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绩?想转到一中来?好吧,就算你成绩合格了,可是你人品也不合格啊!我们学校的学生(那些个花痴除外)和老师都不喜欢你,说到你的大名就一脸嫌恶的表情。作为你妹妹,我在学校完全抬不起头来,再加上那些个关于我们之间有暧昧的流言,当当在学校里不知道被赏了多少个卫生眼了。
水中鱼:不是最好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你在飞扬挺好的,都是老大了呢。
我不是黑马:也许,你更适合飞扬。
什么话嘛!他这是鄙视我,看轻我!我会让他知道,我更适合一中的!
水中鱼:我要睡觉了,晚上不许偷跑过来。
我不是黑马:我不知道原来你那么期待我去找你。
什么?我瞪大眼睛,刚想回话过去骂他,他马上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不是黑马:今晚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被关禁闭,爸爸把门从外面锁了,我出不去。
呃…还真有点失望…呸呸呸!我们是兄妹!是兄妹啊!
水中鱼: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你逃课去卖身了?
当当等了很久,恶魔那边还没回消息,难道当当玩笑开过火了?恶魔怎么经不起玩笑啊?
我不是黑马:我的身体脏了…你会介意吗?
水中鱼:呃…我睡觉了…
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当当要怎么回答?而且…恶魔的身体…当当想起那天恶魔白皙而性感的胸膛…打住!恶魔的身体,好像跟我没么关系吧?
我不是黑马:你果然还是介意的…
恶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啥?QQ自动退出,电脑自动关机?好吧,没什么好奇怪的,这电脑中病毒了…
只是,恶魔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身体…他不会跟别的女生那个啥了吧?可恶的恶魔!明明答应我不早恋的!明明才14岁!居然跟那些高年级的男生学坏!
可恶的恶魔…
一个晚上,当当在心中不断重复着…可恶的恶魔…然后…不知不觉…睡去…
……
第二天是周六,隔壁邻居家的小月一大早就来找当当了,说是要和我一起去shopping,但是,由于昨天晚上恶魔最后一句话非常影响当当的情绪,所以,我拒绝了小月一起shoping的提议。
小月和恶魔一样,都在飞扬中学读书,想必恶魔的事,小月应该比我了解,我决定刨根究底的问小月。
“小月,我哥在学校有女朋友吗?”
小月伸出她胖嘟嘟的手,往我额头上一探,“没发烧啊?奇怪了。”放下手,还真的一脸疑惑的咬着手指头。
“哪里奇怪了?”我才奇怪呢,我不过问个话,你就觉得我发烧,我是哪里不对了?
“你们兄妹的感情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你以前不都恶魔恶魔的叫他?搞的我以为你喜欢他呢。”
噗 ̄当当一口果汁含在嘴里,一个没忍住全喷出来了,正好污染了我家沙发前的茶几,那上面的茶壶茶杯全都遭了殃。
“你…你…你…怎么知道…”当当震惊过度,一下子结巴了起来。
“啊?原来你真的喜欢他啊 ̄”小月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在学校里啊,没有女朋友,不过学校外面我就不知道了,基本上他在学校的时间,比学校下课十分钟还短。”
What?小月,你夸张了,怎么会比学校下课十分钟还短呢?爸爸每天早上送他上学,每天下午都去接他的啊,就算爸爸没空,妈咪也会接送恶魔的,怎么他就在学校的时间比下课十分钟还短?
“你不相信?这事,我们学校人的都知道,你爸爸前脚刚走,他后脚也溜,到下午放学的时候,他又准时出现,所以,你爸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后来老师打电话告诉你爸,你爸才知道的。这都是上个学期的事了,我也是听学长说的,这个学期估计还是这样吧。我都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他逃课都是去哪?”
小月给了我一个“你很白痴的眼神”,然后抬头望天,“天知地知他知,其他人不知。”
恶魔…你有秘密瞒着当当…而且你的秘密不止一个…
30都不要
那个周末,当当在家里还是没能见到恶魔,就连上网,恶魔的QQ头像也不闪动,他是不是又开始躲着当当了?就算关禁闭,他也可以上网的啊!
恶魔肯定在心里暗爽,反正他就喜欢玩电脑,不喜欢上学,爸爸关他禁闭,他肯定求之不得。所以,对于他,当当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带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当当回到了学校。
虽然好奇着恶魔的秘密,但是,当当真的很忙,要忙着努力学习,好考个年段第一名让大家对我刮目相看,尤其是恶魔,说什么我更适合飞扬!这种明显瞧不起当当的话,他也好意思打出来?
当当在学校里,还是被同学们排挤,下课休息的时候也没人和当当讲八卦,于是,当当就只能埋头读书,这让老师看见了,在班级里面高调的表扬了当当。当时,当当清楚的感觉到,班长安然投来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不过,当当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老师的表扬让当当很开心,尽管,当当被表扬已经是家常便饭。
现在,当当依然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看书。当当的同桌是雪雪,她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子,每天下课她基本上和当当一样,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手里总是捧着一本包装精美的书,看得津津有味的。
由于当当在一中的特殊性,我也不敢问雪雪她每天看的都是什么书。但是,好奇心特别重的当当,总是时不时的转过小脑袋,盯着雪雪手中的书皮看了好一会儿。
就像现在…
“水同学,水同学…”
嘎?谁在叫我?当当的头180度大转弯,坐在我左侧的齐言正一脸羞涩的看着我。胖猪猪!当当转回头,决定不理他,就当我什么都没听见。
“水同学,水同学…”没听见,没听见,当当什么都没听见。当当盯着桌上的英语课本,假装认真的在念英语。“Hello,nicetometyou?NO!YouaresofatandIamsothin…”我念的估计猪猪听不懂。
一只胖嘟嘟的手伸了过来,一个粉蓝色的信封落在我翻开的英语书上。我转过头,瞪他!猪猪颤抖着收回手,羞涩的小肥脸上布满红晕,那双眼眼神闪烁,似乎有些恐惧在里面。
“拿走!”当当的脾气很坏,非常坏,我大声的吼了一声,那埋头看书的雪雪都被我震到了,拉拉当当的衣袖,小声的问了一句:“当当,怎么了?”然后看到桌上粉蓝色的信封,她语中带笑:“原来是这样啊!”恍然大悟之后,她又继续看她的书了。
“当当…”胖猪猪没有动,一脸倔强的看着我。
不拿是不是?我 ̄
“水当当,外找。”安然的声音传来,我忙抓起桌上那个蓝色信封,往猪猪桌上一砸,转身就往门口跑去。
门外,恶魔正笑的阳光灿烂的看着我。
看到这张当当朝思暮想的脸,当当激动的想哭…呸呸呸!什么朝思暮想?不就是有一个星期没见到恶魔了吗?以前也经常没见他,当当都没这情绪,现在当当到底是怎么了?
被关了一个星期的恶魔,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些许憔悴,可是依然不减俊秀,在我们学校那些花痴女生的眼里,恶魔还是帅的一塌糊涂。
“过来。”恶魔像召唤小狗狗一样召唤我。
当当心里愤恨,可是脚步还是不自觉的朝恶魔挪去。恶魔一个不耐的眼神射来,下一秒我已经被恶魔拉着跑了…晕啊…又跑…我已经答应我们老班说不随便离开学校的啊 ̄
还是那个小公园,还是那棵树下,恶魔止住了脚步。
当当抬头望树,叫我爬树,我坚决不同意!走大门我都不同意,还让我爬树?再说了,当当穿着校服的裙子,也不方便。
“别让人知道你的号码。”恶魔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啥号码?当当掐着指头算了一下,当当除了身份证号码就是QQ号了,这些,当当还真没准备让人知道。
突然,恶魔手里多了一个盒子。我看着恶魔打开盒子,拿了里面一个黑色的东西出来,然后,他把盒子整个塞给了我。
手机?盒子里躺着的正是一枚白色的手机。当当脑子里立刻闪过校规第108条:学生在校期间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以免影响学习。
我赶紧将这个烫手山芋塞回给恶魔。“我们学校不让用手机。”
“傻瓜!”恶魔刮了一下当当的鼻子,“你不会偷偷用?”
恶魔你别刮我鼻子好不好?以后会长不挺的。还有,就算学校没有规定,我也不想用手机,我用手机和谁联系?而且我哪里有空和谁联系?我要读书!读书!读书!现在的当当发了疯一样要发奋图强!
对滴!只有变强了,学校里的学生才不会排挤我,才不会看不起我!
“反正我就是不要!”没事在身边装个地雷,随时都可能炸死自己,还是不要的好。
“你!”恶魔又生气了,那张英俊的脸有发白,手里抓着那个手机盒子把盒子的边缘都抓坏了,还有,那表情好像要和当当打架。
谁怕谁啊!你跆拳道黑带我好歹也是空手道…呃…高手,上次没打过你是因为环境的问题(床的弹性太好,没站稳),现在咱俩都脚跟着地,我就不信还打不过你!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恶魔你词穷啊?怎么又是这句台词?
当当往后退了一步,“那个,好像快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当当有些怯怯的看着他…
“你!”恶魔怒目瞪着我,突然就抬起一只手…
“啊 ̄ ̄ ̄”
当当闭上眼…恶魔,你真要打我?你都把你们飞扬的老大打进医院了,当当又怎么能打的过你,当当刚刚在心里的豪言壮志都只是在喊口号而已,好吧,当当是个口号专家…错!不能这么讲,当当是文明人兼三好学生专业户,打架斗殴的事情从来不参与…
所以,恶魔,你要打我就打我吧…
嘭!
恶魔抬起的那只手用力的揽过当当的瘦小的身体,当当撞上了恶魔的胸膛,被恶魔紧紧的桎梏在他的怀里,晕…恶魔你力气真大,表勒的这么紧,难受…
当当抬头,泪眼婆娑(学我妈咪的,使的是苦肉计)的看着恶魔:“哥哥…唔…”
恶…恶…恶…恶魔,你竟然在学校里就亲我!!!
31有人要我教训你
天哪~恶魔怎么可以在学校亲我?要是被哪个好事者看到了,那我和恶魔之间的绯闻真是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当当提膝,用力一顶,正好命中恶魔的命根子,恶魔一声痛呼,松了手,当当赶紧跳的远远的:“那个…改天见。”我闪~
回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后脚就跟进来了,还好,当当没有迟到。往桌边瞄了一眼,那胖猪猪正好趴在桌上睡的香甜,当当将抽屉、书包仔细检查了个遍,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物体——比如粉蓝色的信封等,当当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仔细听着老师上课,认真做着笔记,突然感觉校服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震动,忙掏出来一看,惊住了:白色的可疑物体,怎么看都好像恶魔刚刚硬要塞给我的手机。手机还在震动,上面显示一条未读消息,当当很小心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老师正在黑板上涂涂写写,而同学们都非常认真的盯着黑板。
当当赶紧趁机将手机掏出来。
澈:水当当,最毒妇人心,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吗?
吓!什么话嘛?“最毒妇人心”怎么可以用在当当身上?
当当小心翼翼的,眼角的余光瞄到老师扫射过来的怀疑视线,赶紧将手机关机,放回口袋里,佯装很认真的在听课。奇怪?那左边的秦胖子睡的那么香,老师怎么一点意见也没有?
……
晚上的时候,躺在被窝里,当当辗转反侧,手里紧紧拽着恶魔给的手机,心里面无限郁闷,恶魔究竟是什么时候把手机往我口袋里塞的?我怎么一滴感觉都没有?
手按在开机键上,犹豫了片刻还是用了力。还好手机开机的时候没有声音,不然估计那个安然要第一个告发当当。恶魔真是体贴,啥都设置好了。
一开机,手机便不停的震动了起来,晕倒…从下午到现在晚上10点,有88条未读消息,来自同一个人:澈。
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名字对应一个号码,那个名字显示的其实就只有一个字:澈。当当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恶魔。话说看着澈真不习惯,于是当当赶紧将澈字改成我最习惯的恶魔。
恶魔:为什么关机?
恶魔:为什么关机?
……
居然前面十几条消息发的都是一样的内容,当当没有回复,直接将手机关了机。恶魔实在不能怨她,她说过了不要的,他还偷塞给她。那颗地雷放在身边,还是拔了引线比较好,所以,手机还是关机藏起来最安全。
将手机放在枕头底下,当当睡的异常安稳…就好像恶魔在身边…
……
第二天上课,当当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座位上。雪雪依然专心看着书,那只胖猪猪还是睡的香甜,真不知道,他这样是怎么考进我们学校的?
“水当当,外找。”又是安然的声音。是谁找我?难道是恶魔找我问罪来了,我犹豫着要不要出去。这时,那安然不耐烦的声音又传来了:“水当当,你倒是快点出来啊。”
“哦,好。”当当应了一声,脚步缓慢的往门口挪去,要是恶魔来兴师问罪的,那当当可怎么办?
门外走廊上站着五六个女生,当当东张西望,就是不见恶魔的影子。谁找我?
“你就是水当当?”那五六个女生里面的一个说话了。当当这才把注意力完全放到她们身上,伸出手指头数了一下,六个,女的,长的环肥燕瘦,其中,那个说话的还眼神万般不屑的看着我。
“是你们找我?”
看她们的穿着,当当了了,她们就是所谓的女阿飞,在道上混的。这种人当当才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跟我们走。”后面几个女生上来就要拉我。
我忙往后退了一步,“你们想干吗啊?”当当炯炯有神的眼睛戒备的看着她们。
“你哥哥在和世延高中的男生打架,就快不行了。”那个阿飞大姐大煞有其事的说着,当当眼神怀疑的看着她。
“打架应该找老师啊?”干吗找我?你们想骗我,没门!再说了,恶魔那么厉害,怎么会不行?
“你不知道你哥哥已经是老师的拒绝来往户了吗?老师现在都不管他了!”
啊?大姐大说的好像在理,因为恶魔臭名昭着,还真的是…不过当当怎么都觉得这些人来者不善啊!
“快点,再不去他就要被打死了。”大姐大说着,那些个女生又冲过来拉我了,这回当当没有躲,还真被她们拉着跑了…恶魔…你不会真的在打架吧?
我半信半疑的跟着她们,她们把我拉出校门口,就挤上了一辆计程车。“去世延高中。”听到大姐大说出的地点与刚刚的一致,当当心里不禁有些担心…难道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当当心里焦急着,恨不得马上赶到世延高中看个究竟…
……
“大姐,天黑了,都没人了,我们现在好好教训那个狐狸精吧?”
“急什么,去后面看看她醒了没有?”
头好痛啊~当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有个模糊的人影朝我走过来,然后人影越来越清晰,最后一双眼睛在当当的面前放大。那个女生站直身:“大姐,她醒了。”
“把她带过来,这边比较亮。”
那个女生动作粗鲁的将当当从地上拉了起来。当当疑惑着,一步一步朝灯光下走去。越走近,当当就越看清那个坐在灯光下的人影,那个大姐大!四个女生像保镖一样并排站在她的身后。晕~还真有电视里面黑社会的那个阵势。
“跪下。”那个拉着当当的女生一把将当当往前推去,再在当当的腿上用力一踢,当当迎面就给那个大姐大下跪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出来了…好痛…那个女生下脚也太狠了…当当的膝盖好痛…
“你们骗我!”当当转跪为坐,幸亏她们没有绑着我,我赶紧坐在地上揉揉我受伤的膝盖。什么恶魔在打架,什么恶魔快死了,什么都没有,当当才要疼死了呢。
“不骗你,你怎么会来?”那大姐大赏了一个“你白痴”的眼神给我。奇怪,当当突然间觉得她长的好像一个人…
“放我走,不然我要你们好看!”当当恶狠狠的瞪着她们,特别是刚刚那个踢了我一脚的女生,当当瞪得更卖力。
“哈哈~~~”几个女生哈哈笑了起来,那大姐大居高临下的俯视当当:“你可真幼稚。”
呃…十三岁还是幼稚一点的好。当当环顾下四周,想着要怎么从这个仓库里出去。计程车确实把我们都载到了世延高中,可是,那个大姐大却把我骗进了这个废弃的仓库里,她说恶魔他们就在这里面打架。
结果当当进来的时候,别说恶魔,就是一只老鼠也没瞧见。后脑勺重重挨了一击以后,当当就不醒人事了…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到底想干吗?”膝盖终于好了很多,不是那么疼了。
那大姐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咯噔咯噔的朝当当走来,切!居然穿着高跟鞋,小心摔死你!她在当当面前蹲了下来,直视我:“有人要我教训你!”
啥?当当没有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给我打!”
32这盏灯可不省油
“给我打!”大姐大吼完,往后退了几步。
当当赶紧伸出五根手指头,往前一挡:“等一下!”大姐大身后的几个小妹愣住了,没想到祸到临头当当还会喊卡!
“我起来一下。”当当动作麻利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摆开了架势。开玩笑,当当怎么说也是空手道高手,在道场打趴几个比我高的学姐没问题,就你们几个跟当当差不多年纪的女阿飞,当当还会怕你们?
“来啊!”当当朝她们勾勾手指,尤其是刚刚那个踢了我一脚的,当当特记仇!基本上,当当就只朝她一人勾手指。但是,她们几个人都朝当当扑了过来。
啊 ̄哦 ̄嗯 ̄吓 ̄嘿 ̄只半分钟…好吧,十分钟过去…
当当拍拍手,朝地上或躺着、或趴着、或蹲着的五个女生投去鄙视的目光,“啧啧…就你们这本事也想教训我?就你是吧?刚刚踢的我好疼啊!来,站起来。”刚刚那个踢我的女生怯怯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切!竟然长的比我高!鄙视比我高的女生。
当当绕到她的身后,虽然当当刚才瞄的很准,往她肚子上踢了好几脚,但是,她踢我的那一脚,当当还是要讨回来的。所以,我踢!
啊 ̄ ̄ ̄
那女生就像当当刚才一样,膝一曲,跪在了地上。朝她的大姐大投去求助的视线。对滴,她的那位大姐大刚刚一直坐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会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有两手?”她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当当,似乎没有要和当当开打的意思。
“那是当然,我学了五年空手道,不是白学的。”还是当当有先见之明啊,当初学空手道除了要将恶魔打得满地找牙之外,就是为了防身。如今,恶魔没有满地找牙,但是当当却成功的让自己不被欺负!
那大姐大一听当当学了五年空手道,脸色微变,“不如,今天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啊?那怎么好?我还想和大姐大切磋一下。”当当瞪着圆圆的眼睛,往前靠近了一步,那大姐大便往后退了一步。
“今天很晚了,我们还是改天吧。”大姐大往后退,腿已经绊到了椅子了。用眼神示意那些个动作各异的小妹,那些小妹颤颤歪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当当的怒视下,没敢往大姐大身边挪半步。而那个被当当罚跪的女生更是连站都不敢站起来。
我汗…当当真是坏…坏孩子!
“大姐大,你叫什么名字啊?改天我好找你啊!”当当一脸天真,仿佛没有意识到自己话中有话。
“相逢何必曾相识呢,告辞!”大姐大很江湖的朝当当做了个揖,然后像只兔子一样,一溜烟跑出了仓库,那几个站着的小妹后脚立马跟着跑了。那个跪着的女生抬起头来朝我望了一眼,吓…她的眼睛上那么黑的一圈难道是我干的?
“你放过我吧,都是大姐大要我们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她声泪俱下,还给当当磕头,这阵仗真把当当吓住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磕头。我看着她的样子,一下子升起了浓浓的同情心。
“那个…以后别那么踢人了…你也知道的…很痛的…”当当膝盖现在还隐隐有些痛呢!“好了,你走吧!”
那个女生如获大赦,动作异常麻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像深怕当当后悔似的,头也不回的就往仓库外面跑。大姐大开了仓库的门,所以谁都可以出去了,当然也包括当当。
夜深人静,我走在世延高中的操场上,脑子里在为当当人生的第一次上当受骗做总结分析,结果得出的结论是:都是恶魔惹的祸!这件事一定又和恶魔有关。究竟是哪个对当当羡慕嫉妒恨的人要“教训”我?
我嘞 ̄刚刚居然忘了问大姐大了,悔死 ̄ ̄ ̄
当当大摇大摆的走出世延高中的大门,唉!世延高中竟然没有保安夜半守门,这学校也太不靠谱了,难怪是出了名的混混高中。
手腕的表上显示的是凌晨1点,我没想到这么晚了,难道我被击晕之后睡了很久?学校大门外面一片凄凉,来往的车辆几乎为零,偶尔有几辆计程车也是呼啸而过,完全将瘦小的当当忽略。
当当不禁有些想哭…呜呜呜…一个人,好可怜…恶魔…你在哪里?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家里,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睡的香甜了吧…当当现在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该把手机放在身边,这时候就能给你打“午夜凶铃”。
“当当…水当当…”背后传来一道又轻又无力的沙哑声音,好像是从身后的花圃那边传来的。我得瑟…怎么说什么来什么?这不午夜凶铃吗?当当吓的一动也不敢动的…身后还真的有“沉重”的脚步声朝当当靠近…
当当紧紧的闭着双眼…身体开始有些颤抖了…
“当当…”一只手顺着这声叫唤爬上当当的肩膀…
当当条件反射的想要给来人一个过肩摔,可手才抓住对方的手臂,当当使力,再使力,使劲吃奶的力气,呼 ̄摔不动 ̄谁啊!这么重,想累死我啊!
当当往前跳了几步,转身一看,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33不要脸
“胖猪猪?”天太黑,我可能看错了,怎么会是他嘛?没道理啊!
“当当,你终于出来了,我等了你好久。”齐言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胖胖的手儿摸着肚子,咕咕…肚子饿的咕咕叫了…
……
学校附近总是有吃宵夜的地方,于是,齐言与当当便坐了在一家路边摊里。
“带钱了没有?”当当也是差不多一天没吃东西了,被骗出校门的时候啥也没带,这会全指望胖猪猪了。于是,当当无比期待的看着他。
齐言将胖胖的手伸进上衣口袋里,然后掏出了一个钱包。当当非常没礼貌的抢过他的钱包,因为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打开钱包,当当被里面的好几张红色钞票和一张又一张的金卡惊住了。
当当突然明白为什么齐言每天上课睡觉,但是他却能读我们学校,因为他家里给学校赞助费了。黑!真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就没有不黑的学校!
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然后将钱包还给胖猪猪,并嘱咐他要收好,这么多钱,这么多卡,被劫财是非常有可能的,被绑票也不是不可能。
齐言说,他是一路跟着我们的计程车来到世延,然后,他一直在坐在外面的花圃边上等我,从天亮等到天黑…怕我中途出来,他连离开一会去吃饭他都不敢…他这么胖…有两个恶魔那么胖…为了等我,却挨了至少12个小时的饿…
“傻瓜!”真的傻瓜!当当鄙视的瞪着他…他吃着当当点的菜…虽然都是青菜萝卜,可是他依然吃的很香,还不时的抬头朝当当笑笑…
其实,他人也蛮好的…他的笑容,让当当莫名的感到温暖…
“阿姨,再来一盘鸡腿。”那胖猪猪看着我,眼眸之中泪光闪闪,似乎特别感动的样子…我汗…原来胖的人真的是喜欢吃鸡腿的…
“当当,你真好。”鸡腿在口,胖猪猪非常上道的拍当当马屁。
当当不理他,抓起一个鸡腿啃了起来,当当想变胖一点…想长高一点…不然,当当站在恶魔的旁边就太不起眼了…别说是妹妹,就连个冒牌女友都被人嘲笑…
“所以,多吃点!”
“恩,好。”胖猪猪点头答应。
我晕 ̄ ̄ ̄当当是在说自己,不是在说你啊!
吃过宵夜,我们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学校,到学校的时候是凌晨三点,我们学校和世延不一样,校门紧闭,保安室的灯还亮着。由于当当多次挑战保安的权威,这会实在是没胆去敲保安室的门。
校门口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广场,种植了不少观赏花卉,像个小公园一样。几把长椅摆在那边供路过的行人休息使用。当当看到它们简直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飞一样的奔过去,占住一把长椅,整个人就躺了上去。当当好困,好想睡觉。
“当当,这里不能睡觉的,你会生病的。”齐言胖胖的身子飞奔过来,弯着腰气喘吁吁。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现在是凌晨最冷的时候,微风吹过来还真有阵阵凉意,我看着他穿在身上的一件灰色卫衣,打了个哈欠:“你的衣服脱给我当被子盖吧。”
齐言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
……
“咔嚓 ̄咔嚓 ̄咔嚓 ̄”
什么声音?当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双目一瞪,像雕塑一样定住了。男男女女,大有几十个同学,将我…和齐言团团围住,好几个人手都拿着一部手机,正在咔嚓咔嚓的拍照。OMG!神马状况?
记忆开始快速倒带。
话说今天凌晨的时候是这样的:本来齐言已经脱了衣服,并且当当很不客气的当被子盖在身上。但是,齐言的衣服没贴在当当身上半分钟,“哈洽 ̄哈洽 ̄”没错,就是不到半分钟,躺在当当对面长椅上的齐言开始打起了喷嚏。
当当躺着,听着齐言的喷嚏声,浓浓的罪恶感将我淹没了。我从长椅上爬了起来,压抑着心中对齐言的无限鄙视,然后朝他招招手…
当十几部手机对着当当和齐言猛拍,当当才意识到昨天晚上真不应该善心泛滥,此时,我和齐言的姿势那真是比我和恶魔的绯闻还劲爆,还要让我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怕齐言生病,我胁迫齐言把衣服穿了回去,后来睡在长椅上,当当实在觉得冷,想到胖的人体温都比较高,于是,当当便咬牙和齐言一起坐在长椅上,偎着齐言胖胖的身体取暖。谁知道,明明只是偎着,这一醒来,那齐言竟然把我抱的这么紧?
咔嚓 ̄咔嚓 ̄还有议论纷纷的声音都没能把齐言吵醒,他抱我实在紧,我怎么挣扎都挣不开他的怀抱,最郁闷的是,他竟然还睡得跟个死人一样?那些同学居然还拼命拍?
“啊!!!”忍无可忍,我在齐言耳边吼了一下,这一吼不止为了叫醒齐,更是为了向这些热爱八卦的同学们表示当当的不满,听听她们是怎么说我的:
“水当当?她怎么这么不要脸?勾引了飞扬的校草,还来勾引我们齐太子?”“对啊!居然在这公共场合抱的这么紧?”“这种女生真不配待在我们一中。”“就是,太丢我们一中人的脸了。”“没想到这么放荡,真看不出来,姿色不怎么样,倒是挺会勾引人的。”“她倒是会挑人,一个是飞扬的校草,一个虽然外貌不怎么样,可却是齐式珠宝的太子爷。真是不能理解,他们怎么会看上那种女生?”
“不许你们这么说她!”
热泪盈眶啊 ̄齐言你终于醒了。齐言放开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蛮力,居然将那些个不断拍照的八卦女一下就全推倒在地了,当当目瞪口呆,本是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一下子止住了,真看不出来,原来齐言也和恶魔一样不懂得怜香惜玉。
“齐言,你怎么推人啊?”“你家有钱很了不起吗?”“就是,有本事你就自己考我们学校,别靠你爸爸的钱进一中。”“还推女生,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围观的男生们也开始七嘴八舌起来,纷纷指责齐言的行为,并拿他赞助生的身份说事。我真不理解,我到底哪里得罪她/他们了?她/他们要这么针对我?不管她/他们怎么说我,怎么排挤我,我都不和她/他们计较,可是现在,她/他们居然欺负到我朋友身上?
“齐言,我们走。”是的,齐言,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水当当的朋友!
不管她/他们在背后如何议论我和齐言,我就拉着齐言胖胖的手,昂首挺胸的跨进校门。齐言的手心里传来非常温暖的温度,但是我的心却冰凉冰凉…
那些照片迟早会流出去,恶魔知道了…会怎样…他会相信我和齐言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吗…
34没有出现
我和齐言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面空空如也,看了下手表,时间显示早上七点,算是比较早的,奇怪的是,这么早,我们学校的学生不是应该在食堂吃饭,或者在教室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现在跑到学校外面去,正好将我和齐言“抓J在椅”是个什么状况?
她们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还是有人告的密?
外面的同学慢慢的进来了,连别班的都围到我们班门口,因为是外班的,不好进我们班,所以,堵在我们班门口,阻碍了我们班的交通。不过,我们班的同学还是非常神通广大的仅了进来,同时,每个进来的同学都用异样的眼观看着我…和齐言…
当当转过头,瞪了姓齐的一眼。因为,他现在正用无比幸福的眼神看着当当,这个眼神无疑是在我们的绯闻上画上了点睛的一笔。水当当勾引齐太子证据确凿,好了,当当被判刑了。
烦透了!烦透了!她们爱议论,爱看就让她们看好了,当当趴在桌子上,决定补个眠,八点上课,当当今天凌晨也就睡了三四个钟头,哪里有足够的精神听课?老班对当当的期望那么高,当当可不想让她失望。不过…不知道她今天还有没有心情上课,貌似当当惹了很多事…
不知道趴了多久,教室外面的同学估计回各自的教室去了,教室里吵杂的议论声也渐渐的变小了,上课的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铃…”
当当抬起头,老班抱着语文书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当当额上直冒冷汗,眼角的余光瞄到身边的雪雪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紧张,估计是在为我担心。因为,老班从进教室到现在站在讲台上,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当当。
“同学们,今天的语文课自习。”老师将教科书拍在讲台上,讲台上的粉尘飘舞起来,扩散在空气中,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当当低下头,就等着老师把我叫出去。
“水当当,你出来。”老师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看来这回,她真的生气了。
我跟着老师来到外面走廊上,低着头,“老师,我错了。”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态度异常诚恳,完全是承认错误的样子。我想,这样老师心里的火会小一点。
“水当当,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虽然又是这句标准台词,但是我知道,我确实让老师失望了。我明明答应老师再也不随便离开学校,可那些个女阿飞一骗我,我就找不着北了,屁颠屁颠的跟她们走了。
这一点,当当也非常失望,为什么一听到恶魔的消息,当当整个人就像被抽空了一样,脑子里只装了他,没有装智慧了。
“从昨天早上第二节下课之后,你就离开学校,然后晚上还夜不归宿?你说,你去哪了?”
面对老师的质问,做为三好学生专业户的当当自然是实话实说:“老师,有几个女生来找我,说我哥跟人打架(果然,提到恶魔,老师就一脸嫌恶的表情),我担心我哥会出事,所以跟去看了…”
当当还没说完,老师就打断我的话了:“你哥打架的事应该跟老师说,你去有什么用?”老师像看傻瓜一样看着我。
呃…当当该怎么回答呢?虽然当时我很想和老师讲,可是,那几个女生说老师不喜欢恶魔,所以,当当就决定自己去看看了。当然,这么跟老师说肯定不好,老师就算真的不喜欢恶魔,面子上也不会承认的。
更何况,当时当当不怎么相信恶魔会那么弱,真的会被人给打个半死。当当想着自己怎么说也是空手道高手,合计能和恶魔组成个“神奇侠侣”,试试看打架有什么好玩的,为什么恶魔会那么喜欢?
可惜…当当没能看到恶魔,倒是打了一场很过瘾的架,这和在空手道馆的切磋比起来,还是真干架来的爽啊!当当突然间能理解恶魔为什么那么喜欢打架了,其实打架蛮好玩的。汗…作为三好学生专业户,当当这思想猥琐了…
“老师,我…我当时没想到…”当当摸着脑袋,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老师,一脸忏悔的表情。
“好了,不要哭了,你去了以后发生什么事了?”
晕…老师,我还没哭啊,正准备哭呢。
“老师,我去了以后才发现我上当了,原来那几个女生是骗我的,我哥根本就没有打架,她们把我关了起来,关在黑黑的仓库里…”
我正酝酿情绪要哭,老师又把我打断了:“哪个仓库?”
“就是世延高中的一个破仓库,老师,她们把我打晕了,后来我醒来的时候,她们都跑了。”当当没有说谎哦,只是省略了一些“不重要的”细节而已。“老师,你看我后脑勺,肿的。”我转过头让老师看看当当的后脑勺,那里真的突了一块,但是当当现在已经不觉得疼了。
“恩,还真的肿了一块,待会去医务室看看。”老师的手在我后脑勺上轻轻的揉着,汗…不揉还好,揉了我就觉得疼了。我忙转过头,继续说:“老师,那仓库特别黑,我很害怕就跑了出来了,在世延校门口的时候遇到齐同学,我一天没吃饭了,他还很好心的请我吃夜宵呢。”
“呵呵…”老师摸着当当的脑袋,被当当天真的语气逗笑了。“你没事就好,下次小心点,别轻易相信别人。”
“恩。”当当用力的点头。老师真好,对当当真好,当当只能努力读书,报答老师的信任之恩了。
“你先进去,叫齐言出来一下。”
“好。”
当当进教室的时候,几十双眼睛都盯着我看,当当一脸得意的坐回座位上,脚轻轻的往外一踢,正中齐胖子的小腿肚。那胖猪猪趴在桌上睡的口水直流,双目睁开,看到当当,一脸欣喜:“当…”
“老师叫你出去。”我赶紧出声,把他的另一个“当”字扼杀在他的肚子里。
……
那天,当当不知道老师跟齐言说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当当只想知道,那天当当与齐胖子的“超速绯闻”衍生出来的“艳照门”恶魔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如果知道,为什么直到今天周五了,晚上爸爸都要来接我回家了,他的身影都没有出现在当当的教室门口?
甚至,他给我的那部手机,当当将所有的消息都看了,依旧没有那天晚上88条之后的消息,也就是说,恶魔从星期二开始,就已经和当当“恩断义绝”了?
因为“恶魔没有出现”这件事,当当这两天心情一直不好,更没有给齐胖子好脸色看,所以导致当当好像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当当更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让我和恶魔…
35少管所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一周班会总结,主要根据这周班级发生的大小事情,同学们进行总结和评价,并提出一些合理的批评或建议。当然,当当无故旷课以及与齐言公然在校外搂搂抱抱成了本次班会的热门话题。
“老师,水当当同学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应当给予处分。”
这谁啊?太过分了,那齐言不也和我一样违规了,怎么不说他,要针对我?当当抬头望向声源,真没想到,给我当头一棒的会是我们的大班长--安然。她这么义愤填膺,班长起带头作用,现在,底下的同学们全都嚷嚷着要给我处分了。
本来这事老师已经没说什么了,也消沉了两天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LaShu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