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终于鼓足勇气冲了出去,视线在爸爸以及园长身上扫了一周,那啥?那报纸去哪了?
“当当。”爸爸看到我,叫了我一声。我抱着爸爸的大腿,眼珠子往校长室里瞄。恶魔面无表情的站在妈咪旁边,妈咪抬头双眼期盼的望着园长。
“水夫人,你们先带他回去吧,下个星期再来。”园长的看着恶魔。“水清澈小朋友,幼儿园是一个大家庭,每个小朋友都应该相亲相爱的。打架和暴力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园长老师希望一个星期以后看到一个文明礼貌的水清澈,你说好吗?”
这会是园长双目期盼的看着恶魔。恶魔冷着脸,明亮的大眼没有看向园长,反倒朝着当当看过来。当当赶紧朝他使个眼色,拼命的点头,用唇语对他说好。
当当至少向恶魔演示了不下十遍,甚至妈咪在恶魔旁边也是轻轻的拉着恶魔的衣角,在我和妈咪的不懈努力之下,恶魔的金口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好。”
……
晚饭过后,做完每天的例行公式--看柯南,洗洗睡。当当就爬到了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玻璃窗户外面,星辰满天,当当躺在床上,思考着究竟是要数星星还是要数绵羊?
在当当的一番挣扎之后,终于决定了:不数星星也不数绵羊,去恶魔房间看看恶魔在干什么。恶魔依旧是每天晚上吃完饭就回房间,关在房里面,都不出来一下。
今天园长让恶魔在家面壁思过一个星期,当当想,恶魔肯定开心死了。因为他巴不得天天都在家里玩电脑,他根本就不喜欢上幼儿园。
当当很轻易就推开恶魔的房门,奇怪了,他今天怎么不锁门?以前他怕当当偷看,总是把房门锁的紧紧的,当当对他的这种小人行为嗤之以鼻!当当又不会抢他床睡,他有必要锁着门吗?
恶魔果真埋头在电脑前,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看到是当当,竟然没有说一句话,转头,继续和电脑奋战。奇了怪了,他不赶当当出去吗?
看到恶魔粉蓝色的床铺,当当的心里小小的邪恶了一下。脱了鞋子,当当非常麻利的爬上恶魔的床铺,拉过被子,惬意的假寐起来。
当当等着恶魔发脾气,等着恶魔赶当当走,可是,当当等了很久,等到绵羊都数到1000只了,恶魔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当当睁开眼,吓!吓了一跳,恶魔竟然无声无息的站在床边。那双如窗外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盯着当当一眨也不眨的,当当莫名的有些心虚起来。
“那个,你睡过我的床,我也来睡你的床,我们扯平了。”当当要有底气,当当不能心虚。
“我的床有没有比你的床温暖?”恶魔掀开被子,身子像蛇一样,一溜烟钻了进来,那双手像往常一样,准确无误的抱住当当的小肥腰。
当当脸上热热的,小小的心跳的异常的快。呼呼 ̄平静!平静!以前恶魔抱着当当的时候,当当就只有生气的感觉,可是今天,感觉好奇怪,好奇怪…
难道…恶魔的床真的要比当当的暖?
呸呸呸!金窝银窝比不过当当的被窝!当当的被窝才是最暖的!
“那个,你…你…”当当有些问不出口,好奇杀死猫,当当怎么也找不找爸爸今天拿给园长老师看得报纸,于是,好奇心很重的当当怎么也睡不着了。恶魔在幼儿园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当然是恶魔最清楚了。
“我什么?”恶魔将当当拥近他怀里,当当靠着他的胸膛,能够清楚的听到恶魔心脏跳动的声音,那节奏好像没有比当当的慢多少啊?
“你太瘦了!”啊?不是啊!当当不是要说的这个啊!
“我以后会胖起来的。”恶魔轻声轻语,说话的口气竟然异常的温柔。当当完全不适应了,邪恶的恶魔转性了?
“那个…那个…你…”哎呀!谁管你是胖是瘦了,当当就很想知道你在孤儿院里发生过什么事!
“有话直说。”恶魔的手竟然摸向当当的小PP…
“啊 ̄你在孤儿院里出过什么事?!”当当一个惊慌,脱口而出。那恶魔伸向当当小PP的魔爪就顿在当当的小PP上。当当难受的往上挪了挪身子,双目正好对上恶魔的眼神。
“你很想知道?”恶魔立马转性了,声音冷的就好像来自地狱一样,他双手一收,当当的鼻梁撞上恶魔的下巴,唔…好疼…
当当有些怯怯的点点头,唉 ̄好奇撞死当当的鼻子啊 ̄
“那我就用行动告诉你 ̄”
恶魔说完,捧起当当的下巴,在当当无比惊愕朱唇微张的时候,恶魔的吻盖了过来。
唔…该死的恶魔,又亲我!当当的再再再再…吻都没有了…
被恶魔吻住的当当,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忘记该追究恶魔那句“那我就用行动告诉你”背后的含义…
19无奈时光飞逝去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当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吓了一跳,吓!这不是当当的粉色王国,那白色的原始墙壁,还有揽在当当腰间的手臂,非常明显了。
此刻当当躺的床绝对不是自己的,而是恶魔的!仔细回想一下,当当昨天晚上是怎么睡着的?数绵羊?数星星?NO!不是,不是!当当记得好像是恶魔亲了当当,然后当当傻了,恶魔抱着当当没有继续动作,也没有说话了…
当当傻着傻着就不小心睡着了,汗滴滴…在恶魔的怀里当当好像特别爱睡,特别能睡。小心翼翼的拿开恶魔揽在当当腰间的手臂,当当蹑手蹑脚的从另一侧爬下床。当当得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去,要是爸爸看到当当和恶魔一起睡,一定会很生气的!
而且,趁恶魔不注意的时候偷跑掉,恶魔一定会很奇怪,会不会以为昨天晚上做了梦?梦里面有当当呢?
当当要关门的时候,特地朝床上的恶魔看了一眼,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恶魔明亮的大眼分明是睁开的,而且脸上的表情似乎饶有兴味。
当当闭上眼,晃了晃脑袋,错觉!一定是错觉!当当下床的时候,恶魔明明就睡的很香,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盖在脸颊上,皮肤细腻,鼻梁挺立,嘴唇很薄,鼻尖呼吸均匀,一副睡的香甜的样子。恶魔天生丽质的容颜,唉 ̄ ̄ ̄当当真是羡慕嫉妒恨呐!
当我睁开眼再次望向恶魔的时候,恶魔双目紧闭,侧身躺在床上,睡得香甜。当当终于确定刚刚所看到的是错觉,于是轻轻的关上房门…
当当那时候不知道,房门内,那当当以为睡的香甜的人,在房门关上的刹那瞬间睁开了双眼…
……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星期,关于恶魔在孤儿院发生过什么“悲惨事件”的疑问也在这一个星期之内被当当抛到了九霄云外。当当适应能力极强的投入到新的学期中,当当女王将我们班(就是当当的王国)治理的井井有条。
一个星期后,恶魔回到了学校,他依旧是一副对人爱理不理的样子,虽然女生们都知道他会打女生,但是,那个B2班的方媛媛居然很没骨气的第一个原谅他,于是,恶魔又成了女生心目中的酷哥,黑马王子…
那方媛媛知道我是恶魔的妹妹以后,竟然主动和我套近乎,并且很经常给当当买德芙吃,当当一向大人有大量,她说这巧克力和澈哥哥(澈哥哥?当当呕了…)一点关系都没有,全是为了那天推倒我向我道歉。
既然是道歉礼,当当有什么理由不收呢?于是那段时期,当当吃了很多巧克力,当当变瘦的愿望没有实现,反倒更胖了。
方媛媛常常想要到当当家玩,哼!当当怎么会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她不就是想见恶魔吗?好,当当就满足了她的愿望。当方媛媛多次来当当家见恶魔未果之后,(恶魔总是锁在房间里玩电脑)她终于再也没有向当当要求要来我家了。
然后,时间流逝的飞快,那段时间,恶魔没有溜进当当的房间里面抢当当的床睡,当当更不需要以牙还牙抢他的床睡,那段时间,恶魔似乎是在躲着当当…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恶魔要躲着当当?而且恶魔明显变的低调了,低调到在家里,当当几乎感觉不到恶魔的存在了…尽管,妈咪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他,爸爸还是大声呵斥恶魔少玩电脑,早睡早起…
到当当上大班的时候,恶魔升学了,小学一年级。上小学的恶魔向爸爸提出要学习跆拳道的要求,并以当初当当向爸爸提出想学空手道的理由为理由。爸爸很快答应了他,于是乎,当当就更没有机会见到恶魔了…
恶魔升学以后,就不在幼儿园读书了,刚开始的时候,那方媛媛还会给当当买“所谓道歉”的巧克力,虽然这个歉道了一年多,但是当当还是欣然接受,并时不时的帮她往恶魔房间里面塞小信封。
那时候,恶魔在当当家的营养跟上了,果然吃苗条了,不是原先的骨瘦如柴,看起来更帅,更有型了。那方媛媛看见他,哦,不止方媛媛,就是全幼儿园的女生看见恶魔不是绊倒就是撞了小树干,恶魔一瞬间从黑马酷哥升级成了幼儿园的园草。
恶魔升学离开幼儿园,那方媛媛的“小信封”经过当当的手传了好几封以后,都没有得到回音,方媛媛终于打算放弃了…就在这时,园里又转来一位小朋友,名叫方逾。
那方逾也是小帅哥一枚,不爱说话,面上也是不带表情的,堪称恶魔第二,俗称酷呆了。方媛媛同学的第二春又来了,于是,当当再也没有收到“歉礼”,那方媛媛也不常来和当当套近乎。
然后,幼儿园里胜传:新任园草遭遇方家大小姐猛烈的巧克力攻势,依然屹立不倒,对方大小姐不屑一顾…看来,这方媛媛的追男道路极其坎坷…当当对她表示同情。
基于没有巧克力吃等种种原因,幼儿园大班下学期的时候,当当迅速的瘦了下来,那苗条的样子,每次和妈咪出门拜访邻居朋友,当当总是遭遇夸奖:“这娃长大后肯定像她妈咪一样水水的,是个美人胚子。”
像妈咪?这么说当当听了非常高兴。于是,在幼儿园的时候,N个男生给当当买巧克力等好吃的,当当通通分给班里的女生吃,当当自己发誓再也不吃巧克力了,因为,当当要长的像妈咪一样漂亮,将来嫁给像爸爸一样帅的老公。
与恶魔相安无事的日子倒也过得飞快,只是,在家里吃饭或者看到恶魔的时候,他总是避开当当的眼神…他和当初那个总是喜欢盯着当当看的恶魔差了好多…
恶魔的低调让妈咪像从前一样,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陪当当,当当感觉像是回到了没有恶魔的日子,于是,当当便再也没有想过要赶恶魔走了。
只是,当时当当并没有想到,恶魔的低调仅仅维持了六年。
六年后,当当十三岁,上初一,恶魔十四岁,上初二。
六年后,那个可恶的恶魔,又回来了…
恶魔,他根本就没有变,他原来一直潜伏在当当的身边…
20我的等待你的出逃
博学、创新,明德、诚智。这是飞扬中学的校训。
飞扬中学是我们这相当有名的私立中学,设有初中部和高中部,初中部和高中部之间隔了一个2500平米的游泳池。飞扬中学无论是教学设备还是师资力量都是最高级的,而且其花园式的环境和极高的升学率,使得飞扬中学深受那些有钱家长的喜爱。
这其中,也包括当当的爸爸。当当升学上初一,爸爸就非得让我在这个学校念。
当当不愿意了,不是因为恶魔就在这个学校,而是当当很想考公立的中学。当当上的幼儿园是最好的私立幼儿园,小学也是最好的私立实验小学,现在当当上初中了,还私立就没意思了。
当当瞒着爸爸和妈咪考了我们市里最好的公立中学,并且成功的收到录取通知书。当当无比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爸爸妈咪,爸爸张大眼睛显得特别吃惊。
“市一中?你考了市一中?”啥?爸爸的眼神好像很崇拜当当,那表情似乎很骄傲的样子,我以为当当私自做的决定,爸爸一定会火冒三丈才是,但是爸爸的表情好像还挺高兴的?
“是…啊。”当当有些怯怯的点点头,爸爸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当当还不确定。
“当当,你真是爸爸的好女儿啊!”爸爸一把将当当抱进怀里,在当当脸上吧唧一个吻。“考的好,考的太好了!呵呵…”爸爸开心的笑出来。“当当,你果然是爸爸的骄傲啊!”
啊?这是什么状况?爸爸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
“当当,市一中可不是谁都能考的,我们的当当很厉害,爸爸真是太高兴了!”爸爸嘴凑过来又想在当当脸上吧唧一下,当当赶紧伸出纤细的手挡住,爸爸的吻落在当当的手心。
“爸爸,你同意我去市一中上学?”当当睁着圆圆的眼睛,无比期待的看着爸爸。
“同意,当然同意了!”爸爸抱起当当,让当当坐在他的大腿上。呃…当当怪难受的…当当都十三岁了,爸爸怎么还那么喜欢抱着当当啊?可是当当好像不喜欢爸爸抱着我…
“嘭!”
本是和妈咪一起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恶魔突然将手中喝着的可乐罐子砸在了地上,酱油色的可乐全洒在我们家雪白的地毯上,很快的渗了进去…
“我不同意!”恶魔站了起来,一脚踩在那可乐罐上,脸上表情愤恨的瞪着我。
当当怒了,恶魔你啥意思?你破坏我家的公物也就算了,你现在还想干涉我的读书自由?“喂!爸爸都同意了,你凭什么不同意?”当当也表情愤恨的瞪着恶魔!
“总之我不同意!”恶魔态度强硬,冲上前一把将当当从爸爸的怀里拉下来,当当一屁股坐在地上,还好我家的地板铺着厚厚的毛毯,当当的屁股没有摔疼,但是当当的面子摔没了。
“澈儿,你干什么?”爸爸把我从地板上拉了起来,怒目瞪着恶魔,表示对恶魔的行为很不赞同。错!不是不赞同那么简单,而是很生气!
当当坐在爸爸的身边,眼眶中的泪水在打转,一副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虽然当当的屁股不疼,但是,当当还是努力的表演成很疼的样子。
妈咪伸手将恶魔拉到她面前,“澈儿,你怎么能动手呢?万一当当伤着了怎么办?”
“妈咪,我不同意当当去市一中上学。”
妈咪将恶魔拉到身边坐下,我们四个俩俩对望。妈咪美丽的柳眉紧紧的皱着,无论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充满祈求,“当当,既然你哥哥不同意你去一中,那你就不要去了,好吗?”
什么?妈咪为什么总是站在恶魔那边?当当看着爸爸,希望爸爸能站在当当这边,替当当说话。可是,沉默的爸爸让当当好失望。爸爸真的很爱妈咪,只要妈咪的要求,爸爸无论如何都会达成。当当也希望能像妈咪一样,将来能有一个那样爱自己的老公。
“澈儿,你说,你不同意当当去一中的理由是?”爸爸终于开口说话了。
就是,就是,恶魔,你凭什么不同意啊?
恶魔沉默了片刻,状似思考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一脸坚定:“总之,我就是不同意。”
切!不同意又说不出理由?什么意思啊?
“既然你说不出理由,那么当当就去一中念,反正市一中和飞扬中学也很近。”
点头,当当拼命的点头。爸爸,你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市一中啊,多好啊,哪里像私立中学,都是有钱的趾高气昂的人,当当就要去市一中和淳朴的小老百姓混在一起!当当一脸得意的看着气煞了的恶魔。
“哼!”恶魔站了起来,一脚踢在茶几上,“嘭!”茶几应声倒地。额的神啊!恶魔的破坏力真的很强,刚刚毁了我家的地毯,现在又把茶几打翻了,恶魔那练过跆拳道的身手果真不是盖的,我们家的玻璃茶几上面很有爱的裂了一条缝。
爸爸,骂他!
“当当,走,上楼睡觉去,过几天爸爸去给你办入学手续。”爸爸牵起我的手,我跟着爸爸上楼,不情不愿的。当当对爸爸好失望,恶魔破坏公物也不骂他!不过,当当仔细想了一下,爸爸不理恶魔好像比骂恶魔还要来的伤人,于是,当当立刻转悲为喜,拉着爸爸的手,一蹦一跳的上楼去。
……
半夜,当当从床上爬了起来,能去一中上学让当当兴奋不已,躺在床上把绵羊和星星都数了一遍还是睡不着。抱着本本,登上QQ,没一会儿,QQ的小企鹅头像就闪动了,自动弹出了一个对话框。
我不是黑马:(一个愤怒的表情)
当当习惯性的点开他的个人资料,看到他的QQ签名上写着:我默默的等你长大,而你却默默的从我身边逃开!
呃…默来默去的,很深奥…
这网友当当还是第一次见,奇怪,这人居然反其道而行,第一次聊天不是发来“你好”或握手的表情,而是发来一个怒火中烧、头上拿刀的表情。真有策略,他成功的勾起了当当的好奇心。
水中鱼:你不是黑马难道是白马?
我不是黑马:不许你去一中念书!
看到这句当当一时没反应过来,仔细想下,不许我去一中念书的人,除了恶魔好像目前还没出现第二个。
水中鱼:你是恶魔?
我不是黑马:我不许你去一中念书,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好了,不用怀疑了,这个不是黑马,也不是白马,而是黑客的家伙,他就是恶魔!奇了怪了,我不记得我有告诉恶魔我的QQ号,更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加了这个“黑客”的,难道,真的是恶魔黑进来的?
管他黑了还是白了,总之他没有权利命令我做任何事情!当当决定不理恶魔,退了QQ,关了电脑,准备熄灯睡觉。恶魔真的让当当很不爽!
“咔 ̄”开门声。
当当抬头望去,只见恶魔反手锁了门,站在不远处,一脸铁青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当当。当当举在半空中、想要按开关的手像被冻住了一般,高举着,竟然不知道要放下来。
一脸错愕。
恶魔,你进来干什么?
21空手道VS跆拳道
恶魔是有多久没有出现在当当的房间里了?是有六七年了吧?恶魔竟然还留着当当的门钥匙?啊?呃?哦!恶魔蓄谋已久,居心叵测!
“你来干什么?”当当赶紧缩回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不得不瞪着恶魔,本来当当对他是不屑一顾的!
恶魔慢慢的朝我靠近,那吃人的眼神让我全身都毛骨悚然起来,晕,我竟然有些怕他?
“你、真、的、非、去、一、中、念、不、可?”恶魔咬牙切齿,杀人的目光和当当有些怯懦的目光相撞,吓,当当不要看他了!
别过脸,我意志坚定,声音颤抖:“我…就是要去!”废话,都考上了哪能放过这个机会?何况市一中是市里最好的公立中学,连爸爸都觉得我去市一中念书让他很有面子,有几个有钱的纨绔子弟、千金小姐能考上公立学校的?
像当当这样的千金小姐考上公立的学校自然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这么骄傲,当当为什么不去念?
就在当当在心里无限骄傲自满的时候,恶魔已经动作迅速的爬上我的床,一只脚伸进当当的被窝里,企图钻进当当的被窝。
要是现在当当还睡小时候的那张床,肯定装不下恶魔和我,可是,当当早已经换了一张很大的床,装着恶魔和我还绰绰有余。
所以,当当要阻止恶魔的动作。恶魔的脚伸进来,当当的脚也踢出去,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在恶魔的小腿肚上,恶魔吃了痛,闷叫一声,可那脚却还是继续往被窝里钻。当当要踢第二脚,这会恶魔学聪明了,很准确无误的闪过了当当的攻击。
当当怒了,一脚踢开被子,好吧!咱们就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看是你的跆拳道厉害还是当当的空手道厉害!
当当从床上一跃而起,摆起了开打的架势,恶魔也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交叉在胸前,饶有兴味的看着我。当当那个心疼啊!恶魔的脚踩在当当软软的床垫上,床凹了好大一个坑!
恶魔,你给我下去!抬起一脚就朝恶魔的左肩踢过去,恶魔肩一闪,当当踢了个空。床太软,当当收脚的时候站立不稳,险些从床上栽了下去。眼角的余光瞄到恶魔嘲笑的眼神,当当怒瞪恶魔,他嘴角上扬,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一改刚进门时的一脸冷厉。
“你笑P啊!”当当非常不文明的向恶魔吐槽。
恶魔看着像只母老虎一样发飙的我,笑意更深了。“你打不过我。”恶魔顿了顿,抬手比了比一个高度的落差。“第一,你长的太矮了!”
鄙视!当当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鄙视!好吧…当当才要上初一,个子是一米五五,当当觉得已经算高了,可是!恶魔才要上初二,个子已经长到一米七二,当年那个瘦不拉叽的恶魔已经远去,现在的恶魔长的又高又帅,身材又该死的好,属于典型的衣架子,也就是说,啥款式衣服往他身上一套,他都能穿出又帅又酷的味道来。
当当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因为现在的当当就像当年的恶魔,瘦不拉叽的,身材扁平,该凸该翘的还都没有。好吧,那是因为当当年纪还小,当当那个啥还没来,所以当当还有发展的空间。当当每次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那第二呢?当当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恶魔。
“第二,你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打得过我跆拳道黑带?”恶魔的表情异常臭P!
鄙视!这回换当当鄙视恶魔了!当当从二年级开始学的空手道,学了四年多了,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冠军亚军季军赢回来。恶魔一年级开始学跆拳道,他一个小P孩能学到啥?现在才要上初二就是跆拳道黑带,他当跆拳道那么好学?要是那么好学那我早就去学跆拳道了!
好吧!第一条眼睛看得见当当承认了,可是第二条当当就是不服!看着恶魔脚下的那个坑越来越深,当当发誓非把他打下去不可!
抬腿又是一脚踢出,这回当当学聪明了,要踢就踢男银的命门,所以,踢恶魔的那里保证他一招“毙命”!但是当当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恶魔非常神速的架手挡在那里,当当踢到恶魔的手,一个反弹,当当站立不稳,那摇摆不定的身子眼看就要往床下栽去。
摇晃的手臂被一只手准确的拉住,恶魔一个用力,当当没有往后栽,而是往前倒去,非常非常不幸,当当就倒在恶魔的身上,那鼻头也很倒霉的撞在他的胸口上。
“好痛 ̄”痛呼出声。
“我看下有没有流鼻血。”恶魔显得非常关心我。我抬起脑袋,朝他望去,他一脸焦急的样子,还真关心的有点像那么回事。
然后,他笑了,当当呆了…恶魔露出他洁白整齐的样子,他那张漂亮的脸加上那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这一刻的恶魔,看起来好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温暖…阳光…
“还好,没有流血。”恶魔温暖的笑容变的邪魅了,“当当,你还想这么压着我到什么时候?”
呃…当当这才意识到两人身体的异样,当当小小的身子贴着恶魔,贴的紧紧的,连一丝缝隙都没有。吓…这什么状况?当当的脸一下子红了…
手忙脚乱的当当挣扎着想要从恶魔身上爬起来,可是!恶魔的手扣在当当的纤腰上,他什么意思?是谁说的当当压着他了?说得好像当当是故意的一样,现在谁才是故意的啊?
“喂!你不放手我怎么起来?”可恶的恶魔!还不放手!
啊 ̄ ̄ ̄
恶魔一个翻身,原本压在恶魔身上的当当反倒被恶魔压在身下了。他的手游移到当当的胸前,当当穿着蕾丝睡衣,薄薄透透的,胸前的小点点都隐约可见,而该死的恶魔的手就摸上当当的点点。
咦 ̄当当想哭了…小时候恶魔只是亲我,抱着我睡,从来没有这么摸着我…现在他的手就在当当胸前的点点上游移…当当的身体好奇怪,瞪着大大的眼睛,当当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啧啧啧…这么平?”恶魔皱眉。
啥?嫌弃我?嫌弃我就不要摸!
“摸摸会变大的。”恶魔一副了然的样子。
什么?恶魔你会读心术不成?你怎么知道当当心里在想什么?
“你非去一中念书不可?”
怎么又绕回这个问题了?
“对,非去不可!”晕,连头当当都点不了,难道恶魔会点岤?恶魔摸的当当全身都麻了…
“我在等你长大,可你长大后却要逃开我?”
What?恶魔你说话就说话,别往下摸啊!还有,你那话什么意思?什么等我长大,什么逃开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唔…恶魔!你…你…你…你…你又亲我!
唔 ̄
22噙兽不如的东西
可恶的恶魔!居然又亲我!当当现在可不是五岁的小女孩,当当现在十三岁了!十三岁啊!妈咪说,当当长大了,是个小姑娘了,也快要留不住了,当当就郁闷了,我哪里会留不住?当当现在已经不想要离家出走了啊!
舌头!恶魔你又伸舌头进来。当当的嘴里又没有糖,你舔什么舔?啊 ̄你不舔,你换吸的?恶魔你真有够恶心的,当当的口水你也要吃!
挣扎,当当拼命的挣扎,可就是挣不过恶魔的钳制,他长的比我高,也比我壮,他的胸膛紧紧的压着当当的小胸胸,那炙热的的温度传到当当的小心脏,让当当的心扑通、扑通跳的贼快,呃…当当好怕自己心跳太快会死掉…
“你果然长大了,吻起来比小时候甜多了。”恶魔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那样子看起来就好像吃了什么美味,正回味无穷。
当当的嘴一获得自由,就赶紧撇过脸,万一恶魔的嘴又盖过来怎么办?“那个,以后没事别亲我,不然要你好看!”当当威胁恶魔!
“哈 ̄”恶魔笑了,魔爪抓上当当的下巴,掰过当当的脸,让当当直视他,“你能给我什么好看?你又打不过我。”得意!恶魔笑的异常得意!
该死的恶魔!你也太小看当当了,当当打不过你,当当哭总比你强吧?于是呼…
“哇 ̄ ̄爸爸,妈咪,恶魔…唔…”当当才放开嗓门喊,恶魔的嘴又再次堵住当当的。可恶的恶魔!你死定了!
嘭 ̄的一声,当当房间的门被撞开了,爸爸冲进来一把拉开恶魔,啪!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恶魔的脸上。“你!你个禽兽不如的方小说西,她是你妹妹!”
啊?恶魔成了禽兽不如的方小说西了?他只不过亲了当当,有这么严重?
恶魔没有哭,反而扯开嘴角笑的异常邪魅,“这个家有谁不知道我是你们从孤儿院领回来的?我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孩子!”恶魔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啪!
当当傻了,因为恶魔又挨了一巴掌。如果当当不是亲眼所见,当当永远都不会想到,妈咪她,竟然会动手打恶魔?
眼泪沾湿了妈咪美丽的脸颊,她声音哽咽,“你…你是我们的孩子,不许你这么说,你是我们的孩子。”妈咪说完,已经止不住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面对这一切,当当完全傻了?爸爸妈咪什么意思?
爸爸走到妈咪身边,将放声哭泣的妈咪揽入怀里,“老婆,你别激动,我先送你回去睡好吗?”
“老公,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妈咪反复重复着这句话,直到爸爸带着妈咪离开当当的房间,当当还能听到妈咪充满自责的声音,“都是我不好…”
我看着恶魔,恶魔也看着我,他的脸上因为两个巴掌而显得异常绯红,我想问他疼不疼,但是最后当当还是沉默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叫声把爸爸妈咪引来了,他也不会挨打。似乎,这一切,都是当当不好…
“你绝不是我妹妹!”恶魔瞪着我。
什么?刚刚当当还对恶魔充满愧疚,没想到他对当当是这态度?当当有什么不好?做他妹妹还委屈他了?
“你!”当当怒了,却只能颤抖的说不出话来,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恶魔什么了。
爸爸从门外走了进来,直走,到当当的床边,面对着恶魔坐下了。
“我不知道你居然会有这种想法,从你第一天进我们家,我们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难道我们对你还不够好吗?”
面对爸爸的质问,恶魔沉默了。的确,他真的没有理由说爸爸妈咪的不是,爸爸妈咪对恶魔好,尤其是妈咪,对恶魔好到连当当都嫉妒了。
恶魔沉默了许久,就在当当以为他要开口忏悔时,他忽然转身走了。
“站住!”爸爸喝住了恶魔。“你要去哪?”
“回房间睡觉。”恶魔没有回头。
“记住,当当是你妹妹,以后…以后别这样对她了…”爸爸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特别是说到“以后别这样对她了”的时候,爸爸好像很心痛的样子。
恶魔这才转过头,看了爸爸一眼,然后再看了当当一眼,那眼神当当不懂。恶魔依旧什么也没说,脚步迈开,出了当当的房门。
“当当乖,别害怕,爸爸会保护你的。”恶魔走后,爸爸就将当当揽进怀里,当当在爸爸的怀里也是沉默。当当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当当其实不害怕…说当当好像根本就不讨厌恶魔的亲吻…当当能这么对爸爸说吗?
……
那日之后,恶魔再也没有来威胁当当说不许我去上一中了,甚至连那个“黑客”的QQ头像都没亮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来到了初中开学的日子。市一中与飞扬中学只隔着一条马路,爸爸送我和恶魔上学也很方便。但是,恶魔的学校比当当的学校开学时间要晚,所以,今天当当先去上学了。
当当要走的时候,恶魔很不知廉耻的说:“爸爸,今天我也一起送妹妹去上学吧?”恶魔这么有爱,爸爸虽然很诧异,但是还是欣然同意了。可是当当心里却忍不住担心了,恶魔一直不同意我去一中上学,(估计他嫉妒当当学习成绩好)他今天这么好心要送我去上学?他不会给我搞破坏吧?
没想到恶魔一出现在我们一中,马上引起了一中同学的恐慌,原来,恶魔竟然是飞扬中学某帮派的老大,而且这个老大还是人家白送的,就是说,恶魔挂着个老大的名,基本上不用尽什么老大的义务。
貌似是因为恶魔打架,把那个帮派的老大打住院了,所以,那个帮派的人从此就尊称他是老大了。
根据当当的打听,事情好像是这么回事,那个所谓帮派的老大的女朋友看上了恶魔,于是,那个老大火了,带了一批小弟想要将恶魔打的满地找牙(这好像是当当的宏愿?),可是,恶魔是跆拳道黑带,(还真的是…,未满十五周岁的,是黑带一书)没两下就把那一帮人打趴下了,甚至那个老大还很不幸的住了院。
这件事情爸爸妈咪都知道,就当当不知道!爸爸妈咪也太纵容恶魔了!
恶魔那天的出现,是个大大的错误!
恶魔那天的出现,同时也拉开了当当在一中“悲惨”日子的序幕…
23班长跟着恶魔走
当当去一中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一中的学生是必须住校,不允许学生住在家里,或者在学校附近租房。而这个规定,在一中隔壁飞扬中学上学的恶魔好像早就知道,切!知道也不和当当说,害当当什么都没准备。
爸爸送当当回家准备行李,当当在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整装待发了,妈咪给我买了一个粉色的行李箱,当当的漂亮衣服全装在里面。我要走的时候,恶魔居然很幼稚的死拽着我的箱子不放。
我拽着这头,恶魔拽着那头,“你放手,这箱子是当当的!”恶魔,你还没抢够吗?妈咪已经是你的了,家里的方小说西也是随你用,现在,连当当的箱子你也要抢?
“不许住校,不许读一中!”恶魔你还不死心?你还想干涉我的读书自由?
当当趁恶魔正使力,突然放了手,恶魔往后退了两步,竟然没摔着,反而稳稳的站在那里,手里还紧紧的抓着当当箱子的把手。是可忍熟不可忍!
啊 ̄恶魔一声尖叫之后,总算放了手,当当拉开箱子的拉杆,赶紧把箱子拉的离恶魔远远的。
“你!你咬我?多大了还咬人?你幼不幼稚?”恶魔抚着手,那手背上明显一排牙印。
啥?我没听错吧?恶魔倒是嫌当当幼稚了?他自己比当当还大一岁,还抢我方小说西,他不幼稚,当当咬他一下就是幼稚了?他又不是没被我咬过!那时候还很不给当当面子,跑去打狗针,把我当小狗狗,这一件事,我可从来没忘记!
拉着行李就往爸爸的车上钻,当当决定不理那个可恶的恶魔了,恶人先告状的家伙,特没书!
爸爸的车驶的飞快,到了学校,爸爸千叮咛万嘱咐要当当小心,说周末的时候会来接我回家。我一点也没有像第一次离家的女孩们一样,拉着爸爸哭,不让爸爸走,我反而心情大好的向爸爸猛点头。
离开了爸爸妈咪,当当就可以独立成长了。初一啊…离当当真正独立上大学的日子还好远呢…
学校的宿舍是四人一间的小公寓,没想到公立的一中能有这条件。和当当睡隔壁铺的是一个叫林雪雪(雪雪亲,陌盗了你的名字了…)的女孩,腼腆害羞的样子,看起来很内向。当当喜欢当班长,也当了好几年的班长了,养成了当当外向的性格,所以,我很热情的向林雪雪同学打招呼,我期望和她能成为好朋友呢。
宿舍另外两个女孩分别叫安然和苏小卉,当当搬过去的时候她们俩都不在,林雪雪同学告诉我,等下要去教室里开会,她们两个已经先到教室了。
我和雪雪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不过还好,老师还没到。我们在教室里坐了几分钟,隔壁桌一个男生探过头来。
“我叫齐言,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很普通没什么特点。
当当转过头看他,呃…五官还算端正,鼻梁不是很挺,嘴唇不是很薄,眉毛不是很浓黑,理着小平头,样子还真土,再看那身材,OMG!和恶魔的标准衣架子比起来,错!他就是不和恶魔比,他也差别人太多了,因为,他是一个胖猪猪!
当当向来以貌取人,所以决定忽视他,不理他。正好,这会老师进来了,同学们都安静了,当当也端坐着,静听老师开始教诲。
“首先,恭喜大家考入我们一中学习,我是你们的班主任陈老师,在未来的日子里,希望同学们能够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其次,学校是一个严肃的地方,是学习的地方,绝不允许出现违规违纪的现象,具体内容请翻看昨天就发给大家的学生手册。如违反手册内规定的条例,视情节严重将做严肃处理,甚至开除学籍!
最后,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就是选班长和副班长,希望同学们踊跃自荐,然后由大家投票选出我们初一(5)班的班长和副班长。开始吧,有谁要自荐的?”
是选班长?那怎么能少的了当当,当当最喜欢当班长了,于是当当非常踊跃的举手报了名。根据老师统计数据,这次报名竞选班长的有10个人。当当好郁闷,一中不都是喜欢读书,不喜欢当班委的学生吗?我们班一共就35人,包括当当,竟然有10个人想当班长?
“看来大家都有当领导的决心。好,那请这10位同学上来做下自我介绍,发表一下竞选感言。”
当当是第三个登上讲台的,流利的普通话,富有逻辑的语言,以及对班级未来的规划,当当都条理清晰的讲了出来,当当对自己能够成功当选充满信心。论成绩,我是我们班的第一名,论经验,当当上幼儿园、小学,每一学期都是班长。所以,这个班长当当也是势在必得!
但是,再第九位同学上台发言的时候,当当发现竞争对手了。安然,她的成绩是第二名,她也连续当了好几年班长,最让当当无力的是:她长的好漂亮,好漂亮…如果恶魔是阴俊的美,那么这个安然就绝对是阴柔的美。
长长的头发飘逸在脑后,大大的眼睛镶嵌在一张绝美精致的脸上,开口说话,声音细腻如涓涓泉水,一点一滴的滋润同学们的心田…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孩,啊 ̄当当已经在心里认输了 ̄
看到我有些泄气的样子,旁边那颗大脑袋又探了过来:“水当当,别担心,我一定选你。”呃…这位齐言同学不但长的很给力,连说话都这么给力,会安慰人。当当忍不住很好心的朝他微微一笑,红晕渐渐爬上他的脸颊,当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辣书吧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