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女人,不是我妹妹。”
李良翻了个白眼,不是就不是,干吊那么激动?
“你想要她,就把她夺过来了。”这是李良最直接的建议。不过,他没抢过女人,女人都是自己送上门的,所以,他不能给他最实质的建议。他只是讶异,严澈,其实挺强势的一个男人,现在,因为一个女人,真的是不成样子了
“你就那么喜欢她?”李良盯着严澈漂亮的眉眼问。严澈,真的是长的比女人还美,如果不是确定自己喜欢的是女人,那么,李良怀疑,他会被严澈勾去魂。还好,还好,他非常确定自己喜欢的是女人,并且,他觉得他在这里不会无聊了,林雪雪那个女孩,貌似挺好玩的。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久久听不到严澈的回话,他转过头看他,原来严澈睡着了。
这会……严澈连在睡梦里都在想着,怎么把当当“夺”过来……力量的额话,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
夏日的脚步在悄悄溜走,水当当在大树底下看书,才不是,就又寒意袭上身,拉了拉身上的薄外套,嘴里忍不住哆嗦了一句:“呼~突然这么冷。”
她想要站起身,回宿舍去寻求温暖,谁知,一件黑色的外套已经盖在她的肩上了,她抬头一看,脸色骤变。
“是你!”她瞪大眼,似乎受惊过度,身体小幅度的抖动了一下,黑色的西装外套从她的细肩上,话落在地。然后,她的高跟鞋也不小心踩了上去,留下一个很明显的脚印。她慌张的拾起地上的外套,轻轻的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对不起,我帮你洗干净?”她这问话明显是客套的,其实,她一点也不想和他纠缠不清。
颜亦寒盯着水当当的脸,看的入迷,一年多不见,她果真变得成熟美丽,他发现,他始终是忘不了她的。而她先是惊讶,然后又是客气的表情却让他狂喜不已:“你?你还记得我?”
是的,水当当忘了严澈,忘了她曾经失去了孩子,忘了他和颜亦寒所有的不愉快的交集。但是现在,她全都想起来了。他不止是她的高中同学,他是颜亦寒,她曾经间接害死了她的孩子,但是,她知道,这也怨不得他。
“你怎么从美国回来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颜亦寒现在应该在美国留学才是。
“想回来了,所以我就回来了。”颜亦寒淡淡的道。
水当当皱眉,原来在美国念书,随时都能回来的,那么,恶魔,他当初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想到严澈,水当当的心情便复杂了起来,她记起以前的事情,也没有忘了现在的事情,她有些恨自己,恨自己明明就恨他,明明已经把他给忘的一干二净了,可是,他却在两天之内就把她拐上床了,这一切不可思议的让她忍不住怀疑她是又多随便啊?
“当当!”察觉到水当当的失神,颜亦寒的手不自觉的触上她的肩膀,水当当反射性的侧了下肩,颜亦寒的手滑落在空中,他盯着他的手,眼神里满是懊恼,她到现在还是不愿意接受他!
“对不起,颜亦寒,我还有事,你的衣服……还给你。”水当当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衣服塞还给颜亦寒,他家境那么好,应该不差洗衣服的钱吧。
“当当~”颜亦寒抓住了水当当的手腕,让她的身子无法移动半分。水当当溺水事件之后,他就休学了,后来直接参加高考。没想到,他高考的成绩居然惊人好,那一年他成了全省的理科状元。全校的学生都对他刮目相看。后来,他被他爷爷送到美国留学。
他紧紧的握着水当当的手腕,用力将她拉近他,水当当怎么可能会乖乖就范,愤怒的瞪着眼睛决定口头给他一个机会:“你放手!”如果他不放手,那就别怪她使用暴力了。
“当当,我……”他发现,她是对的,她和他不是一类人,但是,与众不同的她更加吸引他,更让他为她着迷。现在,她穿着小洋裙,像个淑女一样,可是,她一倔起来,就像个野蛮女友了,这样个性的她与她娇柔的外贸还真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想说他喜欢她,可是,她看他时嫌恶的眼神让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听说,他回来了……”他假装不经意的说道。
“?他是谁?”很明显,水当当知道他说的是谁,但是,她就是要装傻。那个他,连名字都改了,连她哥哥都算不上了。
颜亦寒挑眉,她没想起来?不!不可能,就算当当没想起他,那么他也一定回来找当当的。颜亦寒当初去哈佛就是冲着严澈去的,没想到,他到哈佛的时候,他竟然已经在实习了,他没有机会与严澈在哈佛的校园中相见。
颜亦寒听说过严澈,从他上初中的额时候就听说了。大名鼎鼎的“流氓澈”,那时候他威名远播,可是,颜亦寒,颜王子,没有见过他。他们一个是流氓,一个是王子,只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学校里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他……哦,没什么。”颜亦寒决定,直接把那个严澈忽视了。“当当我请你吃饭。”他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清澈如幽潭,仿佛多看几眼,便会深深的陷进去。
“不用。”水当当还没来得及拒绝,已经有人替她拒绝了。
来人,正是严澈。
严澈黑着一张脸,一把将水当当从颜亦寒的怀里夺了过来,然后,紧紧的圈锢在自己的怀中。那双漂亮的黑眸盯着颜亦寒,神情很是淡漠,不过,在颜亦寒看来,他的眼神充满对他的鄙视。
“当当和我吃饭。”他自顾自的决定着。
水当当用力的推他,抬眸,不经意的看到他的小胡茬凌乱的挂在下巴上,使他原本过分阴柔的脸看起来阳刚了不少。已经一个星期不见他了,现在是冒出来做什么?某人一脸哀怨,已经完全忘记了,她是怎么要求水父说,她不想看见他的,别让他出现在她面前。
严澈一出院,就来水当当的学校找她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让他喷火的一幕,他的当当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他原本驶来忏悔的,希望得到当当的原谅,现在完全变质了。
“你是谁?你知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严澈朝颜亦寒吼道。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三个人都愣住了,直盯着水当当还怔在空中的小手,水当当没想到,她竟然会打了他一个耳光;严澈没想到,他的当当竟然当着别的男人的面打他;颜亦寒没想到,水当当打起人来还真是一点都不犹豫含糊。
严澈斜着脸,脸上被当当打的那地方,生疼生疼的,火辣辣的感觉从脸一直蔓延到心里,这是当当第一次打他,很好,非常好!他头一低,毫不容情的覆上水当当的红唇。
“唔……”水当当本是害怕的盯着自己的手,可是,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吻将她的灵魂抽离了,他的吻不再饥渴,反而带着很强势的掠夺,似乎是为了惩罚她刚刚大胆的一巴掌。
“唔……”她不自觉的回应着他,他的吻总是能将她的灵魂抽离,让她暂时忘了她是谁,让她忘了,其实,她很恨,很恨他!
看起面前激吻的两个人,看水当当的反映,颜亦寒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严澈,俊美不凡,气势十足,重点是,水当当对他有反映。
颜亦寒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他颜亦寒拿什么和那个男人争?只要水当当心里在乎的人是严澈,那么他颜亦寒就算再优秀也永远触不到水当当的心。
他最后看了相拥的两个人,激吻的画面多么和谐,俊男美女,何其的赏心悦目。他将西装外套披在肩上,转身,故作潇洒的离开了。
“唔……恶魔……”水当当不自觉的叫出声……
恶魔……多么好听的称呼,严澈的心因为水当当的一句恶魔瞬间激荡了起来,他灵巧的舌滑入水当当的樱桃小口中,不断的挑逗着她的丁香小舌,不断的吸允着她口中的甜蜜。
“唔……”水当当开始挣扎了,推开他的动作变的粗暴了起来。脚下的高跟鞋用力的踩上他的黑色皮鞋,他张口痛呼,水当当头一闪,终于解脱了。天,她简直是要被他吻窒息了。
“严澈!你!你!你!你可恶!”她想骂他,臭骂他一顿,可是出口,语气却该死的暧昧撒娇。她小拳头轻捶他的胸膛,极尽娇态。
他瞬间抓住她挥舞的拳头,冷着脸,厉声道:“怎么,你还想早恋?”
早恋?依她现在的年龄就算恋爱,也不能叫早恋了吧?“我和谁谈恋爱是我的自由。”她抽回被他握住的拳头,讶异这回得手的太过容易了。
“哥哥。”她挑眉,这声哥哥叫的极其讽刺。“你不是应该在美国结婚生子了吗?你还回来干什么?”她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有多酸。
“我说了我不是你哥哥!”他吼道,俊美的脸上爆了好几根青筋。
“也对哦,你现在姓严,可不是姓水呢,严先生,麻烦你放开我,我还又课要上。”
“天都黑了,你还上什么课?”
啥?天黑了?水当当抬头望天,这天还真不给她面子,真的把太阳公公赶跑了。
“我晚上补课不行吗?”她嘴硬,硬是要找一个离开的理由。
“当当,别任性。”严澈紧紧抓着水当当的手腕,就是不让她离开。
别任性?他说别任性。水当当忽然不挣扎了,低下头,任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面上。任性?是谁一声不吭连句再见都没有就跑去美国?任性?是谁在美国两年多,连个信息都不发给她,他不是黑客吗?她怎么不黑了她的电脑?任性?是谁在美国和人家美国妞定了婚,对了,现在估计孩子都有了吧。
任性?亏他说的出口,到底是谁任性了?泪水一点一点的滑落眼眶,她低着头无声的哭泣着……
严澈看她不动,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温润的唇附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当当,我知道我错了,我会补偿你的,你要孩子,我们再造一个,好不好?”
说到孩子,水当当更难过了……也许是天意,一个16岁的孩子不适合养孩子,所以,老天才把她的孩子夺走的吧?孩子?不!不!不!她不要孩子了,绝不要孩子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要回宿舍了,你以后不要来学校找我了,我空常回家看看,妈咪很想你。”妈咪从小就偏爱他,她知道,这三年来,妈咪一定比她更想见他。
“当当,你真那么恨我?”他沉着脸,脸上深深懊悔的表情刺痛了水当当的眼。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想要告诉他,其实,他对她来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可是,她知道,她是真的恨他,因为太爱了,所以,没办法原谅。一夜甜蜜温存之后,第二日便消失无踪……这是多么难堪的一种境地……
“对不起,我真得要回宿舍了。”她对他,开始客气而疏远了起来。
她的态度,真的彻底惹恼了他,他动作粗鲁的将她拉进他的怀里,水当当抬头之际,他的吻又盖了上去。
“从今天开始,你搬出宿舍,和我住。”
他霸道的语气从来都不容任何人拒绝!尤其是,水当当!
想爱与被痛Chapter073
“从今天开始,你搬出宿舍,和我住。”严澈在水当当耳边大声的吼道。
这时,不巧的,刚好又路人甲乙丙丁两男一女从他们旁边经过,严澈爆炸性的一句话,让三个人同时停下脚步,视线一致的盯着水当当与严澈。
水当当察觉到某个方向射开的异样的眼神心理面更恼了,他说话能不能分一下场合,他知不知道,他这样说很容易让人误会?她已经为了他“包养”的对象了,现在是怎样?要升级成同居的情妇吗?
“严先生,很遗憾,我必须拒绝你的提议,因为,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边的三个听见了没有,她说他和严澈一点关系都没有,今天回去后,可别到处造谣,毁她的名誉,她还想谈一场甜甜蜜蜜的恋爱呢。
严澈更加拥紧了她,漂亮的眼眸瞪得老大,阴沉着脸,暴露的青筋使他整个漂亮的脸看起来异常的扭曲。“你说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反问,随即轻笑出声,这是变脸比翻书还快:“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你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我的,现在抱着你的人是我,你说我们怎么可能一点关系都没有?”严澈靠近水当当的脸,直视她的眼眸。
“呼~”三个人同时传出一声惊呼声,原来水当当还生过孩子,这么爆炸性的消息,传出去一定会轰动整个学校的。英语系的清纯系花,是个生过孩子的荡(和谐)女,而且到现在,还和男人纠缠不清。
水当当的眼眶泛红,严澈只是想要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把她越描越黑,她想明天学校的娱乐期刊,又该有她的八卦消息了。而且,绝对很八卦。
她想起来,从初中开始,她就因为他的关系倍受同学们的排挤,现在,也是同样的境地,要在大学在重演一遍吗?她好不容易与同学和睦相处,现在,同学们应该要另眼看她了。
她的人生就是因为有他才变的凄凄惨惨的,她想过的正常一点,她不想和他有一丁点的关系了。他是个有妇之夫不是?
“严澈,你老婆喊你回家吃饭。”她调侃性的引用了一句网络流行语。然后出其不意的推开严澈,闪了好几步。他放手了,是不是她就自由了?
看到严澈怔愣的反应,水当当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到老婆,他果然反应异常,他这么霸道无理的一个人,也会怕老婆吗?
她还是那句话:“又时间常回家看看妈咪。”她突然想起来,妈咪每次拿着一个相框看的痴痴的,当她靠近问她在看什么照片的时候,妈咪总是惊慌的将相框藏到身后,用手抹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告诉她:“没什么,这是妈咪最好的姐妹的照片。”妈咪说完,把照片藏的更严密了。
当时,她并没有怀疑什么,现在向来,那该是恶魔的照片了。妈咪想他想的很苦,总是偷偷的哭,那时候,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觉得妈咪多愁善感,现在,她大仙,她不是最惨的一个,妈咪可能比她更惨,妈咪真的很爱他,爱他爱到她会忍不住怀疑:他,是妈咪的亲生儿子。
她转身起步离开,突然间身体悬空了起来。“啊~”她惊呼一声,发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原来,他冲上来将她打横抱起。
她挥舞着小拳头:“严澈,你放开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如果以后这样的姿势走出校门,那么,她估计所有的八卦绯闻都将得到最直接的证实。
“为什么要放?我带我老婆回家吃饭。”严澈这是在回应水当当的调侃,可惜,他面上冷峻不惊的表情,让这个玩笑般的调侃变得异常真实严肃,因为,他的表情,在水当当看来,不,在所有路人看来,都认真的不可思议。
“你老婆不是我吧?我怎么高攀得上你呢?”水当当边挣扎边说道,语气酸溜溜的,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
严澈勾唇一笑,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个吻:“我老婆舍你其谁。”
水当当这回是真的恼了,更加用力的挣扎,严澈小声的呵斥着,:“当当,别动,会摔下去。”
水当当怎么可能不动?他是去美国变得不要脸了吧?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婚都订了,这一年了,也该结婚了,现在居然会所他老婆是她?去他的舍你其谁!
“你放我下来!”如果他还不放的话,那她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从他的怀里下来,哪怕是pp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她也不想让他这么抱着她了。
“当当!”严澈冷着脸看着她,将双臂环紧,让水当当的挣扎变成做无用功,其实,对水当当来讲,何止是无用功,她挣扎的骨头都疼了,他!他!他有必要抱的这么用力吗?好疼……
眼泪又一次沾湿了水当当的面颊,她现在不止是心里委屈,连身体都委屈了。不挣扎了,他想这么抱着她出校门就随便他了,反正,他的名誉已经被他悔光了。他老婆一定会从美国飞过来,看她这个小三的。
严澈看到水当当的泪水了,心下一紧,有些心疼她。可是,他还是没有放手,径自抱着她出了校门。他的当当,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水当当将脸埋在严澈的怀里,她不想被异样的眼光注视着,严澈可以不在乎,但她不可以,只要她一天还是个大学生,只要她还在这个学校上学。她瞪大眼,这会,恶魔不会有在背后捣鬼,让她被学校开除了吧?
等等,这会恐怕不用恶魔在背后捣鬼了,她现在的名誉已经足以用作风问题将她开除了。她的泪水涌的更凶了,可恶!可恶!她很喜欢现在这个学校,她绝对不想被开除!
“当当,站好。”严澈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水当当回过神,才发现,她的脚尖已经着地了。严澈放开她,开了车门:“上车。”两个字,该死的剪短,该死的充满着无法拒绝的魔力。
水当当抬脚,已经钻进了车里。严澈随后坐上驾驶座,水当当动作迅速的扣上安全带,虽然觉得可能没有用,但是,她还是很好心的提醒他:“开慢点。”他开车不要命的速度,她已经见识过了。
汽车引擎发动,水当当闭上眼,决定眼不见为净,看不到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身影,那么,她还可以安慰自己,车速其实很慢。
等一下,她瞬间睁开眼。车窗外的景物为什么十几秒都不变一下下?她望向难得认真开吃的严澈。“你这是龟兔赛跑吗?什么龟速啊!”如果不是车表还在走,她会以为这车简直没动。
“哦?太慢了吗?那我快点。”他脚一踩,车子迅速的飞奔出去,有去惯性,水当当的背撞到了椅背上。惹的她一声惊呼:“嗷~”现在车窗外的景物,车流,一闪而过了。
“当当,疼吗?”他关心的看着她。
水当当瞪大眼,他开这么快怎么不看马路,看着她?刚刚那跟乌龟爬的时候,他怎么就那么认真的看着马路?他是变态啊!
严澈又再一次将他的读心术施展出来,他似乎看出水当当的疑惑,盯着她的眉眼,认真的解释道:“车速太慢了,我不会开,我怕撞到人。”
他这是什么逻辑?水当当惊掉了下巴。恶魔,从初中一直以0.5分的成绩差稳居年段第二名的宝座就已经向世人宣誓:他是个天才。
真的,就算是天才也不带严澈这么拽的。对他来讲,开慢车比开快车还难,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和时间赛跑,他想早点回来,回来抱着他心爱的女孩,哦不,女人。
“你确定现在这个速度你不会撞到人或车?”水当当已经不看严澈了,她提心吊胆的看着马路,严澈不时的超车,每一次都差点撞上人家的车尾,可是,就是差那么几公分,他掌握的刚刚好,就像当初,他总是掌握着和水当当0.5分的成绩差距。
“不会。”他坚定的点点头,他绝不会拿水当当的生命开玩笑。
事实已经证明了,水当当还有什么话好说?
“严澈,回家,我和妈咪说好了,今天要回家吃饭。”其实,这只是她不想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接口哦。
“好。”他看着她,点点头。她的小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刚好,他回家也有点事情要和爸爸说。
车子在马路上飚驰着,水当当闭上眼,不断的麻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她快要习惯了,习惯了就好。
可是,习惯,往往是最可怕的东西……
……
当车子停在水家的院子里,水当当才送了一口气,没等严澈给她开车门,她自己开了门就下车了。
推开客厅灯额门,电视沙发前的苏橙看到她的时候是一脸惊愕,她今天才去上学,没有一两个星期是不会回来的,难道说……她往门口望去,果然,那一个熟悉的伟岸身影立在了当当的身后。
苏橙笑了,幸福而又担忧的笑了,她终于又见着儿子了,食指……澈儿和当当……他们……唉……不能在这样错下去了……
“当当,澈儿,回来了,幸好,你们王婆婆刚刚才开始做晚饭,我去叫她加菜。”苏橙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往厨房走去。
水当当在苏橙刚刚坐的地方坐下了,严澈自然是紧随其后,坐在她的身边,轻轻的牵起了她的手儿。水当当没有句拒绝。她想起销售,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他总是挤到她身边,然后悄悄的牵住她的手。那时候,她不敢用力挣扎,怕被爸爸妈咪发现她和他的小秘密,现在,他是完全不想挣扎了。
他手心传来的温度那么明显,但是,她的心冷了,就算再温暖,也暖不了她的心了。她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心灰意冷的感受了。当年,他不告而别,甚至狠心不和她联系。如今,他突然回来,已经成家立业,对她却有事这般强势的态度,他究尽是想怎样?
水当当假装认真的看电视,但是,他看她的炙热眼神,她忽视不了,她终于忍不住怒了:“你放手,还有,收回你猥琐的视线!”
严澈失笑,笑的倾国倾城。昨日他采用猥琐来形容李良,今天这个词竟用到他的身上了。他和当当还真是心有灵犀,他忍不住心情大好,双手似乎比他的视线更猥琐,他一把揽过水当当的身子,将她拥在怀里。
水当当用力的挣扎着,你来我往间,他似乎觉得更好玩了,那邪恶的嘴角挂着笑容,那脸也往她涨红的脸儿靠近。
碰~物体落地的声音。
严澈与水当当同时转过头,身后,苏橙手里的果盘落地,惊愕的脸上沾满了泪水,她瞪大着眼睛,泪如泉涌:“你们……”她竟然真的撞到他们打情骂俏的一幕……
看到苏橙的泪水,水当当惊惶无措了起来。“妈咪……我们……”
我们没什么的……她想这么解释,可是,这样软弱的语言只是让她的解释更加苍白而已,事实证明,她和严澈不可能没有什么。
严澈站起身,直盯着苏橙的泪眼,几秒钟之后,他缓缓开口:“妈,你不同意我和当当在一起?”那深冷的语气就好似在告诉苏橙:就算你不同意我也要和当当在一起。
苏橙只管留着泪,严澈说完之后,她轻轻的摇着头。同意,不同意?她的意见能左右的了澈儿的决定吗?现在,只怕她告诉澈儿,当当是她的亲妹妹,他也绝对不会相信的,只当这是她反对他们在一起的而找的一个借口。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晚上必须找正翰说清楚,这两个孩子,他们不可以那么钦慕了……
晚上的时候,一家人又像往常那样围在一桌吃饭。严澈延续一贯的沉默作风,水父看到他则是黑沉着脸,眼神万般的嫌恶,而苏橙,红着眼眶欲哭无泪。水当当觉得,她夹在中间,好难做人,这气氛……
等到晚饭吃的差不多的额时候,严澈抬头,打破了沉默:“爸,我想把当当接过去跟我住。”
苏橙惊掉了筷子,水正翰直接把筷子摔在饭桌上。水当当,她把头低的很低,再低点,脸就可以埋在饭里了。
“想都别想!”水父怒吼了一声。“你!”他鄙视的指着严澈,“你现在想要当当,过几年再说吧!”一个20岁的毛头小子,又什么能力照顾当当,再把她顾到医院里,不!他绝对不能把当当交给他照顾了。他现在觉得,严澈还是待在美国比较好,他回来,只会伤害当当。
“爸!”严澈站了起来,也朝水父吼了一声,拳头握紧,显然,他现在绝对不必水父的火气小。
“怎么?你还想打你老爹?”水父讽刺的看着严澈紧握的拳头。
严澈当然不会对长辈不敬,尤其是自己的亲人,他生气的时候除了大人,还有一项癖好,大家应该不陌生吧。
他将桌上的饭菜全都扫落在地,一拳打在饭桌上:“我们当初说好的!我去美国读大学,回来后,当当就是我的!你现在是要反悔?”他一把踢了自己坐的椅子。他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喜欢拿家具出气。
严澈话让水当当愕然,原来,她竟然被爸爸和恶魔当成了交易的物品?又没有搞错!她也站了起来,生气的拍了桌子:“我不是东西!不是你们说是谁的就是谁的!”说完,她才发现,她把自己给骂了,郁闷。
两个男人战争因为她的假如突然中止了,在看水当当泛红眼眶,眼眶中满溢的泪水,差一秒就要流出来了,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无措了起来。
“当当……”他们同事轻声的唤她。
是啊!水当当哭了,她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她终于知道,恶魔远走美国,是因为和爸爸的约定,可是,他们怎么不问问她这个当事人,她同意当他们交易的筹码了吗?越想越委屈,泪水已经滑落眼眶……她想,如果,当初恶魔要去美国,如果他希望她跟他一起去,那么,她是愿意的……她绝对愿意的……
当初,他为什么擅自做了决定,现在,弄到这个地步,都是他的错!订婚!订婚!他都订婚了还来跟爸爸争什么。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眸,异常坚定的看着严澈,她尽量让自己的眼眸中透露的是冷淡的讯息,而不是--眷恋。
“严澈,你走吧,回去美国吧。”她轻轻的开口。
严澈漂亮的瞳眸黯淡了下来,他的当当说什么?叫他会美国?回?美国从来都不是他的家,何来回不回的说法?他有些气恼的看着水当当:“当当!”他气,气她把他推开,气她现在对他冷淡的态度。
“你老婆还在美国等你。”现在不要纠缠她了。连姓都改了,他已经不是她的哥哥,她的恶魔了,去美国吧,再也不要回来了。她现在想上楼去睡一觉,她多希望他从来没有回来过,多希望这一切只是她做的一个梦,多希望,她根本买哟想起他……
“什么老婆?”严澈显然对水当当的说法充满疑问。他要娶的人是当当,改名也是为了方便和当当在一起,他在美国哪来的老婆?难道,当当还不知道那条订婚消息是假的?
“当当,我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他冲上前,握住她纤细的双肩,焦急的解释道。
水当当淡淡然一笑,“订婚就定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都上纽约时报了,那么权威的报纸,还能刊登假消息?”她翻了个白眼。
“当然是假消息。”严澈抓着水当当,不让她离开。他的当当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钱才是权威。
“你!”现在,严澈说任何话,都被水当当解读成狡辩了。“你别再说了,总之一句话,你不许来找我了!”很气,很气,他竟然敢做而不敢承认。
“当当,他真的没有订婚,更没有结婚。”水父站在一旁看当当误会严澈,他终于良心发现,决定帮严澈解释一下。这样一直误会下去,当当也会痛苦,不好过的。
严澈并没有感激水父的好心好意,他现在有点恨他了,当初他是尊重他,才同他约定的,现在他后悔,后悔不该和水父约定好了去美国。李良说的没错,他要当当,夺过来就是了。
所以,他行动去。
“喂!你拉我干吗?”突然被严澈粗暴的拉着走,水当当出声抗议着。
严澈在门口停了下来,回头,宣告道:“爸,妈,从今天开始,当当和我住。”说完,拉着水当当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将当当塞进他的保时捷里,他迅速的启动车子。
水父肥肉吼声从门口传来:“严澈,你要是再让当当伤心,我绝对饶不了你。”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水当当没有反映归来,当车子开出自己的院子,她才发现,她竟然又被严澈拖着走了。他总是这样,我行我素,不管是任何场合,任何时间,他想带走她全凭他一时的兴起。
她望着他的侧脸,那张菱角分明的脸上,是一脸正经八百的表情,错,正经八百太小意思了,愤怒,应该是愤怒的表情。
水当当有气,严澈又何尝不胜其,他当初去美国的初衷都是为了当当。现在,水父翻脸不认人,当当误会他成了家,他成了猪八戒,简直里外不是人。
“严澈,你放我下车,我不要和你住。”她拿什么身份和她住?第三者?哦,不,他原来还是黄金单身汉。那么她就是被大总裁包养的情妇了?她一个大学生沦落到当情妇?她坚决说:no!
“当当,到了。”他说。
希尔顿大酒店,岿然耸立的水当当的眼前。水当当迅速开门下了车,脚一落地,她就落跑了。
然而,下一秒,她却不进了一具温暖的胸怀:“当当,你是我的,别想逃,你逃不掉的。”严澈温润的气息在水当当耳边环绕,魅惑的声音怔住了水当当的身体……
她逃不掉吗?还是,她根本就不想逃?
想爱与被痛Chapter074
嘭!
严澈一把将水当当抛到床上,水当当柔软的身子砸在软软的床垫上,倒也一点都不觉得疼。只是,他为什么要脱衣服?他是想……水当当瞪大眼,他们之间的问题那么多,他是想用肉体来解决吗?她绝对不可以让他得逞!
水当当从双闪爬了下来,想要冲到门口去,可是,才站起来,有被他推到了,下一秒,他高大的身躯已经附上她的身子了。
吻,再一次空降而来……
“当当,我想娶的人,只有你……”他附在她耳边喃喃低语……
真的吗?真的吗?如果他真的这么在乎她的话,三年多来,快思念了,为什么有没有捎回来只言片语?她是恨他的,现在还在恨,可是,随着他落在她唇上、脸颊上、颈项上帝额亲吻,她的身体慢慢的热了起来,她的手不自觉的抱上他宽厚的背,轻轻的摩擦着……
“当当,告诉我,你要我。”
他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啊环绕,温热的唇舌在他的颈项环游,舌尖描绘着她锁骨的曲线。她忍不住轻轻的扭动着身体……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她怎么会说那么丢人现眼的话!
“严澈,你放了。我不要和你干吗干吗了,你可恶!”她轻轻的推着他,很轻很轻,轻到严澈把她的轻推当成是抚摸,他很想闭上眼享受一下,但是,他不想放弃任何将当当收进眼底的机会。
“当当,你不要和我干吗干吗?”他笑,漂亮的脸上挂着一抹倾国倾城的微笑,微笑里面,有他以为的淡淡的幸福。现在,他的当当就躺在他的身下,扭动着她娇美的身躯,极尽媚态,他恨不得马上把她剥光了,然后和她干吗干吗。
“你!”他装傻,明知道干吗干吗是干吗,现在他还反问她。“啊~”她忽然惊呼一声,原来,严澈大掌伸进她的裙摆,在她粉嫩的pp上用力的捏了一下。“啊~”她再惊呼一声,盯着严澈另一只在她胸前的雪峰上揉捏的大掌。
严澈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回的手感似乎更好了,臀很有弹力,咪咪也够柔软。”说话间,他的大手也没闲着,揉捏的动作继续。
“嗯……啊……”水当当忍不住轻轻的呻(和谐)吟出口。好丢脸,好丢脸,看来她真的很随便,他随便抹两下,她就像中了软筋散一样,全身发软。
“想要吗?当当~”他看着身下的女人,一脸邪魅的微笑,他的当当是抗拒不了他的,她要孩子,他可以再个i她一个,而且,马上就给。
撕--绝对的布料撕裂的声音。
水当当好想哭,又一件衣服毁了,为什么他就不能文明点?他不知道衣服是用来脱的?真的不是用来撕的!“呜呜……我的衣服……”严澈的大手正要剥下她的小裤裤,她很煞风景的为那件她自己非常满意的洋裙哭丧。
严澈的动作僵了片刻之后,又继续,他的当当还真是可爱,每次前戏进行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她都在哀悼她的她的衣服。“好,以后,我不撕你的衣服了,我会小心的脱掉,好吗?”他轻声的哄着她。
水当当止住了泪水,他以为她真的是哭衣服吗?她哭的是,她恨自己每次都这么容易就让她剥光了,恨自己其实也很想要他……
……
“啊~不要看那里……”
“呀……好痛啊……不要……出去……”
“嗯……啊……”
“呀……不要这么用力啊~”
“该死的严澈,你轻一点啊~”
“当当,我爱你……”严澈用力的撞击着水当当的身体,随着他的撞击,水当当也是又劫走的呻(和谐)吟着,他又一次在她耳边说出爱的宣言。
两行清泪自水当当的眼角滑下……她知道,如他所说……她逃不掉了……
越来越快点的撞击让水当当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嗯……啊……啊……”当灼热的液体射进水当当的体内,严澈又用力的吼了一句:“当当,我爱你……”
……
清晨的第一缕晨曦透过一大片的落地窗照在高级席梦思上的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女身上,两具交叠在真丝薄被下的身躯是那么契合。
当女子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闪动,美目微睁的时候,直射在她脸上的阳光闪了她的眼,她瞬间闭上眼,稍候片刻,才再次睁开美目。
她稍稍抬头,视线便于一对似笑非笑的黑眸相撞,她脸一红,心一恼,撅着嘴,瞪眼与黑眸对视。
“醒了?”严澈轻声的问,抬手,轻轻的将她面前的一缕发丝捋到她而后,然后,薄唇靠近,在她额上印下温柔的一吻。
他问的不是废话吗?没醒她能睁着眼睛?水当当继续瞪眼看着他。他微微一笑,表示欣然接受了她的起床气。大手却伸向她的腰侧。
水当当恼怒的瞪眼充满了警戒:“你要干吗?”不会要再来一次吧?她坚决不要了!昨天晚上他已经要了不止一次了!
严澈将水当当打横抱起,屈膝下了床,真丝薄被从两人赤裸的身躯上滑落,两具完美的胴(和谐)体便沐浴在晨曦的光辉中。水当当羞红了脸,而严澈笑的邪魅,还大摇大摆的将她抱进了浴室。
将她的娇躯放在|乳|白色的浴缸里,随即他也跨了进去,大酒店的浴缸大到足够一家三口一起沐浴了,所以,严澈的身躯坐进去的时候,水当当还能往后挪几下,和他保持着几十公分的距离。
看着水当当受惊的额样子,严澈心情很好的大笑出声。“哈哈~当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他勾唇看她,眼神之中竟是暧昧。
水当当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想干吗?天才也有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何况现在天时、地利、人……呃……人不和……她不想跟他做运动锻炼身体了,她的身体一向很强壮。
严澈开了浴缸前面的水阀,温热的水从浴缸的四周注了进来,很快的淹没到两人的脚踝处。严澈笑:“今天公司有急事,不然的话,浴缸真是个不错的造爱场所。”他看着她眼眸低垂,立刻调笑道:“怎么?你很失望,你很想要吗?那我……”
水当当立刻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不要,不要~”摇头晃脑,使劲的拒绝,让严澈看着很受伤。
“你这么不喜欢很我做,是不是我不能满足你?”在这方面,其实他没又多少经验,所以,他对自己倒是没有信心了。
水当当的脸飙红,他可不可以不要说这么露骨的话?从美国回来果真变得开放了,不害臊了都。
“赶快洗澡去上班吧,你公司有急事。”她出言提醒他。再磨蹭下去,急事就会变衰事了。
还有说到满不满足的问题,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除了刚进入的时候,有点痛,因为和他们前一次隔了一个星期,所以有点不适应。但是后来他却让她很舒服,他的进进出出,每一次的摩擦都刺激着她的神经末梢,一阵阵的快(和谐)感将她包围……
“再急的事都没有咱们恩爱急,你说是不是,?”他勾唇,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显然,他今天的心情真的特别好。
谁和他恩爱了?是他把她绑架了,而且还qj了她!好吧,她承认她是半推半就的……可是,是他挑逗她在先的!
“stop!别在靠近我了,赶快洗澡!”她伸出双手,在面前打了个叉。
严澈悄悄移动的身形止住了,微微一笑,他的当当的观察力还是那么敏锐。不愧是他的女人。他转过身,背对着水当当。“帮我搓背。”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洗鸳鸯浴,真的好享受。
“……”无语。
水当当叹了口气,乖乖的上千,拿起浴缸旁边的毛巾
好看的txt电子书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