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缓存
么行!我还打算大享齐人之福的哟!但就在云儿温香软玉的色像前,丰满高耸的ru房中

,我,不知怎么搞的就答应了!哇靠!但是我要求我的双手享有自由的权利,想摸那都行,

呵呵,她们也都答应了!

于是,我躺在床上,头枕在温柔的云儿的腿上,双手在云儿身上遨游,任由她们把菜放在我

的肚皮上。看着两个美女在身边不着寸缕的走动,玲珑浮凸的肉体,婀娜的体态,焕发着动

人的青春气息的美女哟!

啊!我的鼻血流出来了!!

一顿饭,就在嘻嘻哈哈,拉拉扯扯中吃完了,她们还要喝饮料——我的精华啊!可怜的我,

只能手动身难移,看得我五内具焚!原来,这就是她们刚才商量的“yin”谋!

哇~~~~!!!!我要!!!!谁来救救我!!!!

公共汽车上的往事

我可谓是情场“杀手“到今我已有过170多个女人(当然包括只是亲过摸过的)我今年35岁

,干的女人最小的16岁,最大的48岁,虽然女人大致相同,但第个女人却有自己的韵味,我

喜欢勾引女人时的刺激和紧张,喜欢看到女人目光中露出的渴望,喜欢女人急切的抓住我的

**巴向她yin道里捅的神态。

今天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哪时我刚刚大学毕业。一个夏季周日的傍晚,西安,小寨,15路公共汽车站,人很多,我等

了好几辆车,才上去,很挤。“请替递下钱”,有人捅了我一下。回头我看到一个少妇,大

约二十六七岁,淡兰色的圆领衬,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哪里我虽还年青但也感觉到了她的

目光,心中不由一动。我替她买完票,转身,交给她,我们正好面对面,人很挤,哪个女人

整个贴在我怀里,我清楚的感到了她的ru房顶在我怀里,丝毫没有回避,而且仰着头直直的

看着我,(她大约只有160cm左右,我高出她近一头)那眼神直让哪时还年青的我发慌。(

哪是第一个主动勾引我的女人),“真有这样的事“我心里在想,试探着把一条腿在她的腿

上磨擦,没反应。我把腿插入她的两腿中间,还没反应,我抽动在她双腿只间的腿,一下被

夹住了,哪女人在向下坐,yin唇隔着裤子紧紧压在我的腿上。我明白了:“一个渴望男人的

少妇“。我伸手搂住她的腰,她顺势一下靠在我怀里,我拉起她上衣手伸进衣服里摸她的后

背。“别急,下车再”。她夹住我的手,对我说。我们一直站到郊外,二十多争钟的时间里

我一直用腿隔着她裤子磨擦她的yin唇,她把另一条腿顶在我坚硬的**巴上。

我们走到一片种着茄子的农田,她迫不急待地一把抱住我,伸手就去抓我的宝贝,没有亲吻

,没有抚摸,她一把就把我的**巴掏了出来。当我把又粗又硬的大**巴掏出时,她是那么的

欣喜,双手紧紧抓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蹲下一口咬住我的**巴又吮又舔。边舔边揉,

哪女人好大劲。“亲哥己快日我“少妇一手抓住我的**巴一手急急的脱自己的裤子,把我拉

到一块茄子地里,她一把把裤子脱到小腿上也不管地下有多脏,仰面躺在土地上大张着yin户

,清冷的月光下一双雪白的大腿闪着银光,黑黑呼呼的yin毛盖着肥厚的yin唇在不停张动,雪

白的屁股上粘满了泥土,“快“!她揉着自己的yin蒂大声对我说“。我扑上去。“噢!好过

瘾“。女人低沉的叫了声。我**巴深深的戳进了这个荡妇的sāo岤里。cāo了她还不到两百下,

她一把把我揿开,赤裸的屁股坐在土地上,两把扯下了挂在小腿上的裤子,鞋卡在裤子上怎

么也脱不下来,哪急切的样子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最后一只鞋也被边裤子一起拉掉。“用

劲日我,插深点“她大张着双腿对我说。逼上和着yin水粘了不少泥土,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又要把**巴插进把的马蚤逼。“把你的裤子也脱了“还没等我自己脱,她就两把扯下了我的

裤子。当我的**巴全部露出来时,她一口又咬住我粘满她yin水的**巴,她吸着我的**巴,突

然一拉我的双膝,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还没等我反应,她就骑在我身上,一下坐在我**

巴上,**巴深深的插进了她的逼,那女人的功夫很好,她不是只是上下套,而是前后左右的

磨,磨的我的心都要出来了。这样cāo了十多分钟,女人渐渐的没力气了,爬在我身上大口的

喘气,用她的夹我的**巴。我一把翻起身。把她压在身下,大**巴狠狠捅进她逼,猛cāo起来

,她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抱紧我的头。“亲哥,我快不行了,你的**巴太大了。”“还

由得了你,我还没cāo够呢。”

“屁股撅起来,从后面cāo你的逼”女人跪在地上撅起赤裸的屁股。我把**巴又插了进去。我

一手抱着她的屁股一手揉着她的yin蒂,女人在我的冲撞下慢慢的爬在了地上。她的屁股很大

我只能插进一半**巴,“起来,这样shè精不过瘾“**着她的逼说。“射我嘴里吧,我受不

了了“她坐起来,一口含住我的**巴,直到我把jing液射出来。完事后这荡妇捧着已松软粘满

jing液和yin水的**巴含在嘴里好一阵舔吮。“你太历害了,弄的我真舒服。”“不叫亲哥了。”我拧了一下她的脸。”“坏死了你”她又咬了一口我的**巴。“我要在你逼里射一次。”

“你还行吗。她抓住我已软了的**巴。“你再舔舔我的**巴“。我伸手揿起她的上衣。逼都

cāo了,现在才看到她的ru房。我抓住她的ru房,把她的头按在我的**巴上。**巴又硬了。“

你太历害了,我受不了了,下次再干吧“。“不行,我要在你逼里射一次“。“我没上环“。“那就给我生个儿子“。“坏蛋,给你,给你,让你日“。她又躺下张开了大腿。这次她

老实多了,我在她逼里shè精时她把肩头咬的很痛。

穿上衣服后她一个劲的跳,说是要把她逼里jing液跳出来。

一个不知是谁,可能是个丈夫没用的荡妇吧。她给我留了电话,让我去找她,但我没去,哪

时还是太年青有点怕。

正文 4

(12)欲望列车

看着站台上拥挤的人群,诗晴微微皱起眉头。每天朝九晚五的office工作,上下班拥

挤的人潮,这样平凡的日子……诗晴一直坚信,自己不会永远属于这样的生活。

虽然不是明星般的美貌,诗晴也曾经是大学里男孩们注目的对象。165的苗条身材、修长的

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性格,诗晴的意识中,觉得自己更应该是个高

傲的公主……

诗晴并不是那种虚荣而浅薄的女孩。当同龄的漂亮女孩都忙着攀龙附凤的时候,诗晴的大学

时光都是在课堂和图书馆里度过的。

羡慕财富而去依附于陌生男人,诗晴认为那是最愚蠢的做法。青春的美丽转眼即逝,陌生男

人的心轻浮而又善变,诗晴要凭着才干和努力,开创自己的财富和事业。美丽而威严的总裁

、独立又性感的女人,是诗晴心中的梦想。

毕业后加入了这家跨国大公司,当然只能从最下面的职员作起,诗晴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奋斗。

丈夫是快毕业时才认识的同学。也是毫无背景和依附的普通人,可是诗晴欣赏的是,他和自

己一样,有坚持苦干的毅力和决心。虽然不是贵族的后裔,我们一定会成为贵族的祖先。

为着这个目标,丈夫新婚三个月后就去他公司的海外分部工作,到这个月已经快一年了罢。

最苦的地方有最大的机会,诗晴毫无怨言的支持着远方的爱人。虽然如此,但夜半醒来的时

候,诗晴有几次也突然感到无边的寂寞。窗外月光如水,轻抚身边空荡荡的床,诗晴忽然发

觉全身都在鼓胀,发烫。越是拼命不让自己去想,诗晴越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新婚三个月的甜

蜜的疯狂……丈夫是诗晴洁白的生命中唯一的陌生男人。

那些疯狂的夜晚,诗晴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体里,竟蕴藏着如此让人迷醉的快乐。这种时

候,诗晴会禁止自己再想下去。实在无法入睡,诗晴干脆打开公文包,用第二天的工作来占

住自己的头脑。

一个人的日子很孤单。但是诗晴过的很平静。平时公司里不乏男同事挑逗诗晴,诗晴一概回

应以淡淡的拒绝。虽然诗晴不能否定自己偶尔夜半的迷乱,但是诗晴坚定的认为,自己应该

忠实于爱情。女人,一生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纯洁。贞洁的身体,只能属于爱人。

自己是个古典的女人罢,诗晴的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古典的诗晴,并不知道,危机已经潜伏在她的身后。

进站的车打断了诗晴的思绪,诗晴半麻木地拥在人潮中挤向车门。据说沿线有交通事故,今

天的车晚点了20分钟,又是高峰时间,人多得上车都困难。背后人群涌动,一支手几乎环在

诗晴腰上,用力地将诗晴拥推向车内。就在上车的瞬间,另一支手迅速地撩起诗晴的短裙,

插进诗晴修长的两腿之间。

啊……突然的袭击,诗晴发出短促的惊呼,可是诗晴的声音完全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中。

还来不及作出反应,诗晴已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环抱着诗晴

腰部的手有意控制,诗晴被挤压在车厢的拐角处,面前和左侧都是墙壁。人群一层层压过来

,背后的人已经完全密合地贴压住诗晴曲线优美的背臀,诗晴被挤压在墙角,连动都不能动

,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诗晴圆润滑嫩的臀峰。

为了避免超短裙上现出内裤的线条,诗晴一向习惯裙下穿t字内裤,也不着丝袜。对自己信

心十足的诗晴,总认为这样才能充份展现自己的柔肌雪肤,和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因此而

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无知地向已全面占领着它的入侵的怪手显示着丰盈和弹力。

色狼!几秒钟的空白后,诗晴终于反应过来。可是这要命的几秒钟,已经让陌生男人从

背后完全控制了诗晴娇嫩的身体。

诗晴不是没有过在车内遭遇色狼的经历。通常诗晴会用严厉的目光和明确的身体抗拒,让色

狼知道,自己并不是可以侵犯的对象。可是现在,诗晴在背后的陌生男人巧妙地控制下,即

使想用力扭头,也无法看到背后。

周围的墙壁和身侧的人群,也彷佛色狼的合谋,紧紧地挤住诗晴,使诗晴的身体完全无法活

动。而且,今天这个陌生男人如此大胆的直接袭击,也是诗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一时间,诗晴的头脑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怎样反抗背后的侵袭。空白的脑海中,只是异

常鲜明地感受到那只好像无比滚烫的手,正肆意地揉捏着自己赤裸的臀峰。有力的五指已经

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

左手抓着吊环,右手紧抱着公文包,诗晴又急又羞,从没有和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有过肌肤

之亲,此刻竟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内禁地,诗晴白嫩的脸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绯红。

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陌生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

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诗晴的背脊产生出

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可是要驱逐那已潜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

诗晴无比羞愤,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全身像被寒气侵袭,占据着美臀的灼

热五指,隔着迷你t字内裤抚弄,更似要探求诗晴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够,够了……停手啊……诗晴全身僵直,死命地夹紧修长柔嫩的双腿。

就在这时,背后的陌生男人突然稍微离开了诗晴的身体,紧扣在诗晴腰部的左手也放开了她。

莫非……诗晴从被紧迫中稍稍松了一口气,难道突然间有了什么转机?

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随着车启动间的一晃,诗晴马上明白自己想错了。那支左手又紧扣住

了诗晴。这次,有充裕的时间来选择,那支手不再是隔着诗晴的套装,而是利用她左手上拉

吊环,从被拉起的上装和短裙之间探入,扣住在诗晴裸露的纤细柳腰,滚烫的掌心紧贴诗晴

赤裸的雪肤,指尖几乎已经触到了诗晴的xiong部。

陌生男人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后贴压住诗晴的背臀,诗晴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

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

太过份了……诗晴几乎要叫出来,可是诗晴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叫不出声音。

初次遭遇如此猛烈的袭击,纯洁的诗晴全身的机能好像都停滞了。从上车到现在,也许只有

半分钟吧,诗晴却彷佛遭遇了一个世纪的噩梦。

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诗晴的臀沟。陌生男人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诗晴丰盈

肉感的双臀上。从过去的经验,诗晴立刻知道,背后陌生的陌生男人,正开始用他的yinjingyin

亵地品尝她。

下流……诗晴暗暗下着决心,决不能再任由陌生的陌生男人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肉体,

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和过去几次被马蚤扰时的感觉有点不一样……透过薄薄的短裙,竟会如此的灼热。双

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陌生的yáng具的进犯。粗大,坚硬,烫

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

陌生的,却感觉得出的gui头的形状!已经冲到口边的呐喊,僵在诗晴的喉咙深处。

刚才陌生男人放开她,原来,是去打开裤链,掏出了他的yinjing!现在,陌生的陌生男人是用

他赤裸裸的yinjing,从背后顶住了她。如果叫起来,被众人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

这里,诗晴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

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陌生男人这肆无忌惮的yin行击碎了。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对

方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诗晴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诗晴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背

后那无耻的袭击者。

可是陌生男人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潜入裙内的右手早已将诗晴的内裤变成了真正的t

字形,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丰满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

中间。诗晴知道,陌生男人是在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yinjing的快感。

诗晴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陌生男人的yin邪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

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yinjing无耻地一寸寸挤入诗晴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自己强

大的性力,陌生男人的yáng具向上翘起成令诗晴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诗晴臀沟底

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诗晴不像一般的东方女性腰部那么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

像西方女性一样比较高。过去诗晴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诗晴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

不同。一般色狼从后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可是对于腰部较高的诗晴,陌生

男人的yinjing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隔着薄薄的短裙和内裤,陌生男人火热坚硬的yinjing在诗晴的修长双腿的根部顶挤着。两层薄

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诗晴感觉着陌生男人那粗大的gui头几乎是直接顶着自己的贞洁花蕊

在摩擦。从未经历的火辣挑逗,诗晴的心砰砰乱跳,想反抗却使不出一点力气。粗大的gui头

来回左右顶挤摩擦嫩肉,像要给诗晴足够的机会体味这无法逃避的羞耻。

好像比老公的gui头还要粗大……突然想到这个念头,诗晴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陌生

的色狼玩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诗晴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gui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

地收缩了一下。

不行!……诗晴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

想到爱人,诗晴好像又恢复了一点力气。诗晴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唇从陌生男人的

硬挺烫热的gui头上逃开,陌生男人没有立刻追上来。

还没来得及庆幸,双腿间一凉,陌生男人又压了过来,这下诗晴被紧压在墙壁上,再没有一

点活动的余地。

诗晴立刻发现了更可怕的事,陌生男人利用诗晴向前逃走的一瞬间,在诗晴短裙内的右手把

诗晴的短裙撩到了腰上。这回,陌生男人的粗大yinjing,和诗晴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

裸地接触了。

诗晴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陌生男人的yinjing用力插入诗

晴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诗晴鲜明地感受到

陌生男人的坚挺和粗大。

诗晴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诗晴

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天呐……

陌生男人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诗晴的双腿间。陌生男人也发现了诗晴的

腰部较高,他想把诗晴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yinjing直接挑逗诗晴的蜜唇。

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陌生男人的yin亵企图后,诗晴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可是,没一

会儿,诗晴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把诗晴紧紧地压在墙壁上,一边用身体摩擦着诗晴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固

定住诗晴的丰臀。陌生男人微微前后扭腰,在诗晴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抽送着yinjing,

品味着诗晴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yinjing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陌生男人提供臀交,诗晴慌乱地松开双腿。陌生男

人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诗晴松开的双腿间。

呀……诗晴发觉上当,可是,被陌生男人的左腿插入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

陌生男人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诗晴的腰前紧搂住诗晴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诗晴双腿之间

,两膝用力,诗晴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诗晴已经被压制成彷佛正被陌

生男人从背后插入性茭的姿势。

陌生男人的yinjing直接顶压在诗晴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隔着内裤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

gui头无耻地撩拨着诗晴纯洁的蜜唇。

不要啊……诗晴呼吸粗重,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下腹传来的异样感觉。

陌生男人的yinjing好像比一般人要长,很轻易地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随着陌生男人的缓

慢抽送,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着诗晴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彷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

,诗晴拼命地掂起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陌生的yinjing不知满足地享用着诗晴羞耻的秘处。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

蕾的位置,像要压榨出诗晴酥酥麻麻的触感,粗大的gui头用力挤压。

啊!不……不行!诗晴的内心深处暗自发出惨叫声,身子轻微地扭动,彷佛要闪避对重

要部位的攻击般,猛烈地扭动臀部,然而粗大的gui头紧紧压住不放。

那里……不行啊!……诗晴拼命地压抑几乎要冲出口的喊叫声,在满载着人的车厢里竟

遭到这样的猥亵……憎恶、屈辱、即使如此仍无法表达内心的羞愤与绝望。

S情的侵犯并没有停止,紧箍住纤细腰肢的左手继续进袭,趁着列车摇晃之际,从诗晴背后

绕过腋下的左手,缓缓地往上推起诗晴的丝质xiong罩。

不要啊!竟然明目张胆地侵犯……!

自尊心作祟无法求救,害怕被人看见如此窘迫的模样,诗晴左手放开吊环,企图隔着套装拼

力阻止陌生男人的手,可是诗晴的力气终究无法抵敌强悍的入侵者。

啊……诗晴低声惊呼。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陌生男人已经将她的丝质xiong罩向上推起

,xiong峰裸露出来,立刻被魔手占据。柔嫩圆润的娇小ru房马上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美

ru的丰挺和弹性,同时yin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ru尖。

呀……诗晴急忙抓住xiong前的魔手,可是隔着外衣,已经无济于事。

陌生男人彷佛要确认丰xiong的弹性般贪婪地亵玩诗晴的ru峰,娇挺的ru房丝毫不知主人面临的

危机,无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ru头轻抚转动,诗晴能

感觉到被玩弄的ru尖开始微微翘起。

千万不能啊!诗晴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陌生男人的色手。

像有电流从被陌生男人的玩弄的ru尖在扩散,自己怎能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反应……可这怎

能瞒过老练的色狼?陌生男人立刻发现诗晴的敏感ru尖的娇挺。见诗晴死守xiongru,于是腰腹

微微用力,占据在诗晴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的粗大坚挺的gui头,再度挤刺诗晴的蜜源门扉。诗

晴全身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粗大的gui头好像要挤开诗晴紧闭的蜜唇,隔着薄薄的内裤插

入她的贞洁的女体内。

诗晴拼命向前逃,可惜前面是坚硬的墙壁。顾此失彼,陌生男人yin谋得逞,诗晴樱桃般的娇

嫩ru尖瞬间完全落入色手。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ru峰,富有弹性的xiong部不断被捏弄搓揉

,丰满的ru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ru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S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

的ru尖。

诗晴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头无力地倚在死命抓着吊环的左手臂上,更显得雪白的玉颈颀长

优美。敏感的ru尖在陌生男人老练的亵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贞洁的

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碾压挤刺,诗晴绝望地感觉到,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

意志无关地渗出蜜汁。

得意地猥亵着身前成熟俏丽的职业女郎,品味着女郎羞愤交加、拼命忍耐性感冲击的娇姿,

陌生男人的脸几乎紧贴上诗晴的玉颈耳边,开始对诗晴进行更大胆的挑逗和更无耻的蹂躏。

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陌生男人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诗晴的耳朵。巧妙地利用身体隔

断周围人们的视线,陌生男人开始吮吸诗晴的耳垂和玉颈。

抓住吊环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睁不开眼,诗晴死咬住唇忍受着这情人般的却邪恶的爱抚。

陌生男人腰上用力,粗大的gui头慢慢地在诗晴的蜜唇上滑动,突然猛地一顶。

啊……不要……诗晴喉咙深处发出几乎听不到的祈求。

注意力集中在来自身后的攻击时,陌生男人早已潜伏在诗晴下腹的右手,探进t字内裤的边

缘,抚上诗晴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诗晴隐秘的草地。

那里……绝对不行啊……右手抱着公文包,左手要去救援,又被陌生男人插入腋下的手

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诗晴只有死命地把下腹向前贴住墙壁。

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入侵者,铁蹄顺利地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草地,又从容地在花丛中散

步。猥亵地轻咬住柔嫩的耳垂、用力捏握丰挺的ru峰、小腹牢牢压住诗晴的腰臀、更加粗涨

的yinjing紧紧顶压在诗晴的花园口,然后,右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寸地探索。

被死死挤压在墙壁上双腿被大大撑开的诗晴,贞洁的圣地早已全无防卫。陌生男人并不急着

攻占端庄的白领女郎最圣洁的谜谷,而是慢慢地玩弄已无路可逃的猎物,恣情地享受着眼前

这冰清玉洁的美丽女郎。当贞洁的圣地被一寸一寸地侵入那羞愤欲绝的挣扎,更能满足陌生

男人的高涨的yin欲。

诗晴的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然而,混杂在列车行驶声音纷扰的环境中,声音根本就听不

见。整个身子血脉贲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身体火热。高跟鞋内的美丽脚趾因

用力而扭曲,可是想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徒劳。

啊……诗晴喉底哽住低呼,全身僵硬,火热的指尖缓慢而不可抗拒地侵入了。

诗晴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绝望的弓,从未向第二个陌生男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开始

被那卑污的陌生手指无耻而S情地亵玩着。一直坚持到今天的贞cāo、从小就小心翼翼地保护

着的纯洁,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中,被这陌生的陌生男人如此无耻地猥亵、蹂躏。

连面孔都还没有看到,根本不知道是谁的陌生男人,如此下流无耻的动作。拼命想切断那里

的感官,可是身体固执地坚持工作。娇嫩的蜜肉不顾主人的羞耻和绝望,清晰地报告着陌生

的指尖每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掌。

卑鄙的指尖灵活地控制,无助的门扉被S情地稍稍闭合,又微微拉开。

不要……啊……请不要做这样下流的动作……心中哭泣般的求告毫无效用,贞洁的门扉

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好像预见自己的悲惨,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

微微战抖。

要品尝端庄女郎的每一分韵律,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久无访客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

一根毛孔,诗晴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

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

够……够了呀……不要在那里……

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

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诗晴几乎已经无法保持端庄

的容颜。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诗晴下腹部不自主

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纯洁的花瓣屈服于yin威,清醇的花

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立刻发现了强自镇定的女郎的身体变化,陌生男人轻咬诗晴的耳垂,把火热的呼吸喷进诗晴

的耳孔。左手捏捻ru蕾,右手指尖轻轻挑起花露,示威般地在紧窄幽谷四处涂抹。每一下好

像都涂抹在诗晴已经要崩溃的羞耻心上。

被陌生男人发现自己的性感……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yin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

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yin蒂,碾磨捏搓,要逼娴静的淑女暴露深藏的疯狂。

嫩面发烧,两腿发软,诗晴死死地抓着吊环,双眼紧闭,咬牙抵抗一波波快感的冲击。

强自坚持的端庄掩不住短裙内的真实,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

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成熟美丽的人凄狼狈地咬着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噩梦仍在

继续。两腿间窄窄的丝缎被拨向一侧,觊觎已久的粗大火棒从边缘的缝隙挤入t字内裤里。

啊……诗晴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

像有火球在秘部爆炸,疯狂般的羞耻冲上心头。蜜唇被异样的火烫笼罩,赤裸的粗大rou棒紧

贴同样赤裸的花瓣,丑恶的gui头挤迫嫩肉,陌生的角和迫力无比鲜明。无知的t字内裤又发

挥弹力像要收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rou棒,使rou棒更紧凑地贴挤花唇。

陌生的rou棒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诗晴那紧窄的方寸之地。火烫的坚

挺摩擦花唇,gui头鲜明的角刮擦嫩肉,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

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彷佛坠入寒冷的冰窖,诗晴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

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

这个陌生的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这么下流地玩我……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

不知道……

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陌生男人正在拥挤的人群中,以无耻的猥亵,

公然地对纯洁高傲的白领女郎,进行精神上的强J。全身的贞洁禁地同时被yin亵地攻击,整

个人被炽热的男性官能所吞噬。诗晴的全身被羞耻,屈辱和欢愉的电流所包围,矜持的贞cāo

几乎已经全面崩溃。单凭吊环已经无法支撑整个身体,站立都感到困难,诗晴虚脱般的倚靠

着背后陌生男人的身体,才勉强不倒下去。

各位乘客请注意∶由于前行列车行车的时间延误,以致于本列车将减缓行车速度,耽误您

宝贵的时间,本列车全体同寅致上无限的歉意,希望能取得您的谅解……

车厢内无情的播音声,在诗晴的脑海中轰隆隆作响,更何况连喘口气,换个心情的时间都没

有,陌生男人的进犯变本加厉。

嗤……轻微短促的裂帛声,立刻淹没在播音声、人们的抱怨声和车行的声浪中。

如果有人留意,一定会非常奇怪,角落里那位端庄的白领女郎,刚刚还满面绯红,此刻已是

俏脸煞白。没人知道,强做矜持镇定的美丽女郎,端庄的标准白领裙装下,正忍受着怎样的

S情猥亵和蹂躏。

利用这千金难买的短暂纷乱,陌生男人攻入在诗晴内裤里的大手,抓住t字内裤的中间部份

,用力一撕。闷绝的一声低哼,诗晴窒息般僵直。薄薄的内裤丝缎被从裆部完全撕断,高质

地的布料立刻发挥弹力,从小腹和臀部前后收缩回腰间,t字裤变成了围在纤腰间的一条布

带。隐秘花园失却最后的一点屏障,完全赤裸地暴露出来,清晰地感觉空气的凉意,但马上

被火热的rou棒占领。

竟然当着这么多人,撕掉我的内裤……

连眼睛都睁不开,诗晴两腿夹紧,握紧吊环和书包,全身打颤,为前行列车的延误暗自诅咒

不已。

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赤裸裸的陌生yinjing直接攻击诗晴同样赤裸裸的蜜源,男性的感触

强烈刺激着官能,诗晴拼命调整急促的呼吸,压抑着喉咙深处微弱的娇喘。

人声鼎沸喧嚷车厢内的一隅,秘密的yin行如火如荼。陌生男人的左手,仍然耐心地占据着那

娇嫩而坚挺的xiong部去揉弄。诗晴全身觉得战栗,最初的嫌恶在令人恐怖地消失,宛如被爱人

轻抚的那种甘美的感觉竟丝丝泛起。

陌生男人的右手移动在她的蜜源和腰腹,时而是那小巧的臀部,苗条而舒展并且饱满的大腿

,在端庄的白领短裙下,毫无顾忌地摸着。诗晴扭动着身子,纯贞的她此时也已明了陌生男

人的意图。他并非是那种单纯的S情狂,很显然地,陌生男人不仅想要猥亵她的身体,还要

彻底玩弄和蹂躏她纯洁的精神贞cāo。

诗晴扭过脸去,在无意识之下,将身体扭曲,想要逃避这恐怖的噩梦。陌生男人肆无忌惮地

抓起诗晴那似乎是能捏挤出汁液的丰满臀峰。

呜呜……缩成一团的诗晴,雪白的颈子微微战栗,性感的红唇紧紧地咬着。

而陌生男人的色手又已袭上xiongru肆虐,从ru罩中被剥露出来的小巧娇挺的嫩ru,好像诗晴苗

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着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陌生男人粗

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着。

哦……诗晴心里直打哆嗦。

被陌生的男子粗鲁地揉弄xiong部,而那揉弄的方式已并非是一种爱抚,倒不如说是蹂躏,一种

年青的发情野兽一样饥渴的蹂躏。是一个身长且手掌也很大的陌生男人,诗晴的小巧ru房,

已被抚弄得饱饱满满的。陌生男人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一支手继续蹂躏着双ru,而

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来了。

啊……全身好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诗晴拼命地想蜷起自己的大腿。

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挤入狭谷抚弄着顶部,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

,四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诗晴紧紧地将两脚夹住,可是陌生男人的双腿

插在中间,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地忍受S情的把玩。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

的硕大gui头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身为矜持高傲的白领女郎,或者是被视为才德兼备的公主的女学生时代,诗晴纯洁的身体,

从未被陌生男人这样子下流地猥亵过。至少在现实中,诗晴决不会允许有人对她做出这种动

作的状况,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居然在挤满人的车厢中,众目睽睽下,会遭到这噩梦般的蹂

躏。

但现在居然有一个完全不相识的陌生男人,随心所欲地对她的身体做出如此恶心的侮辱,抚

弄那被公认的美ru,凌辱她的屁股,并且肆无忌惮地猥亵她隐秘的圣洁花园,那简直是最卑

鄙恶劣的侵犯。如果一定不能逃脱,诗晴宁可选择在她意识不明时被侮辱,即使要怎么侵犯

都可以,总好过像现在这样眼睁睁地被蹂躏,被陌生男人恣意地享受她那被羞耻和污辱所苦

时的容貌。如果抵抗而挣扎的话,反而中了陌生男人的计,增加他从她身上得到的yin趣。虽

然那么想,但任由陌生男人的手侵入衣服底下的肌肤恣肆火辣地品玩时,诗晴又惊恐地发现

,官能的防