现在的主子。越来越有威严了,明明脸上还带着笑,却让人感觉压力顿生。有些不敢直视,春雨忍不住暗忖着,就是天子之威恐怕也不及主子的三分。
  “能有什么事,天大的事你主子我也能解决。让你们挂心了,放心吧,下次不会了。只要不是去这种不便的地方,都带你们一起去。”
  捕捉到春梅跟春雨俩人眼中浓浓的关心,张舒曼心头一暖。
  “真的,那主子我们可要说好了。下次主子说要去参加武林大会,也要带我跟春梅姐姐一起去。”
  春雨可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当即便主动的要求。
  与春梅相视一笑,对春雨的得寸进尺,张舒曼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带你们一起去,瞧你笑的那得意样。还以为主子会骗你不成,见着舒心她们没有,上哪去了。怎么没有见着人影,该不会是上镇里了。”
  扫视了一眼,见并没有看到舒心跟舒朗过来,张舒曼顺口问了句。
  “回主子,二小姐还有少爷去了后山。已经让人去传话了,一会应该就会回来见主子。”
  展颜一笑,春梅稳重的答道。
  “后山?”
  挑了挑眉,张舒曼点点头,没有多作置词。春季到了,早春正是桃李盛开的时候,这个时候赏花确实也不错。她还记得,后山还有不少庄园原主留下的桃树。
  “主子,你回来了,可得好好的管管莫欣那臭丫头。主子都不知道,那臭丫头多坏。在二小姐面前是一套,在背后总是使唤大家。活像她也是府上的小姐,什么事都不干,就知道在二小姐面前使嘴。还、还唆使二小姐,老往莫名跟前凑,简直是坏透了。”
  说起莫欣,春雨就有一肚子的不满。
  处相久了,知道张舒曼不是一个爱讲规矩的人。也不怕引来张舒曼的反应,将莫欣在府上的小动作,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是吗?这么说来,莫欣这小丫头还真是死悔不改,算盘还想打到舒心头上。”
  捕捉到春雨脸上的不满,就是春梅也是目露不喜的态度。
  用膝盖猜,也能想到,在她不在的日子里。莫欣在家里定然是背后搞了不少的小动作,令张舒曼失望的是。大家都知道,为何舒心还相信,难道舒心忘记了她之前的提醒。
  防之人心不可无,更不能被人当傻子耍。
  若是舒心自己喜欢莫名,真的是两情相悦。没有任何算计在其中,不管莫名的身份高低,张舒曼可以不计划。甚至是举两手赞同,只要舒心觉得高兴就行。
  没银子,她可以给,要是莫名有出息。她再拉上一把,也没有关系。
  但要是这喜欢,不过只是莫欣的唆使,就得别当另谈。
  目光沉了沉,眼底闪过一抹冷厉。
  就是养条狗,这么久了,也能养的熟。但没有想到,莫欣却是个意外。救命之恩大于天,古人不是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怎么到了莫欣这里,就成了反话。
  不知感恩就算了,还一心想当只白眼狼,还想反咬主人一口。已经警告过一次,既然,要是莫欣自讨没趣,那便留不得。
  “大姐,大姐真的回来了。大姐,姐夫怎么样了,没有一起回来吗?”
  远远的看到了大姐的身影,舒朗兴奋的乐开了花。目光扫视了一圈,迫不急待的追问。
  “大姐。”
  舒心秀气的小步跟上,脸上也是欢喜不已。
  “边关战事还没有结束,不能回来。一段日子不见,你们又长高了不少。咦,小杰也来了,在府上还玩的尽兴?”
  扫视了一眼过来的众人,张舒曼特意的先留意了一眼莫欣。发现果然一如大家所说,这小丫头还是不安份。打扮的不逊于舒心,明显人一眼,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也是府里的小姐。
  ------题外话------
  妖的新文快推了,求收藏有木有~
  求二更么?
  
第一百五十三章 心寒变化
   真是好样的,看着心虚垂下头,不敢与她的目光对视的莫欣。眼底闪过一抹寒光,还有以胆子大的包天,没想到也会害怕。
  收回了眼中的冷厉,目光移向莫名。
  莫名到是没有多大的改变,目光看着她的时候。除了灼热,还多了一抹敬畏。身上还沾了不少的泥土,看来她不在的时间里。莫名并没有偷懒,老老实实的开始开荒种药。
  给人的感觉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是颇有骨气。不像是莫欣,眼中总让人感觉有些邪气,贪婪的令人厌恶。
  至于小杰,张舒曼的眼睛利的很。一眼便察觉到王世杰盯着舒心的时候,那炽热的亮光。
  目光闪了闪,有些意外,这小家伙竟然会跟舒心对上眼了。再细心的瞥了一眼舒心,目光总若有似无的停驻在莫名身上。明眼人便能猜出,两人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见过主子,恭贺主子平安归来。”
  捕捉到张舒曼扫来的目光,莫名微弯着腰,恭敬的行礼。知道了主子的身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莫名震惊的同时,也悄悄的将心里的那份爱慕藏好。加上也知道了主子早有夫婿,这不该有的感情。
  定当任何人也不能透露,免得坏了主子的名誉。
  对二小姐的钟情,莫名不想回应,也没有资格回应。只能不断的警告妹妹,别再做不该有的幻想,免得害人终害人。
  主子可不是普通人,不是谁能都算计的。稍有不甚,就是杀头的大罪。以莫名的眼识,不难发现,主子刚才的那一眼。盯着莫欣的时候,眼中的冷厉。
  不敢露出一丝的异样,只能希望莫欣自己明白,别再主子别前耍小聪明。
  “舒曼姐姐,你回来了,听说是唐大哥出意外,没事了吧。”
  礼貌的上前问安,对上那带着戏谑的目光,王世杰像是被抓包似的。脸瞬间控制不住的染上一抹晕红,声音也顿时跟着变的跟蚊子叫似的。
  让旁边的舒朗,看到好友的这副别扭样,忍不住垂下头偷笑。
  这臭小子总爱笑话他找了个小媳妇,现在大家半斤八两。还当自己高明,大家不知道他心里的小算盘。喜欢二姐就直说,还藏藏掖掖,当大家是睁眼瞎。
  可怕的就是,看情况二姐似乎对世杰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反而是烦的很,巴不得世杰隐形,或者直接滚蛋别再家里出现。
  “嗯,没事了,小杰怎么有空来府上,你娘没有说你吗?”
  冲莫名点点头,张舒曼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不会因为有个老鼠屎的莫欣,便迁怒了实诚的莫名。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好奇的顺口问了句。
  却没想更是堵的王世杰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想到娘时不时的那些嘱咐。让王世杰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明明他并没有那个意思。因为娘的那些话,让王世杰还是感觉有些膈应。
  “没、没有,我娘没有拦着我,不让我来打舒心还有三娃玩。”
  “那就好,莫名不问好吗?看在这府上这些日子,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我之前说的话,你是不是也当耳边风,听过就忘记了。我才刚才到,就听到这么多关于你不好的事。若是我再隔个几年不回家,这府上岂不是让你搅的翻天覆地。”
  对王世杰心里的尴尬,张舒曼多少也能猜到些。
  虽然有个不怎么样的娘,但好在王世杰兄弟俩本性都不错。
  只要不是王世杰自己想利用什么,跟舒心还有舒朗走的近,张舒曼并不反对。毕竟,人总是群居动物,多几个交好的朋友也是好的。
  看着仍没有怎么吭声的莫欣,张舒曼不客气的厉声质问。
  “我,莫欣见过主子,主子误会了,莫欣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看主子跟大家说话,所以、所以才没有插话。”
  感觉到大家投来关注的目光,莫欣心里顿时也感到有些慌乱。
  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家里,能做主的只有张舒曼这个主子。就是二小姐舒心,在主子面前,也没有绝对反驳的权利。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怕这个唐家庄是主子一手建立。身为拖油瓶的妹妹,能跟着享受就算不错了,哪还有霸占说话的权力。
  “是吗?你到是有一张巧嘴,能言善道。怪不得能将舒心哄的团团转,看你这身行头,就是地主家的小姐也不为过。”
  若是莫欣乖乖的主动认错,张舒曼或者还不能太过份的挑莫欣的刺。但莫欣还敢嘴硬的反驳,像是受冤了一样。让张舒曼看了心里就感觉有气,锐利的目光冷冷的睨视着莫欣。
  微抿着唇,不客气的暗讽。
  “大姐,别怪欣儿,其实那些都是我送给她的。欣儿并没有主动讨要,而且大姐,我拿欣儿当朋友。就像大姐善待大家一样,自己有的东西,也想跟欣儿一起分享。大姐,辛苦赶路回来,别生好不好?”
  感觉看气氛的不妥,也看到了自家大姐眼中的不悦。盯着莫欣时,眼中的如刀子的凌厉。
  让舒心忍不住站出来,主动的为莫欣开脱。
  特别是看到莫欣那委曲的样子,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