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夏桑迪换上一脸无害的微笑,“赶紧去吧,要不,白妹妹的手该起泡了。”
林妈看了一眼白晓晨,的确,不赶紧去倒水,这晓晨小姐细腻的手怕是要留疤了。
“林妈——”白晓晨轻声唤了一声,其实她没有被烫到,真的。她想叫林妈不要去了,可是,林妈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她抬头看着慢慢朝自己靠近的夏桑迪,手不自觉地抓紧了被子,她是怕她的…
那一天在严家,夏桑迪彪悍的样子真的吓到她了,还有,她恶狠狠的踢在她肚子上的那一脚…她抓着被子的手不自觉的抚上肚子,手心开始冒汗了…
“你怕我?”夏桑迪问。
白晓晨艰难的摇了摇头。她不想承认她怕她…不想在她面前示弱…
“你放心,我只是来看看你的,还有,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夏桑迪在白晓晨身边坐下。
白晓晨想,她估计是要说她和安泉就要结婚的消息了,所以,她的表情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只是,在夏桑迪坐下的时候,她的脸色更苍白了。
夏桑迪一把甩开白晓晨抚在肚子上的手,取而代之。轻轻的抚摸着这隆起的肚子,她笑着开口:“没想到,你的命这么大,那一脚没有把你踢死。”
夏桑迪这么说,白晓晨更惊吓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一把拍开夏桑迪的手,有些惊恐的瞪着她。“夏小姐,你…”
“我?”夏桑迪扬唇,“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她收回手,从随身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那只摸过白晓晨肚子的手,将纸巾扔进床下的垃圾桶里,她才继续开口:“我和安泉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想,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安泉跟我说了,以后,你的孩子生下来,让我来养,我是安家的媳妇,安家的种当然应该认安家正宗的媳妇做母亲。”
白晓晨的脸色已经苍白的不能再苍白了,身体轻轻的颤抖着:“他…他…他真的这么说?”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滑落脸颊…
“孩子生下来之后,你就自由了,怎么样?是好消息吧?”夏桑迪唇边的冷笑越来越明显了。
白晓晨撇过脸,她不想看到夏桑迪那张得意又奚落的脸了…
这时候,林妈端着一盆冷水冲了进来,“小姐,冷水来了。”她将冷水放在床头柜上,抬头看到满脸泪水的白晓晨,顿时紧张了:“小姐,你怎么哭了?”
白晓晨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林妈瞪了一眼夏桑迪,一定是她惹小姐哭的!林妈不知道夏桑迪曾经狠毒的一脚踹在白晓晨的肚子上,所以,对她不是很防备,这才放心去端水。现在,她可后悔了。两个女人,一个男人,总少不了争宠的战争。她知道晓晨小姐不会争,所以,她一定是被欺负了。
“夏小姐,晓晨小姐是少爷的人,你要欺负她,也得问问少爷同不同意”林妈冷声道。
“哎哟,林妈,我可没把白妹妹怎么样,她这是喜极而泣呢。”夏桑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早了,我先走了。”甩上包包,耀眼的火红很快就消失在门口。
瞪着夏桑迪的背影直到消失,林妈才匆忙拿纸巾来给白晓晨擦泪水,“小姐,夏小姐对你说什么了?你可别放在心上啊!”
白晓晨摇着头,却是泪水不断…
明明知道,他要的只是孩子…可是…他竟然要把孩子交给一个杀害她另一个孩子的凶手养…想到这,她就止不住眼泪…
……
傍晚的时候安泉来了。
他一来,林妈就开口告状了,白晓晨拦都拦不住。
“少爷,今天夏小姐来了,不知道说了什么,把小姐弄哭了。”林妈义愤填膺。
安泉的眼神一凛,冷声道:“不是跟你说不许她靠近小姐的吗?”
“我…”林妈无语了…
“好了,你回去准备好晚餐。”安泉挥了挥手,林妈解释不了,他也不想听她解释。
林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白晓晨,走了出去,关上门,离开了。少爷的脸色不好看,她有些替白晓晨担心,希望他不要为难小姐。
“我知道你醒着。”安泉冷冷的开口。
紧闭着双眼的白晓晨猛然睁开眼睛,身体轻轻的发抖着。
“转过来,看着我。”又是命令的口气。
白晓晨睁着眼睛没有理他,因为泪水又涌出来了…
“我不说第二遍。”安泉的声音更冷了。
白晓晨轻轻的转过身体,泪眼模糊的脸终于对上安泉深邃的眼。
“她跟你说什么了?”莫名的看到她的泪眼,他的心有点疼了。这个夏桑迪真是不安分,离她的好日子只剩不到一个月了,她还跑来搅局。他阴砺的眼眸闪过一丝狠砺,白晓晨瑟缩了一下,以为…他是在生她的气…
“没什么,她没跟我说什么…”她开口,声音很无力…
“没说什么你哭成这样?”安泉冷眼瞪着她。
“她只是说…说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个已经不是让她流泪的原因了…她很想开口问他,他真的打算把“他们”的孩子交给夏桑迪抚养吗?交给谁不好…为什么一定要是她…
安泉的眼神一黯,沉默了几秒才开口:“这和你无关,你只要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就好。”
是啊…和她无关…他要的只是孩子…从来都不是她…
……
第一天住院待产,安泉就陪她住进病房了。这间高级病房一共有两张床,白晓晨睡一张,安泉睡一张。
半夜的时候,安泉总是辗转反侧睡不着,没有抱着她睡…真tmd很不习惯。黑暗中,睁着眼睛看着对面那张床上,那小人儿一动不动,倒是睡得安稳。
安泉这几天有点不对劲了,想到他马上就要当爸爸了…他的心竟然有点小兴奋…想到他和娃娃一起溜小孩的情景(他当孩子是狗呢),他竟然会觉得那画面非常和谐…
辗转反侧间却听到对面床上有声音了,他一跃而起。
“娃娃,你怎么了?”很紧张…因为,她的声音明显不对劲…
“安…安…痛…好痛…”白晓晨想叫他,却叫不出口,肚子疼的好难受…是不是要生了?
安泉的第一反应就是冲出去叫医生,他推开值班室门的时候,焦急喊出口的是:“医生,我老婆要生了,快去看下。快点啊!”
他喊的是“我老婆”,白晓晨躺在病床上,疼的直冒汗,这一声她是根本不可能听见了…
如果听见了…她还会决定离开吗?
白小兔番外007孩子出生了
产房外面,安泉等得焦急,里面白晓晨一声一声的惨叫声像利刃一样,一刀一刀的割在他的身上。
生孩子这么痛苦吗?为什么娃娃叫的这么惨?他的手心直冒冷汗,显然,他很紧张。娃娃肚子上曾挨了一脚,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护士不时的开门来来往往,他总是紧张的拉着护士问:“怎么样了?里面怎么样了?”
护士倒是很淡定:“一切正常,放心吧,每个母亲的都是这么过来的。”
于是,安泉不在产房外面来回踱步了,而是坐在产房外面的椅子上猛抽烟。护士过来说医院禁烟,他很配合的把烟掐了。护士一走,又抽了起来。男人抽烟,无非是紧张和寂寞,而安泉,他现在是抑制不住的紧张。
白晓晨的惨叫声,无疑让这寂静的夜变得有点诡异了。安泉紧握拳头,手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自己的肉里,他手不疼,他疼的是心。到底是怎样的痛能让娃娃叫成这样?以后…再不让她生孩子了…
……
地上的烟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产房里面的惨叫声终于静了下来。但是,这样过分的安静让安泉更紧张了。他站起来就要冲动的去推产房的门,里面传来婴儿的啼哭声让他的手僵在空中…生了?
“恭喜,恭喜,是个带把的。”护士抱着孩子出来了,跟安泉说了两句恭喜,就匆忙把孩子抱走了。安泉其实看都没看那孩子,蒙头就往产房内冲。冲进去的时候,正好医生助产士们在收拾各种工具,安泉只看到白晓晨下半身一滩血水,登时红了眼睛。
“她怎么了?”他揪住产科医生的脖子,面目狰狞的问道。
医生没注意,安泉突然冲上来,他愣了几秒之后,不痛不痒的说道:“没事,母子平安。”
“那为什么那么多血?”安泉又问,这是第二次,他看到娃娃的身下,流了那么多血…
医生拉下安泉的手臂,扭了扭脖子,皱眉说道:“她年纪太小就生孩子,当然比一般妇女要辛苦些,但是,她也只是失血过多晕了过去,已经给她输血了,没事的。”医生拍了拍安泉的肩膀,示意他,要淡定。
跟着医生护士将白晓晨送往病房,看着躺在推车上的娃娃,那张苍白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安泉的拳头握得死紧,心里面甚至暗暗发誓:再不让她生孩子了!
白晓晨在病床上昏迷了两天,孩子也在保温箱里面观察了两天,一切正常以后,家长就可以把孩子领回家了。但是,白晓晨的身体过于虚弱,所以,必须在医院里多住三天。
三天之后,母子平安出院。
别墅二楼的阳台上,还是那个白晓晨经常喝下午茶享受午后阳光的地方。过去的她,只是抱着肚子,现在的她则是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宝宝。孩子长的很像安泉,也许这是白晓晨的私心,反正,她就是觉得像安泉。那双眼睛很亮,尽管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是还是转啊转的,炯炯有神。
白晓晨看宝宝的眼神充满温情,那张娃娃脸上也布满母亲的光辉,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她17岁生日的时候,她生下她的孩子,孩子和她是同一天生日的。
看着孩子胖胖的小手在空中抓啊抓,白晓晨忍不住伸出食指让他抓住。宝宝咯咯直笑,她也跟着微笑起来。宝宝啊!妈妈很快就要离开你了,也许你以后叫的是别人妈妈,也许你长大以后会恨妈妈抛弃了你,可是,妈妈也是没有办法的…
妈妈不能带你走,你爸爸在乎的是你,不是我,所以,妈妈走了,他就不会找我了,而你不见了,他一定满世界找你。
宝宝…妈妈真的不想离开你…
眼泪一点一滴的滑落白晓晨精致的脸颊…不想…她不想离开他…宝宝长得这么可爱,长得那么像他的爸爸,她还不知道他会叫什么名字,她不想离开他…
“宝宝…妈妈爱你…呜呜呜呜…”她抑制不住的痛哭出声…还有三天就是安泉和夏小姐结婚的日子了,也是她离开这座城市,断绝过往的一切,重新生活的日子。
昨天,白中野来找白晓晨,说他已经安排好一切了,在安泉结婚的那天,就是守卫最松懈的一天,所以,那天带她走是最容易的。如果她可以不走的话,该多好;如果,他可以不娶夏小姐的话,该多好…
命运在跟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遇见安泉以前,她重病缠身。遇见安泉的时候,她大病初愈,安泉替她付了大半的医药费和住院费。她康复出院,他安排她到他的别墅静养。她以为他是个好人,可是,当他利用她接近严澈,当他粗暴的将自己占为己有,当他不惜用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做棋子,她看清他了…
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对她的好全都是因为他蓄谋已久的阴谋,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针对严澈,但是,他无情的利用了她,这是不争的事实。这样一个魔鬼,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她却在他虚情假意的柔情里,偷偷的爱上了他…
甚至到现在…她都无法说服自己不爱他…
上楼的脚步声慢慢传来,并且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白晓晨赶紧用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抬头望去,脚步声的主人果然是她料定的那个人。
安泉一步一步的朝白晓晨靠近,在靠近她身边的时候蹲了下来。抬头发现她脸颊微红,眼眶浮肿,似乎刚刚哭过。他皱起眉,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哭过了?”
“没有。”白晓晨否认了。在他面前,她总是习惯要掩藏自己的情绪,她怕她一旦表现出负面情绪,他就会生气,对她发火。
“是谁?夏贱人来过了?”她的否认让安泉几乎确定了她就是哭过,而且,把惹她哭的人直接锁定为夏桑迪。
“呃…”白晓晨一脸错愕的看着他,她没有听错吧,他叫夏小姐夏贱人?他竟然叫自己的未婚妻贱人?他到底是怎么想得啊?
白晓晨的表情反应让安泉直接解读为:“你怎么知道?”然后,他倏地站了起来,拍了一下那张摆满各色糕点的藤制圆桌,骂咧咧的吼道:“夏贱人,只剩三天了,你还不安分!”
白晓晨看他那一副恨不得将夏桑迪碎死万段的表情,心里面很是害怕,忙出声解释:“不是的,不是的,她没有来过。”
安泉炙热的眼神陡然间冷了下来,转身,居高临下的盯着白晓晨看。轻声开口,声音听在白晓晨耳朵里却是冰冷无比:“那你哭什么?”
她哭什么?她能说吗?她哭她马上就要和自己的亲生骨肉分别了,她伤心难过所以才哭的…
“没有,没什么…”白晓晨由于心虚,回答的声音越来越小。
“说——”清楚!安泉才吼了一个字,白晓晨怀里的宝宝却在这时候哇哇直哭了起来。他瞪着啼哭不止的宝宝,挑眉,不悦的问道:“他又哭什么?”哭的吵死了!
“他只是肚子饿了。”白晓晨轻声解释,抱着宝宝轻轻的摇晃着,柔声细语道:“宝宝乖,等一下下就好。”她抬头,既怯懦又为难的看着安泉。“我要喂宝宝——”喝奶两个字,她怎么也说不出口,“你能离开一下吗?”她看他的眼神,那么楚楚可怜,充满祈求…
“喂就喂,你的胸部我又不是没见过。”何止是见过,都摸过、吃过了,她这是闹什么别扭?安泉干脆一屁股在白晓晨身边落了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胸部。
白晓晨脸涨得通红…她就是觉得在他面前喂奶很羞人…而且,孩子喂饱了,下一个喝奶的就会不知不觉变成他…她产后的胸部…他说过,变得好大,而且,口感又柔软又香甜,很好吃…想到这里,白晓晨的脸就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低着头,只管抱着孩子,一动也不动的…
安泉很好心的提醒她:“他快哭断气了,你还傻坐着干什么?”
白晓晨这才有些清醒,定了定神,仔细看宝宝,确实哭的卖力,小脸涨的比她还红,那泪珠一滴一滴的涌出来,可怜兮兮的样子,好不让人心疼。白晓晨赶紧宽衣解带,迅速的为宝宝送上“饮料”。
看着宝宝闭着小眼睛,一口一口喝奶的样子,小嘴一咗一咗的可爱死了,尽管|乳|、头被他吸的有点疼,但是看宝宝那一脸满足的样子,她觉得很幸福。宝宝,妈妈也只能喂你喝最后三天的母|乳|了…
小家伙的嘴巴不动了,紧闭着双目,似乎是喝饱之后睡着了。白晓晨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拭着他嘴角的奶渍,现在,她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安泉还坐在她的身边…
她抬头无意间的一瞥,撞上了他深邃的黑眸,黑眸之中,那饥渴的眼神似乎要将白晓晨吞没…
她有些错愕的盯着他看…
“他吃饱了?”他问。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现在该轮到我了吧?”他继续问。他不是想吃她的奶,小时候,他已经吃够了母亲的奶了,他最想吃的,是她!是她白晓晨!
白晓晨的脸瞬间爆红…他…好不害臊…
番外008婚礼进行时
该轮到他了?这么羞人的话,他怎么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来?
“我…孩子睡着了,我抱他进去睡,不然等下会着凉。”白晓晨红着脸,抱着孩子很快站了起来,她转身就要走,安泉却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你在躲我?”将脸埋在她的腰际,安泉幽幽然开口。
白晓晨的身体轻轻一颤,否认道:“我…我…没有…”是,她有,她有在躲着他…自从夏桑迪在医院告诉她,他要将孩子交给夏桑迪抚养后,她的心里就某名的有些怨他…他不该的…交给谁不好,为什么是夏小姐?但是…交给夏小姐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不是?
“你有。”安泉比她还肯定。“你在跟我闹什么别扭?”安泉收紧手臂,将她抱得更紧。
眼泪顺着白晓晨的脸颊滑落…他说,她在跟他闹别扭?她有资格吗?或者,从他逼着怀着身孕的她去欺骗严澈,欺骗水当当一家人的时候,她和他之间就已经不是闹别扭那么简单了!
“安总…你放手好不好?”她强忍着哭腔轻声开口。
安总?安泉眼神一凛,闪电般的放了手。“滚!”他冲着她大声的吼道!
她抱着孩子,流着眼泪冲进了卧房。锁上房门,靠在门板上,她尽量让自己哭的没有声音。爸爸说,他结婚的那天就是她离开的那天,所以,他要她滚,她很快就会滚的。
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儿子,她的泪水流得更凶了…
哪一天,安泉生气的离开别墅,然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过,知道他婚礼的那天。
安泉婚礼的那一天,是整个别墅守卫最放松的一天,那一天,白晓晨身体不舒服,抱病在床。
风和日丽,天朗气清,正是良辰吉日,适合结婚的日子,安氏集团继承人安泉和夏氏企业千金夏桑迪小姐的婚礼选在金韵豪园大酒店举行。似乎是人手不够,所以,安泉将守卫在别墅外面的保安抽调走几个去婚礼的现场,只留下两个人守在别墅外面。
白中野来的时候,两个保安就逮住他抱怨了,“白经理,今天是安总经理的婚礼,其他人都被调去婚礼现场了,听说这场婚礼耗费巨资,非常的豪华,我们俩也想去看看,可惜啊,我们还要留下来看着晓晨小姐。”
“就是,你说,晓晨小姐又不会长着翅膀飞了,对不对?”两个保安轮番上阵轰炸了一番。
白中野闻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两个保安立刻意识到是说错什么话了,忙转移话题:“白经理,听说晓晨小姐今天身体不舒服,你赶快进去看看吧。”他们差点忘了,白经理可是晓晨小姐的亲生父亲。
白中野立刻紧张的问道:“晓晨怎么了?生什么病了?”
保安甲说道:“不知道,应该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早上林妈去小姐房里叫她的时候,她跟林妈说不舒服,还想睡,林妈也就由着晓晨小姐了。”
“是吗?那我赶紧去看看。”白中野表现的很焦急,拉着他身后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几乎被忽略的一个女孩走了进去。
“等一下白经理。”保安乙叫住了白中野匆忙的脚步,盯着他身后的女孩疑惑的问道:“这位小姐是?”刚刚,他们都没注意,原来白中野身后还站在一个女孩。女孩头戴一顶花边的太阳帽,一直低着头,太阳帽几乎盖住她整个脑袋,所以看不见她长的什么样子,但是,看她的身形,倒是和晓晨小姐有几分相似。
“哦~”白中野似乎是才想起来,拉过女孩解释道:“她是晓晨的表姐,我看晓晨天天呆在别墅里,怕他闷坏了,所以,带她表姐来陪她聊聊天。”
“怎么以前没见过表姐?”保安甲疑惑的问道。白经理以前都没有提过晓晨小姐有表姐妹之类的亲戚,现在,怎么突然冒出个表姐?
“她是刚从乡下过来投奔我们的,以前一直住在乡下,所以,也就没有带过来了,正好,她昨天刚来,我今天就把她带来了。两姐妹有10年没见了,估计有很多话要聊呢。”白中野笑呵呵的说道。
乡下来的?也难怪,瞧她那身长袖长裤,真有够土的,这城里的女孩,是不会打扮成这样的。
“呵呵,那白经理赶紧带着表姐去看看晓晨小姐吧。”两个保安很快的给白中野他们放行了。
白中野和他们客套了几句辛苦了,就带着女孩走了进去。进屋里的时候,又遇到陈妈,难免,陈妈也好奇那乡下小表姐的身份,白中野又是解释了一遍。然后,陈妈看表姐的眼神就有些鄙视了,乡下姑娘虽然勤劳,可是,笨手笨脚了点。
“白经理,你带她上去的时候可要小心些。”陈妈忙嘱咐道。她不担心这位表姐打碎花瓶什么值钱不值钱的东西,就怕她伤者晓晨小姐,还有小少爷。小少爷和少爷长的那叫一个像啊!而且,小少爷那爱笑的小性格粉可爱了。想到小少爷,林妈的心里就乐呵了。
“上去吧,晓晨小姐在房间里呢。小雨出去买东西了,我一个人也有很多事要忙,所以,不能守在晓晨小姐身边,如果她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下来跟我说。”
“那是,肯定的,林妈,晓晨在这里多亏您照顾了。”
“哪里,哪里,我就是被雇来的,照顾晓晨小姐是应该的,更何况,晓晨小姐是那么的讨人喜欢。”林妈被白中野这么一说,脸还真的不好意思的红了。
白中野和林妈寒暄了两句之后,就带着那位表姐上楼去了。
白晓晨生病了吗?没有。她一直记得,爸爸告诉她,今天她一定要装病等他来,所以,此刻,她正躺在床上焦急的等着白中野。
房门别轻轻的推开,她很想迅速坐起来看看是谁进来了,可是,要是林妈,那她装病就装不下去了。
“晓晨。”
一听,是爸爸的声音。白晓晨忙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白中野,她脸上绽放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爸爸,你来了。”看到白中野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他有些疑惑的问道:“爸爸,她是…”
“你的替身。”白中野开口。
……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白中野带着表姐从楼上下来了,表姐还是老样子,头一直低着,帽子盖住她整个脑袋,林妈只是瞥了她一眼,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白经理,要走了吗?晓晨小姐说些什么了?她又说是哪里不舒服吗?”林妈关心的问。
“哦,呵呵…没事,她只是说太困了,还想睡,所以,我们就待了一个小时就下来了。林妈,晓晨还想要继续睡一会,你吃中饭的时候再去叫她吧。”白中野说道。
林妈点了点头:“好的,那白经理,您慢走。”
于是,白中野带着表姐顺利的离开了别墅。在坐上离开别墅的出租车前、表姐竟然抬起头望别墅的方向望了一眼,虽然,还是没有露出她的脸,她的表情,但是,从她钻进出租车时慢慢吞吞的样子,可以看出…她似乎很舍不得离开…
“走吧。”白中野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奈的说道。
表姐终于弯下腰,咬牙钻进了出租车里…
……
金韵豪园大酒店是安氏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作为安氏集团继承人的安泉,她的婚礼,自然要选在自家的酒店举行。
酒店二楼的豪华宴会厅已经坐满了客人,正前方搭建的小型舞台上,婚礼的司仪大声的宣布着,“婚礼开始,新郎新娘入场。”
伴随着结婚进行曲的音乐,新娘挽着新郎缓缓入场。红色的地毯上,新娘一袭白纱拖地,身后一男一女两名花童拉着新娘长长的裙摆,跟在新娘身后。
新娘,夏氏企业千金夏桑迪小姐,身上一件白色的露肩婚纱,修身的剪裁展露她完美的身材,她紧紧挽着新郎的手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新郎,安氏集团继承人安泉先生,黑色的西装穿在他伟岸的身躯上,更添他天生高贵的气质,俊逸非凡的脸庞,以及那挺拔的身姿,加上身边美轮美奂的新娘,他无疑是在场所有未婚男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安泉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随着婚礼进行曲播放结束,他和他的新娘也来到了舞台中央,牧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就等着主持这场万众期待的婚礼。
安泰坐在第一桌贵宾席上,安泉今天的表现太令他满意了。新娘挽着他出场,他优雅的就像个王子。他本来还在担心安泉会胡来,现在,看安泉那张始终带着笑意的脸,他想,他该放心了。
“安董事长,我女儿和贵公子真是郎才女貌,呵呵…”坐在安泰身边的,夏氏集团董事长——夏晋霆很满意的感慨道。小舞台上的两个人,完全是一对金童玉女,般配的不能再般配了。
“是啊,呵呵,夏董事长,我儿子与贵千金这桩婚事简直是天作之合了。”
坐在一起的安泰河夏晋霆连连赞叹这桩美满的婚事,两个人都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小舞台上,牧师终于缓缓开口,看着新郎,慎重的问道:“安泉,你是否愿意接受夏桑迪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所有人都看着安泉,夏桑迪也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安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他魅惑众生的笑容,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缓缓开口…
番外009小姐的反常
“我不愿意。”
在众人无比期待的眼光中,安泉缓缓开口,说出了四个字,夏桑迪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安泰河夏晋霆更是尴尬的无地自容。
“安泉,你在说什么胡话?”安泰冲着小舞台上的安泉咆哮。安泉,这关键的时候,你怎么能临阵倒戈?这么到人在看着,你想让安家颜面尽失吗?
“爸,我没有说胡话,是牧师问我的,我只是说实话罢了。”安泉的声音镇定的无比优雅,他扬着唇,似乎只是再说一句家常话。
啪!夏桑迪颤抖着身子,狠狠的给了安泉一巴掌。“为了那个小贱人是吧?她有什么好的!”
安泉带笑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扬手就还夏桑迪一个巴掌:“贱人,你有什么资格骂她?”
啪!安泉的这一巴掌比夏桑迪的还要响亮。
夏桑迪捂着红肿的脸,泪流满面的瞪着他,冲着他歇斯底里的吼道:“你骂我贱人?我贱吗?我至少没有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你是没有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但是。”安泉扬手,手上已经多了一叠7寸的照片,手轻轻一挥,照片飘落舞台,洒在了红色的地毯上。为了让台下的观众看得更清楚,他特意让人洗了7寸那么大。“你难道要告诉我,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是我?”
洒落一地的照片,照片里面一男一女,赤*裸的身躯紧紧的纠缠在一次,很明显,这是一组艳照,而艳照的女主人正是夏桑迪,而男主人公,不是安泉,是环宇影视的少东——宇文泽西。看到那些照片,夏桑迪当下变了脸色。实现在人群中搜索,那个照片里的男主人公正坐在贵宾席上,他的表情波澜不惊。
“宇文泽西,你什么意思!”她冲下小舞台,朝宇文泽西跑了过去。她和他仅仅只有那一次,那一次,她知道安泉在外面养了一个小女人,她很生气,喝多了,才会被宇文泽西趁人之危的!
宇文泽西举起红酒杯,轻泯了一口红酒,微微皱起眉。这夏桑迪就像是这红酒一样,刚入口,确实不怎么美味,可是,越到后面,就越发现,这红酒让人回味无穷。夏桑迪是夏晋霆的独生女,出了名的骄纵跋扈,名声可以说是差强人意。
那一天,在酒吧遇到喝醉酒的夏桑迪,是他第一次正面和她接触,他本来不想理这位所谓的的大小姐,可是,夏桑迪却自己送上门了。
“喂,你要不要和我一夜情?”夏桑迪小姐的第一句话,果真很惊人。
宇文泽西错愕的盯着她看了许久,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连衣裙,裙子很短,露出了她诱人的长腿,紧身衣裹着她胸前的饱满,在他的眼前晃啊晃,很是诱人。
他想,像她这样火辣的女人,应该玩过很多男人,他的男性荷尔蒙告诉他,他不介意当她第n个男人。
于是,他将醉酒的她带上车,带到了他的住处。
喝醉酒的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热情,两个人一进门,很快就滚到床上去了,宇文泽西进入她的时候,她杀猪一般的尖叫声才让他发现,原来,她还是个小C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认识让他莫名的更加兴奋了起来…
那一晚,美妙的让他难以忘怀…
夏桑迪第二天清醒的时候就已经后悔莫及了,甩了一个耳光骂他被逼之后,气冲冲的夺门而出,宇文泽西发现,这个小辣椒还是挺有趣的。
后来他又去找过她,但是,她都避他如瘟神,并且一再的警告他:她和他之间只是一夜情,什么也没有。
很遗憾,他希望和她有n夜情。
那些照片是宇文泽西的表弟范凯自动招供交出来的。“哥,我们几个哥们最近打了个赌,看谁能拍出最唯美的造爱场景,所以,我在你房间装了微型摄像头。”
宇文泽西不是什么纯情的男人,他的那张床究竟躺过多少女人,他自己最清楚,他会定期从酒吧带个女人回家过夜,这点,范凯也很清楚。
这次范凯主动招供,是因为,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是夏桑迪。
“哥,你怎么会把到她?听说她很辣,脾气很大,想把她的都被她踹到断子绝孙了。”范凯用一种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宇文泽西。
宇文泽西二话不说,将他暴打一顿。
“把摄像头给我拆了!”想到自己的私生活一直被这小子窥视,他就一阵恶寒。
“好吧…”范凯的语气很是可惜,“哥,你真是一代猛男。”他很欠揍的补充道。
不无意外,宇文泽西又把他揍了一顿,并且,勒令他把所有的底片都交出来。结果,范凯就交了一段他和夏桑迪造爱时的视频。“哥,只有这一段,我才刚装上去,你晚上就把夏小姐带回来了。你表弟我没这么变态好不好?”
宇文泽西瞪了他一眼,勉强相信了他。
现在,夏桑迪跑来质问他什么意思,他也说不出来。他只知道他不希望她嫁给安泉,如此而已。
宇文泽西知道安泉并不想娶夏桑迪,多以,找上安泉,说他可以帮他退了这桩婚事。对于突然跑来要他跟夏桑迪退婚的宇文泽西,安泉很好奇他的理由。宇文泽西也不隐瞒直接告诉安泉,他要她!
安泉冷眼瞥了他一眼,夏桑迪那样的女人也有人要?
本来,退婚的事可以再商量,至少不是让夏桑迪这么难堪,但是,安泉执意要让夏桑迪身败名裂!想到心高气傲的夏桑迪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屈服于他,宇文泽西决定无条件配合安泉,反正,他宇文泽西的名声也不怎么样。
“宇文泽西,你——”见宇文泽西悠然喝酒,那态度实在是惹恼了夏桑迪,她扬手就想要给他一巴掌,宇文泽西手一抬,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和你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夜情。”他将她当初送给她的话,还给她。
夏桑迪冲开宇文泽西的手,羞愤的跑了出去。
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当众羞辱,夏晋霆气得直发抖,转头对安泰冷哼了一声,“你养的好儿子!”负手怒气冲冲的离开。
“各位,没有婚礼了,大家请自便。”小舞台上,安泉抓着话筒,看着台下气的瑟瑟发抖的安泰,悠然开口。“晚宴还是有,大家随意。就当庆祝我安泉甩了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哼!”安泰冷哼一声,愤然离去。
婚礼的两大家长都气走了,宾客们留下来也就没有意思了,纷纷退场。整个二楼大厅很快就人烟稀少,只剩下工作人员,和安家的保安。
安泉以为夏桑迪一定会闹得不可收拾,没想到,宇文泽西的一句话就把她给气跑了。
“你不去追她?”安泉在宇文泽西面前坐下,所有的宾客都走光了,只剩下宇文泽西,还在优雅的喝着红酒。
“安总经理,哦,不,你很快是安氏集团的董事长了,安董事长,麻烦你在打别人的女人之前,先问问她的主人。”
“哦,夏桑迪值得宇文大少这么重视她?”安泉挑眉。
“我说过,我要她!”
“原来宇文大少喜欢捡别人不要的破鞋。”安泉优雅的扬起嘴角。
“她就算是破鞋,也只有我穿过。”宇文泽西毫不介意的说道。
“你最好看好你的女人,要是她敢在动我的女人一根汗毛,下次,别说是给你一个面子,就是你父亲的面子我都不会给!”安泉的表情忽然变得冷冽起来。
“你放心,夏桑迪就交给我调教了。”宇文泽西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婚礼,在安泉的据婚,夏桑迪与他人有染的丑闻里,宣布取消。
……
安泉的私人别墅。
林妈第n次上楼来看白晓晨。推开房门的时候,白晓晨还是躺在床上,她已经一天没下床了。
晓晨小姐今天真的有些反常,平常,她都坚持要母|乳|喂养孩子,可是今天,她居然让她抱孩子去喂奶粉。她一直躺在床上,将脸埋在被窝里,连午饭都是让她送到房间,林妈再次上楼的时候,发现晓晨小姐已经把午饭吃光光了,这和平常胃口比较差的晓晨小姐一点都不像,何况,她说今天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的话,食欲怎么会比平常要好?
看着床上鼓鼓的身影,林妈朝床铺靠近,越是靠近,越是发现,床上的身影在瑟瑟发抖。林妈顿时紧张了,“晓晨小姐,你没事吧?你怎么在发抖啊,让林妈看看你的脸色好不好?”
床上的身影将被子抓的更紧,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我…我没事…别管我…”晓晨小姐的声音也比平常要粗犷一点。
林妈动手想要去拉被子,可是,床上的人儿却把被子拉的死紧。
“我说了我没事了,你还不滚出去!”床上的人儿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林妈有些错愕的收回抓着被子的手,晓晨小姐是很有教养的一个女孩,她从来不吼人,更不会说粗话。但是,因为她是下人,不好说主子什么,只好说了一句,“晓晨小姐,那晚餐我端上来给你吃吧。”然后,林妈就皱着眉头下楼了。
下楼的时候,正好听到外面院子里有车声,林妈疑惑的冲到门口去看,竟然是今天的准新郎。林妈奇怪了,少爷此时应该在婚宴现场,怎么会跑到晓晨小姐这里?
车门开启,安泉春光满面的下了车,似乎心情很好的杨子。看见林妈很煞风景的站在门口,安泉不高兴的问道:“小姐呢?”
“少爷,你回来的正好,小姐今天好奇怪,你快去楼上看看吧。”
番外010狸猫换太子
安泉挑眉,带着些许怒气,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林妈有些发福的身体微微往后瑟缩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答道:“不知道……小姐从早上到现在都没下过床,她说人不舒服,可是问她哪里不舒服,他又不说……”林妈抬头瞥了安泉一眼,老天啊,少爷的脸看起来真臭……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不是说过,小姐有事一定要通知我?”安泉怒道。
“今天是少爷结婚的日子,我……”她怎么敢打电话打扰他?再说了,早上白经理来看过了,都说小姐没什么事,她想小姐昨天还好好的,总不至于突然生什么病吧?少爷今天结婚的消息小姐早就知道了,兴许她是为这事不高兴呢。
安泉瞪了林妈一眼,快步的走上楼。
手握在门把上,咔咔咔……门从里面反锁了。
安泉顿时气极,一脚揣在房门上。嘭~门没有被踹开。
“白晓晨,你给老子开门,听见没有,你又闹什么脾气?开门!”连踢了好几下门,也吼的天雷勾动地火,可是,门内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相反的,隔壁婴儿房的宝宝被吓到哇哇的哭了起来。
“白晓晨,你的宝贝儿子哭了,你还不开门?”想到白晓晨天天将孩子抱在怀里,想想都有些吃味。忍无可忍,带着最大的怒火,安泉一脚将房门踹开了。
冲进房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影往窗户外面跳下,他的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冲到窗户外面,拉过垂下窗外的床单,往下一看,那人已经爬到二楼的一半了。这是别墅的二楼,二楼的层高只有5米,倒是整个一楼有7米高,那人看到脸色铁青的安泉,吓得大惊失色,脚一滑,挂在了空中。
“呜呜呜……救命啊~”喵喵,16岁的高中生,小太妹一枚。平常也就怕怕2、3米的围墙,所以,现在,吊在有10米高的外墙上,她吓都吓死掉了。
安泉发现她不是白晓晨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屋内,将房间里里外外翻了个遍,确定没有白晓晨的影子之后,他才又冲到窗边。
“白晓晨呢?”他冲着喵喵吼道。该死的,白晓晨那个小女人死哪去了?
“呜呜呜……你先把我拉上去……”喵喵泪眼婆娑的看着安泉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