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砍死了那匹马。
“你和弟弟的感情也很好?”
“是的。他很依赖我,我们一起读书写字练武,他的各项才智都远在我之上。”
令狐清清听他的口气是充满了哀伤的惋惜,但是她的心中却很为金城灵不平,“为什么你的父王从来没有想过让你当王位继承人?”
“或许是因为我的资质不够,或许……也是为了保护我吧!”
她陡然一惊,“你是说,其实是有人故意陷害你的兄弟们?”
“有可能,但我当时年纪小,一直不能确定。直到我的妹妹在十二岁的时候因为吃到一个有毒的月饼也不幸身亡,我才相信是真的有人在幕后操控,一个一个有计划地杀死我的手足。”
大概是因为冰库太冷,也因为他的故事实在是残酷到了极点,她全身颤抖,瑟缩成一团。
他在后面抱着她,笑道:“要是害怕就别听了,赶快睡觉。”
“不,我要听。”她要知道这个幕后黑手是下是就是那个黑衣人,她要知道除了她看到的危险之外,是否还有她看不到的更大危机。
“其实后面也没什么可说的了。”金城灵喘了口气,大概回忆这样的故事也勾起了他心中的痛,“后来我顺利继承王位,那只幕后黑手不知为什么沉寂了很久,直到你来到金城国,事情又开始发生变化。”
“这么说,是我的出现引得他再次行动?为什么呢?”令狐清清慢声问道,“会不会是一个倾慕爱恋你的人?受不了你对别人好,所以才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害死?”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笑出来,“真不知道你说这种话是不是在夸赞我?如果我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人不惜为我去杀人,那我可是要第一次开始厌恶我的这张脸了。”
她回过身,捧着他的脸,很认真地说:“你的脸很美,但这不是你的罪,如果有人因为你的美而去杀人,那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但是你不需要背负任何的责任和歉疚。”
他一愣,看到她眸中坚定的眼神,轻轻笑道:“你是不是还想说,你要保护我?”
“我一定会的。”她更坚决地点头。
“不愧是我金城灵的女人。”他笑着吻上她的唇,细腻辗转的吻,密密实实,让她回想起那天晚上在黑夜中与他的G情缠绵。那时的他,也是吻得如此怜惜珍视。
“为什么要娶我?”令狐清清问着。
“因为喜欢你啊!”金城灵低笑着,喘息着,用最简单的辞汇来回答她。
虽然简单,但是这一句话已经足以打动她的心。不管来到这吴到底是因为公主逃掉的意外,还是丞相的别有用心,她都不会后悔了。
※※※※※
这天晚上,令狐清清本来是在金城灵的怀里睡着,但是依稀间她好像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她推了推他,“你听,是什么动静?”
他揉了揉睡眼,一只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一会儿,忽然问黑眸震醒,“他们找到这里来了。”
“谁?是那个黑衣人?”她低呼,“难道外面没有侍卫吗?”
“本来是不需要侍卫的,因为上面是奶奶的寝宫。”
上面是金城婆婆住的地方?她真没想到,由此她的心更是一紧,因为他严峻的表情已经说明,如果他能听到敌人来到的动静,那就是敌人已经公开采取行动,甚至有可能已经攻占了金城婆婆的寝宫。
“难道他们会逼宫?可是王宫的守备……”
“如果敌人里应外合做这件事就是轻而易举了。”他压低声音,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她学着他将耳朵贴在墙壁上,这座墙壁是用特殊方法做成,下面的声音不会传达到上面,但是上面的声音可以清晰地透过砖缝传达下来,于是她听到金城婆婆和什么人的对话——
“你这样大胆地带人闯到我这里来,就不怕死吗?”金城婆婆冷冷地问对方。
那人哼了一声,“金城灵和那个假公主呢?您把他们藏到哪里去了?”
“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我也没有道理告诉你。”
“您应该心里明白,我既然来问您,就已经是孤注一掷,您要是够聪明,就交出金城灵,别让我多费手脚。”
“你要的不是金城灵,而是金圣吧?”金城婆婆说,“难为你忍了这么多年才终于现身,我以为你早已良心发现,要一辈子甘作人臣呢!”
“我为什么要甘作人臣?是因为金城王对我有什么恩惠,还是因为我的才智比不了那个昏庸的金城灵吗?”
陡然提高的声音让令狐清清一下子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她下由得呆住,喃喃自语,“怎么会是她?”
金城灵看她一眼,抓住她的手,“嘘,别着急出声,听听还有什么动静。”
“我给您一个时辰的时问考虑,如果时间到了您还是不肯说出金城灵的所在,就别怪我拆了您的这座金清宫!”
※※※※※※
等到所有纷杂的声音暂时停止,令狐清清还是沉浸在震惊之中。
“为什么会是她?”
“这世上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可能有,不是吗?”金城灵一点也不吃惊,似乎这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既然令狐媚公主有可能变成一个小婢女,那么我金城国的一个臣子变成逆贼也不奇怪。”
“可是、可是她是你的堂姊啊!保护你的安全和金城国的安全不是她一生都要恪尽职守的使命吗?”
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用冰冷的语气威胁金城婆婆的人,竟然会是金城翩翩。
那个一直用温柔差丽的笑脸迎接她的女子,怎么会对金城灵和她下此毒手?
“是否会恪尽职守要看她的本心到底把我们当作什么,是她一生要忠心相待的君王,还是真情相对的手足,抑或是要诡计相向的对手。”
令狐清清看着他,“你早就知道那个敌人是她?”
“一直有所怀疑,但是并没有证据。”
“为什么怀疑她?”
金城灵一笑,“清清,你真的以为我就是她口中说的那种昏庸君主吗?一个臣子是否真心地效忠于我,我会不知道吗?”
“那你……为什么还……”
“为什么还这样重用她?”他怅然地叹了口气,“因为我宁可用坦诚的情意去感化别人,也不愿意让手足相残的悲剧在我身上发生。”
震惊之后,她的思绪渐渐地开始清晰。
如果幕后之手真的是金城翩翩,那么以前的许多事情似乎都完全可以串在一起了。
为什么深宫内苑里她的白雪狐裘会轻易丢失,为什么那个叫金来福的小兵会“意外”发现白雪狐裘,又“意外”地与她“偶遇”,最终“意外”身亡……
除了金城翩翩,显然还有一个人在当她的左右手,帮她做着许多她不方便做的事情。
“打伤我的人不是金城翩翩。”她肯定地说。那么刚猛的武功不是金城翩翩这个柔弱女子可以练出来的。
金城灵点点头,“我告诉过你,金城国有三大武功,鬼影无声由金城王本族承袭,阴风掌和火焰掌都由距离本奇#書*網收集整理族最近的其他两室王族继承。也就是金城翩翩的母亲隶属的那一族,和鹰族。”
“鹰族?鹰问天?”
“对,就是鹰问天把你打伤的。”
第十章
金城灵敲了敲墙壁,说:“开门。”
墙壁又一次裂开了缝,这次的裂缝比之刚才那一条要宽大许多,漆黑的洞口内有一串石阶通到上面。
“你在这昙等我,我上去看看。”他刚要起身,就被令狐清清一把拉住。她小小的脸苍白无血色,但眼睛却炯炯有神。
“我跟你一起去,别想把我丢在这里。”她直视着他,似乎只要他说一句反对,她就要一脚踹过去。
他笑了笑,“好,你保护我。”他长臂一抄,就将她揽抱在怀里。
在上面的金城婆婆陡然看到他们出现,吃了一惊,率先问旁边的宫女们,“是谁开的门?”
金城灵摆手,“别责怪她们,是我要上来的。”
“你疯了?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情况?”金城婆婆将他一把推到墙角,“鹰问天带人包围了王宫,金城翩翩就守在门口等你出现。”
“他们为什么突然采取行动?”金城灵问道,“我待他们一直不薄啊!”
“我想是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最近露出的马脚太多,生怕你找他们的麻烦,所以想先发制人吧!”金城婆婆看了眼站在金城灵身后的令狐清清,“你这个丫头的伤势怎么样?”
“好多了。”她点点头。
金城婆婆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切脉之后摇摇头,“什么好多了,明明脉象还很微弱,”她瞪着金城灵,“你怎么现在把她带上来?金城翩翩已经对她两下杀手,如今你又没有来得及布局,根本是毫无招架之力。”
“是我要上来的,不是灵的错。”令狐清清看金城婆婆那么严肃地训斥金城灵,忍不住替他辩解。“而且我在这里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你能帮什么忙?”金城婆婆并不很在意她的话。“你不知道鹰问天和金城翩翩联手对于整个金城国来说到底存在着多大的危险?”
“既然你们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赋予他们这么大的权力?”她始终不解。
金城婆婆仰了仰下巴,指着金城灵,“你问他,偏偏有颗妇仁之心,认定了金城翩翩不会谋反。傻小子,你以为她真的会因为与你有血缘关系就不会杀你吗?她连你的那几个兄弟姊妹都杀,还在乎你吗?”
“我想……她会顾忌的。”金城灵的眉宇间掠过一丝惆怅,“毕竟我与她的血缘关系之浓密不可分。”
令狐清清困惑地看向他,察觉到他话里有话。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没有告诉她的?
“你果然出现了。”宫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金城翩翩正静静地站在那里,平时那端庄优雅的微笑已经荡然无存,唇边是冷冽的寒意。
“看来传闻属实,王宫内真的有密道,枉我身为王宫内务总权,居然都没有发现这条密道的入口。”
令狐清清对视上她唇边的冷笑,从心底泛出寒意,忍不住迈上几步挡在金城灵的身前,脱口而出,“翩翩姊,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金城翩翩重复她的问题,唇边的冷意更深,食指一点,“你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把揭开谜底的任务指向金城灵?金城婆婆如此,金城翩翩也是如此。
令狐清清望着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金城国王室的内务。”他不太想说。
她狠狠掐了他一下,“到这个时候还要瞒我?难道我不算是金城国的人吗?”
金城灵苦笑道;“是我不对,老婆大人别责怪。”他将目光调向金城翩翩,“这个秘密已经掩埋了好多年,我以为你一点都不在乎,为什么到最后还要我来说?”
金城翩翩的手指微微颤抖,从牙根往外一字一字的迸出,“因为这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我欠你什么呢?从小到大,我尊称你为“姊姊”,处处让着你、照顾你、提携你,到底我欠你的是什么?一个名份,还是一个公开的地位?”
金城灵盯着金城翩翩,“如果说我欠你,就是在我知道你是谁之后,没有即时与你相认,让你耿耿于怀至今,我的确欠你一个解释。”
令狐清清听得一头雾水,在百般的疑窦中她不敢懈怠,紧紧地盯着金城翩翩和门外的动静。即使金城灵的武功可能比她想象的要高,但是鹰问天的火焰掌她是领教过了,金城翩翩的武功也不低,就是不惊动其他的叛臣,光是这两个人就会让金城灵疲于应付了。
她现在只盼着两个人多说点话拖延时间,好让她尽快想到脱险的办法。
但是金城翩翩的目光勾到了她的脸上,“你东张西望地在看什么?”她瞇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令狐清清,“看来你的气色恢复得不错,中了问天的火焰掌还能活下来的人,你是第一个。”
令狐清清回答,“那或许是因为鹰将军对我下手并没有那么重。”
金城翩翩眉骨一沉,“不错,他的心肠也有点软,本来我给了你机会保命,但是你却宁可和金城露同流合污坏我好事,再留着你就是对我自己的最大威胁。”
“你做的事情叫做好事?而我们在一起就是同流合污?”换令狐清清冷笑了,“我还没有听过比这个更大的笑话。乱臣贼子犯上叛国就叫好事,迫害君主,下毒害人就叫做好事?”
“住口!”金城翩翩勃然变色,“你叫我什么?”
“乱臣贼子!”
金城翩翩高高扬起了手,似乎要一巴掌打下来,金城灵连忙将她拉进怀中,沉声说:“你想要的不是我这个王位吧?”
金城翩翩粗重地喘息了几口气,“哼,我要这个王位做什么?我要是真的想要它,也不会现在才动手。”
“你就是想要也不可能拿到。”令狐清清忍不住再说道,“就算你今日得逞把我们制住,甚至杀了我们,消息传到圣朝那边,你有没有想过要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所以我说我不要这个王位。”金城翩翩笑了笑。
金城灵神情凝重地注视着她,“你要金圣?”
“对。”她扬起头,直言不讳自己的欲望。“把金圣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们。”
令狐清清才不信她的话,低声对金城灵说:“别听她的,她拿到金圣也不会放过我们。”
金城翩翩的手掌终于挥下,同时喝道:“你闭嘴!”
令狐清清只感觉一股寒风扑面而来,金城灵的手掌在她身体前挥动几下,那阵寒风就像是遇到了高墙,再也没办法前进分毫。
“请不要轻举妄动。”他的声音低沉下来,面容冷峻,“毕竟握有金圣的人是我。”
“金圣在哪里?”金城翩翩咬着牙问。
令狐清清握紧他的手。“不要给她!”
低头看她,金城灵微微一笑,“你不是也一直都在寻找金圣吗?”
她心虚地蠕动了一下双唇,想说“我现在不找了”,但是一想到令狐笑的命令,这句话又无法说出口。
金城灵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惆怅,“人人都想要金圣,却不知道金圣到底是什么。”他叹了口气,“其实,金圣的秘密我早已经交到了你的手上。”
嗄?这下子,金城翩翩和令狐清清全都张大了眼睛,不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
令狐清清最为迷惑。他说金圣的秘密已经交到了自己的手上?是什么时候?怎么她都不知道?难道是在梦里?
他的手悄悄爬到她的额头,帮她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俊美无俦的笑容慢慢展开,手指如电般的将她头上的那根金簪取下,她的头发就如瀑布一般倾泻披洒下来。
“这就是金圣的秘密关键所在。”他高高举起金簪,声音淡然。
“什么?”金城翩翩的眼睛死死“咬”着那根金簪。“你说这根金簪就关系着金圣的秘密?”
“没想到吧?”金城灵笑着,“这个你看过许多次的金簪,许多次擦肩而过,却不知道拿到它,就拿到了你想要的一切。”
他面向令狐清清,“所谓金圣的秘密其实很简单。你知道我金城国为一朝三国的国库储备之所,百年来累计的财富到底存在哪里吗?”
令狐清清怔怔地点了点头又摇头,“难道不是在金库?”
“当然是金库,但是金库有几个呢?”金城灵笑道,“那么多的财富,一个金库怎么可能放得下。所谓金圣的秘密,无非是指这座关系到一朝三国的巨大宝库的位置,以及开启的方法。”
金城翩翩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是说,这根金簪就是开启宝库的钥匙?”
“没错。”他承认。
“拿来!”金城翩翩伸手。
金城灵一笑,“你太性急了。既然传说金圣的秘密只在金城王的手里,难道就只因为金簪握在我们的手里吗?”
“你想说什么?”她咬咬牙,“别再想办法拖延时间,把我惹急了,你们都别想活着出去。”
“灵……”令狐清清用指尖狠狠地掐了他的掌心一下。
金城翩翩瞇起眼睛,“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不带我去打开国库,要不就留在这里和她一起死。”
金城灵沉吟了须臾,耸耸肩,“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他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让令狐清清和金城翩翩同时警惕地盯着他。
他绕过令狐清清,对金城翩翩说道:“来吧,我带你去。”
这时候她反而有些迟疑,目光来回在两个人身上梭巡,警告道:“如果你敢耍花样,我就要你……要这个冒牌公主的命!”
金城灵挑起眉尾,“还没有看到金库,不用这么急着威胁我吧?”
他率先大步走向大门,金城翩翩急忙跟过去。令狐清清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心里有什么想法,还是早已有什么布置在外面,但是看他只身出去她还是很着急,忍不住脚下快速地尾随过去。
就在她的脚步踏到门槛的时候,一柄长剑直指她的眉心,剑身后,那个握剑的人冷冷说道:“回去。”
她一步步向后退,那个人一步步走进来,终于将她逼退回原位。
“鹰将军,”她沉着开口,“为什么要犯上逼宫?难道你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财富?那么巨大的财宝,就算是看得见,你们又怎么可能轻易带走?”
“我们敢做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在乎结果。”鹰问天的寒眸盯着她,“不要妄想用小聪明从这里逃跑。有我的眼睛盯着你,你哪里都别想去。”
“我一直以为,你是金城国的第一忠臣。”令狐清清说,“你那么坚定地要揭穿我的身份,把我赶出金城国,我认定你是个坦率直爽、果断勇敢的真英雄。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和妻子狼狈为J,谋财害命的小人。”
他的浓眉轻抖,怒道:“住口!你无权批评翩翩、批评我们!你只看到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你知道翩翩这么多年到底背负了多少痛苦吗?”
“世上比她痛苦的人多了,难道就因为老国主没有把她认作公主,她就要不顾一切地报复?”
许久都在一旁沉默的金城婆婆冷冷地说:“说到痛苦,灵儿从小到大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亲人一个一个离他而去,难道他就不痛苦了?虽然明明猜到是翩翩和她母亲所为,但他还是忍着不肯揭破,你们还想要从灵的手里抢走多少幸福?”
“什么?!”同时惊呼的人是令狐清清和鹰问天。
“你、你胡说!翩翩和她母亲是不会做这种事的!”鹰问天愤怒金城婆婆的“诽谤”,“你要是再胡说,别怪我不客气!”
“你要怎么“不客气”?无非就是一掌打死我罢了。”金城婆婆嘲讽地看着他,“金城翩翩母女俩做了多少事情看来你还不知道。我就说嘛,鹰姓一族向来是金城国的忠勇之士,当年先王之所以让翩翩嫁到你家,也是希望能用你们鹰家的正直和忠心来化解她心中的戾气,只是想不到她竟然连你都蛊惑了。”
令狐清清问道:“灵和金城翩翩不是堂姊弟?”
“不是。”金城婆婆说,“她与灵其实是同父同母的亲姊弟。”
“同父同母?”她虽然从他们的话里猜到一点,但还是不大确定。“既然他们是亲姊弟,那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以堂姊弟相称,是吗?”金城婆婆叹口气,“说来话长,灵的母亲嫁给了先王的弟弟,但是和先王偷情,生下了翩翩,过了几年又生了灵。这个女人向来很有心计,想借着灵的出世在先王身边博得一席地位,但是先王顾及手足之情,没有同意她的要求,只是答应将灵接到宫里,借口说是玉妃所生,抚养长大。”
令狐清清听着她的讲述,想到金城灵曾经说过他的父王一直只把继承王位的注意力放在他的兄弟身上,莫非就是因为他的出身太过特殊?
“翩翩的母亲因为记恨先王后来对她的疏离,对先王的感情渐渐变成了憎恨,灵的几个兄弟姊妹都离奇而死,先王当时就怀疑是她所为,但是一是因为苦无证据,二是因为先王对她还留有余情,不忍动手。”
“灵都知道这些事情?”
“他开始并不清楚,后来宫内的流言蜚语不少,尤其是他母亲玉妃以及他很疼爱的弟弟也离奇死亡之后他才一路追查,终于查到了一些线索。”
“那他……”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一定会很为难吧?一边是有血缘关系的母亲和姊姊,另一边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手足和亲人。
“所以我说灵的痛苦绝对不少于翩翩母女俩。尤其是他的亲生母亲去世时,他亲自戴孝去拜祭,已经是表明了他的态度,总不能让他公开承认自己是先王和弟媳偷情所生吧?后来他还给了翩翩夫妻俩这样的大权,更是等于给了他们天大的信任。”
金城婆婆的眼中精光闪烁,冷冷地喝道:“如今你们居然还喊委屈,你们凭什么?”
“你是……鬼话连篇!”鹰问天激动地说,“翩翩自小和母亲在家忍受白眼和欺负,只因为先王强占了她母亲却又抛弃,让她们母女成为整个王府的大笑话,她母亲最终抑郁而终,翩翩若不是嫁到我鹰家来,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
“这都是她和你说的?”金城婆婆冷笑道,“先王风流是真的,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若是她不肯,怎么可能先后为王生下两个孩子?若不是先王最后看穿她的心计冷拒了她,这样的女人进入王宫之后还不知道要掀起怎样的风浪。”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封了你的嘴!”鹰问天长剑一横,怒道:“不准你再说翩翩的坏话!”
令狐清清急忙开口道:“你的妻子在你眼中当然应该是个宝,但是为了她就要背叛金城国,毁了你鹰家百年的美名,值得吗?”
鹰问天沉声道:“为人丈夫如果不能为妻子分忧解难,更无颜做人。”
“说得好。”令狐清清柔声缓和气氛,“但是你觉得翩翩得到财宝之后真的会快乐吗?无论是杀了我们还是不杀,她都无法立足在一朝三国,你们必须背井离乡,到很远的地方去,如果是那样,她会很开心地和你生活每一天吗?”
鹰问天的眼睑垂了下来,握剑的手指轻轻颤抖着,令狐清清趁机和金城婆婆悄悄做了个眼色,金城婆婆会意,用眼神暗示她东墙的一幅画。
看到那幅画她猛地想起来,在金城灵的房间里也曾经见过一幅极为相似的画,这一幅叫“曾经沧海难为水”,金城灵房里墙上的叫“除却巫山不是云”。
莫非,这两幅画里有什么秘密?
但她的脚步刚刚向旁边挪移了一下,鹰问天就警觉地开口,“你想干什么?”
“我……”她的脑子飞快地旋转,想寻找一个合适的说词。
他一伸手就将她抓过来,“别想求助你那些令狐族人,他们早已被我的手下集体关押在外面,谁也救不了你。”
她柔声转移话题,“鹰将军,为什么你打我一掌的时候不多用几成功力?那样我就没得救了。”
鹰问天沉声说;“我没想到你的命会这么硬。”
“是因为你也不想杀太多人,给翩翩背上更多的罪孽吧?”她耐心分析,“那天写信约我去西宫门见的人应该是翩翩;因为那边是你的地盘,所以无论她做什么都有你掩护,那个金来福当然也是你们事先安排好的,引诱我走到翩翩所在的位置,但是后来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这个问题我知道,”金城婆婆说,“因为灵已经怀疑到那个小兵和他们之间有关系,而他们也有所察觉,当然要杀人灭口。”
令狐清清注视着鹰问天,“如今一朝三国非常平静,鹰将军大概很少在战场上杀人,杀一个无辜被你们利用的人,你们的心真的安宁吗?他也有亲人,他的亲人是否知道他的枉死是因为他效忠错了主子?”
鹰问天的长剑横压在她的颈下,恨声道:“翩翩说的没错,留下你真的是祸害。”
“杀了我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祸。”她镇静自若的表示,“如果灵回来了,看到我死,你想他会怎么样?”
“哼,你还真的指望他会为你做什么事情?”鹰问天嘲讽道,“他与你之间从来都是逢场作戏,虚情假意,今日就算是你死了,他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的!”
“姊夫这么说话就不给我面子了。”金城灵的声音忽然从地下传来,“平时我总是夸赞姊夫对翩翩姊的深情厚意,但是姊夫凭什么认为我对清清就不是真情呢?”
宫内的人全都是一震,听到金城灵出声,令狐清清就知道他一定已经控制了局面。
而鹰问天知道事情不妙之后立刻大声问:“翩翩,你还好吗?”
“堂姊还好,只是中了我一招阴风掌,又被我点了岤,只等你用火焰掌来救。”金城灵的笑声很爽朗,此时此刻听在鹰问天的耳朵里却是一种恐怖的讽刺。
“别以为只有你的翩翩可以用阴风掌,也别忘了到底谁才是金城国的继承人。”他的声音陡然一冷,“把太后和王后放了,这样我可以饶金城翩翩一命!”
“如何让我相信你的话,让我看到翩翩安然无恙,你才可以和我谈条件!”
“就知道你们夫妻多疑。”金城灵说道,“你要想看到她很容易,宫内就有密道,可以直通到下面来。”
鹰问天看向金城婆婆,“密道的入口在哪里?”
金城婆婆掀开那卷画轴,后面居然是一个拉环,她拉下拉环,旁边的墙壁上立刻裂开了巨大的裂缝,这就是令狐清清他们刚才走出来的地方。
鹰问天一推令狐清清的后背,“你先走。”
他的长剑压着她的脖子,挟持着她缓缓走入密道中。
金城灵果然在那里。周围雪白晶莹的冰墙,而金城翩翩就盘膝坐在旁边,像是在拚命运功调息。
“翩翩,你怎么样?”鹰问天着急问道。
金城灵笑笑,“她现在全身气血逼紧,根本没办法开口说话,你要是真让她开了口才是害她。”
令狐清清暗自奇怪,刚才明明看到他和金城翩翩走出大门去,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座冰库里?莫非外面另有什么密道直通到下面来?
“金圣宝库的门其实就在我的逍遥居内,这一点大概是你们没有想到的吧?”金城灵笑看着鹰问天。他知道,现在自己多笑一分,鹰问天就会多难受一分,只有扰乱了鹰问天的心神才有可能救下在他剑下的清清。
“刚才我领着她开启宝库,她就和你现在一样,用剑逼迫着我来到宝库之内,不过当她看到金库已成冰库之后,几乎疯狂,趁此时机我才可以偷袭得手,打了她一掌。”
犹如一道青天霹雳,令狐清清和鹰问天同时惊呼,“什么?这里就是宝库?!”
“是啊,没想到吧?”金城灵环顾着这座偌大的冰库,“这昙就是让所有人朝思暮想、百般猜测的宝库,也就是金圣的秘密所在。”
“不可能!”鹰问天率先喊道,“难道这么多的冰块就是一朝三国的财宝吗?”
“当然不可能。”金城灵摆摆手,“在百年之前,这里堆满了金银珠宝,那份光彩,据说每一个走进宝库的人都会被晃瞎了眼睛,可惜不仅你们看不到,连我也不曾看到过。”
“为什么?”令狐清清问。
金城灵看着她,笑问:“当初你刚到我金城国的时候,你是怎样评价我的,还记得吧?”
自己说的话怎么会忘记,但是鹰问天不知道,因此他厉声问道:“你说了什么?”
令狐清清苦笑着重复当日之句,“我说他和他的先祖一样,一掷千金,挥霍无度,爱财如命。”
鹰问天激动地说:“难道、难道这座宝库早就被历代的金城王挥霍一空了吗?”
“坐吃山空这句话人人都知道,所谓金山银山早晚都有花光的时候。”金城灵无奈地摸了摸自己挺秀的鼻子,“金圣的秘密之所以只掌握在王的手里,就是因为不想让这背后真正最可怕的秘密曝光人前。若是圣朝和其他两国知道我们金城国监守自盗把所有的财产都花光了,肯定要大举进攻,灭了金城。”
令狐清清蓦地明白了,“所以每次圣朝和你要钱,你都一拖再拖?”
“我不是不想给,是没钱给。”他苦笑道,“你和我强行要走的那一万两金子,还是我身为太子之时,下面四方臣子孝敬上来的私房钱。”
“那你还乱花钱,买这个、买那个……”她忍不住抱怨,“既然没钱,为什么不勤俭节约?”
“你也说我们金城王历代就是这个花钱的脾气,如果我勤俭节约,一是违背祖训,二是违背自己的良心,三是让外人看了难免会产生怀疑,四是……以钱生钱的道理你应该知道吧?这些年许多东西买进卖出,我也赚了些钱,但是要弥补这座财库的亏空还远远不够。”
令狐清清一咬牙,“我必须将此事禀报圣朝。”
“什么?!”金城灵惊问,“难道你要出卖我?”
“我不能对圣朝有所隐瞒。而且这件事关系重大,你就算是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
“历代金城王都瞒住了,为什么我不行?”他急急地表示,“我不是已经给了圣朝钱,你干什么和我过不去?别忘了,如今你已经嫁给我了,胳膊肘还要往外拐吗?”
“但我生在圣朝、长在圣朝,丞相的话犹如圣旨,我不能对他有丝毫的欺骗隐瞒。”
金城灵顿足道:“丞相丞相,你的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他把你送到金城来,其实就已经出卖你了?如果你被我识破之后一怒之下关起来,或者杀了,他呢?他会救你吗?”
令狐清清睫毛一颤,“身为令狐族人,为圣朝、为令狐族尽忠而死都是应该的,不需要回报。”
“笨蛋笨蛋!我倒了十辈子的楣才会娶你!”金城灵气冲冲地对鹰问天说:“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羡慕你和翩翩。无论甘苦、无论好坏,都能在一起共同承担的夫妻才是真夫妻。”
“你说什么?你这么说是后悔娶我了?”令狐清清的眼睛里泪光闪烁,“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一再地挑逗我,还占我的清白?”
“哼,你自己送到门上,我不吃难道还干看着?”金城灵挑起眉梢仰起头,“任谁都看得出来,以你的姿色匹配我这等绝世美貌,从头到脚都没有一个地方配得上。”
“你、你为什么要说这么伤人的话?”令狐清清哭得更凶,伸手去擦泪水的时候手背碰到剑刀上,划破了皮,渗出了血,她都没有察觉到。
鹰问天一边留意着两个人的动静,一边焦灼地关注着妻子。金城翩翩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再加上金城灵和令狐清清的争吵扰乱了他的心神,原本高高架在令狐清清脖颈旁的剑刀也偏离了好几寸。
金城灵看似漫不经心地冷嘲热讽,但是眼角的余光一直紧紧盯着鹰问天的手,待看到时机成熟之时,他的眼中精光一闪,身法如鬼魅幻影,猛地欺身至鹰问天和令狐清清的身边。
鹰问天一惊之下想挺剑疾刺时已经晚了,金城灵左手护住令狐清清,右手横抹一掌拍向坐在旁边的金城翩翩。
鹰问天急忙转身相救,而就在此时,金城灵已经将令狐清清拉到密道门口,他快如闪电,一跃出了密道,喝道:“快关门!”
在外面等候的金城婆婆比宫女们更快了一步,一拉拉环,秘室的门轰然闭合,金城翩翩和鹰问天就此被困在了里面。
令狐清清轻吐口气,“好险。”
金城灵执起她的手,皱着眉,“为什么用手背去撞他的剑,看看,好好的一只玉葱小手都弄伤了。”
“不用点苦肉计,鹰问天怎么会相信我们是真的在吵架。”虽然伤口还在流血,但是她笑得很灿烂。
也许鹰问天不愿相信,虽然她和金城灵之间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也没有他和金城翩翩的日久情深,但是在内心深处,她和金城灵对彼此的关切和了解绝对超出了鹰问天所能想象的程度。
也因此,当她故意说要将宝库虚空之事上报给圣朝的时候,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递给金城灵一个眼神,他立刻会意,大喊大叫地与她联手做戏,终于分散了鹰问天的心神,成功让彼此脱险。
“不过……”令狐清清咬着唇,看着紧紧闭合的墙,低声说:“你觉不觉得,其实鹰问天最后时刻没有出来并不是因为他出不来,而是他自己放弃了?”
金城灵也表赞同,“金城翩翩被我重伤,他肯定没办法将她一起带出来,更何况,如果出来了,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他的心里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她怅然地看着那面墙,金城灵拉着她的手,他的唇吻到她的手背上,轻柔地帮她吻净了手背上的血迹,深吸一口气,将她紧紧圈在怀里。
金城婆婆看着他们俩相依相偎的样子,叹道:“外面那些跟随鹰问天和金城翩翩作乱的乱党还没有处置呢,你们两个居然就这么踏实?”
“放心吧,奶奶,”金城灵挑着眉笑道,“那些人没有鹰问天和金城翩翩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而且,我既然知道他们有谋反之心,当然不会毫无动作。”
令狐清清仰起脸看他,“你有准备?”
“东宫守备及王城的总兵都收到过我的密令,一旦鹰问天有异动就立刻调集人马准备应对宫乱,如果鹰问天入宫超过两个时辰就带兵护驾。”
此时像是在应和他的话,外面传来人声嘶喊,还有洪亮的声音响起,“将一干乱党就地抓拿!”
洪亮的声音一直传到宫门口,“王,臣等护驾来迟,请王恕罪。”金城灵淡淡一笑,依稀听到令狐清清在他胸前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就这样结束吧!”她轻声低吟。“不,”他笑着否定她的话,“一切才刚刚开始……”是的,属于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已。
尾声
三天之后,金城灵才重新开启冰库。他并没有杀金城翩翩和鹰问天,而是给了他们除了死之外的另一个选择——离开金城,永不返乡。
筋疲力竭的鹰问天,没有说任何反对之词就接受了这个安排。
金城翩翩显得很安静,她一直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大大的眼睛看着丈夫,平和中有着浓浓的柔情。
谁也不知道这三天里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又说了些什么,但是这样的结果对于令狐清清来说,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对于鹰问天和金城翩翩,她一直没有深刻的厌恶和憎恨。她总觉得,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做每一件事都是有原因的,如果这个原因可以说得通,她宁可选择同情而不是憎恨。
当然,只是同情,而不是支持或同意对方为此做出任何有损别人的事情。
所以当他们夫妻离开金城国的那一天,她没有去送行,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但愿他们可以忘记一切的痛苦和不愉快,在别的地方真正自由地为自己的幸福而活。
※※※※※※
又过了许多天,圣朝送来了一封信,是令狐笑亲手所书,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
圣皇恩准,封令狐清清为圣朝如月公主。
“这是什么意思?”拿着这封信,令狐清清又是惊喜又是茫然。
“这还不懂?”金城灵咬着牙苦笑,“他是怕我秋后算帐,说他送来假公主的事情折损我金城国的颜面,所以向圣皇讨封你的公主头衔。反正他嫁过来的是公主,至于是哪个公主就他糊涂、我糊涂、大家都糊涂,毋需再计较了。”
她心中颇为疑惑的问:“你真的觉得这一切是丞相早有预谋?”
“不能肯定,但是我很怀疑。”金城灵剖析着,“你家公主跑了,也不见他着急寻找,反而派你冒充公主来成亲,这么危险的事情他能想得出来,一定是有必胜的把握。都说令狐多计,胜妖一筹,别人都是七窍玲珑心,偏偏他被称作九窍玲珑,若非足智多谋,又怎么可能只手掌控得了圣朝这么多年?”
“那你说金圣和宝库的事情丞相是不是也早已知道?”
金城灵浑身打了个寒颤,“不会吧?”他紧张地说;“不许你私下给他漏口风啊!”
“唉,你都说了,我是你的人了,怎么可能胳膊肘往外拐,但是……”她笑着看向他紧张的眼神,“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学会勤俭,为你祖先弥补回花光的财富。这不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其他的一朝两国的百姓。”
他大声叹气,“唉,我就有预感,娶了你我的好日子就到尽头了。”
“你说什么?”
令狐清清秀眉一挑,金城灵立刻笑着陪罪,“我是开玩笑罢了。”
“可是有件事我一
辣书吧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