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我开始对这门婚事有兴趣了。”
“为什么?”
“既然总是要娶老婆,娶一个让我觉得有兴趣的女人,总比娶一个陌生的女人要好得多。”
他的解释让她心弦微荡,不得不仔细品味,但是接下来他的话又实在让她很想拿石头砸他的脑袋。
“而且,我实在是受不了有人长得比我美,如果你是假的,我倒宁可娶一个假公主,也不要来一个绝世美女压我的风头。”
※※※※※※
“这么说来,这个令狐媚的确是假的喽?”金城婆婆听到金城灵转述的消息并不意外。
“嗯,鹰问天应该不会看错,更不会错得这么离谱,这件事难道是令狐笑在捣鬼?”
她摇摇头,“他为什么要送一个假公主过来?他那么聪明的人,从来都算计得滴水不漏,难道就不怕我们这里有人认出公主是假的?就算骗得了一时,还能骗得了一世?”
“那就是令狐媚那里出了问题。”金城灵思忖着,“我总觉得,清清扮演这个公主的时候表情中总有些无奈。”
“大概令狐媚听说你自恋成狂,就受不了先跑了吧!”金城婆婆取笑孙子。“不过,即使如此,也还是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派一个假公主过来。”
“或许是为了金圣。”他说道:“那天晚上她和我试探过金圣的秘密。”
金城婆婆并不吃惊,只问:“你怎么说?”
“我当然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她曾经夜探逍遥居。”
“嗄?她懂得破阵?”
“不懂。”金城灵摇头,“我把她从阵里引出来的,不过,我们俩当面还没有挑破这件事。”
金城婆婆古怪地看着他,“你,是真的对这个丫头动了心了。”
他很认夏地想了想,嘴角绽放出一抹微笑。“可能是吧?”
“那你说要娶她,是当真的?”
“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有什么不可以的?”
“你疯了?!”
金城婆婆霍然起身,用手重重地打向他的额头,却被他侧身避开,“奶奶年纪一把,身手还是这么敏捷。”
她断喝道:“在我面前不许使用鬼影无声!”
“不用我就要被打死了。”金城灵眼珠一转,笑道:“眼下我们也没办法证明她是假的,与其让她躲在暗处研究我们的一举一动,不如索性把她名正言顺地拉到身边,反过来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化被动为主动嘛。”
金城婆婆很严肃地说:“但是你可知道,如果真的娶了那个丫头,不管她到底是真公主还是假公主,她同样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即使事后你可以证明她是假的,你们的婚姻却是真的。而且你娶了假公主的事情还会成为全天下的大笑话。”
金城灵满不在乎地摇头,“我娶的是她,又不是天下人的嘴巴,我能管住一个女人就算是不错了,还能管得住天下人的嘴巴吗?”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娶那个假公主?”金城婆婆的语气中有了不悦与严肃,“你到底是撞得头晕,还是鬼迷心窍?”
“是我心甘情愿。”
她盯视着他,“你记住,民间有句话叫“玩鹰的人早晚会被鹰啄了眼”。”
“有她那么可爱的小鹰,我倒愿意养一只。”金城灵在屋内寻摸了一圈,“该送人家点什么做聘礼呢?”
“又送?!”她很生气,“之前你给那个丫头送了多少礼了?人家也没正眼看过。”
“这一回不一样嘛。以前只是送礼讨她欢心,现在是要送掉我的终身,她应该会感激涕零、芳心大动吧!”
他的笑容让人分辨不出此话到底是真的愉悦还是暗含讽刺,原地转了好久,忽然在看到金城婆婆头上那支金凤钗的时候眼睛一亮。
金城婆婆看出他的企图,刚要伸手阻拦,已经被他快手快脚将金簪夺在手里。“奶奶,记得您说过,这支金簪是祖传的,要留给您未来的孙媳妇,对不对?”
“我是要留给令狐媚,可不是这个假公主!”她扑过来要抢,金城灵手握金簪,大笑着扬长而去。
“太后,您……您为什么要同意王娶那个假公主?”金城婆婆贴身的宫女金雅问这句话的时候口气酸溜溜的。
她沉默了许久,久到金雅以为自己不该问这个问题,触怒了她,正在恐惧焦虑的时候,就听到她叹口气,慢声道:“假公主也有可能成为真夫妻,既然他认定了,就随他去吧!”
※※※※※※
令狐清清失神地看着那支金簪,“这真的是金城灵派人送来的?”
“清清,这是你今天晚上第三次问我这个问题了。”默默无奈地说,“不是那个男人送的,难道是我送的吗?”
金簪的旁边还有一封信,只写着几个字——
金簪如我心。
金簪如他心?谁知道他的心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装满了对金子的渴望和贪欲吧?她的心思转到这里,忍不住一笑。
默默却笑不出来,“听说今天朝上鹰问天当众说你是假公主?吓死我了,清清姊,你怎么可以那么镇定,全身而退?”
“若是事出突然,恐怕我也做不到镇定自若,只是一听到鹰问天这个名字,我总觉得有点耳熟。”
前年,鹰问天代表金城国朝拜圣皇的时候,她身为公主身边的第一侍女,曾经随侍公主的左右。
对鹰问天来说,见到公主之后,他的心神都跌到对公主绝代容光的震惊之中,眼中怎么可能看得到她这么一个小小的侍女?但是公主和他的一言一行,以及公主所做的种种事情,她当然都曾亲眼目睹。
那天晚上听说金城灵紧急召回鹰问天,她在片刻回忆之后就立刻想明白了原因,早早做了防范。果然一切如她所料,金城灵用鹰问天试探她的身份真假。
幸好,她伴读公主多年,早已练就一手让丞相都赞叹不已的书法,摹仿起任何人的笔迹都惟妙惟肖,更何况是常常需要她代写作业的令狐媚本人的字体。
但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关键时刻,金城灵却好像站在她这一边,反过来指说鹰问天记错了?
“我觉得,这个金城国里最可怕的人是金城灵。他老端着一张笑脸,可是他一笑,我的心就不住打哆嗦。”
默默不会说谎,而她的话正是令狐清清心中所想的。
金城灵说要娶她到底是他的计策之一,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丞相那里没有任何消息送过来吗?”她已经很久没有收到丞相的密函了。
“没有呢!会不会是信被人半路截断?”
“应该不会。”令狐清清摇头。丞相做事向来缜密,一封密信会用三种方式送出,若没有她收到信的确切回覆,其他两封同内容的信件也一定会想方设法送到她手上。
就在她束手无策的时候,丞相却断了消息,她该怎么办?
“清清姊,你看,那里好像有封信!”默默忽然轻呼一声,手指着窗户。
令狐清清眯起眼睛看去,果然在窗户上看到一封信被别在那里。
“要是丞相送来的信,不应该这样光明正大地摆在这里的。”她狐疑地走过去,将信抽下来。信封上空无一宇,用纸不是圣朝最常用的白浪雪笺。
默默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咦?这信封好像不是我们圣朝的。”
“这是金城国特有的纸,叫金叶琉璃。”令狐清清以为又是金城灵在耍什么新花招,但是抽出那封信后,看到上面的字却让她愣住。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得。若想全身而退,请至西宫门一见。
“清清姊,这封信是谁写的?上面的话好像是在威胁你啊,你可千万别去。”默默担心地嘱咐,“现在既然鹰问天公开说你是假的,肯定有好多人想对你不利。”
“但是对方在信中说“若想全身而退”,可见他找我去,并不是想害我。”
“哎呀,那是骗你的话啦!把你骗去了,谁知道他要做什么?”
令狐清清捏紧信封,思忖良久,“默默,又要麻烦你为我守门了,还有,想办法通知令狐族的人,不要为今天白天朝上的事情焦躁,金城灵当面没有揭穿我的真面目,就应该不会私下对我不利,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也不要自乱阵脚。”
“你还是要去?”
“丞相常说一句话,若想知道敌人是否会威胁到自己,就要知道敌人的心在想什么。”令狐清清笑道,“但我不是丞相,不能未卜先知,所以如果连敌人都见不到,我怎么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
从东宫到西宫门,要走很远的一段路,此刻已经是月挂中天了,令狐清清一路走来遇到不少金城国的士兵。
显然大家已经听到了白天在朝上的那一场惊心动魄的事件,所以虽然士兵们的态度还算恭敬,但是人人都用古怪的眼神打量她,像是在心中揣测着她的身份来历到底是真是假。
她视若不见,身边更不多带一个人,笔直地朝前走,一路走到西宫门门口,远远地有个人跑过来,热络地和她打招呼,“公主,这么晚了,您怎么到这里来?”
她认出了那个人,是那天帮她找到白雪狐裘的小兵,于是报以微笑,“今天是你当值?”
“是啊,小的叫金来福,公主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小的。”
“找你管什么用?”西宫门门口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接着,从对面快速走来一个高大的人影,几乎是瞬间就走到她面前,低喝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令狐清清眯起眼睛,看着那人,嘴角扯起淡淡的笑,“原来是鹰将军,见了本宫连句客气话都不肯说吗?”
“哼,骗子一个,还敢自称“本宫”,你真以为鹰某自甘当笨蛋,任你为所欲为?”他咬牙切齿地又说:“我才不在乎你在王面前是怎么巧言善辩,诡计多端,鹰某定会拆穿你的假面具。”
“既然鹰将军对本宫无好感,本宫也不和你辩白。”她微微笑着的时候,眼睛已经在悄悄留意四周。这里距离宫内的军营很近,那个神秘人为何会约在这里?
她本以为是鹰问天约她来的,但是看鹰问天一副恨不得将她绑赴刑场的样子,又觉得不应该是他。
她四下张望之时,鹰问天扬声喝道:“干站着做什么?还不送我们这位“公主”回宫休息?”
他的这句话是说给金来福听的。
金来福急忙答应着引导令狐清清往回走。
令狐清清并不反抗,抿唇一笑,慢慢地向回踱步。
“公主您可别生气,我们将军就是个火爆脾气,直来直去,想到什么说什么。”金来福似乎和他家将军并不是一条心,对她很是信服的样子。
“我怎么会和他生气呢!鹰将军有功于金城国我是知道的,将来还要靠他继续辅佐金城君,我也不想王为难。”
她柔声应对着,眼角的余光忽然感觉到不远处有奇怪的光芒一闪,紧接着,走在她身后的金来福一下子没了声音。
她回头去看,只见他傻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不会动也不会听,而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全身黑衣,连面孔都看不清楚的黑衣人。
“是你写信约我来的?”
那人昂着头,丢过来一张纸,纸上写着——
我欲与你联手,如何?
令狐清清哑然失笑,“与我联手?你想和我联手做什么?”
那人依旧不吭声,纸条倒是早已料准似的,一张接一张地扔过来。
我知道你是为了金圣而来,也知你不是真正的令狐媚。你若不想死在此地,便与我联手,制住金城灵,夺取金圣。
令狐清清神情凛然,她终于知道对方找她的目的了,冷笑道:“你凭什么以为我就会与你同流合污做这样的坏事?更何况,金城灵将娶我为妻,我又怎么可能做对他不利的事情。”
他对你无情,娶你也只是想试探你的用心。
这一张纸丢过来后,令狐清清的心沉了下去,但还是强作微笑,“那又如何?无论他怎样对我,我都没有害他之意。”
那人像是为她的回答怔了一下,重重地哼了一句,轻声咒骂,“傻瓜。”
最后一张纸丢过来的同时,那个人也如鬼魅一般消失。
她展开那张纸,上面写着——
我无心害你,你也莫坏我好事。若不能联手,就请作壁上观,否则后果自负。
令狐清清握着这几张纸,正在凝神回味刚才那个神秘人的一切,身后不远处有一串灯火飘摇而来,远远地还听到有人说:“王,公主就是朝这个方向走的。”
金城灵来了?
她旋即转过身,同时将这几张纸悄悄塞进自己的衣袖里。
黑夜之中,因为灯光耀眼,很快她就看到了金城灵。
从未在这种情形下见他,那周遭明亮艳丽的火光竟将他的脸衬托得更加俊美炫目。
虽然在她心中一直都认定令狐媚公主是天下第一的美女,但是此时此刻她也不得不承认,金城灵的美貌是她所见过的男子中,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
好可惜,本来他与公主应该是一对璧人……
还在心中感叹之即,金城灵已经来到她眼前。
“这么晚了,公主还有兴趣在外面赏月?”他的语气里都是轻松的笑意,只是那双眼睛或许是因为火光的映照,出奇的闪亮。
“白天我不是才说过,我们金城国的月色最美,改天要与公主同赏,难道公主是等不及了,居然把我丢下,独自一人出来踏月,让我多为你担心?”
这个人的脸皮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在众多的属下面前说这样一番话,甜中带酸,浓得发腻,他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地大声说出来,还一副颇为失落惆怅的模样。
她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我身后的小兵被人点了岤道。”
他的眉梢拧紧,走到那小兵面前,似无意般一拍小兵的肩头,喝道:“怎么在这里闲逛?”
小兵如梦初醒,看到金城灵,倒头就拜,“参见王,小的是奉鹰将军之命护送公主回宫。”
“果然本王没有看错你。”他永远笑得和蔼可亲,“现在本王来了,你可以走了,改天本王还要重赏你。”
“这是小的应该做的。”金来福对着令狐清清又磕了个头才离开。
金城灵再转身看她,“如今换本王做护花使者,公主不反对吧?”
她报之以笑,“那是本宫的荣幸。”
将众随从远远地丢在身后,他轻声问道:“是谁下的手?”
“不知道。”她斟酌着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不过,那个人的轻功似乎非常好,有如……鬼魅。”
他猛地定住,凝望着她的眼睛,彼此的心中都有个名字呼之欲出——鬼影无声!
“在我金城国内会这门武功的人已经不多。”他坦白承认。
是啊,就包括你这个登徒子。令狐清清心中想着,还对他那夜趁机轻薄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一直都对他有些大意,以为他是个绣花枕头,没想到他身负绝世武学,连她这个在公主身边号称轻功第一的人都可以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是深夜里你又为何要到这里?”他直接发问,懒得再拐弯抹角。
她的嘴唇翕张了几下,想到那个神秘黑衣人的警告,犹豫再三之后才说:“我,只是想看看月色。”
金城灵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看穿她的心,而她的心也因为他的注视而狂跳不止。
倏然,他哈哈笑道:“既然公主对我们金城国这么有兴趣,那本王就带你先从王宫的花园开始游玩。今日月色正美,有本王这等美人陪你站在月下,就是月亮也要羞得藏起来吧?”
再紧张凝重的气氛,也因为他这样一句“厚颜无耻”的自评而化解,令狐清清笑出声来。
“那就有劳金城君了。”第一次,她主动地将自己的小手交到他的手上,也立刻被他握紧。
第七章
关于婚事,金城灵果然不是信口胡说的玩笑。
第二天却有众多的人马来到东宫,沉甸甸的箱子一个又一个排满了院落,连在圣朝见惯场面的默默都吓了一跳。
“这个金城君好大的手笔,居然送这么多东西来当聘礼?”她忍不住一个一个开箱去看,一再地惊叹,“好多的宝贝啊,公主,你快过来看。”
但是令狐清清根本顾不上,金城灵派来的裁缝早已将她请进房内,忙着为她量裁新衣,挑选佩饰。
“又不是明天就要大婚,他怎么这么性急?”她被人折腾了一上午之后也忍不住抱怨起来。
随行而来负责的是金城翩翩,她笑道:“这还是王第一次对女孩子这么上心,大概会这么急切地办婚事也是怕夜长梦多,出什么意外。”
“意外?能有什么意外呢?”令狐清清随口反问,脑海中闪过的全是昨天晚上那个神秘的黑衣人。她没有答应和对方联手,那个人是否会直接行动,对金城灵不利?
她没有立刻告诉金城灵这件事,因为她对那个黑衣人的身份还多少有所怀疑。
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金城灵会鬼影无声,那个人也会,她前脚刚刚见到黑衣人,后脚金城灵就带人赶到,就好像事先经过周密计算的一样。
或许,这本来就是他用来试探她的新计谋而已。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以为可以休息一会儿,金城灵又来找她。
“怎么样,清清,送给你的东西,你还喜欢吗?”他在院子中东张西望,笑着点头,“还好还好,这次没有把我送的东西都丢出去。”
她却不甚关心的问道:“你接到圣朝丞相的回复了吗?”
“哪有那么快。”金城灵搂过她的腰,“难道你做什么都要听他的吩咐?更何况,成亲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乐见其成的,他怎么回答,对你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令狐清清沉默下来。还记得当初在路上发现令狐媚失踪,情急之下她派人立刻回朝禀报,而令狐笑给她的指示含糊不清,只说让她代替公主赴金城,却没有说清是否真的需要她代公主成亲。
原本以为她在这里装上几天的假公主就可以得到丞相的协助脱身,日后再换一个绝色倾城的真公主回来,届时金城国的人如果生气,在公主的美貌面前也不会变成轩然大波。
但是眼看戏做得越来越真,金城灵明明看穿她是假的,却还是真的开始大办婚事,丞相那里也迟迟没有回应,到底她该怎么做?怎么做?
“我送你的那根金簪呢?”金城灵在她的头上没有看到金簪的影子,“怎么不戴上?”
“我向来不喜欢这种东西。”她指了指床头的梳妆枱,金簪就放在抽屉里。
“别人送你的东西当然不用理睬,未来夫君我送的东西怎么可以不要?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他找到那根金簪,笑着将簪子别到她头上,还不忘威胁,“不许拿下来哦,否则就视为你对我的不忠。”
她本来是想把簪子拔下来,但听他这么一说只好作罢。
“走,我带你去看看新房。”他拉起她,直接走向他的寝宫。
原来他把新房就安排在逍遥居的对面。在清新雅致的逍遥居对面伫立着一座华丽的庭院,到处皆张灯结彩、披红挂绿,让本来对这里颇有好感的令狐清清不禁皱起了眉头。
“怎么布置成这个样子?”她喃喃自语,却被他听到。
“怎么?我亲爱的未来老婆大人不喜欢新房的样子吗?”他的眼珠转了转,拍拍自己的脑门,“也好也好,布置新房的事情本来应该先征询老婆大人的意见才对。都怪我太武断了。那么,清清啊,这间房子就交给你打理吧。”
令狐清清看他鬼笑的样子,忽然心头一动,问道:“若是我动了这些陈设,你不会反对吧?”
“为了博老婆一笑,我又怎么会有怨言?”
她展颜而动,“那就多谢夫君成全,我就不客气了。”
※※※凤鸣※※※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买,金城灵一定要买它三百斤。
眼看着丢在他脚边的东西一件多过一件,几乎堆成了小山,他的眉心就一皱再皱,几乎成了万里山丘。
“这挂琉璃锦帐的颜色怎么选了深紫色,和房间的其他颜色不配,摘下来换了,换成蓝色的就好。
“这张包金如意玲珑桌太大了,摆在卧室里人就没办法走路,还容易碰伤,去换张黄木圆桌。
“这幅百鸟朝凤图画得并不好看,我记得我现在的住处有一张是墨荷听雨,还是挂那一幅吧!
“这有这盆玉阳金兰是喜阴的,最怕风吹日晒,应该搬到旁边的莲花池边的大柳树下面……”
金城灵的耳朵里不时飘来令狐清清的俏语声声,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公主啊,你再改来改去这里就不是新房而是灵房了。”
“新婚当前,夫君怎么可以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她靠在窗边,柔柔地抛给他一记媚眼,心中却在想,若这也是他试探自己的计谋,不如将计就计,也折腾他一番。
“这床鸳鸯戏水霞翎纱被太艳丽了,有没有玉百合的图案?”
见令狐清清又要往外丢东西,他急忙跑进去阻拦,“不行不行,其他的你要换就换了,这床锦被可是我家祖传,历代金城君成亲之时都要披在新床上。”
他摸着上面的丝缎面料,“你看这被子虽然历经百年,却弥新如昔,看这绣工,这颜色,可是不可多得的一件宝贝,拿万两黄金来我都不会换的。”
“祖先留下的未必就是最好的,该换就应该换。”她执意要换,他则坚决不肯,两边对峙让在场的宫女们非常为难。
金城灵使了个眼色给宫女,那些人立刻很识相地退下去。
“清清啊,我不是不听你的话要出尔反尔,只是这次大婚不仅是我金城国瞩目的婚事,也是整个圣朝和其他两国同时关注的大事。你这么改来改去,一点喜庆的气氛都没有了嘛。”
“怎么会没有呢?”令狐清清一指外面,“那些硕大的红灯笼和彩绸我不是都为你留着?”
“但是这床被子的作用你不知道,如果换掉它,新婚之夜就会全无意义了。”
“这床被子还有什么作用?”令狐清清困惑地翻看了一下,没看出有什么特别。
“当然有特别啊,这上面绣的是什么你应该看得出来吧?”
“鸳鸯戏水嘛。”新婚的洞房里都难免会看到这么一幅画,虽然觉得俗滥,但也不可否认在这种特殊时候,只有这样的图案才最“言简意赅”。
“既然看出来了,你怎么还会装不明白呢?”金城灵的手在不经意间袭上她的唇,轻声呢喃,“说来好笑,眼看你都要成为我的妻子了,我们之间才只是拉拉小手这么简单,说出去多丢我的脸,别人还以为我没有一点魅力。”
他的黑眸如亮钻在她的眼前一点一点逼近,那张俊帅到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脸慢慢地放大,就在她想抽身逃跑的时候,他的唇已经覆住她的,细细地啃吻起来。
对于有洁癖的她来说,简直不能想象,被另一个的嘴唇亲吻会是多么肮脏可怕的一件事。
他的手强而有力,紧紧地扣着她的腰和头,舌尖灵活地引逗开她的唇,一直吻到她的灵魂深处,以至于她的大脑像是被抽空似的,什么都想不清楚。
不知道纠缠了多久,直到她的胸前感觉到一阵清凉,而他的唇从她的唇上滑落到她的脖颈,她才清醒了一些,并用力推开了他。
原来在不知不觉时,她最外面的衣襟已经被他解开,虽然里面还穿着白色的亵衣,但是雪白的肩膀和若隐若现的酥胸足以让她面红耳赤,更何况此时此刻她半躺半靠的就是那张喜床,娇喘吁吁,看上去更是春光旖旎,让人幻想无限。
“色狼!”她低声咒骂,不知怎的,泪竟然涌上眼角。
“这算什么,”他亲手帮她揩去泪水,还用轻浮的口吻说:“新婚当夜你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叫色狼。”
她仓皇地掩上衣服想冲出去,意外地听到有人在外面禀报,“太后驾到!”
想不到金城婆婆会来,她躲也无处躲、藏也无处藏,越是着急越是没办法把散落的衣襟系好,就在这时金城婆婆已经拄着拐杖走进来。
金城灵抬手一伸,便将令狐清清反搂在怀中。
金城婆婆刚进来就看到两人亲昵地抱在一起,会错了意,想避开又反而显得尴尬,只好咳嗽一声,说:“早晚都是夫妻,何必急于一时,少年人就是冲动。”
令狐清清一直低着头,被迫蜷缩在金城灵的怀里,她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陶口都已浮上一抹红,就好像刚刚上锅蒸过的虾。
她忍不住狠狠地踩了他一脚,害他低呼一声,惹得金城婆婆问道:“怎么了?”
“没事,刚才不小心一脚踹到床架子,可能伤了脚趾。”他微笑着,把本来就瞹昧的气氛又搅浑了许多。
“你过来,我有话单独和你说。”金城婆婆盯着两人。
金城灵刚往前走一步,金城婆婆用拐杖一指,“不是说你,是你。”
令狐清清用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尖,“找我?”
“嗯,对,跟我出来。”金城婆婆又瞪了金城灵一眼,“你这小子别跟过来。”
※※※※※※、
“你,真的答应嫁给他了?”
宫门外,金城婆婆面沉如水,“丫头,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把他的心迷惑住,但是我也不得不警告你,别以为靠着他这点宠爱你就可以在金城国为所欲为。有我在,我的一双眼睛会死死地盯着你。”
“婆婆,您太多心了。”她淡淡地说,“我并没有要对金城国不利,对于金城君,我也没有半点利用他的意思。”
“不会对金城国不利?那你为何假冒公主身份到此?”
金城婆婆冷笑道:“我可不是我那个傻孙子这么怜香惜玉,明明知道你是假的,还乐得陪你玩这个把戏。”
令狐清清全身一震。他知道?原来他果然都知道,只是故意在她面前演戏而已。
“婆婆您真的是误会我了。”她还要解释,金城婆婆的眼神却盯上她的头顶。
“这根金簪你戴得挺合适的嘛。”金城婆婆哼了一声,“男大不中留,有了老婆心就向外了。”她看着那根金簪,“这金簪是我金城国祖传,既然戴到了你的头上,你就必须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珍视它。听到了吗?”
“是。”令狐清清微微一笑,“婆婆您可以放心,这根金簪便如我的手足,无论我到哪里都会跟随我到哪里。”
“你这辈子都只能呆在金城国,别想着往外跑。”金城婆婆顿了顿,又道:“若是看到什么奇怪的人和事,也必须尽快告诉我或者灵儿。”
“您是指……”她心头上又闪过那个黑衣人影。
“我指什么,你心里大概也明白。”金城婆婆不再停留,拄着拐杖走了出去。
金城灵悄悄站到她身后,低声说:“别以为奶奶是讨厌你,她若真的讨厌你就不会让我把金簪戴到你头上。”
令狐清清回过头看他,“你也如她一样,认定我是假的?”
“你是我未来的老婆,这件事情不假就行了,还想其他的做什么?”
这一次,她在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戏谑,而是一层浓浓的、化不开的柔情。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努力张大眼睛看着他。
金城灵的唇高高挑起,问道:“用这种眼神看我,是想继续刚才未完的游戏吗?”
她忙推开他,心头如鹿撞,说不清那跳跃失序的节奏到底是因为羞涩,还是愤怒,抑或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欢喜?
※※※※※
千等万盼,令狐笑的信函终于送到。但是却不是给令狐清清的密令,而是给金城灵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只说,将公主送至金城国原本就是为了商谈亲事,若公主与金城君情投意合,何时成亲、以何种形式成亲都不重要。
看到这封信,她几乎傻掉,万万没有想到令狐笑不仅乐见婚事成真,甚至还全力促成。
而亲自拿信给她看的金城灵,似乎对这封信的内容非常满意,在她耳畔悄声说:“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你成为我的女人了。”
她的心弦为之一荡,那句“我的女人”听来让她颇为感动。在圣朝长大的她,一直只知道自己是圣朝人,是公主的奴婢,想不到有一天她会成为一个男人的专属,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一国之主,而她,也将一跃成为一国之母。
但是面对这样看似光鲜的美好前景,她却深深知道,荆棘与黑暗也同样在不远的地方等待着她。
谁知道到了明天,是快乐还是悲伤?是希望还是绝望?
于是大婚就在这看似热闹实则混乱的情形下举行。除了圣朝送来极其贵重的贺礼之外,玉阳和黑羽两国也送来了价值不菲的贺礼。
金城灵点验那些贺礼便足足花了半天的时间,嘴角几乎都扯到眉梢了。
看他一副这么开心的样子,令狐清清问道:“你就真的那么喜欢这些东西?”
“世界上除了你,没有人会不喜欢金银财宝。”他那个样子,似乎恨不得叫人把所有的贺礼都搬到新房去,垫在自己的床上。
见状,她故意讽笑道:“那我看你要多成亲几次了,因为每办一次喜事,就可以收到不少的礼物。”
“好主意。”金城灵拍掌附和,“一月成亲一次也不行啦,总还是要省着点钱花,贺礼虽然多,但是办喜事所需的用度更大,万一赔本就不好了。你说我每隔半年娶一回老婆好不好?”
见他说得这么认真,令狐清清反而觉得心酸。在男人心中,原来娶妻是件这么容易的事情吗?
而她的沉默反招来他的嘲弄,“怎么?吃醋了?后悔劝我纳妃啦?”
“我才不管你。”她说着违心话,死不承认自己被他看穿心事的事实。
此后在整个成亲大典上,她报复地以沉默回应,始终不笑不语,直到被人群簇拥着坐入新房。
“清清姊,你真的要和那家伙圆房吗?”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默默忧心忡忡地问她。
“见机而行吧!”她含含糊糊地回应。
事实上,自从那天被金城灵轻薄之后,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与他保持着距离,生怕被他再度“袭击”。金城灵倒是很有自觉,大概看出她的眼神不善,只是用一张臭嘴撩拨而已,并未再有过份的举止。
但是……但是……毕竟今天是新婚之夜啊!
※※※※※※
金城灵在宴席上和人庆祝到很晚才回房,但是在新房中却没有看到他的新娘,困惑地问一旁的宫女,“公主呢?”
一个宫女捂着嘴偷偷笑,用手指了指隔壁的房间。
他推门一看,差点气结。
只见令狐清清正半跪半蹲在地板上,把一床厚厚的被子席地铺好,大概以为身后是宫女来,她头也不回地顺口说道:“从床上给我抱一个枕头过来。”
“洞房花烛夜,老婆大人就准备让我独守空房?”金城灵在她身后伸出手,将她一把拉起来。
“别……”他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把她吓得花容变色。
“别什么?”他笑嘻嘻地凑过来,“对我有意见?就是要分房睡,也不需要睡在地板上啊!”
她的娇躯一颤,突然掩住口,推开他跑向一旁。
“对、对不起,我的胃不舒服。”她喘着气。
金城灵的脸部表情完全垮下来。怎么?她的老毛病又来了?本来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你回去睡吧,我就在这里睡。”她把他拚命往外推。
他收起所有的笑容,“既然这么讨厌我,我当然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不过我堂堂金城国的王后、圣朝的公主,居然在大婚之夜睡地板,传出去不是要丢我的面子?”
他转头大声对宫女们下令,“把公主的被褥搬回床上去。”然后冷冷地丢给她一句,“新房归你睡,我去别的地方睡。”
看他怒气冲冲地走掉,令狐清清微微松了口气,心头却又涌动起那种古怪的惆怅。
其实,刚才的作呕只是故意骗他的手段,为的就是让两个人始终保持安全的距离。
虽然名义上成了夫妻,但她到底不是真正的公主,也不想沦为这场阴谋漩涡的牺牲品。
不过看他刚才生气的样子,还真的是让她不安,好像她的举动伤到了他的心,而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啊……
※※※※※※
月光悄悄地穿过窗棂,洒进了金红色的帷帘中,照到那张柔美的小脸,睡得甜甜。
金城灵站在床边,看着令狐清清的睡容,心境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了温暖的宁静。
虽然这个小东西刚刚把他气得昏天黑地,不过,他金城灵可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幼稚。
撩开帷帘,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对于欺骗他的人,最好的惩罚办法就是——以牙还牙。
※※※※※※
清晨,窗外的小鸟唧唧喳喳叫个不停,令狐清清迷迷糊糊地被吵醒,刚才梦里还梦到了公主令狐媚和丞相令狐笑,所以乍张开眼睛的时候,她还恍忽以为自己正躺在圣朝的公主府里。
“什么时候帘子变成了这种颜色?”她嘟囔着,想翻个身,突然感觉不对,有什么东西横放在她的身上了?好沉。
再低头一看,她差点叫出来。一只男性的手臂大剌剌地跨过她的身体,将她搂抱进一具修长的身躯中。
她瞪着那只手臂许久,神智才总算清醒,听到身后轻微的呼吸声,她一点一点蹭着,转过身子,终于看到那张“罪魁祸首”的脸。
金城灵引他什么时候爬上了她的床?还把她抱在怀里睡觉?而她竟然全无察觉?
呆呆地看着他的脸,因为不用和他对视,不用说谎做假,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仔细看他,不得不再次感叹,他的容貌的确是完美无缺。
即使他的眼睛现在是闭阖着,但是那两排如黑羽般的睫毛长而整齐,末端还微微地翘起,让人不禁联想起当它们的主人一脸神采飞扬时,那双盖在睫羽下的水晶黑眸是怎样的透澈闪亮,玲珑剔透。
忍不住,她的手指好像在搞恶作剧似的,悄悄地摸了摸他的睫毛。好柔软的触感,让她都不得不妒忌了。
接着是他挺秀的鼻子。依稀记得一位画者曾说过,一个人如果生得好看,鼻子必然要美,若如高山白雪,那就是美中之冠。当时听到她还笑了这个画者好久,但是看到金城灵的鼻子之后,她突然明白那名画者的语意了。
高山白雪……这便是她对他鼻型的全部感受,若不是怕吵醒了他,她真的很想动手去摸摸他的鼻子。
再下来就是这张嘴了。这张嘴真是让她又爱又恨。爱的是它自然泛出的珠光颜色,与诗人常形容的女子的樱唇不同,他的唇型有些细长,但薄而精致,让她很想……咬上一口。
或许是这个想法过于强烈,令狐清清未意识到自己的手指已经碰触到他的嘴唇,直到那被她在心中赞美得天下无双的嘴唇突然张开,狠狠地咬了她的手指一下,她才疼得轻呼出声,抽回手,有点结巴地问:“你、你醒了?”
浓密的黑羽终于扬起,那双星眸却没有半点睡意,清亮得吓人。
“昨天晚上不肯和我同床,今天早上却开始撩拨我,你的一举一动还真的是让我费解啊!”
他的话让她瞬间变得尴尬起来,想动,却被他抱得更紧。
“下次要是想装嘿心可以加配一点道具,说不定可以增加逼真感。”
他才不信本来已经能够接受他的令狐清清,怎么会突然又对他产生了排斥,直到他气呼呼地转身时,在她的眼角看到一抹诡计得逞的狡黠之光,才恍然明白自己上了当。
“怕和我圆房就直接说嘛,我又不是真的色狼,还能强迫你做那种事情吗?”
金城灵撑起身,一手支额,“或者,你现在改了主意,想和我尽夫妻应尽的义务?”
她的脸红如蜜桃,猛地翻过身去,“还说你不是色狼?想的事情都是色狼做的。”
“你见过色狼吗?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叫色狼吗?”他轻笑着,那双手开始很不规矩地爬上她的脖颈,向逗弄宠物一样搔痒着她柔细的脖颈。
“真正的色狼是不会像我这么谦谦有礼,更下会按步骤一点一点撩动情欲,他们通常是直奔关键部位的。”
他的手就好像有魔力一样从她的脖颈后面绕到前面,划过她的脸颊时感觉到了那里火烫的温度。
“清清,你的脸怎么热成这个样子?”他用声音困住她,手指已经爬进她的衣襟。
这一次因为早有准备,她一把抓住他的手,闷声说:“你说过不会强迫我的。”
“我现在这个样子叫强迫吗?我以为你会喜欢的。”他湿烫的唇咬住她的耳垂,这一个动作让她全身轻颤,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几步就跑到窗边。
“你、你该上早朝了。”她提醒他别忘了真正的“大事”。
金城灵启唇微笑,“是啊,的确该走了,要不然会被臣子们以为我是
txt电子书下载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