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着她,难道真的要让安总糟蹋了吗?是不是做错了,他是不是不该找安总借钱,引了一头巨狼入室。他看了一看一脸困惑的看着他的晓晨,朝她微微一笑:“晓晨,没事的,安总他那个人,就喜欢开玩笑。”
白晓晨垂下了眼眸,他知道爸爸的解释很牵强,如果,真的是个玩笑,也好,可是,如果不是,那该怎么办?她发现当他的吻轻落在她眼睛上的时候,她心灵的窗户打开了,窗户里面完完全全是他的影子了。
他说,他明天还会再来?那么…他真的会来吗?她的心里为什么会悄悄的期待着…
……
安泉一个人离开了白晓晨的病房,却在路过某间病房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口严澈,房卡上的名字是严澈!他的手放在门板上就要推门就去,可是,最后,他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你好,请问下27号病房里的严澈是不是年纪只有20岁的一个年轻男人?”安泉问值班的护士小姐。
“是的。”护士小姐朝他点了点头。
真的是严澈,安泉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担忧。“他生了什么病了?”他焦急的问道。
“对不起,病人的情况不方便透露。”护士小姐朝他摇了摇头。
“很严重吗?有没有生命危险?“安泉要的是严澈求他,不要他的命,所以,他不希望他死!
护士小姐见他对27号病房的病人蛮关心的,于是就破格好心的告诉他:“他被他爸爸打骨折住院了,还断了两根肋骨。还要2个月才能康复出院。”
听到护士的答案,安泉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谢谢。“他朝护士道了谢,转身便离开了医院。
严澈和白晓晨住在一家医院里,那么事情也许就好办了…他嘴角慢慢扬起,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Chapter082
白晓晨没有想到,安泉第二天真的又来了,而且来的时候还送了她一束鲜花,不是俗气的玫瑰,而是纯洁的百合,让她很意外。彼时,她正安静的看他给她削苹果,爸爸说他是公司的总经理,那么,他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像现在这样细心的削苹果?
“好了,拿着。”安泉削完果皮,拿下了连着的一长窜的果皮,将那颗饱满的苹果递给白晓晨,看她眼神之中是疑惑,又是震惊,他勾唇一笑,解释道:“我妹妹安然很喜欢吃苹果,我常常帮她削皮。”
白晓晨接过苹果,对他客气的说了声:“谢谢。”他笑起来很好看,就像窗外的暖阳,很温暖的感觉。
“谢谢你,以后医药费我一定会还的。”白晓晨看着手中的苹果,犹豫着要不要吃下去,他削的很好看,平平滑滑的,没有一处坑坑洼洼的地方,这苹果都好看的让她不舍得吃了。
“你打算怎么还?”安泉笑的暧昧,看白晓晨的眼神突然变得炙热起来。
而他的暧昧,白晓晨不懂。她眨巴着纯洁的眼睛,道:“以后我工作了,挣很多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
“哈哈…哈…”她无意识的回答,让安泉大声的欢笑起来。“我的娃娃,你是有多纯洁啊!”他忽然欺上身体,俊脸靠近白晓晨晨略显苍白的脸,勾唇,笑的邪魅。
白晓晨的瞳孔瞬间放大,他靠她太近,她不自觉的想起昨天眼睛上的那个吻,心怦怦的跳了起来。“安总,”她不安的开口…
“叫安泉就好,不需要叫我安总。”安泉开口,温热的气息轻抚在白晓晨的脸上,她的心跳的更快了。
“安总,爸爸说你是总经理…”他是爸爸的老板,怎么能连名带姓的叫他呢?白晓晨清楚两人身份上的差别。
“你今年16岁?”安泉突然转口,谈到她的年龄,把白晓晨愣住了。
愣了几秒钟,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是。”
“看起来不像。”不是指她的外表,而是她够冷静。这个娃娃,倒是很有自己的主见,那么,他要怎么让她帮他做事呢?这还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他说看起来不像,白晓晨一点也不意外。她本来应该读高中,因为生病,所以,没去上学。以前初中的同学大都说她长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可是,为人处事却比她们沉稳许多。也许因为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的关系,爸爸上班比较忙,她必须自己照顾自己。爸爸不在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在家看书,同学们都说她很有气质,她想大概是书看多了的关系。
“是。”她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怎么,你怕我下毒吗?”他又突然开口,话题又转开,她还是没反应过来,愣住了。他深邃好看的眼,盯着她握在手中的苹果,俊逸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不是…”她无措了起来,盯着手中的苹果只半秒,便将苹果往嘴上送,樱桃小口轻咬一下,“恩…很甜,谢谢你的苹果。”
“是吗?有那么甜?那我也吃一下好了。”他笑,瞬间抢过她手中的苹果,在她刚刚咬过的小口上,再咬了一口。“恩,的确很甜。”
她羞红了脸,他竟然吃她吃过的苹果,他们这样,不就是所谓间接接吻了吗?
“你吃吧。”安泉看着她绯红的面颊,忍不住又勾起嘴角。他把苹果又递给她,而她怔怔的,迟迟不接过苹果。“怎么,介意我咬过了?”
“我…不是…”她赶忙接过他手中的苹果,放在口中,轻轻的啃咬起来。这样好奇怪…她吃了,他吃了,然后她再吃…
安泉盯着她慢慢吃完那个苹果,一小口一小口的,动作很是优雅。他忍不住开始怀疑了,娃娃,她真的是白中野的女儿,不像,太不像了。一个粗鄙的男人,怎么养的出这么气质出众的女儿?
“你不用上班吗?”他盯着她看,让她吃苹果都吃得很不安。他不是公司的总经理吗?不是应该很忙很忙的吗?
“不用。”安泉盯着她的眉眼,答道。本来,他找人暗中收购奥美国际网络亚洲区的股份,可是,被严澈发现了,严澈竟然暗中采取了措施,打击的他措手不及,害他损失了好几百万乃至上千万,为此,父亲是大动肝火。
加上前几日被逼订婚,父亲希望他与未婚妻夏桑迪多花时间培养感情,天知道他对那个花痴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要的人一直只有一个——严澈。
严澈,你会为你拒绝我付出代价的!
“哦。”白晓晨发现,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了。就在她举手无措的时候,安泉开口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安泉说完,站起身,真的就要往门外走去。
“你,”白晓晨慌了,急忙开口,可是,才说出一个字,又觉得不妥,于是,又把话咽回肚子里。其实她想问…
“我明天还会来的,你好好休息。”
白晓晨瞪大眼,她竟然知道,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是想问他,明天还会来吗?得到了他的答案,她眼眸瞬间发亮,甜甜的笑道:“恩。”
她的笑容,止住了安泉离去的脚步,他又返了回来,俯身,在白晓晨唇上印下轻柔的一吻。“娃娃,我走了,别太想我。”他故意把话说的特别暧昧。
白晓晨瞬间爆红了脸,看着他缓步离去的背影,她的心跳的飞快…
……
就这样,安泉每天都带着一束纯洁的百合来医院看白晓晨,而这也成了他的习惯,这习惯一直延续到两个星期之后,白晓晨康复出院。
“安总,我爸爸怎么没来?”白晓晨问站在医院门口帮她提着小包的安泉。医生通知她今天出院,她本来在病房里等爸爸的,没想到等来的人,却是安泉。
“公司有重要的工作派给他做。”安泉的解释。
白晓晨皱眉,她爸爸不过是安氏旗下某家酒店的客房经理,能做什么重要的工作?
“走吧,车子在前面等着了。”安泉拉过白晓晨的手,她的手竟然如此的娇小。他的大手完全将她的小手包住了。她脸色通红的跟着他上了车,而他,则是很满意的笑了。女人大抵都是一样的,你只对她稍微好点,她就感动到不行,这白晓晨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车子在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停下了,安泉开了车门,依旧对他笑的温柔:“下车吧。”
白晓晨犹豫的跨出了一脚,缓缓的步出车外,车外的风景当真是陌生的,甚至,面前的那栋豪华的别墅更是陌生。“这里不是我家。”她轻轻的开口,她家只不过是个两室一厅的小公寓,怎么能跟豪华的别墅比。
“以后你住这里。”安泉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别墅走去,别墅的门大开,里面一个保姆一个女仆走了出来,毕恭毕敬的道:“少爷。”
这情况真的搞的白晓晨一头雾水,她为什么要住在这里?“我爸爸呢?”是出什么事了吗?
“他晚上会来看你。“安泉见白晓晨不动了,于是弯腰将她打横抱起,直接抱进了别墅里,将她放在了沙发上,他指着保姆和女仆道:“那个是陈妈,那个是小雨,有什么需要可以跟她们讲,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
“陈妈,小雨,叫晓晨小姐。”
陈妈和小雨齐刷刷的朝白晓晨鞠了个躬:“晓晨小姐。”
白晓晨再一次手足无措了,“我…不是…”
“你是。”安泉接了她的话,靠近她,在她唇上印下一吻。白晓晨瞪大眼,安泉她是什么意思?
“安总,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安泉是不是自己决定了什么?比如,她是他的情妇?
“小傻瓜,你想太多了,因为你生病的关系,你爸爸把房子卖了给你筹钱治病,现在,你无家可归,你爸爸拜托我收留你的。”安泉笑着刮了下她的小鼻子,她果然是他最纯洁的娃娃。“娃娃,你不喜欢这里吗?”安泉问。
白晓晨的视线在别墅里转了一圈,很大的一栋房子,各种摆设也很齐全,虽然有保姆仆人,但是,就是冷冷清清的,没有家的感觉,她宁愿和爸爸挤在家里那间小公寓里,至少,那里有过去的很多回忆,爸爸真的把房子卖了吗?那是他们的家啊!
她摇了摇头,说:“不喜欢。”
安泉失笑了,“呵呵…娃娃,你可真是够诚实的。”他这话不知道是出自真心的,还是在讽刺。因为,他不认为哪个女人会认为别墅比小公寓差,更何况,这是他名下的别墅。
“从今以后你就住这里,你的东西也都搬了过来了,你的房间在二楼,陈妈,待会带小姐上楼看下。”
“是,少爷。”
“可是安总…”见安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白晓晨反射性的就要追上去,可是安泉却用手势止住了她的脚步。
“娃娃乖,有什么事等晚上你爸爸来了再说,好吗?“他轻声的哄着她。
白晓晨只得点了点头,目送安泉离去,然后,跟着陈妈上楼,发现她家里房间的东西真的都搬到了这里,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这里她是非住不可了。
……
“安总,你说什么?”白中野瞪大双眼,他怀疑是不是他听错了,因为安泉要他带着晓晨去医院看望严澈。
“严澈好歹给了你两万块,你不应该带着女儿去道谢吗?”安泉冷眼看着白中野,那双锐利的眼眸像豹子一样直勾勾的盯着白中野看,似乎,如果他不答应,那么他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安泉的眼神的确让白中野害怕,他仔细想了想,带着女儿去医院看望严澈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人家给了他两万块,于是,他点点头,答应了。
“安总,那晓晨她…”白中野还是为女儿担心,安总执意要接晓晨过去别墅里住,是什么意思?难道安总真的想养晓晨做情妇吗?
“晓晨就安心的在别墅里住下,明天你就带她去谢谢严澈,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晚上别在晓晨面前乱说话。”安泉给自己倒了杯茶,独自悠哉的喝了起来。白中野抬头看他,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在威胁他,但是,他的的确确威胁了他。
“是,那安总,我先走了。”白中野终于退出了安泉的办公室。看着白中野离去的背影,安泉心中暗自琢磨,希望白晓晨不会让他失望才是。
傍晚,白中野真的出现在别墅的大门口,白晓晨看到他的时候,很开心,也松了一口气,还好,爸爸没事。不过,爸爸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似乎有心事。吃饭的时候,她便问出来心中的疑问:“爸爸,我们家的房子真的卖了吗?”她还是不相信,爸爸怎么舍得卖掉和妈妈的回忆。
“没…”白中野差点冲口而出,其实,家里的房子,他没有卖,安泉要他小心说话,指的就是这个,为了让晓晨没有顾忌的在这里住下,白中野撤谎了:”没关系,为了晓晨,别说是房子了,就是要爸爸的命,爸爸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是的,晓晨就是他的全部,所以,这句话,其实严格上,没有半点谎言的成分。
“爸爸…对不起…我…”刹杀那间,罪恶感盈满白晓晨的心房,如果不是因为她,爸爸也不用这么辛苦。12岁的时候,她被查出脑癌早期,这个病是妈妈遗传下来的,当初,她6岁的时候,妈妈被查出脑癌晚期,来不急救治,她7岁的时候,妈妈就死了。所以,当她被查出脑癌早期的时候,白中野以为,他的天就要塌了。
好在医生说早期还有救,只是要配合进行治疗。那时候,她就要升初中了,她喜欢学习不想放弃学业,坚持了三年的药物治疗,医生说,只要一次手术就可以康复了,于是,中考以后,她考上了市一中,但是,却没有机会念书。
白中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女儿死的,所以,他将她送进了医院。高额的医药费很快让他家徒四壁,债台高筑,但是,为了女儿,他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坑蒙拐骗。当然,不会告诉白晓晨,他几乎是勒索了严澈2万块。
“晓晨,爸爸只要你好好的就好。”这是他的心愿,他一辈子的心愿,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女儿是他的全部啊!
“爸爸,家里现在欠安总多少钱?”白晓晨问,如果,可以晚几年还的话,那么,她还是想去上学。
“这个,晓晨,钱的事爸爸操心就好,你只要安心的养身体就好。”白中野在心中算了算,2万、3万、4万、5万,或者更多,他也不清楚了。
他只记得,安总帮他还了所有欠下的债。安总从来不是那么好心的人,他到底是有什么目的?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白中野。
“爸爸,开学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回学校读书?”
“当然了,你才16岁,不读书还能做什么?”白中野点了点白晓晨的鼻子,“晓晨啊,爸爸怎么舍得让你吃苦。”他的晓晨,笑起来能感染周围的一堆人,他的晓晨,就是他的小天使,他一定会让她像正常人一样,幸福快乐的长大。
“爸爸,谢谢你。”白晓晨很感动,晶亮的眼眸中波光闪闪,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爸爸,我很高兴你是我爸爸。”她吸了吸鼻子,强忍着急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想,现在,即使安总要她做他的情妇,那么她也愿意了。只要,他不为难爸爸就好。
吃过晚饭,白中野告诉白晓晨,明天要带她去医院看望一个病人,一个曾经对她伸出援手的病人。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自然是要感谢的,所以,白晓晨不说二话就点头答应了。

截止到今天,严澈在医院里住了有一个月了,他是被绑住手脚,困在床上的,当然,这么做是苏橙的要求。至于为什么,苏橙有充分的理由,就比如现在。
严澈挣扎着要爬下床,可是手脚的束缚,让他只能在床上摆动他的身体。
“妈,你快解开我,我要去看当当,妈,我求求你了,解开我。”严澈躺在病床上,那双漂亮的眼眸充满祈求的盯着苏橙,而苏橙,眼眶早已经溢出泪水了。
“澈儿,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们一起去看当当,好不好?”那天,严澈倒在当当的病房里,苏橙的灵魂就像是被抽离了一样,她以为他…好在他没事…他最后没事…当医生把他送进急救室的时候,她在外面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而那天晚上,他昏迷不醒,当当她终于醒了…
当当醒来的时候,水正翰正好从严澈那边赶了回去,开始的时候,她只是睁着眼睛,不停的流眼泪,水正翰看着,也是老泪纵横,他唤她的名字,他求她不要哭,可她还是哭,不停的哭,当当的眼泪掉进水正翰的心里,冰凉冰凉,他的心抽疼抽疼的。
那时候,医生跑过来告诉他,严澈的高烧已经退了,不会有生命危险。
水当当似乎听见了,泪水终于止住了。水正翰终于明白,这两个孩子,在彼此的心中的地位是有多重要。
一个星期后,水当当完全清醒了,可以开口说话了,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严澈呢?”彼时,严澈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水正翰愣了下,然后站起身,就要冲出去,水当当叫住了他的身影:“爸爸,别去,我不想见他,让我们两个平静一段时间吧。”说这话的时候,水当当并不知道,严澈正躺在这家医院的某间病房里,动弹不得。关于有些不可思议的行为,也许都只是潜意识在作祟。
水正翰从来不在水当当面前提严澈,所以,当水当当出院的时候,她还是不知道,严澈还在医院里面,他胸前的两根肋骨还没搞定。
水当当还在康复的时候,严澈终于可以动弹了,他多次爬下床想见水当当未遂,在从病床上摔下n次后,他早就可以好的骨折就一直好不了。苏橙看着心疼,只好请医生把他绑起来,这样,他就爬不走了。
今天,严澈第n次精力充沛的挣扎着要见水当当,苏橙看着他,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心疼他。“澈儿,当当今天出院了,你就是去也看不到她了。”
产澈挣扎的身体不动了,漂亮的眼眸之中满是震惊和…失望…不,当当出院,当当没事了,他当然是高兴的,只是,当当,没想过要来看他吗?“当当,她是不是很恨我?”严澈问,那本是震惊又失望的眼神,转瞬间就变成受伤的眼神了。
苏橙摇了摇头,水正翰不让她在当当面前提澈儿,所以,她就真的没敢说。可是,她也想不到,当当竟然也不主动问澈儿的事。她想这样也好,两个孩子就此分开了最好,于是,她也就不多那个事了。只是,这边澈儿还将当当看得那么重要,着实让她太过心疼了。
“澈儿,你好好养伤,伤好了,就什么事都好了。”她劝道,最后,澈儿也把当当忘了吧,两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在一起,在一起就是造孽了,天理不容,难怪多磨难,分开了,还是最好的!
严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心里一直在想着,当当为什么不来看他?他想着他那样伤害当当了,他肯定是不会原谅他的,越想心就越慌,越想脑袋就越痛。
“妈——你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当当——”短暂的安静过后,他开始发狂的嘶吼起来。身体也不住的在床上挣扎。他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击着床板,苏橙好不心疼。
“澈儿,你的身体还没好,别在这样,你身上的伤…”她轻声的劝着他,他却越发发了狂。
“妈!你马上把我放开,马上——”他是拼了全身的力气再吼的,吼的脖子上青筋爆出,面上也是一片涨红,苏橙觉得她的心都要被他震碎了…
白晓晨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便是听到严澈如此这般的嘶吼声。白中野率先推门进去的,然后白晓晨跟了进去,在看到病床上的严澈时,她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原以为安泉是少见的美男子,可没想到,这个严澈竟然长的更加俊美,就算他现在脸色苍白,脸上因为嘶吼而扭曲的有些变形,但是,她仍可以看出,他是个相当俊美的男人。
“你好,水夫人。”都知道严澈是水正翰的养子,所以,水夫人在严澈病房里,白中野一点也不意外。病床上的严澈不知道是喊累了,还是怎地,竟然不吼不叫不挣扎了,那双漂亮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站在门外的白晓晨,他轻轻的喊了一声:“当当…“
白晓晨的身体怔了一下,他认错人了…
“你好,请问你是?“苏橙并不认识白中野,所以,这个陌生人一出现,她便询问他的身份。
白中野将严澈资助给白晓晨两万块手术费的事,添油加醋的跟苏橙说了一遍,苏橙这才知道,原来,他今天是带着康复出院的女儿,特地来谢谢严澈的。
“晓晨,还不上前谢谢严总。”白中野唤忤在门边瞪着大眼珠一闪不闪的女儿。白晓晨往病房内移动了脚步,才靠近严澈的病房,她还没开口道谢,便听到严澈说:“你不是,不是当当。”他的声音,由最初的不确定,变成现在的异常肯定。
苏橙也很意外,在看到门口的白晓晨的第一眼,她就发现,她和当当有些相像,两个人都有一张甜美的脸、一双纯真的眼,只不过,当当是外表甜静,骨子里相当的活泼好动,性格和外貌简直成反比。而这位叫白晓晨的女孩,似乎性格和她的外貌成正比。
“严总您好,我是白晓晨,谢谢您资助的2万元,祝您身体早日康复。”白晓晨非常讶异,这样年轻的一张脸,他竟然是一个公司的大总裁。
白氏父女的出现,只是让产澈短暂的平静了一会儿,在认出白晓晨不是水当当之后,他又开始发狂的喊着:“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当当!快放开我。”
苏橙无奈,只得继续解释:“当当今天出院了,你要找她,也等你出院了再说啊,澈儿,你别挣扎了,我知道你很痛…”严澈挣扎间,眉毛因为痛楚已经皱成一团了。苏橙知道他痛,正所谓伤在儿身,痛在娘心,苏橙比他更痛,痛上千万倍。
“你让我去找当当,快点,放开我。”严澈继续挣扎着,不顾苏橙的阻挠,更不管苏橙泛滥成灾的泪水。
白晓晨看着特别难过,不是为严澈难过,而是为苏橙。从小就失去母亲的她,在看到伟大的母爱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感动。而严澈这种不珍惜母爱的行为,让她倍感愤恨。她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吼了一声:“严总!请您冷静一下!”
她的吼声还真的让严澈停止了挣扎和大喊大叫,瞪着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眸,看着她:“你是谁?”
白中野额头上开始冒冷汗了,他特地查过严澈的脾气,听说他脾气很冷,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像个清秀少年,一说话的时候可以冻死人,就好像和他说话的人,是和他有隔世深仇的大仇人一样。这会,晓晨竟然那么大声和严总说话,不知道,严澈以后会不会记仇。
白晓晨没有正面回答严澈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仔细想想看,以你现在的身体,能走得出这医院大门一步吗?我不管你是要去找谁,但是,夫人刚刚已经说过了,你要找的人已经出院了。”
严澈瞪着白晓晨,似乎她说的话全是废话:“那又如何?出院了我就不能找她了?”
“你想找她(他)做什么?如果你想找她(他)报仇,那么,你这副骨架估计仇还没报,自己就先倒下了。如果你想找她(他)忏悔,那么既然人家已经出院了,没事了,那么你又何必急于一时?你大可等你伤好了,用最佳的状态,最好的诚意去跟人家道歉。你现在这样闹,这样挣扎,使的是什么计?你以为是苦肉计吗?苦的也只是你自己,伤心的也只是你母亲,你没看见你母亲一直再哭吗?她那么爱你,你怎么忍心让她为你伤心?为你流泪?”
白晓晨一口气说了一段话,而且句句在理,再看苏橙,的确已经以泪洗面了。严澈陡然冷静了下来,深邃的眼眸盯着白晓晨道:“你说的有道理。”他转头,很平静的道:“妈,把我解开吧,我会安静的养伤的。”苏橙盯着他,不敢动作,似乎,很难相信他。
“水夫人,就给他解开吧,没事的。”她相信严澈堂堂一个大总裁,不至于执迷不误到那种地步。
苏橙犹豫着,终于解开了严澈的束缚。严澈还真的不挣扎,不吼叫了,直定定的盯着白晓晨的脸,那双漂亮的眼眸一眨也不眨的。“你长的和她很像,但是,你不是她。”
白晓晨微微一笑,颇有倾国倾城的味道:“当然,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代替另一个人的!”
苏橙看了看白晓晨,再看了看严澈,心中感叹:如果澈儿喜欢的是白晓晨这样的女孩,而不是当当,那该多好。
……
当白中野送白晓晨回到别墅的时候,白晓晨没想到,安泉竟然已经在别墅里等着她了。她甫进门,安泉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严澈怎么样了?”
白晓晨讶异,安泉居然认识严澈,看到白晓晨讶异的表情,安泉补充道:“我和他也算商场上的朋友。”他用谎言编织了他和严澈复杂的关系,最复杂的关系,往往是没有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看他?”白晓晨没有多想,条件反射的问出口。安泉的脸色骤变。他站了起来,瞬间捏住了白晓晨的下巴:“我的娃娃不应该这么多问题。”安泉盯着白晓晨澄澈的眼眸,手中的力道慢慢加重,然后,低下头,覆上她的红唇。
啪!白晓晨赏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安泉锐利的黑眸闪过一丝愤怒,他握着她下巴的手更用力了,她疼的猛皱眉。“你竟敢打我?”他不是第一次亲她,却是第一次亲她后被打。
他君脸上的愤怒那么明显,白晓晨眼角已经开始闪着泪光了,因为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打他,真的,只是条件反射,在他的唇盖上来的时候,她身体上像是有机关被开启了,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对不起…”她轻声的像他道歉,如果她说他不是故意的,他一定不会相信。但是,她还是想请他帮个忙。
“我能请你帮个忙吗?”她开口。
他阴戾的眼眸盯着她,她打了他,竟然还敢开口要他帮忙?没想到,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她,胆子倒是不小,这点,和水当当还真是有点像。
“说。“他倒想知道,她是要请他帮什么忙。
“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吻我了?”她睁着澄澈的眼眸,一脸诚意的问着。她不是不喜欢他的吻,只是,怕…他的吻,让她害怕…
“可以。”他点了点头,答应的很爽快。而他的爽快,让白晓晨一时没反应过来,大张着嘴巴看着他。安泉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怎么?难不成你是欲擒故纵?我答应了,你很失望?“
“我…不是…”白晓晨又慌乱无措了起来,因为,他说的没错…他答应的那么爽快,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失望…
“好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安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脚已经跨出了两步,身后却传来白晓晨淡淡的声音:“他还好。”安泉转头,白晓晨立刻补充道:“我是说严澈,还好。”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她刚刚没有回答,现在补给他。
“哦。”他淡淡的应了一句,心中却已是五味成杂。
“我明天还想去看看他,你要不要一起?”白晓晨认真的问。既然他们是朋友,那么安总也应该去看看严澈,给他点力量,支持他努力康复才是。
“我不去,你明天也不许去。”他拒绝道,似乎听到她明天还想去看严澈,心里很不爽。“明天我另有安排,你乖乖的在别墅等着我。”说完,不等白晓晨回话,他转身出了别墅大门。
很好,从白晓晨的反应来看,她与严澈相处的还不错,安泉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的进行着…
Chapter083
“爸爸,我累了,我想上去睡觉了。”我真的很累了…我以为我和恶魔之间的障碍是爸爸的不同意,现在看来,爸爸的不同意根本就什么也不是,他连要走都不跟我说一声…他怎么可以在我们缠绵了一夜之后悄然离开!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站起身,想要跑上楼去,忽然头一昏,“当当!”在爸爸的一声惊呼中,我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暧昧让人变得贪心直到等待失去意义无奈我和你写不出结局放遗憾的美丽停在这里…
by:杨丞琳《暧昧》
“当当,你醒了。”
缓缓睁开眼,便看到爸爸欣喜的脸。我睁着眼,祈求的看着爸爸,有气无力的说道:“爸爸,我现在很累,想休息。”我知道,我是饿醒的,但是现在的我,一点胃口也没有。
爸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摁了一下放在耳边,“老婆,当当醒了,可以把粥端上来了。”
“爸爸,我不饿,我不想吃。”我转过身,闭上眼。“当当,你和你哥哥…”
“爸爸,我现在很累,不想说话,你出去好吗?”关于恶魔去美国的事情,这个家里恐怕只有我一个不知道。爸爸妈咪这两天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估计就是忙那所谓“签证”的事情,他们迫不急待的要把恶魔送走,恶魔也迫不急待的要离开我!
他去美国可以,可是,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在我们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以后,他是,他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那样,有罪恶感吗?可是,恶魔,他知道罪恶感三个字怎么写吗?
“当当,王婆婆说你一天没吃东西了,来,妈咪做了你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我感到床边下陷了一点,妈咪柔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没有转身,但是我已经闻到了皮蛋粥的清香。
我的眼泪从眼角落下了,恶魔走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若无其事的跟我说话?难道他们一点都没有舍不得吗?妈咪你不伤心吗?你对恶魔那么好…比对当当还好…恶魔一个人去美国你放心吗?还是…恶魔他不是一个人?
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撞到了妈咪端粥的手臂,那皮蛋粥一下子全撤在我的床上。
“啊~“妈咪惊叫一声,那热烫的粥撒了一点在她的手背上,妈咪明显被烫了一下。
“老婆~”爸爸的身影已经迅速的冲了过来,抓过妈咪被烫到的手,轻轻的吹着气。
“妈咪,对不起…”我本是一点一滴的落泪,现在我的眼泪掉的更凶了…我害妈咪被烫伤了…
“当当,我没事,老公,我先去处理一下,我等下再端一碗粥上来,你先照顾当当。”妈咪端着空碗下楼了…我不敢再闹脾气了,当妈咪再端了一碗粥上来的时候,我乖乖的吃了。我最爱的皮蛋瘦肉粥,现在吃起来却是一点味道都没有…
当我机械般的把一碗粥都吃完以后,爸爸才缓缓开口:“当当,你哥哥他…”
恶魔去美国…
这一切的源头还要从被恶魔丢掉的那封英文信开始说起,那封信是恶魔早一个月的时候就收到的——美国哈佛大学的特邀入学通知书。恶魔具有极高的编程天赋,是个顶尖的电脑高手,黑客领头军,他为几个公司设计的安全系统程序受到各公司老板的喜欢,这些老板包括那辆宝马车的主人,那家高级法国餐厅的老板…
恶魔的电脑天赋更是受到一家外资公司老板的喜欢,他将恶魔的作品带到了美国,并且鼓励他申请哈佛大学,但是,恶魔拒绝了他的提议。那个老板擅自将恶魔的简历投到哈佛大学的学生处,哈佛大学学生处长对恶魔很有兴趣,于是,特别邀请他就读哈佛大学。
恶魔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的中学生,能够一步登天跻身哈佛,爸爸怎么能让他错过这个机会?可惜,当爸爸发现那封信的时候,信上所说的入学时间只剩三天,如果三天内恶魔不去哈佛报到,那么他将被取消入学资格。
于是爸爸将恶魔叫到书房,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恶魔终于点头答应去美国。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恶魔去哈佛念大学,那么我也会为他高兴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而当时我并不知道…爸爸所说的,并不是事情的全部…
从爸爸与恶魔谈话的第二天,爸爸妈咪便为三天内将恶魔的签证办下来忙的不可开交,这也是我生日那天他们早出晚归的原因。那个大皮箱…果真是买给恶魔的…
恶魔就这样去美国了吗?去哈佛读大学啊…我应该替他高兴才是,可是我为什么还会哭呢?我恨他们对我的隐瞒…我连跟恶魔说一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爸爸妈咪,我要睡觉了,很晚了。”我想睡一觉,这一切的变化来的太快,快到我来不及消化,我和恶魔之间到底算什么?兄妹?一夜情,还是什么也不是?
“当当,那个被子不能盖了,爸爸打电话让人送一张过来。”
是啊,我现在身上盖着的被子,撤上了皮蛋粥,已经脏了。“爸爸,不用麻烦了,哥哥的被子给我盖就好。”恶魔的被子…至少盖着会有恶魔的味道,
“那好,爸爸马上过去拿。”爸爸转身就要冲了出去,似乎临时想到了什么,又回头:“当当,你哥哥只是去读大学,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你…”我的眼泪又流出眼角了,看到我哭,爸爸突然语塞,“唉~”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间。
我知道,恶魔只是去读大学,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但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在我高中三年,恶魔都没有回来过…他甚至连一封信都没给我写,一封邮伴都没有给我发…
……
8月中旬,我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而恶魔也同样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能读哈佛,谁还会去读一中?我把恶魔和我的录取通知书锁进了抽屉里,恶魔,一中你没有机会了…你再也不能故意考输我了…恶魔,你会后悔吗?离开我,去美国,你在那边后悔了吗?
9月中旬,恶魔离开已经两个月多,期间,我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
我在一中住校,这一回,安然不是我的同班同学,也不是我的舍友。最幸运的是,我和雪雪又同班了。只是这次,我们不再是同桌了。
齐叔叔偶尔会来来看我,我会问他齐胖子在澳洲的事情,但是,他从来只是一句话:他在澳洲很好。关于齐胖子,齐叔叔明显不愿和我多说。我知道,我很想恶魔,但我从来不问爸爸妈咪关于恶魔的消息,他没有主动联系我,我又何必主动关心他?爸爸偶尔欲言又止,我会在他开口的时候摇头:“如果你想跟我说哥哥的事情,那不必了,我不想知道。”
我发现我变了,自从恶魔离开之后,我就变的有些冷漠,恶魔走了以后,我在一中再没有受到徘挤了,以前是别人不理我,但是现在,却是我主动疏远别人。除了雪雪,我几乎不与其他人说话。
我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现在不那么热衷考大学了,我不知道我的梦想变成了什么…仿佛恶魔走了以后,我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甚至学习也是这样。我常常感到累,在上课的时候昏昏欲睡,变的很好吃,原本瘦弱的身材,两个月之内长胖了不少,身材看起来匀称了许多,雪雪会夸我,说我变漂亮了。
这个周末,班里组织了一个户外活动,爬山。我本是不想去的,可能雪雪发现了我这两个月的变化,积极劝说我多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拗不过雪雪的热情,我终于答应了。
爬山的时候,我和雪雪是走在后面的,还有一个人,始终以3米的距离跟在我们身后。走在半山腰的时候,雪雪终于忍不住开口调侃他了:“我说颜亦寒,你到底看上我们两个谁了,为什么老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雪雪本来是羞涩不爱说话的,可是能因为我经常冷着一张脸的关系,她想方设法的逗我,现在她变的开朗了不少。
颜亦寒,常常迟到早退,被老师点名批评,所以,就算我不注意他,他都很难不被人注意到。他有着一张俊秀好看的脸,身材和恶魔差不多,都是标准的衣架子,如果恶魔只是冷,那么他便是酷,两个人的身上总能找到相似之处…
所以,看到他…我便会不自觉地想到恶魔…
因为雪雪的话,一向摆着一张酷脸的颜亦寒,居然脸红了,他的视线放在我的身上,我一慌,已经明白了。
“雪雪。”我有些不高兴的看着雪雪,她让我知道了我不想知道的事情。我和恶魔之间的关系…她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恶魔的离开,我的郁郁寡欢,她也是知道的…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开心,
辣书吧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