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书吧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第99部分

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连一招都没有对上,已有筑基后期的小姐便败了。
  灵光一闪,也想到了什么。看着春雨的目光,也多了一抹浓浓的惧意。
  败了。
  掌柜的则是眼睛一亮,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些前辈修为最弱的,也有金丹期的修为。
  “怎么,才一招就怕了,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要抢我们男主子,凭你这种人尽可夫的贱人,也配。”
  得理不饶人,春雨可管不了这么多。特别是想到刚才梅仙子挑衅的话,春雨更是为自家主子憋了一肚子的气。想了不想,甩手便一道掌劲,狠狠的往梅仙子的脸上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梅仙子脸上倾刻间便多了道鲜红的巴掌印。
  一切发生的突然,也太快,让梅仙子都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躲了。
  “打的好,这种不要脸的贱人,就该好好教训。不然,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还敢瞪,怎么不服。我师父的男人,就你这种货色也有脸觊觎。”
  无邪老人望着梅仙子醒目的巴掌印,幸灾乐祸的打趣了句。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欺人太甚。当我玉女宗无人,你们可知道,我可是老祖宗最宠爱的曾孙女。要是你们敢伤了我,老祖宗定然不会放过你们。”
  捂着火辣辣刺痛的脸,骄傲一如梅仙子,气的涨红了脸。只是又顾及着自己实力不如人,不想死的太快。不得不暂时的咽下这口恶气,却仍心有不甘的拿玉女宗说事,想镇住张舒曼等。
  就算是元婴老祖又如何,实力也不可能比的过元婴后期的老祖宗。
  “小姐?”
  四名贴身丫环,看着主子脸上的巴掌印。吓的倒抽一口凉气,再想到主子那的脾气。就算现在没事,回去后恐怕她们也得跟着倒霉。
  “哼,你的胆子到是不小,小小的筑基女修。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言,威胁我们,女宝宗又如何。对前辈不敬,留你何用。”
  张舒曼从不认为自己脾气好,冷眼看着梅仙子一再的挑衅。受了教训仍旧不知悔改,泥也有三分火气。看着梅仙子艳丽的娇容,让张舒曼更是看不顺眼。练就这等媚术,不知在多少的男人知上试验过了。
  至于有求于女玉宗一事,张舒曼并不觉得因此。便得忍气吞声,受一个小辈之气。更令张舒曼不爽的是,这个蠢货,还想当着她的面打唐武的主意。
  厉喝一句,一道威压直逼梅仙子而去。
  梅仙子不过区区的筑基后期,焉能挡的住张舒曼凝神期老祖的威压。哪怕这仅是一层之力,倾刻间便被碾压的瘫在地上。连吐了几口鲜血,五脏六俯皆严重破损。像是活见鬼了一般,惊恐的望着张舒曼。
  “不,你、你是?”
  这根本不是元婴期能拥有的,太可怕了。让梅仙子清楚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全身动弹不得,像是一座大山压的梅仙子连气都喘不上来。
  “小姐,你们敢?”
  四个贴身丫头话还没完,只见张舒曼素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四人便横死当场。眉心多了一滴血珠,一切发生的太快,梅仙子也没有机会来的及阻止。
  看着已经彻底咽了气的丫环,梅仙子吓的打了个哆嗦。惊慌不已的望着张舒曼,全身直冒冷汗。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女人,说动手便动手。如杀神,甚至差点要了她的命。不,这个女人,恐怕真的可能要她的命。蝼蚁且有求生的欲念,梅仙子怎么甘心命丧于此。
  将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不,无论如何她也要保住这条小命。豁出脸面,梅仙子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求饶。
  “前、前辈饶命,晚辈知罪,不该冲撞了诸位前辈。求前辈看在玉女宗的面上,饶了晚辈一条贱命。”
  梅仙子这委曲求全的话,让掌柜还有令先士等,听的暗喜于心。从没想到过,还有天能听到玉女宗的人,这般没脸没皮的求人。更别说,这个苦苦哀求的人,还是女玉宗老祖最得宠的曾孙女,简直是大快人心。
  “饶你一命,你觉得可能吗?”
  冷睨了一眼梅仙子,张舒曼可没有错过。梅仙子垂皮下帘之际,那一闪而逝的狠戾。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祸起力迎
   果然张舒曼没有看错,知道了张舒曼不可能放过她。梅仙子便变脸,挥一枚影针袭向张舒曼。竟然不死心,还想偷袭。可惜梅仙子死都不想到,以她的这点手段,就算是张舒曼不动。
  凭由她攻击,也不可能伤到张舒曼分毫。作为一个练体者,而且还是凝神中期的高阶修真者,若被一个区区筑基期的菜鸟伤了那才是笑话。
  “小心前辈?”
  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先士脱口而出的提醒。
  “你去死吧,贱人。”
  咬牙切齿的等着看张舒曼被击伤,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梅仙子的意外。
  老祖宗给的保命影针,明明已经刺中了对方的眉心。却像是撞到了一堵不可突破的铜墙似的,叮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更梅仙子还有震惊的是,明明没有看到对方反击。
  但,她的宝贝影针,直接就毁了。成了废品,彻底的失去了灵性。
  掌柜的还有令先令等,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也是看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睛所见,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不,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的。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别怪来,你要是敢伤我一根寒毛,老祖宗还有整个玉女宗都不会放过你的。”
  对上众上那布满杀气的目光,梅仙子吓的打了个哆嗦。艰涩的咽了咽口水,不甘的试图威胁。借着身份,让张舒曼忌惮,进而不敢真正的杀了她。
  “白痴,好大的胆子,敢伤曼曼。要你生不如死?”
  暴戾的眼眸无情的盯着梅仙子,无视梅仙子恐惧的目光。唐武挥手间凝成了无数成实质的风刃,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下。风刃迅速的将梅仙子身上的血肉,切成了一片片花瓣大小的肉片。
  一片片的肉连着鲜血落在了地上,梅仙子痛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不住的发出杀猪似的尖叫,满地打滚,想避开这噬骨的剧痛。
  可惜任由梅仙子如何躲,都不开唐武控制精准的风刃。血肉被不断的切下,露出了森森的白骨,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诡异的是,眼见着梅仙子的手还有腿部的肉都被削下。但梅仙子愣是还留着一口气,继续尖叫,甚至由于太痛,连晕厥的权利都没有。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梅仙子恐惧不已。
  没有人是完全不怕死,但是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一点点被毁,露出了吓人的骨头。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让梅仙子恨不得立刻便死去。不想再被这样活活的折磨,太痛苦。
  “别,求求你们,杀了我吧。我受不了,快杀了我。”
  除了这噬骨的痛,而且梅仙子还是一个爱美的女人。怎么能忍受得了,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渴求的望着张舒曼,想求一个痛快。
  “哼,这样便受不了,废物。”
  经过了无数次鲜血的洗礼,对这点惩罚,唐武并没有觉得过分。眼神询问了一眼小媳妇,见张舒曼点了点头。唐武这才放弃继续折磨梅仙子,挥手一道灵火。将梅仙子的身体,彻底的吞噬。
  “啊。”
  大火无情的将梅仙子尖锐的惨叫吞噬,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有人来得及阻止,又或者也没有人敢吱声阻止。大家几乎都有些看傻了,被唐武恐怖的手段给吓着了。
  呆呆的看着化作了一堆尘土的梅仙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一个不甚,若了对方不高兴,他们也跟着轮为第二个。
  “啊,杀、杀人了?”
  大头惊恐万分的盯着地上的四具尸体,脸都吓白了。害怕的望着唐武还有张舒曼,不敢相信,这么大亭广众之下。不怕被官爷大人抓去打板子,这么凶残的杀了这么多人。
  “那、那个前辈,梅仙子乃是玉女宗老祖的最得宠的曾孙女。前辈杀了她,可、可能会招来玉女宗老祖的劫杀。”
  令先士可没有忘记,这些位前辈可是他领到这里。玉女宗的人处理霸道,完全不讲理。若是将这事迁怒到他身上,令先士就是长了十张嘴巴也说不清。好在他只是一介散修,这里呆不下去,可以再换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只是想到什么,令先士忍不住好意的提醒一句。望了张舒曼一眼,令先士突然又觉得他好像白担心了。这位前辈好像是绝无仅有的凝神期前辈,似乎还有意想借着传送阵离开这一界。
  不过话已经出了口,令先士也没有后悔。就当是卖个好,万一若是这些前辈记他的好,或许心情一好可以赏他一颗灵丹也说不定。
  “杀了?天啊我们该怎么办,若是玉女宗的人,知道梅仙子在我们这里出了事?”
  掌柜的猛然回神,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惧的倒抽一口凉气,脸色刷的一下煞白如纸,整个害怕的全身直发软。
  他可不像是令先士,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家累不说,还是一个散修,招了祸随时离开躲起来也行。他可是在这小镇里扎了根,梅仙子在此出了事。女玉宗找来,等待他的必定是灭顶之灾。
  哪怕,这梅仙子本身,并非是他杀的。但,谁让梅仙子是在他店里出了事,迁怒找不到敌人的玉女宗人,可不会管这些。
  “掌柜的,是在担心这事会迁怒到你们身上?”
  掌柜的还有令先士等几人的异样,张舒曼眼珠子一转。想到一路听到大家对玉女宗的评价,倾刻间便想到了什么。
  垂眸思索了片刻,对掌柜的想象,张舒曼也能理解。
  “前辈,不知诸位前辈是何门何派,若是玉女宗找来。可以应对之策,若是没有,不如也尽快的离开吧。不然,若是玉女宗的老祖宗找来,怕是难逃一死。”
  玉女宗的老祖,仍整个修真界公认修为最高的。离凝神期,只差一点之遥,掌柜的眼中。也不过只是当大家都是金丹真人,若是与元婴后期的老祖对上了。就是十个百个金丹真人,也难敌元婴老祖的一击。
  想到这,掌柜的好意的提醒一句。若是这些前辈,也有不弱于玉女宗的强大背景。比如天月宗以及尸鬼宗等三大宗门,即便是嚣张如玉女宗,也得掂量着。不敢完全的得罪死了,而这样,掌柜的也好有个依仗。
  “玉女宗,掌柜的就不必担心了。我们会在这里暂住一个月的时间,若是玉女宗来找麻烦,我们自会处理好。不会让掌柜的,还有这店里的任何人,因数我们而受累。”
  挑了挑眉,张舒曼认真的道。
  自己招的祸,也理当是如此。若是掌柜的还有这客栈里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所做的事,而受到牵连反倒让张舒曼过意不去。
  “真的,谢前辈庇护之恩。”
  虽然这位前辈没有言明自己的来历,不过,既然能坚定的留下。想必是定有自己的依仗,又想到刚才唐武露的一手强大手段。掌柜的忍不住喜于形色,激动的跪下道谢。
  胸口沉重的大石,也跟着安定了不少。
  至于令先士,也忍不住跟着嘴角微扬。思索着,或许他也不用这么急着逃离,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并非是他想的这么糟糕,想到这,令先士嘴角也跟着扬起一抹欣喜的笑容。
  “好了,掌柜的你们先退下吧。令先士,这瓶下品的补灵丹还有十块灵石就当是赏你了。你做的不错,若是害怕牵连可以尽早离开。”
  挥手将玉瓶连同灵石送到令先士怀里,张舒曼不急不徐的道。
  一整瓶的补灵丹,还有十块下品灵石,而非灵珠?
  这个突如其来的赏赐,让令先士欣赏若狂,忙不迟迭的道谢。
  “谢前辈,有前辈在,晚辈不怕。”
  “梅儿出事了,是谁,是谁这么大胆敢害了本座最宠爱的梅儿。”
  作为一个元婴老祖,对自己的血亲陨落必定有所感应。当梅仙子一出事,玉莲仙子立马便感应到了。掐指一算,当确定了是她最宠爱的曾孙女突然陨落。玉莲仙子顿时大怒,吓的大殿下的弟子。
  无不颤抖着跪在,修为不高的女修还有面首们,更是当场吐血倒地。
  “老祖宗,梅儿的长命灯灭了,老祖宗可知道是谁做的,老祖宗,您可要为梅儿做主。梅儿这么乖,又是老祖宗最宠爱的晚辈,是谁敢这么大胆子害了梅儿。分明就是不将老祖宗放在眼里,老祖宗可是修真界最厉害的老祖,这些跳梁小丑真的是反天了。”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美艳的妇人冲了进来。红着眼眶,不断的挑唆着,左右无非都是想让玉莲仙子。也就是玉女宗的老祖宗,为梅仙子报仇。
  “闭嘴,在这吵吵嚷嚷成何体统。梅儿的仇,本座自会报,来人吩咐兰儿照看好宗门。本座去去就来,柳儿你们四个随本座走一趟。本座定要将这个无视本座的凶手找出,为梅儿报仇。”
  素手一挥,玉莲仙子迅速的吩咐下去。
  不消片刻,便带着四个得意弟子,其中还有一个已是元婴初期。匆匆的离开玉女宗,赶往梅仙子消失的最后一处。
  
第二百四十二章 风水轮流
   似乎是因为看到张舒曼还有唐武杀人,大头心生畏惧。吓的呆在房中,愣是不敢再出门,更不敢再出现在张舒曼等人的跟前。像是生怕若了大家不悦,将他也一并给杀了。
  不仅如此,胆子也小了不少。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大胆的要求这要求那。不过,对修真界这个花花世界,大头还是充满了渴望。
  至于掌柜的还有在雅院伺候的四人,虽然得到了张舒曼的保证。但没有真正的看到结果,心里还是战战惊惊。以防万一,掌柜的聪明的想到了将族中几个资质较好的晚辈送离了小镇。
  就算真的出事了,好歹也留下根。
  果真掌柜所担心的事不消一日便发生了,而令掌柜的没有想到的是。来者并非是玉女宗的普通弟子,而是玉莲老祖本人。
  当看到玉莲老祖带着四位得意弟子,凭空而至。掌柜的还有福来客栈的众人,无不差点吓破了胆。纷纷跪倒于地,就怕玉莲老祖一怒,杀了所有人为梅仙子陪葬。
  “晚、晚辈等见过玉莲老祖,不知玉莲老祖到晚辈这小店,有何能为前辈效劳。”
  全身直抖的地跪在地上,掌柜甚至不敢与玉莲老祖的目光对视一眼。哆嗦着,惊慌的道,恨不得将脸都趴在地上。生怕被玉莲老祖记住,落个死无全尸体。
  至于客栈里的众人,包括店中的客人,皆是吓的连头都也不敢抬。但感觉到,玉莲老祖一眼扫来时,那凌厉的杀气。
  “哼,你们好大的胆子,说。本座的梅儿,为何气息在此断绝。是谁,是谁害了本座最宠爱的梅儿。”
  厉眼一扫,无视掌柜惊恐的表情。不客气的将元婴老祖的威压,将整个福来客栈罩在其中。顿时间,无数人瘫在了地上,连连吐血。修为低的小修,更是差点命都快没了半条。
  好在就在这关键时刻,一道更为强悍的威压,迅速的将玉莲仙子的威压化解。这才免去了众人的灭顶之灾,暂时难过一劫。未等玉莲仙子反应过来,张舒曼已然闪身来到玉莲仙子跟前。
  感觉到张舒曼身上传来强大的威压,玉莲仙子惊惧的后退数步。
  瞪大了眼睛,震惊的望着张舒曼,不敢相信眼睛所见。这个修真界里,除了她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居然还存在不可对抗的凝神老祖。
  “你,你是谁?”
  即便知道了眼前的女修,实力比她高强。但嚣张习惯,受所有人仰望的玉莲仙子。一时间,也无法放下身段。指着张舒曼,一脸惊骇的质问。
  “师父。”
  身后的四个女弟子,对张舒曼的突然出现吓的倒抽一口凉气。而对玉莲仙子不敬的态度,更是吓的腿都发软。凝神期的前辈,岂是仅元婴后期的师父能得罪的。至于对方是谁,打哪冒出来的都是后话。
  至于掌柜的一众人,对张舒曼的出现。轻易的便化解了玉莲仙子的威压,同样也是无比的震惊的。但更多的是狂喜,总算是压对了注。不着痕迹的偷瞄着张舒曼,有些惊骇。
  暗暗猜测着张舒曼的真实修为,再看到几个玉女宗弟子大变的脸色。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更是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一地。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大腿总算是抱对了。
  “大胆,竟然对前辈无礼,你是什么东西。”
  像玉莲仙子这样野蛮的女人,越是嚣张,就要比她更嚣张。才能压的住,捕捉到玉莲仙子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气。张舒曼眉微拧,挥手一道掌风,直接往玉莲仙子的脸上抽了过去。
  美人,特别是像玉莲仙子这种比花还艳的女人。不知是糟蹋了多少的男子元阳,才修得今天这个模样。
  玉莲仙子虽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但面对凝期中期的张舒曼。被锁定根本是逃无可逃,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掌风往脸上狠狠的抽下。
  啪的一声,不仅是玉莲仙子,在场的众人皆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呆呆的看着被打的玉莲仙子,有人痛快,更多的是震惊。从没有人想到,高高在上如神一般受着大家敬怕的玉莲仙子也有被打的一天。
  “啊,你、你竟敢打本座,你到底是谁?”
  玉莲仙子捂着半边脸,话还没完,另一边脸再次又多了道鲜红的巴掌印。一左一右,到是全了。
  不过骄傲的玉莲仙子,则被张舒曼狠辣的两巴掌有些被打蒙了,两眼直冒金星。紧接着没一会,唐武还有无邪老人等,也匆匆的赶到。看到玉莲仙子,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玉女宗出动的直接便是宗门老祖。
  令所有人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玉莲仙子难怪会偏宠梅仙子。原来看人的眼睛,也是一路。看到唐武出现的一瞬间,玉莲仙子控制不住的两眼放光。像是久饿的病人,看到了一块美味的肉食。
  当然,除了唐武的长相可观,最重要的是。看重了唐武的修为,同是元婴期。若得以采补,或者突然凝神期并非不可能。想到这,玉莲仙子眼中的异彩,更是亮的灼人。
  让唐武还有张舒曼等,想不发现都难。
  “大胆,你是什么人,敢用这样恶心的眼神盯着我们男主子瞧。”
  春雨对玉莲仙子的目光,很是不悦。加上也知道这玉女宗的作为,瞬间便能猜出,这玉莲仙子用这种目光盯着唐武的用意。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敢喝斥本座。”
  被凝神期前辈打了就算了,争不过。但被一个突然冒出的金丹期小丫头指着鼻子骂,玉莲仙子岂能再咽的下这口恶气。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只见一只金黄丨色的毒蜂直冲春雨袭去。
  “打狗还得看主人,她是本座的人,你好大的胆子想杀她。”
  察觉到玉莲仙子的意图,张舒曼危险的眯起了眼。直接用威压碾了过去,小小的三阶毒蜂,瞬间连渣都不成。
  “呼,主子吓死我了,好大的一只毒蜂。”
  故意装着害怕的拍了拍胸口,看到气的快吐血的玉莲仙子。春雨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元婴后期的老祖又如何。在主子面前,什么也不是。不知眼的妖女,居然敢打男主子的心思。
  看着自己的宠物惨死,玉莲仙子气的脸都黑了。怒瞪着张舒曼,只是碍着修为不如人,只能是暂时咬牙忍着。又想到了曾孙女梅儿的事,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
  脸色大变,怒目再次质问。
  “是你,是你杀了梅儿对不对?”
  好厉害!
  不少客栈里的客人,看到张舒曼飙悍的手段,皆是一惊。没有想到这三阶后期的毒蜂,竟然弹指间便将它给秒杀了。再看着气的脸都快涨成了猪肝色的玉莲仙子,大家更是看的暗爽于心。
  玉女宗的妖精,专祸害人,而且从来都是眼高于顶。甚至连三大宗的弟子,也从没有放在眼里。总算了有踢到铁板的一天,狠狠的教训玉莲仙子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要是换了万年前,区区的元婴后期顶多就是个小高手。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想怎么样。”
  捕捉到刚才玉莲仙子盯着唐武时的异样,对玉莲仙子,张舒曼更是挤不出好脸色。
  “为何,不管是本座还有梅儿,皆自问与前辈无怨无仇。为什么前辈,你要害本座的曾孙女。”
  眼底闪过一道杀机,玉莲仙子咬牙切齿的质问。
  “为何?强者为尊,不是你们玉女宗向来的宗旨,何来的为何?还有你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错吗,凭你,区区一个元婴期的女修。竟大胆的在本座面前,口口声声的自称本座,是为不敬。还有,他是我的相公,你竟敢当着本座的面打起了他的主意。你说,你该不该死。”
  森寒的眸子,以上位者的姿态俯视着玉莲仙子。
  冷哼一声,一道威压直逼玉莲仙子袭去。玉莲仙子虽有防备,只是实力的差距,根本无力抵挡。当场闷哼一声,张口吐了一大口鲜血。
  惨着脸,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恐怕玉莲仙子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人用威压胁迫的一天。因为,这种事向来都是玉莲仙子的专属。
  “师父?前辈未免欺人太甚,师父我们不如拼了。”
  玉莲仙子的四个弟子,不仅无半分的悔过与愧疚。反而怒气冲冲的瞪着张舒曼等,不约而同的祭出了本命法宝,意图一决死战。
  “好,大家说的对,玉女宗的尊重不容任何人贱踏。本座与你拼了,凝神期又如何,别以为本座真的怕了。尸姬出来,给本座吸干她的血。”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而且这口恶气玉莲仙子也咽不下。不管任何时候,绝不允许在人前丢了颜面。她才是修真界最强的高手,谁也不允许将她踩在脚底。
  想到被打脸的羞辱,更是让玉莲仙子咬碎了一口银牙。怒吼一声,随着玉莲仙子话落,一道红艳的身影陡然出现在大家上前。
  “天啊,怎么可能,这是凝、凝神期尸姬?”
  看着这与活人无异的女子,有眼尖的修真者,看的倒抽一口凉气。
  
第二百四十三章 斩草除根
   “哼,少见多怪,师父的本事岂是你们这些人能看清的。”
  玉莲仙子的大弟子,也就是唯一的元婴初一的桃仙子。看到大家惊骇的表情,得意的抬高了下台。
  “尸姬?”
  张舒曼也有些意外,这玉莲仙子竟然能越阶控制凝神期的尸姬。所谓的尸姬,其实也跟僵尸差不多。一样的没有呼吸,并且以血为食。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尸姬长的漂亮与活人无异。
  挑了挑眉,捕捉到玉莲仙子自以为是的得意。难不成,这个女人以为区区一个尸姬便可反败为胜。这份信心,不知是打哪来的。
  “废话少说,上,杀了他们。这个男人活擒,本座要他。”
  反正都是撕破脸,拼力一博,玉莲仙子可是连自己的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除了实力最强的尸姬,就连毒蜂群也一并放了出来。加上座下的几名弟子,还有契约的妖兽。
  阵容足以震慑住小镇里的所有人,直接倒霉的还是客栈的掌柜。随着一只只体型巨硕的妖兽现身,争相露出狰狞的本体。客栈不断的被这些凶悍的妖兽踩的粉碎,吓的客栈里的客人还有服侍的小修士,争相的逃离。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无情的踩成了肉饼。就连掌柜,也是吓的飞快逃遁,就怕殃及池鱼。溜的远远的,再行观战,若有不对劲便快速的带着族人逃走。
  太可怕了,要是打起来。别说是小小的福来客栈,就是整个镇子,也难逃一劫。不过,远远张望的修真者们,觉得若是能看到元婴老祖的比斗,还是觉得意义非常。
  更别说,这次对阵的不是一直被认定,是修真界最强的玉莲老祖。玉女宗的老祖宗,若是玉莲仙子一倒台。众多男修真者们,以后起码也安全些。不用担心,稍微长的帅气一点,修为高一点。
  就得被玉女宗的妖女们,抓去当鼎炉采补。
  “哼,胆子不小,死到临头还想打唐武的主意。既然你急着送死,本座就成全你们。比谁的妖兽更厉害是吗?好,如你所愿,小白你们出来,跟它们好好比划比划。”
  意念一动,小白以及魔姬皆被乐悠从空间里丢了出来。
  修练被打断,魔姬本来还有些不爽。不过,当看到尸姬时,立马眼睛一亮,狗腿的趴在张舒曼肩上。
  “主人,她是给我的吗?”
  眼馋的盯着尸姬,就像是看到了好吃的食物。
  “嘿嘿,主人总算有轮到我们一展身手的机会。”
  看着满天飞舞,跟着小猪大小的毒蜂。小白也是跃跃欲试,瞬间现出了巨硕的本体。迫不急待的,甩动着尾巴,冲这些毒蜂抽了过去。顿时间,毒蜂眨眼间就惨死了一地。
  与此同时,尸姬还有玉莲仙子等,也纷纷出招。
  难得碰上可以耍着玩的对象,不想一下子就玩死了,没戏。魔姬恶趣味的跳下张舒曼的肩膀,迅速的扎根。变成了一株近十米高的大树,妖异的美人脸,兴奋的盯着尸姬。
  不时的伸出藤条,戏耍的抽向尸姬。困住了尸姬的去路,无法再去找张舒曼的麻烦。
  至于唐武还有无邪老人等,也纷纷找对手一较高下。
  “不,怎么可能,你?”
  看着古怪的妖藤,轻易的将她的宝贝尸姬。当小孩子玩具一样,任意揉捏,转眼间便被抽的全身是伤。至于毒蜂群,同样也讨不到好。如雨下不断的掉落,再看着张舒曼手中把玩的火焰。
  挥手间,又有一大片的毒蜂,被烧的连渣都没有留下。
  绝对的秒杀,至于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身手不凡。更可怕的是,这些人手中,拿出的法宝最差的都是上品宝器。最厉害的,甚至是传说中的极品灵器。看着玉莲仙子眼馋的同样,又忍不住惧怕无比。
  如此恐怖的敌人,难道今天她真的得栽在这里。想到这个可能,玉莲仙子害怕的惨白了脸。若细看,还能看出玉莲仙子吓的颤抖的手。
  “为什么不可能,你说,我该怎么回报你。想拿唐武做鼎炉,好大的胆子。就你就这修为,也配打他的主意。是不是,想仗着你这张狐媚的脸,勾引他施展媚术。看我也没用,我可对你没有兴致。”
  张舒曼可没有忘记,玉莲仙子的那句活擒的意思。不屑的撇了撇嘴角,手凭空一抓。顿时一道一条火红的鞭子握在手中,没有预兆的。鞭子狠狠的往玉莲仙子的脸上抽了下去,啪的一声。
  玉莲仙子完美的脸庞,立时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鞭痕。
  “不,我的脸,贱人你敢。”
  脸上火辣辣的抽痛,还有鲜血喷出的恐惧,让玉莲仙子气的抓狂。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哪怕年纪一大把。
  未等玉莲仙子话完,张舒曼手下的动作可没有停顿。啪啪鞭子声,不断的往玉莲仙子不客气的抽了下去。
  打敢唐武的主意,就得明白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唐武冷睨了一眼玉莲仙子,对玉莲仙凄惨的下场,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看到张舒曼吃醋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微扬。
  “师父,打的好,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就是欠教训。”
  无邪老人对玉莲仙子也是颇为看不顺眼,看到玉莲仙子被抽的尖叫连连。投去一个幸灾乐祸的大笑,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该死,我要杀了你。”
  这种被动的挨打,让玉莲仙子差点没气疯。特别是还让这么多人看到她出丑,更是让玉莲仙子无法忍受。知道尸姬还有毒蜂都指望不上,玉莲仙子不得不自己亲上阵。
  祭出了本命法宝的摇铃,注入灵力不断的摇动。紫金色的摇铃,随着玉莲仙子的动作,不断的冲张舒曼袭去一*的音攻。
  张舒曼一时不备,不过也只是有一瞬的失神。刹那间便再次清醒,玉莲仙子甚至还来不及偷袭。看着神色清明的敌人,玉莲仙子气的肺都快炸了。不甘这么轻易就败了,玉莲仙子再次加大了灵力的注意。
  意图用铃音摄魂,可惜,封闭了五感的张舒曼而言。玉莲仙子的此举,不过只是在做无用之力,白费力气。
  还不如省着点灵力,用于恢复身体的伤口,挨鞭子能支持久些。
  “好厉害,不愧是凝神期的老祖,连玉女宗的老祖宗也不是对手。”
  远远观望的令先士,也看到了玉莲仙子单方面受虐的一面。包括另外四名玉女宗弟子,也同样没有捞到好。像是落水狗一样,被压制的死死的。不广受玉女宗迫害的众多修真者,甚至是普通的凡人,皆看的兴奋不已。
  女玉宗行事这么嚣张,早该有这天了。
  “啊,不,师父救命。”
  随着一声惨叫,玉莲仙子的其中一个弟子,不幸彻底的咽了气。
  “该死,你们真敢下毒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敢动手玉女宗头上?”
  死到临头,玉莲仙子还不忘记想用玉女宗的声势想威胁。却不知道,若是连她这个元婴后期的的老祖倒台,整个修真界。又还有几个门派,会再惧怕玉女宗,而任由玉女宗的人欺压。
  树倒猢狲散,若没有了玉莲仙子,指不定大家会群起而攻之。灭了玉女宗,免得再有人被抓去当面首。
  “脑残,都这个时候了,还没明白。”
  温通好笑的嘲讽了句,对玉莲仙子这朵白莲花彻底无语。
  “算了,跟这种人动手,实在是降低了自己的格调。魔姬别玩了,这个也交给你处理了。”
  睨了眼被抽的惨不忍睹的玉莲仙子,张舒曼也失去了教训玉莲仙子的兴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张舒曼可没有傻的放过玉莲仙子。直接下令,让魔姬动手,还省的脏了她的手。
  “好的主人,交给魔姬。”
  魔姬也玩的差不多,听到张舒曼的命令。直接将尖锐的藤条,刺向尸姬的大脑,将尸丹取出一口吞掉。随即藤条再次将玉莲仙子捆了个结实,一根根尖利的刺,深深的刺进了玉莲仙子的血肉中。
  扎的玉莲仙子再次惨叫不已,整个人眨眼间不成了一个血人。让不少远远观望的修真者们,看到这一幕,无不吓的抽气不已。
  “不,别杀我,求求你。”
  身体的痛,虽然让玉莲仙子痛不欲生。不过,死亡的威胁,才是玉莲仙子最在意的。而对方,显然是没有要留她活口的意思。这个认知,让玉莲仙子失去了冷静,再也高傲不起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若是死了,就于也没有机会了。这个妖藤太可怕了,竟然连凝神期的尸姬都不是对手。残忍的杀害,甚至连尸姬的尸丹都没有放过。
  “迟了,谁让人胆大包天,敢惹我魔姬的主人。”
  懒的听玉莲仙子难听的惨叫,魔姬可没有什么好脾性,更不具备耐性这个优点。缠着玉莲仙子的藤条,不断的勒紧,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下。玉莲仙子杀猪似的,惨叫声划破天际,藤条最后勒断了玉莲仙子的脖子。并且,尖刺也将玉莲仙子丹田中的元婴绞成了一堆血肉。
  生机一断,玉莲仙子瞪大了眼珠,再也没有了呼吸。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万花仙子
   玉女宗老祖,以及四个得意弟子皆陨。看到这一幕,大家无不震惊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特别是想到了玉莲仙子惨死的情况,更是心有余悸。
  不过,玉女宗的老祖陨落,玉女宗想必以后也再难嚣张。否则,树倒猢狲散,必定会成为众派打压的对象。加上这些年玉女宗乖张的行事,从不将各派以及各大家族放在眼里。好不容易有了反扑的机会,这些人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才怪。
  挥手间,将遍地的狼籍处理干净。对玉莲仙子的惨死,张舒曼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不过,神识看到不少的修真者,露出欣喜的目光。便知道,这玉莲仙子以往定不得人心。至于剩下的,张舒曼也并不惧怕玉女宗再有所行动。
  若是玉女宗不惧灭派的危险,大可再送上门。
  不然,最好还是乖乖的夹紧了尾巴做人。
  “掌柜的真对不住,将这好好的福来客栈给毁了。这些灵石,还有这瓶延寿丹就当是给掌柜的补偿。”
  望着几乎被夷为平地的福来客栈,只除了被提前布下结界的雅园,垂眸想了想。心里很快便有了主意,不能因为她们而让掌柜平白蒙受损失。
  “这、这是上品延寿丹?谢前辈赏赐,晚辈感激不尽。”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为txt小说电子书共享平台,为读者提供全本小说在线分享功能,所有小说永久免费。
辣书吧开放电子书上传功能,禁止会员上传涉黄违法电子书,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秩序,发现违反者将删除帐号及其所有电子书!
About us:辣书吧www.lashuba.com)不提供小说更新,主要收录已经完结完本的电子书,欢迎广大读者上传自己的完结电子书与网友共同分享!
声明: 本站收录全部书籍均由网友自发上传共享,其内容与本站立场无关,若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删除mail:admin@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