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泉,两只小腿一直在空中蹬啊蹬啊,就是找不到着力点。
安泉没有动,冷眼看着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两名保安冲了上来。
喵喵被拉上来的时候,腿都软了,一下子就跪在地上,那两只泪眼还不断的制造泪水,呜呜呜的哭声哭的安泉心烦意乱。白晓晨不见了,房间里却多了个陌生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林妈给我叫上来。”安泉冷冷的扫了那两名保安一眼,他白养他们了,连个小女人都看不住!
林马上来了,看到喵喵,却没看到白晓晨,顿时就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她忙将今天早上白中野带着所谓的表姐来看晓晨小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安泉听完,脸色更沉了。不自觉的握紧拳头,眸光之中顿时充满杀气。白中野,你好样的,演了这么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说,白中野把白晓晨带到哪里去了?”怒火滔天的安泉,掐着喵喵的脖子,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喵喵像一只小野猫一样对安泉张牙舞爪的,被掐住脖子,她几乎不能呼吸,小脸涨的通红,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少爷,快放手,你要把她掐死了。”林妈赶紧上前劝说,他真的怕此刻失去理智的安泉会掐死那个女孩,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
安泉手一挥,又将喵喵甩在了地上,喵喵趴在地上直喘气,天啊,早知道就不要这一千块钱了,她的命可不是只值一千啊!
“我不知道他们去哪了,那个老头给我一千块,让我来配合他演戏,他说是要等到太阳下山我就可以走了。”其实,她刚来这别墅门口的时候就后悔了,别墅外面两个保安看着,说明这栋房子肯定不安全,现在果然被她猜中了。什么太阳下山就可以走了,现在太阳都没下山,她都走不了。
林妈最后一次上来看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好要走了。林妈前脚刚下楼,她后脚就跟上了,水知道在楼梯口就看到门口看起来面色不善的安泉,
她吓得又跑回楼上,冲进房间,咔擦把门锁了。翻箱倒柜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一把剪刀,把床单剪成布条,才结成绳,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他吓死掉了,绑好床单就跳到床台上,才没爬两步就叫那男人给抓了,她好倒霉!现在,差那一点给那男人掐死,这次,真是亏大了。
白中野!安泉握紧拳头,手指甲几乎要陷进肉里面。脸上猛暴青筋,俊逸的脸庞变得狰狞吓人,喵喵始终低着头,她完全不敢看他。
“把她给我扔出去!”安泉像一只猛狮一样,冲着所有人吼道:“滚,通通给我滚。”
两名保安赶紧拖着喵喵遁逃,林妈带着泪光的眼眸深深看了安泉一眼,关上门,流着眼泪默默下楼。晓晨小姐,少爷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离开?少爷今天结婚,他都跑回来看你,可是,你却让少爷那么伤心?晓晨小姐,你快点回来吧,别闹脾气了……
去往S省P市大巴上,白晓晨伏在白中野的怀里,一直泪流不止。3个小时的车程,她也哭了3分小时。白中野明白,要晓晨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就像他,他也不愿意舍弃自己的女儿。
“晓晨,你年纪还小,等到了p市,我们隐姓埋名重新生活,爸爸相信一定会有更好的男人在等着你的,你们将来还会有属于你们的孩子,晓晨,忘了过去,忘了安泉,忘了孩子吧……”
叫她忘记,谈何容易?她和安泉之间,经历了那样的刻骨铭心,他强势占有,他的利用,他后来的百般呵护,他的无情,他后来的状态温情……还有……他们的孩子……叫她怎么忘记?
“爸爸……你不要担心……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恢复过来的……只是现在……我真的没办法……呜呜呜……”白晓晨说了几句,又哭了起来。长途巴士上有人侧目,但也没有人会关心的问一问,这女孩怎么了?
人可以热情如火,却也能冷漠似水……
……
“安总,海关、机场那边都查了,没有出境记录,我想,他们应该还在中国。”
安泉拍的一声挂了电话!大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都扫落在地。
还在中国?!中国这么大怎么找?
白晓晨,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拿起电话,啪啪啪摁了一组号码之后,安泉又拨了过去:“给我登报,找。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找到那个女人!”安泉冲着电话那头吼道。
“是,安总。”
电话挂上,安泉颓然的靠在椅背上,手扶着额头,他真的是伤脑筋了。中国这么大,如果娃娃刻意要躲,那要找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抽出一根烟,无比烦躁的吸了起来。
“安总,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各位股东请你去会议室。”秘书推开门,走了进来。
安泉掐掉了手上的烟,疲惫的站了起来。白晓晨离开三天,这三天,他夜夜难眠,整个人颓然了不少。他整了整身上的西装,强打起精神,虽然俊脸上疲惫难掩,但那种天生王者的气质还是散发出来了。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安氏集团的几个大股东,今天,安泉要求重新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出安氏集团的董事长,对安泰,他决定取而代之。
“各位,今天召开这个股东大会的目的,我想大家都已经清楚了,明人不说暗话,按照董事会的规定,董事长是由股份占有最多的股东来当的,大家都知道我父亲安泰拥有安氏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安氏集团创业以来,最大的股东。”
说道这里,安泉顿了顿,因为,下面的股动们已经讨论开了。
“安总,怎么今天的会议董事长没有出席?”拥有安氏百分之三的股份的陈董是安泰的生死之交,尽管,安泉是安泰的儿子,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安泰怎么能不在场?
“他出不出席不重要,反正,从今天开始,董事长要换人了。”安泉冷眼看着陈董。
“哦,你好大的口气。”门口,传来一声威严无比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门口,只见安泰气势恢宏的走了进来。他站在安泉的身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安泉无奈,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坐到侧位上。
“安泉,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收购公司的股份,怎么,你现在的股份比我多了?“安泰在他让出的位置上落了座,略显苍老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嘲讽。
“哼!”安泉冷哼一声,甩了一叠文件在桌上。
安泰拿起文件,翻了几页,微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脸上竟挂着非常满意的笑容。
“不愧是我安泰的儿子,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你收购了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安泰的眉眼之中难掩笑意。
“哼!”安泉又是冷哼!
番外011他叫安念晨
“白分之二十六,加上你原先的百分之十,你已经拥有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了,的却可以将我取而代之。”安泰不怒反笑道。对于自己儿子的本事,他一向都很有自信。安泉能够成功收购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他乐见其成。安泉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整个安氏肯东是由安泉来继承的。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麻烦你退位吧。”安泉冷笑道。
“呵呵……这么着急将你的父亲取而代之?”安泰失笑,“反正将来整个安氏都是你的,我能有什么意见?而且,对于你的能力,爸爸深信不疑,所以,这个安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你当之无愧。”安泰一脸骄傲。
这小子,为了收购那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那么,在场的各位董事,你们有什么意见吗?”安泉锐利的视线在室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那个陈董身上。刚刚就他的意见最多。
“没意见,恭喜安总成为安氏集团的新董事长。”陈董会了意,见安泰一副满意的不得了的神情,他自然是不敢有意见了。安泰曾经跟他说过,见安泉还年轻,心性不定,不会让他这么早接管安氏的。现在临时变卦,恐怕有什么黑幕吧。
“那大家散会吧!”安泉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等一下。”安泰唤住了他的脚步。“各位股东朋友,你们可以先走了,我和我儿子有些私人问题要解决一下。”他示意其他人可以先走了。
等到其他股东都走光了,安泰才看着安泉,有些考究的问道:“听说,你的那个小女人扔下我的宝贝孙子跑了?这一点都不像安泉,他想要的东西,他总会不择手段的得到,而且,到手了,他就绝不会放手。现在,那个女人那么容易就跑了,是不是说……那个小女人对他一点都不重要?
“这是我的私事,轮不到你来管。”安泉愤恨道。
“怎么跟爸爸说话的?怎么,当了董事长了就忘了我是你爸爸了?”安泰脸色一沉,抬手用它的烟斗敲了安泉的脑袋。“我关心你都不行?”他没那么铁石心肠,尤其见过白晓晨之后,他确实挺喜欢那个女孩的。虽然出身卑微,但是气质却有那么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夏家千金何她比起来,都逊色不少。
“不劳您费心。”安泉一点都不领情。
“我知道,你还在恨爸爸给你安排的亲事,可是,你当众给夏桑迪难堪,为这事,夏晋霆已经跟爸爸翻脸了,他和我们公司的合作,也要撤掉,你知道这事会让我们公司损失多少吗?”
“多少?”安泉挑眉,“在你的眼里只有公司,只有钱吧?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们兄妹几个!”安泉有些失控的吼道。
从小,他就被灌输事事丫要争第一的思想,因为,他是未来安氏集团的继承人!所以,他比别人都努力学习,练跆拳道也比别人用功!所以在认识严澈的时候,他的随性,他的毫无压力的活着让他很是羡慕。严澈是个天才,年纪比他小,却远比他聪明。教练对他总是又恨又爱,说他天赋好,却不认真练习,如果他肯用功的话,他的成就一定更好!
他和严澈一起取得跆拳道黑带的殊荣,他为此流了太多的汗水,而严澈能随便考O蛋,但是他却要努力的考100.如果没有100,回家将要面对的是父亲最严厉的责备。
“你不要再和严澈混在一起了,他不学无术,将来肯定成不了才。”这是安泰对当年年仅14的严澈的论断。
可是,只有安泉知道,严澈,他太深藏不露了!与其说他喜欢严澈,倒不如说是他把严澈当成了另一个自己,他渴望的另一个自己就是像严澈那样的,很随意,很冷漠,自己无欲无求,更没有人对他强加期许!
可是,当严澈开始频繁的对她说起水当当的时候,他发现,无欲无求的严澈也有了念想。这不是他的严澈!不是他心中的严澈!所以,他恨水当当!是她!毁了那个少年!
安泉摇了摇头,现在,他已经想清楚了,他对严澈,不过是因为嫉妒,嫉妒他什么都比自己强,嫉妒他毫不费力的就成了父亲心目中的那个人中龙凤,他嫉妒他!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他!
利用白晓晨去拆散严澈和水当当的感情,是他最后悔的事情!他不该利用娃娃的!当她满身是血躺在他的怀里的时候,他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她是那么单纯纤弱的一个女孩,他什么都不求,只求一份平安快乐。
娃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休想离开我!
“没想到,我在你的心里是这样的形象”安泰叹了口气,安泉抬起头看他,才发现他的眼眶已经泛红。“我承认,过去,为了这个公司,我对你们兄妹三个的关心不够,对你这个唯一的男孩更是严厉,可是,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威力将来安家的子子孙孙能够衣食无忧啊!”安泰抹了意吧辛酸泪。当然,他不会说,这其中也有他作为男人想要成就霸业的野心,而这野心,他已经在安泉身上看到了。
“好了,过去的事不提,咱就提现在的事,那个,你的宝贝孙子我想接回安家大宅子里照顾,你看怎么样?”安泰充满期望的看着安泉,然后,安泉给了他一记冷眼,安泰不死心的继续说道:“还在的母亲已经狠心的抛弃了他,孩子的父亲有没有空照顾他,当然由我这个退休了没事干的爷爷来照顾他了,不然,他真的很可怜啊……等于就是没爹、没妈、么爷爷……”
“够了,随便你!”安泉厉声打断了安泰,抬脚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安泰坐在会议室里,笑的春风得意,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陈董,下午有空吗?什么?我怎么会改变主意?唉……阿泉孙子都给我生了一个,你说我这当爷爷的怎么好意思不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对的,退婚,没错!孩子是私生子。下午我就带您去接我的宝贝孙子,好好,恭喜就不要了,我这儿子啊,没把我气死就不错了。行,就这样,待会儿老地方见。”收了电话,安泰抽着烟斗,满面春风的走出会议室。
……
P市的某个小岛上。
百中野和白晓晨就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小岛上安家落户了。百中野买了一座两层楼的小名宿,这偏僻的地方,房子很普通,但也相当便宜。房子面朝大海,正如一首诗里面写的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白晓晨一到这个地方就喜欢上这里了。
百中野给她找了一所当地高中念书,给了她一个星期的时间平复一下心情之后,今天她就正式到学校上课了。
生过孩子之后的白晓晨,皮肤更加细腻白皙,身材也略微丰腴了一些。和这座小岛上那些豆芽菜女孩比起来,她走到哪里都是引人侧目的。可不是,她才走到她即将报到的高一三班的门口,就已经有多位隔壁班的男生侧脸看她,没注意,撞到了墙壁。
白晓晨一到学校,就惊艳的荣升为该校的校花。在这座海边小岛上,很少有皮肤白皙的女孩,所以,白晓晨的出现,无疑是在小岛菊群中插了一朵白色的牡丹花,那个惊艳啊!
“大家好,我叫白…白晓月。”百中野已经打定了主意,两个人隐姓埋名,所以,连假的身份证都准备好了。白晓晨第一天报到,就报了假名。
啪~无比热烈的掌声,白晓晨当下就红了脸,他没有想到,同学们会这么欢迎她。这是她第一天上她渴望已久的高中,尽管,这所学校一点都不出名,可是,那样热情的掌声,很快的温暖了她的心。他很感谢她的爸爸,这里真的是很好的地方。
上学的第一天,他就收到了10封情书,但是,这十封情书并没有为难她,反而深深地温暖了她的心。也许夸她漂亮,也许夸她好有气质,也许夸她人很好相处,但是,最温暖的还是那句“晓月同学,我喜欢你,希望你能在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家乡过的开心。”
她很惊讶于这些人,别人的情书都是在“我喜欢你之后”加上“做我女朋友”之类的字眼,可是他们,却只是对她表示祝愿和欢迎,甚至有女孩,说很喜欢她,想和她做好朋友。
尽管很想念孩子……很想念他……但是,在今天之后,他觉得,在这里,她完全可以重新生活!
……
安家的大宅子。
安泉走进大宅,就看到父亲和他的朋友陈董在追一个小婴儿玩,毫无疑问,那个小婴儿就是被他母亲抛弃的他的儿子。
“阿泉,你快来看,他长得比较像你,不过,鼻子这比较像他母亲,很精致的小鼻子。”安泰一看到安泉就兴奋的招呼他,可是安泉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脱下外套交给佣人之后,径自往楼桑走去。
见安泉目中无人,安泰也不勉强他,他心情不好,可以理解的,安泰决定继续喝陈董讨论孩子的名字问题。
“陈董,我看叫安非凡,你觉得怎么样?我安泰的宝贝孙子,一定非同凡响!”安泰的声音很是兴奋。
“安念晨。”楼梯上,却传来安泉冷漠无情的声音,“孩子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安念晨。”
安念晨……白晓晨……
番外012回去找他吗
“安念晨……”安泰将名字轻轻的重复了一遍,随即了然一笑:“呵呵……,小宝贝啊,原来你爸爸还是很想你妈妈的。”
安泉面色一变,冷哼一声,继续往楼上走去。
白晓晨啊白晓晨,你是向天借了胆所以才敢逃跑的吧?你最好祈祷别让我太快找到你!
……
远在P市南部小岛上的白晓晨在被窝里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迎接着海边的日出,又是和谐美好的一天。白晓晨正逐渐的融入新的生活中。这小岛上民风淳朴,岛民又是那么的热情好客,一大早就有邻居的同学夏树来找她一起上学,白晓晨可以说是受从若惊。
“夏树同学……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一起上学……我很高兴……”白晓晨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哎呀!”夏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晓月姐姐,你刚搬来的那个星期,本来我就该来串门的,可是……我看你好像总是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样子,有点不好相处,所以,我也就没敢来了……”夏树看了看白晓晨的脸色,发现她还是笑的那么温柔,没有生气,于是继续说道:“我和你是同班同学哦,我看你昨天自我介绍的时候,人还蛮好的,所以,我今天就壮胆来找你一起上学了。”而且,晓月姐长得真的好漂亮。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知道,她经常和晓月姐一起走会不会变漂亮啊?
“……”白晓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学校离她们住的地方大概有十五分钟的脚程,一边走一边欣赏海边的风景,倒也不觉得远。夏树很亲昵的挽着白晓晨的胳膊,倒是白晓晨显得有些不自在,从来没有一个女生主动和她靠的这么近……
读初中的时候也有很好的闺蜜,但都是和她礼貌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所以,她初中毕业后,生病住院,也没有告诉同学,当然也没有一个同学来看她。
白晓晨偏过脸看看身边的女孩,她有着一张充满朝气的脸,脸上总是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和所有的16岁女孩一样,她是无忧无虑的,不像她,在十七岁生日的那天,生下了她的儿子。她也才17岁,未成年的花样少女,可是,她不可能和她们一样了……
“晓月姐,你不开心吗?听说你是从?市来的,到我们岛上,你不习惯吗?”夏树疑惑的问。
白晓晨又惊讶于夏树敏锐的观察力,她是一个很心细的女孩,年轻而富有朝气,和她比起来,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再青春了……本来,同学们就说她成熟,现在,恐怕要更成熟了……
“夏树,我很喜欢这里,也很喜欢这岛上的人,你们都很好,对我和我爸爸都很好,我很庆幸我到了这个地方,并且认识了你们。”白晓晨由衷的说道。她停住了脚步,望向天空,对她来说,这里的人就像是天上初升的太阳,很温暖……这温暖和安泉带给她的冰冷感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她想抓住这温暖……
天空中太阳的小脸突然变成了一张婴儿的笑脸,不知道现在孩子怎么样了?夏桑迪会好好对他吗?
“晓月姐,你从s市来,那你知道s市的几大钻石王老五吗?”夏树一脸兴奋的问道。
白晓晨摇了摇头。
“s市有几大钻石王老五我就不一一告诉你了,但是,严澈你知道不?他你不可能不知道吧?他才21岁就当上了总裁大人,听说他有个大学生女朋友,她女朋友以前还是他的妹妹,他们的事情在?市闹的沸沸扬扬的,你知不知道?”夏树的声音明显透着对严澈从脚心到头顶的崇拜。
白晓晨点了点头,严澈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否认的了?他们的事情,她作为棋子也参了一脚,虽然她不是出于自愿,但是,她还是给他们带来了伤害……尤其是苏阿姨……她对她那么好……她让她想到了妈妈……
“我就说嘛,严澈那么出名,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夏树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市还有一个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哦,他也很年轻,今年才24岁呢。”讲到这个钻石王老五,夏树的表情就没有刚刚讲到严澈是那么兴奋了。
“他上个星期差点走进了婚姻的坟墓里,大家都为他惋惜,他才24岁啊,有钱人家的男人不都是30多岁才结婚的?”夏树拉着白晓晨的手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白晓晨已经完全呈被动的收听状态了。
“谁也没有想到,在婚礼的现场,他亮出了新娘婚前和其他男人的艳照当众让新娘难堪,新娘哭着跑出婚礼现场,然后婚礼就那么取消了。”讲到这,夏树的表情越兴奋了。
“这个男人是不是也很酷呢?他让所有觊觎成为安太太的女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了,所以,他的身价暴涨!”已经直逼严澈了。
安太太?白晓晨一惊,终于有了反应。“你说的这个男人,他是不是叫安泉?”她激动的反手握住夏树的手。
夏树没有被她的反应吓到,反而更加兴奋了:“是啊,是啊?你也知道他?晓月姐,你是不是认识他啊?”虽然,她觉得这个可能性很低……晓月姐看起来也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应该不可能认识身份高贵的安泉吧?
白晓晨低着头,沉思了许久才摇了摇头,有些颓然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呢……”如果……她真的没有认识过他,那该多好……
他没有和夏小姐结婚?这是为什么?为了她吗?不!不可能……他狠心的利用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去报复严澈了……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会有她?安泉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夏小姐婚前红杏出墙,安泉绝对不会娶这样的女人的!对!就是这样的……她怎么还会奢望,他会为了她而取消婚礼呢……
“这事在报纸上都登出来了,我看那夏家的小姐再也嫁不出去了。”夏树并没有幸灾乐祸,只是觉得夏家小姐罪有应得哦,谁让她不检点捏?
“夏树,你可以把报纸给我看下嘛?”在这个小岛上,她也想过买报纸看看,可是,岛民似乎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关心,订报纸的人越来越少之后,报纸也不发行到岛上来了,夏树怎么会看过那个报纸呢?
“啊,我没有报纸,我都是在电脑上看到,晓月姐,你知道的,现在网络很强大的!”像晓月姐从大城市S市过来的,应该懂的。讲到电脑,夏树不免骄傲了起来。整个岛上有电脑的用户没有几家哦,她家就算一户。
网络?白晓晨知道,但是,却几乎没有碰到。别墅里面,只有安泉的书房里面有电脑,她几乎不进他的书房,更别说碰他的电脑了。她习惯了一个人,所以,只会看看书,看看电视,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探索一下无所不能的网络世界……
“晓月姐,晚上放学回家,你去我家玩吧,我的电脑借你玩哦。”夏树看白晓晨的表情,看她对电脑好像不是很了解,于是便热情的要她去她家。
白晓晨点了点头,欣然答应了。后来,去学校的途中,夏树给她说了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她的脑海,只装着安泉没有结婚的事情……只有满满的为什么……
她忽然想起来,当她问起他和夏小姐婚事的时候,安泉总是严厉的告诉她,和她没关系,叫她不要乱想。现在想来,和夏桑迪的结果似乎是安泉早就安排好的,归于夏桑迪听说的,安泉要把他们的孩子交给夏桑迪抚养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是不是夏桑迪在骗她?
忽然间,好多事情向她袭来……她的脑子好混乱……
……
白中野在岛上的一家度假酒店找了一份房务员的工作,虽然这个工作比在安氏的时候下等,工资更不及安氏的十分之一,但是,他还是干的很乐意。
昨天晚上晓晨从学校回来之后,整个人明显豁然开朗了起来,跟他侃侃而谈学校的同学是有多么的可爱热情,他忽然就看到了过去的晓晨,在心中无比坚定的肯定了将晓晨从安泉身边带走的选择是多么的明智。
但是,今天傍晚回家,看到晓晨又是那张闷闷不乐的脸,他又开始担心了。
“晓晨,你怎么了?今天学校里发生什么事了吗?“白中野脱了外套就在餐桌前坐下了。白晓晨和往常一样,做了一桌满满的饭菜等他回家,只是今天,她没有很开心的朝他喊:”爸爸,你回来了。“
他只是盯着满桌的饭菜,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知道他坐在她的身边,她才发现他回来了。
“爸爸,你回来了,我们吃饭吧。”她开口,声音毫无生气。
“晓晨,你还在想着他吗?”这个他……也许是孩子……也许根本就是孩子的父亲……
“爸爸,他……他没有结婚……婚礼取消了……”白晓晨轻声开口。
白中野握在手中的筷子一抖,掉在了桌子上,他颤声开口:“你想回去找他?”
“我……”白晓晨噤声了……
013她在靠近他
白晓晨低着头,沉默了许久才轻声开口:“不了……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的……”
安泉是高高在上的王子,而白晓晨,是身份低下的灰姑娘。灰姑娘没有南瓜马车,也没有水晶鞋,而王子,更没有举办甚大的晚宴,童话故事可以写的很美好,可是现实,却始终是这么残酷……
“晓晨,你真的爱上他了?”白中野瞪大眼睛,他觉得难以置信,在他看来,晓晨对安泉始终淡淡的,并没有表现出少女恋爱时那种娇羞的样子,他以为,晓晨之所以会从了安泉,全是因为安泉的胁迫,毕竟,安泉的身份远远的凌驾在他这个晓晨父亲之上。
那时候,他也有些鬼迷心窍,以为晓晨跟了安泉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谁知道安泉不但搞大了晓晨的肚子,还一点没有要娶她的意思。晓晨住在别墅里整天闷闷不乐的,他这个做父亲的,看得心都要碎了。
他总算是看透了,金钱和权力根本不及女儿无忧无虑的开心笑容。自从晓晨住进安泉的别墅,他有多久没有看到晓晨的笑容了?直到安泉和夏桑迪要结婚的事实已成定局,他的心里终于有了决定,他要带晓晨走!
可是现在,白中野看着低头小口小口吃饭,逃避他问题的女儿,他的心又为她疼了。他将她带离那个魔鬼居住的地方,来到这座偏僻的小岛上。他以为足够远离恶魔了,可是,恶魔还是阴魂不散的缠着他的女儿。女儿一知道他取消婚礼的消息,整个魂都没了。
她还指望他能给她什么?爱情吗?像安泉那样身份的人,是注定了不会对一个女人专情的。婚姻呢?晓晨的身份也入不了安家的门,大户人家总是讲究门当户对,要是安泉的妻子,那也轮不到晓晨,应该是另一个夏家千金一样的千金小姐吧。
白中野动了动嘴,想要开口,却始终欲言又止。倒是白晓晨,突然抬起头。
“爸爸,你怎么不吃饭?今天的饭菜不好吃吗?”她轻声开口,语气如常,仿佛刚刚两个人并没有谈论过关于安泉的任何蛛丝马迹。
“没有,我宝贝女儿做的饭菜一看这卖相就是好吃的。”白中野连忙夹了几口红烧茄子放进嘴里,不知道为什么,吃进嘴里明显一阵苦涩。
“爸爸,隔壁家的夏树同学请我去她家玩,吃完饭了,我可以去吗?”白晓晨问,虽然小脸略显忧郁,但是,白中野还是看出来了,她眼眸之中的期待。
白中野点了点头,“不要玩的太晚,早点回来睡觉。”
“恩,爸爸,我知道。”白晓晨给了白中野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然后低头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包括白米饭,吃进白中野的嘴里,都变得苦涩难耐。看到女儿强颜欢笑的脸,他的心一阵刺痛,只希望时间能慢慢模糊晓晨对安泉的记忆,对孩子的记忆…
……
啪!
安泉一进自家的客厅便听见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还没看请楚是怎么回事,一个身影已经远远的朝他扑过来了。
“哥,快点救我啊!”安心紧紧的抱着这棵她以为的救命稻草。
安泉面无表情的看着安泰怒气冲冲的走过来。“阿泉,没你事,上楼看你儿子去,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下我这不孝女!”安泰骂咧咧的,火锅就要盖过来了,安心忙从安泉的怀里闪到他的身后。
“老爸,你已经打我一巴掌了,还不够啊?”这一巴掌好用力,好疼哦。安心噘着嘴,不满的瞪着安泰。
“你还敢瞪我,一巴掌就够?老子我想打死你啊!”安泰说完,已经抬手气势汹汹的追打着安心了。两人绕着安泉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不过,安泉一直站着不动,一点都没有他身为“母鸡”应该保护小鸡的自觉,所以安心很不满。
“哥,你倒是保护一下你亲爱的妹妹好不?”安心一边躲安泰,一边冲着安泉抱怨。
“谁保护你都没用,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安泰继续骂咧咧。
“够了!”安泉很不爽的吼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脸阴郁了不少。找不到白晓晨已经让他心烦气躁了,回家还要看这对父女表演闹剧,真是忍无可忍!
安泰停下身子,站在原地气喘吁吁。人老了,体力不行了。自从安泉当上所谓的“爸爸”之后,他的胆子真是撑到爆了,连他这个老爸他都敢吼了。安泰不瞪安心,改瞪安泉了。
安心抓着安泉的衣服,被他这一吼,吓的傻愣住了。半个多月不见,哥的脾气变火爆了。还有,她刚刚好像忽略了老爸的一句话,老爸叫哥上楼看他儿子?不是吧,她才出去疯了半个月,哥就随便捡了个孩子回来,她不记得哥哥有多喜欢小孩啊!
安心知道安泉已经和夏桑迪定婚,对于夏桑迪,她是听说过的,听说她挺那么个嚣张跋扈的,对于这种人做她的嫂子,她表示很不能接受。正好那时候同学邀她去p市南部的一个小岛玩,所以,她很高兴的去了,玩了大半个月,连老哥的婚礼都错过了。反正也没人要她一定要出席婚礼,再说了,姐在国外也没回来,她缺席,应该也不重要吧。
就在安心还在回忆往事的时候,安泉瞪着她抓着自己手臂的手,冷冷的说道:“放手。”
咻~安心收回手。
安泉抬脚,看都不看那对父女,径自往楼上走去。
安泰愁眉苦脸,他这都什么儿女啊!一个不孝女,一个不孝子的!
安泉前脚才走,安心后脚就想跟着溜上去。
“站住!你敢动,我打断你的狗腿!”安泰喝住了安心的脚步。
安心立正,果真不敢再挪动半步。结果,安泰并没有打她,只是对她好生教育了一番,喷了她一脸口水。比如,先是骂她19岁的一把年纪了,读个高中还没毕业,是学校里的留级大王,整天和那群小太妹鬼混,把他的老脸都丢光了之类的。再骂她这一个月行踪不明,课也不上,只打了个电话回来说她去外地玩了。幸亏这个女儿拿不出手,也没几个人知道安心是他的小女儿,要是让人知道她是安氏的千金,指不定要被绑票。
“安心啊安心,你能不能像你的名字一样,让老爸安点心啊?”最后,安泰只能无奈的感慨道。
“老爸,名字是你取的,不是我取的啊!”安心小声道。
“你还敢顶嘴!”安泰作势要打她,安心往后一闪,转身跑上楼。“爸爸,我去看看哥的私生子哈~”
安泰站在楼下,无奈的叹了口气。都是他…对阿心的关心不够,所以,她现在才这般顽劣…19岁了,还像个16岁的孩子一样不懂事……
……
p市,南日岛。
白晓晨已经和夏树一起坐在电脑前了,夏树教了她一些电脑的基本操作,然后让她试试,见她操作起来一点也不生疏,夏树不禁有些崇拜她:“晓月姐,你果然很聪明呢!我告诉你啊,我教好多人玩,比如小秋啊,小惠啊,小珍啊,我都讲了好久,她们都不会诶!”想到那几个笨蛋,夏树当初可是被她们气个半死啊!
“……”白晓晨尴尬的笑了笑。
“晓月姐,你先玩,我去弄点零嘴来。”夏树说完,开了门就出去了。
夏树一走,白晓晨就有些无措了,手拿着鼠标不知道该点什么,无意间电脑弹出一个qq的聊天窗口,把她吓了一跳。
不安好心:夏树,夏树,我回家了,晚点和你聊,我现在要去逗我哥的私生子了,嘿嘿。我哥手脚真快,那孩子真是他偷生的,长得和他一样帅呢,夏树,我先闪了。
窗口里面就是这么一句话,白晓晨也没在意,只记得夏树说点那个右上角的横线框就是最小化,打x的就是关掉,于是,她点了横线。那窗口上的“不安好心”果然在桌面底下了。
她觉得好神奇,突然间不那么紧张了,手指在鼠标上点动,上百度输安泉,果然有好几条消息,每个关键词都和他的婚礼有关。她点开最上面的一条看,说得就是他婚礼上发生的事情。他真的没有结婚.她的心莫名的跳动了起来…觉得有些高兴…
网络上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她又有些失望了,安泉果然没有找她…
她不知道,安泉命人在报纸上登了有奖的寻人启事,但是,不是以安泉的名义找人的,所以,这消息没有在网络上传开。再由于这小岛上报纸几乎不可见,所以,就算寻人启事上登了白晓晨的照片,也没人知道她白晓月就是报纸上登的“如果有这个女孩的消息,只要有线索,就可以拿一万奖金”的身价不菲的“白晓晨”。
听到开门声,白晓晨忙将点开的关于安泉的窗口全关了。
夏树将瓜子蜜饯等零嘴往桌上一放,在白晓晨的身边坐下了。“晓月姐,我家没什么好吃的,就这些,随便吃,别跟我客气。”夏树说话一向都有大姐头的豪爽风范。
“恩。”白晓晨点了点头,指了指桌面上的“不安好心”说道:“你有条留言。”
夏树点开来,看到对方是离线状态,便将窗口关了。转过头,一脸阴谋的看着白晓晨:“晓月姐,能和我合个影吗?”
“合影?”白晓晨一脸不明所以。
夏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摄像头鼓捣了一阵之后,白晓晨惊讶的发现,电脑的画面里,竟然映着她的脸,也许由于灯光的关系不是持别清晰,但是,瓣识度还是很高。
“哇。这个200万像素的摄像头比那个30万的强太多了。”夏树不禁感慨道。她亲昵的靠近白晓晨,点了点鼠标,白晓晨那张淡然的脸和她灿烂的笑脸就保存到电脑里面了。
晓月姐真的好漂亮,等下要把照片发给安心看,让她看看她们班里新来的同学,一来就是校花,不但漂亮,还很好相处,夏树如是想。
014乖乖不哭啊
安家大宅里,二楼婴儿的哭声响彻整个别墅,哭的所有保安、佣人心都碎了,可怜的娃,一定是想妈妈了。
“哥,你儿子越看越像你。”安心逗着婴儿床上的宝宝,挫败写满她的脸,这娃太能哭了,她哄了这么久,他还是啼哭不止。安心扯了扯身边安泰的袖子,问道:“老爸,你说哥小时候这么爱哭吗?”
安泰瞪了她一眼,他还在生她的气,她跟他说什么话?不过,他还是很厚道的回答道:“你哥小时候就和现在一样冷酷无情。”说完,还瞥了安泉的冷脸一眼。自个女人跑了,怨谁?天天回家摆着张臭脸,有本事就别回家,昏天暗地的找女人去!
“哦,那宝宝一定是像她妈妈。”安心恍然大悟,继续扯安泰的袖子,“老爸,这孩子谁生的啊?那女人呢?是你不喜欢她,还是哥不喜欢她?”安心低着头想了想,哥要是不喜欢那个女人,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生下他的孩子的,所以,结论就是:“啊!老爸,你怎么这么坏,拆散哥和嫂子这对苦命鸳鸯!”
“去去去,那个女孩自个跑的,不关我的事,你可不能冤枉我!”安泰拍开安心抓着他袖子的手。低头,哄着婴儿床上的宝贝:“宝贝啊,你可别哭了,你哭的爷爷心都要碎了。”
很遗憾,婴儿床上的宝贝,连爷爷的面子都不给,继续哇哇直哭,哭的可卖力了。
“哥,你就那样冷眼看着你儿子哭成这样?”安心抬头,发现哥的脸还真臭,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和安泉长的挺像,她真会怀疑这孩子是偷抱来的,显然,老哥一点身为孩子父亲的自觉都没有。
“哼!”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