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92部分

。若是她没有记错,这位凌霄老祖,可是堂堂凝视中期的老怪物。可是,在尸皇面前,简直脆弱的连只鸡都比不上。别说反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仅仅因为凌霄老祖一句话不敬,差点没要了他的老命。
  深吸了口凉气,张舒曼暗暗庆幸,还好她刚才没有做出任何不敬的举动。不然,就算不死也扒层皮,比死还难受。
  “滚,别再让吾看到。一脸熊样,看来灵引宗也没落了,白瞎了天机子的苦心。记住她是吾看好的人,若你再敢动她,必灭你满门。”
  收回了威压,不屑的看着如死狗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的凌霄老祖。尸皇眼中满满的失望,修真界越来越末流了。同样的修为,连上古时候的一半都比不上。
  他才不放释放了三分之一的威压都没有,便承受不住了。
  不仅实力比不及,就连天机子的傲骨也没有继承。眼底闪过一抹怀念,尸皇挥了挥手。收回了威压,面无表情的警告。
  “是,晚辈谨记。”
  太可怕了,就是灵引宗的老祖宗也比之不及。再听到对方,怀疑的喊着开山仙祖的名号。更是差点把凌霄老祖胆都给吓破了,惊恐的暗忖,难不成眼前的少年,是仙祖的友人。
  想到这个可能,凌霄老祖差点没吓尿。
  听出对方有放他一马的意思,凌霄老祖生怕对方反悔。连忙点头如捣蒜,满口答应,不敢再有一丝的异议。
  使出吃奶的劲,凌霄老祖不敢再看张舒曼一眼。恨不得背后插上一对翅膀,手忙脚乱的遁离。
  凌霄老祖来的突然,离开的也够诡异。惊骇的看着这一幕,张舒曼这才真正的明白,实力决定一切的道理。就因为她实力不如人,所以只能无力的逃。
  尸皇因为拥有无上的力量,不死不灭的身体。嚣张如凌霄老祖,在尸皇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有逃跑的份,思及此,张舒曼更加的坚定努力修练的道心。思索间,张舒曼感觉到心头一震。止步不进的心境,在这一刻突然间飞速增进。
  全身舒畅,一扫心里的阴霾。
  同样的唐武,还有清风上人等也是感触良多。每个人的心境,或多或少,也有一定的增进。
  祸兮祸所依,尸皇浅笑着瞥了一眼张舒曼,眼中的夸赞毫不掩饰。脸上,早已没有了前一刻的威严与冷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离开之法
   “小娃娃不错,吾看好你。加油吧,早日突破飞升,在这个界面呆久了。无趣,吾也想上仙界看看,跟修真界有什么不同。留下印记,放心对你不会有害,等你渡劫的时候,吾再去找你。”
  冲张舒曼一挥手,一道黑色的光芒没入张舒曼的体内。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手臂上便多了一道妖异的黑色彼岸花。
  下一秒,尸皇便如来时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曼曼,你没事了?”
  注视着小媳妇手臂的黑色花朵,唐武担忧的询问。
  “不用担心,我没事,这好像只是一个印记。方便他能在任何地方,可以感应到我的位置。”
  感应了一下身体的变化,张舒曼很快便发现身上的锁定已经消失。只要她想,可以随时闪身进空间。摇了摇头,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精芒。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虽然不明白这尸皇这样做的目光。不过凭直觉,张舒曼可以感应的出来,尸皇对她并没有恶意。更没有要抢她身上东西的打算,不然,她也保不住。
  甚至对她还有好感,帮她解决了凌霄老祖这个大麻烦。
  又想到尸皇走时莫名其妙的话,张舒曼垂眸若有所思的暗忖着其中之意。难不成,尸皇想借她离开修真界,要去仙界。
  灵光一闪,张舒曼这才猛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她怎么忘记了这点,僵尸虽空有不死不灭之身。修练也快,集天地怨气而生。不在六道之中,即使修为再高,也没有突破飞升的机缘。
  想通了这点,张舒曼也明白了,为什么这尸皇明明实力高深。可是却没有被引渡飞升,原来是被天道给排斥在外了。
  “那就好,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我怕凌霄老祖会伤个回马枪,不死心要对付我们。”
  松了口气,只是感应位置,不会造成身体损害。其他的,唐武都可以不去计较。毕竟,对方可是实力不可估量的尸皇,恐怕就是整个修真界也难逢敌手。
  “嗯,你说的对,我们走。”
  想到凌霄老祖眼中的杀意,暂时虽有尸皇震慑住。能退让,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放弃了报仇。运转着灵力,张舒曼再次用莲台带着大家快速的离开。
  就在大家离开了不久,尸皇的身体突然又再次凭空出现。
  望着张舒曼等离开的背影,黑亮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深深的孤寂。千百万年的寂寞,看着身边一个又一个熟识的朋友。陨落的陨落,飞升的飞升,唯有他永远不会变。
  除了修为,在不断的增长。
  每每一觉睡醒,天地时空全部又变了。对什么事,什么人都不再感兴趣。几万年了,总算又遇到一个感兴趣的人。
  想到这,尸皇嘴角微扬,无声无息的追了上去。
  “张前辈,那位大人口中的月宫是什么?”
  眼珠子好奇的贼溜转了转,清风上人笑的很是无害。
  能让尸皇感兴趣,在清风上人想来,十有*是了不起的宝物。只是跟在这位张前辈也不少时间,清风上人并没有见过所谓的月宫。
  “这个吗?秘密。”
  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清风上人,张舒曼故意逗弄的眨了眨眼睛。
  心里实则暗暗庆幸,还好清风上人并不知道月宫的珍贵。更不清楚天月老怪的事,若是这老和尚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她可就麻烦了,倒不是怕老和尚打月宫的主意。
  怕就怕他将她有月宫的事,给透露了出去。可不是每个老怪物,都跟尸皇这般高傲。不屑这点东西,三言二语便轻易的放她离开。
  心有灵犀一点通,唐武似也感应到了张舒曼心里的担忧。拉着张舒曼的手,给予鼓舞。不管发生任何事,两人一起承担。
  见问不出什么,清风上人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果然还是不能,明显被排外了。只是,清风上人也知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不同大家,要么是张前辈契约的仆人。要么,便是一心一意服侍的侍女。
  更何况还有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一个佛修,对方一个术修根就不是一条道上的。虽然有些不舍大家,不过,清风上人心里已经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别离是必需的,只是时间问题。
  想什么来什么,就在清风上人思索间,突然听到张舒曼说道。
  “对了,差点忘记了青莲寺,这座寺庙乃上古时期便传下来。出过无数的高僧,甚至连修成正果飞升的高僧也有。老和尚去青莲寺拜师最好不过,指不定还可以成为下一个得道者。”
  灵机一动,张舒曼猛然忆起了什么,忍不住好心情顺口打趣清风上人一句。
  青莲寺?
  脸黑了黑,清风上人忍不住反醒。他真的那么令人厌烦么,才想起,便立马想到了主意怎么打发他离开。
  “青莲寺,咦主子这个寺庙我听人提起过。寺中有个仙灵台,据说很灵。在那里祈祷天上的神人,便能听到。而且,若是能得机会,在仙灵台上修练,可以事半功倍。”
  春雨喜性热闹,对打听这些趣闻,比大家更为热衷。
  “仙灵台,什么仙灵台,青莲寺很厉害吗?”
  被春雨这么一说,对宝贝无比热衷的清风上人,也忍不住来了兴趣。一扫心里的失落,激动的追问。
  “这是当然,听说这仙灵台是因为有个高僧在那里飞升。因此得名而来,一般人青莲寺都不许靠近。若是清风前辈去了,指不定还有机会在仙灵台上修练。”
  回以肯定的答案,春雨认真的点点头。眼中羡慕的亮光,让清风上人立时对这个未知的青莲寺产生了无限的遐想。恨不得立刻便去见识见识,这青莲寺中的仙灵台是长什么样。
  与唐武相视了一眼,张舒曼抿唇戏谑的一笑。
  感兴趣便好,早日将清风上人打发了,大家相处更自在些。就算遇到危险,大家一起躲进空间里也不用担心。
  不仅是张顺五人,就连春雨还有春梅都心甘心情的与她结下了生死契。永生不得有异心,否则必魂飞魄散。
  “张前辈,我决定了,就去青莲寺看看。”
  片刻后,不用张舒曼催促,清风上人自己主动的开口。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忽悠,吹捧清风上人对青莲寺无比的向往。认定那里便是他的归属,只要留在青莲寺,修成正果指日可待。
  “好,既然你决定,随你。”
  调整了方位,张舒曼御着莲台全力的飞行,往青莲寺方向飞去。生怕半路清风上人脑子又清醒,突然又要改变主意。
  本来就不远,以张舒曼的速度,不消半天的功夫。便到了青莲寺的山脚,山上禁飞,也是为了考验大家的对佛祖的诚心。每个人到青莲寺,不管是修真者也好,还是诚心来参拜的普通凡人。
  皆以步行,即使是在山脚下,随处也能见到不少秃顶的和尚。
  统一穿着白色的僧服,区别身份等级,皆以头上的戒疤点数为证。
  找到组织的清风上人很是激动,立马一改猥琐的表情。再次跟在世俗一样,装出高人神圣的形象,与这些和尚相互打招呼。
  “看来,这事应该能成了。”
  唐武挑了挑眉,望着兴奋的清风上人。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这寺庙看着就知道管理森严。若是清风上人加入青莲寺,以后想再过逍遥无忧。想吃荤就吃荤,想吃素就吃素可就难了。
  “嗯,应该吧,等他点头了。我们差不多,也该去确定这传送阵的事。心境突然了,吞下小参果,突破凝神期便没有问题。是时候考虑离开,至于大家可以进入空间跟我一起离开。”
  经由尸皇的提醒,张舒曼已经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不用非得等大家,一定要凝神期才能用星际传送阵离开。
  空间连天道雷劫都可以避开,区区这点星际传送又算得了什么。
  “曼曼,你的意思是说,不用等我突破到凝神期。也可以一起离开,真的可以吗?”
  眼睛一亮,唐武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
  “嗯,若是没有意外,应该不成问题。就是有点不放心舒朗,若是此行一走,恐怕不知该何年何月再聚。好在进入修真界的地方,还有方法我已经提前告诉他。百年内,他恐怕都会呆在世俗。或许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有缘总会再聚。”
  离回家的路又近了一步,虽然高兴。只是想到舒朗这个可爱的弟弟,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伤感。怕这一走,以后再也不能见面。
  摇了摇头,嗤笑一声,她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多愁善感了。难道是被清风上人给感染了,鼻间嗅着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有凝神的作用,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底涌起淡淡的乡愁。
  “好重的晦气,何方邪物,敢大胆包天闯入我佛门重地。”
  闭关静修的老方丈,似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厉声大喝。身形一晃,倾刻间从禅房中消失。
  
第二百一十七章 被灭口了
   “你们是何人?”
  老方太突然凭空出现在张舒曼等人跟前,目光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张舒曼。很快便感应到,这股妖异的尸气,正是从眼前的女修身上散发出来的。
  只是,结果并非老方丈所料,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僵尸闯入清莲寺的清修之地。眼前陌生的女修,虽然身上有淡淡的尸气。但并非僵尸,而是货真价实的修真者。目光沉了沉,老方丈眼底掠过一抹疑惑。
  好奇的猜测着,对方身上不散的尸气是打哪沾上的。如此诡异,让人感觉到危险,甚至是心悸。
  正邪不两立,而古有言邪不胜正。让他感觉到危险,老方丈不敢想象,这个尸修的修为该有多可怕。
  也让老方丈惊诧的是,眼前的一群修真者,看着都年纪并不算太大。但是修为却高的出奇,特别是这对男女,更是令人惊叹。一个已是元婴期,一个则是金丹期,什么时候修真界出了这么一对绝世天才。
  “您是方丈,晚辈只是一介修,免贵姓张。这些是我的朋友,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想让一位朋友来青莲寺拜师。”
  看着突然出现的老和尚,再瞥了一眼对方身上穿着的红色袈裟。张舒曼立马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只是,就是不知道这位老方丈怎么会突然找上她。并且,眼中那若有似无的敌意,又是何因。
  她自问来到修真界后,并没有招惹过和尚。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里可是佛修的聚集地。周围已经有好几个和尚,投来戒备的目光。让张舒曼不得不谨慎以对,执手行了个礼,不卑不亢的道。
  拜师?
  老方丈微愣,显然压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理由。一群修真者拜师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想中途转修。
  孤疑的扫了一眼张舒曼等人,目光不经意的停在清风上人身上。这个和尚有些眼生,好像并不是寺中的和尚。难道,这个小姑娘口中的朋友,就是这位。
  “贫僧清风见过方丈,方丈不必疑虑,贫僧原本只是一介游僧。久闻青莲寺胜名,便想慕名而来。寻访更高深的佛修,还望老方丈成全。”
  对上老方丈质疑的目光,清风上人立马便知道他的机会来了。顿时心里大喜,假意轻咳了一声,清风上人一派义正言词的恳求。高僧的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让春雨看的都目瞪口呆。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游僧也是我佛门中弟子,佛法交流自然是乐意之至。不过,这位施主,不知老纳可否冒昧的问一句。”
  清风上人身上的佛修气息,老方丈自然能感应的出来。天下佛修本是一宗,断然没有排外的道理。点点头,老方丈很大义的答应下来。
  目光移向张舒曼,想了想,忍不住想问出心里的疑虑。
  “方丈请说。”
  张舒曼并不知道老方丈已经察觉出了她身上的异样,更不知道,这些佛修天生对邪气敏感。想也不想,便点头答应。
  只想着将这老方丈哄好了,答应收人,省了她一件心思。
  至于唐武,虽然没有再察觉到老方丈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但心里竖起的戒备都没有松懈。唐武并没有忘记,前一刻老方丈眼中的敌意。
  “施主快人快语,那老纳便实话实说了。不知施主身上的尸气,是从何处沾上,为何不会消散?”
  见眼前的女修答应的利落,老方丈松了口气。也没再兜圈子,直截了当的追问。目光灼灼的盯着张舒曼,没有错过张舒曼脸上的表情。
  “尸气?”
  心底微微吃惊,张舒曼没有想到,尸皇在她身下种下的印迹。这青莲寺的方丈,居然能感应的到。
  怪不到她才到山脚下,这本该在寺中清修的老方丈,会突然出现在此处。目光闪了闪,张舒曼思索着该如何解释这事。能不能,把尸皇的事道出。未等张舒曼解释,找到组织,激动过头的清风上人抢先把话说了出来。
  “方丈这个贫僧知晓,是因为前些天,我们意外遇到了尸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尸皇在张前面身上种下了追踪印迹。”
  “你说什么,尸皇,难道是他醒了?”
  老方丈脸色大变,显然是没有想到,传说沉睡了无数年嗜杀的尸皇醒了。若是尸皇作乱,整个修真界几乎无人是敌手。打了个冷颤,古怪的注视着张舒曼。不解眼前的女修,有什么能令尸皇另眼相看的。
  居然可以在尸皇手中逃出生天,难不成,是尸皇看上这个女修了?
  盯着张舒曼好看的脸,老方丈突然跳脱的想。好在这个想法,老方丈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否则唐武一定翻脸。
  清风上人擅自做主,将尸皇的事陡了出来。让张舒曼还有唐武皆脸色微变,看着清风上人的目光瞬间多了一抹疏离。清风上人的心思,恐怕就是想借机立点功,好让老方丈另眼相看。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现实,让张舒曼暗暗庆幸,还好从头到尾都没有将空间的事告诉过清风上人。
  否则,难保哪天会不会被这清风上人出卖。
  “是的,出家人不打诳语。”
  清风上人一心顾着讨好老方丈,并没有察觉到张舒曼等眼底的冷意。自顾的保证着,生怕老方丈不相信他所言。也并不知道,他的一言一行,其实一直都在尸皇的监视之下。
  “原来如此,施主可否告诉老纳,尸皇醒来可有什么目地。”
  尸皇现世可是件大事,一个不小心,便可以引来血雨腥风。让老方丈不得不谨慎行事,知道眼前的女修跟尸皇一面之缘。自然不会放过机会,打听清楚尸皇的动向。
  “这个,老方丈抬举了,尸皇大人的心思。我一个小小的修真者,岂能猜得。此行的目地已经达到,清风上人既然决定了要留在青莲寺。那么我们就不便再打扰,就此告辞吧。”
  对尸皇,张舒曼心里是畏惧的。加上身上被尸皇种下了一朵跟踪器差不多的印迹,谁知道尸皇是不是可以通过这朵诡异的彼岸花监视着她。
  多说多错,反正目地已经达到,将清风上人这个大麻烦解决了。除非是疯了,才会想继续留在青莲寺。看着这老方丈的表情,显明是知晓尸皇。本就不是一路的,张舒曼也担心不小心被这老和尚给算计了。
  毕竟,这修真界的和尚,可不是全都善良的。杀人,抢劫或者其他,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张前辈,这么快就走,不一起进寺里?”
  清风上人没有想到,张舒曼刚送他到山脚,便要离开。有些不舍的想挽留,心里也有些期待,张舒曼会不会送他一些离别的赠礼。
  “不必了,我们还得寻回家的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缘自会再见。”
  唐武面无表情的截断了清风上人的话,不冷不热的道。
  张顺还有无邪老人等,不说话,对清风上人这个唯一的外人。说实话,也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加上一路清风上人的表现,也实在难亲切到哪去。
  “各位施主,急了不急在一时。老纳看大家也有佛缘,若是没有别的急事。可以跟随老纳到寺中的圣地,仙灵台一观,修练一段时间亦可。”
  没有打听清楚尸皇的事,老方丈怎么舍得放张舒曼等人离开。垂眸思索了片刻,不余其力的加入劝说行列。甚至,为了留人,不惜将仙灵台也贡献出来。
  只是老方丈却不知道,他表现的越是明显。心生警惕的张舒曼等,就越是坚定了尽快离开青莲寺。尸皇太可怕了,若是可以,张舒曼宁可从没有招惹。
  “不必了,方丈我们去意已决。告辞,后会有期。”
  瞥了一眼清风上人,张舒曼直接祭出了莲台。冲大家使了个眼色,拱手匆匆祭莲台离开。
  四周有不少的修真者,还有普通凡人盯着。老方丈也不好强硬的留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舒曼带着众人离开。望着眨眼间便消失无踪的莲台,老方丈也有些惊诧。
  这个年轻的女修,手上竟然藏如难得的飞行灵器。
  最后又将目光瞥向清风上人,老方丈心里很快便有了主意。走了一个身上有尸皇气息的女修,不过还有,留着一个同行的同道。
  “你可以告诉本方丈事情的原由吗?尸皇觉醒,关系着整个修真界的安定,非同小可。若是你能一五一十的告知,便是大功一件,老纳可以答应收你为徒。”
  老方丈睿智的目光注视新旧清风上人,一脸大义的承诺。
  “谢方丈慈怀,张前辈跟尸皇遇上,好像是因为那月?”
  清风上人话刚到嘴边,还未将‘月宫’二字道出。突然一道杀气袭向清风上人,老方丈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便倒地,彻底的咽了气。
  “尸、尸皇?”
  尸皇的气息虽然只是一刹那,但老方丈却感应到了。吓的脊背一阵发凉,双脚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迟来婚礼
   仅是一刹那,尸皇的气息突然消失无踪。若不是地上清风上人的尸体,老方丈都忍不住以为是他的错觉。
  手身抖,死亡的感觉是如此的临近。即使是无欲无求的佛修,到了老方丈这个年纪,对死亡还是免不了惧怕。尸皇没有动手,连同一并把他解决了。恐怕是不屑,那么,刚刚这个叫清风的游僧。
  到底想说些什么,犯了尸皇的忌讳。让尸皇不得不出手,解决了他。对了,对方好像提到了一个月字?
  微眯了眯眼,老方丈眼底掠过一抹若有所思。只是想破了脑袋,老方丈也没有将这个月字,跟失传已久的月宫联系到一起。
  清风上人死的很冤,也很无辜。才刚与大家分离,还没有正式的拜师,更没有见识到仙灵台的好。修练一途,才刚要正式开始,却已经彻底的止步。
  若是清风上人知道,尸皇其实一直跟随在后面。就是打死他,清风上人也不敢妄言尸皇的事。这就是贪心的下场,也是清风上人自己嘴巴不严。为了讨好老方丈,无形之中差点出卖了张舒曼。
  若不是尸皇动手的及时,月宫的事一旦暴露,张舒曼必定会招来无穷无尽的杀身之祸。
  “果然,吾就知道,秃驴什么的最不可靠。小娃娃太疏忽了,若是不小心折在这里,吾上哪去再找一个有趣的人。”
  尸皇一出手,便将清风上人的魂魄一并灭了。以免这些跟狐狸似的和尚,给这个叛徒招魂。摇了摇头,确定没有后患,尸皇再次隐匿了身形,不远不近的追了上去。
  “那星云图所指,这星际传送阵,好像是在潜龙镇。属剑宗的管辖之内,师傅你们现在是去查看,还是?”
  无邪老人可没有忘记,先前师傅曾说过。这使用星际传送阵,若是太实不达凝神期的修为。必定会被可怕的空间之力撕裂,只是带着他们。无邪老人不太明白,这师傅如何带着大家,平安的穿过星际传送阵。
  虽然他心里也是相信师傅无所不用,可是还是免不得有些好奇,师傅是如何做到。
  他可是听出来了,师傅的意思是不用等大家突然凝神期。师傅自己突破了凝神期,便带大家一起离开。
  “呵呵,山人自有妙计,这个大家不必担心。保证不会丢下大家,让大家随我一起去见识见识地球的与众不同。”
  神秘的眨了眨眼睛,没有了清风上人这个外人在。张舒曼说话也感觉自在了不少,不过关于空间的事,张舒曼并不急着告诉大家。而是先卖个关子,免得若是不行,也不至于太丢脸。
  更何况,虽然知道了这星际传送阵的存在。可是,却并没有亲眼看到,都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一切等摸清楚了再细说也不迟。
  “主子这是在吊我们的胃口,不想说就算了。不过,主子说件正事,你跟男主子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小主子让属下帮忙带。”
  春雨是自己自家主子的脾气,想到唐武跟主子都成亲这么久。感情稳定,彼此也不小了,却偏偏一直没有要圆房的意思。就算主子不急,可是春雨看着都有些急上火。
  反正在这都是自己人,春雨忍不住想暗示一句。
  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听到春雨这话,春梅还有侯元宝等,也纷纷投去关切的目光。
  “大家都别催,是我的意思。我想给曼曼准备一个像样的婚礼,弥补之前的遗憾。若是可以,我想挑个日子,让大家帮忙补办。”
  看着因为害羞,俏脸变的嫣红的小媳妇。唐武心跳登时快了几拍,不想让大家多想,唐武主动的站出来代为解释。
  补办婚礼?
  大家微愣,待想明白了什么,皆眼底掠过一抹了然。
  春梅也是知道主子的事,当初是被卖到了唐家。连像样的嫁衣都没有,更别提其他。作为一个女人,别说是像主子这样的身份。就是普通的农家女,也不会省去堂堂正正嫁人的机会。
  知道男主子还存着这样的心思,全心全意为主子着想。
  甚至,为此一直没有碰主子,春梅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更加的明白,主子在男主子心里的地位。想到自己的手艺,春梅欣喜的主动找活。
  “主子,嫁衣事就交给春梅,春梅保证一定亲手缝出让主子满意的完美嫁衣。”
  “春梅姐给主子缝嫁衣,那我就退而求次,给主子绣喜帕。主子,你喜欢鸳鸯戏水,还是龙凤呈祥。”
  说风就是雨的春雨更直接,连喜帕怎么绣都想到了。
  “你们俩个接话是不是接的太快了,故意打趣我是不是?唐武只要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满足了。办不办只是一个形式,其实,我并不太注重这些,非要有个虚荣的婚礼。”
  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捕捉到大家打趣的目光。张舒曼有些不好意的脸又红了红,目光与唐武相视。想到了什么,张舒曼认真的道。
  “不,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过的话怎么能算了。曼曼,我不是说过,不想让你有遗憾。其实,不仅仅因为你,我也一样。没有亲眼看到,你穿着大红嫁衣,正式的行夫妻之礼。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一样有遗憾。”
  话已经摆到了明面上,唐武岂会让张舒曼退缩。想象着一点点看着长大的小媳妇,真正有天。可以披上大红嫁衣,成为他的人,唐武想想就觉得无比的幸福。
  此生足已,不枉在人世间匆匆。
  “师傅,我们也支持,不如大家就找个落脚的小镇。买一栋宅院,等师傅的婚事办完了,大家再去潜龙镇也不迟。”
  凑热闹,无邪老人也喜欢。这辈子没有成亲,那是因为没有遇上对的人,宁缺勿滥。唐武对自家师傅的心思,无邪老人再了解不过。
  一个男人,身边佳人在怀,能忍到现在可不容易。若是没有那份心,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无邪老人忍不住也跟着起哄,希望看到师傅还有唐武,在一起并且修成正果。
  “那主子,我负责给大家做菜。”
  马永波身为大厨,好久没有表现的机会了。难得歹着机会,当然不忘记想露一手。
  “我给主子布置现场。”
  “还有我,我们负责发请贴,给左邻右里请大家一起来凑个热闹。”
  把话说开了,大家纷纷兴奋的争相附议。将办置婚礼的活,纷纷抢了帮手。
  看着比她还兴奋的大家,再瞥了一眼同样也是激动不已的唐武。她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声的默认了。同时,心底里也忍不住开始期待,这古代的婚嫁。
  连日子都没挑,大家找了一个凡人居多的小镇落脚。花了点灵石,买到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宅院。不出三天,便将整个宅子布置的有模有样,就连最费时间的嫁衣跟喜帕。
  也被春梅还有春雨,日夜不停的赶工绣了出来。至于珠宝手饰,还有新娘子华丽的头冠,则交由唐武亲手炼制。
  喜贴分发给左邻右里,小镇里的百姓也非常的热情。并没有因为张舒曼等是外来人口,便冷漠以对,相反婚礼当天来了不少人。差点将小小的宅院,都给挤破了。除了普通的百姓,还有不少低阶修真者也不忘凑个热闹。
  当然,张舒曼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些都是唐武的用心良苦。
  送喜贴的时候注明,若是来参加喜宴的客人。每人可以领到三块下品灵石,若是修真者,更是可以领到一瓶聚灵丹。
  在利益的诱惑下,谁不心动。喝喜酒不仅不花钱,还有灵石,甚至是灵丹可领,傻子才会接到喜贴不上门道贺。得了东西,再看到满桌的好酒好菜,谁不是乐的嘴巴都快笑歪了。
  天上掉馅饼,满桌的好菜。别说是修真者,就是普通人吃下也能延年益寿,百病全消。
  坐花骄这条省了,在春雨跟春梅的巧手上。张舒曼脸上涂上了喜气的新娘妆,盘起了复杂的发式。戴上了沉重的凤冠,对着镜子,望着水镜里的人。张舒曼觉得好不真实,有些不敢相信她也能等到这么一天。
  “主子这样真好看,简直跟妖精似的,都能把人的魂给吸走了。要是男主子瞧见了,准被主子迷的晕头转向。”
  春雨兴奋的打量着张舒曼,眼中满满的得意。
  “好了春雨别打趣主子了,吉时已到,我们该盖上喜帕拜堂了。再不出去,男主子该急了。”
  眼刀子刮了春雨一眼,拿起绣床上的喜帕,轻轻的盖在张舒曼头上。虽然以主子的修为,即使闭着眼睛,也不会跌倒。一样可以用神识看路,可是春梅还是细心的扶着张舒曼走出房门。
  这时,唐武已经迫不急待的,早早在房门外等着。看着被春梅扶走出来的张舒曼,唐武心跳顿时乱了。
  目光直直的盯着张舒曼,连眨都不舍眨一下。一切太美好,太幸福。幸福的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存在。更怕,眼前幸福的一幕,只是他梦中的幻觉。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凝神初期
   “一拜天地。”
  “二拜亲友。”
  “夫妻对拜。”
  尊循古礼,张舒曼与唐武并没有如修真界的习俗。举行双修大典,而是走凡人成亲的礼仪拜天地。
  一步步,就连迈火盆都准备了。当宣布礼毕,入洞房,唐武心跳如雷鼓。握着张舒曼的手,想到马上,他的小媳妇便可以正式成为他的人。唐武心情激动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特别是掀开了喜帕。
  看到张舒曼精致妆容下,美的惊心动魄的脸。更是手都有些微动,不能自己。深深的凝视着张舒曼,生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手指轻抚张舒曼的脸颊,感觉到手指传来的温热。唐武,这才真的相信,是真的。他完成了给小媳妇的承诺,圆了曾经的遗憾。
  “曼曼,你愿意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我吗?”
  压抑着心里想将眼前的佳人压倒的冲动,也怕吓着了小媳妇。轻咳了一声,用沙哑的声音,沉声询问。
  “我愿意。”
  察觉的出唐武的忍耐,张舒曼嘴角微扬。对唐武的君子,很是满意,她果然没有选错人。与唐武的目光直视,张舒曼不悔的认真道。
  “谢谢,我答应你,这辈子,不永生永世都只有你。好好的,全心全意待你,眼里也只有你。不管任何时候,都会对你好。”
  以吻封唇,唐武吻上了渴望的娇唇。
  夜还漫长,羞涩的月儿也悄悄的躲进了云层中。至于无邪老人还有春梅等,也纷纷识趣的没有前去打扰。
  整整三天三夜,房门一直没有打开。让无邪老人都忍不住惊叹,年轻人体力真好。又过了二天,房门总算是打开。看着柔情蜜意的两位主子,春梅跟春雨欢喜的相视一笑。
  为主子高兴,也希望主子能永远这么幸福甜蜜。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祝两位主子早生贵子,永结好和。”
  福了福身,春梅笑盈盈的恭贺。
  “谢谢。”
  脸上染上一抹淡淡的嫣红,张舒曼声音轻柔了不少。
  “曼曼,我们明天就准备离开吗?”
  多年渴望的事如愿以偿,唐武的心情大好。看什么都顺眼,深情的注视着柔情似水的娇妻。脸上就止不住笑,真好,他们都属于彼此,不分你我。
  他的小媳妇真厉害,让唐武很是骄傲。又是空间,还有令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月宫。甚至连传说的神龙,也成了曼曼的契约伙伴。现在他虽然差了点,不过,唐武暗暗誓言一定会努力的修练。
  “嗯,差不多也该走了。”
  饮食男女,到了一定的年纪,发生该发生的事也是正常的。很快收拾好心情,掐指算了算时间。发现她跟唐武已经呆了足足五天,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难怪,春雨这丫头盯着她时,目光充满了挪揄。
  花了二天不到,便赶到了潜龙镇。让张舒曼惊喜的是,龙剑对传送阵的管理并不算严格。只要修为达到,并且交够应份的灵石,便可使用星际传送阵。
  确定了这个消息,张舒曼不再迟疑。正式的闭关,吞服小参果准备冲阶凝神期。不过张舒曼没有想到的是,这进阶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足足花了五年的时间,张舒曼才完成了进阶。
  修真无岁月,修练越往后,张舒曼感触就越深。
  仅仅只是一个进阶,竟然花费了五年。不敢想象,要是下次突破化神期,没有个百八十年。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