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水当当被他看得才些头疼..她不想伤害他,不想的...“齐言,其实我觉得我更适合做你姐姐,你说呢?”水当当继续劝着他,连一直沉默的水正翰都忍不住开口了:“齐言,你就把当当当姐姐,你们年纪还小,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喜欢。”
“水伯伯,我知道你喜欢水清澈,因为他是你养的孩子,现在,他从美国回来了,还是个大总载,所以,你更喜欢他了,你想把当当嫁给他是不是?”齐言的特特非常激动,他抓着水当当的手更用力了,水当当的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真的,手好痛啊“当当,你不要哭,我会保护你的。”齐言的另一只手爬上水当当的脸,轻轻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齐言,你把她捏疼了,你知不知道?”水正翰怒了,冲着齐言吼了一声尸。
齐言这才反应过来,放开紧抓着水当当的手,水当当立刻冲到水正翰的怀里,一脸戒备的看着齐言。
齐言看着自己的手,没想到,他竟然会伤害当当“当当,对不起..我...”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才会伤害当当的...“没关系。”水当当道。虽煞,她觉得很不可思议,齐言也是个斯文人啊,怎么力气那么大呢?和严澈那死恶魔有得拼。
“水伯伯,我真的喜欢当当,你觉得我现在才19岁,年纪还小,那么我可以等,等我长大了,我再娶当当,可以吗?”
面对如此真诚的齐言,水正翰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比起强势的严澈,他其实更喜欢齐言一些,只是,他和当当的关系,注定了他们两个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齐言,告诉你多少遍了,你不可以喜欢当当,你怎么一点记性都没有?”齐尚气到不行,上前推了齐言一把,“走,马上回澳洲去,你要是不能断了对当当的念头,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爸爸,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当当的?我哪一点比严澈差了?”他承认,在许多方面,他是比严澈差很多,可是,他喜欢当当啊,他为了当当可以去死,严澈他可以吗?
“你就是比严澈优秀一千倍,你也不可以喜欢当当!”齐尚抬手就要再给这个执迷不悟的小子一巴掌,结果水当当冲过去把齐言推开了,然后留下一句:“齐叔叔,齐言交个我好了,这件事特我会处理好的。”她拉着齐言冲出了水氏大楼。
马路边的人行道上,齐言与水当当并肩同行,虽然,水当当已经不肯让他牵她的手了,但是,他觉得能这样跟她一起在马路边上散步也不错,尽管尘土飞扬,车声喧嚣,但是,他依然觉得很烂谩。
水当当现在才点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把齐言拉出来啊!她要跟他说什么?这件事特她要怎么处理?齐言看她的眼神,那满眼都是心型,她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齐言,你几月份生的?”只知道他们是同岁,却不知道齐言是几月份出生的。
“9月9号,是我的生日,也是我妈妈的祭日。”齐言轻声开口,话里带着浓浓的忧伤,在车声的喧哗中,这忧伤显得持别的浓重..“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水当当的心拔凉拔凉的..早知道齐言母亲早逝,原来是难产死的,不知道齐言的心里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很自责,会不会因为他的出生带走了他母亲的生命而自责..“没关系,我对我妈妈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是爸爸,似乎还惦着妈妈,家里面,爸爸的房间里,挂满了妈妈的照片。而他,对为了他牺牲的妈妈一点印象,只除了那些照片,照片里面,她很美,很美,就像像当当一样漂亮...“哇一齐言,我真的是你姐姐啊!”水当当突然一脸兴奋的叫道,一跳跳到齐言的面前,白色的长裙随风飘舞,使得她轻盈的像一只白色的水蝶一般.“你不是我姐姐。”齐言冷声道。这坚持的声音让水当当一下子联想到某人,某人暴怒的面孔,总是像只发怒的公狮子一样朝她吼道:“我不是你哥哥!”而现在..齐言说她不是他姐姐,她的心里莫名的才些难过“可是..我想当你姐姐”她轻声的呢喃,却被微风带入了齐言的耳中。
“为什么?为什么要当我姐姐?当我女朋去,当我老婆不好吗?当当,你喜欢严澈是不是?是不是因为他比我出现的早?所以,你才会喜欢他的?
”齐言炮轰了水当当一连窜的问题。
水当当,低下头,无言以对,仿佛一切都被他说中的一样,其实,命运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第一言见到严澈的时候,那时候,她还是个小恶魔,她发誓要赶他走。后来,他不告而别去美国,她又想他想的心都碎了。他在她肚子里留下了纪念品,可是,老天者不过他的残忍,把纪念品给收走了。
如今,为了她好,他每天都给她吃药,她的肚子里不可能再有纪念品了,虽然,她也不想这么早才宝宝,可是,他喂她吃药的时候,还是很伤她,“齐言,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吃午饭吗?我们找她方吃饭吧?”她没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按转移了估题。
齐言的眼眶湿润了,她不回答就表示她默认了,她喜欢严澈,她一直在等严澈,他走的比严澈早,她没才等他:他回来的比严澈晚,她等到了严澈,然后..他就是弟弟了就是弟弟了.“好吧当当...”他似乎在回答水当当的问题.也似乎在告诉自己,弟弟就弟弟吧至少,他还能在她的身边,陪她看最美的风景,于是,那一下午,水当当和齐言,一起去游乐园玩了一下午。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玩疯了。玩过山车的时候,齐言叫得比谁都大声,水当当嘲笑他胆乎比老鼠还小,可水当当娜里知道,他的呼喊是在宣泄他心中的烦闷,他喜欢的女生,从此他只能把她放在心底,他碰触不到的地方。
游乐园玩到天黑了,两人才尽兴。然后,两人一起吃了晚饭,水当当还嘲笑齐言胆小嘲笑上瘾了,非拉着齐言去者一场恐柿电影,结果,水当当拼命的扯着齐言的手臂,头埋在齐言的胸怀里,她被电影里面的分尸杀人的血腥场面吓的不行,齐言只得抱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谁在进场前凌云壮志的跟他说:“待会别吓的趴在姐姐的怀里哭啊,哈哈一不过,你要是哭也没关系,姐姐会保护你的!”是谁豪情壮志的说会保护谁,结果被吓哭的又是谁?他只能无奈的让她的鼻涕眼泪把他那件的西装悔了。
两个人是手牵着走走出电影院的,也是手牵着手钻进出租车里的,还是手牵着手走进凤凰山别墅山庄的大门的。淡淡的月光上,两个人手牵着手走路,那紧握的手还以前一后的甩着。
“你知道吗?我以前看过一部电影,电影里面才一对姐弟,姐弟俩就是像我们这样手牵着手一起走的。”那时候她持别感动,她生恶魔那混蛋的气,于是就幻想恶魔为什么要比她年纪大,要是年纪小点,她还能欺负的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那时候.她特想才个弟弟...而齐言并没才因为她的话而感动,他就要跟着她走近她与严澈的世界,她与严澈的世界让他心痛,她不回家,不回学校,而是和严澈住在一起..冰伯伯当真是偏袒严澈的...“他对你好吗?”他问,月华星光,.他的声音持别的轻柔。
“呃很好。”水当当自然知道,齐言指的他是严澈.就在这时候,前方射来一片刺眼的光芒,两人忙眯上眼,并且用手扯住光源。而齐言,下意识的将水当当拉近,两人的身体紧密的靠在一起。
啪!灯光就像它突然出现一样,又突然暗了下来。水当当睁开眼,眨了几下眼睛,这才看请,光源来自前面的一辆车,淡淡的月光下,那辆车看起来才点眼熟,正思索间,车门打开,从车上跨出来一个就算是化成灰她都认得的男人。
“严澈!”水当当开心的叫道。
齐言,在看请了对面走来的人之后,下意识的抱紧了水当当。他像是尊贵的帝王,带着最冷冽的表特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他不用千军万马,他的一个眼神足以戍为杀伤力最强的武器,所以,在水当当看着严澈的表情之后,她怔住了。
好凶.好嗜血的表特...她觉得冷,无意识的往不言怀里缩去...“当当,过来。”他开口,声音冷的就好像刚从冰库里释放出来。水当当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像是要杀人,她才不要过去嘞。
“我才留纸条给你的。”她提醒他,他应该才看到她的纸冬啊。
看到她往往齐言怀里钻,他胸中的怒火燃的更威了。他当然才看到她留的纸条,只是,她所谓的去找爸爸,就是和齐言玩到深夜吗?他大声朝她吼道:“你给我过来,听见没有!”
看到严澈这么凶的样子,齐言很难相信这就是当当所说的“很好”吗?
那么,严澈也未免对当当太好了。
“如果,你不爱她,只知道吼她的话,那么我劝你早点放手,如果你敢伤害当当,我要你十倍补偿!”齐言晶亮的双眸直视着严澈,严澈眼神冰冷,可是,依帮可以看到高燃的怒火在他的眼眸中烧的旺盛.“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特.轮不到你来管。”严澈抬脚,决定动手把水当当拎过来。
“当当既然把我当弟弟,当亲人,那么,她的事,我就是管得着。”齐言上前一步,挡在了水当当前面。躲在齐言背后的水当当越来越觉得事情大条了。严澈不会打齐言吧?
严澈靠近的身形顿住了。随即。愉悦的大笑出声:“哈哈哈你?
你只不过是她的‘所谓的弟弟’,而我,是她货真价实的男人!”他嘴角微撒上扬,脸上的表特甚是得意。躲在齐言背后的水当当脸红了,忙冲齐言背后冲出来。
“好了.北叨!别讲了。”再讲,严澈那恶魔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更丢人现言的话了,“齐言,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回去和齐叔叔好好说话,别和他争了,你答应我的,别忘了。”水当当像个小老太一样,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齐言点了点头,转身,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水当当的视线里,她才轻轻的叹了口气,为什么呢?齐言要喜欢她?别人喜欢她,她可以置之不理,可是,看到齐言落寞伤心的样子,她的心就会莫名的为他疼,为什么?齐言,砰!卧室的房门被踢开,水当当被严澈强行抱进了浴室里。喷头的开关打开,冰浴的水就从头顶淋了下来,没一会儿,水当当和严澈浑身都湿透了,水当当浴的打了个冷颤。
“严澈,你干什么呀?”虽然现在天气不是很冷,可是,洗冷水澡就是夏天还是会觉得冷的,何况,夏天都走到尾巴的尾巴尾了。她冷的想要躲开不断林下来的浴水,可是严澈却死死抱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严澈,好浴,不要了,好冷”水当当冷的只哆嗦,嘴里嚷嚷着冷,可是,严澈全当没听见一般无动于衷。
冷吗?冷水同样从严澈的头顶淋下来,可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他的心更冷。他不喜欢水当当看齐言的眼神,更不喜欢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
“你心疼了?是不是?因为他,你心疼了?”他紧紧的抱着她,任喷头上的冷水不断的淋下来,冷吗?不,一点也不冷,他现在只想淋灭他心中的怒火。
面对她的质问,水当当完全答不出话来,她哭了,无声的哭了,泪水和着不断淋下来的冷水,他看不出来,看不出来,现在,她的心也冷了...水浸透了水当当身上的白衣白裙,完美的曲线映入严澈的眼帘,他发疯一样的揉捏着她胸前的浑圆,只要一想到她与齐言之间亲密无间的样子,他胸口的怒火就死灰复燃,久久都淋不灭...他一把撕裂了她的外衣,撕破了她的裙子、内裤,她身体冻的无法动弹.任由他扯落她的胸衣,他疯枉的亲吻着她,她发现她的身休越来越热.她的头很晕.她想叫他停下来.可是.她说不出话来他疯了...她怕了...他封住了她的唇,动作迅速的拨光了自己的衣服,紧紧的抱着他,下半身的坚挺摩擦着她浑圆的臀(和谐)部,冷水不停的淋在两人身上,她的身体热了,他的身体也热了。他抬起她的一条腿,下半身的坚挺对准他的花心,用力挺(和楷)进,开始恣意的在她的身体里驰骋起来。
冷水淋在水当当的脸上,她分不请脸上的是泪水还是冷水。她想喊,想让他停下来,她好痛..全身上下哪里都痛,特别是心,最痛。
严澈,泛红着眼眶,不停抽(和楷)动着他的下半身,当当是他的,是他的,他才是她的男人。谁也不能把当当抢走,慕辰杨不行,齐言也不行!
当当,你喜欢齐言,是不是?所以,你看他的眼神才不一样,你喜欢他是不是?你只准喜欢我,不准喜欢他!
他加快驰骋的速度,低吼一声,愤怒的种子撒在了水当当的身体里。此时,水当当的意识渐渐棋糊,她的身体摇摇欲坠,他将她抱出浴室,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她以为他就这样放过她了,她以为他对她的惩罚结束了可谁知道,还没有..她好累了,她想闭上眼休息了,可是...严澈的身体又压了上来,他分开她的大腿,再一次侵占了她的身体,她头疼欲裂,喉咙像是被烈火燃烧一般灼热,她说不出话来,她觉得她就快要死了...当他趴在她的身上气喘吁吁的时候,她终于放心的闭上眼。
严澈醒来的时候,天大亮,一大片的阳光照进卧室里,他头疼欲裂,而且,觉得才点冷,身体下面,是什么那么冰冷。
低头一者,严澈瞬间瞪大眼:水当当双目紧闭,脸色芥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当当,你醒醒?你醒醒啊--”被他压在身下的,是水当当冰浴的身体…“啊--”他疯狂的吼叫了一声,眼泪自他的眼角滑落,记忆瞬间倒带...他都对当当做了什么啊!“啊--”吼声撕心裂肺..手忙搅乱的套上了衣服,用被单裹住了床上赤裸的身躯,焦急的抱着她冲了出去。
当当,你撑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当当..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离开我..对不起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当当,你撑着点..不要离开我..保时捷在马路上飞奔,究竟是车子跑的快,还是死神的速度更快,爱情啊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爱情真的会让人为之疯枉吗?
是不是越相爱所以就越伤害?
Chapter081
“让开!”严澈抱着水当当直冲进医院的急诊室里,面对拦路的护士小姐,他毫不客气的吼道。
“先生,你不能进去…”
“滚。”严澈回头朝那护士小姐吼道,看见里面两个医生正在收拾手术刀等工具,他把水当当往病床上一放,揪着其中一个医生的领子,那张漂亮的脸狰狞的恐怖:“救她,她死,你们陪葬!”
另一个医生已经上前检查水当当的情况了,昨晚上给一个病人动完手术,一直到现在医生都没合上眼过,这会又来一个病人,当医生的也不容易啊,忙也就算了,还要被病人家属威胁。
“这位先生,麻烦你先出去,这里闲杂人等是不能进来的。”被揪着领子,医生依然一脸镇定,当医生这么多年,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威胁。
严澈红着眼眶,放开医生的领着,医生马上打了内线电话,叫护士赶快来急诊室,有病人需要急救。来了三个小护士,其中一个唯唯诺诺的站在严澈身边,他发狂的红眼让她有些害怕,但是,医院的规定让她无奈,只得开口:“先生…麻烦你先去交2000块押金好吗?”
严澈瞪了护士一眼,护士往后退了一步,真恐怖,在医院,病人一向是最低等的,尤其是家属,那就更低等了,谁敢跟护士叫嚣,要你病人好看,可是严澈,他已经急疯了。
“拿去,刷。”他抽出一张金卡交给护士,那护士只负责收钱的,所以,拿了金卡赶紧走人。里面那两个医生额上开始冒汗,嘴里哪喃着:“情况不妙,全身水肿,似乎在水里泡了很久。”
“高烧41度,可能引发肺炎。”
“呼吸太弱,心脏跳动缓慢,起搏器拿来。”
严澈看着医生拿着机械在水当当身边走来走去,小护士不时的给医生擦拭额上的汗水,严澈焦急的看着,手紧握成拳,他真的该死!他真的该死,怎么会?他怎么会那么伤害当当?他真的该死…他紧握的拳头一拳一拳的打在急诊室的墙上,也惊动了专心救人的医生。
“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滚出去。”张医生,就是被严澈揪住领子的,外科主任医师,看到严澈还在急诊室里,心情不爽的朝他吼道。病人的情况非常麻烦,医生的心里不免也有些焦躁起来。
“你再不出去,这个女孩的生命恐怕…”另一个医生很淡定的开口,然,他话还没说完,严澈的影子就已经消失在急诊室里了。
……
急诊室外面,挂着禁止吸烟的牌子,可严澈已经抽了一根又一根…焦急的脚步声传来,严澈没有抬头,但是,他的头已经吃了一记拳头,拳头像雨点一样招呼在他的身上,他不觉得痛。打吧,他该打,他该死!
“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竟然又把当当送进急诊室里?你个浑小子,躺在里面的怎么不是你啊?”水正翰发了疯一样往严澈身上挥拳头,当当啊,是爸爸对不起,不该默许你和他在一起,是爸爸对不起你。
拳头击打的在严澈身上的声音,和着苏橙撕心裂肺的哭声,医院的急诊室门口真是好不精彩,走道上,已经有好几个人在围观了。
水正翰把严澈从椅子上一直打到地上,严澈蜷缩在地上,像个初生的婴儿一般,他没有知觉了,任水爸的脚不停的踢在他的胸腹上。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医院的地板冰冷的就好像当当的身体一般…当当…他往急诊室门口爬去,水父的脚踢在他的身上,带着哭腔的声音对着地上的他吼着:“你想要当当,想都别想!”
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胸腹上,清脆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进苏橙的耳朵里,苏橙冲过去跪下来,抱住水正翰的大腿,“老公,我求求你,不要再打他了,我求求你”苏橙的脸上挂满泪水,水正翰踢在澈儿身上的每一脚都好像踢在她的心窝上,痛啊…她太痛了…“我求求你了,别打了…他是我们的儿子啊…老公,我求求你了…”她抱着水正翰的大腿,泪眼充满祈求的看着水正翰狰狞的脸。
水正翰望了严泪流满面的苏橙,再看看地上被他打的不成样子的严澈,想了想急诊室里生死未卜的水当当,“你说过,你会照顾她的,你保证她绝对不会再受伤的。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该死!”他抬起另一条腿,重重的往严澈身上踢去。
这一脚,带着最大的怒气,骨头断裂的声音特别明显,围观的群众都唏嘘了一口气,本是人家的家务事,不该管的,可是,这父亲也太狠了吧,自己的孩子,肋骨都踢断了好几根了。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别打了,孩子都不行了。”
地上的严澈,可谓是奄奄一息了,苏橙一听别人这么说,转过头一看,严澈果然已经闭上眼不动了,她放开水正翰的大腿,趴在严澈身上,哭声震耳欲聋。“澈儿…澈儿…”
而这时候,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护士推了一张病床出来,病床上面,躺着挂着点滴,带着呼吸器的水当当。医生后脚才出来,水父已经焦急的迎了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没事了吧?”他期待的看着医生,可是,额上的汗水,还是透露出了他内心的紧张无比。
张医生摘下了口罩,叹了一口气,经过了两个小时的抢救,女孩的情况还是很不乐观。“还没脱离危险,如果她能坚持三天,那么就没有生命危险了。唉!只怕情况不太乐观。”医生看了眼病床上的水当当,吩咐护士道:“赶快把她推进隔离病房里,仔细看护了。”
小护士点了点头,忙把水当当推走了。水父要跟上,可是,医生却叫住了他的身形。“你是女孩的父亲?”医生问。
水正翰点头如捣蒜。
医生附耳在水父耳边说着什么,水父听完脸都绿了,当当被人强(和谐)暴了?怎么会这样?他的视线望向那边地上昏迷不醒的严澈,是不是他?是不是他干的?
医生又在水正翰耳边耳语:“要不要叫警察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末了,医生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冷眼看着地上苏橙边哭边抱着的“尸体”,医院里每天都有人哭,每天都有人要死不活,医生见怪不怪,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只是,让医生吃惊的是,那地上躺着的不是威胁他们救人的少年吗?
苏橙抱着严澈,边哭边喊:“医生,救救我儿子吧。”
严澈面色苍白,全身上下都是血迹,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摘了手套,掏出手机,“喂,马上抬一副担架过来,这里有个病人需要急救。”
医生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少年,是谁红着眼眶威胁他说要他陪葬的,现在,他自己倒是不成丨人样了。
这下,如水正翰所愿,严澈也躺进急诊室了…
……
水当当顺利的活过了三天的观察期,而这三天,水父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苏橙却是劳心劳力,在严澈的病房和水当当的病房之间来回跑。严澈进急诊室出来后,第二天就醒了,可是水当当还是昏迷的。
苏橙守在严澈的身边,看着他呆滞的模样,她的心简直疼到了极点。严澈两眼空洞无神,而苏橙,则天天以泪洗面。
她喂严澈吃饭,他机械般的开口,汤水会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那样子,看得苏橙又泪流不止了。还有那边水当当,医生说要观察3天,水正翰只关心着当当,而苏橙却更在乎严澈,当然,生死未卜的当当她也心疼。
“澈儿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医生说当当她…”她轻声的开口问,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可是,擦过了,面颊又湿润了。她以为严澈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但是,她提到当当的时候,严澈空洞的眼眶里既然蓄满泪水,她又惊又喜。“澈儿,你清醒了吗?”这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水当当能不能活,就看今晚了。
严澈坐在病床上,他的眼睛盯着前方,眼珠子一动不动的。他想起了那天中午,他高高高兴兴的回到办公室,因为办公室里,他最心爱的人儿在等着他。可是,他推门进去,没有看到当当,那一刹那,他慌了。
然后,他看到了当当留下来的纸条。他想去找当当,可是,又怕和爸爸冲突,爸爸虽然同意了当当和他在一起,但是,他看到他的时候,依然像是踩到地雷一样,随时会爆炸。他想着,当当被关在别墅里很久了,出去透透气也是应该,他不该患得患失,如果,这样他都找上门的话,那爸爸该更生气了。
所以,他等,等到傍晚的时候,当当还是没有回来,他终于忍不住打了电话给爸爸,爸爸告诉他,当当和齐言在一起。齐言?他的心一下子揪紧了,齐言回来了?他记得齐言的豪言壮语,说他以后要回来娶当当,他对当当还不死心吗?
他开始不安焦躁起来,开着车子在外面转了一圈,然后回到别墅。别墅里面,黑暗一片,如果当当在的话,门口总会为他留一盏灯。他把车停在门口,坐在车里安静的等。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等到晚上9点左右,水当当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他的车后座有几瓶高浓度的伏特加,他拿了一瓶就喝了起来,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一边望着路面上,他越喝越焦躁,当时间走到晚上10点半的时候,他终于看见了水当当的身影,还有齐言,两个人手牵着手,相视而笑,好不惬意。心中的妒火熊熊的燃起,他瞬间开了车灯,车灯照在手牵手的两个人身上,他们不但没有分开,反而靠的更近了。
他把手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打开车门,长腿迈了出去。他强忍着胸中的妒意,直到水当当依依不舍的看着齐言离去,他胸中的怒火爆发了,他们竟然还玩什么姐姐弟弟的把戏?!他沉着脸,把水当当拖进了别墅里。关上门,高大的身躯压了上去,将她压在门与他之间,然后,吻毫不犹豫的覆了上去。
“嘶!”舌尖的疼痛让他瞬间放开水当当的唇。水当当咬了他,因为他吻的她好疼,还有就是,从他的嘴里,传递过来很浓很浓的酒味。
“严澈,你喝酒了?”她瞪着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严澈没有说话,弯腰将她打横抱起,踢开了卧室的门,直接将她抱进了浴室…
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水当当措手不及,严澈也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伤害当当,但是,他伤害她了,这是事实。
严澈翻身就要下床,“嘶——”他轻轻的抽了一口气,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他动一下,竟然感觉到骨头陷进肉里,生疼。
苏橙见状,忙凑上前,“澈儿,你要去哪?”她问的小心翼翼的,她不确定他到底醒了没有。澈儿的肋骨被老公踢断了两根,这时候,真的不宜走动。
“妈,当当怎么样了?她在哪里?”严澈焦急的问,强忍着身上的疼痛,翻身就要下床。他那张漂亮的脸憔悴了不少,干裂的双唇,苍白的脸色,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看得苏橙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当当没事,你不要急,你身上有伤,就别下床了,躺回去吧?”苏橙凑上前去,扶住他的肩膀,想要帮助他躺下来,谁知他又抽了一口气,苏橙的手像触电一般,收了回来。她只能一边哭一边看着他艰难的爬下床。
“当当没事就好,妈,帮我一下,带我去看当当。”他的一只脚已经跨到了地上,另一只脚也准备着地,只是,胸口骨头陷进肉里的疼痛越来越强烈了。
他的额头不断的冒着细汗,苏橙一脸担忧的看着他,看到他强撑着要下床,她忙绕过去,给他当依靠。严澈高大的身躯完全倚在苏橙的身上,苏橙平常没做什么家务活,在力气上显然是过不去的,所以,严澈一压上来,她的身体就摇摇晃晃了。严澈怕她摔着,忙放开揽着她肩膀的手,脚步才挪动一步,他整个高大的身躯就往地面上扑去,砰,一声闷响之后,严澈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澈儿!”苏橙蹲下去想要扶他起来,可无奈她力气小根本就抬不动他。“澈儿,你怎么样了?妈马上就去叫医生进来。”苏橙说完马上站了起来,小脚才迈出一步,严澈就抓住她的脚踝。
“妈,当当在哪个病房?”
“你这样还想找当当吗?跟你说了,当当会没事的,你先管好你自己,你看看你,妈都心疼死了…”苏橙一边说,一边哭,抬脚想要抽出被他抓住的脚踝,可是,他却抓的死紧。
“妈,当当在哪个病房?“严澈有他的坚持,有他的固执。他今天就是爬也要爬去看她!他放开苏橙的脚,真的在地上爬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这画面看的苏橙好心酸,
“澈儿,你别去了,你去也是白去,你爸爸在那,他会打死你的。”闻言,高大的身躯顿了顿,随即又往门口爬去。他想见当当,一定要见她,他要看到当当对他笑,这样,他才会放心!他终于抓着门框,然后扶着门框一点一点的往上爬,苏橙在旁边扶着他,他终于站了起来,扶着墙壁,额上的汗珠一点一滴的滴下来。苏橙的手探上他的额头,“好烫…澈儿,你发烧了…不要去了,当当会没事的,你还是回床上躺着吧?好不好?算妈求你了好不好?”
苏橙扶着严澈,他脚步踉跄的扶着墙壁,门外两个方向,他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妈,怎么走?找当当怎么走?”苏橙流着泪水的请求,他完全忽视了,现在,他最想见的人是当当,他一定要见到她!
“妈,你告诉,当当在哪个病房,告诉我,妈,我从来没有求过你,现在,算我求你了。”严澈说完,屈膝就要跪了下来,苏橙见状,忙扶着他的身体。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道:“好,妈带你去。”
今天就是拼死都不能让水正翰动她儿子一根汗毛!她扶着严澈艰难前行,他每次差点摔倒,都让苏橙胆颤心惊。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她的儿子竟然喜欢上他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且,是这么不要命的喜欢…
……
水正翰坐在水当当的病床前,握着水当当的一只手,看着她苍白无血色的脸,他的心抽疼抽疼的,40多年来,第一次像现在这样慌张,他的眼眶泛红,薄唇轻启,喃喃的唤着:“当当…”一句又一句…
“当当,你醒醒,爸爸在这里,以后,爸爸再也不会让严澈伤害你了。”
“当当,你醒醒,看看爸爸,好不好?当当最乖了,最喜欢爸爸的是不是?”
“当当,你醒过来,爸爸带你去游乐场玩,爸爸再不会笑你这么大了还玩小孩子的玩意,好不好,你睁开眼睛看看爸爸?”
苏橙扶着严澈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听见水正翰的轻喃,她本是干涸的眼眶,又湿润了。眼澈看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水当当,眼眶中积蓄的泪水终于滑落脸颊。“当当…”他轻轻的唤着她,声音虚弱又沙哑。
“你来干什么?给我滚。“转头看到严澈的水正翰,又激动了。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抡起拳头就要去打严澈。“你这个畜生,你还敢来看当当?你看看当当现在被你害成什么样了?”看着女儿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水正翰的心犹如被针扎一般的疼。
“老公,求求你,不要打他了,他现在发烧了,肋骨也断了两根,全身都骨折了,从他的病房到当当的病房,不过50米,他撑了半个小时才走到这里的。”边说边哭,苏橙的眼泪一点一点的落在水正翰的眼里,可是…
只要想到还躺在床上,甚至衣服都没有穿完整的当当,水父就一肚子的火。那个畜生,怎么可以对当当做那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他一把推开苏橙,狠狠的甩了严澈一巴掌。严澈不觉得疼,但是这一巴掌差点让他站不住脚,他的视线一直放在病床上的水当当身上,他不在乎水正翰是不是又要打他一巴掌,他抬脚踉踉跄跄的朝水当当移去。
啪!水父果真又给了他一巴掌。“你给我滚,马上滚出这里。”
他没有听水父的话,继续移动着脚步,尽管,他没移动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刃上一般的疼痛,尽管,他胸前的血丝已经透过身上的白衬衫沾染了一身的血红,尽管水正翰就站在他的面前,用手阻挠着他前进的步伐。
他的身体一会儿热,一会冷的,他想去抱一下他的当当,哪怕是亲吻着当当的红唇,哪怕是轻握着她的小手,只要,他能够在当当的身边,就好,只要他能够在当当的身边就好。
头疼欲裂,头脑中一阵晕眩的感觉闪过。他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澈儿——”,他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他看见他的当当就在他的前面。他伸出手想要碰触,可是却怎么也碰触不到…
严澈倒下后,苏橙冲过去抱着他的身体,冲着傻愣愣的水正翰吼道:“如果澈儿有个三长两短,那么,我也不活了!”水正翰瞪大着眼睛盯着地上面色苍白的严澈,他完全傻住了。他都干了什么?他以为严澈不会这么脆弱的,可是,现在看到他紧闭着双目,被苏橙抱在怀里,他终于开始紧张了。他也是他的儿子啊!他并没有狠心到想要他死啊!
“医生,医生——”水正翰大喊着冲了出去。
阳光透过病房的窗户洒到了病床上,病床上的人似乎睡的很沉很沉,可仔细看,便会看到,她苍白的脸上,一滴晶莹的泪水自她的眼角滑落…
……
某家医院的走廊上,一个中年男人前方领路带着一个青年男人来到某间病房前,中年男人毕恭毕敬的朝青年男人点头。“安总,我女儿就住在这间病房里。”中年男人说完,推开了病房,看到里面安静的睡着的女儿,他的脸上挂和一抹慈爱的笑容。
安泉随着白中野踏进了病房里,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他很嫌恶的皱了皱眉,斜眯了眼病床上睡的一脸安详的白晓晨,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惊异之色。白晓晨,本人比照片上美多了。她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并不因为病魔缠身而感到痛苦。
“给她换一间宽敞明亮的病房,她住院的所有开销,以后,公司替她出。”安泉淡淡道。
闻言,白中野是又惊有喜,忙冲着安泉点头哈腰,嘴里不断说出感谢的话:“谢谢安总,安总您真是个大好人!”
安泉看着白中野,不以为然。
似乎是白中野的声音太大了,惊醒了病床上的白晓晨,她睁开她澄澈如清泉的眼眸,眨巴着眼睛看着白中野:“爸爸,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平常,爸爸总是等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才会来的,而现在,似乎还早,她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脸一红,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都早上10点了,又怎么会早呢?
当她的视线从墙上落下来的时候,这才看到了安泉。她大大的眼睛盯着安泉看呆了…她不是没有看过20多岁的年轻男子,只是,面前的这个男人,他长的好…好…好看哦。
“爸爸,这位哥哥是你的朋友吗?”她眨巴着眼睛问白中野,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她的脸有些娇小,五官特别精致,那清纯的表情使她看起来就像是个芭比娃娃一样。
安泉竟然生出了想把她拿在手上好好把玩的念头…他锐利的视线放在白晓晨身上,使得白晓晨的脸越加的红润了起来。她羞涩的低下头,爸爸的朋友似乎有点不礼貌。
“晓晨,这位是爸爸公司的总经理,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安总。来,快叫人。”白中野赶紧解释道,他怎么可能高攀的上安总做朋友呢,希望女儿无知的话,安总不要生气才是,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安泉,安泉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白晓晨抬起头,小声的叫了一声:“安总,您好。”她晶亮的眼眸中闪过小小的失望,原来,不是爸爸的朋友啊,她以为是爸爸的朋友呢,也是,爸爸怎么会认识长的这么好看,又那么年轻的朋友呢。安泉善于察颜观色,所以她一闪而过的失望还是被他捕捉到了。莫名的,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他长腿一迈,朝白晓晨靠近,修长的手指抚上白晓晨精致的娃娃脸,白晓晨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下一秒,他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她有点疼,疼的想哭了。
白中野看着女儿眼眸之中闪烁的泪光,他心疼女儿,却也不敢说什么,他怕惹得安总一不高兴,女儿的医药费就没有了,那么女儿所受的苦,就不是被捏下巴那么简单了。
“叫什么名字?”安泉盯着她澄澈的眼眸问,此时,她的眼眸之中满是惊慌。
“我…我…白晓晨,我叫晓晨。”白晓晨吞吞吐吐的开口。她本来觉得这样好看的男子不是爸爸的朋友可惜了,那么现在,她有些庆幸,幸好,他不是爸爸的朋友,他好可怕。
“晓晨…”安泉重复了一下她的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实在是不适合这么精致的娃娃,于是自作主张:“娃娃,以后,我就叫你娃娃。”他看着她就要溢出眼眶的泪水,竟然俯下脸,在她惊慌闪动的眼睛上印下了轻轻的一吻。
“娃娃,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扔下这句话,安泉转身消失在了病房里。
白晓晨眨巴着眼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她眼眶中的泪水又缩了回去,她问站在一旁发愣的白中野:“爸爸,他…”她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白中野的心里既复杂又矛盾,他看出来安总对晓晨很有意思,可是,安总是定了婚的男人,他的未婚妻是个千金小姐,他绝对不会为了晓晨退婚的。如果他看上晓晨,那么晓晨也只有当他情妇的份。
他纯洁无暇的晓晨,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