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78部分

高阶灵石,还是各类灵丹妙药,甚至是法宝也数之不尽。
  其拥有者,本身应该也是实力不凡的老怪。
  “储物戒,曼曼谢谢你能这样信任我。”
  接过了小媳妇递来的储物戒,唐武惊喜的倒抽一口凉气。没有想到曼曼这么给力,直接便给了难得的储物戒。
  打量着手中冰凉的储物戒,唐武心跳都失控了快了几拍。
  在张舒曼的眼神示意下,唐武手微颤的滴了一滴血。只见一道红光闪光,唐武便感应到了储物戒的存在。更神奇的是,明明前一刻还在他掌中的储物戒。突然自己套在了他的中指上,收拢到合适的大小。
  随即消失无踪,不过唐武却依然能清楚的感应到储物戒的存在。意念一动,本该是隐形的储物戒,立马又重新显出了原形。
  分得了储物袋的众人,也看到了唐武手中的储物袋。眼中闪过一抹羡慕,但却没有妒忌。唐武是主子(姐姐)的相公,拥有与大家不同的礼物,本该是理所当然。
  若是妒忌,便不该了,跟白眼狼有什么区别。
  意念与储物戒相通,虽然心里有些准备。知道小媳妇给他的东西,必定不凡。可是,当亲眼看到储物袋中,一大堆极品的宝贝时。唐武还是忍不住震惊的再次倒抽一口凉气,眼珠子都快瞪直了。
  灵石,传说中修真者通用的货币,也是可以用于修练的宝贝。
  堆的跟小山似的,充足的灵气,让唐武看的目瞪口呆。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那一堆的法宝,一瓶瓶架子上摆放好的灵丹。
  同样也是让唐武惊愕的嘴巴都可以塞下几个大鸡蛋,别说是心跳,就是呼吸都差点忘记了。
  这么多的好东西,全是他的。这么一大堆的宝贝,别说是一举冲进筑基期。就是结丹甚至是元婴期都绰绰有余,如此多的稀世珍宝。小媳妇居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便信任的全部送给他。
  让唐武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心里的感激。
  “戒指可以隐开,大姐对姐夫真好。姐夫,以后记得要对大姐更好,可不能辜负了大姐的心意。”
  虽然也眼馋这亮眼的储物戒,不过舒朗也算懂事。既然得了一个储物袋,没有再贪心的,也想得到跟姐夫一样的储物戒。
  想到了什么,人小鬼大的提醒着唐武。
  “这是当然,你大姐可是我的媳妇。不对她好,姐夫还能对谁好。”
  收敛了满心的激动,唐武笑呵呵的拍了拍舒朗的肩膀。认真的保证着,看着张舒曼的目光,既有感动还有就是不悔的深情。暗暗发誓,以后要是得到了什么宝贝,一定先留给曼曼。
  他可是男人,怎么能一味的享受曼曼的给予。而没有一丝的付出,不管未来如何,能娶到曼曼。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天啊,太神奇了,这袋子可以装好多东西。前辈,张前辈你是怎么做到的,简直跟百宝袋一样神。”
  清风上人没顾的上羡慕唐武手上的储物戒,正兴致勃勃的试用着得来的储物袋。学着大家的样子,往储物袋上滴血认主。
  当看到储物袋中神秘的空间时,顿时激动的嘴巴都翘到了耳根子后。欣喜若狂的搬了块大石头,意念一动,这足有磨石大小的石头。立马便消失无踪,然后意念一动。
  诡异这钻进储物袋中的大石头,立马又回到了地来。
  来来回回,不腻歪的玩了几次,乐的清风上人惊叹连连。不敢相信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么大的一块石头放进了储物袋中。不仅丝毫不见鼓起的样子,而且完全感觉不到石头的重量。
  好像,好像不断的增放东西进去,重量还是轻飘飘的一个空袋子。
  却不知,清风上人玩的开心,旁边的两个船夫。则是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不敢相信眼睛所见。再惊奇的盯着跟钱袋子没什么差别叫什么储物袋的袋子,虽然也有些好奇。
  但也知道这是仙人的东西,没有贪婪的也想开口求一个。
  只是瞪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想等着回到家,炫耀的跟大家好好说说。神仙的手段,让子子孙孙都可以传下去。
  “少见多怪,师傅会的东西多着呢。”
  看着傻乎乎在试验的清风上人,活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无邪老人忍不住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不愿相信,眼前这个老和尚会是曾经敬仰的前辈。
  “嘿嘿,真的,还有什么?”
  求知欲强的清风上人,也不恼无邪老人鄙夷的目光。兴奋的凑到无邪老人的跟前,好奇的追问。
  “不告诉你。”
  后退一步,无邪老人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忘记了。这清风上人可是时时的记着要打师傅的主意,怎么能告诉他师傅的秘密。
  “好了,都别闹了,赶紧烧火弄东西吃。”
  扫视了一眼大家脸上的笑脸,张舒曼浅笑着打断。蹲下身,兴致勃勃了捡了些喜欢的各类鲜,准备一会敞开肚子。好好的大吃一顿,一饱口福。
  “前辈喜欢吃什么,贫僧帮忙捡了洗干净。”
  得了好处,又从无邪老人的口中知道。张舒曼手中的好东西,远远不止表面的这点。为了巴结张舒曼,从中得到好处,更是不余其力的表现。
  恨不得事事都帮着张罗,能像刚才张顺一样。不仅第一个得储物袋,而且,还额外比大家多了几瓶的丹药。几瓶啊,可不是几颗,想想就让清风上人眼热的狂咽口水。
  暗恼先前,他怎么就没有细心的想到这点。这么好的机会没有把握好,让张顺这个憨实的小辈给抢了去。
  只是清风上人错愕的发现,他好像又比大家迟了一步。在他询问之际,大家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张舒曼所交待的任务。
  捡干树枝的捡树枝,捡贝壳还有海鲜的也各自分工合作。动作迅速的,让两个船夫叹为观止。
  紧接着,更让清风上人惊讶的是。张舒曼又不知道打哪变出了一大堆的各类锅碗,甚至,连基本的切菜刀都拿出来了。简直是一应俱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显然,除了烧烤,上锅爆炒或者是清蒸全不是问题。
  随后,大件的桌椅,各类的调料让人看的应接不瑕。十足的野餐架式,准备充足,让清风上人看的下巴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好吧,大家忙着,我进岛上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可吃的水果,或者是其他的猎物。”
  不管有没有人理他,清风上人还是丢下了一句话,才快速的闪身进岛中。
  没办法,不快不行,清风上人怕再迟些。大家都可以准备开动了,完全没有他插手的机会。
  “呵呵,大家的默契,似乎越来越高了。”
  看着离开的清风上人,张舒曼好笑的冲唐武眨了眨眼睛。
  “那是,曼曼坐着等,一会就好。烤好了这只大虾,一会我再烤几只鱿鱼。剩下的,就交给大厨上锅。”
  拉着张舒曼坐下,唐武也想好好的表现。
  平日里身边有一大群人照顾着,还有张顺跟春梅两个无比细心的人照看着。唐武几乎难找到机会,眼下怎么也得露一手。做菜可能比不上马永波,不过这烤吃的,还是做的不错。
  “就是,主子坐着就好,这些杂事就交给我们。”
  春雨看着急着表现的唐武,与春梅相视一笑,也帮着附和了句。
  “成,那就看你们表现了。”
  见大家都积极的很,垂眸想了想,张舒曼也不免得。从空间里取了一坛给酒,给自个倒了一杯,享受的品着。一边不时的看着唐武认真烤龙虾,嘴角不由的扬起一抹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
  即使四周到处可见巨浪摧残后的狼籍,但,这样享受的看着落日的徐辉。任由清凉的海风拂面,感觉从没有过的美好。
  很轻松,自从舒心的事闹开后,好久没有这样真正的做到发至内心的笑。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立时有些兴起。想比自个亲手酿制的灵酒,更是试试,那天月老怪物收藏的极品佳酿。不敢多喝,张舒曼只倒了小半杯,试着浅尝了几口。
  倾刻间,那磅礴的灵气化开,让张舒曼不由的全身一震。
  欣喜的忍不住一口将剩下的一点喝尽,喉咙里还残留着浓浓的酒香。全身一下子像是烧着了一样,连皮肤都感觉滚烫。但奇妙的是,没有一点的不适,反而舒服的想闭上眼睛。
  静静的感受这美妙的一刻,对了忘记了说。这酒名很其特,叫醉生梦死,极为难得一见的极品灵酿。
  醉过酒醒,会让人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非常真实的一生,直到梦死才会从梦中清醒过来。对心境的修习,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同时,对潜在的心魔也是一种提前的历练。
  梦中的张舒曼眉头打了几道死结,额头上更是不时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仿佛看到了舒心。似仍在记恨着她,趁着她不备,下了古怪的毒药。散去了她的一身修为,随即,一刀狠狠的扎进了她的胸口。
  赤红的眼眸中,写满了怨恨,不死不休。
  明明是梦,但却张舒曼感觉痛彻心菲,如真实无二。
  “不,不要,为什么?”
  猛然的从梦中醒过来,张舒曼仍感觉有些心痛。仿佛那刀子,仍旧深深的扎在心窝没有拔开。
  微微的刺痛,摇了摇头,不、这只是醉生梦死引发的梦魔。
  就算舒心对她再有不满,也不可能狠的下这个心思,对她下狠手。不管如何,她自问对舒心,问心无愧。不管从哪一方面,都是仁至义尽。
  只是,想到舒心那血色的双眼,仍是让张舒曼心有余悸。这梦,真实的可怕,难道这是藏在她内心深入的心魔。她怕舒心变成那样,走上不可挽救的歧途。
  “曼曼,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唐武早就将龙虾烤好了,看到张舒曼趴在桌上。以为是醉了在熟睡,见张舒曼满头的大汗,还惊叫。吓的连忙跑过来,担忧的询问。
  “大姐(主子),没事吧。”
  舒朗还有无邪老人等,也纷纷过来,不放心的异口同声道。
  “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让大家担心了,菜都做好了。都坐好准备开动,唐武,这些是你特地给我烤的吗?好香,那我就不客气,先尝尝味道。”
  
第一百七十七章 未来的路
   捕捉到大家眼中的关切,张舒曼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居然被一个梦给吓到了,不得不承认。这醉生梦死,确实厉害,深吸了口凉气,压下心里的异样。试着将话题移开,浅笑着道。
  “真的?”
  唐武微蹙起了眉头,有些不太放心的追问了句。
  “嗯,只是喝了一杯醉生梦死做的梦,有些被吓到了。醒了就没事了,吃东西吧,都别顾看着我。”
  点点头,张舒曼再次肯定的道。
  “原来如此,醉生梦死好别致的名字。先尝尝这些我特意给你烤的龙虾,可能有点焦。要是不好吃,就吃这些鱿鱼。特意的给你多涂了些辣椒酱,你一定会喜欢。”
  第一次烤龙虾,唐武没有掌握好火候。也不知道烤大概多久才能熟,所以这虾壳几乎都烤的焦黑。表面看着并算好看,好在里面的虾肉。并没有全部焦掉,挑着里面的肉吃,倒也不算浪费。
  反正,这虾壳本来就不可以吃。
  “大家都等等我,我这还没有回来,你们怎么可能先偷吃了。看看我都弄了些什么宝贝回来,这水果够奇特吧。不仅树奇怪,结的果子也闻所未闻。果树上居然都长满了刺,这结的果却是火红色的。还有这个,虽然有些酸,不过女孩子家应该会喜欢。”
  清风上人献宝似的,将摘下藏在储物袋中的一大堆各种水果。一股脑的倒在了桌上,令张舒曼惊喜的是。清风上人所说的两种水果,不巧都是张舒曼以前爱吃的两种水果。
  一种是火龙果,还有一种皮深紫色,跟鸡蛋差不多大小的则是鸡蛋果。果香很浓,以前很到成熟的季节,就算有些贵。张舒曼还是忍不住诱惑,一买就是一麻袋。留在家里,慢慢吃,好在这鸡蛋果也耐放,倒也不怕坏。
  反之,放置的时间越长,里面的果肉就越甜。
  “清风前辈速度真快,才一会的功夫,就找来了这么一堆的水果。不过这水果真的真怪,都没见过。”
  春梅也是好奇的打量着桌上高高堆起的水果,对清风上人找水果的本事,有些佩服。
  “嘿嘿,好说,大家都可以试试。我吃过了,没毒。”
  被春梅一夸,清风上人的顿时更是直乐。讨好的先挑了几个大个的,送到张舒曼的跟前。那狗腿的笑容,逗的张舒曼无语的嘴角抽了抽。
  形象啊,越来越破灭了。
  “还不错,不过这鸡蛋太生了,酸的都快掉牙。最起码,得存入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入果。不过这些火龙果倒是不错,都熟了,唐武你也试试。”
  对鸡蛋果虽然情有独钟,不过太生的果子。刚下树,张舒曼可没有傻的直接入口。改而挑了显眼的火龙果,利落的剥了皮,递给好奇的唐武还试试口。
  “咦,大姐认的这两种水果,火龙果?好奇怪的名字,吃了这个果子是不是会喷火?”
  顾名思义,舒朗很给力的说出了一个雷人的猜测。
  听的张舒曼外焦里嫩,想晕倒的心思都有了。虽然并不确定,这水果为什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不过,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绝对不是舒朗猜测的那样。什么吃了火龙果,就会喷火。
  若是这样,谁还敢吃这个水果,不怕吃了就把家里的东西都给烧了。
  “行了,别研究,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这只是一种普通的水果,怎么可能吃了会喷火。这只是它的名字,没有别的意思。”
  吃饱喝足,累极的两个船夫,早早的就歇下。张舒曼脑子里还想着天月老怪那里得来的记忆,知道了修真界的存在。有心想去一探究竟,但还是先得问问大家的意见。
  不能独断的给大家做出决定,特别是唐武。
  张舒曼可没有忘记,之前事先答应了,要陪他一起回唐家本宅。
  “怎么了曼曼,有什么心事?”
  细心的捕捉到了张舒曼眉间拧起的皱折,唐武不解的问道。
  “等等,一会我再跟你说。”
  快速的在小帐篷里而下了一层结界,随后便拉着唐武闪身进了空间。不同的是,这回张舒曼进入的并不是原先玉锁的空间。
  而是月宫,随着张舒曼进过不少次的空间。对空间的扭曲变化,唐武早已习以为常。可是,当看到眼前明显不同,华光四射的巨型宫殿里。唐武还是忍不住震惊的倒抽一口凉气,不解这明显不是记忆中空间样子的宫殿是怎么一回事。
  “曼曼,这里是?”
  “这个是月宫,本身是一件法宝,可以理解成是一件可随身携带住所。今天我没有跟大家细说,海里掀起异动的宝物。并不是莲台,而是月宫现世。月宫原本的主子早已陨落,却躲在月宫中想夺舍。没想被我反过来吞噬,所以,现在整个月宫也变成我的。”
  对唐武的信任,张舒曼也不想隐瞒,落落大方的道出了今天发生的种种。
  “什么,曼曼刚刚你说什么,有老怪物想趁机夺你的舍。该死的,那你没有事,告诉我,别怕我担心。”
  听到小媳妇差点被人给夺了舍,唐武吓的冒了一身的冷汗。
  对月宫有多神奇,里面藏了多少宝贝,暂时的丢到了一边。紧张的上下打量着张舒曼,生怕了一丝不妥的地方没有发现。
  夺舍可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对方还是这个神奇的月宫主人。想了知道,实力必定深不可测,一个不小心。魂飞魄散都是轻的,最可怕的是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惊吓的脊背都冒了一身冷汗,想到小媳妇回来。一脸淡定,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一时间,让唐武气的想抽张舒曼小屁股都心思都有了。
  这么危险的事,怎么可以连只字片刻都没有急时的提醒。也是他大意了,太过信任了曼曼的实力。忘记了,这世上永远也不缺,一山还有一山高。
  “停,唐武不用这样,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你忘记了。我原本是借尸还魂,原则上,也算是一种夺舍。所以,就算那老怪物有心想夺我的舍,也不可能成功。”
  看着紧张兮兮,一心顾着担心她安危的唐武。
  张舒曼突然觉得有一股热热的暖流,涌入了心田,烫的张舒曼整个人都感觉暖洋洋的。就知道,唐武是不会让她失望。
  担忧她的安危,可以暂时的忘记了月宫中的一切至宝。
  挤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张舒曼主动的上前拥住了唐武。用自己的体温,清楚的告诉唐武。她一点事也没有。不仅没有被夺舍,而且还反过来将天月老怪给吞噬了。修为大涨不说,还惊喜的得到了整个月宫。
  其中,还包括了天月老怪一辈所收藏的一大堆宝贝。
  “曼曼,你太乱来了。我以为你只是去应付那些妖兽,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大胆。不仅跑去跟妖兽想宝物,还跟未知深浅的老怪物较量。万一要是失败,你让我以后怎么过。若是这辈子没有你陪着,我也不想独活。”
  紧紧的抱住张舒曼,感受着小媳妇身上传来的体温。还有那熟悉的馨香,唐武紧张的心情,这才稍稍缓解下来。
  只是,一想到可能发生的危险,还是忍不住担忧的一颗心都快卡到了嗓子眼。
  “不会有下次,这次只是意外。而且,这修练一途,危险也机缘并存。偶尔,冒冒险也不错。对了唐武忘记了告诉你,得到了天月老怪的记忆。我知道该怎么去修真界,而且,要是可能。有缘的话,修为到了化神期以后,便可用星际传送到各个星域。幸运的话,我还能找到回去的路。唐武,你愿意陪我一同去冒险吗?”
  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唐武,压抑不住心里的激动。张舒曼忍不住将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修真界,回去?你是说,你原来那个叫地球的家乡。真的可以找到吗?若是能,陪你找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曼曼得保证,不管到了哪里,曼曼都得跟我在一起。而且,以后还要给我生一大堆的儿子。”
  猛然听到张舒曼的话,唐武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一切,还真的存在修真界一回事。
  而且,小媳妇还知道怎么去,更不可思议的事。还可能找到回地球的路,脑子想的有些打结。错愕的注视着张舒曼,看着越来越耀眼,让人移不开目光的小媳妇。
  想了想,唐武不放心的讨要保证。
  至于去哪里对唐武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反正,只要是能跟小媳妇一起,哪里不是家。
  “你答应了,太好了。我就知道唐武对我最好了,不过,生孩子的事还早的很。至于生男生女,你确定非得要儿子?”
  微险的眯起了双眼,张舒曼骨子里从小就有些女权的偏。哪能允许,自己的男人重男轻女。
  就算有,也趁早最好给她掐断。都是她身下掉下的一块肉,哪怕是她给生了一把的女儿,也必须当宝宠着。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惊吓连连
   “口误口误,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要。只要是曼曼生的,都一样。”
  心虚的立即改口,唐武讨好的道。
  望着唐武讨好的笑容,张舒曼投去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不过,想想又觉得有些闹趣,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讨论起孩子的事了,想到张顺等几个。一直都是忠心的跟在她左右,是她的人。
  包括春梅跟春雨,张舒曼自信不管她到哪里。她们应该也会追随,只是舒朗的安排。恐怕还得另计,张舒曼可没有忘记。舒朗这小家伙,在京都里还有一个小未婚妻。
  不仅是龙苑单方面的意思,舒朗自己也是喜欢上了人家。
  若是龙苑没有修练的资质,那么,舒朗可能还得陪着龙苑百年。
  叹了口气,这世上哪有不散的宴席。哪怕舒朗是她的亲弟弟,以后也会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家庭,不可能再事事的围着她转。必要的松手,让舒朗自己过自己的人生也是理所当然。
  再者说她也不必太过杞人忧天,舒朗这小家伙聪明的紧。
  就在张舒曼等在未名的小岛上游玩之际,星海修界者中。不少的老怪物,感应到世俗的异动,皆是震惊不已。只是谁也不会想到,在修真者几乎没有涉足的世俗中。
  会有不敢想象的宝物现世,都误以为是结界出现了裂缝。纷纷跑去查探,结果还真别说,结界出现部分的不稳定。
  加固后,众多老怪物便没有再去理会。误打误撞的,因为大家盲目的认定,让张舒曼逃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三天过去了,并没有察觉到天月老怪物言,关于结界出现异动。也就是说,这三天内并没有星海修真界的人到世俗中窥探。这个发现,让神经紧绷的张舒曼,狠狠的松了口气。
  逃过一劫,暂时而言,这月宫的秘密总算是守住了。没有引来那些老怪物抢夺,便没有再停留。
  直接祭出了莲台,带着大家飞回了出发地。
  迅速快的比飞机还夸张,像是一道流星,一闪而逝。快的令人无法捕捉,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快的速度,大家站在莲台上愣是半点颠簸的感觉都没有。甚至,连刺骨的风都感觉不到。
  如履平地,让两个船夫以及初试在天上飞行的众人,无不惊叹连连。
  短短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大家便回到了原来的出发点。让侯元宝将毁船的银子,给了船夫,大家便悄然的扬长而去。
  “大姐,我们现在去哪里,是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继续玩?”
  脚上加持了一个轻身术,即使是用步行,速度也丝毫不逊于骑马。并且,走了一路,也感觉不到疲惫。反而对法术的修习运用,得到了更好的提升。
  “怎么,舒朗是不是想提议,大家去京都走走。顺利,再去看看龙苑那丫头?”
  暧昧的眨了眨眼睛,舒朗脸上的赤色太过明显。让人想猜不出舒朗心里真正的想法都难,戏谑的调侃了句,张舒曼一点也不意外自家的弟弟已懂了少年怀春。
  没办法,谁叫这个时代的人都早熟。
  “大姐真坏,我才没有这个意思。”
  捕捉到大家瞥来古怪的目光,舒朗脸登时更是爆红的跟猴屁股有的一拼。死不承认,他是有些想小未婚妻了。
  却不知道,他这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更是逗的大家失态的哈哈大笑。
  “好吧,既然如此,本来你大姐还有我想着。顺路再到京都去逛逛,不过舒朗不想去,那我们就算了。打道回家,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闭关修练。争取尽早的突破练气中期,曼曼,你说是吧。”
  平日看舒朗懂事的很,难得看到舒朗难为情的样子。唐武也觉得颇为有趣,忍不住合着张舒曼,一并打趣起舒朗。
  脸上欠扁的坏笑,逗的舒朗尴尬,又有些焦急。
  “别、大姐,没有我也想去京都。”
  明知道姐夫是在打趣他,但心急的舒朗。还是有些怕大姐同意直接回家,连忙主动的招认。
  “看你急的,真是有了媳妇就忘记了大姐。想去京都也行,不过大姐还有你姐夫就不陪你去了。我们还得去你姐夫的家里走走,无邪还有清风上人就麻烦你们俩个陪着舒朗,到上京走一趟。”
  轻咳了一声,收住了笑,张舒曼认真的道。
  “大姐不去?姐夫家,哪个家。”
  舒朗愣了愣,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除了唐家村早就分了的家,姐夫还有第二个家吗?
  “师傅,不用我们跟着去,给师傅撑腰吗?”
  唐武的出身,无邪老人早早就调查清楚。自然也知道唐武原本是江湖中盛名唐家的嫡出,只是早年负气离家。
  没有想到,竟然躲在了乡下之地打猎过平凡人的日子。并且,还认了一个乡下老妇为母亲,如今成功名就。回去的意思,无邪老人自然也猜的出其中的大概意思。
  唐家的人可不好惹,特别是再在当家的唐凛然。不仅是武功高强,而且为人极为势利。为了往上爬,更不是惜宠妾灭妻。唐武负气离家多年,愣是为了讨好新妻,连半个人都没有派去找。
  着实令人看着都感觉寒心,这次唐武突然说要回去。
  只怕是,有好戏可看了。就是不知道,这唐凛然若知道了这个儿子,离家后不仅当上了将军。更是娶了个人人羡慕的好媳妇,会不会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又或者再次豁出老脸,不惜重新讨好。
  “不用,只是处理当年的一点小事,不会让曼曼委屈。”
  听着无邪老人的话头,唐武便知道,无邪老人肯定是知道了那些事。与张舒曼相视了一眼,唐武认真的表明了立场。
  “舒朗听话,这些事,大姐不想你跟着参与进去。只是一点小事,等你姐夫处理完了,便会直接回家。舒朗要是跟龙苑玩腻了,也可以直接回家。又或者,要是四王爷同意,直接拐着龙苑一起回来也没问题。”
  揉了揉舒朗的头发,捕捉到舒曼眼中的不舍。张舒曼展颜一笑,轻声的提醒着。
  “我明白了,大姐不用担心我。”
  舒朗不是一个喜欢死缠烂打的人,相反明白事理的很。心思转了一圈,便想明了其中的许多隐晦。
  这是姐夫的家事,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不管是什么,也不便插手,理解的点点头。
  至于清风上人,被指派跟着舒朗一起去京都。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想了想,还是识趣的答应了下来。反正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分开一段时间,绕一圈最后还是可以见到。
  于是乎,大家半路一分为二。张顺还有春雨等,还能继续陪同主子左右,显的很是高兴。
  大家的脚程极快,路上顺手的解决了几窝山贼。顺手牵羊发了点小财,不觉间便到了曾经最初生养唐武的出生地。
  唐家在当地而言,也算是大家族。门成做的极为大气,四个手持武器的护卫守门。唐武等人一经靠近,立马厉声的警告。
  “站住,你们是谁,到唐家所为何事?”
  “哼,怎么你们连自家大少爷都不认识了。瞎了你们的狗眼,让开,别让本公子动手。”
  虽然离家多年,但对守门的几个护卫,居然都没有一个认出他。反而拿他当外呼喝,让唐武脸上感觉有些难堪。
  如同被人狠狠的搧了一个耳光,火辣辣的刺痛。
  难道他离开了这么多年,那个狠心的爹,真的彻底的当他死了。冷厉的眸子森寒的扫向四个护卫,眼中嗜血的幽光,让四个护卫心惊不已。
  面面相窥一眼,不解眼前气势惊人的男子,到底有何目地。
  大少爷?
  大少爷不是前一阵子出事了,一直再没有回来。听着小姐的转叙,大少爷十有*可能是出事了。就算是大少爷并没有出事,也别当他们是瞎子,认不出自家大少爷长相。
  这群人看着气度不凡,也不像是普通。但是也不能当他们是傻子耍,想骗他们放这些人进去。唐家的门坎,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也能进去的。
  感觉被人戏耍了。四人顿时有些恼怒的狠瞪了一眼唐武。特别是想到刚刚,有一瞬间被对方的气质震慑住。
  抽出了腰间配着的剑,气势汹汹的再次警告。
  “住口,你当我们是白痴,连自家大少爷都认不出来。不管你是谁,要是没有主子的许可,或者是请贴,请立即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唐家不是谁都可以撤野的地方。”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就在这紧张时刻,一道娇柔的声音突然内门传来。
  “小姐,这些人来府上找麻烦,还自称是我们唐家大少爷。真是大胆包天,连大少爷都敢冒名顶替。”
  退至一边,四人中的其中一个护卫立马狗腿的汇报情况。
  “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是你?你来我们唐家目地何在,说,我大哥唐保仁是不是在你手上?”
  唐诗诗一眼便认出了张舒曼便是当天在京都抢客房的人,不由的妒由心生。再瞥了一眼唐武等众人,一个个皆是人中龙凤,俊男美女。都快闪花了唐诗诗的眼睛,特别是看到唐武时,更是眼珠子都差点没瞪直。
  惊艳过后,唐诗诗总觉得唐武的脸看着有些面熟。只是一时间,又想不出个理所以然。
  “你认识我?唐保仁是谁,我没有听过。”
  有人认出她,张舒曼并没有太过出奇。因为天龙国认识她的人多如牛毛,只是眼前的小美人。张口便是跟她讨要哥哥,让张舒曼莫名其妙的很。
  她又不认识,哪知道这女人的哥哥在哪里。
  “放屁,你敢否认,我大哥之前在京都一眼就相中了你。追着你离开了京都,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大哥在哪里。告诉你,最好是乖乖将我大哥交出来。这里可不比在京都,要是你敢不交出大哥,否则本小姐就让你死的很难看。”
  仗着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唐诗诗说话更是嚣张。也不怕让人看了说闲话,不客气的扬起了手着的鞭子,直言威胁。
  只是说出了话,却是让人哭笑不得。
  什么叫她大哥看上了张舒曼,而且还追着人家离开。
  不过这话到是提醒了张舒曼,灵光一闪。猛然想到了一路偷偷尾随,想打她主意的采花贼。难不成,那恶主的贼子,就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大哥。
  要真的是这样,还真是大水冲的龙王庙。没有想到,她居然一早就跟唐武的本家人遇上了。而且还动起了手,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可能是唐武亲兄弟的男人。居然还想到了打她的主意,结果不敌,折在了她的手上。
  与唐武相视了一眼,张舒曼无语的嘴角抽了抽。对唐诗诗嚣张的威胁,更是反感的很。有这样不知所谓的情人,怪不得唐武当初会受不了,负气的离开。
  要是换作是她,有个采花贼的兄弟,还有个嚣张野蛮的妹妹恐怕也顶不住当没有这些亲人。
  唐武听到唐诗诗的话,也有些意外。不过在听到唐保仁,也就是那个老贱人的儿子。居然想到了打曼曼的主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贱人生的儿子就是贱,连嫂子都敢起歪念。就是曼曼杀了,也是死不足惜。
  “哼,好大的口气,你大哥我不认识。不过,要是你说的是我遇到的那个不长眼的采花贼,倒是有些印象。”
  冷冷的睨了一眼唐诗诗,张舒曼意味不明的挑了挑意,故意吊着唐诗诗的胃口。
  采花贼?
  唐诗诗全身一震,立马便猜到,对方口中所说的人。必定是自家亲大哥无疑,别人不知道,唐诗诗可是清楚的很。大哥在背地里,偷偷干的那些荒唐事。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舒曼,唐诗诗没有蠢得承认自家大哥就是采花贼。
  “住口,休得胡说,敢污蔑我大哥。小心我用针将你这张恶毒的嘴巴缝起来,以后都别想说话。说,我大哥你藏哪去了,告诉你。我大哥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还以为自己多高贵,一个巴掌拍不响,还不就是只知道勾搭人的贱人。”
  唐诗诗可真是不怕死,反咬一口就算了。还敢当着唐武的面,说张舒曼是贱人。话音刚落,啪的一声,脸上便多了一道鲜红的五指印。
  半边脸更是高高的肿起,一抹血丝从嘴角溢出。头上金光闪闪的发簪掉了一地,头发散乱,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贱人,你是什么东西,敢胡说八道。再敢说曼曼一字不中听的话,我就让你去阎王那里报道。”
  阴寒的眸子闪过一抹嗜血的精芒,唐武看着跟疯婆子没什么两样的唐诗诗。眼中布满了不屑,有一瞬间,唐武想直接要了唐诗诗的命。
  哪怕,这个长眼的白痴,身体里有一半流着跟他同样的血液。
  同父异母的妹妹又如何,再敢对曼曼出言不逊,杀了也是死有余辜。果然,那老贱人生出来的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个是下流的采花贼,一个则是不长眼的白痴女。
  “啊,你、你是谁,居然敢在唐家的地盘上。打本小姐,混蛋,你们还愣着干吗?来人,给本小姐将他们拿下,死活不论。”
  捂着火辣辣刺痛的脸,骄傲如唐诗诗。作为唐家的大小姐,自小哪里受过这样的委曲。来从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几曾何时这样丢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