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不把消息泄露出去,我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陈潇的嘴角,微微的勾勒出一个弧度,下一刻,一股强横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升空而起,直接将附近三百里的天空,映成一片黑暗。
  瞬间,以这座宫殿为中心,方圆千里之内,风云变色。
  “该死,是先天冥体爆发了……”
  那子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先天冥体爆发,可不是他能够阻拦的,冥体之力一旦爆发,必将引起大陆深处的强者的注意,到时候,他定然无法保住眼前这个到手的天才手下。
  果然,在短短的一瞬之间,这里的动静,直接就被大陆深处的几个强大的存在捕捉到。
  虽然陈潇释放出的力量,也仅仅影响到方圆千里,而方圆千里的范围,在神灵眼中,不过是短短的一小步,几乎一个呼吸之间便可以任意的行走。
  可是那属于先天冥体所特有的气息,却是直接被捕捉到。
  先天冥体,可是与先天灵体相媲美,甚至更加诡异的体质,冥界历史之上,也出现过先天冥体的存在,而这些存在,只要不是中途夭折,那么全部都成长为一方霸主,主神级别的存在。
  而陈潇,虽然不是货真价实的先天冥体,但是他的体内,却是存在着那诡异的两仪之力,两仪之力,可是比主神之力更加高级的力量,可以轻易的模拟出那先天冥体的气息。
  严格上说,陈潇的身体,是一种冥界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两仪之体。
  陈潇现在拥有书界,关于冥界之中的知识也了解不少,他现在完全可以通过两仪之体,将身体转化为先天冥体,就算是主神,都无法觉察到他的异常。
  “该死……”
  子书感受到几股庞大的气势降临,瞬间心中又是一阵无力。两仪之体,可是连主神都要觊觎的存在,而子书的成就,已经被陈潇限制,最多不过是初位真灵神而已。
  更何况,他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元灵神,面对主神,简直就是蝼蚁。
  轰隆隆!
  陡然间,一张无比巨大的大脸,出现在子书等人的面前,这赫然是一尊主神的投影化形。
  而子书,在之前书界出世的时候,便已经面对了不止一尊主神,现在看到一个主神的投影,他倒也是淡定。
  “子书拜见主神大人。”
  子书一见到这个投影显形,立刻单膝跪倒,而那沅陵,则是直接趴在了地上,他不过是一个领域九重境界的修炼者,如何能够抵挡住主神的神威。
  只有陈潇,一个人呆头呆脑的,愣愣的站在地上,似乎是不知所措。在刚刚的一瞬间,他显露冥体的时候,便已经将本尊和这个化形合为一体。他这点小伎俩,可是瞒不过一尊主神的。
  而陈潇现在故作懵懂无知,倒是可以轻易的瞒过去。
  “先天冥体,有意思,注定成为冥界主神的存在。”那个虚影化形,并没有搭理子书,他浩瀚无际的主神意念,瞬间涌入了陈潇的身体之中,想要将他的底细查清。
  若是换做之前的陈潇,恐怕这下还真的被他看穿。但是陈潇敢这样做,显露先天冥体,就有他的底牌。两仪之体的诡异,就算是主神都无法看清。
  凭借着两仪的威能,陈潇倒是很轻易的避过这尊主神的探查。
  “冥界大无边际,必须要通过主神,才能够了解死亡主宰的底细,查清子宣的下落。”
  陈潇心中默默的念叨。
  “子书,曾经继承书界的人。”那个主神将陈潇全身上下都扫视了一边之后,才对那子书说道,“成为我的手下吧,我看清楚你体内的真灵神格了,一个注定成为真灵神的神,有资格成为我的手下了。”
  说着,那尊主神也不由分说,直接发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将陈潇和子书的身体卷起,消失不见。
  在他的眼中,这里有价值的,也唯有这两个人而已,其他人不过是蝼蚁。
  “一个下位主神,有资格碰触主宰的层次吗?”
  陈潇心中微微的一动,他已经觉察到这个主神的实力,不过是一个死亡系的下位主神而已。
  “不过,他是死亡系主神,应该与那死亡主宰有些关系……”
  陈潇的心思闪动,暗自筹划着接下来的计划,调查胡子宣的下落。
  “还好,还好之前云徊一直在我的神域之中……”子书心中,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
  “蛮卡,停下来吧,将那个先天冥体的小家伙留下,你一个下位主神,是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人。”
  突然之间,一股意念从天而降,直接将下位主神蛮卡的那道分影拦下来。
  “邱尔,你不过也是一个下位主神而已,赶来拦我?”那蛮卡看到他面前,一个周身闪动着黑色火焰的男子,脸色微微的有些难看。
  这个邱尔,虽然也是下位主神,但是他却是本体前来,蛮卡的意念分影,却是无法抵挡的。
  “为了一个你注定无法得到的人,损失一个分身化形,不值得。”那邱尔的周身,闪动着一丝丝的冥火,随时都要对着蛮卡发起攻击,“实话告诉你,那个先天冥体的存在,已经被主宰大人注意到,我这次,是奉了主宰大人的旨意,前来收取的。”
  “主宰……”蛮卡的心思一颤。
  “不知道是哪位主宰大人?”蛮卡的心思变幻着,这件事情,一旦主宰插手,那么他便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不过,若是他主动的将这个先天冥体的存在,进献给主宰,那么事情可就不一样了,也许,他还会得到主宰的赏赐。
  “主宰……”在蛮卡神域之中的陈潇,脸色微微的一变,若是将他送到主宰的面前,那么事情可就有些复杂,陈潇现在,还有绝对的把握,能够瞒住主宰的视线,恐怕在主宰的神念之下,立刻就能够分辨出他的先天冥体是有问题,甚至自己的真实修为都会暴露。
  “冥火主宰,主宰冥火大陆的无上存在。”那邱尔的脸上,露出一丝傲然之色。
  “哼哼,邱尔,你是在扯虎皮吗?”听到冥火主宰的名字,蛮卡的脸色,直接浮出了一道嘲弄之色。
  “冥火主宰,远在亿万里之外的冥火大陆,那先天冥体的影响,还到达不了冥火大陆吧?”
  这个时候,蛮卡面对邱尔,也有了一丝的底气。一道虚无的影子,从虚空之中直射而入,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却是蛮卡的本尊已经降临。
  现在蛮卡面对邱尔,却是丝毫的不担心。
  “该死,竟然忘记了这个茬子。”那邱尔暗叫一声失策,他之前,也只是想借助主宰的名望,来震慑一下这个蛮卡,让他乖乖的将那个先天冥体的存在乖乖的让出来,却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被对方抓住破绽。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这邱尔,也至于冥火主宰有些关系,若是他敢动用其他冥系主宰的声望,恐怕直接会被主宰毁灭。
  “邱尔,你让开,你的话也给了我提醒,先天冥体,还不是我们下位主神能够拥有的,我要将他进献给死亡主宰大人。”
  蛮卡的眼中,光芒闪烁。
  “死亡主宰?”听到死亡主宰的名字,邱尔直接流出了一丝冷笑,“死亡主宰,已经得到了一个冥雷系的绝世天才,若是你再将一个先天冥体的人物交给他,你不怕冥界的主宰们群起而攻之吗?”
  之前,死亡主宰,已经得到了一个绝世天才,虽然众多主宰都在眼红,但是却也没有办法,但是若是这个时候,死亡主宰再次得到一个先天冥体的家伙,恐怕其他主宰一定会集体造反。
  两个绝世的天才一旦成长起来,很容易打破冥界势力分布的存在,这是众多主宰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是与不是,我自然将他交给死亡主宰大人,至于如何处置他,便由主宰大人做主。”
  蛮卡笑了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道,只要他将陈潇交给死亡主宰,那么无论这个人将会被如何处置,蛮卡都会得到无比丰厚的赏赐。
  而这先天冥体,若是稍加培养,虽然不会成为主宰的存在,但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主神,而且,这个主神的成就,还远远不止下位主神那么简单。
  要知道,主神,已经超脱了世间万物,众神的主人,哪怕是一个下位主神,都不会成为主宰的手下。若是一个主神,想要拥有另一个主神级别的属下,也唯有进行养成计划,在一个注定会成为主神的存在还没有成长起来之间,就将他控制,再稍加培养。
  但是注定成为主神的存在,何其稀少,就算是主宰都无法推算出他们的存在。
  现在一个先天冥体的小家伙出现,倒正是诸多主神争夺的对象,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个消息传开,那么蛮卡就会成为诸多主神围攻的对象。
  也唯有真正的主宰,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存在。
  可以说,若是一个先天冥体,一旦不被主宰掌控在手,那么很容易引起冥界的混乱,诸多主神都会参与到争夺的行列。
  邱尔看着蛮卡,眼中充满了悔意,若是他刚刚不和他废话,直接出手灭了他这个分影,那么现在已经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刚刚所说的,也只是想让人误以为,那先天冥体,已经被冥火主宰得到而已。
  看着蛮卡那略带嘲弄的神色,邱尔的眼中寒光闪烁,似乎是在计划着什么。
  “邱尔,让开吧。”蛮卡略带寒意的说道。
  “就算是我让开,你走得了吗?”突然间,邱尔的嘴角,流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个时候,蛮卡的脸色也变了,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邱尔,“邱尔,今日之事,我蛮卡记下了。”
  仅仅放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下一刻,陈潇的身体,便被一股大力撕扯出来,抛到虚空。
  而陈潇却是无法抵挡,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真正主神的威严,还不是现在的陈潇能够对抗的。
  将陈潇丢下之后,蛮卡头也不回,直接飞身而去,再也不见了踪影。
  而邱尔听到蛮卡最后的那句话,全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被一个同级别的主神盯着,还是很难受的。
  “那个蛮卡,倒是识趣。”
  突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个女人,一身黑色的袍子,轻轻的将她的身材勾勒出,纤腰盈盈一握,胸口峰峦起伏,而她的容颜,却是直接让邱尔感到一阵窒息。
  邱尔一尊主神,都被这个女子的容颜迷住,险些失心神。下一刻,邱尔急忙低下头,心中仔细的思考着,来者到底是何人。
  冥界的诸多主神,都是知晓对方的存在,而这个女人,却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至少邱尔没有见过。
  但是她的身上,那浓重的冥系主神之力,却是无法伪造的,这明显也是一尊冥系的主神,而且,修为明显在邱尔之上,至少是一尊中位主神。
  这个黑衣女子单手一挥,直接将陈潇的身体,收入了她的主神神域之中。
  “这位大人,这是邱尔即将进献给冥火主宰的……”那邱尔看到黑衣女子,收了陈潇,急忙开口。
  对方是一个中位主神,虽然比下位主神强大,但是这邱尔却是再次拉起了冥火主宰的虎皮,让对方产生忌惮。
  “你的废话很多。”
  那个女子,微微的摇了摇头,“蛮卡走了,我可以饶他一命,但是你还是不知好歹的留在这里……”
  这黑衣女子的面目,微微的有些发寒。
  “你……”那邱尔心中一惊,他似乎意识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直接转身,瞬间消失在原地,却是飞也似的逃开了。
  “现在想走,却是晚了呢。”
  黑衣女子,轻轻的一笑,她的纤纤素手一挥,一道充满毁灭性质的力量从她的手中爆发出来,下一刻,那邱尔直接惨叫一声,身体化作一缕青烟,就连他的主神格,都被直接的毁灭。
  而在冥界的无数个空间之中,邱尔的各大化身,分影化形,全部都在一瞬间消失,就算是他赐给属下的主神法则,都直接的毁灭。
  而那正在虚空之中还稍稍注意这里的蛮卡,看到这个情况,直接发动全部力量,一溜烟不见了。
  “呵呵,你这个小家伙倒是有趣,明明是第一个第七重元灵神,却是要装作一个源境的冥士,还故意的释放出你的先天冥体,也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那个女子的声音,直接传入了陈潇的脑海之中。
  “主宰大人说笑了。”
  陈潇也意识到,这个恐怖的女人,绝对是一个强大的主宰,也唯有主宰,才能够在一瞬间毁灭主神。
  “冥界大无边际,充斥着各种危机,我虽然是先天冥体,但是却也担心小命,若是不找到一位强大的主神作为靠山,恐怕还未等我成长起来,那么就会中途夭折的。”
  陈潇心中飞快的思考着,一边想着应对的措施,一边搪塞着这个黑衣女子。
  既然对方没有看破自己的两仪之体,仍旧认为他是先天冥体,就证明那两仪之体,能够瞒过主宰的眼睛,这倒是让他放下心来。
  “呵呵,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
  黑衣女子微微的一笑,随即她的身体一纵,带着陈潇和兮兮,消失在原地。当她走了之后,又过了片刻,足足有九大主神出现在这里。
  这九大主神,竟然全部都是上位主神,与那黑暗主神蒙斯塔同级的存在。
  “蛮卡的气息还在,但是邱尔在冥界,所有的存在,已经全部被抹去,好恐怖的力量……”
  一个周身,被一股绝望力量包裹的上位主神,微微的胆寒道。
  “就算是普通的主宰大人,都无法做到,也唯有传说中的那位了。”
  “既然那个先天冥体,落入了那位的手中,那么我们,包括主宰大人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却是没有想到,那位大人,竟然恰好在这片贫瘠的大陆之上,嘿嘿,难怪那死亡主宰没有出现,原来是因为那位在这里。”
  这几个主神,甚至连那黑衣女子的名号都不敢提起,只以那位相称,可见那个黑衣女子的恐怖。
  ……
  而那黑衣女子,并没有再次将陈潇收入主神神域之中,只是将他带在自己的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扯着。
  “小家伙,我看得出,你虽然有着先天冥体,但是你的本源,却并不是冥界中人,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跑到这冥界来呢。”
  突然间,黑衣女子问道。
  “嗯?”陈潇的心中一动,他体内的阳界气息,已经被两仪之力覆盖,却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连他的本源都能够看出。
  只是,现在陈潇没有使用主神空间,主神空间一直隐藏在无数个平行空间之内,没有人可以觉察到它的存在。
  “既然已经被大人看穿,那我也不隐瞒,我的一个朋友被冥界的一个强大存在抓去,我来到冥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个朋友。”
  陈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但是,他并没有说是谁抓的,若是陈潇直接说是一个主神,或者一个主宰,那么他一个元灵神跑到这里来找刺激,那么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不是你的脑子有毛病,就是身份有问题。
  而一直趴在他肩头之上的兮兮,则是眨着一双黑黢黢的大眼睛,极为好奇的看着这个女子。
  “一只真灵神级别的小兽,也是阳界的存在……”这黑衣女子,也注意到陈潇肩头之上的兮兮。
  女子,这个女子虽然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女人,女人,便对一切可爱的事物完全免疫。此时兮兮的模样,无疑对女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杀伤力。
  而这个黑衣女子,一伸手,直接将兮兮抓住手中,随即抱在怀里,狠狠地揉着他的小脑袋。
  “也不知道你是大手笔,还是败家,竟然将两头玄武的元灵融进了这个小家伙的体内……他的前途……”
  黑衣女子,注意到兮兮的背后的两只小翅膀,那可是两个先天灵体,吸收了玄武的生命精气之后,直接化作的两头玄武。
  这两头玄武,可是都能够成为主神的存在。以往,一头玄武的存在,便已经只得所有主神鸡飞狗跳了,现在出现了两头玄武,外加一个迷迷糊糊的小兽,恐怕主宰都要疯狂。
  那些主宰哪里知道,那兮兮的价值,可是远在一个先天冥体之上。
  但是这个黑衣女子,却是并不在意,她看到兮兮,也只是微微的一笑,随即,一点青色的灵光,打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两头玄武,都是有着自己的意识,若是他们一旦成长,恐怕就会与你这小家伙争夺身体的控制权,我现在将这两头玄武的意识抹杀,让这两头玄武,彻底的成为你的分身……呃?天呢,两头玄武的灵魂,竟然是两个先天灵体?”
  这下,黑衣女子彻底的震惊了,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潇,“败家,你这个败家子,竟然用两头玄武,两个先天灵体,来培养一只猫?”
  黑衣女子用一种几乎能够杀人的目光看向陈潇,那可是四个能够成为主神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被浪费掉了?
  “不过,四尊主神,来成就一只猫,恐怕这只猫以后的成就,将会不下于我的。”
  黑衣女子微微的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她已经将陈潇和兮兮,带到了一座山洞之中。
  这个闪动之中,正有一个使女,似乎正在烹饪着什么,见到黑衣女子归来,那个使女急忙停下手中的活计,微微的躬了躬身。
  陈潇看到这个使女,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女子给陈潇的感觉,竟然就如同他面对黑暗主神蒙斯塔一样的感觉。
  竟然也是一尊上位主神!
  天呢,一个上位主神,作为使女,这个黑衣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是,她之前也是进行了主神养成计划,找到一个注定成为主神的存在,随即一步一步的培养起来?
  陈潇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唾沫,难不成,这个女人,要将自己培养成男宠不成?
  不过还好,陈潇此时的意识波动,都被两仪之力掩盖,否则被她觉察到陈潇的想法,一定会一巴掌拍死他的。
第334章 炼器大师
  陈潇正胡思乱想之间,突然听到兮兮开口了。
  “唔,姐姐,你好漂亮,兮兮好,好喜欢你。”兮兮在黑衣女子的怀中,抬起小脑袋,眨巴着眼睛说道。
  陈潇:“……”
  兮兮这小家伙,在平时一口一个兮兮大爷,老子怎样怎样,一副骄横跋扈的模样。但是在这黑衣女子的面前,却想是一个天真的乖乖宝一样。
  陈潇也不得不佩服,兮兮这小家伙,典型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而偏偏,现在他的外表又是一切女性生物的克星,就算是连这个黑衣女子,一个无比强大的主宰,都无法免疫。
  “你叫兮兮是吗?”
  黑衣女子呵呵的笑着,说道:“我的名字叫做景宁,你可以叫我景宁姐姐。”
  “唔……”
  陈潇又是一阵无奈,事实上,他也是想知道这个女子的名号,借此知道她是哪位主宰,只是却是一直都不好贸然开口。
  但是却没有想到,兮兮的一通撒娇,竟然直接将她的名字问了出来。
  “景宁……冥界之中,有叫景宁的主神吗?”
  陈潇的心思急转,他的脑海之中飞快的流传着书界之中,一本本关于冥界主神,主宰书籍,却是没有看到关于这个景宁的记载。那书界之中的书籍,关于主神的记载,是极为详细的,甚至每一个主神,乃至主宰的成长经历都有相关记载。
  那书界也不知道是谁留下的。
  但是,将那相关记载仔细的搜寻了一遍,陈潇却是仍旧没有找到关于这个黑衣女子,景宁的记载,这让陈潇感到无比的疑惑。
  在那上面,陈潇已经找到了死亡主宰,以及刚刚那个邱尔说的冥火主宰,以及其他极为冥界主宰的记载,但是那些主宰中,却是没有一个与这个黑衣女子的体貌相符合的。
  陈潇微微的摇了摇头,所幸再不去想了,现在,这个景宁虽然无法帮助自己,但是暂时对自己也是没有任何威胁的。
  从她刚刚放走蛮卡,击杀邱尔的表现上来看,她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只要顺着她的意思来,不要违背她的意思,便没有什么危险。
  这座山洞之总,布局简陋,也仅仅存在着一张石桌,两个石凳。而刚刚那个上位主神女子,在对着景宁躬身一番之后,再次调制着手中的食物。
  兮兮伸出小鼻子,在空气之中闻了闻,随即口中流出了口水,上位主神做的菜肴,可不是世俗界中那些什么厨师能够比拟的。
  景宁也觉察到兮兮的馋相,微微的笑了笑,她松开怀抱,将兮兮放了出去,而兮兮则是一个箭步,便窜到了那个上位主神使女的肩头上,看着那锅里的食材,不断地流着口水。
  这个时候,陈潇倒是有些不知所措,毕竟面对一个极为神秘的强大存在,他现在也不知道这个景宁到底将他带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要让他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陈潇微微的皱了皱眉,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若是他被一个一般的主神,甚至主宰带走,那样的存在,家大业大,将他放到势力之中,虽然关注,但是陈潇也有着自己的活动空间。
  凭借着他的手段,在主神的势力范围之内,调查一下死亡主宰的消息,以及胡子宣的下落,似乎并不算太过复杂。
  甚至他可以随时抽身而走。
  但是这个景宁,似乎是个云游四海的主神,陈潇也不得不时刻的跟在她的身边,很多事情,都无法去做。
  被一个主宰牢牢的盯着,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跟在我的身边的,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也不过是对你很好奇而已。”
  景宁微笑着,坐在一张石凳上,看着陈潇,这一刻,她倒是能够看出陈潇的心思,之前陈潇也对她说了,他来冥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他的一个朋友。
  “先天冥体,是冥界才有的体质,为何你一个阳界中的生灵,或者说神灵,会拥有这样的体质呢?”
  景宁的语气中充满了好奇。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是个男人,而不是女人。”陈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此时,陈潇的模样,仍旧是那个冷酷的中年男子,他现在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倒是有种极为滑稽的感觉。
  听到陈潇的话,景宁掩嘴一笑,并未在意陈潇的话,只是说道:“是啊,这宇宙造化的奇妙,又是谁能够解释的清楚呢?”
  随即,她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你可以走了。”
  “嗯?”
  陈潇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和兮兮两个,可是代表着六个主神,你会这样放我走?”
  陈潇满眼的不相信,看着景宁。
  “呵呵,主神,很稀罕吗?”景宁笑了笑,随即,她伸出手来,将一个黑色的光团丢给了陈潇,“这东西,我研究了几亿年,也没有研究明白它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我在你的身上,也感觉到了这东西的气息,相见即是有缘,给你玩吧。”
  陈潇心中一愣,他接过那个黑色光团,发现这其中,正漂浮着一块黑色的图,竟然是幽冥天的一块残图。
  陈潇不动声色的将这块残图收入身体之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这天图事关重大,却是不能够被眼前这女子知晓。
  “多谢前辈赠与了,唔,这东西似乎有些熟悉,也许和我的先天冥体有关吧。”
  陈潇有些讪讪的说道,现在,他并没有立刻的将这块残天图炼化,一旦在炼化的时候,走漏出天图的气息,那么恐怕这个景宁,会直接代表宇宙诸神,一巴掌拍死他。
  “嗯。”
  景宁也时刻注意着陈潇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异样,便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
  “既然前辈肯放行,那么小子告退了。”
  陈潇朝着这个女子微微的躬了躬身,随即一转身,走出洞府,他甚至都没有管故兮兮,直接逃也似的离开,生怕那景宁会反悔。
  而兮兮注意到陈潇离开,便嘴里叼着一条鱼,口中呜呜的和景宁,以及那上位主神使女道别,追了上去。
  “大人,就这样放他们离开?”
  带到两人走后,那个使女才停下手中的活计,有些疑惑的看着景宁。
  “呵呵,他们闹翻了天,又与我何干呢?只要这冥界不灭就行。当初神界的那些白痴,执意和那些人开战,最后整个神界都被对方收了,我可不是傻子。”
  景宁的眼中,闪过一丝调皮之色。
  “景宁大人,刚刚那个修为低下的小子,真的是那些人的后裔?”这个使女似乎与景宁并不是那种主仆关系。
  “是与不是,都与我没有关系,我的职责,是守护冥界。我可不是神界的那些白痴。”
  景宁微微的一笑,“若是那个小子,真的是那些所谓的天人的后裔的话,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成长起来之后的样子呢,现在的他,就能够瞒过我的眼睛,不知道他成长之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倒是想要看看神界,现在源之大陆上的那些白痴的表情了呢。”
  那使女听到景宁的话,直接就是一阵无语。
  ……
  “呼……竟然得到了一块幽冥天的残图……”
  陈潇来到外界,一口气飞出了数百万里,才停下身子,不过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去炼化那块天图,他现在不知道那个景宁是否在幽冥天残图之中动了什么手脚,若是他大大咧咧的将那个残图炼化入天图之中,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他哭都来不及。
  而现在,陈潇现在都不打算动这块图,一瞬之间,他想到了那时空封印之中的存在,似乎和本源灵火,天图同根同源,这块天图,也唯有让他确认一番,陈潇才敢放心的炼化。
  此时,陈潇的模样,已经再次发生变化,却是变成了一个身穿白衣,白须白发,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者,此时陈潇,也恢复了本体,第七重元灵神的实力。
  此时陈潇的目标,赫然就是这块大陆的深处,那属于死亡主宰的统治范围之内。
  现在,在遇到那个有可能是一位强大主宰的景宁之后,他对自己的隐藏功夫,愈发自信。那个强大的主宰,都没有看出自己先天冥体的虚假,足以证明他有足够的实力,在死亡主宰面前隐藏自己的底细。
  只要不让他知道,自己是陈潇,那么一切的一切,就都好办。
  现在陈潇化身一个七重元灵神级别的老者,正风驰电掣,朝着这个号称死亡大陆的内部飞去。
  “吼!”
  陡然间,一声震天的怒吼响起,一头足有真灵神级别的冥兽,好似一头传说中的西方巨龙,正是冥界之中特有的冥龙,直接腾空而起,张开大嘴,朝着陈潇的身体咬来。
  这里是死亡大陆的深处,主神主宰的地方,有真灵神级别的冥龙存在,不足为奇。
  就仿如源之大陆深处,那个充满迷雾的森林之中,一下子就有一个真灵神级别的凶兽族群一样。
  而现在的陈潇,并没有任何的伪装,就这样大摇大摆的飞行在冥界之中,任何一个存在,都能够发现他。
  “真灵神级别的冥兽……”
  陈潇心中微微的一动,“兮兮,我不便出手,看你的了。”
  兮兮趴在陈潇的肩膀上,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他的神域之中,已经被刚刚的那个上位主神级别的使女,放了不知道多少好吃的,此时的兮兮,正在懒洋洋的吃着。
  他听到陈潇的话,有些依依不舍的将手中的食物放下,随即一纵身,直接跳到了那头冥龙的头顶,随即一爪拍出,直接将这头拥有初级真灵神实力的冥龙拍死,一把收取了它的神格。
  现在兮兮的实力,在刚刚景宁的帮助下,已经达到了巅峰真灵神级别,与那黑狱不相上下,杀死一头初级真灵神的冥龙,不费什么力气。
  随即,兮兮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又飞回了陈潇的身体之中。
  而陈潇接过那颗神格,将它收进自己的身体之内,以那丹田处,那水火图缓缓的将上面的真灵神法则炼化。
  虽然一颗初级的真灵神法则,已经对陈潇没有多大作用,但是蚊子的腿再少,也是肉。
  现在陈潇急需扩大那两仪水火图的威能,将主神空间之中,剩余的那些火之本源灵火炼化,放任着那些火之本源灵火,留在主神空间之中,也是一个祸害,迟早要发生异变。
  “继续前行。”
  陈潇心中一动,带着兮兮继续朝着前方飞去。
  而周围,一些其他隐藏着的强大冥兽,再看到兮兮一巴掌拍死一头冥龙之后,果断的选择的沉默,没有再打陈潇的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潇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身体降了下来。
  这里,已经是大陆的核心,死亡主宰统治的范围,而一座大城,占地达百万里,这座城的周围,并没有城墙的存在。
  “酆都。”
  这里是死亡主宰的老巢,一个主宰占领的城池,根本就不需要城墙,而一旦有胆子来进犯的存在来了,恐怕有城墙也是白搭。
  “酆都,哼哼。”
  陈潇来到这座城之外,嘴角流出一丝冷笑,他体内的两仪之力,疯狂的运转,将他体内的一切都压下,现在的他,就是这个白发白须的无名老者,一切关于陈潇的,全部都消失不见。
  抖了抖身体,陈潇迈步,走进了酆都城之中。
  这酆都城,可不是这大陆之外的城市能够比拟的,就这其中的居民,最低等的,都是真神,至于虚神,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踪影。
  而真神之上的元灵神,甚至九重元灵神,在这里都是随处可见,根本就不足为奇。
  而在这座城中,拥有主导地位的,真正的霸主,也唯有真灵神,只有真灵神,才在这里拥有地位。
  “子宣,我来了,等着我。”
  陈潇在心底,轻轻的呼唤了一声,随即,他的手中,直接出现了一座好似熔炉一般的神器。
  陈潇要伪装成一个炼器大师,在这里行走,引起高层的注意。而现在,陈潇也全力运转两仪之力,将体内的那些属于阳界的气息,全部压下。
  最开始,他一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所以才被那个宁静看破了虚实。而他现在,已经用两仪之力,将那最后一丝的阳气转化为了纯阴之力。
  就算是死亡主宰站在他的面前,都无法看破他体内的阳气。
  陈潇微微的一笑,找了一个空地,直接将身上的行头放下,旁若无人的将冥界各种珍稀材料放入熔炉之中,开始淬炼。
  “你这老头,心来的吧?交保护费,两条上品冥灵石矿脉。”
  这个时候,两个好似地痞子无赖人来到了陈潇的面前,不过,这两个地痞子,都是神灵,全部拥有第五重元灵神的实力。
  虽然他们看出,面前这个老头,乃是七重元灵神,但是仍旧不将他放在眼中,蛮横无理的说道。
  冥灵石,同源之大陆的灵石一样,其中蕴含着法则之力,对与神灵极为有好处的。
  而在这里,通用的货币,可不是那些一块两块冥石,冥灵石,而是矿脉,一条矿脉,两条矿脉。
  “呵呵,年轻人,老朽今日尚未开张,身上并无矿脉,不如二位在这里稍等片刻,待老夫做了生意,赚了钱物便交付如何?”
  陈潇看到这两个无赖,并不动怒,而是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老头倒是识相,罢了,大爷我的时间到也珍贵,在这里等也有罢了,恐怕要耽误了我们的正事,这样吧,等你赚了钱,多交我们一条冥灵石矿脉。”
  其中一个身穿褐衣的男子还不忘再敲诈一笔。
  陈潇则是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发怒。
  随即,他的手中,多了一块匾额,直接立在身前,这匾额之上只写了四个大字:“炼制神器。”
  看到这四个大字,那两个无赖不禁愣了愣。
  整个宇宙的神灵都知道,神器,可是通过神灵自身孕育,之所以为神器,是因为神灵以自身的神灵法则育养,让神器之中也拥有法则之力,才为神器。
  若是去了神灵法则,那么神器也不过是一块废铁而已。
  “老头,你难道要消耗自身的神灵法则,为他人炼制神器?”一个地痞子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
  “非也,非也。”陈潇呵呵的笑了一声,随即,他单手捋着胡须,怡然自得道:“老夫炼制的神器之中,并没有神灵法则。”
  “没有神灵法则?”
  两个地痞子无赖对视一眼,随即口中发出了爆笑。
  “哈哈哈,老头,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吧,没有神灵法则,那能叫神器?”
  一个地痞子捧腹大笑道。
  “呵呵,等一会神器出炉,二位就知晓了。”
  陈潇并没有在意,一切都胸有成竹。而这个时候,这周围也都围过来一些神灵,他们听到这边的动静,也是想来看看这所谓的没有神灵法则的神器。
  陈潇的双手,不断地在虚空之中,打着各种各样的结印,一道一道诡异的符文,流入那座熔炉之中。
  这座熔炉,乃是主神坎瑞拉斯留下宝库之中的存在,可以说一件极为强大的神器,陈潇只是稍稍炼化了一下,便将它拿了出来。
  过了足足有半天的功夫,一道光芒,从这座熔炉之中升起,一柄战刀模样的神器缓缓的升出,飞到陈潇的手中。
  “二位,看看这件神器如何?”
  陈潇呵呵的笑道,将这件战刀送到一个地痞子的手中,随即静静的看着。
  这个时候,周围的神灵,已经越聚越多,而且,还吸引过来了几个高阶元灵神。
  “这……”
  其中一个地痞子,接过这柄战刀,他体内的元灵神法则微微的一动,直接就同这柄战刀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几乎在顷刻之间,这柄战刀,已经化作了一柄元灵神器。
  “怎么可能!?”那个地痞子直接叫了起来,要知道,一个元灵神,想要炼制成元灵神器,至少要花费上万年的时间,以自己的元灵神法则,小心翼翼的育养,才能够成型。
  而且,炼制之后,元灵神自身的法则之力,也受到损害,进入虚弱期。
  但是,这个地痞子元灵神,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一瞬间,便将这柄战刀,变成了元灵神器,并且,自身的元灵神法则,竟然不受半点损伤!
  此时,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件神器的变化,顿时,看向陈潇的眼神,全部发生了变化。
  由最开始的嘲弄,不屑,变成了尊敬。
  拥有这样本事的人,岂是易与之辈?恐怕就算是真灵神王来了,都要以礼相待。
  “我等二人有眼不识真人,唐突了大师,还请大师见谅!”
  那两个地痞子,直接转变了语气恭敬的说道。
  “呵呵,不知道这柄战刀,能否抵得上三条冥灵石矿脉?”陈潇笑着问道。
  “何止三条,百条都抵得上!”顿时有人不禁开口说道。
  在不损失自身法则之力的情况下,炼制元灵神器,这简直就是神迹,多少条冥灵石矿脉,都比不上。
  “呵呵,老夫今日,头次到这酆都,第一次做生意,到也不用百条冥灵石,只要五十条,今日,老夫限量做十件神器,每件只要五十条冥灵石矿脉,现在还有九件。
txt电子书下载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