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89部分

法。我们都不懂破阵,所以未能进去。这次请诸位道友,也是想诸位助一臂之力,破除阵法。若是成功,这小参果还有洞府中发现的一切平分。”
  被怀疑,马至先显的有些不悦。不过想到这行的目光,马至先耐着性子,一脸诚恳的再三保证。
  “星月仙子你太多疑了,不管真假,一会到了自然便分晓。”
  另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眼中难掩渴望的道。
  无怪乎这个金丹中期的老者激动,修为一直停滞不前。而寿元却已经到了极限,为了突破,拼力一搏。即使是陨落,也甘心情愿。
  大能者洞府,小参果?
  张舒曼神识突然发现数里之外,数道身影正冲她们这边飞来。让张舒曼不得不警惕的用神识盯着,却没有想到,意外的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不由的眼睛一亮,跃跃欲试想跟上瞧瞧,这小参果是否真假。
  若是真的,那可真是大好事。她暂时还用不上,不过,能给唐武弄得也好。最好起码的,进阶金丹期手到擒来。甚至,突破到金丹中期都可能绰绰有余。
  可能是急着探宝,这些修为最弱在金丹期以上的散修团队。虽然也发现张舒曼等,却没有眼红的下来抢大家所得。瞥了一眼,便匆匆的离开。
  “曼曼,怎么了?”
  唐武也敏锐的感应到有神识往这边扫来,又见面有异色的张舒曼,不放的询问了句。手中还拿着一棵刚用玉锄挖下的黑灵花,连根一并完好的挖下。准备献宝的,将手中完好的黑灵花送给张舒曼种在空间里。
  “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你在这带着大家历练。先别往深处走,我跟上去探探,到时我会来找你。”
  默契的接过了唐武递来的花,趁着没有人注意。张舒曼直接将花丢进了空间里,小白发现了自己会帮忙种好。
  “那,你注意些,我等你回来。”
  虽然不知道小媳妇口中有趣的事是什么,神神秘秘的。不过相信小媳妇的本事,唐武也不是迂腐的人。点点头,只是不放心的叮嘱句。
  “放心,会的。”
  话刚落,张舒曼的身影便从原地消失。追上了前面的几个散修,看看这小参果真不是真有其事。
  “主人,我感应到,前面似乎有好东西。”
  得益于张舒曼不时给的灵丹还有一大堆的灵果,变异寻宝鼠也就是现在被张舒曼取名小宝。像是发现了什么,兴奋的探出头吱吱叫提醒。
  “喔,好东西,看来这些人真的是来寻宝。好了,你先进空间,别让他们给发现了。”
  往身上拍了张敛息符也隐形符,张舒曼小心翼翼,不远不近的尾随。很快飞了数十里,这些实力不弱的散修方落回地面。
  “就在前面了,大家要小心,迷阵中藏有玉蜂群。蜂王有四阶中期修为,星月仙子修为较低。最好是别与蜂目较上,大家都还指望着星月仙子破阵。”
  大家谁也没有发现后面尾随的张舒曼,看着前面并无异样的峭壁。但马至先却知道,这陡峭的山壁不过只是一道幻阵。一但闯入,景象立即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葱葱郁郁的百花丛,花丛虽然。却藏着能令修真者致命的玉蜂,而那只四阶的玉蜂王。
  更是让马至先,以及先前的同伴吃尽了苦头,甚至不少同伴因此丧命于此。
  “马道友放心,这个本仙子自然知晓。”
  星月仙子骄傲的抬高了下巴,眼底却丝毫没有将马至先的叮嘱放在心上。
  到不是说星月仙子实力强大到连四阶蜂王都不惧,而是仗着手中有灵器级的阵盘。即使是真的遇上了玉蜂王,也有自保之力。不然,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持,星月仙子也不会蠢的跑来丢命。
  “一切小心为上。”
  对星月仙子的骄傲,马至先看在眼里。随口劝了句,只希望星月仙子别折的太快。最起码,也得将阵破了再陨落也不迟。
  
第二百零六章 力战火狐
   迷阵,四阶玉蜂王?
  张舒曼远远的监视着,用异能盯着前面的崖壁。原本有些怀疑,但眼下出现的高级幻细。让张舒曼有些相信,这里可能真的藏着一个大能者的洞府。
  加上小宝提醒,附近有宝物。更是让张舒曼欣喜的心跳都快了几拍,不过,这个姓马的修真者。似乎有些古怪,那眼中一闪而逝算计的精芒,让张舒曼不得不心生警惕。
  恐怕,要是她没有猜错,这其中应是有诈。富贵险中求,为了小参果冒一回险又何防。反正,大不了的,要是遇到了不可避的危险,直接躲进空间便是。
  想明白了这点,张舒曼立马放开了胆。确定这些散修走入了阵中一段时间后,方紧随而至。
  往山壁中注入了灵力,身体很轻易便可穿透进迷阵。入目的是大片粉色的桃花林,没有看到蜂群的出现。反而听到了丝丝悦耳的琴音,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清明的双眼,很快变的无神。如陷入了梦中,张舒曼感觉好像又回到了现代。置身于医院中,还看到了曾经的男友。在她下班之际,正温柔的捧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
  突然冲她单漆跪了下来,深情的道:“曼曼,嫁给我好吗?我愿意一辈子只宠你一人,爱你、疼你照顾你。只要是我能做事的,一定努力做到最好,让你一辈子幸福。”
  祝文斌的话,很快便引来了众人围观者的叫好。其中,不少张舒曼熟识的同事,也纷纷热闹的起哄。
  “张医生,答应他,答应他。”
  “我?”
  望着眼前的男朋友,张舒曼突然觉得好些陌生。甚至,祝文斌伸来的手,张舒曼都忍不住下意识的避开了。微蹙着眉头,脑子有些迷糊。好像,她有什么重要的事遗忘了。
  再看看身上的穿着,没有错,是平时最常穿的白色医生服。
  “曼曼,怎么了,你不愿意?我知道你喜欢工作,不过我不介意。婚后若是你喜欢,可以继续做你喜欢的工作。就是生了孩子,若是你不愿意带。我爸妈或者是我辞职亲自带也无妨。”
  眼中的深情不改,祝文斌百依百顺的温柔似能滴出水来。让周围的众人,无不看的羡慕妒忌恨,同时起哄的声音也更热烈了几分。
  结婚?
  张舒曼隐隐觉得哪里不对,迷茫的揉了揉太阳丨穴。耳边听着大家兴奋的叫嚷,神差鬼使,冲动的应了下来。
  “好,我答应。”
  “曼曼,太好了,你答应了。我帮你把戒指戴上,我爱你。”
  欣喜若狂的站了出来,祝文斌几乎是迫不急等的,想将手中的戒指戴到张舒曼手指上。生怕张舒曼反悔,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张舒曼突然感觉大脑传来一股刺痛,脑海中似有谁在不断的呼唤她。
  “主人,主人醒醒,别让迷阵迷惑了。”
  祝文斌冰冷的手触来,让张舒曼打了个激灵。混沌的大脑,瞬间恢复了清白。快速的抽回手,戒备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该死的,明明一早有准备,没有想到还是被迷惑了。要不是空间里龙天的提醒,差点就上当了。什么见鬼的男朋友,早就分了。那贱男另找了白富美,做了一步登天的凤凰男。
  不仅是如意的取了美娇娘,而且还是双喜临门,买一送一。当天,更是无耻的送了婚贴让她参加,祝福这对狗男女。
  见鬼的迷阵,竟然引出了她曾经心底的渴望,企图糊弄她。
  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渣男,想也不想,张舒曼一巴掌甩了过去。即使是假的,过过瘾也值。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直接打的祝文斌吐血。
  周围的看客皆是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的求婚。明明也一脸甜蜜的答应了,怎么一下锋回路转,将男方给打了。
  “曼曼,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
  祝文斌有些傻眼的望着张舒曼,一脸不甘的追问。
  “闭嘴,谁准你叫我曼曼,不过只是个幻象你竟然想迷惑姑奶奶。滚,你到底是什么妖邪,敢在此作祟,还不快快现出你的原形。”
  眼刀子刮了一眼仍在演戏的假祝文斌,张舒曼厉声冷喝。
  素手一挥,整个幻境瞬间被熊熊的大火所吞噬。而这个假祝文斌也立马脸色大变,眼中虚假的深情也随之消失。
  很快画面扭曲,眨眼间,张舒曼又回到了桃花地。
  而假祝文斌也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红色的火狐。警惕的盯着张舒曼,眼中显得有些意外。显然是没有想到,张舒曼竟然能破了幻阵。
  冲着张舒曼张牙舞爪的吱吱叫,张口一道艳红的狐火向张舒曼袭了过去。可惜火狐失算了,这平日火狐认为厉害的狐火。一到张舒曼跟前,立马自动的消失无踪,甚至都不需要张舒曼动手。
  一连试了几次,火狐吐血的发现,愣是半点效果都没有。对上眼前人类似笑非笑的目光,火狐气的眼珠子都快能喷出火来。
  恼羞成怒,火狐伸出了尖利的爪子,狠狠的冲张舒曼的脖子处抓了过去。本自信满满的认定,必能将这可恶的人类脖子拧断。却错愕的发现,反倒是它的脖子被眼前的女修死死的钳住。
  任何它使出吃奶的劲挣扎,伸出爪子想挠对方也没用。
  甚至,将点没将它的爪子都撞断。
  该死的人类,简直是个怪物,身体硬如顽石。它的爪子居然愣是无法伤及对方分毫,这个发现让火狐很是无力。
  “人类,你到底想怎么样,有本事就杀了本尊。”
  “孽畜好大的口气,不过区区四阶初期的修为,竟敢自称本尊。乖乖的将幻阵彻了,若是姑奶奶心情好,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到不是张舒曼过于妇人之仁,见这火狐长的好看,便心存善念放这只主动挑衅的火狐生路。而是对破阵,张舒曼确定不算擅长。而且也不敢贸然搞出大动作,怕心动了先行的散修。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有些微讶,不是说这里头藏了玉蜂群。怎么半只玉蜂不见,反而招上了这只凶悍的火狐。
  捕捉到火狐眼中的杀气,张舒曼脸色一冷。知道对付这些妖兽,耍嘴皮子功夫是行不通。必须给点苦头,这只火狐才会服气。张舒曼突然冷哼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呜,你、你,人类放开本尊。”
  被眼前的女修死死的钳住了脖子,火狐几乎喘不上气。愤怒的瞪着张舒曼,拼命的挣扎,愣是无法挣脱分毫。两眼翻白,嘴角更是不断的溢出了鲜血,沾温了地上片片粉色的桃花瓣。
  明白张舒曼的意思,只是妖兽的骄傲。火狐怎么甘心低头,怒气冲冲的叫吼着。凶恶的目光,似恨不得将张舒曼给活剥了。
  “嘴硬,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你是不会学乖。”
  无视火狐眼中的杀气,张舒曼再次加重了力道。痛的火狐差点没晕厥过去,生死关头。即便是骄傲如火狐一族,也不得不愤恨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人类放、放手,我答应。”
  随着火狐的话落,眼前的桃花林以及若有似无迷惑人心的琴音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石门,至于原先跟着的散修,已不见了踪影。显然,可能是先张舒曼一步过关了。
  “早先识趣何必受这份苦,你知道刚才前一批的修真者在哪里吗?”
  将如死狗差不多,只剩一口气缓过来的火狐丢在了地上。张舒曼可不会心软,不客气的准备将火狐的剩余价值全部榨干。
  “卑鄙,不知道,自己找。”
  气愤的瞪了一眼张舒曼,火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知道眼前的人类,不是它能招惹的起。虽心不有甘,却无法做出什么,生怕再被张舒曼逼问。
  狡猾的火狐眼珠子一转,也怕张舒曼反悔,飞快的抽身遁逃。
  紧闭的石门,也随着火狐的消息,吱的一声自动找开。
  张舒曼并没有立马便进去,而是警惕的用神识扫视了一眼四周,以防暗中有人藏身偷袭。还有就是,也怕被那些散修发现伏击她。所幸,没有任何危险发现,垂眸想了想。
  大步的迈进了石门,眼前再次豁然开朗起来。一条宽阔的黑水河陡然出现在眼前,四周除了静还是静。
  如暴风雨前的平静,越是看着简单,越是让张舒曼戒备。
  直觉的,感觉到了危险在盯着她。目光瞥向了黑色的河水,是水的问题,还是水里藏了东西。可惜,令张舒曼郁闷的是,神识再次被阻隔根本无法渗透进去,找出河里是否藏了危险。
  扫视了一眼四周,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发现。
  “到底是什么?”
  微眯了眯眼,张舒曼若有所思的盯着眼前的黑水河。突然间,惊喜的发现,河对面竟然生长了大片的灵草。思索了片刻,张舒曼立马猜出了这些灵草的来历。紫芝草,二阶灵草,虽然算不上什么珍贵,但对成丹有不错的辅助作用。
  
第二百零七章 遇上强敌
   再用异能也未能发现这黑色的河水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
  垂眸思索了片刻,张舒曼将小宝召了出来。
  “小宝,你能发现河底藏有什么吗?”
  小宝好歹也是变异寻宝鼠,虽然等级还不够。但这天生的敏锐,却是不可磨灭的。
  能帮上主人心,小宝显然很是兴奋。点点头,探出小鼻子用力的往黑里嗅了嗅,立马感应到了危险。微眯了眯眼,思索着那股危险的气息来自何物。很快,小宝便有了答应,激动的道。
  “主人,主人小宝知道,河底藏了好多恶魔鱼。会喷出黑色的毒液,也会跳上来咬从河上经过的人或者是妖兽。这些河水会被染黑,正是因为这些恶魔鱼的毒所至,若是修真者掉下去必死无疑。”
  恶魔鱼?
  张舒曼微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么快便遇到了棘手的敌人。想到了什么,张舒曼试探着丢了个灵果。
  果真一如小宝所言,一只只巨大的鱼怪从水底跳了上来。张开了尖利的牙齿,直接一直便将灵果吞进了肚子。不少的恶魔鱼也兴奋的浮出了水面,腥红的鱼眼贪婪的盯着张舒曼。
  似乎就等着张舒曼过河,然后将张舒曼一把拖进河里分食。
  万物皆有相生相克,张舒曼拧眉思索着。该用何种办法,突破重围,可以飞到对岸。而不会被这些丑陋的恶魔鱼攻击,拖进了水里。
  目光不经意的瞥向了岸边大片的紫芝草,一个激灵。立马便有了主意,对了,她怎么忘记了这点。这紫芝草虽然作用不大,但却是天生恶制这些恶魔鱼的好东西。虽然不足以致命,但却能让这些恶魔鱼吃下后晕厥。
  迅速的一招手,凭空凝成一道大掌,将对面岸上的紫芝草采了一把。果断的丢进了河里,紫芝草的香气很快便引来了恶魔鱼的疯抢。
  片刻后,这些恶魔鱼如同喝醉了一般。一只只鱼肚翻白浮在了水面上,见此,张舒曼稍稍松了口气。打铁趁,也怕这些恶魔鱼醒神的快。
  身上加了一道防御,便闪身跃到了河的对面。抱着雁过拔毛的心里,这种能对付恶魔鱼的紫芝草,张舒曼拔了不少丢进空间里。免得以后哪天用的上,却苦于无处可寻。再于,平日拿来融丹也不错。
  “好了小宝,你先回去。”
  将小寻宝鼠送回了空间里,张舒曼继续前行。步行了不久,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条宽阔的石板路出现在眼前,两边道上种植了大片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让张舒曼惊喜的两眼直发光,只是想想似乎哪里不对劲。
  止步不前,张舒曼并没有因此兴奋的冲上去。将这些宝贝收入囊中,细心的扫视了一遍。
  惊讶的发现,果然是不妥。
  这些奇花异草空有其形,但灵气明显不足。微眯了眯眼,谨慎起见张舒曼决定没有动手去采。继续前行,或许这些应该是那位前辈给后辈的考验。
  随着心境的转变,眼前的一幕瞬间摇身大变。诱人的珍奇,全部变成了一只只栩栩如生的石雕。更令张舒曼惊骇的是,这些石雕似乎都有生命一般。那妖异的眼瞳,带着一股嘲讽。
  想明白了什么,张舒曼脊背冒了身冷汗。
  幸好刚才没有贪心,将要去摘这些东西。否则,恐怕真的可能被这些石雕一口吞进了肚子。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者的杰作,这些石雕一个个体型庞大,若是没有猜错。这恐怕还真的不是普通的石雕,而是傀儡机关兽。
  一但碰触,便会活过来攻击人。
  谨慎的继续上前,这些石雕静静的蹲守原地。随着张舒曼大步向前,道两边的石雕如虚幻,渐渐随之消失无踪。
  一切仿佛只不过是幻像,一道晕眩后,张舒曼发现已置身在一片药园中。浓浓的灵气扑鼻而来,让张舒曼精神为之一震。更令张舒曼惊讶的是,这里的灵气浓郁的,凝出了层层的灵雾。
  让人感觉如置身于仙境之中,不远处的池中,竟然还种着小片的玉莲。一朵朵碗口大小的玉莲美的不可思议,如真玉所雕刻。七彩的华光,让人目光瑕接。当然,还有那一株株的灵植,灵果,也是让人迷花了眼。
  更令张舒曼惊喜的是,之前那些散修所提到的小参果,似乎也在此园中。
  想到了什么,张舒曼并没有急于动手摘取。警惕的用神识扫视了一眼,发现并没有找到众散修的身影,反倒是在小参果树下,发现了一只五阶初期的巨犀牛。除此之外,不少的灵花上,都有玉蜂在采蜜。
  目光闪了闪,难道那些散修还没有闯到这关。又或许,大家进往幻阵后,所遇到的路线并非一至。
  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过,对这些已经眼前的好东西不动心。那是傻子,更何况,她一路偷偷尾随,为的还不正是小参果。思索了片刻,张舒曼迅速的将空间里的小白跟小寻宝鼠召了出来。
  “小白,你们帮忙将这些灵植搬进空间里。迅速快点,别让人发现了。”
  普通的玉蜂,别说是小白,就连身为寻宝鼠的小宝都不惧。眼馋的盯着一池的玉莲,张舒曼连客气二字都没理会。连着整个池子,直接移进了空间里。谁让,这池水也是宝贝。
  不仅池底铺了大大小小的灵石,还有七彩的锦鲤,甚至连水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品灵泉水。
  以其留着让别人捡漏,还不如自己偷着乐。
  “好东西,主人放心交给我跟小宝。”
  看着满园的好东西,小白惊喜的瞪直了眼。二话不便,便动手开工,不断的用法力控制着玉锄,将各种灵植丢进空间里。至于飞来攻击的玉蜂,小白连看都不屑看一眼,直接无视。
  目光移向了最难得的小参果,张舒曼激动的两眼放光。
  巨犀牛似乎发现了张舒曼的意图,立时大怒,凶恶的瞪着张舒曼。似乎在警告张舒曼,若是敢打小参果的主意,必要与张舒曼一决胜负。
  “等等不对,他们先前好像有说,这小参果有阵法。”
  灵光一闪,张舒曼猛然想到她遗忘了什么。止住了上前的步伐,细心的留意着小参果的四周。想想又不对,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阵法的痕迹。难道是被误解了,还是说,事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摇了摇头,管它是什么,先将这小参果弄到手再说。若是等那些散修来了,再想动手更麻烦。
  打定主意,张舒曼大胆的上前主动挑衅巨犀牛。一招手,直接一道掌心雷劈了过去。倾刻间,便将巨犀牛激怒,冲着张舒曼杀气腾腾的大吼。笨重的蹄子跺了跺地面,如脱轨的火车头冲着张舒曼扑了过去,尖锐的犀牛角凶狠的顶向张舒曼。
  完全是以蛮力对敌,恐惧的力量,让张舒曼也不敢贸然去接。
  身形一晃,避开了巨犀牛的致命一击。
  看着一脸戏谑的人类,巨犀牛气的不轻。也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类女修,居然能避开它的攻击。只是意外归意外,并不代表巨犀牛便会欣赏一个人类女修。更不可能,因此将它守护的宝贝小参果拱手送人。
  反而凶恶的瞪着张舒曼,恼怒的咆哮一声。微低着头,突然间头顶上的犀牛角聚出了一道紫色的光芒,直击向张舒曼。
  “该死。”
  低咒一声,张舒曼无奈的发现,她竟然避不开巨犀牛的攻击。被这道紫色的雷光,当场劈了个正着。
  轰隆一声巨响,阵阵黑烟冒出。张舒曼整个人差点被劈了个外焦里嫩,头发还有全身的皮肤。被劈的裂出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更惨的是头发,直接被劈的焦黑,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残余的雷电仍在张舒曼体内乱窜,疼的张舒曼整个人抽搐不已。
  不愧是五阶的高阶妖兽,实力果真是不容小瞧。
  “主人,你没事吧。”
  眼睁睁的看到主人被巨犀牛古怪的紫色雷电击中,小白还有小寻宝鼠担忧的追问。又怕给张舒曼添乱,不敢上前,也没有资格与五阶的巨犀牛交手。
  连主人都被劈中,而且似乎还伤着了。若是轮到它们,恐怕只有被虐的连渣都不剩的份。
  望着眼前人类狼狈的惨状,巨犀牛总算是得意了一回。趁胜追击,再次发狠的凝聚力量,往张舒曼轰了过去。
  “该死,还来。”
  捕捉到巨犀牛眼中的杀气,张舒曼脸色大变。尝过这紫色雷电的厉害,除非是脑抽了,才站着继续让巨犀牛当靶子劈。
  快若脱兔,张舒曼纵身一跃,险险的避开了巨犀牛的攻击。
  一击不中,脾气火爆的巨犀牛不爽的大吼一声。再次重新聚出一道紫雷,不客气的击着张舒曼劈去。
  不消片刻的功夫,整个药园被轰的乱成了一团。就连小白还小寻宝鼠,也几次三番差点被劈中。唯有小参果树,仍好好的,半点损伤都不见。
  “孽畜,你别人太甚,当姑奶奶是病猫。看招,疾。”
  落于弱势,被巨犀牛追着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张舒曼自己也有,气红了脸。怒不可支的厉声大喝,素手一挥,迅速的凝成一道火龙扑向巨犀牛。
  
第二百零八章 截胡成功
   三昧真火?
  巨犀牛微愣,显然是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类,竟然会有极为恐怖的灵火。犀牛角上的紫雷,与三昧真火凝成的火龙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顿时间,火光四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几乎让整个药园都失控的剧烈颤动。最终火龙以及紫电皆双双消失无踪,地下残留下随处可见的狼籍。
  表面看着三昧真火是可以与巨犀牛的紫雷,不相上下。但事实,张舒曼输了,剧烈的力量余震,让张舒曼连吐了几个淤血。目光沉了沉,盯着虎视眈眈的巨犀牛,张舒曼不得不慎重又慎重。
  这家伙真是够皮粗肉厚,如此恐怖的力量冲击,愣是半点事也没有。再瞥了一眼巨犀牛头上古怪的角,让张舒曼有些无力。
  这恐怕不是一般的巨犀牛,而是变异巨犀牛。怪不得,如此的难缠。抹去嘴角的血迹,瞪了眼巨犀牛。她还真就不信了,不过只是一阶之阶,她就真的奈何不了一头五阶妖兽。
  轻叱一句,招手将金剪召了出来。速战速决,万一要是斗的二败惧伤。又被那些散修给盯着,腹背受敌可就亏大了。
  最重要的是,那棵小参果她还没弄到手。
  极品灵器!
  巨犀牛惊惧的盯着由双蛟化成了金剪的法宝,下意识的产生了退意。迈开了四蹄,企图避开袭来的金剪。可惜根本没用,这金剪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无论巨犀牛逃到哪里,都能精准的追上。
  累的巨犀牛气喘吁吁,尾巴被金剪给剪断。痛的巨犀牛爆跳如雷,失去理智,直接想用尖尖的牛角顶向金剪。
  悲催的是,牛角竟然也被剪了下来。
  这牛角可是巨犀牛的力量所在,地位仅次于体内的妖丹。牛角一掉落,巨犀牛顿时如缩水的气球。眨眼间,巨硕的本体便缩了近半。
  该死的人类?
  巨犀牛气的眼珠子都快能喷出火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舒曼。又怕牛角被眼前的人类捡了去,顾不得生气,巨犀牛急忙低头想将牛角捡起。想吞进肚子里,待加以时日。
  炼化后,重新长出。
  “想的美,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察觉到巨犀牛的意图,张舒曼哪里还会傻傻的。将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给错过了,身形一晃,张舒曼勇猛的抡起拳头便往巨犀牛的脑门上砸了下去。
  被巨犀牛刚叼在嘴里的牛角,立时飞了出去。
  小宝不愧是寻宝鼠,天生便能宝,一眼便发现了这牛角的珍贵。快若闪电,倾刻间纵身一跃,轻轻松松将飞出去的犀牛角给拉住。
  生怕巨犀牛冲过来抢,小宝行动有素的直接将牛角丢进了空间里。
  “干的好。”
  张舒曼毫不吝啬的冲小宝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没有防备,被拳头砸头晕眼花的巨犀牛,很快回过神。扫视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的宝贝牛角不见了。再看一脸兴奋的人类,不用猜巨犀牛便知道,自己的角准是落在了这个该死人类的手中。
  气不打一处来,凶恶的目光恨不得将张舒曼给生吞活剥了。前蹄习惯性的趴着土,怒不可支的咆哮。
  只可惜,缺了角的巨犀牛,在张舒曼眼中已然没有了多大的威胁。不过只是待宰的糕羊,意念一动,金剪听从张舒曼的命令再次准备将巨犀牛拦腰剪了下来。
  迅速快的,根本无法用肉眼去看。巨犀牛只来的及惨叫,避无可避。实力大减的它,焉能是极品灵器的对手。整个身体,当场被金剪分成了两半。瘫倒在地上,最终只剩一颗拳头大小的妖兽企图逃脱。
  可惜,被张舒曼一道网子,给牢牢的捆了个结实。装入了玉盒中,留着下次炼丹。五阶的内丹,可是个难得的好宝贝。
  至于巨犀牛的身体,张舒曼也没的打算浪费。肉可以拿来煮着吃,也能增进修为。至于骨头还有坚韧的牛皮,亦是炼制法宝的极佳材料。
  “主人万岁,这么简直便解决了五阶巨犀牛。”
  对强者的崇拜,妖兽比人类修士更强烈。看着地上彻底咽了气的巨犀牛,小宝激动的跳上了张舒曼的肩道贺。
  小白也是惊喜不已,不过却没有失态的挂到张舒曼身上。还记挂着之前主人吩咐的大事,飞快的将一株株宝贝灵植挖进空间里。不少的灵植成了残枝败叶,不过只要根还在。
  移进空间里,应该还能种的活。
  “好了,小宝你赶紧去帮小白,我得去盯着小参果。好像是马上就上成熟了,眼下还不能移。”
  感觉到空气中飘散的灵气越来越浓郁,小参果的果香让人垂涎欲滴。
  “小宝听主人的。”
  乖巧的点点头,小宝灵敏的从张舒曼身上跳了下来,加入了小白的行列。
  目光灼灼的盯着果树上,一颗颗长的跟小娃娃似的小参果。张舒曼望的两眼发光,细细的数了数,一树足足有十三个。别说是单单给唐武一个人,就是大家一人分一个都绰绰有余。
  快熟吧,好不容易解决了守护灵兽,可别辛苦一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反倒成全后来者。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张舒曼炽热的目光下,拳头大小的小参果。渐渐由浅黄,转成了金黄,浓浓的果香几乎能令人疯狂。
  迫不急待的,将一颗颗诱人的小参果装入了玉盒。就在这时,张舒曼的神识突然出了有人闯入了视线。而对方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张舒曼跟踪的一众散修。
  “小白,快闪人,剩下的不要了。”
  用神识传音,张舒曼果断的直接连泥带树,一并给移进了空间里。身形一晃,快速的从原地消失遁走。免得被歹了个正着,至于其他的,溜了再说。
  不消片刻的时间,一众散修出现在了小参果树前。人数缩减了大半不止,而之前遇到,那个骄傲的女修已然不见。众人傻眼的看着遍地的狼籍,再望着空空如也的地方。
  两眼直发晕,而对小参果心心念念的马至先,更是差点吐了口老血。
  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差点将老命都给搭上,不仅没有摘得小参果。甚至连口汤都没能吃喝上,大片的药园,几乎被搬空。仅存的,不过零星几株小苗,或者是残枝败叶。
  “马道友,这是怎么回去,小参果哪去了。该不会,有人先我们一步将小参果截走了?”
  这里似乎刚经过一场大战,一片狼籍。不过,空气中小参果的气息却仍清楚的存在,更是让这些散修不甘就这样白白错失了。
  “追,对方肯定是刚跑没多久,这些泥都还是新翻的。”
  咬牙切齿的咽下喉咙里涌起的腥甜,马至先神识扫视了一眼。率先领队,遁着张舒曼留下的气息寻去。
  一路追出了数千里之外,直到气息完全的消失。马至先不死心的再三寻找,失望的是,对方的气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不管是用灵虫追寻,或者是用灵符皆毫无办法。
  这个无奈的发现,让马至先等人清楚的明白。这个截胡的小贼,修为恐怕不在他们每个人之下。
  “嘻嘻,那小参果好可爱,主人吃不完。可不可,赏给小白一颗?”
  眼馋的盯着张舒曼,小白厚着脸皮讨要。
  “主人。”
  小宝也不甘示弱,水汪汪的眼瞳可怜巴巴的望着张舒曼。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更让张舒曼意外的是,就连小白龙也是兴奋的盯着张舒曼手中的玉盒。只是拉不下神兽的面子,学小白或者是小宝厚着脸皮讨要。
  “行了,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大家都有,还能缺了你们不成。”
  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眼馋的小白等几个,将装着小参果的玉盒递了过去。大家的实力都太低了,以她现在的修为。几乎都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提升实力,绝是必要。
  “谢主人。”
  龙天眼前一亮,接过了玉盒。生怕张舒曼后悔,看也不看便直接往嘴巴里塞,一口吞进了肚子。
  同样,小白也差不多,蛇性难改。囫囵吞枣的塞进了嘴巴里,连小参果的味都没有尝到。当看着小宝在小口小口的啃食,又眼馋的直咽口水。当然,并没有失去理智的抢小宝的份。
  懒洋洋的趴在了地上,准备炼化小参果力量。
  澎湃的力量,让小白感觉到了突破的瓶颈,正在迅速的消失。
  “吃的真快,小白好像要进阶四阶了。”
  惊喜的注视着小白身上气息的变化,张舒曼眼睛一亮。不由的暗暗感叹,不愧是小参果,效果惊人。
  实力本就不高的小宝,更是赶超前头,直接一步轻松的迈进二阶。小参果所带来的力量,却仍旧没有停止,仍不断的提升着小宝的修为。让张舒曼满意的直点头,总算没有白费。
  没有急着也跟着吃,而是苦命的将装着小参果的玉盒收好。将刚刚丢进空间的灵植,以及小参果树找空地种地。浇上灵泉水,见一棵棵灵株都精神抖擞活过来,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至于外面的动静,暂时不打算去理会。
  
第二百零九章 不战而胜
   数天后,张舒曼确定了外面没有人监视着。便闪身出了空间,去找唐武等人。却没有想到,有个更大的惊喜等着她。
  唐武居然自己得了机缘,幸运的突破,已然结丹。望着精神头十足的唐武,张舒曼脸上一喜。一个闪身,来到唐武的跟前,欢喜的笑道。
  “恭喜,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结丹了。本来想将小参果送给你,助你早日结丹。看来现在用不着,不过,这小参果就当送给你当贺礼。待过些时间,等修为稳固了再服用。”
  小参果?
  唐武全身一震,待看到小媳妇递来的玉盒。打开快速的瞥了一眼,唐武惊讶的瞪直了眼。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些天张舒曼不见人影,竟然弄了如此难得的极品灵果。
  若是有了这小参果,待他修为稳固了服下。指不定,可能借机一举突破到金丹后期。想到这个可能,唐武更是喜上眉梢。
  如此一来,他追曼曼的步子就快了不少。思及此,唐武没有拒绝将小参果收好。眼尖捕捉到清风上人那火热的目光,什么话也没有说,更不会笨的将这种好东西白送给清风上人。
  “曼曼,我会努力。”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唐武默默的将小媳妇对自己的好记在了心上。
  “师傅,那是什么果子?好浓的灵气,师傅匆匆离开就是发现了这个果子,还有没有。”
  无邪老人也是一眼便认出了这小参果肯定是好东西,见张舒曼送了一个给唐武。后面就没有别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