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儿追的那个女孩是白晓晨?还是…她马上掏出怀里的手机,拨通了水正翰的电话。
“喂…老婆,什么事?”电话那头,水正翰正睡的香甜,连续忙了几天,他整个人都要垮了。好不容易睡的好,却被亲亲老婆吵醒了。
“老公,当当是不是回来了?”苏橙也不和自己老公甜言蜜语,一句话直奔主题。
“是啊,刚回去不久,怎么,她没去医院吗?”水正翰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焦急的问:“当当怎么了?没回去吗?”
苏橙了然了,看来澈儿追出去的人,真的是当当。“水正翰,你心里只有你的女儿,你的儿子你就不管不顾了吗?”苏橙说完,挂了电话。
“嘟嘟嘟…”电话那头,水正翰听到的只剩下一窜的忙音,他忙打了回去。苏橙那么说是什么意思?两个孩子之间又发生什么事了?他焦急的播着电话,电话通了一会儿,没人接,他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关机了。
他拨了个电话,定了回国的机票,现在,他什么生意都不想谈了,必须马上回去!
医院里。
苏橙一直坐在严澈的病床前,她这几天好不容易看见晴天了,可是现在,又开始阴霾了。她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握着严澈的手,嘴里喃喃的喊着澈儿…
严澈,你爱上别人了,那我也不要你了!
严澈,你说,齐言,颜亦寒,他们两个谁更好,谁更适合我?
不!不行!当当,你只能爱我,只能和我在一起,姓齐的和姓颜的,他们都不适合你!
严澈,我很伤心,你背叛了我,如果换成齐言,他一定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当当,我没有对不起你,你看到的,其实不是真的,我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绝对不会的!
严澈,我看到的不是真的,那什么才是真的?严澈,我对你很失望,你敢做,可是你却不敢承认!
“不--我没有,我没做!”
严澈惊叫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
正文Chapter091
“不..我没有,我没做!”
严澈惊叫一声,从床上弹了起来。漂亮的眼眸盯着医院病房,病房里没有水当当的影子。原来他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一十噩梦。
他的惊叫声惊醒了趴在病床边睡着的苏橙,她泪眼盯着严澈,十分心疼的样子。“澈儿,你醒了,饿不饿?想吃什么?妈妈马上去买。”
严澈不理会苏橙,掀开被子就要从床上爬了下去,他要去找水当当,当她流着眼泪跑出去,当她消失在茫茫人海的时候,他的心生疼。他盼着见当当,可是,没想到,才见面,竟然碰上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场面,他的当当误会他了,完全误会他了。
“妈,我要去找当当。”他的一只脚己经着地了。
苏橙忙拉住他的手臂,带着哭腔,轻声的恳求着:“澈儿,妈求求你,别去,医生说你不能再折腾了,再折腾这辈子都别想出院了,妈求你了。”苏橙可谓是声泪俱下。
严澈町着苏橙,心里无限挣扎。当当误会他了,她样的状态很危险,他实在是不放心。“妈,我还是要去找当当。”
“不行,妈不许你去。”严澈的坚持,终于惹恼了苏橙。“你看着你自己,本来差点可以出院的,现在倒好,又要躺上十天半个月了。”苏橙死命的拉着严澈的手臂,坚决不让他爬下床。
“放手。”严澈冷声,漂亮的眼眸像利剑一样瞪着苏橙紧抓他手臂的手儿
他放冷的声音吓了苏橙-跳,但是,她还是没有放手。“澈儿,听妈的话,躺下来,妈会帮你找当当的好不好?”
苏橙的好声好话并没有动摇严澈的决心,他用力甩开苏格的手,第二只脚已经踩左地板上了。
啪!严澈脸上火辣辣的疼。
苏橙打了严澈一巴掌,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所以,这一巴掌特别的响亮,响亮到连她的手都生疼生疼的。她再也受不了了,澈儿执迷不悟,非要执著于当当,这是严重的错误!两十亲兄妹,怎么相爱,怎么相恋?伦理道德还都不顾了?要不要了?
“澈儿,你今天要走出这医院的门,你以后都不必叫我妈了,你和我们水家从此没有半点瓜葛!”苏橙强忍着心中的疼痛,放了狠话。
严澈盯着苏橙的脸,愣了好几秒钟。连一向疼他、爱他的妈都不要他了?
“还有当当,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此后,你这辈子都别想进我家的门,我们也不会让你见当当的!”苏橙补充道。如果只有当当才是他的软肋的话,那么就直攻他的软肋!
严澈的脚收回,人也重新躺回床上,他拉过被子蒙上脸,他不想让苏橙看到他哭…
......
水正翰从美国飞回来的时候,己经是傍晚时分,他第一时时间冲到医院。推开医院病房的门,并没有看到水当当,他的心顿时抖紧。
病床上,严澈睡着了,苏橙坐在病床边,爱怜的盯着他的眉眼。澈儿不知道,他是她和水正翰的亲生儿子,他们不敢告诉他,怕他接受不了。
“老婆…”水正翰站在苏橙身后,轻声的叫了一下。
苏橙转过头,瞪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并没有理他。转回去,继续她的深情。
“老婆,你出来一下。”水正翰说完,开门走了出去。苏橙无奈,跟了出去。两人一出病房,水正翰马上开口问了:“老婆,当当呢?”
苏橙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他这么关心当当,这么关心她,如果当当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真是说不过去了。她冷冷的说了一句:“不知道。”不知道,这是事实,因为,她打电话回家,王婆婆说小姐没回来过;打电话给林雪雪,林雪雪说她没去找她。
所以,当当去哪了,谁也不知道。而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知道。
“不知道?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电话里面说的…”
苏橙打断了水正翰,“当当来过医院了,而且又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苏橙将事情的因果起因都告诉水正翰,这事,她也是问了严澈好久才问出来的。当当撞到衣衫不整的白晓晨,以为晓晨和澈儿之间有什么,误会了,所以,跑了出去。但是,当当没有跑回家,不如道跑去哪里了。
其实,这事,苏橙有点自责,而她也怀疑,严澈和白晚晨真的没什么吗?昨天晚上.她如果没有回家,那么澈儿和白晓晨之间也不会“没什么”,当当也就不会误会了。可是,这十误会又何尝不好呢?她要两个孩子分开,这个误会无疑是点晴之笔,这样,也许他们就能彻底的分开了。
“你说当当跑出去,是因为看到澈儿和别的女孩…”水正翰激动了.挽起和了就要冲进病房里。严澈,他又一次伤害了他的童贝女儿!
苏橙张开双臂拦住水正翰,她豁出去了。“你今天要是敢打澈儿,我们离婚!”
“老婆…”水正翰这只愤恕的狮子,顿时软了下来。
“别叫我,还不去找你的好女儿去。”
水正翰想起了当当18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因为知道了澈儿,在美国定婚的消息,她一时想不开,跳了湖。不-知道这回,她会做什幺偏激的事情?水正翰想着,心里是一阵的担忧。
“是,是,是,我马上去找她。”说完,他像箭一样冲了出去。
苏橙望着水正翰离去的背影,眼泪终于决堤…如果当当不是他的私生女他又何必做到如此?水正翰,你怪澈儿,可是,我没有怪过你…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这是当当在方家冷静一周之后,终于做了最后的决定!不止这件事情,她和严澈,也到此为止吧。她本来把他忘了,多好。他为什么要回来?让她想起他,然后还这么对她?那个女孩很漂亮,哭得让人心疼。
好吧,她成全他
在方家住了一个星期,她也该离开了。她望了一眼她住了一个星期的房间,这个房间宽敞明亮,很温暖的感觉,就像方家奶奶和方浩一样。她依依不舍的关上房间的门,慢慢的走下楼。
方浩去上班,所一,楼下只有老太太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水当当看到电视里正在播着樱桃小丸子,她忍不住“扑哧”笑出产。
老太太转头,看到水当当,双眼一亮,嘴巴张开,漾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当当,快过来倍奶奶看电视,这个小丸予,真的是很卡哇伊。我好喜欢她。”
水当当告诉自己,对于老太太的天兵,她一点也不该觉得奇怪了,奶奶就是这样的人,老顽童一个。她记得奶奶第一次介绍方浩给她认识的时候,奶奶着实搞笑了-把。
“当当,这是我那不孝子,方家小耗子,方浩。别看他长的人高马大人模狗样,一表人才,其实,他是个同性恋,他喜欢男人。”
那时候,她愣了好几秒钟,再看方浩不停抽搐的嘴角,她终于思不住笑喷了。她对着老太太叫奶奶,对着方浩叫阿姨,也把老太太逗的猛笑,那一刻,她几乎以为她又一次忘了严澈,可是,她知道,她笑中带泪。
“我不是同性恋!”一直沉默不语的方浩终于爆发了。面对两十神经质的一老一少,他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妈是捡了个女疯子回来吗?
每每想起这事,水当当就会忍不住笑。尤其是方浩那张一本正经的脸绿的跟菜叶子似的,特别像。
想刭这里,水当当的嘴角开始上扬了。
“当当,快点啊!傻笑什么,过来陪奶奶着动画片。”
“恩,好。”水当当走过去,在老太太身边坐下。老太太专注的看着电视。完全没有注意到水当当的脸色已经变了。
水当当变得伤感了,她是来跟奶奶说再见了。她要回去了,这一个星期,她很自私的把自己藏了起来,没有和任何人联系,不知道,爸爸是不是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奶奶,我要回家了...”她轻声的开口,很轻...
但是,老太太还是听见了。她按下遥控机,关了电视。
“当当,想家了,那就回家去看看。对了,你家在哪?”奶奶反正没事做,要不去你家坐坐?老太太已经两眼放光了。
“这...奶奶,下次吧,我家现在不方便...”她回去,是想处理清楚和严澈的关系,所以,在她和严澈之间的纠结还没有解开之前,真的不方便招待一个这么重要的客人,房价奶奶对她来讲,真的就像亲奶奶一样。
“行,那下次,奶奶再去你家。”老太太也是懂得察言观色,水当当为难的样子她看在眼里,所以。你为难她。
“奶奶,我有时间就来看你,你不要不欢迎我。”水当当扑进方奶奶的怀里,说话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
“当当来,奶奶绝对欢迎!”老太太轻轻的拍着水当当的背,她本来希望当当多留些日子,好和浩子培养感情。这下,没戏了。
“谢谢奶奶。水当当由衷的说道。”
不知道,她和严澈分手之后,她还会不会觉得受伤...
是的,她是要回去和严澈说分手的...其实,她和严澈,很自然的就在一起了,两个人从来没有说谁是谁的男朋友,女朋友之类的...在一起的时候那么自然...也许分手的时候也可以很自然...
正文Chapter092
水当当失踪了一个星期,水父显然是越来越憔悴,而严澈,他几乎是要绝食了。三个人里就苏橙还像点样子。其实,她心里也很是担心水当当,到底是她把她养大的,当当总是很甜很甜的叫她妈咪,她对她也是有感情的。
“澈儿来,喝点粥。”苏橙将勺子递到严澈的嘴边,严澈空洞的瞳孔里没有一丝神采,呆滞的样子就像当初水当当生命垂危的那几日。苏橙的眼泪又掉下来了,这一家都是怎么了都?以前多么和睦的一家,现在确实这样分崩离析。
为什么说是分崩离析?很简单,水当当出走,水正翰把严澈当仇人,严澈意识游离,苏橙顾得上严澈就很好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粥勉强灌进严澈的嘴里,但是,没一会就从他做了倒流出来。苏橙看着特难受,这几日都是这样的,不管她喂她吃什么,他都给她吐出来。他没吼着要当当,但是,苏橙知道,他这变现分明就是在逼她,逼她放他去找当当。
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他一出院就容易晕倒,苏橙绝对不会放心让他出院的!
“澈儿,你就吧这粥喝了,妈马上把当当叫来,好不好?”严澈的呆滞让苏橙几乎把他当小孩一样哄了,但是严澈上过一次当之后,就再也不上当。
严澈依旧是打睁着空洞的眼眸,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苏橙的泪水顺着脸颊滴下来,滴在严澈的粥里,估计这粥该很咸了。
水父没有在医院里照顾严澈,他看到严澈呆滞的样子,想到他对当当做的一切,心里就一阵恼火,真想冲上去揍他。有些事,做过了才后悔,那已经来不及了!严澈到底是个20岁的孩子,想要真正的成熟,估计还得磨练纪念。
水父把能找的人都找了,去年,当当失踪了一个晚上,他接到医院的电话,现在,当当已将失踪一周,他不想再接到医院的电话了。他早就报警了,可是,那些警察,谁会真正的为人名办事?何况,茫茫人海,找个人也不容易。
他知道林雪雪是当当最好的朋友,连林雪雪都不知道当当去了哪里,还有谁会知道呢?出境记录显示,她还在国内,那么,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她出去散心,想一个人静静可以,水正翰的愿望就是当当千万别出事。
水正翰每天都在家里等电话,他望着电话机,几乎要把电话望穿…
……
水当当回了一趟她2和严澈曾经交往过的别墅,把她自己的东西都搬出来了,其实东西很少,没几样,她的东西几乎还在学校的宿舍里,她休学,可是,一直没回学校搬东西。
别墅里冷冷清清的,严澈没有请固定的佣人,只是请了依着钟点工,定期打扫整理一下。现在别墅里的沙发上积上了一层厚厚的灰,水当当拿了抹布拖把,开始打扫起来。她是千金小姐,是的,但是,她没有娇生惯养,基本的打扫她还是会的,就是做饭这茬,她承认自己一窍不通。
她把别墅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把门钥匙放在茶几上,踩着5公分的高跟鞋,慢慢地走到门口,她回头,看了一样她和严澈曾经的爱的小窝,现在物是人非了。她知道,只要她一关上别墅的门,她就再也进不去了,也不想进去了。
她望了一样茶几上的钥匙,关上了别墅的门,从此也关上她的心门…
水当当坐着出租车,她没有直接去医院,而是回了一趟家。她必须把从严澈家里带出来的东西都房子自己的房间里,这样,她去医院的时候就不会让严澈看出什么。水当当打开自家的门,惊愕的看到了水父,她轻叫了一声:“爸…”
水父猛的回头,看到水当当,他的泪水终于决堤。“当当,你是去哪了?”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憔悴的面容上满是皱纹,水当当看着一阵心酸,放下手里的东西就朝水父扑了过去,在水父的怀里狠狠的哭了起来,也许是被感染了,水父竟然也抱着水当当低声抽泣着。
“当当,回来就好,没事就好…”水父在水当当的耳边喃喃道。
水当当哭了好一会,才平复了心情。水父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她吸了吸鼻子,问道:“爸,哥他还在医院里吗?”
水父轻轻的点了点头,“你们…”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他现在有些搞不懂了。如果当当也喜欢澈儿,那么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叫他哥哥?可是,如果当当不喜欢澈儿,为什么会误会澈儿跑出医院?
“爸,我想去医院,我们一起去吧?”水当当抬头,期望的看着水正翰。水正翰点头,自然是毫无条件的答应了。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当当,你想清楚了吗?澈儿说他和那个女孩什么都没发生…这几日,女孩也没来过…”水父犹犹豫豫的开口,他的实现一直放在水当当的脸上,随时观察她的表情变化,果然,水当当眼眸黯了黯,随即又亮了起来。
“爸,你说什么呢,其实我和哥才没什么呢,好了,我们去医院吧。”
“好,爸爸去开车。”他看出来了,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不管当当做什么,他都无条件支持她!
水父和水当当来到医院的时候,苏橙正流着眼泪喂严澈喝粥,身后传来一声轻柔的叫唤,她的手顿在了空中。
“妈咪…”这声音,来自水当当。
苏橙转过头,看着水当当,可以说是又惊又喜,但是,又神圣的担忧着…她本来是一滴一滴的掉泪,这次啊泪水是一窜一窜的掉下来了。
“当当,你回来了。”苏橙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她知道,她打心底高兴当当回来,当当没事,可是,她真的笑不出来。
情绪反应最激动的还是严澈,他听见“妈咪”两个字,空洞的眼眸迅速睁开,在苏橙开口的时候,他已经掀开被子跳下床,在水当当要开头回苏橙话的时候,严澈已经朝水当当扑了个过去,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他没哭,没喊,只是紧紧的抱着水当当,水当当也不说话,苏橙和水正翰面面相觑,两个人都担心着接下来的发展…
水当当本是被动的被严澈抱着,但是,最后,她的手也忍不住爬上他的后背,她紧紧的回抱着他,他瘦了..她的新真的疼…
严澈的眼眶发红,水当当早已经泪流满面,两个人禁忌你的抱在一起,如果,不是医生进来大惊小怪一下,恐怕,他们会抱到地老天荒。水当当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他抱着她,最后一次她抱着他,以后,再不会了。
“他怎么拔掉点滴了?快点躺倒床上去,还想不想出院了?”张医生一进来就夸张的大叫着。对于严澈这个久病成良医的病号,张医生表示,他真的有点不想治他了。本来是小伤,也就断了两根肋骨,黑社会大家,谁不断几根骨头?一般病人抬进来,一个月就出院了,结果,严澈住了两个月还不出院,医院虽然能捞点钱,但是,他张医生的威名全给他毁了,多少人都开始当他是庸医了!
严澈在张医生一级说当当的强烈要求之下,终于躺回床上,但是,他很担心水当当又一次不见,所以,一只手仍是紧紧的抓着当当的手腕,水当当代替苏橙坐在严澈身边,代替苏橙喂严澈喝粥,粥碗依旧是苏橙端着,只是送勺的换成水当当。
严澈果真很给水当当面子,水当当送一口,他毫不犹豫的吃一口,水当当送两口,他毫不犹豫的吃两口,一碗粥难得一次,一点都没浪费的被严澈吃个底朝天。
严澈喝粥的时候,那双漂亮但是憔悴的艳梅一直盯着水当当看,他的当当…他觉得有好几个世纪那么久,好久,好久没看见她了…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手…
“当当,我…对不起…”从水当当进门,她面上的表情就一直很平淡,没有生气,没有伤心,严澈终于看不清她在想什么了。“我和白晓晨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脸色苍白,就连他的解释都苍白无力。
“你还饿不饿?还想吃什么?我马上去买。”水当当状似不经意的问,似乎直接忽视了他和白晓晨之间的二三事,他的解释,她觉得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
“当当,你必须听我解释,你要相信我。”严澈又激动了…
“你把我捏疼了…”水当当轻声的开口,在严澈松手的时候,她抽回自己的手,站的里严澈远远的。“我希望你把病养好,早点出院,可以吗?”她希望他能配合医生的治疗,她现在不想和她多说什么,不想刺激他…
“好。”他点头答应的很爽快。“你过来,别站的那么远,好不好?”他也有他的祈求…
水当当没有听他的话,反而转头对一旁的苏橙说道:“妈咪,哥哥就麻烦你了,我累了,想回家休息一下。”
哥哥!!!她又叫他哥哥!
正文Chapter093
当妈咪和恶魔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我在沙发上睡觉,不过妈咪过来抱我回房间的时候,我就醒了。眼角的余光还是没有胡烈恶魔得意的笑容,那被我咬伤的手臂竟然还绑着绷带?真是严重点的有够夸张,大狗针也就算了还要包扎伤口?
妈咪将我放在床上,我的眼睛马上就睁开了,我看到妈咪眼角的泪光还没干涸…突然间觉得惹妈咪伤心的人,其实不是他…而是我…
“妈咪,你会不会要他不要我了?”
妈咪的眼神似有些惊愕,她可能不相信我会这么问,妈咪温暖的手抚上我的额头,拂去我前额的刘海,在我的额前亲了一口,“傻当当,妈咪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这可是妈咪说的哦,当当会永远记住的!
…….
我决定为妈咪,在家里尽量不和恶魔一般见识,我只要做的只是等,等爸爸一回来就把他赶走。可是等到动漫频道每天一集的《名侦探柯南》都播出五集的时候,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这期间,恶魔又对妈咪有所要求了,他要妈咪给他买一台电脑。电脑当当懂得,电视上面看过,都是大哥哥大姐姐玩的,恶魔你不觉得你才6岁玩的有点早?
好吧,既然你买了一台那么大的电脑,那当当肯定不能少,当当也要不过当当要粉红色的,笔记本点乃。
但是…当当不会玩电脑…当每天一集的《名侦探柯南》看完以后,我就乖乖的爬上床睡觉了…恶魔还在他的房里,他总是在半夜三更,人不知我不觉时候爬上我的床。每天都睡的很香,我才不想等着踹他,不过我半夜总是回醒,因为睡的太暖了。
好吧!那该死的恶魔每天都抱着我睡觉。好吧!我承认被他抱着的感觉暖暖的,还不错。但是,这不带便我会让他继续霸着我的床!所以,只要我一睡醒,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踹他!
我每天只踹他一下,这一下有时候能够成功的把他踹下床,有时候不能。我不敢踹他第二下,因为恶魔说:“我每天只给你一次机会。”
连踹他都要给我机会,那我管他是一次还是两次?第三次,J诈的恶魔竟然哭着喊妈咪来,说我踹他?好吧,他说的是实话。就算我拼命摇头,妈咪还是信了。
“当当,哥哥才刚回来,妈咪希望你对他还一点,希望你们兄妹俩能够相亲相爱,答应妈咪,好不好?”
妈咪…她都那么说了…她的眼泪都在眼眶打转了…她都用当当向爸爸
撒娇买东西是祈求的眼神看着我了,当当还能吧恶魔怎么样?
今天,这个星期的第六集《名侦探柯南》播完了。我一如既往的早早就上床睡觉了,恶魔也一如既往的在他的房间与电脑奋战。
我不好奇他在干吗吗?no!我当然好奇。我也在他房门口偷看过,不过很快就被他发现了,他“嘭”的一声就把门锁上,以后,每天都不忘落锁。
好吧!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才不想知道你在里面干嘛?最好不是上黄铯网站。幼儿园小班的黄同学说,他爸爸经常上黄铯网站被他妈妈骂。我问黄铯网站是什么,黄同学亮出他的小鸡鸡,“look!就只这个。”
我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我就是智商再低我也知道,男人看什么小鸡鸡?所谓的黄铯网站一定不是什么小鸡鸡。本来我打算回来问爸爸的,但是怕万一爸爸也有看,那岂不是要被妈咪骂?所以这个黄铯网站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今天白天去隔壁邻居小月家里玩了,他哥哥人好好,真是让当当好羡慕!不停地从他家冰箱里掏东西出来给我和小月吃。难怪小月那么胖,一定是他哥哥养肥的
呃…当当还是不要想小月那么胖,幼儿园的同学都叫小月胖猪猪,我可是当当公主,我可不想叫什么当当小猪猪。
奇怪!现在都几点了?恶魔还不睡觉?当当今天吃太多甜食了,有点睡不着,我今天存了很多的力气,就是想今天这一脚绝了恶魔和我“同床公正”的念头,让他永远也不敢跟当当一起睡。
哈哈哈…就在我内心狂笑不已的时候,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没错,应该就是恶魔了。自从他开始锁起房门,我自然也不会忘了。不过我锁门也是徒劳无功,因为妈咪很快就吧备用钥匙给他了…
“咔--”门开了…
我等着他爬上床,我的脚已经蓄势待发,我就等着踹他,不揣他我都难受了…这一脚一定要让你再也不敢爬上我的床了!
我比这眼睛静静地聆听,脚步声近了,被子被掀开了,床被压扁了,他手摸过来了,就要抱过我比他娇小的身子…
机会来了,我踹!
“砰!”这一脚果然给力,恶魔摔下床的声音还真是大声…大概惊动了,隔壁的妈咪…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妈咪一脚焦虑的冲过来,抱着地上的恶魔,将他的身体放在我的身边,这是我有些心虚了,我缩在床的角落,一句话也没说…眼泪就那样掉了下来…
“澈儿,你没事吧?摔哪儿了?让妈咪看看。”看妈咪一脸焦急,对恶魔上看下看,左翻右摸的样子,我的心里特别难过…在妈咪的心里…恶魔才是最重要的吧…
“妈咪,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来。”
我听错了吗?恶魔没有向妈咪告状还帮我掩饰?是不是明天的太阳会从西边出来?
“妈咪,您赶快去睡吧,明天一早您还要去机场接爸爸呢。”
什么?爸爸明天就要回来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澈儿,和妈咪一起睡吧?”妈咪恳求的望着他…为什么妈咪不这样求我?她不用求我,她只要告诉我,告诉当当妈咪想和当当一起睡,当当一定不会拒绝的,可是,妈咪为什么不要当当…为什么要这个从孤儿院里来的恶魔?
“妈咪,您赶快回去睡吧,明天一早您还要去机场接爸爸。”恶魔语气坚决的将刚刚的话再说了一遍。
妈咪看我的那个眼神…我懂…是嫌恶的…我知道,妈咪不会相信恶魔说的,是他自己摔下去的。就算用脚趾头想,妈咪也知道是我干的好事,现在,当当被妈咪讨厌了…
“别哭了。”黑暗中,恶魔的声音在朝我靠近…
“你的得意了吧?现在,妈咪讨厌我了!”难过,太难过了,我怎么能不哭呢?
“听着,以后,你一级机会都没有了。”
“唔…”黑暗中,是什么封住了我的唇…软软的…湿湿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反应过来…恶魔又吻我了…只是,这一次,我吧舌头都伸进我嘴里了…
呕…恶心…
“以后,你踹我一次,我就吻你一次。”
我瞪大双眼,恶魔如鬼一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在黑暗的房间里面…久久回荡着…
正文Chapter094
“严澈,你真的很幼稚。”水当当轻声开口,视线放在他纠结的脸上,其实,现在她的心里很纠结。他睁开了齐言的手,白皙的手儿抚上严澈的脸庞,抚平他禁皱的眉眼。
“当当,别走…”严澈的眉在水当当的手离开之际又皱了起来。他祈求的看着水当当…
“严澈,我还当你是哥哥,所以,过去的是事情我们都不提了,好吗?”水当当绕过严澈,率先走下食堂外面你的台阶。外面的阳光一下子照到她的身上,她转头,对着严澈和齐言,小的灿烂。“对了,你们一个是我哥哥,一个是我弟弟,大家都是一家人,希望你们能成为好朋友。我先回宿舍睡觉了,下午还要上课,再见”她朝两人挥了挥手,然后,大步迈开,状似轻松的走了。
水当当的反应和变现,让严澈和齐言目瞪口呆,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一家人?彼此的嘴里都传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
傍晚的时候,严澈来接水当当,他希望水当当能够回去和他一起住,水当当和他一起吃了晚饭,坚决要他送她会宿舍、当时水当当水了一句话,让严澈觉得世界又充满了希望。
“严澈,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重新开始意味着一切从头再来,用另一种方式,发展两个人的感情,也学更好。
“好,当然好。”严澈当时就迫不及待的点头。“那我不是你哥哥了?”严澈小心翼翼的问。
“噗嗤--”水当当一听就笑了,“当然不是,一直都不是。”这一点,他从五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当当--”严澈一激动,一把将水当当拥进怀里,迫不及待的薄唇就要凑上水当当的红唇,水当当忙捂住他的嘴。
“等一系,我的话还没讲完呢!”水当当大眼瞪着严澈,真是死性不改,动不动就想亲她。
“好,你说”严澈嘴角上扬,早已经将两人之前的误会抛到九霄云外了,当当会这么水,说明她已经原谅他了,这个人是让他无比兴奋!
“我要追我三年。”水当当正经严肃的道。三年的时间,她应该毕业了,而他们也都会长大…
“什么?三年?”严澈当下脸就黑了。三年是个什么概念,他去美国已经三年了,他不想再来个三年让他痛不欲生。
“三天。”他愤愤的开口。
水当当瞪大眼,谁追一个女孩子追三天就答应的?呃…好吧,这情况可以有…
“三年,你爱追不追,现在,马上送我回宿舍!”她假装生气的道。
“好,三年就三年。”严澈咬牙同意了,“这三年,你不会都要住宿舍吧?”他轻声的开口问,很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怕,他怕给他的答案会让他揪心的疼。
“答对了。”水当当大声回答着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严澈用力收紧双臂,更加抱紧了她,“我不允许!”他在她的耳边吼。
水当当艰难的抬手,揉了揉耳朵,严澈,还真是和以前一样霸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改了他的霸道无理?
最后,在水当当的坚持下,严澈中越答应了三年的爱情长跑之路,只不过,想到又是三年不能同居的煎熬,他真的是揪心的疼。
那天晚上,他送水当当回宿舍,第二天就去公司吧李良同志解放了,李良同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拉着他的胳膊,说他终于可以去泡妞了,感谢佛珠,拯救了严澈。
严澈一脚把他踹出了办公室,内线了张秘书,张秘书一进办公室,看到琴琴大总裁,热泪盈眶啊!“严总,你终于来了!”两个多月不见,严总真是越来越帅了。而且,那张冷冰冰的脸上,还增了不少温度,张秘书好欣慰。
严澈看到张秘书花痴般的衍生,不以为然,开口便问:“张秘书,追女孩子怎么追?”严澈没有追认的经验,他以前只知道当当是他的,就是他的,没想到,现在竟让要去追本来就是他的当当。
“呃…”张秘书瞪大眼。听说严总是被他养父揍的躺进了医院,是离特助术偶的,她对内外都封锁了消息,所以,这事天知地知李良只,公司里其他同事都不知。张秘书不是没想过去看严澈,只是李特助说了:“非诚勿扰!”
张秘书不懂了,明明是诚心要去看严总的,作为副总裁秘书,总裁住院了,秘书没理由不闻不问的。
“张秘书,你还是别去了,人家要见的不是你,你去了还不是自讨苦吃,找骂呢。”李良凉凉的说着。
张秘书听了,吓着了,严澈平常待人冷冰冰的,但也是一个有礼貌的人,怎么会随意骂人?但是李特助说的话,不能不信,所以,她也就没去了。现在,严澈一回来,不但不关心公司的运营情况,而且,一开口问的是怎么追女孩,这会,严总是想追谁?小mm玩腻了?
当当…是啊,当当早就是他的女人了,可是,他做错事了,把他吓跑了,现在,她要他把她追回来,他可以理解。他握紧拳头,说明,其实,他不理解,该死的!三年!为什么是三年!严澈几乎是咬牙切齿。
张秘书看见他的表情,愣了愣,她心里不由得想着:难道是那个女孩把严总抛弃了?所以,严总决定找个新的?
“严总,你还用追认吗?只要你说句话,不管是幼(和谐)女熟女,她们倒追你都来不及呢!”
“我问的是怎么追女孩!”严澈终于被张秘书的多话惹恼了,他吼了一声,握紧的拳头一拳打在办公室上。
嘭--好大一声,张秘书吓了一跳。“送花,先送花!”她急忙看口。总裁的办公室那是上等的好木啊,办公室稳稳的,没有裂痕,倒是严澈的手,张秘书替他心疼了一把。很痛吧…瞧瞧,都出血了…
“说具体点!”严澈继续吼。
“比如,送玫瑰花,每一天送一朵,第二天送两朵,第三天送三朵,依次类推…”张秘书出了个馊主意。
严澈在心里算了下,每天加一朵,那么一年365天,要送三年,就是他把全市的花店都抱了也不够送。他瞪了张秘书一眼,张秘书的馊主意被他用眼神否决了。
“那个,严总,你要追女孩子?”张秘书还是决定再次确认一下,是否是严澈要追认,还是严澈追,那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是”严澈很大方的点了点头。
“那严总,不用送花,只要你说一句‘做我女朋友好吗?’我保证那个女孩马上点头答应。”张秘书出了个好主意。
严澈瞪了张秘书一眼,如果可以这么简单,就好了!“她说要追三年。”他开口补充道。随手拉开抽屉,拿出一包熊猫,抽了一根烟出来,点上火,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他没有烟瘾,但是,他烦躁的时候喜欢抽烟。
“三年?”张秘书不可思议的瞪大眼?是谁这么大魅力?要她们万人迷严总追三年?“严总,三年啊…”这时间还真是有点久,张秘书已经想不到什么馊主意好主意了。“基本上追女孩子松松话,约约会,看看电影,买点小礼物,那些女孩子都喜欢的。”她只能大概的说一些基本策略,仅供参考。
“好,送花,张秘书,立刻定一朵最好的玫瑰花送到科恩二年级的水当当手里。”他不可能送三年话。如果,送到99朵的时候,当当还没改变主意,那么这话就不必送了,他答应水当当追她三年,只是缓兵之计,他根本不可能再等三年的!三个月,就三个月!
“是,严总。”张秘书很专业的点头答应了。“那如果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先下去了?”
水当当,张秘书觉得这名字特别耳熟,她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可不就是那个漂亮女孩嘛!严总被甩了,现在是要追回来?
“嗯,你先忙你的,别忘了送花。”严澈不忘提醒张秘书送花的事。当当要想他追她,那么他就很努力的追给她看。
“是。”张秘书转身,拉开玻璃门把手,眼看就要出去了,身后又传来严澈的声音。
“张秘书,叫销售转身的张经理和财务部的郑经理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严澈的声音又恢复最初的冰冷。
“好的,严总。”张秘书顿了顿,终于走出办公室,谁说严澈不关心公司的运营状况?原来,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法眼。销售部这两个月售出了几百万套软件,可是,财务部那边的账务却和销售记录对不上,这其中的原因李良代任总裁的时候已经查过了,一切都完美的找不到蛛丝马迹,究竟是谁背后动了手脚,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张秘书下楼的时候,心情很好,因为严总会来了,所有的谜团都会解开,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那个私吞公司财务的人定会被揪出来!
现在,最重要的,她还是死打电话订花吧。
正文Chapter095
严澈的花送来的时候,水当当正在学校里上课,赶上上课时间了。送花的店员是个看起来很腼腆的男生,和水当当她们差不多年纪,他在水当当的教室外面探头探脑,那老师终于怒了:“同学,请不要站在教室门口影响别人上课好吗?”
那个男生一声,果然脸红了,水当当是英语系的,念的是商务英语,所以,教室里面基本上都是女学生,腼腆男生脸一红,大家就哄的笑开了。那个腼腆男生的脸更红了。
“老师,我不是学生,我已将毕业了…”腼腆男生很腼腆的开口…
“不是学生站在外面干什么?”那老师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忍不住鄙视着:“现在是上课时间,不是求爱时间!”老师的生硬越发地严肃了。
“不是…老师…我…我…”腼腆男生实在是太腼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什么我?赶快离开,别站在门口了啊!”这个老师今年40多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