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是容易的题目,还是要绞尽脑汁想答案的难题,我都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答题。
作为一个好学生,又在初二的时候成功的当上班长,我实在是做不来虚假的事情。
我瞪着大眼睛等着他告诉我一个天兵的答案,可是!恶魔把我的头按进他的怀里:“睡觉。我的事你少管。”
气死我了,怎么又是这句?这考试的事不止是他的事好不好?难道他每次故意考的比我少,就没有人怀疑他作弊吗?
呃…还真的没有人怀疑…恶魔的天才形象一下子在我们飞扬中学沸腾起来,他成了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尽管,他平常像只猪一样,就知道趴在桌子上睡觉,但是,课余时候,他还会打打人做做运动,他那完美的衣架子身材依然无法无天的让万千少女迷恋。
就连我,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回想起他那天只围着浴巾的性感样子。晚上和他一起睡的时候,我的小手会不自觉地爬上他的胸膛…但是,我的每一次非礼都是未遂的…
“别挑战我的忍耐力,后果你担不起。”恶魔抓下我的手,又把我的脑袋往他的怀里按了。切!这么小气?摸一下,能有啥后果?你抱着我,我都没说什么…
渐渐的,恶魔的名声开始改善了,偶尔还能收点小花小礼物小信封,但是,那些个女生在看到她们的花啊礼物信封什么的被恶魔扔进垃圾桶后,就再也没给恶魔送过礼了,恶魔的“昏睡”生涯始终安静的进行着…
而我,自从齐胖子给我的第一封情书被恶魔撕碎之后,初中三年就快过去了,连我的十六岁生日都快到了,我还是没有收到我人生的第二封情书。
初中生涯就在我的努力学习和恶魔的昏睡中一点一点的流逝…
中考,我和恶魔,一起考上了市一中的高中部,但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直到恶魔离开…一中的录取通知书才寄到我家…而那时候,恶魔与一中无缘了…
……
初三毕业的暑假,新历7月7号,是我的十六岁生日,而今天,是7月5号。
推开大门,迎接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我张开了双臂…微风吹在脸上,非常的凉爽舒服…我觉得我的人生特别美好…初中三年,小风小浪,但总算平安度过了。
穿着碎花洋裙,脚踩凉鞋,大步迈开,手臂摆开,然后,被一双手抓住,我撇嘴开口:“恶…”啊咧?“爸爸…”抓着我手臂的人竟然不是恶魔,是爸爸,好意外。
“当当,出去玩小心点。”
我朝爸爸灿烂一笑:“爸爸,我都十六岁了,您就放心吧。”
爸爸大手摸上我的脑袋,一脸欣慰的看着我:“是啊,我们当当长大了,也长高了,玩的开心点,早点回来。”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是,老爸!”然后转身,在爸爸的目送下迈开欢快的步伐。现在当当的身高已经有一米五八了,不过,和恶魔的一米七八比起来,当当还是矮了好多…
终于初中毕业了,真的很开心。昨天晚上和雪雪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出去玩一整天的,还要去逛街,买当当生日那天要穿的衣服。
我站在马路边东张西望,公交车站台在哪里?我和雪雪约好了8点30在百货公司见面的。平常出门都是爸爸送,我几乎没坐过公交车,就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一辆摩的拼命的朝我鸣喇叭,那开车的人还朝我猛招手。
我莫名奇妙的看着那辆摩的朝我开过来,停在我面前。那个车上的人动手摘掉头盔,露出了一张我非常熟悉的脸庞,17岁的恶魔,越来越帅,越来越成熟了…再看恶魔身下的重型机车,他又未成年乱骑车了!
我转身就走,恶魔拉住了我的手臂:“去哪?我送你。”
我瞪了恶魔一眼,难怪一早上没看到他,以为他还没睡醒,原来早就在外面等着我了。送我?我不敢,等下要是送了命那可不好。
“你这车不是被爸爸卖掉了?”这是哪里又冒出来的?
“我再买了一辆。”
吐血。恶魔!果然有钱。
“好了,放手,我要迟到了。”我挣,我挣,我挣,恶魔,拜托,别抓那么紧,我今天穿T桖,别在我手臂上留手印,那会很丑的,当当现在正努力往美女方向发展。
“我送你。”恶魔一双漂亮的眼睛坚定的看着我,似乎今天他是非送不可。我看了看他的车后座,想起了以前第一次坐他车的感觉,那时候提心吊胆的,怕的要死,死死的抱着恶魔的腰身…
现在,要我再坐一次未成年开的车,我还是决定:“不要了,我坐公交车。”
“啊 ̄ ̄ ̄”
我转身之际,被恶魔一把抱上摩托车,我横坐在他前面,他的双臂环着我,紧紧的盯着马路…
呼呼 ̄ ̄ ̄
摩托车启动了,而且速度不断加快,我闭上眼在心中哀号:55555…这个姿势更危险…又不是骑的自行车…恶魔,你真是太不为我的人身安全考虑了!
54小先生
“到了。”
我慢慢睁开眼,到了?还真是快…我放开死死抱着恶魔的手臂,忙从恶魔的怀里跳下来。为什么恶魔每次开车都不会被警察抓,甚至今天他这个载人的姿势比较特别,他也能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呃…百货公司?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这里?”我瞪大眼,这里是我和雪雪约好见面的地点呢,我想雪雪现在应该已经在KFC里面等我了。
“你先进去,我去停车。”恶魔没有回答我,呼呼呼 ̄ ̄ ̄骑着那辆重型机车又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了。死恶魔,去停车还开那么快?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啊?
“当当,这里。”推开KFC的门,就看到雪雪朝我招手。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在她面前坐下来,忙开口跟她道歉,抬头看到KFC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8点25分,我尴尬了…原来我没迟到啊…
“当当,你没迟到,是我来早了。”雪雪一脸微笑的看着我,她笑起来眼咪咪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跟雪雪寒暄了几句之后,我们就开始在百货公司里乱逛了。边逛我边问她中考的事情,她说她已经保送到高中部了,我听完后特别替她高兴。我有信心可以考进一中的高中部,这样以后,我们就又是同学啦 ̄
我跟雪雪一人买了一套衣服,买了点漂亮的小饰品之后,时间就已经流逝到中午时分了,两个人都有些饿了。手牵着手我们一脸开心的往百货公司门口走去,我知道外面有一家餐厅,里面的饭菜特别好吃。
还没到门口,我的视线望向门口的那个人影,脚步止住了。“当当,怎么了?”我没理会雪雪的问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门口那个吞云吐雾的身影。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夹着一根烟,斜倚在门边上,一贯的懒散姿势。
他看到我,掐掉了手里的烟,扔到地上,脚尖点上,在地上踩了踩。我放开雪雪的手,冲了上去,蹲在地上,认真仔细的观察了下地上那支烟的“尸体”,我不敢相信。
“你!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我站了起来,怒气忡忡的瞪着他,在家里,爸爸是不抽烟的,更没有见过恶魔抽烟,我以为他们都不抽烟,可是现在我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抽烟的人?”我朝他吼道。
恶魔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站直了身体。该死的,我要瞪他都必须仰着头,累死了!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午饭。”这就是恶魔的本事,总是可以无视我的愤怒,无视我的问题。我都要气炸了,他说话还是照样不痛不痒。
吃就吃,谁怕谁?我今天要吃垮你,看你到底有是有多有钱!我朝雪雪招手:“雪雪,快过来。”
“你哥哥?”雪雪站到我身边,有些怯懦。她似乎有点怕恶魔。
“雪雪,我哥哥要请我们吃饭,你想吃什么?法国料理怎么样?”法国料理,我还真没吃过,听说法国料理挺贵的,也许我爸爸和妈咪有去浪漫过,我和恶魔却从来没有去过。
“当当,法国料理很贵的…”雪雪似乎有些不忍心…
“我去开车,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恶魔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雪雪,你看,我哥都没意见,再说了,我老早就想吃一下法国料理了,今天正好我哥要请客,雪雪,你千万不要跟他客气,想吃什么就点,吃不垮他!”最后一句,我说的咬牙切齿!
“可是…你哥哥不是和我们一样,才初中毕业?他哪里来的钱?”雪雪这个问题问的好,不过,问我就不好了,因为我也不知道。
“你放心吧,他真的有钱,虽然我也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我问他,他也不说,那我也懒得再问,我想,以恶魔的智商,应该不会傻到去做犯法的事情。
等下!恶魔说去开车?不好,恶魔可以拿我们的小命开玩笑,但是雪雪的,不行!等下恶魔回来,我们还是坐出租车比较好。
“当当,你哥他…”雪雪拉了拉我的手臂,我回神看她,再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恶魔正站在一辆BMW身边朝我们招手,干净的白衬衫,深蓝色的牛仔裤,阳光帅气的脸庞,要不是知道他是恶魔,我还真会觉得他是某个企业的小开。
“别告诉我这辆宝马是你买的。”我拉着雪雪来到恶魔身边,他帅气的脸上依旧平淡没有表情。
“不是。”很好,这个答案还算正常。“朋友借的。”又是不痛不痒的语气。
朋友借的?恶魔,依你的年龄,能交的朋友里面,应该没有一个能买得起宝马的吧?恶魔,这车是你从哪偷的?
“上车吧。”恶魔又一次将我怀疑的眼神忽视了,径自开了后座的车门。
“你开车,我们不坐。”恶魔,等你成年了,考个驾照回来,那么坐你开的车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坐了。现在,我不坐!当当是个俗人,特别怕死。
“呵呵,小姐,小先生不开车,是我开车的。”车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我吓了一跳,忙往车里望进去,看到一个年纪比我爸爸稍长的伯伯坐在驾驶座上。
“伯伯好。”当当一向有礼貌。
“小姐真有礼貌,长的也漂亮可爱,难怪小先生那么喜欢你。”那伯伯还真会说话,没两句就把当当说脸红了。他说的小先生,指的是恶魔吗?
“上车吧。”恶魔在我耳边低语。
既然有司机,那我就拉着雪雪勉强上车了。
“伯伯,您是这车的主人吗?”
“呵呵,不是,我只是司机,我们董事长说小先生随时可以使用这辆车,我也随时为小先生服务。”董事长?小先生?司机一口一句小先生的,他怎么这么称呼恶魔?
“伯伯,我哥哥和你们董事长是什么关系啊?”
“诶?哥哥?难道小姐不是小先生的女朋友?”司机伯伯转过头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然后再看向恶魔,接收到恶魔严厉的责备眼神,他忙转回头,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死恶魔!又乱扭曲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55巧遇安然
“诶?哥哥?难道小姐不是小先生的女朋友?”
“呵呵…伯伯,我是他妹妹。”我尴尬的挠了挠头。恶魔转头瞪了我一眼,似乎对我急欲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不满。
我才要生气呢,恶魔是不是到处说我是他女朋友?扭曲我们之间的兄妹关系?这要是被爸爸知道了,他该多生气!我回瞪了他一眼。
“老刘,去宝龙广场。”恶魔不再理会我,直接吩咐司机伯伯开车,然后目光飘到车窗外。我也不想理恶魔了,转头想跟雪雪说话,却发现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不解,问道:“雪雪,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我只是很羡慕,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雪雪微笑。
呃…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们和恶魔这样都被她看出来感情好了…雪雪真是高手!
到了宝龙广场,我们进了那家远近闻名的法国料理店,最高级的。我进门的时候还特别犹豫,我想不到恶魔会带我来这家诶,这家很贵的说…直到恶魔挑衅的一句:“不敢进去?”我听完,立刻拉着雪雪大步迈了进去。别说是一家高级料理店了,就是龙潭虎岤我都不会皱眉头的!
“当当,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雪雪坐在我的旁边,一脸担忧。话说这家店装修的特别有气质,墙上还挂着好几幅法国的名画,其中一幅看起来很像那副国宝级名画《拿破仑跨越阿尔卑斯山》,是赝品吧?
“没关系,我哥有钱。”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怎么觉得自己底气特别不足?今天要是恶魔付不出钱,那我岂不是要颜面扫地?我看着恶魔,发现他的脸上依旧风平浪静,没有一丝心虚的表现,我考虑着,我是不是应该安下心来…
恶魔招手唤来服务生,那服务生在恶魔面前站定,右手放在胸前朝他行了个礼:“水先生,欢迎光临。”
我瞪大眼,张大嘴,差点惊掉了下巴,这服务生竟然是认识恶魔的?还对恶魔那般毕恭毕敬,俨然恶魔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服务生在我们三人面前各放了一个菜单。然后开口:“水先生,两位小姐,请点餐。”见到服务生如此态度,我心上悬起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对于菜单上的各式料理,我也不懂,看图说话,点了一份看起来比较漂亮的餐。
吃完了午餐,当当有点失望,所谓的法国料理也不过如此,还是我们中国菜比较好吃。恶魔擦了擦嘴,起身就要离开了,一点也没有要付钱的意思。我倒!恶魔难道你要当当在这里洗碗?雪雪脸上的表情也明显有些尴尬。
我忙拉住恶魔的手臂,踮起脚尖,附在他耳边耳语一句:“喂!结账。”恶魔似乎一脸莫名,完全不知道有结账这回事,皱着俊眉问那服务生:“我需要结账吗?”
那服务生又朝恶魔行了个礼:“老板吩咐,只要水先生来吃料理,都是免费的。”
呃…我真是多事了…恶魔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啊?这么多人给他面子。我拉着雪雪的手,一脸尴尬的冲出料理店。站在门口等了一会,恶魔才慢悠悠的走出来。
“我们下午要去游乐场,你不用跟了。”我不客气的对恶魔喝道。
“我送你们。”恶魔的声音依旧是不温不火,不慢不热的。
“送就送,但是,不许跟进游乐场里!”我还真怕恶魔像个幽灵一样跟着我们,那我和雪雪玩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那小孩子的玩意我没兴趣!”恶魔这会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那一脸鄙视的欠扁表情真是把我气的不轻,话里有话的说我是小孩子呢。
他太可恶了!说我是小孩子我无所谓,但是,什么小先生,水先生的,他和我同床共枕的哪个晚上不能和我说?他为什么就是不和我说?他到底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想到他对我的隐瞒,我心里就一肚子气,气呼呼的爬上车,我决定从这一刻开始不和恶魔说半句话!
……。
到了游乐场,恶魔还真的没打算跟着我们。
“我在外面等你们。”他靠在车门上,懒懒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抽了一根烟出来,我立刻换上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接收到我的眼神,他又把那根烟放了回去。
这才对!
我拉着雪雪的手,我们两个开开心心的进了游乐场。
我们在游乐场里玩了几个比较刺激的项目之后便打算买个冰激凌,坐下来休息一下。真看不出来,雪雪外表挺柔弱的一个人,居然也喜欢玩过山车这样比较激动人心的游戏,这点倒是和当当不谋而合。
“水当当,林雪雪。”
嘎?这盛气凌人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我转过头一看,竟然是安然!她也和我们一样在排队买冰激凌。她身后还有一个怯懦躲藏的身影看起来挺面熟的。哦!我恍然大悟,她不就是那个大姐大嘛。
“安然班长,好久不见,你找我有事?”
我真不明白,安然怎么会叫我和雪雪与她一起坐在这凉亭里,照理说,安然那么讨厌我,应该恨不得当做没有看见我啊!
“水当当,当初你离开一中我真的觉得很可惜。”安然顿了顿,“听说你在飞扬成绩很好?”
“还可以。”当当一向比较谦虚,“这次中考应该可以考进一中的高中部。”
“哦,是吗?那恭喜。”安然的眼神淡了淡,语气明显变弱了。
“谢谢,那位是?”我指着一直在她身后躲躲藏藏的大姐大,记得那次我们家举家爬山的时候,不但遇到了齐胖子父子,还遇到了安然。那时候,大姐大和安然坐一起,我一直很好奇她和安然的关系。
“这是我妹妹,安心。”安然拉出大姐大介绍道。
我瞪大眼,大姐大是安然的妹妹?叫安心…呃…这姐妹俩反差也太大了吧?我好想笑,安心,大姐大那么彪悍的外表居然叫安心?我强忍欲喷口而出的笑意…忍不住在心中感叹:安心这名字,真是太适合大姐大了!
Chapter056
“安心,你好,我们见过的,你记得吗?”我非常有礼貌的向大姐大问好。上次问她的名字,她没跟我说,现在我可算知道了。
“是吗?”安心盯着我许久,脸上是略显困惑的表情,仿佛认真想了一下,才说:“那你一定是记错了,我真没见过你。”安心摇头否认。
不可能啊!我不可能记错的!她就是那个大姐大,瞧她说话的样子,跟那天晚上的大姐大一模一样,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快三年了,但是,我一向认人很准的。
“你真的不记得了?在世延高中的仓库里,我们见过的。”我努力想要唤起那个大姐大的记忆,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我还要找她切磋一下呢。
“我从来没有去过什么世延高中,真的。”那安心矢口否认,虽然,她极力想要假装镇定,但是,看她闪烁的眼神,略显紧张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其实什么都记得,无所谓,她既然想要将那天晚上忘记掉,那就忘了吧。
“呵呵,那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了。“安然,没事的话,我和雪雪要去玩了。”不想和她们这对姐妹花坐一起了,一个文,一个武,真是超级姐妹花。
安然,现在应该和当当一样是十六岁了吧,可是,她长的比当当高很多,她至少有162cm的身高,站在她的身边,当当会自惭形秽,而且,她现在长的更漂亮了,16岁的她,就有一点成熟女人的韵味了,只是,不知道,她今天特地和我说话是什么意思?
“水当当,反正我和我妹妹也是来玩的,不如我们一起玩吧?”安然突然开口。我本来拉着雪雪想要起身离开,结果,安然这一句,把我吓回了座位上。
“呃…”我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拒绝…
“安然班长,不好意思,我和当当要先回去了,我答应过我爸爸今天要早点回去的。”本是坐在旁边一直低着头保持沉默的雪雪突然开口了。
本来我和雪雪说好的,今天要玩的尽兴,现在看来,安然扫兴了。
“这样啊,那我们也要回去了,一起回去吧?”安然对安心使了个眼色,“是吧,安心?”那安心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啊!”
我倒 ̄安然,你看不出来我和雪雪都不欢迎你们吗?看来,安然今天是非跟我们在一起不可了,玩要一起,回去也要一起。这下,我和雪雪都不好拒绝她了。
四个人并排出了游乐园的大门,远远的就看见恶魔站在宝马旁边抽烟的拉风身影,他高大的身躯斜靠在宝马车门边,一只手插裤袋,一只手夹烟,吞云吐雾的,看起来要多惬意有多惬意。我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他又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掐了烟。
我朝他跑过去,站在他面前,低着头认真仔细的数了一下,10个烟头是最少的,恶魔你要死了,抽那么多。我抬头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就差没扑上去咬他了。
“等太久了,无聊。”恶魔解释道。
“我又没要你等我!”恶魔,你知不知道抽烟有害身体健康的啊?
他直接忽视了我的愤怒!“现在要回去?”恶魔挑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似乎他也觉得现在时间有点早。他居然会嫌早,他不是觉得无聊吗?
“戒烟!”我大声的喝道。恶魔看着我,不说话,那好,我再说一遍:“戒烟!”
恶魔盯着我愤怒的脸看了一会儿,淡淡的道:“我考虑一下。”
这还要考虑?恶魔真是把我气死了!
“澈哥哥…”那安然这时候叫什么澈哥哥?声音那么柔,那么细,搞的我真的跟个野蛮女友似的,她这一声哥哥叫的那么自然,好像她才是恶魔的妹妹…
“你好久没来我家了…”安然的声音是浓浓的哀怨…脸上的表情是淡淡的失望…
我更火大的瞪着恶魔了,什么叫做“你好久没来我家了”?恶魔,你什么时候去过她家?你去她家干什么了?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了。”我钻进宝马里,雪雪竟然先我一步钻进车里了,真是聪明!“刘伯伯,开车。”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气。
“可是,小先生他…”刘伯伯语气犹豫的看着车窗外…我忘了,这伯伯可是为恶魔服务的,不是为我…我立刻拉着雪雪的手准备下车,“雪雪,我们走,自己坐车去。”
恶魔高大的身影却堵在车门口不让我出去,没关系,车门又不只是一个,换一边。那边雪雪已经开了门钻出去了,我弯腰就要跟上,恶魔长手伸进车里,拉住了我的手腕。我回头:“放手。”
“你闹什么脾气?”恶魔黑着一张脸,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在责备我此时的无理取闹。我怎么无理取闹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强忍着欲夺眶而出的泪水,无力的看着他。恶魔,安然对你是什么意思你会看不出来?你什么时候偷偷去她家了我竟然不知道?好你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就在我和恶魔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那安然开口了:“当当,你别误会,澈哥哥和我哥哥安泉是同学,所以,以前澈哥哥经常去我家找我哥哥。”
嘎?安然是什么意思?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忙对安然微笑:“呵呵,我没误会,我这不给你们机会嘛,让你和我哥哥好好聊聊。”
恶魔用力的握紧我的手腕,我…手好痛…这下,我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想忍都难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哥哥抓疼我了。”我朝安然扯了扯嘴皮,我很想微笑,但是我笑不出来。恶魔有些懊恼的放开了我的手,我一屁股坐了下来,手忙脚乱的擦着眼角的泪水。雪雪重新钻进车里,递了一张纸巾给我。
恶魔关了后座门,开了前座的门,就要钻进车里,安然一句话唤住了他:“澈哥哥,等一下,我有话想要跟你说。”我朝车窗外望去,那安然脸上已经溢满泪水,可谓哭的梨花带雨。
“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瞧瞧恶魔这态度,看看安然那表情,任谁都不会相信,两人没有J情。
Chapter057
“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恶魔冷冷的瞥了安然一眼。
“是我哥哥。”在恶魔弯腰就要钻进车里的时候,安然忙道,“我哥哥很珍惜你这个朋友,可是…因为我的关系,你再没有来我家了,我哥哥他很生我的气…澈哥哥…你有时间能不能常去我家,像以前一样?”
恶魔勾唇一笑,笑的有些嘲讽:“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弯腰毫不犹豫的钻进车里,“我和你哥哥已经不是朋友了。”恶魔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一脸的嫌恶,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叫你哥哥别再做什么蠢事了!下次,我绝不会那么便宜他!”恶魔的视线落在安然身旁的安心身上,安心身子一缩,躲在安然背后。
“澈哥哥…”安然一脸委屈的望进车里,眼角的泪珠闪着晶莹的光芒。
恩魔没有再看她一眼,吩咐刘伯伯开车。
宝马车疾驰而去,当当往后望去,安然还站在原地,低着头,似乎在无声的哭泣着…我莫名的有点同情她…心里面总是有一种她被恶魔始乱终弃的感觉…
望着前座的恶魔,我突然间觉得他离我是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本来以为我和恶魔就这样了…一辈子的兄妹,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以后说不定还一起工作,共同经营爸爸的公司…可是,我现在突然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当有一天,我们有了各自的男女朋友…我和恶魔之间还能像现在这样嘛?
分开…我今天才想到,我和恶魔总有一天会分开的…而我…不想…和他分开…
……
送雪雪回家,雪雪的父母很热情的留我和恶魔在她家坐了一会儿,所以,当我和恶魔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爸爸妈咪正坐在饭桌前,爸爸面上的表情凝重,而妈咪似乎也很纠结,发生什么事了吗?
“澈儿、当当,你们回来啦,来,过来吃晚饭。”妈咪招呼我们过去,动手给我们一人盛了一碗饭。我坐了下来,抬头看爸爸,吓到,他正一脸怒火的瞪着恶魔。不是吧?难道恶魔又惹事了?他已经好久没惹事了啊!
“澈儿,等下吃完饭到书房去,你爸爸有事找你。”爸爸似乎气的不轻,辗转之间没有说话。倒是妈咪,替他把话说了。
“妈咪,哥哥他…”恶魔真的又惹事了吗?爸爸这么生气…
“当当,没事,你爸爸就找你哥哥,就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他说。”看妈咪一脸淡定的表情,我想这回恶魔惹的事应该在爸爸的承受范围之内,于是我也就不再问了,默默的吃着饭,心里面一直在纠结着恶魔与安然的关系,恶魔说过,安然是他同学的妹妹,今天安然也是这么解释的,可是,我该相信吗?
恶魔那种性格的人,有话他也许可以憋着不说,但是说慌,他应该不屑吧…他应该没有骗我吧…我就这么安慰自己…
饭桌上一片沉默…似乎毎个人心里面都藏着事…
晚饭就在全家人的沉默中吃完了,恶魔和爸爸进了楼上的书房,我和妈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我知道妈咪的眼神一直往楼上瞄,妈咪如此不淡定了,当当又怎么可能淡定的了?
“妈咪,哥哥他怎么了?爸爸好像很生气?”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这两年多来,爸爸和恶魔之间的关系明显已经改善了不少,爸爸也好久没有像今天这般生气了…
妈咪将我揽入怀里,轻轻的抱着我,“当当别担心,没事的,你爸爸和你哥哥就是那样的,别看他们互相看不对眼,但是,你爸爸真的很爱你哥哥。”
妈咪说的,我完全相信,因为爱,所以在乎,因为在乎,所以会生气,就像当当一样…太在乎恶魔了,所以,纠结在他和安然之间那若有似无的“J情”上…
不知道爸爸和恶魔说什么了,两个人关在书房里面,很久很久,久到妈咪开始劝当当上楼睡觉,久到当当已经穿好睡衣躺在床上了,恶魔还是没有从爸爸的书房里出来…
我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久久无法入眠,爸爸和恶魔到底说什么了,需要这么久?夜,安静的可怕…
......
第二天,爸爸妈咪一大早就出门了,我去敲恶魔的房门,可是,久久没有回声,我知道恶魔在里面,但是他为什么不理我?是不是爸爸发现了我和他之间…虽然名义上是兄妹…可是…我们已经有了男女朋友之实…兄妹是不会长这么大了,还在晚上的时候一起睡觉的。
“哥哥,开门。”
“恶魔,开门。”
“流氓澈,开门。”我用了三个称呼吼他,紧闭的房门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恶魔,你当真要这么过分?你知道我这么用力敲门手很痛的,可你为什么就是不给我开门!
就在当当颓然想要放弃的时候,门终于开了。窗帘紧闭,使得恶魔的房间一片黑暗,而恶魔就站在那黑暗之中,一脸颓废的看着我,我胸口的怒气在看到他的表情之后,全消了。
“唔…”
他一把将我拉进房间里,门嘭的一声关上了,下一秒,他的薄唇已经附上了我的唇,他的吻像巨浪一般袭来,我脑海里一阵晕眩,只能被动的接受他的吻。他吻的急切,深切的吮吸仿佛要将我吃进他的肚子里…
恶魔这个饿狼似的深吻我实在是吃不消,用力推开他的身体,他缓缓的喘着气,我也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待我们两个都平静了下来,我才怒气冲冲的质问他:“你干什么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断了吻我的隐了,怎么现在又开始了?
恶魔低头不语,我只好开口打破这沉默了,可是我才开口,“恶…唔…”他又一把封住了我的嘴…一边吻我,一边抱着我走…我重重的摔在了床上,恶魔又像饿狼一样扑了过来…
我瞪大眼,我以为他又要吻我,可是他没有…
他压在我身上,附在我耳边低语:“当当,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我咋舌…恶魔,现在不是要礼物的时候,为什么你今天这么反常,爸爸昨天晚上和你说什么了?“你,你,你,爸爸和你说什么了?”恶魔,你是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了吗?
“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把我送给你好不好?”恶魔的声音在耳边回旋,性感而又魅惑,特别是最后一句…吓…好暧昧…
Chapter058
“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把我送给你好不好?”恶魔的声音在耳边回旋,性感而又魅惑。
“谁…谁要啊…”倒…恶魔居然跟我说这么暧昧的话。“谁要你了!”我语气不佳,赶紧转移话题:“快说,爸爸和你说什么了?你是不是又惹事了?”还是…你把人家安然怎么了?原谅我想象力丰富,但是…他和安然之间不清不明的关系,始终是我心里的一道槛…
“你真的不要我吗?”恶魔的声音有些受伤,“可是,我是那么想要你…”温热的气息在我颈边环绕,恶魔轻轻的舔吻着我的脖子…又湿又痒的感觉加上恶魔蛊惑的声音…当当的身体,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想说什么,可是我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恶魔的吻遍布我的颈项锁骨,酥麻的感觉让我无法动弹…他的魔爪在我胸前游移,他的每一句话都充满蛊惑…
“当当,你长大了…”“当当,我想要你,你知道我忍了多久吗?”“当当,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给我了吗?”“当当,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
我动不了,任由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移,上衣的纽扣被他一颗一颗的解开了…露出了当当的小可爱…恶魔的眼神瞬间变得炙热无比…我好害怕…我不要这样…至少现在我不要…
“哥哥…”只要我一害怕,我就会忍不住这么叫他…
“我说了我不是你哥哥!”恶魔疯了一样在我耳边吼,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今天的恶魔真的很可怕,凶我的语气比平常强烈了好几百倍…呜呜呜…他看着我的眼神为什么是充满仇恨的?好像他最心爱的东西被我抢走了一样…
看到了我的眼泪,他的表情终于慢慢的柔和了下来,“当当,对不起,我…”
“你走开,不要压着我,好重。”我一边哭一边推他,现在的我,好像傻了一样,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心里面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恶魔高大的躯体压在我的胸口上,我是喘不过气来一样的难受…
恶魔亲吻着我脸上的泪水,翻下身,当当终于轻松了,我飞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逃离恶魔远远的,站在门边,泪眼婆娑的望着他,吼道:“我只想知道爸爸和你说了什么!”
恶魔的眼神黯了黯,语气冷冷的道:“这个你不必知道。”
“你!”可恶!亏我那么关心他!他什么都是“我的事你不要管”“这个你不必知道”,在他的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我转身开了门就要冲出去,恶魔却叫住了我:“当当,我只给你一天的时间准备好,只有一天。”
我回头瞪了恶魔一眼,准备?准备什么?准备他个大头鬼!我摔了门就冲出了恶魔的房间。
……
晚上的时候,爸爸妈咪回来了,往家里搬了很多新衣服,基本上是给恶魔和我买的,我好奇怪,恶魔的衣服也不少,干嘛给他买衣服?要是给我买,那还正常,明天是我生日,礼物多多,我一点也不介意。
妈咪还拖了个大皮箱回来,难道今年暑假我们全家要去长足旅行?我为我自己的猜想暗暗高兴不已。我们家还真的没有出去旅行过,暑假的时候最好去夏威夷,海边好玩水。
吃晚饭的时候恶魔没有下来,好吧,不只是吃晚饭,就连午饭也没见恶魔的影子,只有当当一个人在吃。现在,爸爸妈咪都回来了,恶魔也没有出现在饭桌上。
“爸爸,昨天晚上你和哥哥说什么了?”我问爸爸,既然问恶魔不说,那么对当当一向很好的爸爸一定会说的。
“当当,乖,多吃点,明天你就满十六岁了,是个大姑娘了。”连爸爸都要无视我的问题?难道真的是我的好奇心太重吗?还是…我望向妈咪…妈咪今天晚上的表情特别忧伤…他们三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秘密…是什么秘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我瞪着那个大皮箱,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妈咪,是爸爸要出差还是我们家今年要出去旅行?”我的话一出,妈咪的手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妈咪为什么那么紧张?
“当当,没有呢,没人要去旅行。”妈咪看我的眼神分明有些心虚…
我没有再问,如果,他们真的什么都不跟我说,那我再问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今天,家里的每个人都很奇怪,恶魔很奇怪,爸爸妈咪也很奇怪。
吃过晚饭,爸爸妈咪都去恶魔房间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好看到王婆婆收拾碗筷经过,我叫住了她。
“昨天我出去玩的时候,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是有外人来吗?是不是和哥哥有关?”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昨天的时候,王婆婆一天都在我家收拾卫生,她应该知道点什么。
“小姐,都是我不好,昨天打扫少爷的房间,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封很厚的信,信封上面都是英文,我不知道那封信重不重要,要不要扔掉,昨天,少爷比你还早出去,于是,我就把信交给老爷,谁知道老爷看了信以后会那么生气,要是知道会这样,我就应该把那封信给扔了。”
信?什么信?那这一切的导火线都是因为那封信吗?那封信应该还在爸爸的书房里,我快步冲上楼,我想去爸爸的书房找应该能找得到,却在上楼的时候撞到从恶魔房间里出来的爸爸妈咪。
“当当,怎么跑的这么急?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要去睡觉了。”我往书房的方向瞄了一眼,想着反正信应该还在书房里,等爸爸妈咪明天出去拿蛋糕的时候,我再偷偷溜进去。“爸爸妈咪晚安。”我转身回到房间。
靠在床头,打开腿上的本本,我想碰碰运气,看恶魔他今天会不会上线。我才联上网,登录QQ,看到恶魔的QQ头像亮着,我立马给他发了消息。
水中鱼: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我的消息才发出,我的电脑屏幕瞬间陷入一片黑暗。就在我正奇怪着我的电脑是不是坏了的时候,电脑的屏幕又亮了起来,然后整个屏幕布满了限制级的画面。
“嗯…啊…嗯…啊…啊…”两具刺裸的身躯,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男人喘着粗气,女人嘴里不断的发出放浪的滛(和谐)叫声…
恶魔在身边chapter59
omg!那是什么东西?
我吓的扔掉电脑,电脑掉在床上,电脑里面的限制级画面还在继续,怎么回事?这是什么病毒这么恐怖?我闭上眼,听着电脑里传出来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忍不住又悄悄的睁开眼看……
画面里面是一男一女两具刺裸的身躯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个人做着人类最原始的事情,难通这就是传说中的叭。
“好好看看。”吓!房间里怎么会传出恶魔的声音?我的视线在房间里搜索,没有看到恶魔的身影。
“好好看看,做好准备……”恶魔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会,非常清晰的从电脑里面传出来。
“我不要看,你赶快把它关了,我不要看!”我嘴上这么说,可是视线却还是忍不住往电脑屏幕上瞟……画面上的两个男女又换了另一种姿势。
“恶魔,我不要看,你关掉,你关摔”我一边看,一边叫恶魔关掉,可是,
辣书吧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