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候,就像置身在茫茫大海一样,让人迷茫。也许,她不需要自由,她就愿意像一只笼中鸟一样,被他关着,只要他偶尔施舍给她一点温情,足矣。
“想吃什么?”安泉突然开口,炙热的视线直勾勾的盯着白晓晨。
白晓晨一愣,转过头去看他,这是离别一个月之后,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清晰的看着他,他脸上挂着淡淡的胡茬,俊脸似乎比以往更显瘦削了,薄唇紧抿,似乎对她放肆的眼神很不待见。人家说,薄唇的男人亦薄情,还真是说对了。
“尘风哥被他的公司解约了,是你下的命令吗?”白晓晨轻声问道,她现在不关心肚子,她只关心夏树的请求,无论如何,必须让安泉收回这个命令。
“尘风哥?”安泉皱眉,轻轻的重复了这三个字。叫尘风哥叫的这么亲热好听,叫他却是安总,真是说不过去。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他决定和白晓晨一样,假装没听见对方在说什么。
“想吃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也就是安泉这样的反应,足以证明真的是他的所作所为,白晓晨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裙摆,颤声开口:“如果,你放过尘风哥,我就心甘情愿跟你回去…”
安泉的眼眸倏地冷了下来,盯着白晓晨闪烁的眼眸,冷冷开口:“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
白晓晨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心直灌到头顶,她小小的身子轻微着颤抖着,红唇张张合合了好几下之后,终于发出了声音:“对!我是在和你谈条件。”
嘭!安泉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她竟然为了一个小白脸跟他谈条件!白晓晨啊白晓晨,我还真是小看你的胆量了!
白晓晨因为安泉的这一掌,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抬头看他,发现,他比她想象的还要生气,眼眸中的怒火,将她烧的全身都灼热了起来。她现在深切的体会到了一个成语的真意了,什么叫做水深火热,这就是了。
安泉嘴角狠命的抽搐了几下,才冰冷无比的开口:“想吃什么?”音量早已经拔高了好几度,哪似刚才的轻柔。他决定把刚刚白晓晨的话当做她什么都没说过,希望她不要在老虎的头上拔毛了。
可是白晓晨怎么会就这么算了?明明知道他很生气,而且,还强压着怒气,无视她的话。可是,她答应过夏树的,还是要尽力而为。她鼓足了勇气,再次开口:“如果你想我跟你回去的话,那么,我希望你放过尘风哥,让他继续唱歌。”
安泉强压着急欲爆发的怒火,慢悠悠的开口:“如果我说不呢?”
“如果你不肯的话,那么,我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白晓晨竟然也有些生气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你够资格跟我谈条件吗?”安泉强压着要掐她小脖子的冲动,继续跟她耗着。
“那你又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你让我跟你走,我就要跟你走吗?”白晓晨也不甘示弱,安泉的话一落,她就反驳回去。
啪!安泉扬手,狠狠的甩了白晓晨一个巴掌。他已经许久不曾打过她了…
眼泪,顺着白晓晨的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她是想跟他回去的…可是,如果用这个作条件可以换回尘风哥的歌手身份让夏树开心的话,那么,就算让安泉更加讨厌她,她也无所谓…
“我不是你的什么人,我想去哪就去哪,你没有权利管我!如果你想我跟你走,那么,就把尘风哥的身份还给他,而且,你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动他!”白晓晨捂着被安泉打肿的脸,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布满泪水的小脸上,写着过去从不曾有过的倔强。
安泉的嘴角狠狠的抽搐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到现在她还敢跟他谈条件!好!那他倒想看看她的胆子究竟有多大!
“你是第一个和我安泉谈条件的女人,很好。想要我答应你的条件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先答应我的条件。”安泉捏住了白晓晨的下巴,黑眸死死的盯着她。
“什么条件?”白晓晨颤抖着问。
撕拉~安泉一把撕裂了白晓晨的衣服,用力的将她扯进怀里,翻过她的身子,让她背对着他,将她紧紧的压在桌子和他之间,大手在她光洁的背上游移,倾身,压低身子,让她的脸紧紧的贴在水蓝色的玻璃桌面,魅惑的魔音在她耳边低声响起:“我要你!就是现在!”
拉下拉链,西装裤里的兄弟已经准备就绪了,掀起她的裙子,扯下她的底裤,安泉一个挺身,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透明的玻璃窗外,远处还是那一片蓝色的风景,海浪一浪高过一浪,浪花一朵盖过一朵;透明的玻璃窗内,撞击一下重过一下,喘息一声盖过一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泉低吼一声,在她的体内撒播下炙热的种子之后,趴在白晓晨的背上剧烈的喘息着…
“现在,你可以答应我的条件了吗?”白晓晨紧咬着下唇,血丝从她的嘴角溢出,她不觉得疼,只是觉得耻辱…安泉只要她的身体,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或许…她白晓晨剩下的,除了一具躯壳,什么都没有了吧…
安泉闻言,迅速的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整了整衣裤,一脸阴郁的坐到座位上,冷冷的盯着白晓晨看。白晓晨也很快的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整理自己的连衣裙,可惜的是,胸前被安泉拉了好大的一条口子,她只能用手抓着。
安泉盯着她,冷冷开口:“既然你满足了我的条件,那么,我当然答应你!”
白晓晨低着头,仿佛松了一口气,她听见安泉又问:“想吃什么?”她没有抬头,只是摇了摇头:“我没有胃口。”
安泉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拦腰将她抱了起来。“那好,我们回房再吃。”这话说得…白晓晨不由得脸一红,将脸深埋在他宽阔的胸膛,任由他抱着自己走出了包厢,再越过餐厅几十双好奇的眼睛…
如果这胸膛是温暖的,那么…她就会幸福了吧…可惜…这么宽阔的胸膛,带给她的,只有冰冷的感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也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而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的心就贴着你的心为你跳动,而你,不但没有感觉到,还狠心的一点一点的将它撕碎…
白小兔番外022晓晨失踪
爱女心切的白中野看到安泉抱着白晓晨出来,立刻冲上前去,满脸焦急的问道:“晓晨,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正常人去吃个饭,是不该这样被抱着出来的吧?
白晓晨埋首在安泉的怀里,羞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倒是安泉,替她回答了:“她没事。明天我就带她离开这里,如果你要跟我们一起走的话,那就去把你在这岛上该交代的交代清楚,明天早上坐第一班的轮船回去;如果你想留在这里,那么请便。”安泉说完,抱着白晓晨就走出了餐厅的公共区,白中野赶紧的跟上。
“晓晨,你说话啊,如果你没事的话,你说句话啊!”白中野额上冒着细细的汗珠,他是真的担心死晓晨了。本来,他打算带晓晨偷偷离开这座岛的,可是,晓晨执意要来找安泉把话说清楚,这不过是吃个饭,说个话,为什么晓晨是让安泉抱出来的?
安泉停下了快速移动的脚步,紧了紧抱着白晓晨的双臂,示意她说话,而白晓晨早已经忍不住开了口:“爸爸,我没事…你帮我告诉夏树,说让她放心,尘风哥已经没事了,他按原计划回去就行了。”
“好。”白中野果断的点了点头,“晓晨,你真的要跟他走?”这一去,她可就又成了安泉的笼中鸟了,难道她想要当安泉一辈子的情妇吗?就算她愿意,安泉也不见得会一直要她啊!
白晓晨没有回答白中野,只反问了一句:“爸爸,你会跟我一起走吗?”
白中野轻声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无奈的道:“会。”
目送着安泉抱着晓晨离开,白中野老泪横流,这是晓晨的劫数,而这劫数,只怕是凶多吉少…
……
将白晓晨往床上一放,安泉便脱了身上的衣服爬上床,将白晓晨压在自己健壮的身躯下,白晓晨撇过脸,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她又有什么能力反抗呢?
“既然你没胃口吃饭,那就让我先吃饱了再说。”安泉说完,头一低便吻向白晓晨的颈项。从她临近预产期到现在她失踪了一月之久,他可是饱受着欲望的煎熬。有时候,想想白晓晨莫名的离开,他就气,想随便找个女人泄欲算了,可是,当枪就要上膛的那一刻,他又“性”致黯然了。所以,他可是禁欲了很久,就算怎么吃她,都吃不够,吃不饱…
又是又一次狠狠的蹂躏之后,安泉很满足的躺在了床上,轻轻的将白晓晨拥在怀里,薄唇浅吻着她头上的发丝。他很高兴,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油然而生…
“孩子还好吗?”白晓晨轻声开口。
“你既然这么关心他,那为什么要把他丢下?”然后,她自己消失个无影无踪,让他好找!安泉愤然道:“既然你不想要孩子,我把他送人了。”
怎么会?白晓晨大惊失色,在安泉怀里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她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把他送人?”
“我怎么不忍心?你都忍心不要他,更何况是我?”他要比她狠心千万倍。
“你把孩子送给谁?可以抱回来吗?”白晓晨焦急的问,她之所以愿意跟安泉回去,多半是为了孩子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把孩子送人呢?难道…难道她和孩子,他谁都不要吗?
“你很想要孩子?”安泉皱眉,冷冷的问。
“是!”白晓晨不含糊,响亮的回答。
“想要孩子可以,但是,你必须发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私自离开!”他受够了找她,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日子。晚上睡不着觉,怕做梦梦见她出事,所以,他宁愿24小时工作也不愿睡觉,现在,她安然无恙的躺在他的怀里,他绷紧的心一点一点的放松了。
“好,我答应你,没有你的允许,绝对不会私自离开。”白晓晨果断点头。她爱他,如果他不赶她走,那么,她愿意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笼中鸟也好,只要有孩子陪着她,那么她就很满足了。
得到白晓晨的保证,安泉心情大好,嘴角咧开一个很大的弧度,如果安心看见了,一定会嘲笑她老哥神经兮兮的。安泉将白晓晨拥得更紧,柔声问道:“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叫餐。”
“我…我没关系,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白晓晨轻声回答。
“那好。”安泉也不勉强她。
吃了晚饭,安泉带着白晓晨去海边散了步,两人像是一对相爱的情侣一样,坐在海边,听着海浪的声音,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白晓晨轻轻的靠在安泉的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孩子的事,安泉有些吃味,所以,通通沉默以对。不一会儿白晓晨就睡着了。安泉抱白晓晨完全不费力,所以,白晓晨再次被安泉抱回房,只是这会,看她睡的熟,均匀的呼吸着,安泉不忍心吵醒她,独自去浴室洗了澡之后,抱着她,和她一起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安泉就把白晓晨吵醒了,督促她洗漱吃饭之后,迫不及待的去码头赶第一班轮船。别说安泉心急着要把白晓晨带回去,就是白晓晨想回去看孩子,她也心急。
安泉让王曦去买了3张票,虽然现在还不见白中野的人影,但是,白中野既然说了会和白晓晨一起走,那么他就绝对做得到。3张票有两张是普通头等舱的票,一张是VIP双人舱的票,这张,当然是留给安泉和白晓晨的。
拥着白晓晨就要登船,可是,白晓晨却黏在码头边上,很不配合安泉,安泉有些恼了,在白晓晨的耳边很不爽的吼道:“你爸他一定会来,我们去船上等也一样,王秘书会在这里等他。”
尽管安泉这么说,可是,白晓晨还是不看到父亲不肯走,终于,在离开船只剩下10分钟的时候,白中野的身影出现了,跟着他一起来的,有夏树还有陈尘风。安泉一看到陈尘风,立马变了脸色。
“爸,夏树,尘风哥。”白晓晨看见来人,一一叫了过去。
夏树的眼眶爆红,那急欲涌出的泪水终于克制不住了,她很想上前抱着晓月姐,可是,晓月姐现在在安泉的怀里。“呜呜哇~晓月姐,我会想你的,你要给常常给我打电话哦,或者,我的QQ号你知道的,有时间的话我们也可以视频聊天。晓月姐,我真舍不得你。”夏树哭的嘻嘻哗啦的,别人看着有些夸张,可是白晓晨却被她感染了气氛,一下子红了眼眶。
感谢夏树,她是她在这个岛上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好朋友!
“晓月姐,安泉本人比网络图片要好看千万倍。晓月姐,你们一定要幸福哦。”夏树吸吸鼻子,哽咽道。
幸福?白晓晨眼神微黯,她和安泉怎么有幸福可言?也许…如果她不贪心的话,那么会是幸福的吧…
“夏树,尘风哥他…”白晓晨说到这,拉长了尾音,因为,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她在等心直口快的夏树给她答案。
“晓月姐,我表哥他的经纪人打电话给他,说一切只是个误会,他可以按照原计划回去了。这多亏了晓月姐,谢谢你!”夏树由衷的感谢道。
“那就好。”白晓晨点了点头,视线转向陈尘风。“尘风哥,好好加油!”
陈尘风想要开口跟白晓晨说话,可是,在安泉的瞪视下,他连口都不敢开。他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的势力真的那么强大,竟然让他被解约了又说解约无效,真的是死去活来的。仔细想了想,在白晓晨和前途之间,他终于决心选择前途,因为,今天看到这个男人拥着白晓晨,白晓晨乖巧的靠在那个男人怀里,他知道,白晓晨的心里…其实是有那个男人的…
“晓晨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对她。”陈尘风开口,这话却不是对白晓晨说的,而是对安泉说的。
安泉撇嘴,冷笑一声:“怎么?我怎么对她还要你来教了?”
陈尘风立刻紧张了起来:“我不是…不是想要教你什么,只是,晓晨真的是一个好女孩,我衷心的希望她能够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她幸不幸福和你无关。”安泉冷不丁的说完,拥着白晓晨就要上船,白晓晨向夏树和陈尘风挥手告别之后,终于愿意和安泉一起上船了。
白中野站在船上,望着远处那栋住了一个月之久的两层小楼,那是他和晓晨的家,它会一直在那里,等到哪一天有需要了,他们还会再回来岛上生活的…
轮船要在P市靠岸的话,必须在海上行驶半天,上次安泉搭的是夜船,所以,在海上漂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到岸。这次是白天乘船,速度要比晚上快一半,所以,在轮船上吃过午餐,差不多一个小时,轮船就在P市靠岸了。
轮船在P市靠岸之时,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白晓晨失踪了!
下船之前,安泉找遍了整艘船,就是没有白晓晨的影子。起先,安泉以为是白中野又把白晓晨带走了,结果,白中野人还好好的待在船上。他发现白晓晨没有在安泉身边的时候,竟然发疯一样的给了安泉一拳:“你把我女儿藏到哪里去了?”
该死的!为什么娃娃会在这个时候不见?她发过誓,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会私自离开的!是不是…她出事了…想到这,安泉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番外023如此幸福(大结局)
安泉的嘴角狠命的抽搐着,看着气疯了的白中野,安泉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狠砺之后,又淡了下来。
“白中野,这一次就原谅你,没有下一次了!”安泉冷冷的说道,除了父亲,除了严澈,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打他!白中野,真是好大的胆子,看在白晓晨的份上,他饶他一次!
白中野收回拳头,浑身都瑟瑟发抖了起来,他只是想到他把晓晨藏了起来,所以,才气疯了打了他一拳,他…他不是故意的…白中野颤抖着泛白的唇,缓缓开口:“晓晨她…到底在哪里?”
“我还想问你呢,白中野,这是不是你耍的把戏?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丢了?除了诡计多端的你,我想白晓晨她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安泉冷冷的瞪着白中野,仿佛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我怎么可能?这是晓晨自己要跟你回去的,就算我再不希望她跟你回去,我也不会强迫她!”白中野激动的吼道,晓晨是他最爱的女儿,无论如何,只要她想要的,就是天上的星星他都愿意摘给她!
“你说是她自己要跟我回来的?”安泉眯起眼,那个小女人,明明就用这个和他谈条件,怎么会是她自愿的?
“是的,都是她自愿的,因为晓晨她爱你,爱你们的孩子,这一个多月来,我知道她表面上挂着微笑,其实,心里也不好过,以前,你将她关在别墅里的时候,她闷闷不乐,现在,她自由了,在这海岛上飞翔了,她还是闷闷不乐的!安泉,你是毒药,你染指了晓晨的心,让她深深的中了你的毒,不管在你身边或者不在你身边,她都是不快乐的!”白中野声泪俱下的指控着安泉,激动的言语中,道出了他多少的辛酸啊!自己最爱的女儿爱上了一个她不能爱,也不该爱的人,这结果,注定了要伤痕累累…
安泉有些被震惊到了,爱…爱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前,他以为他爱严澈,爱男人,可是,自从遇见娃娃之后,他的心一点一滴的被娃娃偷走了,娃娃爱他吗?他本来以为不爱,她只是受制于他,现在听到白中野说娃娃爱着他,他的心底竟莫名的狂喜起来。他爱娃娃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她,他不能失去她…占有和爱…他只看清了占有…
安泉用力的甩了甩头,现在说这些做什么?重点是赶快找到娃娃!
白晓晨抱着膝盖坐在几个女孩中间,每个女孩脸上都挂着眼泪,泪眼汪汪的哭泣着,只有白晓晨,默默的流着眼泪,现在怎么办?她被抓了…
白晓晨本来和安泉一起呆在船上的VIP舱里面,她无聊的看着电视,而安泉坐在办公桌边忙碌着他的工作,专心的看着他的笔电。白晓晨偏过头看他,人家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没错,安泉专心致志工作的样子,真的好帅。白晓晨关了电视,轻手轻脚的走出VIP舱,她怕影响安泉工作,所以,她还是去甲板上吹风好了。
站在门口吹了一会儿风,她想去找她爸爸,于是开始在船上穿梭了起来,整艘轮船比较大,她还没找到白中野,就在船上迷了路了,现在是回去找安泉也不是,找爸爸也不是了。她有些焦急的站在过道上,忽然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她听着听着,眉毛猛的皱了起来。
“哥,这次有几个女孩?”
“六个,不多,都是16、17岁,家里穷,上不起学,想着要出去打工挣钱的,呵呵,你说,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他们真的相信我们会给她们介绍工资高,又轻松的工作?”
“哥,我们给她们介绍的工作,工资不但不低,而且既轻松又享受,她们绝对是挣到了。”
“那是当然,这次这几个女孩都不错,都长得标致,兄弟,这回,我们可要好好挣一笔了。”
“哥,就怕她们不听话。”
“不怕,都是咱们岛上最偏僻地方的人,没知识没文化,懂个p”
“哥,我看到其中有一个,挺漂亮的,哥,我想亲自给她开(和谐)苞。”说完,还有咽口水的声音。
“我看,你初中都白念了,漂亮的小C女当然是用来挣钱的,你想上,以后有的是机会。”
“是,哥教训的是,等卖了她第一夜,我再上她第二夜,不但有钱,也有爽,还是哥聪明。”
“废话…你别把我和你那猪脑袋比…走…咱去看看那些女孩。”
说完,白晓晨就听见移动的脚步声,她忙跟了上去,在拐角处看到一高一矮两个瘦子有说有笑的往某处走去,她悄悄的跟了上去。看到他们推开门进了一个船舱,然后,就没有出来了。白晓晨走上前,转动门把手,开门,十几双疑惑的眼睛盯着她看。
果然,真的有六个女孩!
“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船舱了。”白晓晨反应机灵,立刻将想好的借口说了出来,想要关上门离开,她纤白的手,却被一只黝黑细长的手给抓住了,白晓晨惊吓的马上尖叫了一声,细看,却发现是一个女孩,大概4岁的样子,瞪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她看,小女孩的手,还握在白晓晨的手上,她咧开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哇~姐姐好漂亮,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姐姐,比小媚姐还漂亮。”
女孩说完,白晓晨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因为,她明显感觉到,刚刚那一高一矮两个人看着她的视线变得灼热了起来。她迅速的抽回手,“对不起,我还要找我爸爸,不然我爸爸该着急了。”
“姐姐是迷路了吗?不然怎么会走错了?”小女孩眨乎着天真的大眼睛。
白晓晨无奈的点了点头。
忽然,那高个的男子站了起来,给了白晓晨一个自以为帅呆了的笑容:“这位妹妹和我们有缘分呢,时间还早,不如进来坐坐,和我们的女孩们聊聊天。”
“对啊,对啊!”忽然,就冲上来两三个女孩,拖拉扯了几下之后,白晓晨就被拖进了船舱里,几个女孩把她拉过去,让她坐在那个叫小媚的女孩边上,一左一右的打量着两个人,嘴里还不时的惊叹两句:“比小媚漂亮,漂亮一千倍。”
白晓晨感觉到身边女孩的气场变了,她觉得无比的尴尬,她不是来选美的,她只是来看看那两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他们真的是以打工为名骗女孩出来卖(和谐)滛的,那她一定要让安泉救救这些女孩,顺便送这两个男人进监狱!听他们的语气好像是惯犯,说不定,还能救更多受害的女孩。
“对不起,我真的要离开了,我出来太久了,我爸爸可能已经生气了。”白晓晨站了起身,她想要离开,可是,那一高一瘦两兄弟早看出来她眼神闪烁,觉得她不可能是那么巧进错门的,刚刚在过道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有人一直跟着他们,现在看来,就是这个女孩了!她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既然这样,那你爸爸在哪个船舱,我们送你过去好了。”高个的说完,走到门口就去开了门。
“不用了,我自己找就可以了。”白晓晨赶紧拒绝他的猫哭耗子。
“没关系,我们兄弟一向热于助人。”高个的笑道,小个子附和:“是啊!是啊!帮助小美女,义不容辞。”屋里的几个女孩也帮着两兄弟说好话了:“姐姐,你就让亮哥和明哥送吧,他们人很好的。”
白晓晨无语,人很好?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他们是披着人品的狼了!无奈之下,白晓晨只好跟着高个的出了门,小哥的随后就跟了出去。
白晓晨走在两个人中间,可谓是冷汗直冒。这两个没有人性的人贩子,眼里只有钱,哪有人情和道德在?他们此刻就像是豺狼虎豹一样,白晓晨感到身后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睛一直盯在她的身上。
“唔~”忽然,小个子冲上前,手里的方巾直捂上白晓晨的口鼻,不一会儿,白晓晨的身体瘫软了下来,两个人赶紧扶住她,将她抬回了船舱里。
船舱里面的女孩们见漂亮姐姐被亮哥和明哥抬了回来,不由得疑惑:“亮哥,姐姐她怎么了?”
那个高哥的,也就是女孩们口中的亮哥,满脸焦急又疑惑的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啊,刚走到门口她就忽然晕倒了。”
“啊?那怎么办啊?”女孩们替漂亮姐姐担心了。
“我看是贫血所以才晕倒的,我们先照看一下她,如果船靠岸了,她醒了,那是最好,如果她没醒,那我们就好人做到底,送她去医院。”
“恩,亮哥,你人真好。”女孩们忽然就觉得她们跟着亮哥明哥出来绝对错不了,他们就是好人!
船快靠岸的时候,白晓晨在亮哥和明哥的预料之内,没有醒过来。甲板上已经站了许多迫不及待要下船的人。亮哥发话了:“我看我们赶紧去甲板上等,船一靠岸,我们就下船送这位妹妹去医院。”亮哥一号召,几个女孩都听话,七手八脚的扶着白晓晨,挤在了甲板上的人山人海之中,于是,船一靠岸,白晓晨就这样被带下了船。
白晓晨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和几个女孩一起被关在了这间灯光很暗的房间里,见和她在一起的都是船上的六个女孩,她开口就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那个最开始说白晓晨是漂亮姐姐的女孩哽咽着开口:“姐姐,他们说送你去医院,结果,我们上了一辆车子,然后,我们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之后,我们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我们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呜呜呜…这里是哪里,我好怕,亮哥和明哥他们去哪里了…他们怎么不来救我们?”小女孩说完,另一个女孩就激动的哭了起来。这女孩一哭,顿时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哭声…
“好了,别哭,你们听我说。”其实,白晓晨自己也在哭,可是,哭真的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口中的亮哥和明哥,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是他们把我们抓起来,关在这里的!”白晓晨话一出口,几个女孩都震惊了。
“我不相信,你胡说。”反驳白晓晨的,是那个小媚,“亮哥他们给我们爸爸妈妈钱,还说会带我们去挣大钱!”
“是,”白晓晨真的不想说出这么残酷的事实,“他们是要带你们挣大钱,用你们纯洁的身体,而不是劳动力!”
“身体?身体怎么挣钱?”某位特别单纯的女孩轻声的问。
白晓晨还没解释,就有比较懂的女孩早她一步了:“笨蛋,就是让你做鸡!我们村里面也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个女孩,出去打工了一年,就给家里寄钱盖了新房,村里人都说她不是打工去,是做鸡去了。”女孩说道这,忽然就哽咽了起来:“我弟弟生病了,如果做鸡一年就能挣够盖房子的钱,那么,我想也可以挣给我弟弟治病的钱,所以,就算是做鸡,我也认了。”
“不,我不要做鸡,我什么苦工作都能做,就是不要做鸡,不然,我爸妈会打死我的。”也有的女孩哭喊着不要做鸡,想要回家。
“你们都听我说,大家先不要哭,冷静一点,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白晓晨毕竟经历的多,也懂得比较多,所以,她是在场最冷静的女孩。虽说要冷静,可是,她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这种事还是在电视新闻里面看的比较多,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遇上。能不能逃出去,全看安泉了,希望他快点来救她…
“你说得容易,逃出去,怎么逃?”那个小媚又和白晓晨唱反调了,她不喜欢白晓晨,很明显,因为大家都说白晓晨比她漂亮,而事实上,她的确比不上白晓晨的十分之一,当白晓晨一出现,她小媚的风头全被白晓晨盖过了,她的心里当然很不舒服了。
“你们要相信我,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白晓晨继续说道,她这么说不是想要安慰这些女孩,只是给自己打一针强心剂而已,安泉现在还要她,所以,他就一定会来救她的,她相信他,必须相信!
脚步声从远处传来,随着脚步声的静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外站着的,是一高一瘦,所谓的亮哥和明哥。
那小媚仿佛是看到救世主一样,站起身,直朝那两兄弟扑过去:“亮哥、明哥,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对不对?”
“救你们?”亮哥和明哥相视一眼,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没错,我们就是来救你们的。”
那小媚抱着亮哥的手臂,欣喜万分的冲着屋内的女孩们,尤其是白晓晨说道:“你看,他们不是坏人,他们是来救我们的。”白晓晨坐在原地翻了个白眼,都到这个地步了,这个小媚怎么还不明白?
亮哥不安分的手忽然就捏住了小媚的下巴,流里流气的说道:“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将来大把大把的钱途。”那小媚忽然就吓到了,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的看着亮哥:“亮哥,你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像那个讨厌的姐姐说的一样…他们…他们…
“我的意思你到现在都不明白?”亮哥笑,一脸暧昧的看着小媚,“你长得挺标致的,不过,”亮哥扫了一眼白晓晨,“和那位妹妹比起来,你还是差了点。”
“哥,别跟她们废话了,老大要最漂亮的,我们赶紧给他送过去吧。”明哥边说话,边咽口水,老大要是吃了第一口,那么,他们就可以吃第二口啦!
亮哥毫不客气的将面前的小媚推开,伸手,冲着白晓晨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最漂亮的,当然是那个芭比娃娃一样美丽的女孩了。
白晓晨乖乖的站了起来,她已经知道,她即将面临的,是怎么样一场灾难了…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有一张很大很大的水床,水床上,躺着一个肥肚油肠极尽富态的中年男人,而白晓晨穿着一套性感内衣,身上披着透明的黑纱,就那样被推进了这间房间里…
羞耻一下子爬上她的脸,使她的脸像水蜜桃一样嫩红嫩红的,就算是在安泉面前,她都没有穿的这样性感过。紧紧的抱着双臂,她无助的站在门口,她的身后,房门紧闭,她无处可逃…
中年男人看到站在门口的白晓晨,那双眼睛顿时像看都金子一样闪闪发亮,漂亮,真是漂亮。没想到,那两个笨蛋居然能找到这样的货色,真是该好好的赏他们。
“小美人,小C女,还不过来哥哥这里。”中年男人抬手冲着白晓晨招呼,他肥硕的手臂上赘肉在不挺的颤动着,白晓晨强忍着几欲作呕的冲动,轻声开口,声音带着淡淡的哭腔:“亮哥他…他把我…我已经不是C女了…呜呜呜…我已经不清白了…”白晓晨的声音由轻转重,尤其是最后那句,我已经不清白了,她说的特别清楚。
刚刚在浴室洗澡的时候,那两个女人一边帮她洗澡,一边聊天,而聊天的内容就是说她们的老大嗜C女如命,喜欢冲破那道薄膜时那一瞬间的快(和谐)感。于是,白晓晨就想到了对策了。反正,她的身体早就是安泉的了,不是C女是事实。
“你说什么?”果然如白晓晨所料,那老大十分震怒,一掌拍在水床上,他圆圆的肚子随着他身体的震动而上下抖动着,白晓晨瞥过脸,不敢看。
“呜呜呜…亮哥他强迫我的…是亮哥他强迫我的…”白晓晨颤抖着蹲在地上,这身上几乎没穿衣服,站着实在是暴露太多了。
“你这个贱人!”那老大从水床上跳了下来,赤(和谐)裸着身体就朝白晓晨冲了过来,白晓晨没有料到会这样,抬头在惊恐中挨了那个老大一巴掌,这个巴掌力道极大,白晓晨被甩到了墙角,嘴角很快的被鲜血染红了。
“来人,把成亮给我叫进来。”那老大估计是气坏了,暴跳如雷的冲着门外吼道。
不一会儿,门开了,亮哥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他以为老大吃饱了,虽然有点快,但是,老大的办事效率一向比较高。“老大,感觉怎么样?”他进来的时候,老大是背着他的,所以,他没有看清楚老大那张气的颤抖的肥脸。
那老大转身,二话不说就甩了成亮好大一个巴掌:“成亮,你好大的胆子,我要的女人,你竟然敢先下手为强,你把你上过的女人送来给我,你是什么意思?”这吼完,那老大又赏了成亮一个巴掌。
成亮皮糙肉厚的,这两巴掌没把他打出血,但是,脸上的红肿特别明显,他捂着脸,很是无辜:“老大,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你还敢装?那个女人,你敢说你没上过?”老大的肥手指着靠在墙角的白晓晨。
“老大,那个女人,我碰都没碰过啊!”
意料到亮哥会否认,所以,白晓晨这时候出声了:“亮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骗我带我来找好工作的,结果,你在岛上的时候就把我…把我…”白晓晨难以启齿的哽咽了起来,“然后,你说,你会好好对我的…所以我才跟你来的…”白晓晨呜呜的哭了起来。
“你胡说,我根本就没有碰过你!”成亮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这样信口雌黄,顿时恼羞成怒起来,长腿就要朝白晓晨迈过去,可谁知那来到忽然抬起脚就朝成亮的肚子踢了过去,成亮摔在了地上,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老大:“老大,你竟然不相信我?”
“好,你有没有做过,只要验过那个女人的身子就知道了。”老大说完,肥硕的身子就朝白晓晨走了过去。
白晓晨惊恐的说不出话来,那个肥猪要验她的身子,怎么办?那个肥猪就要碰她了…怎么办…
“老大,不如让我来验吧。”门口进来一道火红的身子,随着身子进来的,是一道甜腻腻的声音,白晓晨抬起头,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扭着腰肢走了进来,那喷着香水的身体靠着那个肥猪,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
“老大,要是真不是处,那可不是脏了你的手了?还不如,我来。”那女人边说,还边摸着老大肥硕的脸。
“好,你去。”老大点了点头,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已经跪在地上的成亮。
看着女人朝自己靠近,白晓晨往墙壁瑟缩着身子,这个女人看她的眼神是厌恶的,她相信,她绝对不是来帮她的。女人在白晓晨面前蹲下,用她的婀娜的身体挡住了白晓晨娇小的身躯,她朗声开口:“把腿张开。”
白晓晨哪里会听话,将自己的双腿是夹的更紧了。女人火了,尖声吼道:“我让你把腿张开,你听见没有。”
白晓晨这一吓,腿条件反射的张开了,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女人拨开白晓晨的内裤,象征性的看了看,说道:“好了,可以了,现在,你爱怎么夹你的腿就怎么夹。”白晓晨赶紧的收腿,抱膝。
女人转过身看向那个老大,老大奢望奇迹出现,所以,有些期待的看着女人的脸,女人朝老大摇了摇头:“不是。”
那老大一听,火冒三丈,对着地上的亮哥就是拳打脚踢,亮哥一阵哭喊求饶。那女人摆了摆手,示意外面的两个保安把白晓晨拖出去。
“老大,你赶紧歇歇手,你看你,都冒汗了,别打了,再打就把人打死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听说这次还有好多个,老大,要不,换一个?”女人在老大耳边柔声说道。这个女人其实是老大的情妇,她曾经也和白晓晨她们一样,是被骗来的。最近,她发现老大明显对她没了兴趣,而听说今天带回来的几个女娃中,有一个漂亮的和仙女一样,她忽然就有了危机感。
她主动要替白晓晨验身,就是因为她了解成亮,成亮说没有,就是没有。今天,她验身,就算那女孩真是处,她也只会说不是。倒是没想到,那女孩真的不是处了,还真是个小贱人!
“把成亮拖出去,再带一个女孩过来,这回,一定要是处!成亮,你明白吗?”
成亮立刻点了点头:“明白。”
“老大,怎么不让我陪你啊?”那女人附在老大的耳边甜腻的挑逗着。
“宝贝,改天,今天就让我尝点新鲜的。”
那女人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又娇媚了起来:“那老大,你好好享受,我先出去逛街了,人家前天看中了一套首饰,好漂亮的。”
“买了。”老大豪爽的说道。
女人高兴的在老大的脸上啵了一下,扭着腰肢,摆着圆臀走了出去…
白晓晨被关回了那间屋里面,几个女孩见她穿着内衣,身上只披着一块薄薄的黑纱,几乎没穿衣服,又看她脸上带血,本来轻声哭着的她们,忽然就哭的更大声了。
亮哥浑身是伤的扶着门站着,他朝小媚勾了勾手,小媚吓的直往角落里躲。亮哥摆了摆手,明哥就冲进去,连拖带拽的把哭爹喊妈的小媚拖了出去。
“救命~救我~你们救救我啊~”小媚的声音越来越远了…
白晓晨蹲在地上,默默的流着眼泪…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无力…安泉…你会来救我吗?会吗?
啪~亮哥招呼了白晓晨一个巴掌,骂
辣书吧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