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室门口,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水当当心里一惊,眉眼里闪过几许喜色,她猛然转头,欣喜之色消失了,不是他,不是严澈!
这间教室是公共的T型教室,水当当与曾莹坐在教室后面几排,地理位置是一排一排增高的,所以,这时候,她们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教室门口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很帅,五官特别突出,身材高大修长,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还打着格子领带,黑色的西装裤自然垂在黑色的皮鞋上,皮鞋油光发亮。他双手交叉在胸前,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笑容更加耀眼无比。
他微眯着眼睛,朝水当当她们轻轻的挥了挥手,水当当一脸莫名,而曾莹已经看呆了,曾莹眼珠眨都不眨的表情,让水当当确定:门口那帅哥煞到她了。
那个男人全身上下都是gucci的品牌,看起来绝对不是个“便宜”的男人,应该非常符合曾莹心目中的年轻、又帅、又有钱的形象,于是呼,她的手往那个男人的方向指了指,附在曾莹耳边耳语一句:“就是他了!”
水当当这一指,那男人笑的更灿烂了,朝她猛挥手。曾莹看到男人的表情动作,更加确定她认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来找水当当的。这么说,她就有希望了?水当当已经有了严澈,’这个男人应该只是她的朋友吧?
水当当不以为那个男人是在朝她挥手,她觉得她搞定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曾莹原来这么好打发。她把桌上的书和抽屉里的手机全塞进包里,拉着曾莹的手就朝那个男人跑过去。
在他面前站定,水当当皱了皱眉,这男人看起来挺面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男人见水当当眨乎着眼睛一脸困惑的盯着他看,他的笑容不减,很好心情的看着水当当。他的笑容更让水当当疑惑不解了,脑子里闪过两个字:
有病。
她看他的眼神开始有些鄙视了:“你好.我是曾莹..”竟然口误了,充满改口.“啊..不是.我是水当当。”她拉过一脸羞涩的曾莹.介绍道:“她是曾莹。”
“你好.初次见面...”曾莹抬头向男人打招呼,谁知男人的视线根本就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而是一直盯在水当当的脸上,英俊的脸庞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男人出奇不意,双臂伸展开来,一把将水当当揽入怀中,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脸埋在她颈项边,在她耳边喃喃低语:“当当,我回来了。”
水当当一脸愤怒的将他雅开:“你是谁啊?说话就说话,干什么动手动脚的?”
男人还是笑,面对水当当的排斥,他一点也不意外。“当当,是我,齐胖子。”他的笑容依旧。
“啊?”水当当的第一反应就是张口,瞪眼。“你这么瘦怎么叫齐胖子?”显然,某人还是没有想起来,齐胖子这个“特别”的称呼,是她赐予某人的。
齐言大大的笑容终于合拢了,他笑不出来了,他知道她变瘦了,当当认不出他是应该的,可是,她竟然把“齐胖子”给忘了,他狭长的凤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当当忘了他了,怎么不叫他伤心?
苏那年,他出国去澳大利亚,爸爸一直灌输他“不要再妄想要娶当当”的思想,表面上,他在澳洲表现的就好像把当当忘了,可是实际上,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少年时代的爱情如果是冲动的,那么6年过去了,他心里还惦着她,那也是冲动吗?
现在,他终于骗过爸爸,让爸爸以为他心里对当当已经没有特殊的感情了,爸爸才允许他回国的,现在,他一边攻读硕士,一边接手公司的业务,爸爸对他满意的不得了,也不再和他提当当的事了,他终于有机会来找当当了口在看到当当的那一刻,他确定,他对她,绝对不是一时冲动!
“当当.是我啊!你忘了我了吗?”他急切的握住水当当的双臂,摇晃着她,似乎要把她的记忆晃回来。
齐胖子?这个称呼在水当当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一夜,他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哭着告诉她,他不想出国。可是,后来,他竟然自己愿意出国了。今天,当日的齐胖子已经不复存在了,站在她面前的是绝对一个阳光型男o“哇-齐胖子-你变帅了!好样的,呵呵.”她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非常哥俩好的拍拍齐胖子的肩膀。6年不见,齐胖子蜕变的也太严重了吧?
真是惊吓,大大的惊吓!
齐言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夜,水清澈得意洋洋的表情,那一夜,他告诉他,当当是绝对不会喜欢他的,当当喜欢的是有钱有势狂妄霸气长相俊美的男人,所以,他一直努力的朝当当的期望发展,在国外的6年,他很努力的学习,并没有刻意的减肥,体重就自己降了下来了。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会有这么好身材的一天。
爸爸说,他们家人的体质特,,就是有这样奇特的现象,女子在青少年时期,体重往往偏瘦,男子在青少年时期,体重又会超标,所以,这就是齐尚从小就告诉齐言,让他不要自卑的原因。
齐言抓住了水当当拍她肩膀的小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手心,在水当当一脸莫名的眼神中,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当当,真好,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深情完,她又要将他往怀里抱了。
水当当赶紧伸出另一只手挡在齐言胸前。“那个,齐胖子,哦,不是,现在怎么能叫你齐胖子呢,你帅成这样,,呵呵..”水当当尴尬的笑了笑,当年,第一次见到齐言的爸爸齐尚,年纪尚小的她,审美观早就已经形成了,齐叔叔是帅哥,真帅丑不了。现在的齐言,果真继承了他爸爸的衣钵,棱角分明的脸,眼睛不大,但是深邃而迷人,鼻粱高挺,嘴唇薄簿的,说话的时候,张口的幅度不大,特别的具有谦和男人的味道,和他老爸有一拼。
“没关系,你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只要你喜欢就好。”齐言微笑的看着水当当,她时而开心时而懊恼悔恨的表情交织在一起,真的很精彩。当当,从他第一眼见她,她脸上的自信、骄傲的神采,无一不让他深深的着迷。
他不自信,因为自身体胖的关系,他不自信,因为,因为过去嗜睡,让他上课从来没有认真听过,.成绩一路垫底。同学们在背地里喊他齐太子倒没什么,但是,他们喊他“太子猪”他就难以忍受了,所以,他不自信。
他喜欢水当当我行我素的样子,放佛任何谣言不中听的话都伤不了她,她依然可以活得潇洒、活得自在。当当,他喜欢的不得了,喜欢她,喜欢她齐言一直盯着水当当看,以至于水当当不小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齐言的眼神太深情,和严澈的炙热比起来,深情的眼神更叫人害怕。她赶紧将曾莹拉到他们中间,挡住了齐言深情的视线:“齐言’这位是曾莹。”
曾莹不开心,.这齐言的眼里明明就只有水当当,她为什么硬把她推过去?曾莹以为齐言不会搭理她,可是,天生好脾气的齐言朝她微微一笑,还伸出了一只白哲修长的手:“你好,我是齐言。”
曾莹晕了,齐言怎么会对她笑?还笑的这么好看?她怔怔的盯着齐言那只白哲修长的手,犹豫了片刻之后,终于迫不及待的握了上去。
“你.你好..”握着齐言的手,她好紧张,好紧张。
“你是当当的朋友吗?”齐言轻声的问,话说齐言说话的时候竟然还带着点外国腔。齐言认为,水当当的朋友就是他齐言的朋友。
曾莹理所当然的朝齐言点点头,“当然是了,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啊?这事水当当怎么不知道?她以为她最好的朋友是雪雪,她和曾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说话,充其量连普通朋友都不算是。不过,她能理解曾莹这么迫切“认亲”的行为,都是因为齐言嘛,没想到齐胖子乌鸦变凤凰了,呵呵.她忍不住朝齐言眨眨眼。投去一个暧昧的眼神...而。这眼神。却让齐言慌了手脚。连忙抽出被曾莹握住不放的手、他怕。怕当当误会他对曾莹有什么。
“咕咕咕...”水当当的肚午发出了极不雅的声音一她又尴尬了。红着脸对齐言说:“呵呵.好饿.”
齐胖子笑了,笑容和煦.就像外面灿烂的暖阳一样,齐言的笑容看得水当当的心里一阵温暖。她也傻傻的朝齐言笑,两人之间的互动直接把曾莹忽视了,她看着互相对望的水当当与齐言,紧咬着下唇,心理面很不是滋味。
“当当,我请你吃饭。”齐言很开心,他等这一天等了6年o就这样.水当当、齐言、曾莹三个人围坐在学校里面的一家小炒店里。
齐言只请了水当当吃饭,但是水当当“她最好的朋友”的没有识趣到要自己离开的意思,于是,水当当只得拉着她一起来了。
同样的,水当当点了菜,都是些清淡的菜色,平常在家里或者跟严澈吃大餐吃怕了.在学校里’她总是喜欢吃的清淡点。她点了两道她爱吃的青菜,然后问曾莹:“你有特别想吃的菜吗?”
曾莹自然是摇了摇头,道:“当当,你点吧,我不挑食。”那水当当自然毫无顾虑的再点了一道荤菜:“老扳,在来盘鸡腿。”
水当当的话一说完,齐言的眼眸之中泪光闪闪:“当当,你还记得那天晚上?”那天晚上,当当也是这样,特地点了一盘鸡腿给他吃,他很感动。
“啊?什么晚上?”水当当似手对齐言的话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点鸡腿纯粹是因为,她觉得齐言在澳州肯定是吃素长大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变得这么瘦?他太可怜了,所以,她点盘鸡腿来给他补补,还有,曾莹同学也太瘦了,末了,她又观察了下自己,一个字,瘦。所以,大家都得吃鸡腿。
“齐胖子,真高兴你回来了。”鸡腿一上来,水当当就一只手拿着,一只手撕着吃,吃的好不矫情。但是,看在齐言的眼里.却觉得她持别美o水当当变漂亮了,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实,所以,齐言再次看到她的时候,确实震惊了不少,当当长高了,他也长高了,13岁的时候,他几乎和当当一样高,现在,他已经高出当当半个头多了,他180cm的身高,他也感到很意外。
她精致的五官牲在白暂的瓜子脸上.吃鸡腿的样子特别认真,仿佛一个小小的鸡腿就是人间美味一样。看着当当吃,齐言的胃口大开,随手拿起一个鸡腿,不顾他齐氏珠宝总经理的形象,看着水当当,小口的吃了起来。他也有一种想把水当当吞吃入腹的感党。
曾莹很嫉妒,太嫉妒了,齐言的眼睛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水当当,他们两个人,又把坐在水当当身边的她无视了。她低头,有些愤恨的看着桌上的鸡腿。
“曾莹,你怎么不吃?这家店的鸡腿很好吃哦。”水当当很开心的介绍道。她和雪雪在这家店吃了几次,每次,都点两个鸡腿,一人啃了一个,嘿嘿曾莹看着盘子里的鸡腿,眉头皱到不行。她不喜欢吃鸡腿,她要保持苗条的身材,从来不吃油腻的肉食品,鸡腿直接是她的禁忌。她抬头,看了眼水当当热情的面容,再看看笑的温和的齐言,她咬咬牙,抓起一个鸡腿咬了一口。
“恩,这鸡腿真的很好吃。”
三个人竟然纠结在鸡腿上好几分钟。后来边吃边聊,齐言侃侃而谈在国外的事情,末了,吃饱了饭,已经快到下午2点了,水当当想起她下午还有课,于是,在齐言去结账的时候,冲到门口,匆忙跟齐言道:“齐胖子...”
汗.她怎么改不了口...“齐言,我下午有课,先走了,改天和不叔叔到我家去玩哦,再见。”说完,没等齐言说什么,她已经跑出店外好几米远了。
齐言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再看看店里面还坐着的曾莹.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水当当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想让他和曾莹独处,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变了,变成了当当心目中白马王子的样子,当当的心里还是没有他吗?
水当当还真是要给曾莹和齐胖子独处的机会,当然,她下午也确实有课,不过,又是公共课,可上可不上。刚刚跑得急,现在她正坐在校园里的随处可见的长椅上歇歇气,她想着她再不走,曾莹的眼神如果可以杀人的话,她已经死无全尸了。她和齐胖子谈笑自然,曾莹想插话却总是插不上话,所以只能愤恨的瞪着水当当。
现在,水当当总算从曾莹愤恨的眼神中解脱了,他们想怎么发展,就随他们的缘分了。突然想起来她和严澈发短信的事,忙掏出包里的手机,结果,显示没有新信息,她很失望的把手机开了铃声,然后又塞回包里。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她的手机刚塞进包里,一阵《暖昧》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水当当迫不及待的掏出包里的手机,果真是严澈来电,她的嘴角不由的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喂,你找我?”这时候严澈找她,她都要上课了.是有急事?
“在哪?”电话那头,严澈的语气冷冰冰的,带着浓浓的不悦。严澈当然不高兴了,水当当中午能待的地方:宿舍、食堂、图书馆他都找了一遍.没有看到她。他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得打电话找她。
“在学校啊!”她能在哪里,他知道还问?
“我是说具体的位置。”电话那头,严澈狠命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抛进了不远的垃圾桶里。他站在校门口给她打的电话,这时候人来人往的,他已经成了一道靛丽的风景线了,他讨厌花痴女生盯着他品头论足,更厌恶男人看他的眼神。
水当当瞄了眼周围的环境,然后道:“校门口左转直走道路左边的一棵大树...”
啪!电话那头严澈已经挂了电话,水当当盯着电话噘着嘴儿,她还没说完呢,严澈真是的。她一边抱怨,一边往道路左右两边看,她知道严澈应该马上就出现了。果然,校门口方向,他站在拐弯的路口,沉着俊脸,朝她低声吼道:“过来。”
水当当对他像唤小狗一样唤她的语气表示不满,所以,定在长椅上就是不肯动。严澈见她不动,更气恼了,吼声加大:“还不给我过来!”
吓!这声音,在校园的这条小道上久久回荡,水当当终于按耐不住严澈的“滛威”,乖乖的朝他走去,在靠近他的时候,他大手一捞,已然将她拥入怀中,下一秒,已经用嘴封住了水当当不满的小嘴。
“唔...”该死的严澈!不是说好的,不许在外面随意吻她吗?他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严澈心里因为找不到她而窝着一肚子的火,他知道,只有“吃”了她,他的火气才会消下去。而现在,他终于吃饱了,慢慢的放开她的红唇。
“严澈,你干什么啊!”水当不满的瞪着他!
“我来带你参加一个朋友的订婚宴。”他也是临时收到请帖的,而请帖上写明,一定要他带着“女伴”去,他当然不会不知道,请帖上指的女伴就是当当。
“他”的订婚宴,他一定会去,顺便说一声:恭喜了。
chapter78
“这里是?”水当当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那一座城堡。从学校里出来,严澈就啥也不和她说,开着车子,竟然意外的没有盯着她看,但是,她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马路,他好像走神了。直到车子停在一座外观看似城堡的建筑前,她已经可以确定,他真的走神了,而且大有迷路的可能。
“严澈,你不是要带我去化妆?”他说,要把她打扮成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切,难道,在他眼里,她不是最美的严澈也不说话,开了车门,绕过去直接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然后,毫不客气的吻了下去。“唔...”水当当瞪眼,她又说错什么了吗?
“叫我澈。”严澈冷声在她耳边强调道。
啊?又纠结这个称呼的问题?“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叫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咧?”她朝严澈眨眨眼,极力的暗示他要同意她的观点,这可不是她的观点,这是一条真理。
“有关系,我是你的男人,不是代号。”俊脸瞬间冷了好几度。
水当当也是,瞬间红了脸。他居然可以把是她的男人这几个字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一点也不在乎现在是在人家的家门口,城堡的主人正站在门口,一脸暧昧的看着他们。“那个...那个...”真的,叫他澈,她真的叫不出口。“有人在看我们。”
“看就看,叫澈,叫不叫?”
哇——严澈你真的好幼稚啊!
水当当无奈,因为,城堡门口的一男一女已经笑喷了,再和严澈僵持下去,那两个人估计要笑到内伤。好吧,叫澈,那就叫吧。她红着脸,勉勉强强的叫了一声:“澈...”叫的不情不愿的。可是叫出口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也不是那么难以启齿,澈严澈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他并没有放下她,而是直接将她抱到那两个人面前,冰冷的眼神一瞪,那两人忙让开一条道,仿佛是城堡里的国王,终于抱着他的王后回堡。严澈直接将水当当放在屋内的沙发上,然后,自己也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
“看什么看,还不泡茶!”严澈朝盯着他们好奇的那一男一女吼道。那男人推了推那个女人,女人微笑着走开了。
男人朝严澈笑笑,笑的贼眉鼠眼的,“老大,你的小女朋友长大了,不错,不错。”末了,还用色咪咪的眼神盯着水当当看。水当当很配合的朝他笑了笑,这个男人还真会做戏,那眼神分明是装的,明显是想挑起某个男人的醋意。
而一向聪明的男人能,还真的很没品的吃醋了:“收起你的狗眼,看你老婆去。”
对面男人挠了挠脑袋,笑的一脸暧昧,“嘿嘿...”然后,那个女人端了茶水过来,对面男人贼手揽上女人的腰身,道:“我老婆当然是最漂亮的。”手上加重力道,女人倒在了男人的怀里,男人还不害臊的在她脸上“啵”了一下。
水当当看着那个男人的笑容,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黄牙、黄牙,可不是嘛,旧事6年前,水当当竞选班长的时候,突然被严澈拉走,然后见了一帮比严澈年纪稍长的狐朋狗友,如今想来,对面那个男人就是当年那个黄牙,难怪,她觉得那个女人脸上羞涩的表情很面熟,原来就是那朵插在牛粪上的鲜花啊!
“好了,黄波,叫你女人给我女人化个最美的妆。”严澈一脸正经的打断了黄波的调小。黄波,初中时期和他一起玩电脑、设计软件的几个朋友之一,他们几个年纪都比他大,但是,在网络上还没彼此见面的时候,严澈出色的程序设计本领让他们几个高中生纷纷折服,他们以为严澈至少是个大学生,所以,老大老大的叫他,严澈也不客气。不反驳反倒默认了,几个人叫着叫着也就叫习惯了。
更何况,严澈的本领的确够格当他们的老大!如今,黄波自己开了个软件公司,也挣了不少钱,给他老婆,当年是女朋友,现在已经是结婚一年的妻子--程程租了这栋城堡,开了这件化妆工作室,兼婚纱摄影楼,中午接到严澈电话,他马上赶到老婆这里,让影楼里其他闲杂人等通通放假,只留下了他最最骄傲的老婆。
程程为这家影楼取名叫做“玫瑰城堡”,她希望从这里走出去的女孩都是最美丽的公主,每个带女孩过来唤醒女孩最美的一面,让沉睡在女孩心底的最美的公主苏醒的男子都是王子。她希望所有的有情人都能够终成眷属。
“当当,跟我来吧。”她站了起来,那双羞涩的眼眸盯着水当当,轻声开口。
水当当一脸期待的跟着程程进了里屋,她现在既紧张又雀跃着,她从来没有化过妆化了妆以后她会变的不一样吗?真的是好期待啊严澈和黄波闲聊起来这几年双方的情况,严澈是个不爱说话的人,所以,基本上就都是黄波在唧唧歪歪的讲个没完,严澈因为要等水当当,所以,勉强耐着性子听黄波讲那些他以为很有趣的“趣事”,最后黄波停下来喝茶水的时候,严澈盯着腕上的表,时间显示,水当当进去已经有两个钟头了。
“怎么这么久?”他有些不耐烦的问。
黄波笑了,笑的了然。“女人化妆那点事,男人要有耐心等。”
黄波才说完,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便传了出来,严澈惊喜的转头看,期待的脸瞬间失望了起来。“我女人呢?”当当怎么还不出来?
程程微笑着道:“马上就出来了。”
水当当躲在门后面,她不敢出去,当程程姐给她化完妆,她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她原本就白皙细腻的皮肤,在淡淡的粉底的增色上,脸色看起来更红润,气色更好了。那双原本还挺大的眼睛,现在因为可以以假乱真的假睫毛的功劳,看起来更大更有神了,还有身上的这件衣服...好漂亮...只是...她不大敢穿出去所以,她躲在门后,实在不敢出去...而且,这双金色的高跟鞋跟好高哦...她怕随时都会摔着。
“当当,没关系,要对自己有信心哦你那么美,要用最美的步子走出来哦。”程程在外面大声的鼓励她。
水当当吐了口气,程程姐说得没错,美丽就应该秀出来。她很漂亮,她要走出去让严澈惊艳一下。于是,她踏出了第一步。
首先,入严澈眼帘的是一只金色的高跟鞋,片刻之后,半个身子以至于整个身子都露出来了,水当当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终是笔直的站定了。
银色的裹胸连衣裙将她偏瘦的身材衬的美丽丰满起来,纤细的腰身,浑圆的臀【和谐】部,修长的美腿,还有那胸前若隐若现的沟壑。不知道的是水当当的身材太好,还是这件衣服太完美,总之。严澈和黄波两个人都看呆了,严澈的眼眸之中甚至冒出浓浓的烈火。
看着严澈的眼神,水当当顿感委屈。“不好看吗?”她在原地转了一圈,低下头,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的身材。她以为很性感,很火辣了,跟杂志的女模特有的拼,这不是她自夸,是程程姐告诉她的。
当水当当背后的一大片光裸的肌肤即入严澈的眼眸,他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吼道:“换掉,不许穿这件衣服。”
水当当一脸委屈,这件衣服怎么了?就是无肩的裙子端了点,他以为这样可以接受的。因为程程姐说:“当当,你好漂亮,这件衣服一直没有人穿”于是他特别骄傲,穿着这件平常她可能死也不会穿今天,今天穿着小小的别扭了一下的裙子,程程姐夸张的比喻,却让她鼓起了勇气穿了这件衣服,怎么好看的衣服,怎么可以没人穿呢?
“不换。”严澈真是莫名其妙的。难道他觉得不好看?可是,黄牙都流口水了,以她女性的第六感来看,黄牙觉得很好看!
“换掉!”严澈继续吼,他的双目几乎可以喷出火来。当当穿着那件衣服,该死的性感美丽,他希望把她打扮成最美丽的公主,可不是打扮的这么性感火辣去招蜂引蝶的!他握紧拳头关节吱吱作响。
“不换”水当当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绝不换掉这件衣服!
水当当倔强,这是严澈喜欢的个性,可是现在,严澈觉得这个个性真是tmd该死!他沉着脸,眼眸中的怒火慢慢的降下来,他盯着水当当倔强的眉眼,一字一句的道:“换、不、换?”
还问?水当当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的视线从严澈身上转移,放到了程程姐的身上,荡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程程姐谢谢你帮我化妆,不过能不能换一双第一点的鞋子啊?”鞋子好高,她才站了一会儿,脚已经受不了了。
“啊~~”没等程程回答水当当的问题,严澈已经冲上前,打横将水当当抱起,直往内事走去,两个身影才消失在房间门口。门外的黄波和程程就听到了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水当当放开嗓子的尖叫:
“啊~~严澈!你又撕我衣服!啊~啊~啊唔~”
“吵死了!”然后,尖叫声被某人吞进了肚子里。
水当当很生气,非常生气,那件美美的衣服就那样被他撕烂了,程程姐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她知道,程程姐心疼死了。后来,她穿了几件,他就嫌弃几件,但是,她再也不敢跟他对着干了,他说换就换,她可不想害程程姐店里的衣服都被他撕烂掉。
现在,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严澈很满意,可是,他觉得像是参加葬礼的时候穿的。有袖子,但是,胸前的设计别致,有裹胸的设计,只是包的严实,没有若隐若现的沟壑。裙子不长也不短,就比膝盖高一点点,但是水当当高挑且凹凸有致的身材,穿着这件普通的衣服依然美的让人心疼。
其实这件衣服一点也不普通,意大利大师级人物设计的。水当当不识货、严澈不识货,他只知道,当当穿这件一样很美,而且不会很暴露。更因为,这件衣服是黑色的,太适合去参加“他”的订婚典礼了。
水当当只是生严澈的气,他太霸道无理了!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他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他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他独断的个性?他就不能听听别人的意见,尤其是她这个穿衣服的当事人“当当,到了。”严澈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高级酒店的门口,门口的保安赶紧过来,借过车钥匙,将车开到了停车场。水当当站在门口,不肯进去,严澈沉着脸,将她拖了进去。两人因为礼服的分歧,到现在还是在互相生气闹别扭。
一个怪她太任性、不听话,一个怪他太霸道、很无礼。两人就这样手牵手,面上表情很不和谐的进入了酒店2楼的高级宴会厅,现在时间晚上7点整,严澈到的不早不晚。
“各位宾客,各位朋友,欢迎光临我儿子安泉的订婚典礼。现在,请大家到前厅去用晚餐,然后再回到这里,盛大的订婚派对马上开始。”
听到前台的那个中年男人大声宣布的声音,水当当瞪大眼睛,安泉?脑掉迅速的转了一下,几秒之后,这才想起来安泉是谁,貌似好像是安然的哥哥?等一下,如果她的脑子没有进水的话,那么,好像安泉对严澈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她的脑子进过水,所以,有些事,她有点记不清了。
她用力的想,脚步不自觉地跟着严澈的步伐随众人往餐厅走去,抬头,不经意的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跑去,严澈注意到她的动作的时候,她已经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浓浓的怒火又瞬间燃烧了起来,但是,他不能把那个人怎么样,向来只有那个人对他又打又骂,他只有安静接受的份,因为那个人是“爸爸~”水当当抬头甜甜的叫了一声。没错,那个人正是水正翰,水父。
水父慈爱的看着怀中的女儿,微笑的摸着她的脑掉:“当当你怎么也来了?”随即想到,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傻,当当会出现在这里,肯定和某人有关。所以,顺着当当心虚的视线,他果然看到了一脸戾气的某人。他投了一记卫生球给严澈,还是这个火爆脾气,也不知道改一改“水董,这个就是您的女儿啊,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的美艳动人。”这个传闻,当然是今早才看的报纸头条,只是怪了,水正翰也不是养不起女儿,他女儿怎么会想不开让人保养?
“张董,您太过奖了,我女儿啊,还是小孩子脾气,任性的很呐。”水正翰谦虚的道那是,张董点了点头,还真的很任性,不任性还能在酒店门口和男人拥吻?张董表面上谦逊,实则心中暗暗讽刺着。
直到严澈悄然靠近,冰冷的声音喊了一声“爸爸”这才将张董从内心地讽刺中带出了现实。咦?这个年轻的男人不就是头条里面的男主角吗?水当当的金主叫什么严澈的来着?他越看越像,最后确定就是他了!只是,他叫谁爸爸?
“澈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冠亚房产的张董。张董,这位是我儿子,严澈。”水夫开口介绍道,随即想到说错话了,忙改口,“是养子。呵呵。”
“您好。”严澈客气而疏远的向张董打了声招呼,然后,一把揽过水当当的肩膀,占有性的拥着她。仿佛要向所有人宣布,她是他的!
“你好,呵呵...水董的儿子真是年轻有为啊!”原来,严澈是水正翰的养子,当年那个区美国的水清澈吗?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看他对水当当的态度,莫非他们两个人已经定了?难怪听说安董事长要和谁家联姻,被水正翰拒接了,原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女儿是嫁给养子。
“张董,我们赶快入席吧,酒宴就要开始了。”水正翰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姿势。其实张董还想说什么,但是,水正翰的意思摆明了就此打住,所以,他朝脸小辈微微一笑,迈开了步子。
水当当觉得自己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她自然是没有和父辈同桌吃饭,每个人的席位都是安排好了,严澈的位置,以及他旁边的位置,就是女伴的位置。然后,这一桌围坐的,都是20多岁,30出头,尚未婚配的男女。为什么水当当说她要死了呢?因为,不管是这一桌的男人,还是这一桌的女人,现在,全部都盯着她看,男人要吃人,女人要杀人,所以,怎么着她都是个死。男人们盯着她美丽的脸庞、妖娆的身材,恨不得将她当成盘中的餐点,用刀子切切叉叉!
这一句经典的羡慕嫉妒恨完全可以用来形容这一桌的女人的心情,羡慕:带水当当的男人太帅、太魅惑了,就连生气的样子,都该死的帅呆了,她们多希望成为坐在那个男人身边的女人;嫉妒:水当当的确站的年轻漂亮,身材又窈窕多姿,很够美丽的资本。恨:为什么连她们的男人都盯着水当当看得痴迷!可恨之极!
所以,水当当现在的处境可以说是水深火热,握着手中的刀叉,她僵着手,不知道从何入手。每个女人都对他暗放冷箭,甚至目光连他的芊芊玉手都不放过,水当当以为,她的手已经瘫痪了。
“怎么了?不喜欢吃?”严澈转头,靠近她的身子,在她耳边低语。虽说是低语,可是,水当当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说得很大声,让所有人都听见。他这无疑使火上浇油,现在,那些女人的冷箭肯定都在毒水里泡过了。
水当当终于忍无可忍,指桑骂槐,对着严澈压着心里的怒火假装撒娇道:“澈,你能不能不要再看人家了,吃饭的时候,看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娭——”
严澈何其聪明,怎么会不懂水当当的小心机,非常配合的道:“好,我专心吃饭。”
这下,水当当抬头,一桌扫过去,果真没人呢看她了。呼,舒了一口气,她的手终于行动自如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着盘中的美味了。今天换衣服折腾了一下午,她早就饿趴了。
吃晚饭,订婚派对终于开始了。安董事长宣布订婚宴正式开始以,请那对未婚夫妻入场。然后,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新娘挽着新郎的手入场了,新娘身后,伴娘是安然,新郎身后,伴郎是慕辰杨?哦,没什么好奇怪的,安然现在喜欢的人是慕辰杨呢。
水当当郁闷了,订婚典礼搞得跟结婚典礼似的,用得着这么隆重吗?
“现在,我宣布,安氏集团安泉总经理和浩宇科技的夏桑迪小姐正式订婚。”
啪!啪!啪!一片的鼓掌声,水当当也跟着鼓掌,看着“新郎新娘”两个人交换戒指,她忍不住在心里想着,要是叫个牧师来问“你愿意吗?”那么,这个订婚典礼就圆满了。
该行的礼都结束了,那么接下来自然是宾客自由狂欢的派对了,音乐、灯光、舞池还有美酒香槟,派对的气氛一点一点的渲染了起来。年轻的男女摇曳的身姿,长辈们围坐在柔软的沙发椅里谈笑风生,使得这个派对的气氛越来越high了,而太high了,严澈不喜欢。
他拥着水当当的身体,慢慢的朝被人群包围祝贺的安泉以及他的未婚妻走去。他笑,笑的倾国倾城,连他身边的水当当都黯然失色。
看见他和水当当靠近,安泉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了,但是片刻之后又恢复了。
“恭喜你。”严澈道。
“谢谢。小澈,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安泉拿开了挽着他手臂的夏桑迪的手,伸手指向大厅门外的方向。
“可以。”严澈点点头,然后低头在水当当耳边耳语:“跟爸爸说,我们要先回去了。”水当当轻哦了一声,然后看着他和安泉走了出去,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忧。但是,严澈说去找爸爸,那么她也只能先照做。
宴会厅外,两个同样修长的身躯迎面而立,一个面上神态自若,一个终于收敛了笑容,露出了他隐忍了许久的愤怒表情。
“是你?是你在背后搞的鬼?”安泉盯着严澈的眉眼,那双漂亮的眉眼里满是戏弄和嘲讽。
“没错,就是我。”严澈点了点头,承认了。
没错,就是严澈匿名给安泉的爸爸按董事长发了封邮件,邮件的内容是:安泉一直以来都不找女朋友,混夜店,同志酒吧,都是因为,他喜欢的是男人。他以曾被安泉马蚤扰过为投诉理由,警告按董事长,如果,再受到安泉的马蚤扰的话,他就将安泉喜欢男人的事实公诸于众。
安董事长最好面子,怎么可能会让人公开他儿子是同性恋的丑闻,定然干涉安泉的为,时刻监督着安泉的一举一动。
严澈只是希望在安董事长的滛威下,安泉不会在来马蚤扰他和当当,没想到,安董事长做的更好,直接给安泉找一个女人。严澈笑,嘴角的笑意非常明显:“安泉,和你老婆好好相处,也许你会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女人。”看在他开车送当当送医院的份上,他就好心的提醒他一下。
“不!我喜欢的是你!一直都是你!”安泉发狂了一样张开双臂要包过身材跟他差不多高大的严澈,严澈眼一沉,往后退了数步。
“安泉,你想上八卦头条吗?”严澈的拳头紧握,或者,安泉更想上医院躺上十天半个月的。
没等安泉回答,却听见一声玻璃摔碎的清脆声音。严澈等着安泉身后,安泉转身,发现自己的妹妹安然,捂着嘴,瞪大眼睛,泪流满面的看着他们。
安然拼命的摇头,泪水不断的涌出她的眼眶。刚刚看到澈哥哥和哥哥一起出来,他以为他们和好了。她喜欢的是澈哥哥,一直都是啊!就像哥哥你一样,一直都喜欢他...没想到,没想到...“哥哥..原来..你”
“哥哥,我恨你!”她朝安泉吼道。
啪!安泉抬手,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对于这个妹妹,他一向疼她多过了安心,但是今天,她让他觉得碍眼。“你听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他冷声靠近安然,语气里的威胁你们明显安然捂着脸,轻声的抽泣着,“呜呜呜...”他的哥哥竟然打了她...这是第一次,一向疼她的哥哥打她...她的哥哥竟然喜欢澈哥哥..喜欢..他看着一脸阴沉的安泉,泪流满面。
“你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知道了吗?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你知道的,后果很严重。”安泉抬手轻轻的拭去安然脸上的泪水,指腹在安然的小脸上勾画着。然后轻轻的拍打着涨红的脸颊安然很害怕...哥哥看他的眼神让她害怕....他机械的点了点头,任安泉抚摸着她的脸颊。“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好了,你现在马上回家。记住,今晚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
安然抬头看着安泉,今天的哥哥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她朝安泉点了点头:“是,我马上回去。”说完,哭着跑出了酒店。
安泉看着安然跑远了,才缓缓开口:“也许你说的很对,我可能真的是喜欢女人的。”
严澈抬脚走出宴会厅的身影定住了,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安泉道:“那就恭喜你了。”起步,跨进了宴会厅。这场订婚宴,他是时候退场了。
安泉盯着严澈修长的背影,黯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砺:严澈,我绝对会让你臣服在我脚,求我爱你的!
严澈一进宴会厅,就开始四处寻找水当当和水父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